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思考人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七章 思考人生

身体超负荷透支,没什么大问题,周佳佳给她打了支营养针便归队日常训练去了。

她这种情况在血刺很常见,晕倒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很严重的事,可对于他们是家常小饭,因此并没有人留下照看她。

原以为自己完成任务有多了不起的陆朔,醒来看到空无一人的白房间,不相信的到处望。

自己真的这么没用吗?陆朔坐病床上撑下巴想。

“先去看看吧?”失落一阵的陆朔,自言自语说着往外跑,说是去看训练,实际是去看爸爸。

坐在草地上看部下训练的陆龙,看到远远走来的陆朔也没说什么,只让她在旁边蹲马步。

从最开始只能蹲十分钟,到后面的半个小时,一点点进步,大体来讲陆朔还是勉强达到了陆龙最底标准,无突出表现。

而每天被折腾得要死的陆朔,不仅不讨厌,还乐在其中,不过在她假期到的时候,陆龙还是送她去了学校,禀承父亲的教育:女孩要矫养。

说实话,陆朔开始有点讨厌学校了,感觉这里的人都不喜欢她,可是爸爸又希望她来,她只有硬着头皮上。

告别爸爸,陆朔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提心吊胆走向教室。

“呵呵……后备员来上课了哦,我就知道她是后备的。”同学A。

“呀,后备员脑袋上还打着个补子呢,肯定是爸爸不疼啊,不然以她老爸的权力,早把那点伤治好了吧?”同学B。

“你不都说是后备员吗?她爸爸肯定是没时间管她。”同学C。

教室外面三三两两的小同学们,恶意抨击,声音大得就怕她听不到。

而大年级的同学全都隔岸观火,像在看新鲜事物,毕竟有父亲的孩子还来这里,是国科遣孤院的先例。

陆朔皱眉,闷闷不乐走进教室,心里坚信爸爸说过的话。爸爸不会不要自己的。

“小朔,欢迎加入我们哈。”幼儿园的孩子都还小,说话更加直白,一点余地不留,似看她难过她们心里能平衡些。

“你们胡说!”陆朔小脸涨得通红,跟她们争论。“他刚才还送我来上课了。”

周蝶抱着手臂大姐大的站出来,嘲笑的讲:“小朔,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孤儿院,孤儿!你爸爸他很快就会不要你的,你马上就会跟我们一样。”

不是,才不是!

“你们吵够了没有?”坐位置上的萧郝不耐烦凶恶大吼,哗站起来的身高吓得周蝶她们都往后退。“你们都给我小心点,陆朔现在归我保护,你们再惹她一下试试!”

大家都被他震得出不了声,就连陆朔也崇拜的望他。

最后郑丽切了声,打破僵硬局。“成绩倒数第一还在这儿吼,好威风呀。”

听到这话,其他同学哈哈大笑,陆朔瞬间夸下脸。

恰好这时李清进来,说是上次摸底考成绩出来了,而萧郝还真是最后一名。

陆朔瞥了眼同桌,小眼神无比哀怨、哀悼、哀……

“成绩很重要?”萧郝问拉着小脑袋的同桌。

“……嗯。”反应有些慢的陆朔,这声迟缓的嗯更加沉重。

萧郝神情有些挣扎,瞅她的目光闪烁不定。

短暂的沉默,陆朔认真的数手指。“我作业写的慢,要是能抄你的,我就不用花费时间去想,这样我肯定能学好。”

笨蛋,学好不是靠抄出来的。萧郝翻白眼,同时心里已经做出决定。

成绩单下来,因为请假而没参加摸底考的陆朔没负担,只是下课同学间的嘲讽,让她极为不适,不想呆在教室的她闷闷往外走。

看她出去,李清叹了口气,经过一些手续拿到陆龙的号码,准备跟他聊聊。

“陆龙中校,我是陆朔的老师,李清。”

“嗯。”接到李清的电话陆龙有些意外,低沉应了声,中止会议。

“我觉得陆朔不适合这里,她比较特殊,应该去一些更适合她的学校。”李清尽量委婉的讲述清楚。“她反应有些慢,再加上同学的排斥,这可能会为她造成心里打击,而且她在学校非常少说话,我担心她有自闭倾向……”

一直静听的陆龙没有回避部下,也没有解散会议,只在她说完后不可抗拒扔下五字。“她必须适合。”

紧贴幼儿园的是小学,这整栋楼都是他们的天地,也是他们的童年。初中部则是另一栋楼,那是他们的少年时光。而高中部则是最外那栋,那里靠近繁华,可却把他们锁得牢牢的,属于青年的躁动期,便这样一点一滴生生被磨得圆滑,让他们更能承受住生命给予的一切。

耳边充斥孩童追逐打闹还有聊天的声音,走过走廊的陆朔低垂脑袋,如芒在背,敏感认为他们都在说自己,不尽脚步加快,想快点逃离。

跑到一处花坛后面,陆朔看那里没有人,便钻过去坐在花坛边上,抱住双膝垂帘瞧地上的蚂蚁。

静坐的陆朔可以说是进入忘我状态,一动不动的连睫毛都没颤一下,可她思绪却转得非快。

爸爸是军人,他说过不会不要我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治好自己脑袋上的伤口?

那是因为爸爸没时间……

他明明有时间的。陆朔夸下脸,摸了摸额头上的补丁。有这个东西,一定很难看吧?说不定还会留下疤……

“听说五年级又失踪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正当陆朔想要撕下补丁时,身后突然传来的对话让她竖起耳朵。

“不知道,谁管呢,这里的孤儿数以万计,可能是学习压力大或是刚刚离开父母的原因吧。这里自杀的孩子多去了,校长都管不过来,再说这里的学生大多性格怪僻,也不好管。”

“真可怜,在这里自杀恐怕都没人会关心吧?”

“活着也差不多……”

怎么会差不多?陆朔皱眉。如果是自己死了,爸爸他们应该会难过吧?还有萧郝,那个高傲要死成绩差得要死的同桌,好像只有自己一个朋友。

所以换个角度想,如果他死了,至少自己会难过,还有李清老师……

突然思考生死,让陆朔顿悟。什么都比不过死亡,只要自己和爸爸还活着,即使他不要自己,自己也还是能见到他、找到他,跟他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