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菜鸟计划之亲我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四章 菜鸟计划之亲我下

训练莫约十几天后,他们的副教官很兴奋的让他们集合,说着他觉得开心的事。

“今天科目,八千米跳伞训练,你们的落地方法及方式、时间,都将记入考核中。”白小兵面向一干菜鸟,面带微笑,像只不善的老狐狸。

特别是陆朔,被他一瞧,莫名的混身一凉。

看她像只受惊的小猫,白小冰好笑之余又有些担忧。长官还真是无所不用及其。“莫默,带他们上机。”

“是!”

几十只留到现在的菜鸟,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个个直塞奥特曼的,小小的跳伞对于他们来讲,拼的只是降落方势跟技巧。

而经过被爸爸两次扔出飞机事件的陆朔,对此也表现的相当淡定。

反正落到一半打开降落伞就行了。只是有时想像总比现实要好太多。

当霸气的黑色武直起飞后没多久,目测离地面150米时,老鸟“咣”的一声打开舱门,风“呼”的从机舱门灌进来。坐门口的陆朔,被风刮得有瞬间无法呼吸,用手挡住鼻子跟脸,才慢慢适应过来。

当武直越飞越高,离地面越来越远,没有舱门的陆朔感觉头皮发麻,脸色也越来越惨白,感觉自己就要掉下去,多希望军用武直也像民机那样以生命为重,配有安全带什么的。

没多久,陆朔手紧抓舱门边的扶手,俯视脚下山河,即使已经坐过几次飞机,可她从没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觉得,祖国大地是这么的可爱,对它是那么的不舍。

渐渐的视线受到障碍,秀丽的风景忽隐忽现,想自己不久就要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陆朔顿时头发往上竖,觉得亲爱的大地变成了坟墓、地狱。

“我们要在这里跳吗?”坐在陆朔旁边的小亚,反头看窗外惊讶的问。

梁柯听到他的话,也反头看外面。“应该是吧,为了安全?”

袁帅点头。“有可能。”说着瞧了眼鼻尖冒汗的陆朔。“1号似乎还不会游泳?”

紧张的陆朔转过头,瞧着他搓了搓腿,没底气的讲:“就快了。”

“确实快了。”袁帅朝她阳光灿烂一笑。虽然陆朔一点也不觉得他笑得灿烂。

萧郝复杂担忧的瞧了眼陆朔,轻轻皱起眉来。高空坠落带来的失重感,对于第一次跳伞的人来讲,并不怎么好受,如果落地位置是水里……她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自己克服游上岸,第二个是直接沉下去,连挣扎都不会有。

机舱再次恢复平静,除了旋桨叶的哗哗风声,整舱的人都在心里演算等下跳伞的过程,及什么时候最适宜脱离降落伞。

就在陆朔慢长的等待下,进入云层的武直掉了个头,如大家所想那般,飞到了湖中央。

莫默收到频道里的指令,站起身喊了声。“准备!”

菜鸟们迅速按规定动作,推凳、转身、推带、抱伞,分二排面向机舱口。(专业知识皆来自百度及相关兵哥哥口中“套”出来的。)

作死的站第一排第一个的陆朔,瞧低下层云,恐惧充斥全身,感觉吸进去的气都瞥在肺里,导致上半身很热,下半身很凉,反反复复折磨她的神经。

看时间的莫默,在收到耳麦的命令时,喊了声:“跳!”

他话一落音,陆朔旁边的队友便跳下去,像扔出去的石子一样,很快就看不到他身影。

陆朔呼吸困难,腿步往后退。

在第二排的人哗哗像青蛙似的扑通落下,莫默吼了句,在她还是没跳时,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滑出机仓的陆朔,被风吹得空中凌乱,惶恐不安虚弱的数着时间,在数到005时,“砰”的打开主伞。伞打开的瞬间,提着下坠的人上飘了下,才接着降落。

陆朔战战兢兢睁开眼睛,死后复生的时候,疯狂般大叫:“丫的,这哪里只有八千米!”

