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白色计划之我是笨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 白色计划之我是笨鸟

“小刘,过来烤火吗?”“别想着打我,如果我想打你,我有至少十种方案你信不信?”

暗处的小刘:……

“陆小姐,你怎么知道是我?”脸上画着迷彩的小刘走近她,坐她旁边。

“感应到的。”陆朔吸吸鼻子,说的含糊,接着精神抖擞的瞧他。“爸爸怎么把你也叫来了?”小刘是后勤部长,杂务总管怎么跑到前线了。

小刘搓了搓手,呵呵笑了下。“血刺不是人少么?临时工。”

“不管了,你既然来了,就帮我弄顿好吃的吧,没吃熟食总感觉肚子不饱。”

“成,陆小姐你正长个呢,我这就帮你去猎只野味,你那的盐还有吧?”

陆朔连连点头。“有的。”

“那你等会,马上就回来。”

“嗯!”

瞧着背叛的小刘,监控屏后的人都忍着笑,只有陆龙一个人板着脸。

“周佳佳,替上小刘的任务。”

周佳佳腰杆一挺,战友口吻的讲:“长官,小刘的潜伏功夫比我还厉害,我去了也没用,长官你就让她走遍程序练练胆,小美人看着挺笨,实际聪明着呢。”

被陆龙沉默看了眼的周佳佳立即改口:“长官,我早上去。”现在大晚上的,就让人家睡觉吧。

陆龙转过视线,望着乐呼吃兔肉的陆朔没说话。

长官这是变像的默许。周佳佳望着屏幕,肩膀不住抖动。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野外训练能像她这般“有滋有味”。

“小刘,你今晚有事吗?”吃饱喝足的陆朔,吸着手指上的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瞧他。

小刘想了想。“没什么大事。”

“那你帮我守着这堆火好不好?我怕黑。”

“你去睡吧,我保证天亮之前这火还亮着。”反正回去也没得休息,还是在这里烤火吧?虽然夏天这火烤着有些热。

陆朔顿时就乐了,喜滋滋钻进睡袋。“小刘,晚安。”

“晚安,陆小姐。”

于是,陆朔“惊险”的一天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早上她醒来,小刘才跟她挥手道别。

把东西收拾好的陆朔,继续上路寻找第一把打开宝藏的钥匙。

没错,昨天她把这手画地图看明白了,这就是一张藏宝图,一共是四把钥匙,找到这四把钥匙就能开启白色顶峰的颠峰之门,然后她就成功晋级了!

陆朔所讲的白色顶峰,是长白山最高的山脉,常年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这就是白色计划的来源,而颠峰之门,是找到教官放在那上面的东西,也称之为颠峰任务。

“呼……呼……。”茂密的树林里,魏勇拿着巴雷特均匀呼吸的迅速奔跑,似后面有什么在追赶。

他已经跑了一个晚上,总感觉身后有人,有把枪随时随地会对准自己,他不敢休息,只能持续移动位置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视野渐渐变得辽阔,树木越来越小、越来越少,脚下的树叶被碎石替代。

魏勇眺望前方。是片广袤的石头山,长了许多灌木类植物,风化形成的大坑里有少许积水。

那里容易暴露,相对的,一直隐藏暗处的人也会暴露,通常狙击手都不会让自己处于暴露中,不管是不是一枪就能解决敌人,都不会把自己露在阳光下。

魏勇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跑上石头山,尽可能快的寻着障碍物。

汗湿了半边帽子,静趴在长着灌木的石头后面的魏勇,没注意滴在白石上的水珠,内敛沉静的眼睛紧盯树林。

三十分钟后,果然如他猜想,被盯着的感觉消失。魏勇翻过身躺在石头上,如获重生。

他想他应该猜到来狙自己的人是谁了。想到那个个不高不大的第一狙手莫默,魏勇一刻不敢怠慢,拿起枪继续走。

明明就是这个坐标的,难道又走错路了?在原地转了两个小时的陆朔,开始怀疑自己的路痴程度了。

难道真的走错了?真的吗?不相信自己这么差劲的陆朔,扔下背囊,拿出指北针,又拿出地图。

地图上苍劲直赛书法大师的字迹,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谁之手。

陆朔盯着第一个坐标瞧,看到旁边有团涂鸦,顿时气馁的萎下脸,躺地上望天。

爸爸的绘画技术有待提高,他画的这一团到底是什么东西嘛。

就在陆朔要歇斯底里的时候,感到又有人过来时,眉头轻轻皱了下,想着她能不能抓住俘虏,然后拷问要找的钥匙在哪儿。

可惜,没等陆朔分辨出来人是谁,就一发子弹“突突”打在身边。

紧赶慢赶在杂屑飞溅下翻到背囊后面,陆朔灵敏判断出来人所以在位置。看来谈判是没用了,只能先保命要紧。

视线扫了圈自己的周身,在排除掉几个危险性大的方案后,陆朔在他发动下一波攻击时,拔剑、利用光折射原理延缓他一秒的动作,紧接射击他所藏身之处。

伸手挡光的周佳佳,在她子弹还没冲出枪管时,脚勾住树杆倒挂树上。短短的二秒时间,等他举枪时,地面哪还有目标的身影。

做为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特种兵,仅一秒的速度反应过来,跃下树跑向她下一个可能出现的伏击点。

