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半机械人/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 半机械人

“长官,陆小姐没有离开学校,我到处找过没有看到她,我怀疑她会不会是……”

“不可能。”陆龙肯定的打断他的话。“她像天才吗?”

莫默:……

“长官,需要派人去找吗?”

陆龙看到陈空在保护人的不远处,收起望远镜下楼。“不用。”

挂了电话,陆龙径直往一楼走,穿过院里的风景树,走向陈空的位置。

陈空发现异动,反过头来。

“怎么,陆龙中校对我不放心?打算亲自上阵?”看到他陆空有些惊讶,不过对这个比自己小又很牛逼的中校,他除了嫉妒还有恨。你说世上怎么好事全让陆家占了?

陆龙不在意瞧了他眼,越过他。

再往前走就暴露了,他是想干嘛?陈空好奇看他,在他带出个小孩出来后,更加沉默。

“你继续盯着,我带女儿回去。”走到陈空身边,陆龙平静的讲完和陆朔离开。

看他们走远,陈空低咒了句。妈的,他怎么没发现那里有人?!

陆朔做错事的低着头,不时反过去看后面的陈空,心想这人逊毕了,还是爸爸厉害。

陆龙并没有责怪陆朔,不知是因为不想、还是懒得管她。

把人交给着急的莫默,陆龙转身走进学校食堂。

“莫默……”陆朔望望走远的陆龙,又仰头看莫默。

莫默犹豫了会儿,带她尾随进去。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食堂里都是陆龙跟陈空的人,看上去非常空旷。

陆朔一眼找到跟周佳佳他们坐一桌的陆龙,撒丫子就跑过去。

熟练的爬他们之中坐好,陆朔可怜巴巴的望着陆龙。她也没吃饭。

陆龙对视她一秒,起身拿了两份饭。

“谢谢爸爸。”陆朔讨好笑的露出两颗虎牙。

对她的阳光灿烂,陆龙依旧风云不改的面无表情。“冷刺,吃完饭后带她回去。”

“是。”莫默低声应着。

陆朔疑惑在他们几个之间来回望。

“陆龙中校,这是给你女儿特意准备的。”穿厨师服的高大男人,把一个漂亮的小蛋糕放桌上。

莫名一冷的陆朔抬头看他,随后眼睛蓦然睁大,紧拽住爸爸的衣服。

陆龙扫了眼都停下动作的部下跟发抖的陆朔,朝他礼貌的讲:“谢谢。”

“不客气。”厨师笑着说完,便端着拖盘走了。

确认他走进厨房,周佳佳几个都看桌上的蛋糕,随后又望向陆龙。

而陆朔还紧紧的抱住陆龙,把头埋在他衣服里。

“陆朔,快点把饭吃完。”陆龙把她拉开,让她坐好。

陆朔使劲摇头,说得很慌张。“爸爸,我看见过他,那个时候,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他明明不是长这样。”

她纠结半天说出这话,饭桌上的几人又看桌上红鲜散发诱人光泽的蛋糕。

“冷刺,带陆朔回基地!”突然,沉默许久的陆龙站起,讲完便往食堂外走。

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四个像跟陆龙商量好的一样,和他一路离开。

被丢在原地的陆朔张了张嘴,被莫默拉走时还不舍望桌上的蛋糕。

大步流星的几个职业军人,脸色凝重,眉头均紧皱起来。

“他刚才知道长官的名字。”一直嘻嘻哈哈的周佳佳敛下神情,讲出这个大家都知道的疑点。

在外面执行任务他们都是叫代号,陆龙身份一直很隐秘,他们不认为一个厨子会认识他。

陆龙拉开会议室的门,迅速吩咐。“把陈空叫来。”

“是!”

陆龙自那天后,又消失很久,这让刚刚把心粘好一点的陆朔,又哗哗碎成玻璃渣。

不管是什么,爸爸都应该送自己去学校的,就算不送,也应该接自己放学,就算不接自己放学,晚上也该来看看自己,可她等到深夜都不见他来,现在她觉得爸爸是真的不想要她了!

连续五天,平均每天只睡了三个小时的陆龙,在女儿抱着破碎的玻璃心伤心时,找出了背后的杀人魔。

“全面搜查没发现半点可疑痕迹,知道被暴露之后还不离开学校,能够准确知道我的名字,一切无法解释的事,在猜测你是半机械人之后,就一切都解释得通。”陆龙冷冽的说着,擦拭银白的血刺。而他的对面,则是被铁链吊着的高大男人。

男人拥有完美的人类外表,也可以笑,只是他笑起来时很僵硬。他现正低笑的看陆龙,一点不惧。

他当然不惧,他本就没有生命。

“陆龙中校,这场游戏好玩吗?”冰冷的合成音另人毛骨悚然的响起,与之前送蛋糕时的恭敬截然不同,想是他已由后背的人控制了。

陆龙下颌微杨,锋利的刀刃直抵半机械人胸膛上,发出铁器相撞的铿锵声。“毒鸩,你有种冲我来。”

“啧啧,陆龙中校你真天真,我可不想找你玩。我是听说有人将片实验成功了?这才特意让人去找找。”

“找到了?”

“可惜没有找到,真遗憾。”“不过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呵,是吗?”陆龙冷笑,手下一用力,锋利的刀刃刺进刀枪不入的半机械人身体里,发出啪啪电火声响。“祝愿你早日找到。”

“陆龙中校,别告诉我你真把芯片毁了,那是几代人的心血!”

面对他的愤怒,陆龙淡漠抽出血刺。“关我什么事?”

“你们的命令是保护它!”

“我接到长官的命令是……毁灭。”

“哈哈……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毁灭我!”半机械人狂笑完便突兀的安静下来。

陆龙用血刺抬起它脑袋,接着狠戾挥刀,在他头飞出去时转向电脑后面的机械师。“怎么样。”

苏仲文擦了擦汗,对陆龙摇头。“程序非常严密,无法破解,就在刚才它的自毁装置已经启动。”

“锵”的一声将血刺收入刀梢,陆龙沉着脸离开审讯室。“看来血刺得找个像样的机械师。”

听到长官这类似抱怨的话,苏仲文深吐口气挥了把汗,看看地上的半机械人,也跟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