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强者的战役/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七章 强者的战役

这一声气壮山河,余音在整个山谷回荡。

而听到这话的白小冰跟老鸟都笑了,露出口白牙晃得陆朔脑袋疼。

袁帅他们先是一愣,在白小冰放她过来后个个趴地上大笑。

无地自容的陆朔哼了声,默默的蹲地上画圈。

萧郝只是看着她轻轻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笑抽气的袁帅。“哈哈……哈哈…,1号,我们都知道你是笨鸟,你没必要说出来啊!”

“贴切,太贴切了!”梁柯。

“小朔朔,你太可爱了,来,哥哥香个。”张扬说着凑过去,被陆朔一巴掌拍开。

“朔朔,你好勇敢!”小亚。

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的陆朔:……

“笑笑笑,笑死你们,小勇为了我们还没回来呢!”

“你不说我都没发现,小勇子去哪了?”袁帅抬头看了圈,没看到人便问陆朔。

陆朔撇头望天。“不知道。”我生气了。

“小朔朔,快说快说。”

“朔朔小宝贝,你快说吧,我们急死了。”

“朔……”

“我告诉你们!”陆朔抖掉一身鸡皮疙瘩。“他去跟默默比较了,恐怕凶多吉少。”

听到这话,袁帅几个都笑不出来,个个沉默不说话。

梁柯想到什么抬头看大家,白小冰就往里走,并吩咐:“看好他们。”

“是!”

本想去帮魏勇的计划失败,担忧的几个只能这么干等着,祈祷他能够活着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明明十天来没睡过好觉的袁帅他们,即使在完成任务后,都无心睡眠,眼睛不时看山下,不时看对面的树林,眉头紧蹙。

陆朔昨天下午睡了觉,还不是很困,但她最纠结了。她想长高,不想成为矮子,可是魏勇没回来,她又睡不着。

菜鸟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临时指挥室里的人也不怎么好过,个个盯着屏幕,看两个枪王在颠峰对决。

沉默在古老山脉漫延,当天边泛起红暇,昭示新的一天又来了,菜鸟们再也坐不住,个个伸脖子往外瞧。

“只有十分钟了。”陆朔看时间,有些消极的讲。“魏勇这个时候再不回来,不管他有没有胜过默默,都会被淘汰。”除非爸爸再宽容一次。

梁柯安慰大家:“还没到时间,勇子会在最后一刻出现的。”

而目睹他们精彩绝伦对决的陆龙,揉了揉额角。

白小冰看了下时间。“长官,快到时间了。”

同样十天只睡十几小时的陆龙,眉宇间藏不住疲乏,摆了摆手。“把他们两个叫回来。”

“是!”白小冰敬礼,带上耳机,看着屏幕里对峙的两人,下达长官的指令。

两个几乎把大半山林跑遍,狙与反狙,到最后两人的枪口都瞄准对方,这一瞄就是两小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么死死盯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开枪。

这么精确的距离,最后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

莫默收到命令,没事儿平静的抱枪起来。

魏勇灰朴朴像逃难几个月的难民跟在后面。

当袁帅他们看到一前一后走回来的两个,均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在最后一刻赶来了,忧的是看两人脸色,好像是魏勇输了。

在六点整,陆龙带着白小冰出来,看了他们眼便朝白小冰淡漠的讲:“全体带回。”

“是!”

**

带回后,袁帅等人总是问魏勇,他跟莫默谁胜谁负,魏勇一率的回答就是摇头,只字不吭。

时间久了,人们心里也就存个疑问,没有非追问不可,因为……

他们被更凶猛的训练安排给压得喘不过气,好像他们完成任务,教官们很生气一样。当然,那些没完成任务的,回到训练基地便被送回去了,一个没留。

让一班的人开心的是,魏勇没有走,还留在血刺,可他却表现的郁郁不欢,问也不说为什么,不过训练时他比谁都卖力,三十公里越野,硬是跟萧郝跑得不相上下。

他们现在状态跟体能训练时差不多,课目也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现在的菜鸟们心态不一样了,在那次野外训练中,他们发现了自己缺点及不足之处,训练起来便更加起劲,没多久,可以说是到了最佳状态。