打完拿起东西就跑的陆朔,本来是三步跑到坡上,再借助树枝跳到小丘对面,可在她准备起跳时突然踩了个空。这秒钟的停顿让她无法完成预期的计划,便只得翻身贴在小丘背上。

低势的位置视野受限,并不适合主动攻击。贴在丘背上的陆朔双手握枪,在他走远才松口气爬了起来。

差点就死了!那里怎么会有个坑呢?有些生气的陆朔走到刚才起跳的位置,弯腰低脑袋瞧被自己踩塌的洞。

洞口周边全是松树针、碎石、青苔、泥土,看石头与土质都不属于风化原因,难道……

想到什么的陆朔,蹲下身把厚厚一层松树针掏出来,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大喜之余又骂爸爸是变态。

藏得这么隐密,又不是金子,那样她还可以带个金属探测器。

拿出手掌大被自己踩扁的包裹,陆朔小心翼翼莫名有些期待的拆开。

不知道爸爸会放什么?

放什么呢?

什么呢?

唔……打开不就知道了。陆朔小心脏嘣嘣乱跳,也不知道爸爸到底要放什么,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油纸打开,是一团被自己踩坏的糕点,还有沾满糕点屑的小纸条。

情书吗?看到纸条的陆朔眼睛一亮,激动忐忑的想。

情书也太小了点吧?

难道是暗号?

还是他的银行密码?

唔……银行密码她如果想要,早就把他的破解了。

猜想得脑浆都乱成一团,陆朔干脆拿起它、打开它,展露出跟地图一样字迹的字。

我意不在天地中

什么意思?接头暗号?陆朔眨眨眼睛,看了看字条,看了看地图。

然后果断的把纸条埋掉,把地图收起,犹豫一下,把碎掉的糕点也塞包里,朝第二个坐标走,顺道绕过隐藏暗处的熟人。

周佳佳对自己的直觉与方位感一直很自信,这次他同样自信小美人会走这里,只是他等到天黑都没等到,才终于认清事实,垂头丧气回根据地。

逃命般跑路的魏勇,意外而获大摇大摆走掉的陆朔,袁帅就是那做特工的料。

要去二号坐标的他,必须要经过条大公路去到对面,然而当他脚尖刚踏上公路,他妈的就一排子弹打得他不得不缩回去,现他趴在公路的这边,用星光瞄准镜寻找对面的老鸟。

对面除了树还是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跟闹鬼似的。

袁帅骂了句,贴着地面无声无息往前爬,想绕过对方的视线。

“哔”一枪贴着他高跷的屁股飞过,知道他们存心玩自己的袁帅往丛林里一滚,不走这条道了。

要去二号目标只有过对面马路是最近的,他当然不可能绕!

跑进丛林的袁帅,靠树杆后面脱衣服。“妈的,打我屁股,耍流氓是吧,老子今天就跟你们耍回。”

迅速把衣服脱下,又拿出攀登绳爬上树。

没多久又下树的袁帅,仅穿着黑色军用T恤及四角裤。

背上背囊,他拿起枪又贴着地面爬到公路边,隐藏黑影里。

深吐了两口气,袁帅心里默念着数,数到009时猛一拉绳,在枪林弹雨间抱头冲过马路,滚进对面的灌林丛中,又贴着地面爬走,到达安全距离后迅速跑掉。

扫射一通的老鸟没看到预想的绿烟,用瞄准镜定眼看,挂在树上的哪里是个人?就一件衣服跟条裤子。

老鸟一号咧嘴笑:“一看这小子就不是好货色,还裸奔。”

老鸟二号也露出口白牙:“还没全裸。走,他想裸,我们让他裸彻底些。”

黑暗里,古老山脉尤显宁静,随风摇摆的树、满天的璀璨星辰,像圆盘倒影在平静湖水里的月亮。

幽静被风吹得小波涟漪的水面,借着月光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水底像鱼儿般游过,安静轻巧的连波浪都鲜少激起。

黑影前进段路程停下来,呆在水里一动不动。

湖岸上的人寻找了一翻,最终掉头走掉。

等那些人走远,湖里的黑影慢慢游向岸,紧接像两栖动物似的爬上岸边。

萧郝拿下嘴里咬着的军刀,甩掉头上的水珠拿出防水的地图,找到第三个坐标位置。

每个人手里的地图都不同,这么大的山林谁也不知道战友会在哪里,在有限的时间内,他们只能尽快完成任务去到白色山峰下面,在那里集合。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四天三夜,如不出现意外,他两天就能找齐所有东西,到达白色之顶的下面。

