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全队沦陷(一)/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八章 全队沦陷(一)

根据七处情报,毒鸩正下榻南京科技馆,参加那里一年一度的科技展,具体情况上面还在核实。

警车开进当地军用机场,血刺部队一行人雷利风行上了架武直,期间一刻不曾停留。

科技馆离他们不算远,飞行三十分钟左右并能到。在这三十分内,传来的情报已经确定到他住址,及他即将离开的路线。

当武直降落南京的机场,他们再次上警车,前往他下榻的别墅。其间白小冰接了个电话,在陆龙耳边说了什么。

剑眉微皱的陆龙,看了袁帅他们眼,冷冽吐出个字:“追。”

“去龙脖子路。”白小冰朝司机说。

前面的小警察听到这地方,脸色都变了变,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

龙脖子路……陆朔在维思殿堂找下,没有找到关于它的信息,是地方太偏,还是她看的书没有普及到?

袁帅、萧郝等人严谨坐着,也同老鸟那般一动不动,这次不是他们不敢动,而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没心思再想其它,只想抓到毒鸩、抓到毒鸩,这是他们此时唯的信念。

车行驶了莫约一个小时,陆朔就看到路标上写着龙脖子路,请小心行驶,还有限速。

在开进又弯又长的道路后,小警察果然放慢速度,是刚才速度的一半。

观察到小警察变化的陆朔,好奇看外面倒退的风景。

道路是双行道,但也只够三辆小车并排行驶,两边是树和石壁,茂密的树枝挡住了烈日,阳光鲜少有渗透树叶落在地上。

这还不错嘛,大热天的来这里乘凉好。陆朔自娱自乐的想。

不过路真长!开了十来分钟,居然还看不到尽头,那一个又一个弯光看着心都提起来,一般的司机没一定技术,恐怕不愿走这条路。不过也有可能,是小警察开的慢,才显得这路长。

然而,不管开的再慢,当快三十分钟后,没听说过里的新兵脸色微变,还是没老鸟那么淡定。他们行军这么久,更另人诡异的是,居然没有看到一辆车,一个人!

这么神怪的事,陆朔都没心思看风景,秀眉皱得老高。

想是在后视镜里看到他们微样的神情,小警察笑着解释:“这里路道偏,晚上不太平,前不久这又发生一起分尸案,车祸频繁,现在的司机能绕道的绕道,不会轻易走这条路。”

又,分尸,频繁车祸!听到这些敏感词,陆朔手心冒汗,不是热的,是被吓的。她以为只有战争才有死亡,没想到一条路上,能发生这么多恐怖的事。

现在这条路,连白天都没见到个人影,晚上更不可能有人。全身寒毛竖起来的陆朔,抬头看路边,居然没有发现一个路灯。

一定得在天黑之前结束任务!不然他们不是死在战场上,恐怕是被这条另人毛骨悚然的路给吓死。

刚才还想这好乘凉的陆朔,突然觉得肚子有点反胃。她宁愿热死也不想来这里吹风!

“停车,就到这里。”当看到马路下边的树林有条羊肠小道,陆龙叫停车。

陆朔脸色不太好看,下车站在凉飕飕的马路边上,感觉腿有点打颤。

看他们准备下山,小警察提醒道:“陆龙中校,希望你们能在天黑的时候回来,再前面不远就是中山陵。”

中山陵是孙中山陵墓,及民国时期的烈士。

听他这意味深远的话,陆朔连连点头。想着一定要天黑之前回来。

陆龙颔首,没有开口说谢谢,便带着部下走进小道。

小警察调车头,看他们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行,咂舌。“祝好运,可怜的孩子。”

