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白色计划之对我负责/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五章 白色计划之对我负责

“吴志辉!”

“崔颢!”

“武万成……”

白小冰每念一个名字,就有一个士兵出列,跨出的这一步如跨一个世界,身后的一切都将与他们无关,不管是热血的、激情的,甚至是死亡。

出列的士兵腰杆笔直,如不远处的小白扬。

萧郝、袁帅、梁柯、魏刚、小亚等人,双手紧贴两腿握成拳,目视前方的眼睛未眨过一下,即使它干涩到酸疼。

“张百!”

“段骠!”

白小冰的声音还在继续,不断有士兵出列。

越到后面,众人的心越紧崩,拳头被汗浸得都能滴出水来。

“智亚军!”

念完这些名字,白小冰合上文件夹,尊重而严肃的看着他们,沉了沉才道:“你们被淘汰了。”

即使知道结果,可听到这话的士兵泪水在眼里打转,明明想大哭一场,可他们却挺拔站着,大睁眼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顿了顿,白小冰安慰的讲:“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你们不适合血刺,总教官会为你们每人写封推荐信,你们离开后一样能够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发挥所长。”

白小冰简短把该讲的都讲完,就匆匆离开。

莫默走到中间,让他们解散。

当听到解散二字,所有菜鸟们抱头嗷叫,这种嗷叫不是幸存下来的,而是离开的。

梁柯、袁帅等人狠狠抱住他们,无声安慰。

看他们抱做一团,陆朔想,或许这就是他们男人之间的友谊吧,明明总共说话没超过十句,当要离开时,却伤心难过的要死。

如果是莫默他们呢?陆朔望向看着他们的莫默,看到站在他不远处的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开始明白他们的信任是从何而来。

悲壮的送走战友,看绿卡摇摇晃晃变得越来越小,在看不见它时,敬礼目送他们的菜鸟突然“哇”的一声欢呼起来!像突然暴发的狂犬病似的,碰到人就用力抱上去,又亲又搂的,口味很重!

“我留下来了,我留下来了!小帅我留下来了!”魏勇重复留下来几字,拉住袁帅衣领激动的喷了他一脸口水。

袁帅抹了把脸,在他脑门上亲了口,接着哈哈大笑。“我也是我也是啊!哈哈……”

陆朔:……

远处的阳台上,两位教官送走离开的士兵,又看了眼发疯士兵,便转身走进指挥室。

白小冰跟在后面,意外的讲:“长官,我没想到你会留下13号。”

陆龙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墙壁上贴了几层的表格。“血刺需要名重武器机枪手。”

如今的机械正在不断壮大,虽然没有明着使用,但出任务时不免经常碰到,血刺确实需要这方面的成员。

白小冰有些担心,他们直接面对机械人的机率非常小,他这么做……

陆龙转身对视他,冷然讲:“白副教官,最终结果还未确定,他能不能留在血刺,看最后考核成绩。”

“是!”

“去告诉他们好消息,可以顺便把坏消息也告诉他们。”

看到长官残忍冷酷的笑,白小冰心里一凛,身体崩得挺直,更大声的应道。“是!”

血刺指挥官从来都是无敌变态的,怎么可能在考核没结束之前内定人选?!

白小冰看了眼欢乐的菜鸟们,在看到莫默寻问的视线时,点了点头。

“哔哔”“集合!”

哨声,集合,这似乎就是召唤小鸟回巢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的菜鸟们,立即恢复正常,脚步轻快又不乱章法的迅速集合,速度堪称一绝。

“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还能看到你们,在这期间你们经历过了超负荷的体能训练,速学了冷兵器使用,”白小冰跨步背手而立,看着他们中气十足的讲道:“但你们想要成为血刺的成员还远远不够!三天后你们将会进行实战性的野外生存训练,那是最后一项考核,将更严酷、严格、严苛的训练,拥有死亡名单!”

