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恐怖老爸(三)/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五章 恐怖老爸(三)

回到基地,把变成小花猫的女儿清理干净,陆龙让部下送来晚饭。

陆朔吃了饭很快就睡着了,想是被今天接连的惊吓累着了。

凝视床上睡着的陆朔,陆龙在床边坐了很久才起身离开,坐到办公桌后不知写什么。

当满满一页纸快写满时,陆龙的私人不公开手机响了。

这台手机只有家里人有号,一般不会轻易响。

陆龙看到来电是父亲,没多犹豫接通。

“小陆朔怎么样?你那条件这么苦,没给磕着碰着吧?”陆刚语气满是担忧,想是对儿子所行所为,十分的不放心。

想到今天的事,陆龙没吭声。

似是习惯他的沉默,陆刚继续说:“我跟你说,女孩就得矫养,现在你们四个都去部队了,陆朔以后得当大家小姐,你别给我带成小子了。”

陆龙:……

“还有,你别光顾着训练训练的,别忘了你是一个父亲,得多注意注意她知道不?”

陆龙:……

“我知道了爸。”等他说教完,陆龙一句话便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陆龙,看了看床上的陆朔,静坐一会儿后,动手修改纸上的内容。

“啊……”

某天一早,主教官寝室传来惊天动地叫声,惹得出操的士兵们个个仰头观望。

陆朔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只大老鼠,吓得躲进被子里,不管陆龙说什么都不出来。

“再不出来,我把它放进被子里。”

臭爸爸,坏爸爸……呜,爸爸一点都不爱我。陆朔苦不堪言的在心里大骂,思维比之前活跃了不止一倍。

看她钻出被褥,陆龙把大白鼠给她。“陆朔,它很可爱,你会喜欢上它的。”

大白鼠还听话的朝陆朔吱吱叫。

陆朔瞪大眼,反应过来后,唰得打开陆龙的手,在老鼠飞出的一刻,捡起鞋子就咂向它。

“叽~!”被打中的白鼠惨烈大叫一声,窜逃得无影无踪。

陆龙:……

喘息的陆朔:……

“起床。”沉默后,陆龙呵斥。

陆朔迅速从床上爬起,一点不敢拖泥带水。

陆龙带着陆朔,观看一阵菜鸟残酷的训练后,就跟白小冰和几个部下,来到一间空旷陈旧的大房里。

对爸爸又怕又怕还是有点怕的陆朔,小尾巴的跟着他走,生怕他再把自己丢进老鼠堆里。

陆龙作为血刺的总指挥官,同样的事怎么可能做两次?

所以当陆朔走到房中央时,突然被上面落下的铁笼罩个正着。

“爸爸?”面对熟悉的人,陆朔不像正常人表现的那么惊慌,而是不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朔,你要学会不怕世上任何事情,甚至是陌生的环境。”陆龙蹲在她面前,看着她疑惑的小脸讲。“只要你能克服接下发生的事。”

陆朔皱眉,隐约感到危险,害怕从心里缓缓蔓延。

“只要你把它们想像成美丽的事物,你便会喜欢上它们。”

“不……爸爸……”

“长官……”看她渴求的大眼追着陆龙不放,白小冰真觉得自己残忍!帮凶!

陆龙淡淡扫了他眼,毫不停顿的离开房间。

见此,白小冰重叹口气,狠心不去看陆朔求救的目光。

“爸爸!”看他们都出去,陆朔扒着铁笼大喊,被孤立在此的境况让她相当不安,更是在看到门口跑进一条雪白的狼时,顿时各种不淡定。“爸爸,爸爸、爸爸……”

房里一声接一声的爸爸,喊得门外的职业军人都纠起心来,连陆龙都是眉宇紧蹙。

这雪狼刚生完孩子,腹部两排奶/头沉甸甸的。被迫离开孩子的它,显得十分焦虑,被陆朔叫声刺激到的她,凶恶跑向铁笼。

眼看狼越来越近,陆朔在笼里急得团团转,眼泪哗啦啦在眼眶打转。

“呜呜……它不美丽,他妈的我一点不喜欢它!”陆朔在狼靠着铁笼嗅时急得大骂起来,同时害怕地往后退,当看到狼跑到后面时,又惊惶失措往另边跑,如此在笼里折腾大半个小时,才缩在笼中呜呜的哭,不敢动弹。

相比她的激烈,白狼则淡定的多,它围着笼子转了会儿,也许是母爱泛滥的原因,趴在笼边就不动了,还不时甩着大尾巴。

“做孽呀。”白小冰摇头,看向另个铁笼里的白虎,啧啧摇头。

周佳佳缺心眼,拿石子扔白虎。“说真的,它这身白毛还挺漂亮的,到时把它们做成玩具给小朔朔玩,应该能弥补她心灵上的伤害。”

陆龙冷睨了他眼。“你动它一根毛试试。”

“哎?”

冷焰肘了肘猪一样的战友。“缅甸白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跟熊猫没差多少,你动它不想活了?”

“换。”里面骂声渐渐没了,陆龙看看时间,让他们把狼弄出来,换外面的进去。

“长官,这成吗?”白小冰迟疑。

“有铁笼。”

“她还小……”

陆龙这次正视他,轻飘飘云淡风轻的讲。“以前我的什么没有。”

众军人:将军威武!

这只白虎可不是“妈妈”,虽然它优美的形态被称为“小姐”,可它到底是老虎,一跑出牢笼如虎归山,跑进封闭的房里就死盯着陆朔不放,不时扑到笼顶上,不时用锋利的牙咬铁栏,不时像发了疯似的咆哮。

陆朔起初被吓得昏过去,醒来时看自己正被“虎视眈眈”,吓得又大骂起来。

最后,渡过恐怖的十二小时,出来的陆朔看见陆龙就跑,比兔子还快。

“苏仲文,拦住她!”陆龙大呵。

收到长官命令,站在最外面的苏仲文大手一捞,把娃儿提空中。

陆朔又扭又打,力气大,又像条泥鳅似的。没料到她这么能耐的苏仲文,竟失手让她给跑掉了。

这次陆朔是往寝室跑的,有了前车之鉴,她才不会重蹈覆辙,只是每次看到陆龙,她都防备的站很远很远,准备随时跑路。

不过在种种条件的依附下,她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有些时候还是不得不服软,谁让她才“几个月”大?

例如:……

“陆朔,过来吃饭!”

“陆朔,过来洗澡,要么你自己洗。”

“陆朔,你敢再跑下试试!”

呜……碰上这样的老爸,她敢不服么?也跑不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