想到这里,萧郝抬头望向远处的山峰。

那只小呆猫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到呆愣傻傻的陆朔,萧郝敛了敛神。拿到坐标点的数字,再去找她。

想到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萧郝又看了眼山峰,收起地图轻手轻脚弯腰跑进黑暗里。

相比已经快拿到第三把钥匙的萧郝,陆朔才刚刚找到第二把。

里面照样是一点吃的,跟一张纸条。

“是非成败转头空?”“爸爸这是要转行当诗人了吗?”饥肠辘辘的陆朔躺地上,手指戳着刚到手的蛋糕,一点一点小口舔掉。

唔……她的巧克力都吃完了,而且没有吃到熟食的肚子总感觉不舒服,她想吃肉、吃鱼、还有香喷喷的米饭!

“是非成败转头空。爸爸这是在叫自己放弃吗?”陆朔皱着眉,然后坚定的想。她才不放弃,只要坚持,总会守得云开见明月的,虽然今天的月亮很大。

瞅着头顶的一轮明月,想到爸爸也跟她在同一个月亮下,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从开始的惶惶不安到了第二晚的战战兢兢,第三夜的顺其自然,现在她已经没感觉了。

转了几天的她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没有迷路,即使分不清方向也没事,因为走着走着总会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这时她理解了地球是圆的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迅速的把蛋糕吃掉,陆朔看时间才八点多,决定再走会儿,十点钟的时候再找地方睡。

重新出发的陆朔,既然黑暗对她无意义,还是戴上夜视镜。要是被树刮到眼睛就不好了,就当戴墨镜耍酷吧。

走了没多久,爬上山头的陆朔眺望远处的夜景,觉得这里风景好,有风吹、很凉爽,当即决定不走了,就在此处扎营。

“沙沙……”

很轻很轻的奔跑声,喘息也很平缓,正以每分钟350米的正常速度朝自己跑来。

陆朔隐身树后,在他越过自己时伸腿拌他。

被拌倒的梁柯刚要还击,就被人捂住嘴巴,定眼看清是谁后有些惊讶。

陆朔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把他拖进障碍物后面。

不一会儿,两只老鸟从他们身边跑过去。

看到走远的两人,梁柯微喘的感激看向陆朔。“你怎么在这里?”

陆朔指了指地图上的第三号坐标。“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刚好,我的第四号就在你的另个山头。”有些疲惫的梁柯说着看了眼外面,确定没人就走出去。

梁柯比起袁帅来,还算不错的了,就是下巴长出胡须,两眼下有青色阴影,嘴唇有点干,帽子有点偏,衣服有点乱……其它还算可以,至少还能跑能跳。

陆朔仔细研究他的地图,想了想便讲:“梁子,我们组队去打BOSS吧。”

梁柯转头看她。“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再加上老鸟的从中做梗,我们至少得走一天。”

“我有办法绕过老鸟,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组队?”陆朔狡黠像蒙拉丽莎的笑。

梁柯上下打量她,最后看着她光鲜过得泣润的白净小脸,信了她的话。“走,先去你的三号目标。”

“不走了。”陆朔摇头,转身准备扎营。“梁子我们休息一晚再走。”

“现在还早。”在这个时候,还能准点睡觉?

陆朔头也没抬。“我想你这几天的平均睡眠是每天两小时吧?这样不行,你们那样的睡眠质量起码得睡六小时。相信我,为了革命的胜利,我们得睡好吃好。”

梁柯:……

“行吧,听你的,睡好吃好。”梁柯解下背囊,在她的上头搭睡袋。

两人搭好睡袋,又吃了点东西,便各自去睡了,没有多余的费话。

梁柯是确实需要休息,陆朔一个是想让他早点睡,二个是自己也要睡,她得时时不忘长高大计。

这一夜,跑了七八十公里的梁柯,睡得异常满足,安静而宁静,吹着大自然清风,一轮明亮的明月,相比之前的日子,简直是天堂。

陆朔则睡着睡着,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像过独木桥掉下去,被风吹走之类的。

当掉下桥时她还冷静的分析,自己怎么可能这么笨嘛,她有很多种方法过桥,即使独木桥她也不可能掉下去,她又不恐高。

可她还是掉下去了,然后腿一抽筋,醒了。

“早。”听到动静,梁柯转身跟她道早安。

陆朔爬出睡袋,眺望蒙蒙亮的天,又看有些清瑟的背影。“梁子,你要不要再睡会早觉?”

