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恐怖老爸(一)/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四章 恐怖老爸(一)

自看过陆龙一脚把人踢飞后,陆朔安份了不少,不知是因为爸爸这个称呼的原因,还是怕他。不过不管是什么,陆龙平静的接授一切,开始学会如何当一个父亲,例如……

“长官,这是你要的书。”白小冰敬礼,双手把书递给陆龙。

陆龙接过书,挥手让他离开,往房里边走边翻阅《阿拉伯数字奥妙》与《汉语辞典》。

“陆朔,过来。”

正呆呆看蚊子飞的陆朔,听到叫声转过头,确定是叫自己之后,才笨拙的起身。

等她圆滚滚数着步子走到面前,陆龙抱起她放自己腿上,打开最简单的阿拉伯数字课本,准备授课。

不适合去学校,那么这些简单的,只能做父亲的教,好歹也是陆家的子孙,不能被人叫白痴。

“陆朔,那天去学校看到了什么?”

陆朔认真的回忆,小眉头皱得老高。“很多杠杠条条,还有两个男孩打架,还有……”

“是这个杠杠条条吗?”陆龙打断她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指着课本上的数字1与汉语辞典的语文一。

陆朔连连点头。

“这个叫一,一是开始也是最小的数……”

年轻活力但刻意压低显得有些醇厚的嗓音,在阳光斜照的房里,动人响起。

陆朔听得很认真,看爸爸指的字一声不吭。

起初陆龙教得很起劲,后来看她大眼睛盯着字一眨不眨,才想起她的特殊,便让她跟着念。

“二加二得四,三加三……”

清脆的童声恣意飞扬,让趴在窗口的老鸟们,个个面向朝阳。

这就是小孩的力量么?连恐怖的长官都变得这么谦和,如邻家的漂亮爸爸。他们曾几何时看过长官这么耐心,这么和颜悦色?要是对向换作他们……恐怕早一脚踹飞,外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陆朔念是念的好听,嗓音干净清澈,如山涧一汪清泉,悦耳洗涤心灵。可正是因为如此,才让陆龙疑惑。

这声音太平静,几乎没有起浮,让人联想到冰冷的机器。

“陆朔,在学校写这个一的人,你应该叫什么?”陆龙看看时间,扔了课本,问一些常识。

陆朔仰望他俊美侧脸,发了几妙的呆才摇头。

“那个人叫老师,老师的意思是强者,能教你东西的人,都称之为老师。”

“陆朔,你有在听吗?”看她垂头,陆龙提高声音。

想事情的陆朔立马抬头,眼睛直勾勾盯着陆龙。“老爸。”

老?意外的陆龙仔细回想自己年龄。“为什么突然这么叫爸爸?”

“能教给我东西的人叫老师,可你是我爸爸。”

陆龙:……

外面的老鸟一:厉害啊,把长官的脸都说青了。

老鸟二:这叫以柔克刚。

老鸟三:这是举一反三。

老鸟四:这才反了一个,后面两个不知道会是什么……

“如果所有强者都能称之为老师,那么老鼠、老鹰、老虎,这些都是老师吗?”陆朔奶声奶气天真的问。

陆龙沉默看着举一反四的陆朔,想了许久才开口。“理念是这样没错,不过老鼠属于弱小,也并非所有带老字的就是老师。”

“老鼠是弱小?”

“陆朔,你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些动物的吗?”陆龙把她抱桌上与她对视,不再以教小孩的语气问话。

对他的转变,陆朔有些害怕,反应得更慢。“那、那书上有写……”

顺着她的视线,陆龙看向文件框里的野外生存手册。

这书上有许多丛林动物分析图,包括它们的要害与常用攻击方式,但她是怎么认识它们的?

陆龙靠椅背上,严肃的看着陆朔。

陆朔被他高深莫测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爸爸,区分强者跟弱者,是不是就像爸爸跟我?”爸爸不喜欢自己叫他老爸,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得好好表现。

强者跟弱者……陆龙深深看了她眼,在她往桌那边爬时,提起她就往外走。

“白副教官,给菜鸟们的道具准备好了吗?”

“报告!准备好了。”对长官的平静,白小冰也表现得自然,似自己根本没有听墙角还被捉个正着。

“带路。”

“是!”

从林里,被训得苦逼哈哈的菜鸟们,倒得倒,躺得躺,显然是刚经历过一次身体极限。

陆龙在白小冰的带路下,提着陆朔后衣领走近用布盖着的长柜形东西面前。“打开。”

“是!”白小冰敬礼,哗一下拉开迷彩布。

当露出笼里的东西时,菜鸟们的脸色十分纷呈,有的甚至吐了出来。

一整笼活跃的老鼠,吱吱叫的迫切往铁丝网外挤,有的甚至爬到了铁丝网壁上。

陆朔愣愣的看它们,渐渐的趾头有些痒,感觉头发立了起来。

陆龙朝白小冰挑了挑下颌。

白小冰会意的跑去鼠笼,伸手抓了只铁丝网上最大的老鼠。

“陆朔,害怕吗?”陆龙提起大老鼠的尾巴,给同样被自己提着的女儿看。

陆朔瞪大眼睛,看着在空中挣扎嘶叫的毛球,迟迟没回话。

这些老鼠只只毛发亮泽,看得出来是人工养殖,而且老鼠在陆龙手里没多久就安份下来,应该是不怕人的。

陆朔睁着圆溜溜眼睛看老鼠,老鼠也睁着小豆眼看她。

“不怕。”陆朔逞强力求表现。

“是吗?”陆龙眼睛一眯,冲白小冰冷声道:“把她丢进去。”

“长官……”白小冰很快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急忙向他使眼色摇头。

陆龙扫了眼个个惊恐万状的菜鸟,平静重复。“执行。”

“是!”

见白小冰抱起无知的孩子走向鼠笼,周佳佳等人心里无比复杂。

“长官这叫无毒不丈夫么?”苏仲文难以置信。

“是无毒不父女。”冷焰。

“长官这也忒反复无常了,上一刻还抱着娃像亲生得,现在简直比白雪公主的后妈还毒!”周佳佳。

陆朔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鼠笼,身体也越来越僵硬,重心往后不愿前进。

白小冰于心不忍,表情比射杀第一个人还为难。

“扔进去。”陆龙眉都没动下,冷声催促。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