现在降落伞上都配有导航仪,为的是方便跳伞人员能在第一时间分辨方向,二个是测量距离地面英尺,方便特殊作战因不暴露目标而精确选择最迟、距离地面最低时,能够安全成功的打开伞。

现在陆朔的仪器上显示的是一万一千英尺,合算武直离地面距离,至少得一万五千英尺。血刺的兵果然都很变态!不过……反正她还活着。

确定伞打开,自己不会摔死后,陆朔心里平静了不少,甚至慢慢的适应这种失重感,晃悠晃悠的眺望远处,想看队友他们怎么样了。

蓝蓝的天空、白云下,飘着二十几个蘑菇。往下看,大地、生物,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果然是重生之后,看东西的角度都不一样。

空中风速每秒10米吹着,当离地面越来越近时,降落的速度也跟着变快。很快清晰的看到湖里队友扑通扑通,把伞卷一起就游着漂亮帅气的泳姿返回岸上。看风景的陆朔看到湖水,这才又开始紧张起来。

下面同样的湖光山色,她没有一点要亲近的意思,拉住伞带想调整降落地点。

当陆朔适着改变方向时,耳麦里响起陆龙淡漠的声音。

“你想去哪里。”不带问号的问话。

被陆龙吓到的陆朔拉错带子,推到了痤带,顿时感觉双肩一空,身体不由自主摇晃两下像是马上要掉下去。

冒了身冷汗的陆朔赶紧松手,紧紧抓住头顶的伞带。“我不想落到水里。”

“你现在高度想要大动作调整位置,根本没可能。”

“我知道,可我想试试。”

“结果呢。”

放弃的陆朔无力摇头。“不好。”

“注意风向,距离地面二十米高度脱伞,然后自己游上岸。”看着监控屏里的女孩,陆龙一步步教她该怎么做。

原本绝望、飘着等死的陆朔,听到爸爸的声音心里平静许多。认真聆听,看越来越近的湖面,想着试一试吧,成功就是好事,不成功莫默他们也会把自己捞上去,没差。

距离高度500百米,300米。

陆龙快速讲道:“准备降落,两腿并拢,准备脱伞。”

快掉水里去的陆朔,慌张的解开扣环,夹紧双腿像鱼一般滑进水里。

正确的入水姿势,只在湖面炸开小范围的水花。

对于第一次跳伞的人来讲,能跳出这样的成绩是非常不错的了。

控制室里的刺头们,看到这幕都暗自松口气。同样的还有陆龙。

陆龙看了眼所有的监控屏,要摘下耳麦时突然目光定在一个屏幕上。

白小冰仔细一看,唰的变了脸色,跟陆龙迅速走出的同时紧急下令,让离那处水域最近的部下去救人。

成功落进水里,一鼓作气冲出水面的陆朔,本以为能像跳水运动员那样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钻出水面,向大家胜利的招手。

可她冲得太急切,又没有转变方向,她这一冲,直接冲进飘浮水面的降落伞里。

瞥气、挣扎、黑暗,当水灌进嘴里时,溺水的人乱了手脚,不住踢腿踩水,强迫镇定的寻找法方,当她抓住伞沿要掀开时,突然感觉腿下一沉,像有什么拉住她。

她的个人力量,在这若大的湖面没有造成大的动荡,只是湖里翻滚的水面搅动伞绳,把她乱蹬的双腿缠住。

感觉肺都要炸的陆朔,比前两次的溺水更要恐惧万分。她无法跃出水面,爸爸不在身边,她唯一能做的是靠自己,拖延时间,等莫默他们发现自己。

已经上岸的袁帅、梁柯等人,眺望平静的湖面讨论。

“1号去哪了?”袁帅抹了把脸上的水珠,问早自己一步上来的梁柯。

梁柯摇头:“没看到。”

“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

“看着她跳下去……”

萧郝注视湖面,听自己的心跳一下比一下剧烈,仿佛下一刻就会跳出胸口。

没半分钟,菜鸟们开始骚动,老鸟也不出声制止。

投放菜鸟的武直朝西南水位飞去,周边的老鸟也迅速往那个方向跑。

察觉发生什么事,以及可能发生的事,袁帅、梁柯等人脸色猛变,唰的往那个方向跑。

那个水位离他们这里有些距离,绕路跑过去最快速度也要八分钟。

萧郝目测水面距离,不顾朝天开枪的老鸟,一头扎进水里。

如果说前一刻要跳出来的心跳,现在它平静的如死掉、沉寂。从冰冷的白房子进入陌生繁华的世界,他没有过一点畏惧,现在他突然害怕起来,感觉夏日的湖水如此冰凉、可怕。

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朋友吗?唯一的朋友!

