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针峰相对(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 针峰相对(二)

“这些书都是我写的,用不着。”柳如风把书推一边,正了正身。“代码是由哪些元素组成?”

陆朔:“代码又称源代码,由字符、符号、信号、码元等多种元素组成。”

柳如风:“源代码的主要功能。”

陆朔:“目标代码、代码编写、程序设定和维护,是当今不可或缺的能量之一。”

听到明确、简洁毫不犹豫的回答,柳如风停了停,问题上升一个档次。“源代码有多少种语言,能够组合多少种、多少组代码?这种语言又叫什么?”

“源代码可饱含多个文件,一个代码的程序如果有A\B\C\D等26个多种语言,便可以用这些语言进行编程,能够达到较高的运行效率。在限有的元素里它们能够组成一亿六千万个代码,称之为汇编语言。”陆朔回得一丝不苟,酝酿好了就一口气说出来。

“限有……”“你觉得这些元素还能再增加?”捕捉到她话里的其它意思,柳如风思索的问她。

陆朔不避忌他视线,有股正气凛然之势。“是的,限有。我觉得还有别的元素能代替字母元素。”

“说来听听。”

“暂时还没想出来。”

柳如风:……

“OK好吧,我们继续抽问。”

后面的提问柳如风没看书,而陆朔也回得相当准,就像是从书中摘下的句子,有时她也会想很久,往往在柳如风认为她说不出时,说出准确答案。

最后,柳如风问了个非常抽象的问题。

“你认为什么是好代码,什么是坏代码?”

陆朔皱眉,许久后肯定的讲:“你书上没有写到。”

“确实没有写,”柳如风说着拿出钢笔,在一本书的扉页把这句话写下,并且还在下面打了个问号。

他字写得很漂亮,像出自艺术大师之手。

陆朔望着他的字发呆,半合的眼睛被睫毛遮掩像是合闭的。

柳如风不急,看了下时间耐心的等。

她似乎反应有些慢。回想这几天跟她不多的交谈,柳如风探究的打量她,从头发到脚上,没发现一丝异样。

“小朔朔,还有半个小时就熄灯了。”

被他唤的陆朔动了动眼帘,缓缓抬头望他。“我认为一个好的习惯能编写出好的代码,反之坏的习惯会编写出坏的代码。”

“我认为,你认为。呵呵……今天就到这,我消失你眼前。”认输的柳如风心情似乎非常好,鼓励的拍着她肩膀道:“想要长高,可不能晚睡。”

“晚睡会影响长高?”一直很淡定的陆朔,突然紧张问他。

“小朔朔,我想这是常理。”柳如风说着准备走人。“快回去睡觉吧。”

一个能把无所谓或不会去实行的事说得很大很正经,但实际做对的事时会非常低调认真。能够迅速记住几千页的内容,却不知道睡眠有碍成长?

可能陆家的人都是怪胎。

对于晚睡不利于长高一事,陆朔做了深度调查,确认属实后便再也不敢超过十点睡。

晚上不能看书?那么只能把时间全挤在白天,从而导致陆朔上课开小叉开得老师们天怒人怨。

“小朔,班主任叫你去她办公室。”下午第二节课后,从外面进来的晓婷甜美的笑,稚嫩的脸亭亭玉立如含苞待放的莲,让人一瞧心喜。

埋头“翻”书的陆朔,抬头迷茫看她。

晓婷无奈走到她桌前,把她的书合上。“班主任好像有点不太开心,小朔,你小心点。”

“嗯。”视网膜把图像拼整齐,看到美人的陆朔呆愣点头,起身时还撞到桌角,惹来大群同学窃笑。

看美人捂嘴巧笑,陆朔红着脸迅速跑出教室。

“晓婷,看来不仅是男生喜欢你,就连女生也有哦。”周蝶冲她眨眼,笑得很大声。

晓婷微笑,没把她的调侃放在心上,走回坐位时看了眼桌上的代码书。

老师找,应该是自己上课不听课的事。去见班主任的陆朔,在走廊上磨蹭,低头猜想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

确实是自己不对,可如果不白天背那些书,柳先生怎么进行下一步?她只有三个月时间。

皱着眉想过来想过去,已经站在办公室外面的陆朔,仰望门三秒钟,下定决心。

“主任,你找我。”

“陆朔同学,你跟我来一下。”看到进来的孩子,宋秋就带她去独立的房间。

小孩也是有自尊的,尤其是这个学校的孩子,更应该特殊对待。

陆朔没动,望着宋秋的眼神非常坚定。“老师,在这里谈就行了,我等下还要回去看书。”

话音还没落,这里忙碌的几个老师有些好奇看她。

对她的直接,宋秋反倒有些不适。“陆朔同学,你确定?”

“确定。”

“那好吧,我们就在这里谈。”

宋秋坐回椅子,看她不畏惧的目光,柔和了些语气,不像批评更像是一个长辈与晚辈之间的谈话。“我两天几乎接到所有老师的报告,说你上课不认真听课,有这么回事吗?”

“有,我在背书,是主任你上次看的同一个作者。”陆朔诚实的回答,漂亮的眼睛眨都不眨下,非常难让人觉得她会说慌。柳如风是什么人她没有刻意去查,不过从爸爸跟上次老师的态度,足够说明他的轻重。

“柳先生的书是非常值得学习,但是陆朔同学,学校的课也有它的用处,我们不能以一概全。”

“学校的课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我需要近快把那些书背熟。”

她说的这么轻松,宋秋讶异,声音不自觉拔高。“你每次考试刚好及格!”

“这是因为我写不快,难道老师你没发现我每次都只写两页半,最后页半一字未写?”陆朔这次说的不像以往平淡如水,带着一些指责的质疑。她以为这种事情会引起谁的注意,起码做为教她几年的班主任应该会发现这点,可是这么简单明显的事情她都没有看出来,略微有点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