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爸爸穿过的/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一章 爸爸穿过的

梁柯是手臂中了一枪,现正用左手按着。袁帅则是胸口,被军医周佳佳用衣服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其他人都是擦伤、撞伤,蹭了许多颜色。

最重的属陆朔,腹部一片血肉模糊看得周佳佳他们心里直发寒,现在她被陆龙抱着,生死未明。

萧郝靠车壁上,眼睛隐暗望着脸色苍白的陆朔,不时扫了眼她手里的掌上电脑及露出口袋的黑盒子。

紧蹙着眉、紧抿着唇、紧崩着脸、紧抱着陆朔的陆龙,突然抬头看车里的几个部下,黑眸税利扫过负伤的梁柯与袁帅、萧郝,又垂帘看怀里的陆朔,把她紧攥手里的掌上电脑及源代码盒收起。

做这些事期间,陆龙没放过车里任何一个人的表情。

“唔……”车啪的颠簸一下,伤口震到的袁帅皱起五官呻吟。

周佳佳使劲捂着他伤口,想埋汰他几句,在看到沉默的长官及陆朔,最终什么没说。

一路寂静沉默的无言,当回到基地时,早有专门的医疗团队在外面等候。

两个重伤人员被推进雪白冰冷的医务室。

陆龙跟了进去,其余人被挡在门外。

“为陆朔列兵使用再生元素。”陆龙说完瞧了眼并躺女儿身边的袁帅。“另个随便处理下。”

还没打麻烦的袁帅在心里哀嚎:不用这么差别待遇吧!

当然陆龙说的随便处理,也是有用到细胞修复的,如果真是把子弹挑出来包扎一下,把他弄进来还嫌他脏了房间。

四个军医负责陆朔,两个负责袁帅,可最后最先处理好的还是袁帅那边。

当军医用手术刀划破被子弹打进肉里的衣服,露出陆朔满目疮痍的腹部,饶是见过许多伤者的军医,不尽心里一寒,牙齿有些发冷。

“深度麻醉。”

“准备输血。”

“清理伤口。”

“一号刀……”

干炼的军医迅速有条不紊的进行手术,平均间隔十五分钟左右便响起硬物落在盘子里的声音。

手手整整进行三个小时后,沾血的棉花堆了一篓子,看得人触目惊心。

虽然明知她不会有事的陆龙,眉宇在这期间从未舒展过,笔直站在房中看着她,直到手术结束。

而感到爸爸就在不远处的陆朔,终于支撑不住,进入深度睡眠。

她虽然很痛,痛得想晕过去,但是她思维很清晰,感到每位战友低沉的情绪,爸爸紧张有力抱着自己的臂弯,从车上到手术室,一直被他强烈的注视,让她舍不得睡过去,才会硬撑到手术结束再也撑不住为止。

自己肯定是他亲生的,他在担心自己。陷入黑暗时陆朔笃定的想。

清理完全部伤口,军医把陆朔身上破烂的衣服清除掉,进行再生元素实现,此处又花费两个小时。

拭掉遗留血迹、清洗、盖上雪白的被褥,军医才轻轻松口气,走向一直杵在房中的陆龙。“陆龙中校,已经处理完毕,等她醒来就无大碍了。”

“嗯。”陆龙动了动喉结,嗯了声,视线依旧停在床上的女孩身上。

军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女孩,最终什么没说,和其他同事一起离开。

血刺是个高等危险的部门,受伤是难免的,只是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十岁的孩子,被伤到这种田地,不过人家老爸都不吭声,他们更没有说话的立场。

在他们出去后,陆龙迈动脚步,走到她床边,驻足、伫立、凝视。

陆朔睡得很平静,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安详而恬静,让人想不到她清醒时会专跟指挥官对着干。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伸进她被子里,摩挲她光滑平坦的腹部,最后还按了按,似在确定那里是否真的完好无损。

手指下的皮肤微凉,陆龙寻视圈,看到垃圾桶里的衣服。

略犹豫下,锃亮的军靴抬起,朝着它的方向前进,当双脚先后站定垃圾桶的旁边时,陆龙弯腰找出里面的卡片,接着出去。

“长官!”在门外等的职业军人,看到出来的陆龙立即迎上去,个个紧张的盯着他。

陆龙疑惑的看向莫默跟周佳佳。

莫默没说话。他也想知道结果,虽然一早就知道答案。

周佳佳无奈摇头。“他们不信。”