摆动双腿,萧郝在翻腾的水花下似箭般游进降落伞下方。

被绳索缠住腿的陆朔,头朝下漂浮水中,双目紧闭,早已昏迷过去。

萧郝拔出军刀割断绳子,抱住她钻出水面往岸上游。

“萧郝,抓住绳子。”

比最快时间还要早到的梁柯,把绳子丢向湖中的萧郝,赶到的袁帅、魏勇、小亚,把他们拉近些就全部下水救人,帮他把陆朔一起拖上岸。

几个人踩着水花,合力把人搬到阴凉处,展开急救措施。

“长官,你这招真是屡试不爽,就是陆小姐太遭罪了。”树后面的白小冰唏嘘不已。

陆龙斜了他眼。“是双嬴。”说罢走向他们。

不明白他怎么要现身的白小冰,在看到有人要帮陆朔做人工呼吸时,恍然大悟。陆家千金的初吻怎么能让这帮混小子夺去呢?!

见按压腹部没有反应,梁柯、袁帅等人忙去脱她衣服。

萧郝掰开她嘴,正低头快贴上她唇时,衣领蓦然被抓住,被强制拉开。

急迫救人的萧郝,凶狠挥拳看清是谁后,拳头停在半空。

陆龙轻轻扫了眼他的拳头,蹲身用两指试探陆朔颈部动脉,紧接解开束缚她身上的湿衣做心肺复苏。

双目紧闭,腰部垫着衣服的陆朔,没有一点苏醒迹象。

站在旁边的几个菜鸟紧盯她,焦急的期望她能睁开眼睛。其实有时候,她还是挺可爱的。

白小冰瞧了瞧陆朔,又看紧崩脸的陆龙。长官这是紧张吗?噢,战友、上下属关系之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紧张。

做完复苏的陆龙,捏住她鼻子和下颌,伏下头给她做人工呼吸。

当碰到她冰冷的唇时,陆龙想起前不久的对话,不禁想要是那次帮她做了,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贴合柔软的唇,做一次口对口人工呼吸,就按压心房一次。如此循环几次后,昏迷的人抽搐咳嗽起来。

陆龙帮她侧过身,让她把肚里的水都咳出来。

看到她醒来,萧郝紧握的拳头松了松,袁帅他们挥了把汗。

等她停止咳嗽,陆龙拧起奄奄一息的人儿,准备走。

旁边一直看他的魏勇,突然叫住他。“总教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陆龙停步转向他,冷漠据傲的挑颌。“士兵,你是这么跟长官说话的吗。”

魏勇被他冷冽的气息冻得一愣,随既不怕死的吼:“报告!”

“讲。”

“长官你明知1号第一次跳伞,又不会游泳,为什么还坚持这么训练!”

陆龙面无表情的看他,紧抿的唇没有要张开的意思。

心里慌得很的魏勇继续问道。“你有多少把握1号会成功?!”

他问的这些话,都是梁柯、袁帅他们想知道的,可他们是新兵,甚至还不是正式的新兵,所以都没敢问。现在魏勇问这话,他们佩服想知道的同时,又默默为他祈祷,希望总教官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在意他。

沉默会儿的陆龙,在他目光如炬的视线下,平静的讲:“一半。”

他可以说百分之五十,可以说一半一半,或是相信他的女儿能做到,可他就讲了两字,一半?

光这两字,就能很清晰的分析出,此人够冷酷、不好相处、冷漠无情,但他做每一件事都会势在必得,聪明的人都会自动闭嘴。

可魏勇就是不聪明啊!

“一半!居然只有一半把握就让你女儿参加这么危险的训练!”敬语什么的被气得飞掉,魏勇心里瞥着股怒火,觉得他太自我、乱搞,这么小就当爸爸,根本是轻浮的对道德的背叛,对生命的不尊重,才会对他女儿如此漠视与不在乎!

青年嘛,总有点打鸡血的时候,现在的魏勇就是。

陆龙挑了挑眉,无视怒火中烧的士兵,淡漠看向白小冰。“掉队的菜鸟各扣十分,十三号对长官不敬,加扣十分。”

白小冰立正大声应道:“是!”

听到这话,魏勇更是气炸了。如果没有萧郝,1号恐怕都救不回来,他们来救人反倒做错了?!

