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回归/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六章 回归

深深栽进大海里的陆朔,被冰冷的海水包围,黑暗又窒息,最后慢慢往上浮时,透过扭曲的水面看到船上的陆龙,奋力跃上去。“爸爸、爸爸……咕噜……”

每一次沉下去,就像即将要死去,可偏偏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时,她又看到穿透水面的阳光。

对她的求救,就在她旁边的徐松抱手臂,对上面的陆龙用口型笑着讲:她快不行了。

陆龙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在她呼叫声越来越小时,不再迟疑迅速跳下水。

像鱼一般栽进水里,直接深入海里把沉下去的人捞起来,托住她下巴往回游的陆龙冷青着脸。

被拖出水面的陆朔不住咳嗽,紧抱住陆龙手臂像救命道草,而此时她心里也只有这一个想法,就是死抓住不放。

徐松非常意外,虽然是自己叫他下来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绝对会让她自己游上去,况且这次还有我在下边,你百分之两百不会下来。陆龙中校,我记得你父亲可没这么温柔的对待过你们……唔……”

游过他的陆龙一拳打腹部,在有技巧的打法下,即使是有水缓冲也够徐松一时说不出话。

让他闭嘴后陆龙扣住他脑袋哗一声撞船板上,力道控制的刚刚好,不流血也没让他好过。

陆龙冷冷盯着他,冷漠的讲:“确实不温柔。”

头晕目眩的徐松划着水,拉住船边的船绳才不至于沉下去,等耳鸣好一些冲软梯上的人讲:“逼到绝境才去做本该做的事,这不是你作风!”

回到甲板的陆龙看水里的徐松,没有去救他,而是弯腰把绳子给他解了。

溺水的陆朔没有像一般小孩那样向徐松报复,因为她生病了?!

作为国家兵器也会生病?陆龙有些疑惑,看她红通通的小脸,眉宇少见的拧成个川。

不过也对,机械还会发生故障,况且是个人?

看了看时间,陆龙拿起手机走出房间。

来送餐的徐松撞到在打电话的陆龙,想等下再来,可想到他的任务已经结束,便端着托盘走向他。

“我会向上面解释,你们放假三天。”简短说完,陆龙看向走来的徐松,唇线紧抿成直线。

看他这绝对算不上友善的表情,徐松没事人儿的越过他进房。“先生,你们的晚餐。”

陆龙看他放下餐盘,沉默的没有讲话。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出去。”

对他不待见的话,徐松完成没当会回事,望向床上的女孩,便大步走过去。“哎呀,好像发烧了,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

陆龙还是一成不变的重复:“出去。”

“那么先生你需要医生吗?前凸后翘的那种。”

这次陆龙是直接把他丢出去的。

“陆朔,起来吃了饭再睡。”

叫一次陆朔没醒,陆龙把她提出被窝,把她扔到椅子里。

在这样的暴力下,陆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吸了吸鼻涕,才糯糯的讲:“爸爸,以后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用提的,我长大了。”

“如果你合作。”坐她对面,陆龙拿起碗吃饭,没管她是不是有动筷子,或是菜合不合胃口。

看他面无表情冷峻的脸,陆朔在心里抗议:她是人,当然会有自己的想法,在想法跟你们不合时,要怎么合作?

两父女俩,各怀心事,沉默的吃完饭,陆龙叫住又往床上爬的陆朔。

“明天的飞机。”

陆朔转了转眼珠,点头。“嗯。”莫默他们肯定先回去了吧,爸爸是因为自己才会留在这里的吧?这么说来爸爸还是爱我的。

想到这里,陆朔转身朝他走去,仰望比自己高一截的陆龙,犹豫了一下便站凳子上面,让他靠近自己些。

上下看了眼与自己平视的女儿,陆龙抬动脚步走近她。

看着爸爸陵角分明的五官,视线从他迷人狭长的黑眸到挺立的鼻尖,最后停留在似带着寒霜的薄唇上。

“没什么事早点休息。”对她的呆愣,陆龙无法体会到周佳佳说的萌,在他眼里她纯属是在浪费时间。

在他要走时,陆朔飞快抱住他脖子,迅速在他刻薄的唇上亲了下。

很轻很快,就像蜻蜓点水,唯恐被他扔出去或是沉溺。

“安晚,爸爸。”亲完的陆朔不敢看他,躲闪的讲完便跳下椅子,途中还因为太慌乱而把椅子带倒。

陆龙错愕了一下,在椅子发出巨大响声才反应过来,看向已经钻进被里的陆朔。

“陆朔,出来。”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陆龙坐床边要跟她谈话。

脸又红了不少的陆朔,许久才磨蹭的拉下被子,只露出双灵动的眼睛。

看她这模样,陆龙缓下语气。“晚安吻是亲脸颊,像刚才那样是不可以对爸爸做的,明白吗?”

“为什么?”

“唇不是一般人能亲的地方。”

“你是我爸爸。”

“嗯……简单讲,这是跟爱人才能做的事。”

“爸爸,我爱你。”

陆龙:……

“爸爸,我觉得你挺好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管什么事都值得我去学习,没有任何事情是我讨厌或不喜欢的。”陆朔很认真回忆:“而且即使看上去很冷漠,对什么事都不置一顾的嘴唇,都有让人着迷的温度。”

陆龙深沉望着她会儿,最后压了压被角。“睡吧。”

该明白时自然会明白,就像不满反复被训练的士兵,只有等他们上了战场才会明白其中的意义。

压着剧烈的心跳,陆朔僵硬着背感到他躺在后边,心里经过一番挣扎后,决定当什么也没发生,翻过边蹭进他怀里。

自己又没做错什么,爸爸不会拒绝我的,如果他拒绝就证明心里有鬼。

这么想的陆朔各种纠结,既希望他抱住自己,又希望他推开自己。

但结果可想而知不是吗?

平躺的陆龙摸着胸口毛茸茸的脑袋,想到下午徐松说的话,原本静望天花板的黑眸变得税利起来。

一切就按长官的希望来吧,如果这是她要背负的命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