走在阴森遮天蔽日的林间,陆朔炸毛的握紧枪,眼睛时刻防备望着四周,已然达到一级戒备。

后面袁帅他们虽然说已经是成人,鬼神这话知道不科学,但想到这里某个地方可能还隐藏着没被找到的碎尸,心里就痛快不起来。

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走出丛林,入眼是片芦苇荡与大河。

踏上破旧年久未修的木板桥上,陆朔抬头望任鸟飞的天空,凭鱼跃的大河,以及风吹摇摆的芦苇荡,突然有种回到民国时期的感觉,心里怎么也热不起来,即使他们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已是满头大汗。

“长官。”桥的尽头,停着条不大不小的木船,里面戴帽子的船夫看到陆龙他们,几步干练的跑上桥头,向他敬礼。

陆龙回敬,便和莫默站一边。

白小冰带着陆朔他们这些新兵先上船,他们才上去。

当船划起来,破浪前行,船夫交给陆龙一个上面写着七字的密封袋。

陆龙沉着眉,拆开袋子看完资料才看向陆朔他们。“毒鸩已经走水路下达到昌平码头,他们会在那里住下,等明天下午的私人飞机接应。”“现在我们到昌平码头,还有四十五分钟,行动时间只有今晚。你们明白吗?!”

“明白!”

“这次的人是毒鸩心腹,要活的。”陆龙阴郁说完,把资料给陆朔:“记熟目标的脸。”

“是!”陆朔挺腰应道,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莫约二十七八,挺鼻厚唇的,最明显的是他脸上有道疤,让他看起来更加狂野性感。好吧,在面对敌人时,她不应该去欣赏他的美貌。

陆朔看完,把照片递给袁帅。

每个人都看了遍,不用多看,他们高人一等的记忆力只需匆匆一眼便能记住,更何况此人有这么明显的特征,只是有人想看帅哥罢了?!

当船快到达昌平码头时,船夫把船驶进芦苇荡。

陆龙带头率先下船,踩着软泥水草上岸。

陆朔是第二个,一腿踩下去就拔不出来。虽然这时天气不冷,可鞋子进水,这滋味真不怎么好受。

被挡到路的袁帅帮她拔出腿,扶她前进。

“谢谢。”浅一脚深一脚的陆朔,抿着小嘴冲他道谢。

袁帅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一行人终于上了岸,他们再次进入茂密的森林,从山里穿过到达离昌平码头三公里的地方。

停下步脚的陆龙,站在山腰看脚下的城镇良久,看了下时间转向他们,神情淡然的讲:“原地休整。”

他说完就和白小冰走开,应该是去商量做战计划。

陆朔坐地上,很想把鞋子脱下来,可她不能。“帅帅,你们不难受吗?”

袁帅坐她旁边,弹了弹裤腿上的泥,风轻云淡的讲:“想想你接下来要做的事,这些小事就根本不是事儿。”

这是陆朔认识他这么久以来,说得最有水均的一句话。

“你别这么看我,我可没有恋童癖好。”

陆朔:……

在这种气氛下,似乎谁也没有心情开玩笑,十三个新兵坐的坐,躺的躺,谁都没心情说话。而莫默一如他风格,蹲在制高点,随时随地准备着。

没多久,陆龙跟白小冰从竹林里出来。

白小冰跟他们讲了作战计划,最后补充:“戴上国章。”

迅速有素的陆朔他们,有效率的把国旗臂章贴手臂上。

做完这些严肃的事儿,陆朔看向陆龙,问了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爸爸,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吃饭?”

在为今晚一战做准备的众士兵:……

陆龙望着她,没说话。

陆朔委屈的继续讲:“早餐都没吃。”

今天早上紧急集合就去横福,然后直飞南京,又跑到这个山旮旯角落,她真的是饿了!