没看一脸憋屈的士兵,陆龙把软趴趴的陆朔扛肩上便走。

倒挂他背上的陆朔又咳嗽起来,嘴边不间断流出水,滴在陆龙衣服上。

“爸爸……”咳得嗓子都疼了的陆朔,虚弱的揪住他衣服,想说自己把他衣服弄脏了。

可在善良单蠢的魏勇眼里,1号是难受不想要他这么扛着,当即要把1号留下,他们自己带回宿舍,都好比让她爸爸虐待。

看到追上来的魏勇,陆朔无力闭眼,不忍直视。别看着她爸爸年青都来欺负他,你们这是自找死路啊,自找死路!

陆龙侧身躲过他的手,眉头都不皱下的望着他。

没得手的魏勇双手握拳,防备具有攻击性的看他。

见到他们两对峙,袁帅、梁柯他们热血澎湃,个个抑制心里的激动,一眨不眨瞧着他们两。而白小冰则抱手臂看戏。反正每次选拔都会上演,他都看麻木了。

“总教官,你不适合带小孩,还是让我们来照看吧。”

陆龙扫了眼白小冰,转身、抬步、走人。

被彻底无视的魏勇,彻底被激怒了,碗大的拳头猛朝他招呼去。

当他的拳头快要打中陆龙后脑勺时,袁帅他们还没看清怎么会事,魏勇人就飞了出去。

在众人的惊愕、眼睛都要瞪出来的当下,陆龙似什么没发生的离开,只淡淡扔下三字:“关禁闭。”

趴在爸爸背上的陆朔,瞧着被爸爸一腿飞出去的魏勇,心里默默的挺感谢他的。她有人关心了,啊,原以为魏勇很讨厌她呢。

“爸爸,是四嬴。”

“不准再这么做。”

陆朔嘿嘿笑。“除非爸爸每天亲我下。”

陆龙:……

魏勇因为自己而关禁闭,陆朔能下床后就跟莫默打听,问到禁闭室在哪里,便光明正大带着吃的去看望。

看禁闭室的老鸟,看到是她来,忙起身挡住。“陆小姐,你不能进去。”

陆朔了解的点头。“我不进去。”“你把窗口打开,我给队友送些吃的。”

老鸟:……

躺床上反醒的魏勇听到声音翻过身,走近铁门。“1号,你回去吧,我没事,饿个几天死不了。”

“那怎么行,你是因为我才关的禁闭,我是来谢谢你的。”陆朔说着看老鸟。“把窗户打开吧,不然我耗这里不走了。”

“好吧,陆小姐你快点。”老鸟无法,把门上的窗口打开,让她把食物送进去。

“小勇,快接呀。”

魏勇望着面前的食物,嗅到面包的香甜,可还是犹豫的摇头。“1号,教官关了我禁闭,我就要遵守禁闭期间的规定。”

“你怎么那么死板啊,我爸爸他不会知道的。”

“万一知道不好,你还是快回去吧。”

站在老鸟桌上,举得手臂疼的陆朔收回手,坐桌上开解他。“你是不是怕我被爸爸骂?”

只有张椅子的老鸟,听到她的话,斜视她下,又淡定的看前面。

见他不说话,陆朔接着讲,替陆龙说话。“我爸爸就是看着冷了些,其实不凶的,他从不打我。”只把她扔出门外。“今天这事儿,是你们不了解血刺,你们不信任他们,才会这么生气。”

信任吗?即使在面对一半死亡一半生存的选择下,还是要选择信任?

“这么跟你讲吧,如果他们说只有百分之一的把握,对于你们来讲,便是百分之五十。反正他们很牛逼,但做事很低调。”

“1号,你为什么这么信任他们?”魏勇突然问,不理解她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陆朔又爬起来面向窗口。“因为他们是零死亡的部队呀,你们只想着进来,感叹他们的传奇,可却从来没有信任他们。吃的我放守门的兵哥这里了,你饿了就问他要吧。”

看她走远的兵哥:……

魏勇听到她的话后深深反思。你们只想着进来,感叹他们的传奇,却从来没有信任他们……

好像却实是这样。不管是超负荷的训练,还是几天睡不到几小时,他们总是以一个兵的想法,服从命令,等什么时候负荷不了晕倒便是,却从来没有信任过他们,认为这样的训练方式是可行的。