白小冰说的声情并茂,下面的菜鸟非常不配合,没有表现出害怕或紧张,个个压抑着兴奋,眼里升腾着熠熠光辉。

“这是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总教官说要放你们假,我们会变得相当无聊。”

陆朔:……

当天晚上是庆功宴,算是庆祝他们半只脚已经踏进血刺了吧。

除了丰盛的饭菜,意外的有啤酒。这如同当几年的和尚突然看到女人和肉一样,菜鸟们眼里个个闪着绿光。

哦,当然,陆朔除外。是陆朔除外,不是未成年。

喝可乐的陆朔,幽怨瞅着又发疯的队友们。

她是有跟他们一起训练,但心境不一样,她能感受他们来自心底的愉悦、快乐,可她只有替他们高兴,自己不能体会到。

他们这一顿吃得特别豪放,拼酒的拼酒,脱衣服的脱衣服,就连高傲坐一边的萧郝都被他们拉进战场。

瞧着很黄很暴力的画面,陆朔默默的遁了。她得去问爸爸要些吃的。

寝室里没有找到人,陆朔问了站岗的兵哥,跑指挥室里去。

凌乱的指挥室,一点不像个军事用地,倒更像某资深教授的办公室。

“爸爸?”陆朔走进灯光光线不怎么充足的指挥室,找了圈才在书架后面的书桌上找到人。

正在写东西的陆龙看到她,放下笔。“有事?”

陆朔转了下眼珠,看到散落地上的地图、翻乱的地理书、以及传真机里的最新文件。“爸爸,我要吃糖。”蹭过去,无害的说着眼睛不住往他身前的桌上瞟。

白色计划?看到纸上最大的几个字,陆朔迅速分析。地图是选定位置,地理书是分析地域,那么传真机里的资料,应该是情报局传来关于某地域的最新信息,爸爸这是在为野战训练做战略课?

陆龙看她滴遛转的眼珠,招手不避讳叫她过来。“陆朔,如果你想装无辜,最好得是打滚撒泼,或许这样你能引开别人的注意力。”

“爸爸~我要吃糖。”陆朔唰扑他身上,抱住他脖子蹭,声音不仅嗲还很悠长。

陆龙抖了下,把她拉开。“站好。”

“你自己说的……”幽怨看他。

“上次不是给了你一袋?”怎么吃这么多糖都不见长胖。

“给小勇了。”陆朔很诚实的回答。“我都八天没吃了,爸爸你再给我点吧。”

“记得挺清楚的。”陆龙按住她脑袋瓜往外走。

被推着回他寝室的陆朔,很严肃的点头。“必须的。”

在陆龙那里拿到一袋新的巧克力,陆朔迈着轻快步子回宿舍时,被里面的场面惊吓到了,反应过来迅速朝要走的莫默大喊。“你不能这么对他们!”

莫默瞧了她一眼,离开菜鸟们的宿舍楼。

看他走远,陆朔又转头瞧宿舍横七竖八睡一地队友,为他们默哀十秒钟,便踮起脚尖从他们身上跨过,上床、睡觉。

次日,当初阳照射大地,习惯性这个时候醒来的梁柯他们,个个头痛欲裂,浑身酸疼,捂的捂腰,捂脖子的捂脖子,看上去个个像是“操劳”过度。

摇晃要穿衣服的袁帅,想到今天没有训练,爬上床要接着睡时,看到对面床上睡得香甜的1号,顿时大吼:“陆朔同志你太坏了!”

被他这声吼,晕呼呼的梁柯、魏勇、小亚都清醒过来,萧郝抬头望着床顶板。

陆朔坐起身掏掏耳朵,很无辜的讲:“我又搬不动你们。”“我已经向默默求情了,可人家不手下留情。”

“那你也该给我们盖床被子,你太坏了太坏了。”

“地上多脏啊,完了你们还要洗,现在天气热,你们睡一晚地板没所谓吧?又不是林妹妹。”

众人:都用幽怨的眼神瞧她。

陆朔当没看见,窜下床冲他们喊。“昨天二班的人叫我们打球,你们快点起来。”

睡一晚地板哪还有精神打球啊?再说,是叫他们,不包括没巴雷特重狙长的她?!