在长达十天的训练后,总教官才露面。

这十天期间,只有陆朔偶尔见过他几次面,其他菜鸟是真没见过他人影,让他们一度以为总教官面子伤到了,灭了他们那么多老鸟。

“哔”

“集合!……”

正在练体能的十三个菜鸟,听到哨声立即扔下一切东西跑去集合,其中包括互打举在手里的某位菜鸟。

等寥寥十几个人集合完毕,总教官心情很好的走来,常年严寒的峻脸变得和睦,浅浅的笑让受尽虐待的菜鸟们如三月暖阳。

“通过长达八十天的特训,我对你们的表现感到满意,你们无论是从体能、应变、团结、信任等各方因素,均达到血刺陆军特种兵要求,现在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是否愿意留在血刺陆战队。”陆龙望着他们一个个纯朴、真挚的脸,沉着而感性的讲。“血刺非常期待你们的加入。”

下面袁帅他们听得一愣一愣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他们过了?!

通过考核了?!

能留在血刺大队?!

天啊,谁来抽他们一下,看是不是做梦!

“你们愿意吗!”白小冰厉声大吼。

“愿意!”整齐一致的吼声,响彻云霄。

在听到他们的答案后,陆龙唇边的笑意加深,白小冰也是一笑,给他们配发胸章、臂章、以及归还他们的军衔。完了后站在旗帜下的誓词,吼声绕白云而不绝。

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战友!

**

正式成为一名血刺特种兵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到对面宿舍楼,跟老鸟们一起住。

看他们一个个快乐的像小鸟,秦朗撇了撇嘴。

袁帅不怕死的勾住他肩膀,笑得很嚣张。“秦朗少尉,以后我们多多关照哈。”

“滚犊子。”秦朗踹了他脚。

袁帅恰好躲开,朝他扭扭屁股就搬着背囊跟战友咚咚上去了。

在上面等他的陆朔摇头,唉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讲:“帅帅,你别去惹人家,人家怎么说也是长辈。”

袁帅毫不在意。“不就是一毛一吗?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的!”

人家是真枪实弹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他是不屑理你,你还瞪鼻子上眼。陆朔懒得管他,反正以后吃到苦头才知道悔不当初。

成为正式队员后,宿舍是两个人一间,也有单间的浴室,设施比对面的菜鸟宿舍好多了。

对此,即使这基地看着破破烂烂的,但菜鸟们还是很满足,所以说嘛,有对比就是这桩好。

陆朔背着背囊,来来回回把袁帅他们的宿舍都走到,硬是没找着自己的床,便去问莫默。

莫默翻看文件,找到她的宿舍后指了指最右边的。“陆小姐,你的最后那间,我带你去。”

最后一间?离楼梯那么远,是故意找自己麻烦呢?陆朔转下眼珠,看房间与楼下的距离。二楼,她直接跳下去应该没问题。

“陆小姐,这十天你就暂时住这里,十天后我们就可以回基地了。”莫默怕她不习惯,解释的讲。

“我一个人?”

“嗯。宿舍安排是两人一间,你们这批通过的只有十三人。”

一定是爸爸的意思。陆朔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得进去铺床叠被收拾起来。

莫默出去帮她把门关上,路过袁帅跟萧郝的宿舍时,多看了一眼,并未停下脚步。

知道自己要跟对方一个宿舍的袁帅跟萧郝两人,都炸毛的看对方,眼神嗖嗖在空中杀了几十个来回,若不是部队规定不准打架,他们肯定早就揍起来了。

在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每个战友都处的非常溶恰,但有些也只是表面的,就像现在他们两。

袁氏、萧氏两人对峙近三十分钟后,各自转身收拾东西,谁也不跟谁说话。

当天晚上是迎新宴,就连两位教官都赏脸的跟他们喝了杯。

“长官,一开始我们还觉得你很冷、很难相处,没想到您竟然肯跟我们喝酒,我们真是受宠若惊。”酒过三巡,一个喝高了的士兵,举着酒杯摇晃讲。“我、我敬您!”

陆朔:……

陆龙不意察觉的扬了下眉,继而喝掉他敬的酒。

“长官,我们是真没想到,我们能提前通过考核,太意外太意外了!”

