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毁灭行动/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一章 毁灭行动

“长官,这是你要的两个成员信息。”全息屏里的张阳,将两份文件传输到全息屏右下角。“完美,没有任何的瑕疵。”

正襟危坐的陆龙,看着萧郝与袁帅的信息,深邃冷沉的黑眸不知在想什么,许久他才问:“张阳,你觉得自己是个完美的人吗?”

张阳愣了下,接着笑道。“像我这么完美的人,还要问答案?”

“八岁时,你偷了人家一个鸡蛋,虽然你是好奇鸡蛋怎么变小鸡的。”陆龙平静淡漠讲出他不完美的事。

张阳咬牙切齿的瞪视他。“你就不能装把这事忘了!”

“我记忆很好。”“还有,我本以为你兄弟也是个完美的人,很可惜不是。”

“张扬,你对他做了什么?”听到弟弟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张阳的神经唰紧崩起来。

陆龙在虚拟键盘上按了下。“这是这一季血刺特训名单。”

当张阳看到张扬的名字时,恨不得钻过去掐他。“陆大少,你把我折腾进来还嫌不够,还想着把我弟弟扯进来,我们张家上辈子欠你什么了!”

“没欠,就是不顺眼,想把你们整顺眼了。”

张阳恶狠狠瞪他,最后似是想通自己不能拿他怎么样,放弃了。“你的新成员名单里没有他,哪关被唰下去的?”

“测谎。”

听到这话,张阳扶额,似是知道结果会这样,又有点遗憾的语气。“那孩子看着说话不着调,其实诚实的很。”

“我也很遗憾。”

“遗憾个鬼,我高兴还来不及!”

陆龙还是面无表情的讲:“他现在去五团了,邱团长会照顾好他。”

“你就不能让他滚回去当良民?”

“我没权力。”看了下时间,陆龙起身整理了下军装往外走。“而且他当不了良民,还是放部队安全。”

“你……!”气急的张阳看他走掉想掀桌子,但最后只得愤愤结束通话。

训练三个月的倒数第二天,所有合格成员全部返回基地,回家一趟的几只菜鸟,个个喜洋洋回来,大包小包的好不热闹。

“朔朔,快来快来,哥给你带特产了!”袁帅扯着嗓子喊,整个基地的人都能听得见。

所以率先冲进去的不是陆朔,而是周佳佳。

“啥呢啥呢,拿出来瞧瞧。”

袁帅把包藏身后,挺着胸膛装高大的讲:“没你的份,周上尉!”

周佳佳不见外,按住他肩膀翻他身后就抢过包。

袁帅顿时大叫:“抢东西啦!”

拿出特产的周佳佳把鸭屁股堵他嘴里。

“有巧克力吗?”后来的陆朔,完全无视被周佳佳手臂夹住脖子的袁帅。

魏刚把一大袋东西给她,起码得十来斤。“朔朔,十二味的巧克力,一天别吃多了,小心长胖。”

陆朔接过沉沉的袋子,哗啦啦口水流了一地。“佳佳,快来过,还你巧克力。”以前经常吃他的,得还呀。

“还是小美人最好了!”周佳佳拔不出鸭子,听到陆朔的话干脆放手把袁帅扔开,跑去拿巧克力了。

把巧克力分些给大家后,陆朔瞧着袁帅手上油腻腻的鸭,惊讶问:“帅帅,你帝都人?”

袁帅愣了下,哈哈笑着点头没说话。

“朔朔,长安城的特产,肉夹馍。”梁柯也把包东西塞给陆朔,然后就瞧着周佳佳。很可惜,他们都只记得有个小的需要照顾,没记得给他们这里大的也带些。

周佳佳冲他比中指,就被陆朔拉出去了。

“佳佳,莫默他们呢?”

“在下面玩单杠。”

“带我去吧,这么多东西我也吃不完。”陆朔举起快有她大的袋子。

周佳佳嘿嘿的笑,帮她提。“还是我们家小美人够义气,那些个小鬼小气吧啦的。”

听他抱怨,陆朔只是笑。谁让你们对他们那么狠?还在恨着你们呢!

“哔”

“集合!”