“长官,陆朔怎么样了?”魏勇焦急的问,眉头狠狠一起。

“没事。别站这里。”陆龙瞧了眼魏勇,迈动有力似每一步都精心测量过的步子离开。

魏勇、梁柯怔怔的看他走远,然后又看莫默跟周佳佳他们两。

“都回去吧,把伤口处理下,早点休息。”

“是。”

阴郁坐指挥室的陆龙,一夜未眠,看着桌上的两样东西不知在想什么,而桌上的全息屏里则是医务室的画面。

两个中,会是哪一个?黑眸轻轻合起,细想之前发生过的一切事情。

突然像被定格的全息画面变化起来,侧对它的陆龙撇了眼,紧接转身正视它。

萧郝不放心陆朔,一大早跑完步在吃早餐的当跑进医务室,在看到躺在床上的陆朔后,稍松了口气。

“小呆猫,你怎么就这么笨呢?”萧郝站她床边,看她苍白的脸色不禁有些心疼。“就你这么大的身板还往外冲,想逞英雄是吗?这下好了,趟床上看你老不老实。”

高傲的奚落完,萧郝突然敛下所有的傲慢,注视她安静睡颜,忍不住伸手摸她脸,划着她的眉。“你可要快点长大,我怕自己等不了你这么久。”

呢喃的讲完,萧郝直起身,帮她把被子又拉了下,手背碰到她冰凉的脸不禁一抖,皱眉将手贴她胸口,确定它在有生命的跳动,才把提着的心放下。

“萧郝?”转醒的袁帅,看到只有萧郝一个人有些意外的叫他。“其他人呢?都没事吧?”

萧郝不着痕迹收回手,把被子拉上盖住陆朔半边脸,走向他。“都没事。他们可能在吃早餐,我过来看看。”

“哦~来看小女朋友吧?就知道你小子对她这么好,没安好心。”经过一夜的休养,伤口愈合就是有些疼的袁帅,跳下床坏笑的搭着他肩膀,一幅过来人的口吻讲:“像小朔朔这种级别的可不好骗,你得做些意义深刻的事,不然她只会呆萌呆萌的把你当朋友……”

正在盯着他们的陆爸爸:……

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我不急。”听完他的话,也才十五六岁的萧郝摇头。“等她长大吧。”

“再等下去她可就成别人的了。”

萧郝扯嘴,高傲自信非常。“这里好像就我跟她差不多年纪吧?难道要看上身为大哥的你还是莫上尉大叔?”

袁帅抽了抽嘴,无话可说。

“我看你也好的差不多了,要去训练吗?”

“不去,我现在是伤患,要休息。”袁帅老大爷的说完就躺床上,双手枕着脑袋。“你自个儿跟他们训练去吧,多锻炼锻炼,争取早日超过长官哈。”

超过她爸爸吗?萧郝转身复杂的看了眼陆朔,便跑出去了。

看他走掉,正要动身去医务室的陆龙,看到翻身起来的袁帅走向女儿床边,挑眉驻足。

袁帅趴陆朔的枕头边上,调戏的吹了两口气,疑惑的皱眉。“按理来讲,使用再生元素实现仪,最迟第二天也该醒了,怎么现在还没醒?”

听他说完,陆龙关了全息往医务室走。今天早上他发现两件很有趣的事,现在他应该去把那个骚扰女儿睡觉的兵给扔出去。

还在折腾睡美人的袁帅,听到开门声唰站直。

“长官!”

陆龙扫了他眼,走到床边先看了看陆朔,才看向给自己敬礼的士兵。“袁士官,感觉如何。”

“很好!”你都叫我姓了,我能不好么?

“嗯,那归队吧。”

“是!”又敬礼后就啪啪跑掉,边跑边想,自己刚才跟萧郝说的话,可千万别被他知道。

把闲杂人员清理掉,陆龙把陆朔脸上的被褥压至下巴,单手捧住她滑嫩的脸,确实有些凉。“管家。”

“陆龙中校。”

“把医务室温度调到26度。”

“是的,陆龙中校。”