“长官……”

看到喝点酒,就什么话都敢掏出来说的士兵们,陆龙依旧淡淡的面无表情,他们敬酒自己便喝。

陆朔觉得爸爸的波动不对,不敢蹭上前,同时捂住也要发酒疯的袁帅的嘴。

袁帅看到是她,醉眼朦胧的抬头凑近她。“小朔呀,我问你一个问题哦。”

陆朔把他头推开些,捂住自己鼻子。

满口酒气的袁帅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讨嫌,还一个劲的往她身上凑。“你能……能告诉我,攻占白色山峰时,你怎么能那么准确知道老鸟们的藏身地方?你肿、肿么做到的?”

“我有观察器。”陆朔继续推开。

袁帅继续靠近:“不、不可能!当时场面太混、混乱,不可能反应这么快。”

“给我滚远点。”早铁青脸色的萧郝,抓住袁帅衣领就给丢出去。

被扔地上的袁帅昏头晕脑,给直接睡了。

余光一直看着陆朔那边的陆龙,扫了眼地上的袁帅与萧郝,不作声色的承了个士兵的敬酒。

在又一个人要说心里话时,莫默从情报室里跑过来,在看到喝酒的陆龙时,犹豫了下。

“莫上尉,什么事。”陆龙一开口,白小冰便挡下所有的酒。

莫默拿着文件夹走来,双手递给陆龙。

粗略看了眼内容的陆龙,把文件还给他,让他先下去。

陆朔看走掉的莫默,又看坐了会儿就和白小冰离席的陆龙,心想肯定是出事了。

而两位教官一走,被束缚许久的士兵们更疯狂。

瞧长桌上没酒品的张扬,因喝过头在嚷着要跳脱衣舞,下面大群战友居然拍手叫好。无语望天,陆朔默默的回房。

当然,后来张扬也没跳成脱衣舞,被几个能走的战友,和秦朗他们一同送回房,只是这次他们“温柔”的把人扔在床上。

次日一早。

“紧急集合!”

一声嘶吼如惊天大雷,炸得宿舍里的新兵乱成锅粥,个个如一天进部队,起个床跟打仗一样。

“我的袜子袜子!”

“嘿兄弟,你穿错裤子了!”

“那是我的鞋……”

快速的一分钟后……

两分钟后……

新兵唰唰冲出宿舍。

正准备开跑的陆朔看到长长的走廊,趴护栏往下瞧,紧接把背囊扔下去,真的直接跳下去。

好不容易集合完毕的新兵们,个个凛然望着前面的白小冰,心想怎么能这么变态!昨晚还好酒好菜,今天凌晨六点就紧急集合?玩他们呢!

等他们报完数,人齐了,白小冰嘶吼:“上车!”

十三个新兵咚咚冲进警车里,半点不输给几年的老兵。

新兵们排排坐,对面早坐着陆龙跟莫默两人,最后冲上车的新兵即使这边挤的只坐半边屁股,都没人坐到教官那边去。

陆龙面无表情的看东西,完了把资料给白小冰。

白小冰接过资料也没去看,在车子发动时看着他们讲:“昨天晚上十点接到通知,据情报人员证实,横福区有名歹徒携带大量炸药秘密潜入居民区,企图贩卖给黑手党,上头命令我们七十二小时内立即将人抓获!”“炸药量巨大,一但在居民区引爆,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们的第一任务是确保居民安全!”

严肃的讲完,白小冰又讲道:“这样的任务根本不够格让我们血刺出动,不过就当拿给你们试手,你们有信心完成吗!”

“有!”

很慷慨赴义吼完,第一次实战的新兵们,心里各种情绪都有,激动的、害怕的、兴奋的、期待的,还有连想都不敢想,如果失败将意义着什么。

他们都还年青,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如果失败……

“这不是演习,我再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当中有想退出的吗?这次你们将要面对的是死亡,不是暴乱!尸体!有可能看到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死去,因为不是他亡就是你死!”似是看出他们的想法,白小冰狂嗥吼道。“回答我!你们有人要退出吗!”

“没有!”