自巴雷特的出现,陆朔除了小呆猫、小朔朔、未来兵王等外号,还多了一个霸气十足的外号:巴雷特一号!

而巴雷特重狙是二号,改良改进过的,稍比一号长那么一点?!

对此陆朔十分的抗议,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抗议无效,不过听着听着,倒有股别样意味。

反正她会超过巴雷特二号的,这不仅表示自己会很厉害,更意味着姜还是老的辣。

当然,这仅限于她自己的自我安慰。

二班的人昨天也喝醉了,不过他们看上去要比一班的有精神,想是没有落得睡地板的凄厉境地。

等仅剩的十八个人在简易的篮球场上碰面,望着对方的他们,心底莫名生出股惺惺惜惺惺的意思。不过这样的气氛很快被打破。

“哟,看你们一个个精神不济的,昨晚玩过头了?”就昨天说他们口味重的张扬,手里拿着球走向他们,“友好”的笑问。

袁帅看了他眼,视线上上下下打量他。“怎么,你羡慕啊?”

一班的其他队员:……

“嘿,羡慕啊,就是要提醒你们注意点身体。”

袁帅瞧了眼梁柯、魏勇几人,流气十足的搭着张扬肩膀。“该提醒的是你自己!”说着在他仰头瞪视时唰的按压他,梁柯、魏勇、小亚也唰唰扑过去。

“滚,老子不跟你们NP!”

“老子还就不滚了,你本事翻过来啊。”袁帅按住他脖子,其他几个按的按手、按的按脚,就快要把张扬压成烙饼了。

陆朔被他们逗得咯咯笑,走到被压的那个队友面前,天真无邪的问。“舒服吗?”

“舒服,舒服他妈个头!”张扬猛使力,硬是在他们几个手下挣扎出来。

等他要扑过去跟袁帅他们干架时,被其他几个菜鸟劝住。

有人说:“张扬,他们一个班的,人多欺人少,你别一般见识。”

有的说:“张扬,想吃巴雷特子弹么?”

还有说:“谁让你们班就你一个了,寂寞难耐是可以理解的。”

吐血的张扬:他寂寞个毛线!

“原来你叫张扬啊。”陆朔瞅着剑眉虎眼的张扬,在大家都看着她时,感叹的讲:“名字跟长像不像,长像跟性格不像。”

骂人还能再高水平一点吗?

“我们来打球吧,打人被默默他们看到不好。”

“默默是谁?”

“莫上尉,教小勇枪法的那个。”

“小勇是谁?”

陆朔毫不迟疑指着魏勇:“他。”

其他菜鸟:……

被她叫法雷到的菜鸟们,决定跟他们场上对决,因为光一个张扬说不过袁帅跟陆朔。

想跟他们一起玩的陆朔,因身高问题,很残忍的三振出局,只能默默的蹲一边种蘑菇,顺带为队友加油。

场上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在挥散汗水,冲刺、叫嚣,似一天不被老鸟们操练,身上的劲就没地发,现在一个个都在拼死战斗,就算接不到球也要拖倒对方一个球员。

场面很混乱,如果这球技到了NBA去,估计黄牌、红牌能拿一叠。

等他们足足打一上午,最后胜得的是张扬那边。

因此袁帅他们心里瞥着气,老远就能感到他们的不爽。

陆朔看了梁柯一眼,眼珠转了下,冲张扬道:“下午我们来接力赛吧?比团结、拼速度。”

听到这话,袁帅想到了梁柯跟萧郝。

梁柯没有意见。

打了场球的萧郝,心里早就想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顿时挑着眉儿四十五度挑衅俯视他们。

