第九章 超级奶爸(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章 超级奶爸(二)

脾气“非常好”的陆龙,没事儿平静的把奶瓶里的奶粉全倒奶粉桶了,翻腾的奶粉如有生命般纷呈坠落。

等倒完它们,又一勺一勺的舀三勺子,用开水冲成奶白色的液体。

“还有什么注意事项。”陆龙摇奶瓶,问房中的莫默。

莫默忙低头看。

“然后……然后用嘴试下温度,已免开水烫伤孩子……”读出来的莫默慢慢小下声,惊恐万状的望向陆龙,又看向粉色的奶嘴,身子后倾有要违抗军令的意思。

陆龙捏着奶瓶有多远就离自己多远,神情如看到极为讨厌的苍蝇。

“长官,我加强训练去!”说完,莫默逃了。

看他跑得飞快,陆龙更是冷下声音。“外面的,你们应该向莫中尉学习。”

“是!”

外面一声大吼,做鸟兽散。

而看到莫默他们的苏仲文,心里无比平衡。

等外面的人跑光,陆龙坐到陆朔对面,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安慰自己:这是自己的女儿,得矫养。

拿着奶瓶把晃了阵,先试了试手感,最后喝一口确定不烫之后,才给陆朔喝。

陆朔两手抓着奶瓶,一口气喝了大半,可见她是有多饿。

五岁了,牙都长了,明天得教她吃饭才行。看她咬着奶嘴吸得小脸通红,陆龙在心里计划明天的事儿。

明天?呵呵……陆中校你以为就这么完了吗?别开玩笑了!

“陆朔,自己洗澡怎么样?”腕起袖子,在浴室接水的陆龙,伸出上半身问又在发呆的陆朔。

陆朔像小扇子的睫毛眨了眨,小嘴自然的微张,两排秀白的牙微露,真是江山万里不及她的无辜,让人生不出讨厌感来。

陆龙习惯的等她十秒,十秒后见她不回答,就不再期盼她会说话。

用一个蓝色的塑料大桶装满热水,陆龙离开浴室,朝陆朔走去。

看他比自己大几倍的手掌湿渌渌,晶莹剔透的水滴从他指甲修剪整齐的指尖滴落。陆朔视线跟随它落到地上,看它们开出一朵深色小花。

突然,自己离小花越来越近,再后跃过它们。陆朔疑惑的抬头,看到爸爸提着自己衣领进了另扇门。

浴室很大,水泥地与墙壁很干净,看着像新刷的,有热水器,但没有浴池,想也知道这里的人不会有泡澡习惯。

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清香味,陆朔嗅了嗅鼻子,在陆龙把她放高高的流理台上时,看到两米高的窗口上放着黄色的桔子皮。

面对陆朔的好奇,陆龙则看着她一时没有动作。

打量完整个浴室,陆朔望着即使卷起袖子,都把军装穿得十分好看的父亲,对他眼里出现的为难感到不解。

“爸爸,我想睡觉。”只要什么都不想,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听到她清脆的唤声,陆龙清醒,想就把它当成一件兵器,像定期护理一样,每日给她一洗。

于是陆龙三下五除二,利落的把人扒光,提起她手臂要扔进蓝色的大桶里。

已经习惯腾空的陆朔,听话的由陆龙提走,只是在看到下面冒着白烟的大桶,顿时紧紧抱住他手腕,惊恐像自己要被扔进火山。

陆龙无视她的抗拒,拧着人就塞桶里,并按住不准她起来。

五岁大的娃装桶里有些勉强,并且娃还不配合,瞬时桶摇水溅。

“哇呜呜……”陆朔也不管是水烫还是不烫,心里造成的恐惧远胜于实际感受,挣扎不出来就哇啦啦大哭,还是张着喉咙嚎的那种。

陆龙铁青脸,一手按住她,一手拿了沐浴液像搓萝卜一样。

“哇呜呜……呜呜……啊啊啊……嗝~……”唯恐天下不乱的娃,哭得人直挠心肝。

临危不乱的陆龙,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澡洗完,除此之外心无杂念,任她哭倒长城还是怎么滴。

见哭没用的陆朔,一边打着嗝一边扑腾往上爬,水溅了陆龙一身,在好不容易爬出来一点时,又被残忍的按回桶里。

在他们两父女的战斗下,大桶颤抖得地上到处都是水。

房里上演洗澡大作战,下面操场上,跑到第九圈起码有十公里的苏仲文粗喘着气,听到长官房里传出的尖锐哭声,不禁心里一凛,吞口沫撒腿狂奔。

长官都这么大义灭亲了,自己还不是他啥亲戚呢。

“我不要,我不要!呜呜……”

整个人又被按下去,陆朔嗷叫到撕心裂肺,挣扎的更厉害,水桶已经大幅度左右摇晃。

她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沾了泡沫的陆龙手滑了一下,被她挣脱掉,从手指下滑出的白嫩手臂,马上窜起几道红痕。

逃脱桎梏的陆朔,根本没发现手臂上的伤,动作迅猛的她跨出水桶,匆忙间拌倒桶子,水桶哐一声倒地。

身后传来巨响,光着屁股的陆朔连头都不回,连滚带爬跑出浴室。

这时,终于安静的浴室……

蓝色的桶有些扁,头栽倒地上裂了道口,显示它的下场是如何惨淡,而这浴室差不多可以称之为浴池了。

站在桶旁边的陆龙,军靴被水浸得乌黑发亮,不时有小波水流过,被它又荡漾的挡回去。小腿下的裤腿能拧出水,上半身也没好到哪里去,冷清让人望而生寒的俊脸,也不时滴着水珠,跟它一样的还有紧攥青筋暴露的拳头。

陆龙站了180秒钟,甩甩头,把头发上的水珠甩掉,抹了把脸深吸口气,再次告诫自己:女孩要矫养,不能打不能骂,更不能吼。

长长吐了口气,陆龙走出浴室,顺着脚印找到床上的陆朔时,铁青的脸瞬间又黑掉几分。

从把军装穿得一丝不苟,鞋带系得一样长短的人来讲,他肯定是有某种疾病的,这种疾病被称之为洁癖。洁癖又分轻度、重度。一个人的浴室与洗手间如此干净,还放了桔子皮祛异味,更甚至是先前陆朔不小心哭湿他衣服,他都要马上洗澡与换衣服,这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讲,应该叫做洁癖晚期。

而现在的陆朔,身上还有残留的泡沫没洗掉,水没擦干,光着的脚丫踩过地板……在陆龙眼里,她应该跟垃圾一样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