新的一天开始,锐利绵长的哨声拉开帷幕,重复着上演过无数次的画面,可却没人敢怠慢一分。

如同五年前的那次一般,火红的国旗,血一样的基地旗帜与口号锦旗在空中飘扬。

陆朔仰望它们,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同时也背负更重的责任,无法丢弃,因为她属于这面旗帜,站在它们的身下。

“很高兴我站在这里,再次见到你们,跟你们说这些话。”陆龙站定他们面前,看着高低有序,大小分明的五人,平静而淡然的讲,没有声嘶力竭与咆哮,以一个同等身份的语气。

“你们进入血刺就选择了一条勇者之路,勇者往往是做别人做不到与不能做之事,同样的,你们将体验到常人无法体验之事,任何时候,任何时刻,你们都要记住一个词:勇者不惧。”

“是!”

陆龙声情并茂的讲完,就轮到白小冰说话了。

仰头看旁边的陆龙,这一刻陆朔知道五年前,为什么秦朗的加入会让爸爸开心。那是因为又多一个战友了,又多一个可以把性命交付的兄弟。也明白那天爸爸说过的每一句话,明白加入血刺并非为荣誉,而是鲜血换来的和平,乃至他们习惯平静,默默的接受一切,只有这样,才能承受住随时随地的危险甚至是牺牲。

白小冰说的什么她完全没听到,直到他大叫自己的名字。

“什么?”

虽然习惯她的天然呆,可白小冰还是不住抽眉。“1号士兵,你的代号是什么?”

代号?

看她还是一脸茫然,白小冰想抽她。“行动时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使用真名。”

“爸爸的是什么?”陆朔又望向陆龙。

白小冰跟着看过去。“利刺。”

“好酷!”

陆龙:……

“非得是带刺的?”好像他们的后面都带刺。

“不强制要求。”

“嗯,让我想想。”这代号,一定要够响亮、够意义、够霸气!陆朔瞅着陆龙想,望着地面想,又瞧着陆龙。

陆龙下颌微抬,有不好预感。

许久后,陆朔突然一声大呵:“我想好了,我的就叫龙朔!”

咚!所有人全倒。

“龙、朔?”白小冰不利索的问。

“嗯!”“唐高宗李治年号,即霸气,又响亮,还很有意义!”

“好吧,就龙朔。”白小冰尽量不去看长官的脸,接着问袁帅:“你呢?”

陆朔想的时候,袁帅就想好了,没她那么难产:“帅哥!”

众人:……

“你呢?13号。”

魏勇:“撼山。”

这个倒符合,白小冰点头,看向梁柯。

梁柯在说代号时比平常还无害,特温和。“书生。”

“14号你的。”

“毒刺。”

听到他的,白小冰点头。还是要强制性嘛,看看前面一个个取得都是什么?“好了,你们每个人都记住自己的代号。”说完看向莫默。“拔营回巢!”

“是!”

当从血刺训练基地回到血刺基地,魏勇他们个个都露出跟陆朔、秦朗一样的表情,活像从贫民区,突然搬到白宫一样,倒是袁帅可能是帝都人,表现没他们惊讶。

回到基地,陆龙照旧扔下所有人,去总指挥室就是一天一夜才出来。

陆朔见怪不怪,看到小呆就冲过去抱他。

小呆把她抱起来,托手臂上。“小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无情绪的合成音,不过光从它这话里就能听出它是有多想她。

“嗯,才三个月嘛。”跟爸爸一起的日子,都是飞快的。“小呆怎么样,过得还习惯吗?”

“习惯。”

“他们没虐待你吧?”陆朔说着看刺头们。

“有。他们把我当做苦力的。”

“哈哈,小呆你力气比他们大,比他们厉害,别跟他们计较。”

小呆点头。“嗯。”

刺头们:……

“朔朔,这是机械人?”现在虽然是机械化时代,可一般都是针对高消费人群,魏勇家在乡下,还没见过机械人呢。

陆朔点头,跳下小呆给他们介绍。“小呆,这些是我的新朋友,叫魏勇。”

小呆电子眼扫描了他下,伸手。“您好,我叫小呆。”

魏勇惊讶不小,愣愣的跟它握手。“你好。”

袁帅亮着眼睛摸小呆的手。“小朔朔,你不愧是血刺的机械师!”