陆朔昏睡了足足三天三夜,要是以执行完一次任务,在没有任务前提下放三天假的话,那她这三天纯粹就是这么睡过去了。

见识过她睡一天的莫默他们,习以为常,就是魏勇他们担心的要死,但又被勒令不准去医务室,只能在一边挠墙干着急。

陆朔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床边的陆龙,有种他一直站在这里等自己醒来的错觉。

“爸爸。”好想扑过去的,可是她行动力似乎还没恢复过来。

看出她的想法,陆龙走过去抱起她。

缩进爸爸温柔的怀里的陆朔,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被他扔到了肩上。

“爸爸,我想看到你的脸。”陆朔扭曲着腰抱住他脖子。

正往外走的陆龙松手将她甩背上,手拦着她背继续前进。

还是挂肩上的陆朔,抬头瞅他脸,看到他干净刚刮的青色胡桩,明朗立挺的五官,整齐的寸板头发,忍不住想去猥辱他。于是,当反应缓慢的陆朔伸手去摸陆龙的下巴时,正好到了大厅。

路过大厅的几个刺头儿,看到摸着长官严肃俊脸的稚嫩手臂,抽了抽嘴当什么没看到。

“再动爸爸就把你扔出去。”陆龙低沉的讲。

爸爸真的会把她丢出去。陆朔缩了缩手,慢慢的收回来。

陆龙把她扛进了食堂,冷着脸赶走围来的部下,便帮她去打饭。

陆朔呆愣的抬头,看爸爸的背影。觉得自己一点没见长,每次看爸爸的背都要仰望。

拿着丰盛的饭菜回来的陆龙,看她还呆呆望自己,就按住她头往下压,让她看食物。“吃饭。”

十秒后。

“嗯。”

围一边远远看着的袁帅他们倒地,周佳佳他们继续吃饭。

等陆朔吃了两个成年人的份量后,终于打饱嗝说不要了。

看她又活生生坐在自己面前,陆龙想着呆点就呆点吧,五岁都养过,十岁还怕什么?“莫上尉。”

“到!”莫默唰一下站起远远的喊。

“带陆朔出去走走。”

“是!”

莫默小跑过去。后面群人狼也似的盯住陆朔,就想着莫默快点把她带过来。

听到要莫默带自己出去走,陆朔迟缓的抬头望陆龙,想说自己要跟他一起。可话还没说出,自己就被莫默拉走了。

他们闹哄哄包围陆朔,陆龙吃过饭便回寝室了,免得自己在他们不自在。

瞧见长官走远,周佳佳等人一下就翻天了,争着要抱她,最后战争实在是太激烈,莫默就说一人抱分钟的来。

陆朔:……

人家是女孩子!不给抱!

抗议无效,最后她还是轮流被他们抱个遍,尤其是萧郝!其他人抱着还左看右看,问身上还疼不疼,有什么不舒服之类的,可他抱住就抱住,什么不说什么不做,害得陆朔都怪不好意思的。

也许可以无所谓纷扰,就这样等她长大,死皮赖脸跟在她身后……搂抱住她瘦小的肩膀,纤细的柳腰,萧郝摒弃所有人,第一次正式拥住她。一辈子或许太长,但他愿用有限的生命来守护她。

“行了行了,萧郝同志,一分钟到了。”知道内情的袁帅忙把他拉开。他那天早上见到长官就知道这小子没戏,长官看他们的眼神,那都是看仇人呀,看得他们心里拔凉拔凉的,哪是看未来儿子的眼神?

手尖余温乃在。萧郝若有失所的望着她,手指缓慢攥成拳。他如果这么做,太多竟争对手了,陆家千金、血刺机械师,如果不能征服其他人,又拿什么来守护?

陆朔被解救出来,仰头看了他一下,缓慢转向莫默,注视他十秒。“莫默,我想晒太阳。”萧郝好奇怪。

“嗯,带你去晒太阳。”让他们摸也摸了,抱也抱了,莫默带她出去,并嘱咐周佳佳,不许人跟着。

看着她被莫上尉带走,袁帅伸头远望。“唉,长官偏心呀,为什么不让我带?”“好萌好可爱啊!”

