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变态教官(三)/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三章 变态教官(三)

“好什么好,好什么好?”跳下山地车的陆龙,让陆朔坐自己肩膀上,走进白小冰他们自动让出的路,冷峻瞧着他们。

菜鸟们看到陆龙都不笑了,双手紧贴大腿立正。

少尉则怒目横眉的盯着列兵,列兵一幅我是大爷的仰头望天。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陆龙看到列兵,语气又冷下一分。

在主教官的压场下,整个山林间安静的只有风吹落叶声,菜鸟们更是大气不敢出。

相对陆龙来自地狱的气息,陆朔不动如松,坐爸爸肩上也不害怕,眨着玻璃球似的眼珠打量这里的每一个人,最后停在圈中的列兵跟少尉身上。

他们两个的波动最为强烈,呼吸是别人的三倍,并且他们的思维现在很活跃,肯定是经过某种剧烈运动造成的。

“你。”陆龙指着列兵。“说说刚才的事儿。”

被点到的列兵立正站好,看了眼他肩上的陆朔,表情有些扭曲。“报告长官,我刚才在打架!”

“谁先动的手?”

“长官,你应该问为什么打架!”

陆龙淡淡扬眉,漠然瞧他。

早上和他对视过的列兵不怕死,尽管背脊凉飕飕的,可还是站得挺直。

“能改变什么?”看他精神可嘉,陆龙多废话了半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打架能改变什么?”

“报告!那么谁先动手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扣十分。”

列兵被他睹得虎目巨睁,差点就跟他理论了。

“不服气是吧?”陆龙很好说话的问,随之把肩上的陆朔放地上。“不服我陪你练练。”

“练就练!”

列兵逞强应完,白小冰跟周佳佳他们全部捂脸。

陆龙可是上一界血刺新兵中的近身搏击高手,就连前教官余刚都差点失手给他,这小兵蛋子是蛋疼么?

果然,在列兵移动酝酿了半天,还没一出招就被陆龙扔了出去。

列兵倒飞三米远,陆龙依旧军装笔直,一丝不苟得像用尺子量过,唯一弄脏的就是刚才碰到列兵的鞋底。

老鸟们摇头惋惜,菜鸟们不忍直视。

见他们都知道大结局,可陆朔不这么想,看向又爬起来的列兵,兴趣盎然望着他和爸爸。

这个人的意志力非常强,能量波也不弱……不过对比爸爸,好像真的没有胜算……

陆龙看他还能爬起来,兴致更加高涨,朝外走几步把头上的贝雷帽取下,戴在呆呆望着自己的女儿头上。

看到这幕,正要去接帽子的莫默退回原地。

以往陆龙的军帽都是由做事认真的莫中尉拿,唯恐别人对帽子有一丝的不尊重,今天他竟然戴在一个五岁的女孩头上?

陆龙帮她戴好,看着瞬间英气不少的女娃,眼里闪过一丝迟疑。“陆朔,帽子不能落地。”

“嗯!”陆朔重重点头,这下反应特快。爸爸交给她的任务,她会坚决完成的!

看她坚定的眼神,陆龙起身走向圈中央,向那个少尉勾勾手指。“你也一起上。”

少尉刚才被摔出去,脸色很不好看,被主教官点到更是不愿再丢脸,可又不得不服从。

捂着胸口的列兵见自己跟他一起,脸色同样不好看,于是这些怨气积累一起,让他更想打败陆龙。

打败陆龙,这恐怕是全军团人都想做的事,不过似乎没这个可能。

两只菜鸟凝神将陆龙包围,谨慎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同时缓慢移动脚步拉满弓,摆出防御与进攻的姿势。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列兵跟少尉清楚单凭自己要胜过陆龙是没可能的,只有连手或许还有一分胜算,所以他们放弃成见,对付共同的目标。

他们磨磨蹭蹭半天,还在那里比手划脚,陆龙简单的多了,站在那里就没动过,只是活动手指,把指节掰得“啪啪”响,冷清深邃眸子冷冷看着列兵。

列兵被他看得发毛,率先发动攻击。

“嗬啊!”列兵窜起身,一个猛虎下山朝陆龙扑去。

陆龙脚跟没移动半分,腰迅速往后翻躲过他的攻击时,迅雷不及掩耳扣住列兵手臂,“唰”一下将他重重掀地上,同时手肘带着破风声袭向他暴露出来的胸膛。

这一刻菜鸟们吓得大气不敢出。这一手肘下去,列兵胸前一定是个大窟窿,血溅三尺啊!

少尉见他一招放倒列兵,先是一怔,后是扬起碗大的拳头朝他脑袋砸去。

凶狠的拳头在空中带着虎虎风声,陆龙侧头冷瞧了眼偷袭的少尉,在拳头鼓起的风紧贴脸时,抓起地上的列兵往他下三面扔。

列兵拌倒少尉,两人都啊的大叫,各自抱腿呼疼。

一招双鸟,陆龙低睨着地上的两人。“少尉扣十分,列兵扣二十。”

陆朔心里叹口气,不出意料的结局让她气馁,失望又悲状瞧地上两人,看到少尉疼得冒汗的脸,定睛一看,当画面在眼里放大无数倍时大叫:“爸爸,少尉不能战斗了。”

听到陆朔的话,陆龙看向少尉,见他表情不对,迅速检查他抱着的小腿。

飞快拉起脏污腿管,陆龙没有任何迟疑,在看到高高肿起的脚裸时神情一沉。“卫生员!”

“到!”周佳佳第一时间冲过去,查看他的腿骨后,凛然向医生团队讲:“把他抬回去。”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陆龙看着被抬走的少尉,轻轻拧了下眉。

白小冰让冷焰他们继续训练,走到陆龙身后。“长官,这不是你的原因。”要把人打成什么样,他心里最有数,也绝对不会失手。

“没有刚才的事,他还可以继续参训。”

陆朔仰头望陆龙,又看周围的人都神情严肃,害怕得拉住爸爸的手。

“爸爸,是我不好。”

稚声稚气的童声,让陆龙、白小冰两人都低头看她。

“白副教官,继续训练,严密观察每位授训员的身体状况。”

“是!”

等白小冰离开,陆龙抱起陆朔走向不远处的车。“陆朔,为什么是你不好?”

陆朔抱着他脖子,说话速度有点慢。“他的能量波与别人不同,我、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看爸爸跟那些叔叔的凝重表情,应该是很大事件,陆朔说着说着小下声音,鼻子红通通的吸两下,怕他责怪自己。

听着耳边软声软气带哭腔的话,陆龙亲了亲她脸蛋。“这不关你的事。以后这事只能告诉爸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