果然,张扬被萧郝眼神刺激到,当即拍桌子。“好!不过你也要参加。”说着骨节粗大的手指,指着陆朔。

陆朔眨巴眨巴眼睛。“我当然要参加。”

随之张扬哈哈大笑,他那边的菜鸟也跟着笑,似他们赢定了一样。

反之稳操胜券的袁帅这边,个个叹气的瞧陆朔。

拉力赛是在训练场上的跑道进行,在黄泥土二十米外划了道记号就搞定了,方便实用。

比赛规则是:双方各派一人在起点同时开跑,跑到终点位置必须把放在圈里的子弹换过颗,再接着跑回把手里的子弹给下一位队友,直到双方的人跑完分出胜负。

二十米非常短距离,体能、技巧方面运用的都比较少,十几秒就跑完的事,对谁都不是压力,可是短跑适宜个高腿长的,跨一步相当别人两步,所以张扬才会笑得那么猖狂,袁帅他们那么哀伤。

“说好的,一定要把子弹换过来,而且要立起来。”终点那边的裁判从老鸟那里借来哨子,再三重复规则才吹口哨。

袁帅这边是他自己打头阵,跟张扬那边的人在起跑线上时,就紧盯立在二十米外的子弹,在口哨哔响起的顷刻,弹跳似箭般射出,带起脚下黄土飞扬。

“帅帅加油!加油!”比赛一开始,兴奋的陆朔跑起来大吼。

她叫声感染其他人,围观的菜鸟跟着起哄,大喊为自己看好的那边人加油。

袁帅一个劲的冲到终点,腰杆往后一仰,同时脚下打个,调整方向的当下伸手把子弹换过,便又卖力往回跑。

张扬那边的人也不差,在最后拼命一搏,和袁帅同时到达起点。

双方迅速交接完子弹又继续跑。

第二个是小亚,第三个就是陆朔,椐帅帅的作战方案就是,高手都留在后面。

“小亚加油加油。快点快点!”

梁柯瞧了眼吼着劲跳起喊,鼻尖冒汗的陆朔,困惑的问。“小朔,你这么兴奋做什么?虽然你体能不错,可这短跑你没优势。”

陆朔不以为意。“重在参与嘛。”说着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他,笑得更无害。“梁子,我输了的份你可要给我跑回来。”

梁柯:……

果不其然,短腿的陆朔落后别人一大截,当她把子弹交给梁柯时,对方的人已经快跑到终点了。

“梁子加油加油加油!超过他!”“快快,小勇快上!”跑完的陆朔更加大声叫嚷,还未变声的税利嗓音压倒性的覆盖全场。

梁柯不知道是自己这边拉拉队太给力,还是什么的,居然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还超过对方,把子弹给了魏勇。

魏勇别看人家才十八岁,人高马大的跑起来一点不含糊,到最后的压轴戏是张扬跟萧郝。

结果可想而已,当然是几乎每项训练都拿第一的萧郝胜了。

毋庸置疑,胜利是一班这边的。

两班,一人胜一场算扯平了,跑得汗流浃背的袁帅他们都嚷嚷着去洗澡,然后好好享受难得如天堂的假期。

张扬摸着下巴直摇头,嚷道太重口了。

“重你妈逼,走,给爷搓背去。”袁帅踢了他脚,勾住他脖子硬是给拖去澡堂。

他们的澡堂是一排水管开放式的,陆朔当然不可能跟去,只能拿衣服去陆龙那里。

寝室里没人,想是在指挥室弄那个什么计划。

陆朔进去冲了澡,拿爸爸毛巾擦的时候,瞅着雪白雪白毛巾看了许久,最后着魔似的把脸埋在里面用力嗅。

唔……好喜欢爸爸身上的味道。

快不能呼吸时,陆朔猛然抬头,迅速擦干水珠穿上衣服就往外跑,去指挥室见爸爸。

她想见到他,立刻、马上。

陆龙被她毛毛糙糙冲进来吓了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陆朔,以后进来要打报告。”

“哦。”见到爸爸的喜悦,被他这桶凉水给泼得熄了半。

瞧她越来越没规矩,陆龙更加严肃。“哦什么哦,回答长官只能说是或不是。”

陆朔唰立定,仰脖子大吼。“是!”