关禁闭这三天,魏勇想了许多,并坚决不吃陆朔送来的任何东西,直到最后放出去由老鸟“拖”回宿舍。

围床上打牌的几个,看到面黄肌瘦的魏勇吓了跳,忙把他抬上床。

“小勇,你这是何必呢,有特权不用对不起特权二字。”看他模样,陆朔心疼语重心长的讲。

袁帅给魏勇倒了杯水。

梁柯给他扇风时朝陆朔讲:“小勇这是守原则。”

小亚从床上吊下来。“也可以说是迂腐。”

“不管是原则还是迂腐,小勇,你现在总可以吃东西了吧?”陆朔从床上的袋里拿出自己的私藏巧克力。

看到她,魏勇扯嘴巴笑了起来。“吃,再不吃我就要饿死了。”

“饿死你活该,猪一样蠢。”

面对陆朔的骂,魏勇还是傻不愣瞪冲她笑,然后急忙剥巧克力塞嘴里。

甜腻的气息包围味觉,让人觉得连心都要变成甜味。

陆朔舔舔唇瓣,幽怨又纠结的看他把自己的私藏全部吃完。

萧郝看了眼像鱼被别人抢走的呆猫,漫不经心的叫了她句。“小呆猫。”

还没反应过来陆朔,感到身后有风,转身抓住飞向自己的东西,定眼一看是个苹果。

今天中午他们的水果就是苹果,他是留给自己的?陆朔看了眼萧郝,转而把苹果给魏勇。“小勇呀,萧郝给你的饭后水果。”

“是郝哥。”萧郝没异样的补充。

魏勇看了眼陆朔手里的苹果,又看向高傲望床顶板的萧郝,笑呵呵的接过。“你是她哥,可不是我哥,这苹果谢了。”

“陆朔小朋友,你很喜欢吃巧克力吗?”袁帅撑下巴,没遗漏她刚才的表情。

陆朔毫不保留的点头。“嗯!”

正吃苹果的魏勇一愣,尴尬涨红脸。“有机会我还你。”

“不过那个本来就是留给你的,补充糖份。”陆朔耸肩,指了指他正在吃的苹果。“这个也一样。郝哥连半条黄瓜都舍不得,怎么可能突然间留个苹果给我?”

听她稚声稚气的讲完,满宿舍的人大笑。萧郝扭头,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看。

笑着笑着,魏勇又叹起气来。

“小勇子怎么了?有什么忧心的事说给哥哥听听,哥哥帮你谋划谋划。”袁帅搭住他肩膀,像花楼老鸨似的讲。

“我得罪了总教官,他会不会为难我啊?”

呃……

这个他们确实没想到。

按理来说,总教官年纪轻轻的,肯定是记仇的,而且他还当着大家的面跟他叫嚣,很难说。

看他们个个面色沉重,陆朔大义凛然的拍着魏勇肩膀,很有担当的讲:“我会帮小勇说话的!”

爸爸当然是爱记仇的,不然不会追那个毒鸩这么多年还不放手。不过他跟一士兵结什么仇呀?臭屁一点讲:你是谁?自恋一点讲:那脚踹得不疼吧?成熟一点讲:是我下手太重了。怎么说也说不到记仇二字上去。

对她的话,袁帅他们抱一半一半的态度,魏勇则只抱一半的一半希望。

不过自此以后,一直对总教官抱有怀疑的魏勇,从那一脚后,服服帖帖的只管训练,并且还是加强训练,不管再怎么坑爹的科目都用一百二十万份的心去拼命完成。

对此,两位教官非常满意,在陆朔伸手臂都勾不到袁帅他们肩上的圆木而郁闷时,进入了第二环节。

前一个月的训练是体能考核。第二个月的是技能考核,也就是选择热兵器和冷兵器的时候了。

当看到满当当的武器库时,有幸存留下来的二十五人,个个眼里藏之不住的激动,视线像粘在上面一样。

每个人都要熟练一种或几冷兵器,这是血刺的规定。

选定兵器后,老鸟们会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教会他们如何使用,一个星期之后便是一次考核,冷冰器使用不合格者会被淘汰。

这里面陆朔还好,她玩了几年的军刺,上手要比较容易些,而最糟糕的是魏勇,他不仅需要学习冷兵器,就连枪都要重新选。

“13号。”

“到!”