嘴巴抽了抽的梁柯,认真看她不像开玩笑的脸。“朔朔呀,我们这是在做任务,等任务结束再睡。”

想到他跟自己不一样,陆朔迅速动身收拾东西。“那我们走吧。”

梁柯的东西早已收拾好,把睡袋塞进包里的陆朔,找出第一个被自己踩扁的蛋糕。

还好她留着了,不然就没得吃了。

“梁子,你不吃早餐吗?”

“我不饿,你吃吧。”

陆朔看了看手里的蛋糕,又望了望他。“你确定?我听到你肚子在抗议了。”

梁柯拉起她,推着她往前走。“少操心了,快点吃完。”

好吧。陆朔三两口把不大的蛋糕吃掉,喝水时发现没水了。

“我这里还有一点。”

“梁子……”把自己水袋倒过来的陆朔,抬头瞅他。

梁柯没什么表情,还未脱去青涩的脸满是刚强气概,把水袋塞给她无所谓讲:“喝吧,我从那边跑过来的,没多远有个湖,我们去那里补给。”

“嗯!”陆朔感激涕零点头,喝完水就精神抖擞的往前走,想着快点找到水源。

阳光斜照的茂密森林,露水被蒸发升腾着白雾。双手正规姿势端枪的小士兵走在前头,背着小山一样的背囊缓步前进,英挺帅气的黑色制服,衫得她干净的脸格外白净,似清晨的露水。而她身后跟着个清癯有几分沧桑的军人,同时双手托着枪,一大一小像在走长征路。

没多久,陆朔开始喘息,鼻尖冒出汗珠,渐而额头上、身上,挥散出的汗水,似要被太阳烤成白雾冒出来般。

她以为很近,梁柯也说不远,可她忘记算他的腿程及承受能力!所以……“梁子,还有多远啊?”

“当时跑的时候没注意时间,记得是没跑多久的。”

“大约是多少分钟?”

梁柯仔细回忆了下。“应该是二十多钟分左右。”

妈呀!他每分钟的是350米,二十多分钟可是7000多米,得差不多七八公里!

“朔朔,你把背囊给我,我们跑着去吧。”抬头看了看太阳,梁柯拉住陆朔小山一样的袋子,说着便脱下她的。

背上一轻,陆朔看他折算出时间,点头。“只能这样了,我们走吧。”

花了大约两倍的时间跑到那个湖边,挥汗如雨的陆朔恨不得跳进湖里洗个澡。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想想。

“你在这看着,我下去装水。”梁柯放下背囊,拿起两个水壶要走。

看到下巴长出胡须像落魄书生的梁柯,陆朔拉住他,抢过他手里的壶。“我去,你比我厉害,留在这里给我当后盾。”反正自己打不死,爸爸可以给她无限复活的特权,他去就不一样了,死了可就会被淘汰掉,再者,他确实比自己厉害。

梁柯想了想,没反对,架起枪戒备四周。

湖很大,离山林有几百米的距离,走出野草茂密的小道就是白色的石头,没有任何的遮蔽物与障碍物,如果这周围有老鸟,不管谁出去都成了靶子。

没发现有人的陆朔蹭着下坡,站到石滩上便迅速往下跑。

专注四周的梁柯没看她,非常遗憾的错过了精彩一幕。

很勇猛、很敏捷往下冲,有未来兵王及巴雷特一号之称的陆朔,一脚踢到石头滚了下去。

然而瞎猫碰上死耗子,她刚站的地方突然激起火石光,在太阳下并不明显,但没逃过梁柯的眼睛。

枪口移到六点钟方向,发现目标的梁柯瞄准,在他举枪要再次射击时,先他一步扣板机。

差点就滚进湖里的陆朔,强装镇定的装满水,然后红着脸似什么也没发生,自己根本没有滚下去般的回到战友身边。

梁柯是真没看到,把水装包里就同她继续前进。

为此,陆朔仰头望他,想着梁子果然是聪明人,装的这么像!

“梁子,我找到了。”来到三号坐标,陆朔在树杈上找到第三把钥匙,叫在不远处寻找的梁柯。

梁柯走过来,帮她把东西取下。“打开看看。”

陆朔坐地上便全神贯注拆包裹,梁柯只得拿枪戒备四周。还真是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第三个包裹只有一个苹果和一张纸条。

看到纸条内容的陆朔,唰红了脸,一个人在那傻笑。

梁柯看她脸颊酡红,像怀春少女似的,好奇弯腰看她。“写什么了?”

“不告诉你。”陆朔倏的收起纸条,这次没把它毁掉,而是仔细收好放口袋里。

笨笨娇颜惹君醉

嘿嘿……果然是情书呀!爸爸喜欢我就直说嘛,搞什么神秘?

不过,好浪漫啊!