“你包里有压缩饼干。”许是面对自己的女儿,陆龙狠不下心,告诉她,她现在可以补充食物。

听到这话陆朔声音更小:“那个不好吃,我没带……”

“饿着。”

可是她真的饿。陆朔眨巴眨巴眼睛,望着陆龙仿佛他是救世主。不管能不能救世,他能救自己。

魏勇看她可怜兮兮的样,拿出自己的给她。“1号,你吃我的吧。”

陆朔望他,又看陆龙,不敢拿。

陆龙睨了她眼,俯视山下不大的镇子。

“小勇,你吃吧,等下还要战斗。”陆朔心痛拒绝。如果真要发生像民国时期那样的战争,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最多出出脑力,他们可是去拼技巧拼体能的。

“我没事,几天都饿过来了,不差这一天。”

听到这话,陆朔更心疼他,更加不要他的。

白小冰看死活不要的陆朔,心想陆小姐现在终于是长大了呀。“长官,马上就要天黑了,不然让莫上尉提前五分钟带他们吃点东西。”毕竟都是一帮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孩子,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总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上战场。

陆龙听到白小冰的话转过身,看他们一张张渴望的脸,点头。“莫上尉,你负责看好他们。”

莫默唰站起来。“是!”

昌平码头,快接近边境了,所有边境局势都不太平,因此这里时常有维和军。见到他们带国章的当地居民见怪不怪,有些还不收他们钱,十分热情。

他们这一行军中,最扎眼的就是陆朔,她的出现通常让大家猜想,他们是不是在COS呀?总之不是非常肯定他们身份。

“小妹妹,你们是不是在扮COSPLAY呀?装备挺齐全的。”面条西施掐着她白嫩嫩的脸,吃足了豆腐才松手。

陆朔不答好她,硬是把钱给她,就和袁帅他们跑也似的走掉。

“帅帅,COSPLAY是什么?”跟着莫默往回走的陆朔,悄悄问旁边的袁帅。

“一个角色扮演吧。”见她还是不懂,袁帅给她解释。“就是喜欢电影电视里面某个人物,然后就去扮演他。”

“哦。”陆朔似懂非懂的点头,看前的莫默都不往后看,想到爸爸跟小白还没吃饭,他们都没背作战背囊,肯定没有压缩饼干水这些东西。

掏掏口袋,还有二十块钱,便不住看路边还有什么好吃的不,想着给他们两带些回去。

现在他们是要返回,在山脚下与两位教官汇合,再一起围剿毒鸩。

可是越人少的地方,就越没有小吃铺,陆朔看走得不快的莫默,又看不远的小商店,算计自己买了东西,再追上去来得及后,便往那边跑。

看到她跑掉,袁帅、萧郝两人不放心跟上去。

边跑边往后看,看到他们两个,陆朔不那么紧张了。如果要受罚也不是她一个,哈哈!

“老板,给我面包面包,还要两瓶水。”脸不红气不喘跑到小商里,陆朔扫了眼琳琅满目的货物,不费时间找,直接嚷嚷的让老板拿给自己。

听到叫唤,肥胖老板才从里屋走出来,想是人少没生意也不怕别人偷东西。

胖胖的老板,绿豆似的眼睛到三个穿装军的兵哥明显愣了下,然后非常热情的帮她拿东西,嘴里乐道:“三位小兵哥初次来这里维和呢?没见过你们纳。”

袁帅点头。“第一次。”

“嘿嘿,你们才刚当兵不久吧?来这里磨练磨练一下好,这里呀……”老板给陆朔拿了水,转身去架上拿面包时健谈的讲。“还是非常太平!”

在他转身的刹那间,一直没说话的陆朔突然大叫推开袁帅,扑倒萧郝。一梭子弹突突打在他们刚站的地方。

摔倒的袁帅暴露在柜台后,也恰好这样他反应迅速,举枪就把枪口转向自己的老板击毙。

突击枪一梭子弹全打中他腹部,一个个血窟窿看着不大,源源不断的血却噼里啪啦滴在地上。

袁帅傻了眼,被陆朔的惊吼叫醒,看到跑出来个个手拿机枪的人迅速爬起,跟陆朔、萧郝三人边打边躲。

一向不怎么说话,似跟袁帅不对头的萧郝,躲在柜子后面,在那波人冲出来时狠狠扫射,将他们打进房里拉起陆朔就跑。

陆朔慌得跑进商店后边的胡同里,当跑到尽头没有路时才知道自己有多白痴。

萧郝看了眼两侧,把枪挂脖子上,半蹲手交叉握着对陆朔讲:“翻墙!”

