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爸爸,我疼/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爸爸,我疼

“报告!”三天后的中午,风尘仆仆的莫默五个一下武直,直赴总指挥室。

“进来。”平静刻板的声音有些激昂,抬头的陆龙看他们一个个完好无损进来,眉宇微扬。

几个衣裳褴褛的职业军人,并排站在银白桌前,个个目光如炬,精神倍儿好。

“长官,任务顺利完成,请求归队。”莫默上前一步立正敬礼,向陆龙报告此次任务的结果。

“批准。”

“谢长官!”

看他们匆匆忙忙回归,连衣服都没换,陆龙起身走到他们面前,认真打量了番。“莫中尉,回头交份报告。”

“是!长官。”

“解散。”

“长官,我跟你说……”陆龙说完解散,顿时萎下来的几个,想跟他分享这次任务事情,可他们还没勾肩搭背到,就被突然响起的冰冷声音打断,并且是他们自主收声。

“陆龙中校,陆小姐在学校摔破了头,请您迅速赶往保健室。”冰冷的合成音,传达的事件更让人心凉。

陆龙微微眉,看向刚刚说话的周佳佳。

周佳佳忙摧道。“长官,你快去吧,有事儿等小美人回来再说。”

“放你们三天假。”

“是!谢长官……”

以现在的技术,小碰小磕的伤通常都不放在眼里,能用得着通知家长,这伤肯定小不到哪里去。

陆龙连超了几次车,匆忙赶到学校保健室。

雪白的保健室围满了人,有老师同学。他们看到来的陆龙,自动让开路。

从上楼梯这段路便是血迹斑斑,保健室地上丢着许多带红的纸巾跟纱布,沿途鲜血一直到床上那个闭着眼睛眉毛紧蹙的女孩身上。

“陆朔?”陆龙走过去,看到病床上触目惊心的红,小声唤了句床上的女孩。

头用纱布包得像印度锡克族人,但还是隐隐见红,想必是血又浸了出来。听到爸爸声音的陆朔,费力睁开眼帘,黑白分明的眼睛可怜兮兮更加呆滞的望着他。

“躺着。”在她反应过来要坐起身时,陆龙压住她肩膀,坐床边离她更近些。“爸爸在这里,想睡就闭上眼睛。”

陆朔扁嘴,原本红润艳丽的唇现在有些苍白,一直垮着的眉毛就没抬起过,被放在被子下面的小手动了动,抓住陆龙的衣服。“爸爸,头好疼。”

“睡着就不疼了,把眼睛闭上。”

“疼。”“爸爸,我疼……”

听她一声声喊疼,保健室众人都心疼的皱眉,恨不能代她受伤。

“陆龙中校,我已经向上面申请了细胞复活手术,陆小姐很快就可以接受更好的治疗。”穿着白大衣的医生,告诉孩子父亲有关她的情况。

“爸爸……”

抓着衣服的小手又收紧许多,陆龙在医生的阻拦下,径自抱起床上的陆朔。“爸爸带你回家。”

“陆龙中校,陆小姐的伤需要……”

陆龙冷冷睨了眼说话的医生。

被他看一眼,冷得直打哆嗦的医生挺无辜的摸鼻子,但还是得跟他说:“陆龙中校,你等等,我给陆小姐开些药回去吃。”

想当然,他的话被透明了。

“陆龙中校,实在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她。”李清挡住他的路,看向陆朔非常歉意的讲。“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小朔的伤需要治疗,等上面批复下来,她就能很快愈合。”

“然后?”陆龙居高临下,阴霾俯视她。“伤口不在,不代表它不存在过,愈合不代表不会疼。李清老师,我女儿在学校情况我非常清楚,也不会对你做任何批复,现在请你认开。”

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拉扯活的女儿被人这么欺负,陆龙说不生气是假的,可这是国科学院,有一大群像秦朗那样的孩子,他不能要求别人做到完美,更不会指责谁的责任。

一直望着陆朔的萧郝,看她紧紧抱住陆龙,不经年的脸微露不满,脚步刚一踏出想让他留下陆朔,就被陆龙锋利的眼睛盯着,顿时忘记动弹。

“机会只有一次,可你没有做到。”意味深远看了眼萧郝,陆龙抱着陆朔离开保健室。

离开学校,陆龙回到血刺就直奔医疗室。

血刺有专门的医疗室,里面医疗技术跟李清所说的上面是同等级别的,这里不仅拥有细胞修复仪器,更有再生元素实现仪。再生元素实现仪全国不过两台,一台在五大行政区共同管辖的区域里,另一台便是在血刺。

再生元素实现仪,是可以让肌体损失部份元素化,从而修复实现再生功能。这东西在五大行政区里,是只配给校官以上和立下一等功的军人使用,而血刺这里则只需要最高指挥官的同意即可,谁让他们是战争还未开始,就率先冲在前面的人呢?

把快睡着的女儿放病床上,陆龙解开她的绑带,露出已经止血并缓慢愈合的伤口。

伤口很深,凝固的褐色血块粘满了受损的表皮与额头。陆龙仔细洗清,用了半盒棉花跟一盘清水才清理好。

“唔……爸爸……”被酒精刺激的陆朔,迷迷糊糊咕噜句,眯起眼睛看到是他,紧了紧手里的衣服,使劲攥着才安心睡过去。

给她脱掉脏乱的衣服,陆龙帮她盖好被子,凝视她额上那条从发根直划到眼皮上,差点就伤到脆弱眼球的伤口。

血流过没多久的口子,上面有层凝结的深红色固体,看它慢慢变硬,朝着非常好的愈合方向发展,若是普通人的伤口,在这种天气下,热血应该很难凝固,甚至还会感染。

这就是拥有这种能力的好处吧?到底是好处还是坏处?长官为什么执意要这么做?

深邃不见底的黑眸闭起来,头疼的陆龙靠椅上沉思,紧崩的俊脸即使如此放松状态都没一丝松懈,倒是笔挺的军装添了几分不羁。

医疗室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两个人的心跳在一起一浮的跳动着。

莫约一个小时后,陆龙睁开眼睛,锐利的视线目的明确,动身摸了摸陆朔结痂的伤,利落用纱布包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