呃,你看就看,别摸!“帅帅,机械人也是有尊严的,不管你再怎么帅哥,也迷不倒他。”

袁帅有些伤心,刚要求安慰时,被梁柯拉开。“朔朔,它是什么型机械人?家用还是战斗?”

“全能。”陆朔说这话时感觉特高大。“高能感知机械人,就像我们一样,进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了敌人。”

萧郝站一边,远远的看着她跟高大的小呆,不知在想什么。

这个小呆,怎么看着有些眼熟?看到走来的长官,想通什么的萧郝皱眉,又瞧了眼总以护卫姿态站陆朔身边的小呆发愁。

“陆朔,跟我来。”陆龙没走近他们,站在大门外朝自己的女儿讲。

听到爸爸召唤,陆朔立即扔下伙伴们投向爸爸怀抱。

瞧着跟长官屁颠屁颠走掉的陆朔,袁帅摸着小呆的手,叹道:“你小主人是个见色忘友的人。”

小呆敬业的讲:“主人叫她,小主人当然要听话。”“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也得听主人的话。”

袁帅:……

这破机械一点也不可爱!没听出来他是开玩笑的?!

陆朔跟随陆龙走进雪白大厅,长长的走廊,最后进入总指挥室。

“爸爸?”陆朔不明白爸爸叫她来指挥室做什么。

陆龙打开桌上的全自投影,把她叫自己的位置。“能破解得了吗?”

看到满屏满屏的字母,还有多种语言组织的源代码,陆朔唰一下来精神了,眼睛紧盯往上滑动的字符。

“爸爸,这是什么?”

“七处传过来的。”

“这是源代码,级别相当高。”

“有办法吗?”

“我试试,可能需要些时间。”

陆龙把位置让给她,陆朔瞧着虚拟成像的键盘,抬头很无辜的望他。

“先用着,中午再叫小刘给你找个实体。”

“嗯。”爸爸都开口了,陆朔不再说什么,立即投入工作中。

这些代码是从第三方获取的,跟第二方获取不同,因为一、二方可能随时更新,而且陆朔也发现了代码变化的规律,可她这个规律仅限第三方的,无法确定是否跟第一方一样。

“代码几乎是每十分钟更新一次,变动不大,但想破解有点麻烦。”手指飞舞的陆朔跟陆龙说明情况。

“不急。”

你站在这里她当然急呀!陆朔挥汗,手指动得更快。

半个小时后,陆朔停止动作,握了握拳头。“爸爸,对方可能发现了,再继续下去他们会返追踪到我们甚至是七处。”

“不急。”陆龙还是那句话。

可是看着你挺急的。陆朔纠结的看他。

陆龙摸她脑袋,视线却看着全息。“陆朔,你不是一直好奇毒鸩吗?你现在就在面对他们。”

陆朔一怔,看着全息不说话。

“你先出去吧,这事不急。”

想不出办法的陆朔,只得蔫蔫点头,离开总指挥室。走至走廊当门关上时,陆朔反头看到静坐一动不动的陆龙,心里堵得慌。

毒鸩,总有一天我会灭掉你的!你妈的!

因为了有毒鸩的事情,陆朔没心情跟袁帅他们玩,闷头回寝室扑床上冥思。

七处传过来的代码,不知道是什么机械,但一定是高级人工智能,而且那边的机械师好强。

想到这个问题,陆朔进入维思殿堂,把刚才的代码全搬出来,寻找各种破解方法。

思维不停运转,久了便会相当疲惫。当陆龙回来时,看到自己床上的人顿了顿,不知是因为她睡在自己房里还是她紧皱的秀眉。

走至床边,陆龙幽沉的黑眸,鲜少露出复杂情绪。

长官、毒鸩、陆朔、国家兵器,这些事串连一起,形成个巨大的复杂体,解不开,也不知道结果。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毒鸩,大为国、小为仇。