陆朔起跑踩着他手跃上高墙,正在这时那些人追了上来,一个领头的人看到他们就大喊大叫,边跑边打。

袁帅半蹲一只腿朝外弓步,冲他们突突扫射时大喊。“先上去!”

萧郝同他射了几梭子弹,便踩着他大腿跳上去。

“上来!”萧郝在墙上掩护他,陆朔放下枪伸手去拉袁帅。

袁帅抽空看了下她手的位置,大吼猛扣板机打倒他们一排人后,一个箭步踩着墙壁拉住陆朔手,再一翻身跃上去。

下面的人枪子紧跟飞上墙,没来得及全部翻过墙的的袁帅腿中了枪,疼得他倒抽口凉气,却不喊叫。

看到他鲜红的血,陆朔急得大叫。“帅帅,帅帅你怎么样?”

袁帅再怎么疼,听她快哭的声音都想笑。“死不了,等哪天我死了你再哭吧。”

“小呆猫前面带路。”萧郝观察一遍院子,架起受伤的袁帅。

对这样的突发事件,陆朔吞口唾沫,镇定推开木门带着萧郝他们往前院跑。

这是间古老的四合院,心跳无以复加的陆朔,奇迹般没有迷路,绕过走廊就能看到前院紧闭的大门。

只是当她喜冲冲跑出去时,脸上的喜悦顿时僵在嘴边,腿步不住后退。

前院不仅有排手持先进武器的打手,还有背对他们站着的一个高大男人。

萧郝等三人心里一凛。

陆朔紧盯男人,在他转身,看到他侧脸上的疤时,心里只有一个词,那就是:完了。

“郝哥,帅帅,听说俘虏待遇很差,我们要不要自杀算了?”陆朔脸色惨白惨白的讲。

萧郝动了动嘴,望着男人的脸没有回答。

整条腿疼麻了的袁帅苦笑下,想着自己都没她这么勇敢啊,她居然想到了自杀。

男人听到她的话,露出有趣的笑容。“谁说你们是俘虏?你们是我的客人。”“血刺特种兵是吧?我一直想见见你们的长官,友好的见面。”

我爸爸可一点不想友好的跟你见面,如果你落到他手上,他一定会先把你打到半死,然后再问情报。

“把他们带走,我想客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跟我见面了。”

看到那些打手凶神恶煞走向自己,陆朔冲那男人大叫:“等等!”

男人转身,似死神般的深褐色眼睛友好看她。

陆朔心咚咚跳的鼓起勇气。“既然是客人,那么可以让人帮帅帅包扎下伤口么?”

男人瞧了眼受伤的兵,不屑的给他们一个眼神。“如果他要死了,我会让他活着。”

你妈的,你谁啊,等我爸爸来了,看他不把你打得满地求饶!听他这么嚣张的话,陆朔气得嘴巴都歪了。

三个被蒙上眼睛带上车,摇摇晃晃十来分钟后,三人被他们粗鲁扯下车,又走了几分钟路,打手才扯掉他们的眼罩,把他们三个推进一个牢笼里。

真的是牢笼,非常简易的粗圆木钉成,而前面不远就是几间毛草屋,屋子前一块二百平米的平地,河岸上长满了芦苇。

这看这情况,他们应该还在昌平镇内,只是这里太寒酸,不知道爸爸跟小白他们能不能找到自己。

陆朔蹲袁帅腿边,瞅着他腿伤自责难当。“帅帅,我听说火药能消毒。”

疼得抽气的袁帅,不明所以的看她。

“兵书上是这么写的,我们可以把子弹壳敲开,然后把里面的火药洒在伤口上,再点个火就行了。”陆朔说着去摸口袋。她喜欢各种各样的子弹,身上还有颗巴雷特的子弹,刚好给他用上。

袁帅脸色大变,惊恐万状。“朔朔你这是要帮我还是要烤我啊!”“我另愿这么壮烈的死掉,也不要被火烤死!”