“美得你。休息时间到了,都出操去!”白小冰一声大吼,站没站像的兵唰站直,然后整齐跑去训练场。

陆朔跟着莫默走了会儿,确实晒了会儿太阳,不过也就半个小时,便让莫默回去训练了。

莫默一点不意外,把她送到大门口才走。

看他越跑越远,背影越来越小,陆朔转身往寝室走去。她现在只想跟爸爸在一起,其他人都没有安全感。

只是她认准路一个劲的走,最后反应不及走过头,只得又转回去。

进入爸爸寝室的陆朔,看到在睡觉的陆龙,微微皱眉。

发生这样的事,爸爸肯定又没有好好休息,幸好的是自己把源代码盒带回来了,还有掌上电脑也存有半机械人的数据,也不算一无所获。

陆朔不吵不闹,坐椅上呆滞注视他,未曾动过。

就这样直到天黑时,床上的人起来,陆朔才动了动眼珠,跟着他的站起而抬头。

“陆朔,快给爸爸拿条湿毛巾来。”站起的陆龙突然坐回床上,手捂着眼睛朝陆朔伸手。

看到爸爸这样的陆朔,吓得立马蹦起跑去拧毛巾,再飞也似的回到他身边把毛巾递给他。

陆龙放下手平静的注视她。

陆朔呆了呆。“爸爸?”

“陆朔,很多事情只要你想,你就能做到。”摸着她脑袋瓜,陆龙和颜了悦色。

陆朔:……

爸爸最坏了!“擦脸。”

陆龙心情大好的接过女儿拧的毛巾,囫囵擦了遍又给她。“去洗了。”

陆朔皱眉,但还是拿着毛巾进浴室。唔……以前他也帮自己洗过脸,现在帮爸爸服务也是应该的。

看女儿小小个身影,陆龙突然想到什么,看到月历已经是一月,学校快要放学了。“陆朔。”

“爸爸,正在洗着。”

“出来。”

“马上!”

对这个越来越不怕自己的女儿,陆龙只能敲着桌子等。

一分钟后,陆朔挥着手上的水珠出来。“什么事?”

“还有三天就期末考。”陆龙严肃的看她,冷峻讲。“你爷爷的要求,至少及格。”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的陆朔很想翻白眼。“爸爸,我有维思殿堂,明天去学校把书看一遍,不说满分,进前十都没问题。”

“这算抄袭?”

“我抄我自己的。”

“好吧,不管如何,及格。”

“是长官!保证完成任务!”看她有模有样的敬礼,陆龙把她赶出去。“早点睡。”

陆朔死趴着门。“爸爸,我要睡这!”

“我说过,参加特训就得自己睡。”陆龙撑门边,居高临下沉稳的提醒她。

看到爸爸压倒性的气势跟深邃的视线,陆朔吞了口口水,梗起脖子讲:“现在特训结束了!”

“出去。”

陆朔干脆改为抱他大腿,坐地上说什么都不出。“上学时爸爸你答应过我的,要跟我睡觉,你现在赶我出去就是言而无信,言而无信就是小人,小人就是……”

看她打滚撒泼的,陆龙眉尾不住抽搐。“你应该独立。”

“爸爸,我学会独立了,白色计划的野外训练,我独立完成了任务!”“我不管,反正爸爸不可以赶我出去。”

感到爸爸又在酝酿怒火,陆朔紧接讨好他。“我给爸爸洗衣服,给爸爸拧毛巾!”

“爸爸?”

陆龙抽了抽腿。“放开。”

“除非你答应。”

陆龙:……

“你总要放开爸爸才能去洗澡。”

所以说是答应了?陆朔奸计得逞的笑,撒手就窜起来去帮他找衣服。

看她勤快的跑去拿东西,陆龙想也许这个条件还不赖。

陆龙是陆家大少,从小没做过家务,但这些事件是当兵必须要做之事,如果女儿孝顺愿意帮的话,他乐得轻松。只是……

“爸爸,我没找到你的内裤!”

陆龙:……

重回学校,陆朔瞧着熟悉的大门,想到了周蝶及郑丽,还有晓婷,现在想她们虽然对自己不好,还伤害过自己,可也觉得她们不是那么不可原谅。

反正自己现在一定打得过她们!

“爸爸,再见。”陆朔背上久违的小书包,跑下车冲车里的人挥手。

陆龙目送她进去,才调车离开。

陆朔的回归,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似是她走了便走了,回来了便回来了,就连老师宋秋看到她,也只点点头让她回坐位。

走向坐位的陆朔,看了眼周蝶她们三个,见她们无所谓的看自己,便也无所谓坐椅子上。

可能是期末考了吧?大家一个个都安静的很,就连隔壁桌经常做小动作的同学都安份听课了。

无聊的课结束,陆朔用这些时间把全本书看完,撑桌上想着今晚回去把那个源代码盒研究一下,找出那些机械人及半机械人的弱点,下次碰到也好对付。

“小朔,班主任叫你去她办公室。”

正冥想时,郑丽跑来叫她。陆朔反应过来跟她说谢谢就起身去。

看她走掉,周蝶好奇的问。“你猜她考试能不能及格。”

郑丽嘲讽的笑道:“我们反正考不过她。”

这期课总共上没一个月的陆朔,在走去办公室时心里有些忐忑,猜想班主任找自己是什么事,不是会自己太久不来,不给她面子吧?还是自己强行把小呆带走,让她不好办事?