摸着她顺滑的青丝,掌下的脑袋只比他手掌大些,如此弱小,她应该有个美好的童年,像自己小时一样,无忧无虑。

长官留下她,让她成为国家兵器的实验体,这些并没有经过她本人同意,被强加的,不知道她有天知道事情真像,会不会恨自己。

许多的事情,他需要考虑的远远要多过这些。血刺背负的命运,她的命运,以及国家未来的命运。

收回手,陆龙帮她盖上被子,凝视会儿便转身出去。

陆朔做了一个梦,一个足以把她吓醒的梦。

一身冷汗醒来的她,抱头无措,那些代码透露的信息让她感到害怕。

不敢去想,清醒过来的陆朔看到滑到腿上的被子,抬头看门,随后跳下床冲去实验室。

有些她必须去证实,她是血刺的机械师,也是国科院柳如风的学生,她背负的不仅是血刺成员的责任,还有全人类的。

*

“小主人,你该去吃饭了。”小呆站她旁边,敬职的提醒。

小呆的程序虽然改成,一切以听主人陆龙的话,可它好像跟陆朔更亲近些,大多时间都是守在她身边,以保护者的姿态。

全神贯注的陆朔紧崩着脸,手指如飞,迅速写出几百上千种代码,在无法破解后又立马删掉,如此频繁的结果是……键盘被她玩坏了!

一无进展的陆朔拍桌子,转身坐桌下面抓头发。

怎么可能,是哪里不对吗?脑袋里无数代码乱飞,扰得她不得安宁。

“朔朔,你躲在这里做什么呢?”袁帅跑进来,弯腰看桌底下的战友。

陆朔呆呆抬头,许久才认出他,干涩的问。“什么事?”

袁帅把她拉出来往外走。“什么事?吃饭了!”

此时,陆朔的肚子非常应景的叫起来,让她涨红脸在袁帅的笑声下乖乖去吃饭。

“朔朔,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吃饭还要人叫,其它时间更是人影都见不着。”梁柯好奇的问。

陆朔瞧着他们几个,又垂头。他们帮不到自己,这事跟他们说了也没用。

“不管是忙什么,身体总是首要的,来朔朔,多吃点肉。”魏勇用实际行动来关心,说完就把自己碗里的肉给她。

陆朔感动的瞧着大块头的魏勇。“勇子,你还是自己多吃点吧,你可是我们血刺唯一的重火力队员。”

听到这话魏勇平实端正的脸露出局促的笑,没有做过我保证的话,只是“嗯”了声。

吃完饭,袁帅看她郁郁不乐的,便带她去训练场,让她做些事,别老沉着。

这个时候刚吃完饭,莫默他们坐在操场上晒太阳,眯着眼睛看天空好不清闲,如果脱去那身军装,让人觉得他们是工地的工人或是父亲,绝想不到他们频频和死神擦肩而过,又把多少人送去给死神。但很惜,长年留在这里的他们甚至大多没有结婚,更别说孩子。

“默默。”陆朔率先跑过去,坐他们中间。

莫默看她,没说话,等着她。

看到他平和的目光,又想到他上次表现,陆朔心里不禁一震。他不是实力派演员,只是做为一名狙击手时常需要几天几夜趴在那里不动,那次的演戏不过才一天,对于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陆小姐你怎么了?”看她由震憾到敬畏,莫默想笑。“想什么呢,我在你这个年纪可不会这么多愁善感。”

“我在想,默默你好厉害!”

噗……

旁边的周佳佳跟苏仲文笑起来,冷焰瞥着笑装深沉。

周佳佳搭住她肩膀,问了她个很严肃的问题。“小美人,你觉得我厉害不?”

“厉害!”血刺的每个成员都比自己厉害。“你们都厉害!”

“那你爸爸呢?”

“比你们厉害!”

这次冷焰都笑出来了,拍了下周佳佳的脑袋。“佳佳,你这是想篡位啊!”

“你妈的别叫我佳佳!”

袁帅他们:……

看到暴走的周佳佳及温和可亲的莫默,他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相处。明明训练时严酷的要死,又踹又打的,个个凶神恶煞,现在看他们就跟普通兵一样,甚至比普通兵还要普通,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朋友?