呃……好吧,想想确实有点疼。

“那我帮你包扎一下。”陆朔解下大腿上绑军刀的带子,让他忍着点就帮他囫囵绕两圈,然后打个死结。

袁帅咬住自己衣服,面目狰狞,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进湿润的泥地里。

疼得嘴巴都变白的袁帅,包扎完又没脸没皮的讲:“朔朔呀,你对我真好。”“哎,可惜君生我未生……”

陆朔打断他抒情的话,惊讶问:“君生你未生?你想搞基么?小亚不错啊,还有萧郝也不错。”

一下没表情的袁帅。翻白眼看河面的萧郝。

“其实我不介意比我大的啊,可是帅帅你连我爸爸都打不过,我怕以后你太受气。”

“几个能打过你爸爸啊!”多次受创的袁帅咆哮。“朔朔,我为你以后的幸福担忧。”

陆朔安慰的拍他肩膀。“到时再看吧,袁帅你努点力,或许能超过我爸爸。”

我还是算了,这么恋父,到时嫁给你爸爸得了。袁帅受了伤,又说不过她,干脆挪挪位置靠木杆上休息。

站靠笼边上的萧郝,若有所思看着陆朔,随即眺望黑暗的河面,不知在想什么。

陆朔坐在湿泞的地上,抱住双腿懊恼的想,要不是自己去买东西,或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还让帅帅受伤了。莫默他们呢?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走远,肯定听到枪声,不出意外,他们今晚的行动会照常进行,可是……

瞧了眼高度戒备的地方,陆朔蔫了蔫嘴。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希望莫默他们能更加小心点。

想着这些事的陆朔有些害怕不安,只能抬头看月亮,想自己跟爸爸还有小白他们在同一个月亮下,顿时觉得他们离自己也不是很远。

深夜两点,所有人都熟睡后,突然响起的枪声与爆炸声,似平地惊雷。

笼里睡着的三人惊醒站起,看远处战烟烧红半边天,心里又喜又不安,喜的是他们没有被抛弃,不安是担心他们安全,能不能全身而退,若是……

“啊!”突然陆朔抱头尖叫。

袁帅、萧郝两人用眼神问她怎么了。

陆朔指着望台。

望台哨岗里的加特林机枪,正以每分钟3000发子弹持续射击,那火力强大足可以击穿任何铠甲。

“死定了死定了,看着毛都没有根的破房子,居然有这么牛逼的武器!”陆朔抱头乱转,迫切希望莫默他们快点撤退,别做无畏的牺牲了。

看到那挺机枪,就连向来对事事无所谓的萧郝都变了脸色。

陆朔还在一边念叨死定了死定了,听到的两个心也越来越沉。

“还没死呢。”梁柯从水里冒出来,拿下嘴里的军刀冲他们笑。

“梁子梁子!”陆朔兴奋的大叫,被后边的萧郝捂住嘴巴。

梁柯让他们噤声,便上岸走离河边仅两米之遥的笼子,要放他们出来。

被捂住嘴的陆朔感到有人朝这边走来,急得要挣脱萧郝桎梏。

可没等大睁眼的陆朔叫出来,发觉其他两位战友眼神的梁柯刚要反击,就被打手用枪托咂晕过去。

打手麻利的把晕过去的人扔进笼里,就又锁上拿枪跑远了。

“梁子梁子。”突然多了个战友,陆朔急忙去摇醒他,想问他外边情势怎么样了。

可能是刚才那打手力道大了点,梁柯不管她怎么摇都没醒来,倒是被咂的地方破了,流出浓的血,吓得三个都不敢去动他,只是陆朔抱着他脑袋,不让伤口碰水。

没让焦急的几人久等,没一会儿张扬跟小亚及其他几个新兵都被他们押来,关在另个笼子里,最后一个是魏勇,十三只菜鸟再次聚会了。

陆朔瞧着他们几个,眉一宿都没松开过。“小勇子,默默呢?”