陆龙:……

“走吧,你的四号目标是在哪里?”梁柯不强求,直起身看四周问她。

陆朔神清气爽的拍拍屁股。“梁子,去你的四号目标,我的不急。”

梁柯看了她眼,便往自己的四号目标走。

前往四号目标的途中,不仅老鸟多了,而且他们看起来像玩真的。

陆朔虽能感应到他们的存在,可不管她怎么绕,都能被他们堵到。

但正面暴露自己,他们就要说拜拜了,因此他们只能在森林里不断绕,几次刚接近四号位置,就得换另外的路。

在从林转悠的陆朔、梁柯两人,直到第七天,经过一翻激烈交峰,才拿到他的第四把钥匙。

“你的怎么是数字?”看到他的纸条上,就单单一个0,陆朔好奇的问。

梁柯没过多解释,只说每个人的不一样,便撕掉纸条说走。“去你的最后一个坐标,时间不多了。”

“梁子,你先补充一下食物吧。”陆朔担忧的看他。已经两天没看到他吃任何东西了。

“你饿了吗?先吃这个垫底,等找到你的我们再想办法找些吃的。”

望着油纸里的鸡蛋,陆朔顺着他粗糙的手往上瞧,看到他脏污似老了几岁的脸,突然觉得这样的男人特带感,即使她跟着爸爸那么久也有点小洁癖,都讨厌他不起来。

陆朔把他推倒,两人靠在树后,拿过他手里含高蛋白质的鸡蛋,敲碎、剥了。

剥了皮的鸡蛋水灵灵白嫩嫩的。

梁柯看了眼鸡蛋,什么没说扭过头,缓慢的拿出水壶喝了口水。

现在就连水也得省着喝,越到最后关头,那些人盯得越紧。

“光喝水哪里能饱呀,把这个吃了。”陆朔小心翼翼、弥足珍贵的把最后一些壳剥掉,把鸡蛋送到他面前。

梁柯低头检查弹药。

陆朔把手伸他枪上面。

梁柯眺望远处。

陆朔蹲他前面。“梁子,乖,快点把鸡蛋吃了,我们好一起去打BOSS。”

“我不饿,你吃吧,正长身体呢,我饿几顿没关系。”

陆朔连犹豫都没有。“我还有干粮,饿不着我。”“再说等找到我的不是还有吃的吗?到时我再吃,现在你得补充力量,好护送我去找东西。”

梁柯还是没动。

陆朔气急,拿出包里的压缩饼干给他看。“我的食物都没吃,放心吧,你快点把鸡蛋吃了。”

看到她手里满满当当三天的食物,梁柯饿狼似的盯住她。

“你别看我,快点把鸡蛋吃了。”陆朔把鸡蛋伸他眼前。

这次梁柯没再坚持,拿过鸡蛋整个扔进嘴里,狼吞虎咽的模样吓了陆朔一跳。

当饥饿到极至,无力行走,疲惫袭卷,再完美的人都不会顾及形像问题吧?何况他们都是群从不完美的军人。

等他喝水把鸡蛋吞下去后,陆朔慢吞吞拿出块压缩饼干,然后把袋子给他。“再吃点,我们只有三天时间了。”

“够了,这些留着以防万一。”梁柯把袋子绑起来,塞进她的包里,疑惑的问她。“你怎么还有这么多食物?”

啃着饼干的陆朔无所谓讲:“我带了点巧克力,然后小刘又给我烤了只兔子,再加上指定地点留给我们的食物,一直吃到昨天。”

梁柯:……

陆朔的最后一个坐标,离白色山峰没多远,可以说就在山脚下。不过有喜有忧。

喜的是,找到第四句暗号,就可以直接去山,忧的是,山脚下都是碎石小草,没有大型障碍物,容易暴露目标。

梁柯侦察了地形,决定晚上再行动。

“现在才下午两点,梁子,我睡两个小时,然后换岗。”趴在草地上的陆朔昏昏欲睡,打个哈欠翻过身便要睡觉。

看瞄准镜里世界的梁柯,闻言转过头看闭上眼睛的女孩,复又继续观察戒备。

风吹得茅草树叶簌簌响,阳光被树叶、树枝剪碎散下,有些被煽动的叶子时而遮住时而显露,在两人身上投下斑驳光影。

太阳渐渐夕斜,注视瞄准镜的梁柯未动过,同时也没叫醒熟睡的战友,只是太阳温度变低时,拿被子给她盖上。

这里别看着太阳还老大,但受白色山峰的影响,其实温度不高,睡觉还是要提防着凉。

睡得懒洋洋的陆朔,是被狼嚎声惊醒的。

睁开眼睛已是天黑,旁边的战友还在戒备,把后背留给自己。

陆朔有些不好意思。“梁子,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熟。”

“你不是没休息?”

“我不困。”

骗鬼去吧。陆朔翻白眼,心里却又敬又服,默默想自己一定要成为战友坚强的后盾,保护他们的后背,而不是拖油瓶。

“分头行动,我去拿东西,梁子你在这里给我盯着。”

“等下。”梁柯拉住要出去的人,抬头看天上的月亮,又看她白白净净的脸。

陆朔:?