“魏勇,来快给师傅请安。”没管又炸毛的周佳佳,陆朔看向魏勇,把他叫过来。

本来就想过去的魏勇,听到陆朔的话就二话不说跑过去,可当站在莫默面前时,又不知道说什么。

“蹲下蹲下来,还让师傅仰望你,你好大的面子。”

袁帅走过来,搭着魏勇肩膀一起坐地上,调侃的讲:“他脸确实大。”

陆朔、莫默等人被他逗乐,气氛一下得到缓和。

梁柯、萧郝两人也不甘寂寞,跑去跟他们坐一起。

莫默他们看着魏勇、袁帅他们胸前的胸章,以长辈的语气讲道:“到了这里别拘束,以前我们也不是装清高,只是不是一路人,不想浪费太多的感情。”

人就是这种不好,一但产生感情,离别就会伤感,更何况他们要面对的通常是生死离别,他们之所以严厉是想让他上战场后再回来。

听到这话,袁帅他们有些意外与释怀。意外他们会说这些话,释怀心里那点点小疙瘩。

“嗯。莫上尉,我明白。”

所谓战友,就是不需要太多言语,都能明白对方想什么,这种不是情侣间情意相通,而是默契,除了战术上的默契,还有思想上的。

看他们相亲相爱,陆朔功成身退。

“小美人,你去哪儿?”周佳佳扬声高喊。

陆朔头也不回的道:“实验室。”“别让帅帅他们进来,不然你们就要给我站岗。”

“保证完成任务。”

“爸爸,七处那边有新进展吗?”陆朔并未有直接去实验室,而是跑指挥室了解最新情况。

陆龙看她走近,沉吟了下才讲。“他们正在想办法查实位置。”

“代码有没有传新的一份过来?我想我快找到方法了。”

“不急。”陆龙还是那句话,平静淡漠,似真的不急。

陆朔看他,皱起眉。“不把它破解了,我睡不着。”

“你过来。”看她眼里的斗志与不甘心,陆龙起身把位置让给她。

陆朔看到全息投影下已经配有实体键盘,USB接在那个盘状的底盘上。

陆龙弯腰“啪”按了个按键,全息屏即刻显示出整片字符。

就坐椅上的陆朔,在他靠近的一刻,心荡神驰,思绪莫名的无比清晰,仿佛突然变大的房间,她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好好清理遍。

那就来清理吧!萤光蓝比蚂蚁大个的字符光反应脸上,陆朔状态非常好的迅速将它记下,准备回实验室去弄。

“就在这里。”陆龙按住她肩膀。“管家,给她独立的系统。”

“是,陆龙中校。”管家一说完,全息屏瞬间呈空白色,什么图标都没有。

陆朔仰头看他。“爸爸,不会打忧到你做事情吗?”

“不会。”

看他不愿多话,陆朔便闷头做事。

在她噼里啪啦敲了阵键盘后,陆龙坐到另张桌子后面,不知在跟谁通话。

而几个小时后,陆朔额上冒出层细密汗珠,不是热的,是惊的。

“爸爸……”莫约四五个小时,能量消耗大的陆朔反应有些缓慢,抬头看对面陆龙的视线有些空洞,声音不住颤抖,手紧紧握成拳。

陆龙修长幽深的黑眸看向她,示意她继续讲。

“他们正在筹谋一个计划。”

“嗯。”

“爸爸你知道?”

陆龙换了个姿势,双肘搭在扶手上,十指相抵。“猜到。”

陆朔艰难的吞吞口水,才颤抖尽量平静的讲。“那么现在被证实了。他们想让非人类取代人类!”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取代,取代你妹啊!

看着她的陆龙沉默,隔了会儿才平静的讲:“他们能做到。”

“这就是爸爸一直追着他们不放的原因?并不是个人恩怨?”

“个人恩怨。”

。爸爸,你好毁形像。

“陆朔,我们不够伟大,伟大的事由总统阁下去做。”

可是这本身就是一体的吧?不管是因为什么,最终结果就是灭掉毒鸩,所以她可不可以理解成,血刺正在做件非常伟大的事?

陆龙起身走向她。“查到地址了吗?”

“嗯!”

“那么出发吧,天才机械师。”

“是!”啊啊,爸爸第一次这么叫她,好满足好有成就感!