魏勇看了眼站远处的打手,用口形讲:“外面蹲着。”

听到这话,袁帅他们又莫名有点希望,可这又更加确定了,他们这些菜鸟跟老鸟之间的差距。

枪声已经停止,提心等待的陆朔他们,看那个刀疤男人在气急败坏吼什么,就有些洋洋得意。

“哼,凭他们也想抓莫中尉?下辈子吧!”看到照片上的男人,张扬趾高气昂,好像是自己有多厉害般。

陆朔跟他差不多心情。“希望莫默不要被抓到。”

当销烟都散去,那个男人骂声越来越大,陆朔这边的人心里就越得意。

许是听到他们的心声,刀疤男人面目狰狞朝他们走来。

菜鸟都紧崩起来,不畏惧看着他。

男人指着魏勇暴戾的讲。“把他带出来!”

跟魏勇一个笼的菜鸟都去拉他,被打手凶狠踹开,拉出魏勇就碰一声重新关上笼门。

两个打手把魏勇押到刀疤男人面前,那男人问都没问狠狠一脚踹他腹部,紧接抓住他头发强迫他抬头。“说!你们还有人在哪里!”

魏勇忍住疼,仇视望他,从牙齿缝出三字。“不知道!”

“碰!”男人听到回答没迟疑哗一拳打他脸上。“说!那个狙击手在哪里!”

被打得满脸血,头晕目眩的魏勇垂着头,干脆不说话。

男人又狠揍了通,把他打地上还踢了好几下,直到把他打得快晕过去才对手下讲。“给我吊河里!”

捂住眼睛不敢看的陆朔,听到吊河里的字样,才敢睁开眼帘,眼巴巴瞧着魏勇,眼睛湿润似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袁帅他们个个脸部抽搐,拳头握得死紧,在为接下来自己将有可能面对的事做准备。大不了就一死!出卖兄弟害别人的窝囊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天逐渐亮起来,河边的蛙声渐小,没出山的太阳照亮了小半边天。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他们希望莫默不被抓到,可在天将要亮时,心里又说不出的滋味。天亮意味着什么,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他们不责怪,在经过这么强火力的火拼后,他们知道即使教官想救他们,也需要时间去安排,就看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正当他们每个人都麻木等待结局时,安静的河边突然响起汽车声和叫嚣声。

“默默!”趴在笼边的陆朔,看到被拖来的莫默失声大叫。

梁柯他们几个唰站起来,看到满身是血的莫默,踹笼子大骂。

莫默被俘还不是更惊愕的,更让他们心惊的是,最后被五把突击枪对着的陆龙及白小冰!

“爸……!”不敢至信的陆朔刚要张口喊,被萧郝死死捂住嘴巴。

陆朔激动的又踢又打,踹得笼子剧烈摇动。爸爸爸爸!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她这边的动静引起陆龙的注意。

即使成为俘虏的陆龙,也还是保持他一惯的冷静从容,寸板头,干净有些褶皱的军服,稳沉深邃的修长眼睛,莫名的让人信任、让人臣服。

被爸爸望着的陆朔安静下来,眨巴眨巴眼睛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掉了下来。

刀疤男人说了句什么,押着陆龙跟白小冰的打手推了他们把,把他们两人带进屋里。

后面一辆吉普车跟着进来,闹哄哄下来好几十个打手,看他们手臂上纠结的肌肉,一看就是那些要钱不要命的雇佣兵。

他们满口粗话,说着荤段子走进另间毛屋。

去搬武器的打手,把重武器都扛下车,不要的都丢河边。

陆朔看到那把断掉的军刺,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小朔朔,你别哭啊,哭得我们心里都闷难受的。”袁帅也是皱着眉,满脸愁云惨零的。