路途中,在白小冰不断给他们打鸡血下,警车终于走出偏僻的山区,进入普通的城填。

陆朔心里敝着口气,无法说清自己现在的心情。

谁不怕死?面对死亡是需要勇气的,她很诚实的讲,她有点怯场,但是看到对面似泰山压顶不弯腰的三只老鸟,觉得自己是多么渺小,多么的不像个兵。

在一路的忐忑中,警车远远的停在市区里,陆朔在陆龙他们下车后,迅速的跟上。

双手托枪一行人威风凛凛走过人民群众,陆朔不自觉抬头挺胸,全身愈加紧崩。

他、她们用如此崇敬、敬畏的目光看自己,自己能回馈他们什么?除了负起肩上的责任,似乎别无其他。

“哇~嘛嘛你快看快看,那位姐姐穿的衣服好酷哦!”

呃……

好吧,还是会有例外!

“陆龙中校,你们来了。”走过一栋陈旧的老市场,一个中年便衣警察迎上来,跟陆龙握手。“根据最新情报,他们今天上午十点会在市场里的某个地方进行交易。”

陆龙抬手看了下时间,走回陆朔他们队伍里,简明扼要的作出作战方案。

“还有十分钟,冷刺,潜伏上屋顶,发现目标说明里面情况。”

“是!”

莫默敬礼,拿着枪便跑出去。

陆朔看他一下消失人群,焦急的想着只有十分钟了,来得及部署吗?

一身肃穆军装的陆龙,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就连他那把血刺也没有。现在他望着若大的市场,明明都没进去过,却像控制全场般据傲自信,让陆朔、袁帅他们莫名安定,信服。

没两分钟,白小冰向陆龙转告莫默的话。

听完后陆龙干练的指挥他们十几个菜鸟去相应位置,没有任何迟疑,绝对的相信他们能完成任务。

陆朔魏勇一组,两人潜进第二制高点,刚趴好准备就位,就到十点整了,现在只等长官一声令下,他们就能进行射击,击毙目标。

十字架里的男人看上去跟隔壁大叔一样,任谁也想不到他的麻袋里,装着高危险物品。

看着这样一位人物,魏勇迟疑,想是不是上头搞错了?要是那位大叔不是携带炸药者,他们误杀了怎么办?

坐在车里喝水的陆龙,看了下时间,向旁边的白小冰使了个眼色。

白小冰按着耳麦,向莫默讲:“行动。”

他的话刚一讲完,莫默迅速两枪射穿四个人,还有两个要跑,被冲出来的武警按住。

就这么短短三秒钟的事,这场“后果不堪设想”的任务,就这样结束了?

懵头懵头的新兵们返回集合,还没回过神来。

他们一个上午,经过面对死亡的恐怖,正义的挣扎,最后这几分钟面对情报错误,成为罪人的不安边沿,甚至想到枪板一扣,十字图标里就炸开血色的花,接着目标倒下。

可是当他们做好所有的思想准备,凝神等待长官那声命令时,任务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他们除了愕然、愤怒,还有敬畏!

他们不同普通民众,敬畏这身衣服,而是穿这衣服的莫默。

一弹两穿,两枪相隔不过零点五秒,瞬间解决四人,控制全场!

莫默回来向陆龙敬礼。“报告,任务完成。”

陆龙向他回敬,一派风格的吐出两字。“归队。”

“是!”

“哎呀,陆龙中校,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收队,还可以赶上午饭。”刚才那个便衣警察,如释重负的跟他握手,感激的不住挥动。

人矮的陆朔,抬头看爸爸被他握住的手,想着你握一下就够了吧?爸爸才不稀罕你的感谢。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谢谢王局长为血刺新成员,提供这样一次实战的机会。”陆龙客气的说完,便和白小冰他们往回走。

风度直让后面的王局长都驻足远望许久。

陆朔朝他翻白眼,便和来走场子的新兵,又威风凛凛的跟上。

怎么都觉得,他们是用来充人数的?!

回到警车,陆龙看着他们说了一句:“写份作战报告。”

这是他今天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十三个新兵唰的腰杆一挺。“是!”

