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没有作弊/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章 我没有作弊

血刺是把长军刺,直径很长,两指宽,刀身森白如雪,中间有放血槽,看着就很寒碜,特别是刀锋拔出漆黑的刀梢时,锋芒毕露。

莫默双手高抬血刺,神情凛然站得挺直,似这刀有种莫名的魔力,能让人为之肃穆。

看到血刺的陆龙,幽暗的眼里闪过抹伤色,眉宇之间凝重而尊重。

“陆朔,这把刀是血刺的灵魂,一切由它开始,决不能给它结束的机会。”单手拿过刀,陆龙注视优美流畅刀身,沉声如毕生誓言。

陆朔仰望冷傲又霸气的血刺,两眼放光,无须他多说自己就深深爱上了它,禁不住伸手去碰。

素白的手指离刀尾仅一厘米之隔。眼睁睁看它移开的陆朔无辜望向陆龙。

“知道它为什么叫血刺吗?”陆龙剑眉微扬,低斜踮起脚尖伸长手的女儿。

陆朔摇头。

“它是血刺军团开辟者的见证,历经几百上千场战役,不可阻挡刺入敌人身体,无声无息将敌人一一放倒,杀出条通向光明的血路,在胜利的那刻华光尽收刀梢,把荣耀留给别人,自己默默隐居暗处。这就是血刺军团的由来。”

陆龙醇厚冷清的声音述说军魂,做为余刚跟随者的白小冰腰杆挺得更直,目视前方的眼里闪动盈盈水光,时间久了即使酸涩疲惫,也硬是没眨一下。而新进的秦朗,也是第一次听陆龙诠释血刺,心里只有越发的沉重,同时庆幸自己能进入这里,即使没有仪式与光环。

陆朔听得入神,头抬得久了,连脖子都感觉酸疼。

“爸爸,让我摸一下。”她都眼巴巴瞧这么久了,让她摸一下啦。

陆龙睨了她眼,把刀拿得离她更远。“你现在还不够资格。”

。她就想摸一下。

“选把武器,白副教官会让合适的人教你。”

“我就要那个。”陆朔转身,指着挂墙上与血刺无差的军刺。

军刺分为两种,一种长的,一种短匕首,都是常见的冷兵器,不过其它军刺跟血刺不是一个等级。

陆龙看到军刺脸色极为不愉,声音更加冰冷。“为什么选它。”

“爸爸用刀肯定是最厉害的,你会教我的吧?”这次陆朔连想都不想,答的顺遛。

“由冷焰教你。”

“爸爸……”

“让我教,你还不够格。”冷冷讲完,陆龙握着血刺,冷漠走出武器室。

可你是我爸爸。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的陆朔,红着眼眶委屈的低头。

冷焰取下墙上的军刺,带陆朔去室内训练房。

看一大一小先后离开,白小冰深吸口气,指挥人关闭武器室。

郁闷的陆朔无心学习,不怕冷焰的她趴桌上就不动了。

冷焰坐在凳子上,拔出军刺用桌上的迷彩布擦,跟她耗时间。

“焰焰,我刚才做错什么了吗?”十几分钟后,活过来的陆朔,无精打采问冷焰。

被叫焰焰的冷焰,表情有些抽搐,让人看着清高俊美的脸庞有些怪异。“你没有做错什么。”

“?”

看她无辜又可怜的样子,冷焰忍不住叹气。长官最不希望的,就是她重走她父亲的路吧?

“这不关你的事,起来,冷焰哥哥教怎么玩这个。”

“我想要爸爸教……”陆朔小声懦懦的讲,怪不好意思的。她没有怀疑他能力,只是想要爸爸教,想跟他在一起。

对她的小心翼翼,冷焰根本没当回事。“长官他事情多,哥哥教你也一样。”

“我……”

“除非你能改变长官的话。”

“好吧,我们开始吧。”

打开档案袋写着七字的文件,陆龙扫了眼便扔进焚化炉返回学校。

这个时候正是上课时间,学校里面一片宁静,不时有朗朗读书声传出教室,沐浴在阳光下,非常祥和。

穿着黑色军服的陆龙,轻易从几位老师口问到校长室。

而此时的陆朔正撑下巴唉声叹气,不因为昨晚跟爸爸闹了不愉快,因为早上爸爸照常送她来上学了,她真正愁的是摸底考!

自己的底还有什么好摸的?

陆朔忧伤的望着面前的考试卷,眉毛皱了又皱。

她皱眉不是因为题目不会,而是里面内容太多,数学有问答题,语文有作文题,英语字母好难写,化学过程太难分解,中国历史太悠久……简而言之,言而简之,四十五分钟的考试时间太短了。

萎着一张脸,陆朔拿笔极力写得快一些,好把试卷都写完。

这次是数学考,很多抽象的问答题目,回的也很抽象,因为没有具体答案,总想做到最好的陆朔,工工整整把空白地方全写满,最后还有一个字压在下一题的问题上面。

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做完三个问答题,写得手疼的陆朔大呼口气,以为学有所成,抬头看看别人,发现奋笔疾书她们早已完成。

“陆朔,考试不许东张西望。”主任严厉的呵斥她。“不会写课后再来问老师,作弊是不对的行为。”

“老师,我没有作弊。”陆朔站起来诚恳的告诉她,自己刚才没有要偷看。

主任宋秋当下就发火了。“老师刚才看到好几遍,而且每次考试你都看同桌的试卷,陆朔同学,做人要诚实,敢做敢当知道吗?”

我真的没有!

“行了行了,把你的试卷交上来,你下课吧。”

看老师怒目注视自己的陆朔,鼻子微酸,硬是忍住没哭,交了卷子就跑出教室。

让她下课她还真跑了?宋秋怒发冲冠回办公室,火冒三丈的直拍桌子。“反了反了,这些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哪是当兵的料?放在这里简直是浪费名额!”

“呵呵……宋主任,都是些孩子,别跟他们计较。”

小学部是所有老师都坐一个大办公室,其他没课的老师笑着劝解。

宋秋听到这话,说得更上瘾。“不是计较不计较的问题,是我实在看不惯那些仗着有后台,目无老师的人。”

有后台?已经没课的李清听看到这话,看向宋秋。“那个学生是不是叫陆朔?”

“对,就是她!”“考试抄袭就算了,还死不承认。”

“宋主任,她比较特殊,嗯……这事你别气,等她放学我找她谈谈。”对于这个孩子,李清教这么多学生以来,对她还是印象蛮深刻的。

“唉,李老师麻烦你了。”

“没什么麻烦的,她以前也是我的学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