“你太干净了。”说着从袋子掏出三支东西。“把眼睛闭上。”

陆朔瞅了眼他手上的东西,瞧了眼他的脸,然后才把眼睛给闭上。

梁柯熟练的给她脸上画了几条不同颜色的迷彩,才拍拍她的肩膀。“去吧。”

“是!”第一次画这种东西的陆朔,精神抖擞的低吼应着,拿起枪就弯腰往外跑,边走边想,她应该带个镜子什么的,现在她这样一定特帅!

紧盯她出去的梁柯,十字镜头瞄向山头树林,寻找可藏人之地。

瞥着气冲山坡爬的陆朔,一刻不敢怠慢,弓身在手握住一块突出石头时,不确定看向左边的树林。波动太弱,可能是动物或是她多心了。

想到后面还有战友,陆朔一鼓作气冲向坐标山头。

“突突突……”这次的没装消音头,突击枪一发子弹直击石头,发出尖锐的弹跳声。

被脚下电光火石吓到的陆朔像跳蚤似的乱蹦,迅速爬上山头便翻到障碍物后面。

而下面,梁柯早已解决掉暴露自己的老鸟。

躲在石头后面的陆朔,看了眼外面情况,喘着气跟梁柯通话。“梁子,还有人,我感觉不到他们在哪个方向,还有小心狙击手。”

“收到。完毕。”梁柯开完枪就换了位置,继续盯着她位置以外的地方。

陆朔目测自己的高度和能掩藏人的地方,摘下帽子挂枪头上,小心翼翼伸出去。

“哔”帽子摇晃了下,然后多了一个洞。

“梁子,七点钟方向,23、57位置。”

没多久频道传来梁柯的声音。“搞定。完毕。”

陆朔笑了下,把对穿多了两个洞的帽子带头上。“我先找东西。完毕。”

“收到。完毕。”

贴着山头,陆朔爬了几步,拿出地图看上面的参照物,丝毫没发现就在她头顶的人。

冷焰趴在另个巨后上面,瞧着移动的陆朔跟顶上那个笑着讲:“芒刺,要不要等小朔朔找她爸爸给的东西,再杀掉?”

苏仲文按着耳麦低着嗓子回他。“长官命令,格杀勿论。”

“小朔朔好可怜,爸爸不疼的。”

“别说了,我负责树林那个,你负责朔朔。”

“干嘛不你负责小朔朔,我负责树林那个?”

苏仲文眉头抽了下,咬牙讲。“好,冷上尉!”

冷焰咧嘴笑。“苏中尉乖,十秒钟后行动。”

苏仲文:……

这次的参照说好找也好找,不好找也不好找。石头上面长花?只要眼睛厉害的人一眼就能找到。

陆朔扫了周边的石头,除去风化较厚的石头上长出小草小花,就属那块光秃秃石头上开了朵小皱菊了。

目测距离、撤退地方,陆朔又看了眼静悄悄的四周,搓了搓手迅速爬起,手脚并用跑到开花的石头下,拔出花露出油纸包裹,正大喜要去拿时猛得咂石头边上。

一颗子弹把小皱菊打折了,紧接一弹飞上头顶。

陆朔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包裹就跑。

后面枪声响成一遍,她横穿枪林弹雨间,在快跑到山下时,被飞在腿边的子弹生生阻止脚步跌在地上。

“1号1号,快点跑。”

是袁帅的声音!陆朔一惊,抬头看了眼树林,爬起来重新跑。

暗处萧郝解决向陆朔开枪的苏仲文,埋伏已久的魏勇击毙枪口对准梁柯的人,紧接还在愣神的梁柯跟他们两个加入打老鸟大战。

冲进自己阵营的陆朔,趴草地上看飞向这边的子弹,精准镇定的讲:“梁子,十点钟方向,郝哥小心你顶上,帅帅,左测67、29,魏勇,山头还趴着个。”

魏勇提起枪转移方向,瞄准山头,在看到人后愣了下,随即扣板。

没打中。枪口在对准那人时,那人便转移位置了。

除去不知又隐身哪里的狙击手,其他人皆在陆朔跟战友完美的配合下,全部一一解决。

几个人围到一起,陆朔有些惊喜交集。“郝哥、帅帅、小勇,你们都拿到指定的东西了?”

袁帅点。“嗯,现在就差攻占白色山峰了。”

萧郝跟魏勇也点头。

萧郝问她。“小呆猫你的呢?”

陆朔扬了扬手里的包裹。“最后一个。”

几个看到她手里的东西,都笑了起来。

“现在都到齐……哎不对,小亚呢?”

