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超级奶爸(三)/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章 超级奶爸(三)

感到有人靠近的陆朔,小心翼翼掀开被角,看到爸爸杀人的目光时,怯怯的缩了下脖子。

还知道害怕?!陆龙抽了抽右眉,看她圆溜溜眼睛无辜望着自己,深吐口气走近她。

陆朔吓得倏一下钻进被里。

“陆朔。”陆龙坐床边平和的跟她说话,声音尽量优美,已防吓着她。“里面闷着不舒服,出来洗完澡就可以睡了。”

静默十秒后。

“陆朔,听爸爸的话,快出来洗澡好不好?”

这下被里的人终于有反应了,慢慢打开身子,从被子里钻出来。

看她终于肯出来,爬出一小步,这在陆龙眼里,这是他人生的一大步。

“爸爸……”陆朔还是很怕他,怕他突然变脸。

小兔崽子,你还知道我是你爸爸?黑眸怒睁的陆龙,在她一哆嗦后,把被子披她身上。“怕水?”

陆朔瞅着他不说话。

“为什么怕?”

“水……不对,烟……”陆朔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反正就是讨厌洗澡。

看她疑惑皱得老高的眉,陆龙才想到她是个零岁的小孩,不是五岁,对水与陌生的事情会感到害怕。就连人都害怕一些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更别说她一个小孩。

“洗澡时就想着爸爸,其它什么别想好吗?”陆龙抱起她,哄着她又回去浴室。

陆朔看到蓝色的桶,惊恐的睁大眼,扭过头看到陆龙又犹豫起来。

“害怕就抓着爸爸,爸爸会一直在这里陪你。”硬得不行只能来软的陆龙,紧崩着脸安抚迟疑不决的女儿,让她相信洗澡不是件可怕的事。

第一次听到爸爸发出的友善波动,陆朔咬唇望他,最后缓缓点头。

陆龙吐口气,调好水温直接把她放龙头下面,让她闭上眼睛。

陆朔紧抓住他衣服不放,盯着陆龙看了一会儿才不安的闭上眼睛。

她一顺从,陆龙片刻不停留,迅速挤了洗发露给她洗头,又重新帮她洗澡,拿出比他平常清洗还要快的速度,终于在两分半钟完成了这项极具挑战力的任务。

陆朔开始闭上眼睛的时候,感觉世界一片黑,又有水从头顶淋下,鼻腔一瞬间的不能呼吸让她感到窒息,幸好这很短暂,最后她想着刚才不一样的爸爸,不知觉中竟然已经洗好了。

欣喜的陆朔重新睁开眼睛,希冀的望着陆龙,希望他能赞美自己。

陆龙没空哄她,用毛巾把她擦干再给穿上睡衣,就把她抱出去放椅子上,又叫人送新的棉被过来,便着手收拾残局。

陆朔有些失望,闷闷不乐的看他转进转出,跟他穿同样衣服的人说什么,总之就是没看她一眼。

“小刘,这桶的费用,从我工资里扣。”陆龙把浴室的破桶拿出来,正好看到后勤部长送被子来,就让他把这事记着。

有些壮的小刘,笑起来眼睛都看不见。“嘿嘿……长官你看就一个桶,不用、不用那么费事。”

走向门的陆龙听到这话看了他眼,才把桶丢门外。“不扣,你这帐做得更费事,按部队的规定来。”

“是!长官。”陆龙一发话,小刘腰杆一挺,中气十足的应着。

“行了,出去吧。”

“是!”

送走小刘,陆龙把门关了,铺了床就把陆朔抱床上。

看她在床上打滚,钻进被里瞪着双圆溜大眼睛,陆龙重呼口气。比四S级任务还困难。

“爸爸,睡觉。”看他没有上床的意思,陆朔打着哈欠的讲。

陆龙看了看表。还有八分钟就到熄灯时间。

“爸爸去洗个澡。”

通常部队洗澡时间是三分钟,特殊训练时是一分钟,八分钟对陆龙来讲,洗完澡还可以把衣服也洗掉。

等做完这一切,刚刚好熄灯。

摸黑上床的陆龙一躺下,感觉腰有些酸疼。这种感觉他已经许久不曾体会过了。

陆朔钻进他怀里,小手抱着他手臂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就甜甜睡了过去。

她睡得无比安心,可对于身边有人的陆龙,一时半会无法闭眼,在手臂又被她抱紧一分时,展手把她抱臂膀里。

任务是困难的,不过……比完成任务更有成就感。

夜已静。

鸡飞狗跳的主教官寝室,终于安静下来,在寂静的夜里,床上的一大一小睡得十分温馨。

可这种温馨看似幸福的事没有维持多久。

感到异样的陆龙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迅速从床上起来后杀气重重的看着陆朔。

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采光不错的主教官寝室,床头正对着窗子,现借着圣洁的月光,能看到床中有滩深色水渍,而上边睡着一个女孩,并且女孩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陆龙太阳穴抽了抽,拳头握得嘎嘎响,脸色黑得跟包公有得一比。

“陆朔!”

一声怒吼,震得摊床上的苏仲文滚床底下。

同时,睡得离主教官寝室近的兵哥哥们,都被惊醒,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偷袭基地,迅速武装完毕冲出去,在外面碰到战友,又见风平浪静的夜里,个个面面相觑。

“刚才长官是叫陆朔吧?”苏仲文不确定的问。

“我听着好像也是陆朔。”周佳佳。

“我想只有陆朔小姐,才能让长官发这么大的火,并且还能这么的安静。”莫默扛着自己心爱的枪,推理的讲。

苏仲文点头。“我同意莫默的话,如果是偷袭的话,我想……嘿嘿,长官他一定是兴奋,而不是怒吼。”

望了望四零四的门,冷焰挥手。“都回去睡吧,明天肯定会够呛的。”

想把人一枪嘣了的陆龙,额上青筋浮现,看床上的人居然还睡得流口水,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事来,在理智还存有时,去浴室洗澡。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热水了,这倒正好能让他好好冷静下。

在只有几度的山泉水下淋了五六分钟,带着寒气的陆龙换上干净衣服,从开水壶里倒了开水,又兑了些冷水,才提起床上的陆朔给她擦澡,完了扯掉床单,用被子贴一边盖一边。

把睡得像猪的陆朔扔里面时,陆龙咬牙想:还出什么妖娥子,就把她吊房梁上!

香瓜去跟拍照了,晚了会儿,见谅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