“说,什么事。”陆龙满意收回目光,继续手上的事。

偷瞄的陆朔凑近些。“爸爸,这里好无聊,你能带我出去玩吗?”

写完最后几个字,陆龙把本子合起审视她,想都没想一惯作风的讲:“不能。”

“那么这三天做什么?”突然训练停止,她们这些受虐的人还不习惯了。其实她也不是很无聊,只是想跟他在一起,喜欢被他注视,喜欢被他强烈的气息包围。

“怎么,不想休息?”

“不是不是。”陆朔连忙摇头。要是袁帅他们知道自己把他们的假期弄没了,一定会把自己当手榴弹丢出去。“爸爸,你很忙?”

陆龙瞧着她不说话。

陆朔被瞧得想往后缩。“爸爸,你要是很忙我就不打忧你了。”说完转身想跑。

“陆朔。”

“爸爸!”

“以后在部队叫长官。”

期待、紧张、迫切等情绪,在听到这样的话后,顿时都变成失望、难过、还有苦涩?

不过她马上扬起绚丽的笑。“是!爸爸!”

陆龙:……

看跑出去的孩子,陆龙叫来莫默。

“一班和二班的士兵在打球,陆小姐在一边玩,下午陆小姐跟他们一起拉力赛,自己输了团队胜了。”莫默如实把今天一天的事情向总教官报告,接着个人情绪的讲:“陆小姐还太小,他们之间虽然没心计,可很难玩到一起,刚才她回长官寝室去了。”

陆龙敲着桌面,沉默的想了想。“你先出去。”

“是!”

陆朔还太小,又是女孩,那些士兵一定拿她当女娃,逗着玩还可以,真要有什么事儿,她还真参与不进。

不过他们很快就会不无聊了。想到这里,陆龙眼角一挑,望着桌上的本子。

回宿舍袁帅他们不是打牌就是讲荤段子,她在那儿他们还要藏着掖着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太出格,好不容易放下假,她还是不要去打忧他们好了,不管他们是要玩NP还是重口味。

陆朔不知道这些词的意思,反正看张扬那语气,都是些不好的词。

除了宿舍,她唯一能来的就是爸爸寝室,想他反正白天不会在,晚上把她丢出去也没所谓,反正她是要回宿舍睡觉的。

在床上打了个滚,陆朔把头埋进枕头里,一会儿后又脸红的钻被里,折腾了半天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陆朔。”

“唔……爸爸,晚安。”

陆龙掀开被子。“起来。”

身上一凉的陆朔跳起来大叫:“爸爸,你怎么能随便掀我被子,我要是裸睡怎么办?”

黑着脸的陆龙:“你身上哪块地爸爸没看过?下床吃饭!”

“不是吧?我的贞操贞操,爸爸你要对我负责。”

这次陆龙干脆把她拧下床。“负责负责,你一辈子都是我的责任。”把筷子塞她手里。“吃饭,回宿舍。”

拿筷子的陆朔,清亮着眼睛仰望他,压抑奔腾的心讲:“爸爸,不然我不让你负责,你也给我看吧,咱们扯平。”

回答她的是:脑袋被按进饭盒里。

“你哪来的这些稀奇古怪想法?”自来这里她性格大变,从莫默所说的呆萌直接转变成生龙活虎,虽然有时还是有点呆,可她说话方法及表达已经突破一个质的变化。陆龙注视她,不放过她任何的情绪波动。

“突然就想到了。”陆朔没在意,往口里扒饭时瞅住他好奇问:“爸爸,什么是NP?重口味又是什么?”