萧郝几个都摇头。

“哔”一声枪响在他们头上响起,几个唰拿枪往后看。

小亚扛着枪,瞧了眼老鸟,便走向他们笑得纯朴。“我也来了。”

“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我们先休息补充下体力,半夜再去白色山峰,完成这个颠峰任务!”陆朔指着地图最上的,上写着颠峰任务的字样壮志凌云的讲。

一班的人都没有意见,解下背囊原地休整。

陆朔把自己的食物都拿出来分享,就自己躲一边去拆包裹了。

这次不知道爸爸会写什么呢?

陆朔怀着颗期待小鹿乱撞的心,打开纸条。

鸟重一枝入酒尊

什么意思?又是七个字。陆朔疑惑的皱眉,把四句话都串一起。

我意不在天地中……

“小呆猫,想什么呢?”萧郝弯腰看她。

想事情的陆朔吓了跳,迅速把纸条收起。“没、没什么,这些食物给你们吃吧。”

萧郝挑着眉俯视她良久,最后什么没说的走了。

陆朔眨巴眨巴眼睛,回梁子他们中间去,把食物分掉。萧郝好像越来越奇怪了。

*

详细计划进攻策略,进攻队形,以及制高点。

在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时,由魏勇、陆朔两人去占领最佳狙击点,袁帅、梁柯他们分两组同时上山,目标白色山峰。

“魏勇,刚才跑掉的是默默吧?”走在崎岖不平的上坡,陆朔气喘吁吁的问。

魏勇点头。“我帮你背包。”看她像只乌龟似的,魏勇提起她背带时,顺带把人也提起来了。

悬空的陆朔崇敬望他。背着几十公斤的背囊,一把重狙,他还能这么轻松提起自己跟包,他得多大力呀?“你拿包就拿包,把我提起来做什么。”

魏勇一阵尴尬,面红耳赤连忙放她下来。“没注意到,你把包解下来。”

没有背囊的陆朔,在越到山顶路越难走时,走的也不是很快,有时好不容易迈出一步,踩在松软的沙石上,又滑下去两步。

魏勇看时间没多少了,直接把她提上,分分钟走到山顶。

幽怨的陆朔只能瞧瞧山坡,恨这里的山太高了。

到达山顶,魏勇迅速找掩体,同时用树枝树叶把枪掩藏起来。

陆朔跟在一边捡叶子,最后还把几片叶子粘他的贝雷帽上。

隐藏完之后,两人静趴地上。

陆朔撑下巴看远处的白色山峰,不太自信的讲:“小勇子,我会帮你干掉默默的。”

魏勇摇头。“他移动迅速很快,几乎我的枪口还没对准他,就被他发现转移别处了。”

“这么厉害?”

“嗯!”魏勇严肃点头。

陆朔不信。“他又不是女人,还有第六感。”

“不是第六感,是讨厌被枪对准的感觉,所以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是不是有被瞄准。”“我想要胜过他恐怕没可能,再努力几年看能不能跟他打成平手。”

陆朔咂巴舌头,拍他肩膀安慰。“没事儿,血刺的兵都个个好样的,你不用气馁。”

魏刚哭笑不得。“我没有气馁,只是很荣幸能认识这么位狙击手,让我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狙击。”

在聊天中,时间不知觉到了十一点五十八分。

陆朔看了下时间,跟魏勇两人都不再说话,屏息的一个盯上面,一个盯下面。

树林里,萧郝跟袁帅一队,梁柯、小亚一队,四人前后走出暗处,朝山上前进。

风,寂静,一片肃杀之气,影子被拉得修长,走上碎石小山的四人,有股子狼牙山五壮士的感觉。

紧盯瞄准镜的魏勇一动不动,眨下眼睛都不敢。

陆朔闭上眼睛,无法具体感应到他们的确切位置,好像一个人没有,又好像他们被包围了。

“大家小心!九点方向、十二点方向、四面八方!”当他们抬手臂时,陆朔争切大喊。

萧郝他们毫不迟疑率先开火,同时梁柯和小亚背过身,四人形成背靠背阵式,边打边前进。

暗处的老鸟们移动太快,通常在还没确切他们位置时,他们就已经放枪走人。

下面四人只能靠自己敏锐度开枪。

“散开!”萧郝大呵一声卧倒,滚了圈持续射击。

半蹲或躺的四人,边打边后退上山。

而制高点就交给魏勇跟陆朔。

陆朔借助观察器,看子弹飞射角度,为他们分析目标位置。“12、31,28、26,96、89……”

袁帅大吼。“太多了,打了哪个!”

陆朔咆哮。“你笨啊!自己站什么位置打哪个坐标。”“郝哥11点位置,后面后面!”