“都是我,如果不是我调队也不会害你们两被抓,从而把小勇他们拉下水。”陆朔哽咽的说着,瞧还吊在河里垂着头不知是生是死的魏勇。

袁帅摸了摸她头。“别自责了,这不怪你。”

“呜呜……如果不是我,我、我爸爸也不会被抓,呜……”

“你别再哭了,我还想哭呢!来到这特么不是人呆的血刺部队,好不容易成为正式成员又要被毙掉,我找谁给我赔命啊。”

陆朔眨着湿润的眼睛瞧他。“你不是自己要来的吗?”

“谁想来啊……”袁帅脱口而出,看到战友一双双要吃自己的眼睛,又讪讪的缓下语气。“还、还不是部队让我来,我就来了。”

“小呆猫你记住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叫长官爸爸,要叫长官知道吗?”梁柯摸着头疼的脑袋,告诫她。

陆朔不明白。“他是我爸爸。”反正都要死了,还不准她多叫两句吗?

“毒鸩做为血刺的头号敌人,那一定是他罪大恶极,做重大且害国之事,而血刺做为一个军事中枢,直接对接五大行政区,肯定有很多对他们有用的信息,我们才初进血刺,什么不知道,长官就不同了,他是血刺的总指挥官。”

“我爸爸他不会说的!”

“我知道,我相信这里谁都不会说,但如果他们知道你是他女儿,这就不保障长官会作出部分妥协。”

想了想的陆朔点头。刚才她是糊涂了,没有想到这个。

她头还没点完,毛屋里就传出白小冰的惨叫,穿脑透心,让所有菜鸟都无法保持镇定。

房间隔的不是很远,就两百米的距离,惨叫过后便传出闷哼与重击声,囫囵的不是很清晰,想是白副教官刻意忍耐。

持续用刑了三十多分钟,里面便没有了声音,不知是停止还是人晕过去了。

吊在河里的魏勇听到惨叫幽幽醒来,看向毛屋微微挣扎了下便放弃,转头看关在笼里的战友。

抱头跺脚的陆朔,看到魏勇醒来,焦急的问。“勇子勇子,你还好吗?”

魏勇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毛屋。

陆朔笑得更苦。“全队沦陷。”

全队沦陷!他妈的,这个毒鸩到底是什么来历?光一个手下就把他们给沦陷了。

安静一会儿的毛屋,这时传来男人的怒吼,声音大得能把房顶掀掉。

“说不说!”“我知道你们部队来了个很厉害的机械师,他是谁!”

“你不说我也总有办法查到!”“陆龙中校,你对老板用处大着,我不会动你,但我可以动外面那些笨鸟,哼,拿一群刚出窝的土兵蛋子就想来抓我!也太异想天开了!”

听到男人恶毒的辱骂,袁帅等人脸色一变再变,为他那句机械师及土兵蛋子

果然,男人骂了会儿,估计是不能拿他撒气,就气冲冲跑到陆朔他们面前,当看到他们后,又恢复情绪友好的讲。“我听说血刺有个天才机械师,你们知道是谁吗?听说是柳如风亲自授课的关门弟子。”

看着转变这么快的男人,菜鸟们都不说话。

“我老板只要那个机械师,只要你们告诉我,我就可以放了你们。”。

告诉你才有鬼!菜鸟们还是不吭声,连相互看眼都没有。

对于血刺有个天才机械师,他们当然知晓这事,也知道是谁。除了传言,他们想想也能猜到,一个明着跟他们屁股后面跑的活人,每次考核不过关,却还能跟着他们混到现在,而且训练辛苦还能找总教官打滚撒泼,蹭袋巧克力什么的,除非他们是笨蛋,才会以为教官女儿觉得这好玩,带女儿来部队体验生活的。

