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爸爸去哪儿(三)(二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爸爸去哪儿(三)(二更)

陆龙不跟他客气,带着身后两个尾巴直接去他们的训练场。

说句实在话,他们也就打个照面,挑完人一个在帝都,一个在昆明,谁碍着谁了?

前往训练场的时候,途中有好几波士兵整齐跑过,他们朝陆龙跟白小冰敬了礼,便继续往前跑。

看他们一身军绿的迷彩,盖在车上的迷彩布,铺在桌上的迷彩布……还有帐篷,陆朔好奇的问:“他们是不是恨不得把杯子都印迷彩的?”

白小冰看她,然后点头。“他们已经这么干了。”

陆朔:……

训练场只是常规的训练,陆龙仅朝训练官打个招呼,便往他们的高地走。

不过陆龙看一圈下来,似乎并没有特别喜欢的。

“爸爸,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陆朔蹲在土丘上,看下面正在练枪法的菜鸟们,发表个人意见。

陆龙坐她旁边,眺望远处不知想什么。

白小冰伸了伸懒腰。“都挺好的,但我们只要更好的。”

“走吧。”陆龙起身,已是对这里失去了兴趣。

三人又原路反回。陆朔感觉自己跟白小冰是陪皇上来随妃的,皇上他老人家一个没看上,于是又打道回俯。

“13号!你视力需要矫正吗?!二十发子弹,你居然能一颗不中靶!”

路过训练场时,老远就听到教官冲新兵怒吼,而且听教官的语气,他已到抓狂边沿了。

陆朔好奇偏过头看,当撞到前面的人,抬头看停下来的陆龙。

陆龙望趴地上的士兵,目光闪烁了一下,在他站起来说对不起时,又继续走。

“白少校,刚才那个人我要了。”

“是!”

陆朔不明白。“爸爸,那个人明明枪法很烂,这里有很多比他好的。”

陆龙脚步没停,冷峻的问。“知道莫默是担任什么角色吗?”

“第一狙击手。”

“没进入血刺之前,他是捡弹壳的。”

白小冰接道:“连枪都没摸过。”

陆朔恍然大悟。“我记得莫默说过,只要执着的去做一件事,不管什么样的难度,都会做得到。”“爸爸,你的意思是,他会成为一名像莫默那样的狙击手?”

“不是。”

“?”

陆龙扫了她眼,既而目不斜视望前方,没再回答她的问题。

对这样的事情,陆朔屡见不鲜,反正爸爸就是喜欢把人吊半空中,从不让人踏实。

“爸爸,我们今天去玩好不好?都没出去玩过。”反程的时候,陆朔看外面的繁华街道,忍不住蠢蠢欲动。以往她都是在学校和基地来回,以至于那次独自离开学校就差点把自己弄丢。

陆龙收起手机,看向窗外冷酷的讲:“不行。”说完看向白小冰。“订明天一早去重庆的机票。”

“是!”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休息没一天又清早飞去重庆,苦哈哈的陆朔觉得一点都不好玩,还不如在基地陪小呆,反正又不是没离开过爸爸。

各种怨念,各种焦躁,各种……

化各种为睡眠,于是下了飞机的陆朔,使出杀手锏:装弱!

“爸爸,我想睡觉。”

“你可以在房间休息。”拿出行李箱折叠整齐的军装,陆龙看都没看她便进浴室。

听到关门声,陆朔翻身起来,眼睛直瞅着浴室的玻璃门。

这酒店好像有点不对劲啊?玻璃门好透!捂着鼻子,陆朔看仿佛到处都冒着粉色泡泡的房间,心想是不是搞错房间了。

“怎么了?”出来的陆龙看她红着脸,真以为是生病了,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陆朔唰一下脸更红了。

“没、没事,爸爸。”

“不舒服就睡一觉,爸爸跟你白叔叔很快就回来。”

不在也中枪的白小冰:……

他怎么成叔叔了?

“真没事,爸爸我们走吧。”她爸爸包治百病,被他一刺激陆朔浑身一激灵,什么怨念都通通一扫光。

陆龙挑着眉儿瞧她,在她笑得脸快僵掉时才转身往外走。“换衣服再出来。”

“是!爸爸。”

血刺指挥官陆龙,挑选适合的人参加血刺训练的主干线是昆明、重庆、西安,最后是太原,太原之后便直接回帝都。

重庆是国家中心城市之一,五大行政区的将军有一个就是这出生的,并且这里还是五大行政区直辖市之一,因此这里的士兵都很好,都很好就都不要,这是陆龙一惯的做风。

时间紧张的陆龙他们,当天下午便飞西安古城。

这下陆朔是真撑不住了,不管爸爸再怎么刺激,她扑床上就睡。

没有这么折腾人的。

看到躺床上就睡着的陆朔,陆龙看向同样精神欠缺的白小冰。“白少校,明天早上去军区。”

“是!”

明天早上,这意味着他们有一个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来休息。

靠坐床边的陆龙,看了眼床上的陆朔,眉头轻皱。最后决定什么,把不住往自己这边靠的人抱怀里,便也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感到暖和和的陆朔,舒服的蹭了蹭,找着个最好的姿势进入深度睡眠。

深度睡眠两个小时,顶八个小时的普通睡眠质量,弊端就是必须在绝对安全的条件下进行,否则旁边轰大炮都不会醒。

算计好时间,睡了三个小时的陆朔睁开眼睛,入帘便是爸爸雕刻般的俊脸,绝对养眼,每天看一看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无一点睡意的陆朔,静静望着他脸,一动不动像又在发呆。

柳如风讲过,吻唇如果不讨厌,就是爱吗?

但是不用亲自己也爱的。想到被柳如风那么漂亮的人亲都反感的陆朔,眉头皱得老高。

柳如风虽然漂亮,但也很有阴刚之气,不像奶油小生,而且他非常传奇!在十几岁时就能写出母体机械,强到无法无天。也是个全优无缺点的人,自己怎么就讨厌了呢?

陆朔想不通,企图在维思殿堂找到答案。

可能是维思殿堂还没有装入这类书籍,找了许久没找到答案的陆朔放弃,睁开眼睛又呆望着爸爸。

管它的呢,再亲一下不就知道了?

陆朔扬眉,看熟睡的陆龙,笑得露出两排小白牙。

想到就做的人儿,收敛起笑凑近他削薄的唇。

距离三厘米。

距离一厘米。

距离零点五毫米。

距离……零距离。

贴上温热的唇,陆朔感觉心脏快要跳出来,脸克制不住烧起来,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感觉唇有点干的陆朔,伸出舌头润了润自己唇,描绘间舌头蹭着陆龙的双唇滑进去。

湿润、温暖、甜蜜?很多陆朔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想要更深入,好探究爸爸更多的秘密。

不过陆朔只浅偿了下,然后无声无息撤退。

她感到爸爸快醒了,自己得赶快撤离案发现场。

想要有不在场证明,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睡!

时常处于危险之中,本能防备的陆龙在自己被人盯住时就醒了,没有睁开眼是因为懒得管她,但当她柔软的唇贴上来那刻,他有瞬间的窒息,尤其是在她小心翼翼伸出柔嫩舌头的时候。

太过惊愕,导致他无法做出反应。

也许是超负荷的训练让自己无暇去想这些事情,才忽略女儿的成长以及教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