“这是总教官为你选的枪,试试看。”白小冰拿起桌上霸气十足的狙击枪给他。

看到枪的魏勇一阵手足无措,最后还是小心翼翼接过。

巴雷特M82A1反器材狙击步枪,是由美国巴雷特公司研发生产的重型SASR特殊用途狙击步枪。口径:50BMG。总长1219毫米。枪管长:508毫米。瞄具:10倍光学瞄准镜。重14公斤,重狙。准确有效射程是:1850米,最大射程:6800米。

巴雷特M82A1重狙,无疑是狙击枪之中的王者,它后期的改装弹药及弹管,可以轻易击穿机械人的铠甲,杀伤力巨大,因此它需要一个能掌握它的主人。并不是谁拿了它就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狙击手,如果狙击手不能与他的枪合二为一,再厉害的枪都只是把枪。

陆朔瞅着魏勇手里的枪,口水流了一地。那枪帅啊,特帅了!

袁帅、梁柯、小亚等人也是看直了眼。血刺这是下血本啊,巴雷特M82A1单价是12050美金呀!

萧郝扬了扬眉,表面还是不屑的样,可却没有移开视线。

可想而知,本来打枪技术烂到家的魏勇,接收这把总教官亲自点名给的重狙,惶恐像在做梦,而且还是白日梦。

“13号,你将由莫上尉亲自教导,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全在于你自己。”这是训练以来,白小冰跟菜鸟们说话最多的一次。

魏勇看向轻松把萧郝扔出去的莫默,两腿一并,梗脖子嘶吼道:“是!”

接下来是挑冷兵器。

魏勇的是组合型警棍刀。

警棍刀完全接上长度93CM,420不锈钢材质。

袁帅不用说,选的跟他人一样帅气漂亮的黑色复合弓。

复合弓是拉美西斯二世发明的,以混合木材构成的细长片制造,全套弓由上滑轮、上弓臂、弓把、弓弦滑套、弓弦减震器、箭台、弦距、把手、主弦、副弦、光学瞄准镜等组成,比传统的弓复杂不止十倍,更另人惊奇的是,它的箭头可装置小型弹药,可用于传说中的打机。

而梁柯的则是军用驽。

军用驽结构也相当的复杂:主要由光学瞄准器、悬刀等部件组合而成,由于它无须在张弦的同时瞄准,近年来许多国家的反恐部队和特种侦察部队,对这种冷兵器情有独钟。

而萧郝和小亚选的,和大多数士兵选的传统冷兵器一样:ASP伸缩战术警棍。

ASP方便携带,收起时仅一个成人手掌长短,这就是莫默他们被恐怖分子抓住后没有把这武器搜走的原因。

别看它体积小,ASP警棍恰好是因为性能出众、设计巧妙、威力强大,而闻名天下。它采用坚韧无比的高品质太空钢材和成金生产,号称零故障的顶级伸缩棍。成人若是用全力进攻,被打中者轻则骨折,重则骨碎。

等他们都挑完,心痒的陆朔瞅了眼白小冰,轻手轻脚像是要去偷般,走近呈放各种冷兵器的桌前。

迅速扫过一排排兵器,陆朔脑里迅速为它们的性能做出分析,最后挑了一把兰博刀。

白小冰什么没说,似没看到她般,望向都挑了自己喜欢兵器的菜鸟们,把他们带回训练场,开始一对一或一对多人的训练。

陆朔还是找到冷焰,而拿到这么先进帅气武器的队友们,个个兴奋像得到玩具的孩子,热情洋溢的听老鸟讲解,爱不释手的练。要知道这些武器在一般的特种部队是没有的,连队更是听都没听说过,单那把巴雷特重狙就能看出来,血刺绝对是个土豪,而且还是个大土豪。

紧张的一个星期,比体能训练要轻松的多,可他们谁也没空玩,甚至比之前更加卖力,特别是魏勇同志,除了在一个食堂吃饭,其它时间都见不到他,通常熄灯了还没回来。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陆朔也不好意思偷懒,最后还搞特殊,找陆龙请教了一翻。虽然她现在还没做到能让陆龙为之骄傲,但面对士兵的“真诚”求问,他还是不吝啬的告知她。

终于,在大家都付出十倍努力后,他们忐忑的等来最终考核。

坐在草地上的陆朔,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瞧魏勇拉风的重狙,看得她都快把口水滴上面了,当然,流口水的不是她一个人。

巴雷特重狙,整把枪的长度1219毫米,如果这么说没什么概念的话,最好的比方是它比陆朔还高!

陆朔眼冒绿光瞅着枪,然后又瞅着魏勇,敬畏的问。“小勇,能不能让我摸一下?”