萧郝解决了前面的,可后面几乎是在他开枪的同时被人对准,千钧一发时,黑暗里突然冒出股红烟。

“NP加上我!”“袁帅、娘子我们来了!”树林里又冲出拔人,张扬大吼大叫鬼子进城似的冲向他们,同时他身后的菜鸟子弹不要钱的扫射。

被叫娘子的梁柯,黑着脸看他。

张扬一点自知没有,拍着他肩膀说:“快点冲,站在这里等死啊!”

“哔”不等他话落音,张扬身后就一个菜鸟身上冒绿烟。

几人迅速架枪,“突突”边打边前进。

他们围成环阵,可暗中放枪的人,总能无声无息放枪,而且枪枪精准,正中红心。

被打得火来的菜鸟们,突击枪猛烈的开火,跟不要钱似的,打完一个弹夹秒迅换掉又接着打。

看一个又一个战友退出训练,陆朔急得团团转,努力想那个狙击手藏在哪里。

魏勇额头上也是冒了层汗。

“打照明弹!妈的,不能只把我们当靶子一样打!”

袁帅大叫一声,小亚退到他们中间位置,迅速装了颗照明弹射上天。

天空突然亮了许多,对准袁帅的枪口蓦然撤走。

抱着枪的莫默静候没动,在照明弹失去光时弯腰迅速转到下个狙击点。

在这个照明弹下,袁帅解决掉几个菜鸟,前进了许多,已经跑到五分之一的位置。

魏勇则把出现他们上位的老鸟一一点名。

看到几个同伴倒下,趴在地上的老鸟不再冒头,对耳麦说了句话。

又放枪干掉一个的莫默,听到战友的话,看了山顶一眼,往山上转移时又将枪口瞄准最后一个把背露出来的菜鸟。

“哔”枪声响起,不是打在扑向战友的张扬身上,而是莫默的位置。

反应迅速的莫默虽已收枪躲进树杆后面,可这枪就打在他的耳朵边,让他心里十分复杂异常。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陆朔惊喜低叫,像是自己打中了一样。

相反魏勇笑不出来。他们没有差一点这个词,没打中就是失手。

“走,我们得换个地方了。”

“好。”陆朔应着起身,在天空又一亮时,看到袁帅他们已经走大半了,而下面的情景,她被爸爸弄的想到句很应景的诗词: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魏勇和陆朔两人迅速下山,转移到第二制高点,继续给袁帅他们开路。

眼见他们就要冲到白色之颠了,莫默瞄准一只菜鸟时,跟顶上的战友讲:“那个先留着,火快烧到你们脚下了。”说着砰一枪一个。

同样的,看到战友一个个停止攻击,魏勇看了陆朔眼。“你在呆在这里,我去牵制住他。”

陆朔精神上支持他:“嗯!小勇,你要小心,千万要活着回来啊!”

看她凛然的模样,魏勇笑道:“放心,我会活着回来的。”

悲壮的目送魏勇下山,陆朔继续观察老鸟位置,然后告诉袁帅他们。

没多久,可能是有魏勇的原因,他们牺牲的没那么剧烈了。

在经过长达半个多小时的连续战斗,快要弹尽粮绝时,他们终于突破防线,走上站两排老鸟的顶峰。

“帅帅,救我下去。”看到他们成功登顶,陆朔在频道里大吼。

看到上面景像的袁帅回神,拿起复合弓,在箭尾绑上攀登绳,射向另个山头的陆朔。

陆朔用力拔箭。没拔出来。再用力,还是没拔出来!

真是,射这么大力做什么?嘟囔句,陆朔解开绳子绑到颗大树上,便背起背囊,用身上的环扣扣住绳索,直接滑下去。

等她到达颠峰时,袁帅他们都站在边,自己腿一落地,就被两把枪架住。

陆朔愣了下,紧接不间断扯嗓子大喊:“爸爸爸爸爸爸……”

老鸟们:……

“吵什么吵!说暗号!”白小冰背着手走出来,表情很狰狞的吼。

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陆朔,乖乖闭嘴,把那四句诗大声的背了通。

“我意不在天地中,是非成败转头空。笨笨娇颜惹君醉,鸟重一枝入酒尊!”紧接朝里面大喊:“爸爸,这是你写给我的情诗吗?”

陆龙:……

“小白,这下我可以进去了么?”

白小冰还是凶神恶煞的。“错了!六点之前再不说出正确暗号,就算失败!”

错了?可她明明就只找到这四句话。陆朔皱眉,怀疑的瞧白小冰,又看战友们。

袁帅他们也挺好奇,她的暗号怎么和自己的不一样,更无法帮她。

不是首诗,难道暗号藏在诗里面?陆朔急得满头大汗,进入维思殿堂破析这些字,一个个重新组句、连词。

没多久猜想到是什么后,陆朔脸色变了变,皱眉瞧着白小冰细若蚊声。

“大声点!没听见!”

陆朔眼睛一闭,扯喉咙大吼:“我是笨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