闻言陆龙脸色突变。“谁告诉你这些的。”

“没有谁,听张扬他们说的。”

张扬是谁陆龙当然知道,连他家祖宗都知道是什么来历。人就是嘴贫了点,这些话相必是他们开玩笑说的。

本来只想到一群男人跟小女孩之间的相处问题,陆龙突然考虑起她的成长问题了。

“明天爸爸给你安排单独的宿舍。”

“为什么?我跟他们睡挺好的,不用。”

跟他们睡跟他们睡几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竟然控制不住遐想,虽然明知道一人一床。

陆龙揉头,眉宇微皱。“什么时候想一个人住,就告诉爸爸。”

“是!”陆朔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瞅住他问得诚恳及小心翼翼。“爸爸,我搬来跟你睡好不好?”

“不好。”

陆朔:爸爸,你至少也考虑一秒钟!

晚上陆朔回去宿舍,果然见到他们在打牌,在他们的:小朔回来了。等等招呼声中,爬上自己的床铺,趴上面看他们坐成圈吵吵嚷嚷,满嘴跑马的话,蔫了蔫嘴,缩回被里。

这种轻松无聊的日子只持续了两天,第三天便被老鸟们紧急集合。

还在享受假期的菜鸟心里大喊:说好的三天呢?!

野外生存训练,便是总教官亲自出马来调教他们的科目之一,等被总教官蹂躏合格后,他们便是无敌军王!

菜鸟们上了一天文化课,超迅速把野外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再次给他们复习后,这批菜鸟就该进入深山老林了。

这次野外生存训练,选在风景名胜之地长白山脉!

长白山位于Z国吉林省东部,海拔2691米,那里夏日岩石裸露,冬季白雪皑皑、森林茂密,地式没有昆仑山险要,但地域广,大片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再配合总教官的变态要求,想要完成任务几乎是没可能。

“这任务代号为白色计划,你们将携带三天的食物,进行为期十天的野外生存考核,在指定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所要完成的指定任务都在你们刚才拿到的纸上,可以组队,可以单独行动,不管你们想怎么玩,十天后活着完成任务便算考核通过!明白吗!”

“明白!”

天色未亮,启明星还没出来,两排站在训练场上的菜鸟个个全服武装,背着重达四十五公斤的背囊齐声大吼。

“出发!”

白小冰一声令下,菜鸟们一一跑进不远的两架武直。

正“驼”着背囊,吭哧吭哧跑的陆朔,看到面前挡了个人,疑惑的抬头看他。

穿着作训服的莫默,低视亮着眼睛看自己的女孩。“长官让我转告你,你可以不用参加。”

陆朔脸色一变,坚定大吼。“我要参加。”

“任务开始便不能终止,丛林远比你想像的还要恐怖。”

“我要参加。”

“任务地点久未人烟,多存凶猛野兽,你想好了吗?”

“我要参加。”

“那么祝你活着回来。”还真是……跟她爸爸一个德行。莫默走远时皱了下眉,忧心忡忡的。

看他走掉,陆朔扭头继续吭哧吭哧的跑。

一飞机严阵以待的菜鸟,正襟危坐的注视正前方,似雕像一般的坐定。

陆朔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凑到萧郝身边。“郝哥,我们组队好不好?”

萧郝看向她,点头。

搞定一个,然后又挪挪屁股,凑到袁帅身边。“帅帅,我们组队好不好?”

袁帅被她逗乐了,灿烂的笑起来。“1号你是不是怕迷路了?”