警车匆匆开出来,又慢悠慢悠的开回去。

心里被塞得满满又像什么没得到的袁帅他们,低头望地,不时愉愉看莫默。

莫默不动如松坐着,连视线都没转变过。

“去年他当兵到哨所

夜晚他是我枕上的梦

白天他是我嘴里的歌

严冬里刮风又下雪呀……”

突然,静谧的警车里响起又尖又宏亮又唱得很甜的歌曲铃声,惊得一帮子忐忑新兵差点掉凳下面。

还兵哥哥呀!你丫的都老哥哥了!心里无比吐槽的新兵,就连陆朔都忍不住瞥笑。

白小冰冷酷的瞧了他们眼,神情自若拿出手机接通。

自始至终他旁边的陆龙跟莫默都没动过眉毛,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黄河决于口而心不惊慌。

“再说一次!”坦然接通电话的白小冰,没多久皱起眉,声音抑制不住激动。

“嗯,我会马上转告长官!”简练说完,白小冰握住手机的手背青筋暴露,双拳隐约颤抖,复而迅速转向陆龙跟他交头耳语。

像雕像坐着的陆龙,眼睛越加深沉,嘴边抽动了下,沙哑沉沉的开口问驾驶员。“还有多久才到基地。”

“报告长官,才刚出横福路,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到。”

三个小时,太久了。陆龙敛下眼,削薄的唇抿成直线,放在大腿上的手掌克制不住握成拳。

白小冰眉头皱成川,非常急切,但他多年职业军人的素养,让他没有表露的很明显。“长官,他们向来行踪不定,这次七处难得弄到他们的位置,三个小时太……”

白小冰想说什么,陆龙当然知道,他也很想马上行动,但……

被总教官望着的新兵,个个后背一凛。

“白少校,这事回基地再说。”陆龙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放弃。

白小冰咬了下牙,坐正没再说话,想是他也知道无能为力,只得回基地再行动。

向来、七处、一定要回基地。陆朔看他们两个神情,捕捉到这些敏感词,脑里迅速分析出他们所说的事情。

七处得到他们的位置,这应该是一个情报组织。向来,他们一直在做的事。一定要回基地,基地有出色的老鸟,他们相互信任、相互把后背交给战友,他们无疑是军中一把血刺,相比这些新兵,爸爸还是更信任自己的旧属,也许是不想他们冒险。

风险大!“爸爸,是不是有毒鸩的消息了?”想到这个可能,陆朔紧张的问他。

陆龙看她,沉默下才点头。“嗯。”

“毒鸩?”袁帅惊讶出声。他们听陆朔说过,这个毒鸩是血刺的头号敌人,这么强的军团,都有让他们棘手的人,真想见识见识他们。

白小冰点头解说。“毒鸩是伙利用机械人做各种极端事的团伙,血刺跟他们恩怨很深。”

“爸爸,带我们去吧!”陆朔说这话的时候,往车壁上靠了靠,更显得自己挺得直些。他们几次追击毒鸩,爸爸都必定亲自去,她真的很想见识这场属于强者之间的战役。

袁帅等人挺胸,目光如炬,无声请命。

反正都是要上战场的,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长官,你的意思呢?”急于行动的白小冰,权衡了一下分析的讲。“这些兵都是我们层层严格挑选出来的成员,或许这次只是毒鸩一些小头目,我们先去探情报,实在不行再叫周中尉他们前来支援。”

被白小冰不像夸的夸,袁帅他们心里特高大,更想去。

陆朔鼓起勇气插话:“长官,请您相信我们!”

听到白小冰在情在理的话,看他们个个严谨以待,就等着自己一句话,他们就能真正成为自己的兵,出生入死的战友。陆龙沉默许久,最后转向驾驶员:“调头!”

警车唰一下,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差点把陆朔给甩出去。

急速调头的警车,又急速往外开,让这群新兵暗想,真不愧是血刺的司机,牛!

“爸爸,给你。”期待雀跃的陆朔,解下自己的军刺给他。爸爸没有带武器,自己这把虽然不如血刺,但是凑合着用吧。

陆龙望着她手里的军刺,又看了她眼,伸手接过。

见他接刀,陆朔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

成为军人,第一次与爸爸这么正规严肃的做战呢,真令人期待。

这章是意外,明天继续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