“时间:5点30分。”

“任务代号:毁灭20。”

“目标地点,帝都顺义农场。”

被通知的几个刺头,迅速集合上车,车内陆龙言简意赅讲明情况,一字未多,只有少的份。

陆朔正襟危坐爸爸身边,看着对面的战友混身崩到极致。这是战争!跟毒鸩真正的较量。

参与毁灭20的成员有,莫默、周佳佳、魏勇、梁柯、袁帅、萧郝,还有自己。这次爸爸并未跟他们说明要面对的敌人是谁,只有莫默他们才知道代号毁灭的意义。

血刺是在一环,顺义区是在六环,路途相当远,平常车速得两个多小时,现在血刺的司机就算技术再好,怎么说也得一个多小时。

端坐的陆龙,冷峻望着对面血刺新成员,税利的视线似要把他们一个个看穿,评估他们是否能胜任这次战斗。

沉默,还是沉默,唯一的声音是技术高超的司机把车开进山林道路,把车子颠得咚啪啪响,硬是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六十分整开到。

再前进三公里就是农场,不在沉默中死亡的血刺,在6:30暴发。

下车、步行、前进,八分钟后他们到达家场一千米外,为避免不被机器探测到,他们带了金属防感器。

当到达农场八百米时,他们已经能远远看到亮着光非常有意大利风情的木房。

陆龙握拳停止前进,用望远镜观察房子四周,便果敢、雷利风行做出行动计划。

“冷刺,负责制高点。”

“是!”

“鱼刺,从后方潜入。”

“是!”

“书生……”

各个逃跑路线都封锁后,由陆龙带着魏勇从正门进,实施围剿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让他们插翅也难飞。

“以我的为准,6:45分行动!”陆龙伸出手腕,让他们将时间调到和自己的一致。

几个调完时间,在长官一声令下,各自消失夜色中。

陆朔站在陆龙身后,眨巴眼睛无辜的问。“爸爸,我做什么?”

“呆着。”

陆朔:……

她才不要呆这里!

看他和魏勇两走出去,陆朔扁嘴,托着枪远远跟在他们身后。

农场很大,不仅远处有桥形瓜棚,院前还着多种类蔬菜、瓜藤,这对前方潜进的人非常有利,能够较好的阻挡敌人视线。

陆朔像他们一样,快跑到光源时贴地匍匐前进,在菜藤里提心吊胆跟着。

她不敢跟太近,怕被爸爸发了。嗯……她怎么觉得要违背爸爸意愿偷跟,比要面对毒鸩还紧张?

6:43分。

制高点。狙击枪架好,莫默趴枪后,校准枪头。

6:44分。

周佳佳翻过栏杆,潜进后院紧贴木墙。

同一时间,袁帅、梁柯、萧郝三人分别占领左右窗口。

6:44分50秒。

陆龙与魏勇躲避摄像头,来到农场大门外的视线死角。

九、八、七……

所有成员抬手紧盯时间。

等待间,陆龙微微蹙眉。一切太顺利了。

啪嗒!秒钟指到十二数字,不及陆龙多想便到达6:45分整。

周佳佳撬开后门潜进去。

梁柯、袁帅、萧郝三人分别从左右侧及厨房潜入。

魏勇一脚踹开大门举枪瞄准。

灯光明亮的农场大房,在被踹开后,静坐沙发上的几个男人抬头看他们。

陆龙看到里面的情况视线蓦然变得暴戾,握住血刺的手背青筋暴露,骨节发白。

看到静站不动的陆龙,陆朔立马站起来冲过去,当看到屋里的情况后观察每一个细微细节,并迅速做出分析。

桌上的烟头已经熄灭、茶杯的水轻烟寥寥、房中大片被重物压过痕迹、桌上散落半截电线、还有视线远望,猛然看到整齐一排排陈列在后边的机械人!根据形状及外形及精密度、只是普通智能机械人,另外!视线再次调整、那些正面无表情看他们的是半机械人、智能比之前碰到过的半机械人更高一个等级!

“他们至少离开了一个多小时。”陆朔说的轻松。“不过他们留给我们件,对他们来讲非常普通的礼物。”说完便猛然脸色大变扑倒陆龙大吼:“趴下!”

“砰砰砰……”无数子弹的突击声。“啪啪……”玻璃及家具被打飞。

摔倒地上的魏勇,蹬腿擦着地板往上滑时隔着木墙扫射。

霸道的巴雷特将墙壁打出排缺口,里面的半机械人有些倒地,有些躲在同伴身后。

陆龙护住陆朔,挡住飞溅的木片。

没看到一个人的周佳佳他们听到枪声,迅速往大厅跑,看到满屋子的机械人惊愕一秒便抬枪扫射。

子弹打在坚硬的铠甲上被弹跳掉落,而被枪雨击中的机械人,不知是被他们打醒还是身后有人控制,用手指对准周佳佳他们就开枪。

周佳佳他们被打得四处躲避,藏身障碍物后舀出颗手榴弹咬掉引线扔它们中间,扔完便抱头蹲下。

“轰”的一声,房间剧烈震了下,弹炸的中心及周边塌了,梁柱松落咂到下面的机械人。

离得近的梁柯差点就被咂了,特不淡定的吼。“看着点扔,别没把这些铁块头炸碎,倒把我们给咂死了!”