还真说中了。

“行了,不逗你,我们老早就商量了,不组队,我们组团,一班的。这次说什么也要赢过二班。”

对面的张扬冲他们比中指。“你们等着吧。”

陆朔:……

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不过朔朔呀,降落地面后,你可得找着方向跟我们汇合。”

陆朔想了想。“还是你们来找我汇合吧,我站着不动。”

袁帅:……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

陆朔傻傻的露牙一笑。

武直飞到长白山某坐标,便把所有菜鸟投入大山怀抱,能飞多远,全看他们自己本事。

第二次跳伞的陆朔有小小紧张,在快到达地面时降落伞被树挂了下,幸好的是她平安落地了。

看看时间,是在预计的时间内到达的,便在等袁帅他们时,收起自己的她降落伞。

这是片原始森林,土地肥沃,地上的落叶没因炎热夏日而烤得干燥,也许是树藤里的水湿润着这片大地。

此时已是天蒙蒙亮,背囊挂着军刺,脖子挂着枪的陆朔把伞收好,找了个裸露树叶外的石头坐着等战友。

没错,战友!现在他们是并肩战斗的战友。

可是……

十分钟过去了,那些号称能上天入地的未来兵王,一个影子也没有,陆朔顿时有些急了。

他们不会比自己还路痴吧?

正当这时,频道里传来袁帅急促的喘息。“1号,策略改变,妈的,每个人任务地点不一样,我们得各走各的。”

“为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去完成。”

“我的第一号地标是鸭绿江,梁柯的是松花江,之间隔太远,没时间一同走这么多地方,你看看你自己的是在哪里……砰!”

不等那边说完,一声枪响让声音嘎然而止,陆朔急得大叫。“帅帅,帅帅你怎么了!”

“还活着!”“朔朔你自己保重,我去干掉那些该死的老鸟再跟你聊。”

说完,频道里便没了声。

陆朔望天十秒,然后迅速找出那张纸。

纸上是张手绘地图,1号地点是图们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界河,下游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的界河。都快到祖国边境了。

看了眼坐标位置,陆朔拿起枪猫着腰前进。袁帅说有老鸟,老鸟说有死亡名单,娘的,不会玩真的吧?怪不得爸爸不让自己参加,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想什么呢!现在都走到这步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走下去,反正那些老鸟不敢打自己,她可是他们老大的女儿!

老鸟们:……

老鸟确实不敢打她,所以这一路陆朔走的非常畅通,只是她转悠半天便分不清方向了,只有拿指北针找,然后继续走。

树林的路非常不好走,走大路又暴露目标,在灌木丛中穿来穿去的陆朔,很快就饿了。

“还是吃了饭再走吧。”抬头看正中的太阳,陆朔擦擦额头上的汗,坐地上拿出压缩饼干,在正要咬下去时想到白小冰的话,想了想又把它收起来,塞包里继续走。

相比只是迷路的陆朔,袁帅他们可要惨的多,几乎是一落地就被袭击,好几个就挂在起跑路上。

袁帅被子弹突突打得滚进巨石后面,平息剧烈的喘息后,伸脑袋往外瞧。

“哔”消声式狙击枪的子弹,立马打在头前三寸的石头上。

飞快收回头的袁帅骂了句,想着他这真是拿生命在开玩笑!

“呼……呼……”深吸两口气,没看到老鸟位置的袁帅,把枪伸出石头外扫一通,紧接顺着坡道滚进下面干枯的小河床里,弯腰顺着岸边迅速转移位置。

这一边:

萧郝在子弹打飞的树叶中滚几个,闪进树后干脆利落举枪,迅速瞄准树上的人就是一枪。

打完就走的萧郝没听到重物落地声,转头看去,便看到树上升起一道红烟。

是空包弹!

萧郝取出弹夹看里面的子弹。子弹是金色的,粗一看是实弹,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弹头是平的。

树上的老鸟冲他咧嘴笑,露出口白牙。

萧郝撇了他眼,装上弹夹继续朝自己的坐标前进。

另一边:

梁柯一落地便朝坐标跑,矫健的身姿与轻松的步伐,如履平地。他的途中没有老鸟阻碍,想是老鸟也要吃饭吧。

比起落慌而跑的袁帅,冷静自傲的萧郝,穿越丛林的梁柯,还有一个异常主动。

拿巴雷特的魏勇,一落地便找了处制高点潜伏,现在他的枪口正瞄准一个目标,准备解决掉前进。

巴雷特威力极大,这一枪下去……

在魏勇犹豫的时候,对方已经发现他,立马一梭子弹突突朝他射击。

魏勇迅速抱头趴地上,在对方停止攻击时,拿起枪瞄准、扣板机。

一枪打在对方鞋子上,对方甩了甩腿,皱起了眉。

发现不是真弹的魏勇,迅速又补了枪。

身上冒红烟的老鸟把枪扛肩上,像是收工似的往回走。

魏勇:……

监控屏前,陆龙瞧着团团转的女儿,用余光看了眼其他几个,淡漠极冷的讲:“还真是开胃菜,白副教官。”

“长官,让他们适应环境。”

“可没人给我们适应环境的时间。加大力度,叫莫默去把这个13号弄掉,浪费子弹,浪费军费。”

“是!”

走了一天的陆朔,已经快到第一个坐标了,精疲力尽再也走不动的她,转了个圈就碰倒地上,两眼呆滞望着逐渐暗下的天。

就快天黑了,天黑了!

不熟悉的环境!还有不熟悉的动物嗥叫。

陆朔吞了口唾液,狠狠闭了闭眼睛。“我能做到的,我能做到的。”

说着迅速坐起身,快速分析周围一切对自己有利不利的事,留在这里是否安全,晚上是否赶路,狼最怕什么?

进入维思殿堂,把这些问题都一一解决后,陆朔找了处平地扔下背囊,拿起上面的军刺便走进山林里面。

不一会儿,抱着大把干树枝的陆朔回到背囊位置,生火、扎营、散驱虫粉,把军刺挂在随手就能拿到的帐篷角,步枪挂脖子上。

小白说过,枪就等于自己的生命,她怎么能把生命扔地上呢?虽然她很想像爸爸那样,一把刀就能行遍天下,她再等几年吧,等得到大侠真传后,她也像爸爸那样。

做完一切,陆朔喝了口水,拿出压缩饼干咬了口,差点没把她牙齿嘣掉。

形状美好的眉皱一起,嘴里像吃到沙子的陆朔,硬是禀承血刺精神:不浪费!

嚼吧嚼吧两下,和水吞下。陆朔收起难吃的饼干,在背囊找出包巧克力。

坐监控篷里正抱着泡面盒的两位教官及老鸟们,感到眼前一亮,都抬头看突然变得明亮的一个屏幕,在没来得及消化完后,又见她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拿出糖,顿时所有人都黑了脸。

陆龙修长的黑眸平静扫向白小冰。“白副教官,我允许他们自带食物了?”

白小冰泡面也不吃了,唰站起身大吼。“报告!没有!”其他人都有搜查,而且也没有兵会明知故犯,陆小姐实在是个……例外。

陆龙哼了声,冷冷的讲:“别让她太舒坦。”

“是!”

这一夜异常平静。陆朔都有点不感相信,野外生存训练原来这么简单?反正不饿死,不害怕,应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吃了块巧克力,陆朔舔了舔甜腻的唇,又添了几根柴火就钻进睡袋。

睡袋里没有照明物,全是外面柴火光。躺睡袋里的陆朔一动不敢动,大睁着眼看帐篷顶,一手拿枪,另只手攥得紧紧的。

睡吧睡吧,睡着就没这么害怕了,自己可是兵王!还是巴雷特一号,只是露营、露营!

这么自我催眠的陆朔,勉勉强强有点睡意,在好不容易快要睡着时,感到有人在朝自己这边迅速靠近。

速度很快,像是奔跑,在离她位置大约五百米外慢下速度,但依然是精准朝她这边走来。

陆朔叹了口气,在他离自己只有三百米时,从被子里钻出去,躲在睡袋的另边烤火,等着那人的到来。

“小刘,过来烤火吗?”“别想着打我,如果我想打你,我有至少十种方案你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