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

这天早上,还在忧伤的陆朔,看到朝自己走来的陆龙,先是惊喜睁大眼睛,后又垂下头,转身朝莫默走去。

“陆朔。”

我听错了。

“站住!”

陆龙一拔高声音,陆朔就被钉在原地,僵硬的感觉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向后转。”“抬起头来。”

转过去的陆朔,乖乖抬头望他。

“你该去上学了。”陆龙看着她讲完,往停车场走去。

陆朔呆呆看他背影,在陆龙开出车鸣喇叭时,屁颠屁颠冲过去。

“爸爸,你送我去教室好吗?”一路上都沉浸在喜悦里的陆朔,在快到学校时懦懦的提了个小要求。

“爸爸还有事。”

“哦。”好不容易捡起的玻璃渣子又散落一地。

陆朔闷头看车外,到学校就赌气往里走,看都不往后看一下。

可是她还是想看。磨磨蹭蹭走到操场中间的人,偷偷转过头没看到门口的车时,糯米白的小牙一咬,扭头气冲冲跑进教室。

臭爸爸,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骂完的陆朔又期待放学,标准的伤口还没好就忘了疼。

可刚一上课,班主任就说高年级的考核结束,恢复全天制。

更加忧伤的陆朔,只能盼星星盼月亮,盼到放学冲出教室,看到是莫默时,脸又刷垮下来。

爸爸,我真的生气了,讨厌讨厌讨厌!

被嫌弃的莫默淡定打开车门。“陆小姐,上车吧。”

**

“白少校,联系七处。”总指挥室里,陆龙坐在银白色大桌后,十指相扣,向另张桌后的人讲。

“是。”白小冰恭敬应道,手指在虚拟键盘上飞舞,很快绝密指挥室的墙上亮起一道屏幕。

宽大的蓝色屏幕里,一个带着耳机的高级军官正在写什么,随后他把信件装进印有七字的文件袋密封起来,才抬头看屏幕。

“长官,你这是偷窥。”

对他的调侃,陆龙回以沉默。

“跟你聊天是浪费口水,有什么事你直说吧。”高级军官取下耳机,语气有点玩世不恭。“不会是为上次的事吧?”

陆龙还是没说话。

白小冰:……

“我靠,有情况还用得着你来找?”

“张阳,我是你长官。”陆龙严肃的提醒他。

叫张阳的愣了愣,指着他鼻子大骂。“姓陆的,被你骗来这里我还没跟你算帐,你中校了不起了啊,我告诉你……”

不等他说完,陆龙直接关了通讯。

指挥室气氛有点尴尬,白小冰不敢弄出半点声音。

“报告。”恰好,这时一声响亮的声音传了进来,解救了白小冰同志。

“进来。”

莫默走进指挥室大门,先后向陆龙、白小冰敬礼。

“有事就说。”陆龙靠椅背上,修长双腿搭在宽敞没什么东西的桌上,眉宇间有些疲惫。

“长官,我觉得您应该跟陆小姐谈谈。”见他紧闭的眼,莫默踌躇会儿商量的讲。

“嗯。”

“据最近观察,陆小姐的反应似乎比五岁时还要缓慢。”

“知道了。”

听到这微微不耐烦敷衍的话,莫默两腿并拢,默默行了个礼,退出指挥室。

等莫默出去,白小冰走到陆龙桌面。“长官……”

白小冰还没说完,被陆龙伸起手的打断。

“出去。”

“是。”

指挥室最终只剩下陆龙一个人,静静的坐座位上,一动不动似连呼吸都停止。

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的如此松懈恣意,有他这个年龄该有的不羁,却又似迟暮之年的沧桑。

许久后,他起身往外走,指挥室的门感应到他自动滑开,又自动关上,里面掌控整个基地的全息屏还在亮着,右下角的时间是3月3号,2023年夺取芯片计划后的第五天,余刚全家被害当天。

离开指挥室的陆龙,回房换了常服,离开基地去花店买了束花,便驱车前往烈士陵园。

烈士陵园很大,帝都每个基地都有画分区域。

陆龙停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望着前面孤零零伫立在那里的墓碑。

老天爷似乎很应景,原本不阴不阳的天,开始下起了小雨。

站了会儿的陆龙又走近些,把花放在常常被人打扫而非常干净的石碑上,随后取下军帽敬礼。敬礼动作维持许久,最后即使放下手,他也笔直站在原地,挺直的脊梁似不管怎么也压不弯。

血刺成立十年,十年来,余刚这个军团创造了一个奇迹,以至于他这个奇迹的创造者,要一个人独自在这里守护血刺这片陵地。

“长官,我想让这里填满,让你不再孤独,但我又想让你一直这么孤单下去。”等衣服湿尽时,陆龙缓缓开口,看着石碑平静淡然的讲。“我想答案你一开始就告诉过我们。”

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

带好军帽,陆龙转身离开陵园。

等陆龙走后,天青色的烟雨下,石碑前又出现一个身着黑色军装的军人。

白小冰看到石板上的花,反头望了望道路,把手里的花放在那束花的旁边。

“长官,最开始的战友们,大多已经选择复员,可能是他们不想触景生情,走了也好,他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不过我想他们都不会忘记你……”白小冰说着哽咽的停顿,动了动喉结才继续讲。“这几年陆龙把血刺带领的很好,比长官你有过之而不及,你大可以放心,有时我真希望他还是那个孩子,一个对死亡会犹豫不决,活在两位老将军的庇护下。不过也真被长官你说中了,他非池中物,早晚有天会让我们震惊。还有……”

说到后面,白小冰停顿了下,将未讲完之话吞回腹里,静站了会儿便敬礼离开。

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战友。

我宣誓: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战友。

有没有很热血?香瓜最喜欢结尾那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