灰头土脸的周佳佳裂嘴笑。“我可是爆破手,相信我炸不死你!”喊完提枪就干。

与此同时,梁柯他们也集中火力对付机械人。

但机械人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有个即使是被重重的梁柱把脑袋咂个大坑,它都一样站起来战斗。

打完夹子弹退到障碍物后面秒迅换弹夹的周佳佳操骂。“他娘的,不仅打不穿,弹药储存量还多!”

陆朔爬起来从窗口看到里面情况,迅速拿出掌上电脑,获取到机械人代码后。

看到不断变化跳越的字符,陆朔猛然站起来,被陆龙拦住头拖走。

“呆在这里别动。”躲过一排射出窗口的子弹,陆龙把她拖到楼梯底下便出去。

陆朔连忙爬起来。“爸爸,我要去房间!”

陆龙沉着脸往外走。

在看到他要把自己锁里面时,陆朔唰一下卡门槛,望着他急促尽量表达清楚。“它们的代码还在不断变化,不是外来操作,房里一定有个源代码盒!”

陆龙冷然注视她。“我去给你拿来。”

“刚才我发现桌上有电线,想要拿到源代码盒,需要拆炸弹。”陆朔不退缩挺直腰杆,无比自信。“爸爸,你要是会拆炸弹就去吧!”

果然,陆龙听完拉起她就走。

腿短的陆朔几乎是被他飞拽到门口。

房里已是一片废墟,灰尘销烟弥漫,魏勇几人还在奋力射击。

陆龙把陆朔夹臂弯冲进枪林弹雨的房间,在半机械人反过来朝他们射击时,一手挥刀把它整个手臂砍下来。

眼看机械人的手指瞄准自己,陆朔惊出一身汗,可在下一刻它的手指或手臂就被斩掉。即使次次化险为安,可频频感觉自己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感觉,真不好受。

爸爸的反应敏捷迅速地根本不用自己提醒,陆朔在被他手臂夹着过来又过去,时常翻倒脑袋快撞地面的情况下,努力观察四周,寻找源代码盒。

“爸爸,那里!”发现柜子旁边本应该有的电源插座不见了,陆朔指着方向叫他带自己过去。

陆龙看了眼位置,说句掩护就冲杀过去。

快弹尽粮绝的周佳佳和魏勇他们,扑出障碍物猛一通扫射,吸引机械人注意力。

那些普通级别机械人反击他们,可半机械人似是要保护什么,不管打在背上的子弹转向陆龙,举手还未开枪,便被重火力弹药轰烂手臂。

魏勇换了最后一个弹夹,举枪迅速瞄准,“砰”一枪又打掉个半机械人脑袋。

然而被砍掉手臂的半机械人,开始用没有手的臂骨攻击。

矮身将半机械人齐腰砍断的陆龙,正要把陆朔带到墙角时被半机械人撞中背脊,摔倒的时候把陆朔扔出去一个翻身砍断它腿,在它倒下时再一腿踢开。

摔着爬到墙角的陆朔,趴地上用兰博刀把地板按拼接线划开,起出地板木块,果然找到黑色的源代码盒,还有绑在盒上只有一分钟就要引爆的炸弹。

如果她不来的话,周佳佳他们很可能都会死在这里!

陆朔出了身冷汗,尽量平息呼吸,看着炸弹复杂的红蓝线,脑袋迅速分析出N种要怎么拆这个炸弹方法。

红色的数字像生命线一样跳动,30秒、29秒……

毒鸩此人阴险狡诈,一定不能用常规的拆弹方式。

25秒、24秒……

妈的,那么喜欢玩代码,老子就跟你玩!陆朔拿出掌上电脑,获取炸弹代码字符后,迅速做出有效指令,最后再按确定。

4秒、3秒!

