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变态教官的变态训练(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九章 变态教官的变态训练(二)

把别人千里迢迢从各个军区找来,进入血刺大门一个小时不到,连眉都不皱下又让别人滚回去,这事情就血刺指挥官能做得这么平静从容。

心有不服或有不甘心的菜鸟们,愤愤瞧了眼陆龙,最后还是收拾收拾的像个人样,军帽一带便走人。

只是他们坑爹的得把车堆出坑才能走。

操场一下少了大半人,陆朔看到认识的几个都在,松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冷清。

陆龙他们则全无感觉,仿佛那些人从来没有到过这里。

“立正!”白小冰看了眼陆龙,朝躺躺坐坐的菜鸟们大吼。

训练有素的菜鸟们立即起来站好,个个瞥气列好队。

冷冽的黑眸扫了他们眼,陆龙站出一步,沉默了下才朗声道:“欢迎你们参加血刺的特训,欢迎你们来到地狱。”

呃……本来就被他看得遍体生寒的菜鸟们,听到这话心里再次沉了沉。

“你们将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训练,在这里你们没有姓名,没有军衔,有的只是服从、服从!第一周是适应周,一周后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是留下还是回去,一周之后除训废或淘汰出局者,将没有弃权机会。”

低沉醇厚,听着非常正义之声,在菜鸟们耳里,如同鬼魅,有些人甚至暗自吞口水。

听说上一次血刺特训,就有个训废的,而且一百多个人里,最终只留了一个?这个教官到底是有多严厉?!

还听说,这个军团创造了特种兵部队中零死亡的记录,这些人都是不死之躯吗?好吧,他们只是怀疑!没有希望他们有事的意思!

陆龙说完,刺头们逐一将菜鸟们衣领上的军衔撕下,派发代号。

高大粗壮的男人,拿到编号微皱了下眉,便朝陆龙大喊:“报告!”

“讲。”

“我要求换编号!”男人举起十三号号码,很诚实的讲:“我一点不牛逼。”就是因为这编号,让战友们每天饭后都有乐子找。他知道自己成绩不突出,连一枪都没打中过靶子,所以他真的不想再要十三号了!

“你不要牛逼是吧?给我给我吧,我给你换。”站第一排非常帅气的男孩,伸手一捞就夺过他手里的号码,然后又把自己的给他。

拿到新号码的魏勇,看也没看就按自己胸前。

而拿到十三号的帅气男孩袁帅,笑得更加灿烂,比阳光还耀眼。

陆朔看他们两个换得开心,也有些好奇自己的编号是多少。

白小冰与一群刺头们,都沉默看着他们,在等待新的一(车仑)暴风雪袭击他们,然后他们坐岸观雪。

“很好玩?”陆龙走到叫袁帅的士兵面前,离他不过几厘米近,危险低冷的问。“是不是很好玩?”

袁帅闪眼的笑容僵在嘴边,放在胸前的手,不知是不是该把编号贴衣服上。

陆龙仰起一些头,低睨视他。“我在问你话,士兵。”

“报告,不好玩!”

“不好玩为什么要换?”

满头大汗的袁帅,用余光看了眼魏勇,优柔寡断的讲。“因为帮助战友!”

“哦,帮助战友,就跟他换编号?”陆龙恍然大悟的点头,心平气静的讲:“我看你们这衣服,换着穿也挺好看的,换吧。”

袁帅:……

魏勇:……

“换!”陆龙蓦然压低声音,冷沉低吼。

袁帅手一抖,下意识想把魏勇的编号再换过来。

“士兵!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帮助战友!这就是你帮助战友的方式!”

陆式咆哮法,袁帅被他吼得、压迫得想往后退,可几年的军人生涯,让他挺直腰承受长官的愤怒。

“还有你列兵!”陆龙抢过袁帅手里的编号就推开他,揪住后面魏勇衣领,力道大得能把他衣服都抓烂。“十三号怎么了!你佛教宗教?什么教都扯不上十三号!自己没用就怪自己!”

残酷不留余地吼完,陆龙把编号狠狠咂他脸上,铁青脸大叫。“白少校,十三号跟二号各扣十分,午餐免了,下午准备去M国!”

“是!”

陆朔还是第一次见爸爸发这么大火,而且发完火的他似什么也没发生,镇定平静的吩咐完一切,就走向自己。

莫默的托盘里还有最后一个编号。

陆龙注视编号会儿,才拿起它给陆朔。“一号列兵,归队。”

看到编号的陆朔,眼睛唰一亮,立马接过按胸前,就挺直腰杆稚气未脱的嘶吼:“是!”然后就屁颠屁颠跑向袁帅,站他旁边止不住乐。

被罚的袁帅笑不出来,瞧着小小个的娃,幽怨的想这里怎么还有童子军?

血刺这一季的参训人员总共一百九八,比往年的任何一季都要多,这可能是上面想要增加血刺人员数量的一个因素。但总教官没能如上面的愿,一个早上就淘汰了大半,现在只剩下八十多个。

而陆龙所说的飞M国,便是所有参训人员都去,而且是组团去。

这让来练狱的菜鸟们摸不着头脑。

“这次出国,不准问为什么,不准随意与人发生冲突,不准与家人通迅,更不准携带任何武器!”“你们听明白了吗?”

午时一刻,白小冰站在烈日下,单方面的下达强制要求。

“报告!”

“讲!”

一名士兵举起手里的蓝色衣服大问。“长官,请问这些是要做什么?!”

站在第一排第一位的陆朔,双手捧着刚派发的衣服,盯着折叠露在最上面的几个刺绣字:广大挖矿集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