更重要是,白副教官曾经说过,千万别让机械师碰炸弹。

“都不说是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开口。”男人阴戾的眼睛看了眼他们,顺手指着一个士兵。“把他带屋里去。”

“梁子梁子……!”听到白小冰那么碜人的惨叫,陆朔、袁帅几人拉住梁柯的手,不让他们把他带走。

可最后那些打手还是强行把他拉出去,拽住他衣领一路拖进毛屋。

被拖进去的梁柯,看到被扔在角落昏迷不醒的莫默,被挂在墙上打得不成人形的白小冰,余光看到坐在椅上的陆龙,未来得及定眼看就被他们扔进里屋,绑一条椅子里。

小小的毛屋里刑具一应俱全,焰红的碳、烙铁、鞭子等,还有一些高科技机械刑具,让人看着都心里发毛。

“再问你一次,血刺的机械师是谁?”男人用电棒抬起他下颌,如看渺小低等生物。

虎目怒睁的梁柯吐了他脸口水。

偏过头的男人,缓缓阴森看着他,粗犷大手揪住他衣服,硬生生提起他用他衣服把脸上的口水擦掉,紧接电棒不留余力一抽。

被打偏脑袋的梁柯有瞬间的失聪,耳朵嗡嗡作响,脑袋无法思考任何事。

男人又狠狠抽打他,抽过瘾又或许是没力气了,最终一脚连人带椅踹地上。

咚得咂地上的梁柯,晕乎乎感觉不到疼,只觉得全身都麻。当微睁模糊的视线看到地上溢出的血,心里很平静,唯一想到的是,要是被老妈看到自己这模样,指不定得哭死。

“装死?还没开玩呢!”男人一把抓住他头发,把他扔到铁制椅里,按了几个开关就把他四肢锁死。“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们的机械师是谁!”

眼帘都抬不起来的梁柯,也懒得看他。

“哼,你们不怕疼是吧?我还不想浪费力气。”“给他进行多参量心理测谎测试。”

“是。”坐在机械旁边的打手,撕破他衣服,把各种电线吸盘贴在他裸露的皮肤上。

头重如千金的梁柯,在那人操作测谎仪时,心里只想着一句话:操你妈B!

男人又用电棒戳住他脖子,让他抬起头,看他肿成核桃的眼睛友好的问。“那个机械师在你们之中吗?”

操你妈B!

“是男?是女?”

操你妈B!

“他多大?叫什么名字,姓什么叫什么,跟你们一起训练过吗?”

操你妈B!

“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有什么特殊癖好,或是不良癖好,跟你一个宿舍一个连一个班吗?”

越到后,男人问得越快,根本不在乎他讲不讲,他只管问,似是扰乱他思考下意识想到些什么东西。

只是梁柯现在只想到一件事:操你妈B!

经过长长问话后,打手向男人摇头。

男人面目更加凶悍,脸上那道疤尤显得暴戾。“给他来杯伏特加!”

操你妈B!他不喝酒!梁柯刚吼完,唰的全身抽搐,像什么爬过他四肢百骸,每个毛孔都愤张,寒毛竖立。

“怎么,爽吗?”

“他妈太爽了!”

男人挑着眼睛看他,友好的向手下说。“加大码!”

梁柯这次抽搐的动静要比上次大,可依然能接受,在第三次时要紧紧咬住牙才能不让自己叫出来。

在几次加大电流量后,打手提醒他。“邱先生,人最大承受电压是24V,现在已经达到最高承受压伏。”

“说不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男人抓住他头发,把他往后位。

脸终于朝天的梁柯,动了动嘴想扑上去咬他,但因为没力气放弃了。

“哼!加大!”

“是!”

随着这声是,比白小冰还要凄厉的惨叫,在外面那些菜鸟们脑海里久久盘旋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