闪动的红字,最终停在0。33上。陆朔挥了把汗,拉掉炸弹拿出里面的黑盒子。

黑盒子比她手掌大些,一指宽的小玻璃片上,不断闪动蓝色的数字。

看到她拿出盒子,不管是半机械人还是机械人,都向她射击。

正利落一刀砍机械人脖子里的陆龙,拖起脚边人的腿便躲进内侧墙壁。

倒趴地上的陆朔抱头,被拖进暗处都不顾起来,拿起掌上电脑便快速操作,让黑盒子停止运作。

靠在墙后的陆龙喘了口气,问周佳佳他们的情况。

情况都一样:“快弹尽粮绝了。”

陆龙看了眼不远的窗户,又看向陆朔。“有办法吗。”

“再给我一分钟。”

看她十指飞舞,像跳跃的白蝴蝶。陆龙闭了闭眼睛。“再撑一分钟。”

“是!”

陆龙说完唰睁开眼睛,一刀砍掉进来的机械人脑袋。

一分钟,这样的情况每秒都是生命线,但长官有令,他们就是死也要撑过这一分钟再死。

“啊!”

“书生!书生!”

外面混乱的嘶吼传进耳里,陆朔被汗水糊了眼睛,在让源代码盒停止后并未松气。源代码盒只是让机械人的代码停止变化,她还需要破解它们!

“操!”突然陆朔大骂声冲出去。

眼前一花的陆龙没拉人,大吼:“掩护!掩护!”

看到横冲直撞跑进视线的陆朔,周佳佳他们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见她被子弹的劲道冲击得往后退。

“……龙朔!”

倒飞出去的陆朔趴在血泊里,很疼,但她思维却一点没迟钝。她迅速从半机械人中找准个最强的,看到它脖子上的数字趁自己反应还没慢下前输入进去。

机械人看到她倒下,还要朝她开枪。

魏勇瞄准它,将最后一颗子弹送出去。

机械人被打飞掉,周佳佳他们惊醒,大叫猛扣板机,到最后即使没有子弹还在发狂的猛按。

陆龙挥刀砍掉只伸向陆朔的手,左手一转拿出把沙鹰,碰一枪近距离击穿机械人头颅,便拽起地上的陆朔扔肩上,边打边退。

挂陆龙肩上的陆朔还在拼命按键盘,视贴着身体飞过的子弹如无物。

每个都是独立的代码,她只能一个个破解,不过现在似乎没时间了。感到动作越来越缓慢,陆朔进入破解掉的那个半机械人代码库,重新编程了一组新的代码。

周佳佳枪里已完全没子弹,正在他退避不及被一个机械人用手指着时,它突然轰的声爆炸。

在他的对面,袁帅已经弃枪正迅速又搭上支弹药型特殊箭头的箭,拉满弦、瞄准、射击,命中目标后又转移位置。

他的箭虽好,可箭筒里只有五支弹药型箭。

魏勇也弃枪拿出组合型警棍刀滚进房里,起身时一刀刺进机械人胸膛。

瞅见他的陆朔嘀咕了句白痴。人家是机械啊,你捅胸口做什么?!

正在机械人抬手对准他脑袋时,完好战斗力、这里最强的半机械人突然转身朝机械人开枪。

救出魏勇后又转向其他机械人、半机械人,嘴里不断响起机械人冰冷的合成音:“保护人类,保护人类。”

“啊,小美人你真是太可爱了!”

在周佳佳大吼大叫发表个人感叹时,陆龙沉声说道:“撤!”

“是!”周佳佳他们扶起受伤的梁柯、袁帅迅速撤退。

陆龙开枪又打退几个机械人便往后退,在离开房子有段距离时,枪口朝下,一枪精准打中房里地板上的炸弹。

炸弹轰的爆炸,整间农房都被炸飞,迅速往外跑的几人被冲击的飞出老远。幸运的是,这里都是草地泥土。

周佳佳等人转头往后看,火光照应脸上时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被烧毁的房屋里,在他们都放松时,走出具焦黑的人影,在它笨拙又朝外走几步时,突然被什么打得后退,随之倒在火海中。

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莫默收枪跑向他们,扶起伤员迅速返回基地。

妹子们希望什么时候更新呢?早点?晚点?

然后……

妹子们看完也留个评吧,香瓜只有你们了,你们是香瓜一切写下去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