已习惯这把枪的魏勇摸摸头,不明所以的点头。“只能摸,不能给你。”

尽管这枪用完要还武器室,但它暂时还是属于魏勇的,用句俗话来讲,这就是他的生命,你摸他没事,但他不能把自己给你,不是小气问题。

陆朔猛点头,着迷的摸上它优雅静美的枪管,早把竞技场上正在考核的队友无视了。

“小勇子,我摸摸、摸摸,好东西当然要拿出来分享!”袁帅、梁柯、小亚说着扑上去,把魏勇压地上就“上下其手,”引得周边许多菜鸟老鸟注目。

“咳。”坐旁边的菜鸟张扬,咳嗽了声,小声道:“别这么重口。”

魏勇:……

袁帅:……

梁柯:……

小亚:……

陆朔:……

“2号!”等上一只菜鸟下场,周佳佳看向菜鸟堆里大喊。

袁帅背着他的复合弓上去,朝舒服坐在帐篷里的总教官及副教官敬礼,便迅速拿箭、上弦、瞄准,动作一气呵成。

这些冷兵器,没有热兵那般引人夺目,可要的就是无声无息杀敌,重在有用,不比口味重不重。

当所有菜鸟都上去耍了番大刀,最后出场的是魏勇。

魏勇拿着他的重狙走上去,立即有压倒性改变,似前面那些兵都是小丑,他才是压轴戏。

陆朔瞧了眼旁边记录的莫默,有点替魏勇担心。她不是怀疑莫默的技术,而是毕竟魏勇有那样的前科,很难让人相信他能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练到神枪手的水平。

趴地上的魏勇看着瞄准镜里的目标,按照莫上尉说的技巧,心无杂念,眼里只有目标、目标。

他的这个测试是,射中一千二百米外的砖头上的红圈,才能算合格。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他将可能再也摸不到这巴雷特,被淘汰掉。

在久久的等待中,都替他捏把汗的菜鸟们,终于听到了巴雷特的声音。

巨大威力的弹头完全击碎砖头,可观察手和莫默及两位教官都知道,子弹偏了,虽然这把枪的力量只要击中目标,便是致命伤害。

莫默停顿了一下,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魏勇,继而在他的名字下画了个叉。

这种烈性的枪想要征服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血刺没有这么多时间来培养他,也不敢把他带上战场。

沉默,还是沉默。

两位教官及几位老鸟,离开了竞技场。

魏勇回到舍友身边,拉着头什么没说。

一向话多的袁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几人拍了拍他肩膀便等待他们的最终审判。

能够感应到爸爸及默默、小白的明显失望,陆朔皱了皱眉,看着垂头丧气的魏勇,同样沉默没说什么。从一个理性的角度来讲,魏勇才接触这枪一星期,之前枪法就极烂,能这么快达到这样的水平,已经算是突飞猛进。但血刺要的不是理性,他们要的只是结果。

一个多月,爸爸他们在魏勇身上花的心血足够多,对他的期望是希望能一鸣惊人,可他并没有做到。他们是很看好他,但如果不和格,就会坚决淘汰掉。

每个人都在等待最后的裁判,血刺的特训没有人限,他们可能都被淘汰,也可能像上次一样,只留下一个,因此大家都没过多的心情去安慰别人,只能期望自己的名字后面会是个勾。

太阳一下从上午变成中午,在烈日下的菜鸟没有一个注意到这个变化。

内定怎么也不会淘汰的陆朔知道,这种等待是煎熬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经历过这么多,努力了这么久,在见识过死亡与超前武器后,他们谁都想留到最后。

哎,真是希望爸爸能够宽容一些,可又希望他严厉一些。

终于!

长长的静默与等待中,明明才过去两小时,可却像一个世纪那么久,在他们神经要崩成鱼丝线时,副教官与莫默他们出来了。

莫默回到周佳佳他们身边,没什么情绪变化,似什么也不会发生。

白小冰打开文件夹,扫了眼结果,看向下面的菜鸟,嘶吼:“集合!”

“下面请念到名字的士兵站出来。”

鲜少的用到士兵两字,第一次念他们的名字,这种待遇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目光如炬望着白小冰的菜鸟,被晒得满头大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要听到自己的名字,即使它被遗忘,都不希望这个时候听到。

,支持正版的孩子非常少,是香瓜的原因么?>_<

真的非常受打击,香瓜今晚要颓废!颓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