总之陆朔把一切不好的事都想了遍,标准的坏学生心态。要是三等好学生,每次班主任找肯定是想又有什么好事,而不是坏事。

“小朔,你来了啊,快进去吧,宋老师正等你呢。”

陆朔还没到办公室门口,碰到出来倒水的化学老师,被他热情的给拉了进去,连让她做下心里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化师很热情,把她拉进去不是送给宋秋,而是拉自己桌前对她打量不是打量,瞧了不是瞧。“小朔呀,长高了,也黑了。”

看着微有些体福的化学老师,陆朔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老师,我找我班主任。”让我先见了班主任,再跟你聊吧。

“老谢,别拉着人不放啊,她又跑不了。”历史老师冲他喊道。

化师这才不情不愿的放手,自语:“我等下还有课啊。”

陆朔不顾有课的化学老师,跑去找主任了。

“陆朔,要喝水吗?”看到走进视线的学生,宋秋笑着问。

被同学冷淡对待的陆朔,听到这话更加诚惶诚恐。“不、不用了主任。”

“呵呵,你别拘谨,我就想跟你聊聊天,坐吧。”

看到把椅子推自己身后的宋秋,陆朔蹭着椅边坐下,只坐了半边屁股。当别人突然对你很好时,非奸即盗!

“陆朔,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瞧着这个在大赛上一天成名的学生,宋秋心里不禁有些得意,同时也希望她能有个更璀璨的前程。

现在就想未来?陆朔转着眼珠想了想,挑了句她可能比较喜欢的话。“当军官。”这个听起来高端大气。

“嗯,这个想法不错。”宋秋点头,开始直入这次谈话的主题。“大后天就是期末,如果你选择进入部队当军官的话,你的每项成绩都有可能做为评估,小朔,你缺了这么久的课,有把握考好吗?”

绕了大半天就是想要自己考好嘛。陆朔抖了抖嘴,为了以后出任务能够更好的请假,当即狗腿的讲:“嗯,主任你放心,我有把握的。”

宋秋笑容加大。“嗯,那老师就放心了,你去上课吧。”

“是。”看到她笑面虎似的脸,陆朔应着立即跑掉,连化师的喊声都当没听见。

唔,给自己接了个苦差。想到在主任面前夸下的海口,陆朔并没有回教官,而是跑到跟萧郝经常去的菜园。

菜园里没有人,陆朔拿出爸爸给自己买的手机,按了串数字就拨过去。

“喂,戴校彬救命啊!”

“你是谁?”

“陆朔。”

“陆、朔?”白色办公桌后的戴校彬手一滑,撞到茶杯,茶杯滚地上应声而碎。

看着满地的水渍碎片,戴校彬靠椅背上问那边的人:“救命应该找你爸爸。说吧,你怎么弄到我手机号的?”

“这个问题还要问?”陆朔深吸口气。“做为一名优秀的机械师、我潜入学校档案查到你的联系方式、但因为年代远久你的手机号早已经换掉、于是我潜入了你的办公室。”

闻言戴校彬立即进入本楼的系统。

陆朔悠悠道。“别看了,我什么都没做,拿到你号码就出来了。”

戴校彬哭笑不得。“你知道我的办公室在哪里吗?”

“白色房子里。”

“你这样乱来,要是万一被其它黑客趁机进入,你知道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吗?”

“我很小心了。”陆朔声音不禁小下来。“而且我算准了时间,就进入了几秒钟,出来时又帮你把防火墙修好了。”

戴校彬:……

“你都翻天了,还有什么需要我救命的?”

陆朔嘿嘿笑了下。“五年级的考试答案。”

听到这话,她要是在他眼前,他绝对把她脑袋磕墙上。什么孩子!入侵白色大楼弄到自己的手机号,居然是帮她作弊?!“你还用得着这个!”

“要要要啊。”“我这学期跟爸爸搞特训去了,看书最多能拿个七八十分,可刚才我答应主任说要考好的。”

“你不是很厉害?你可以继续潜进案卷部门。”

“帝都所有军校的试卷都在案卷部门,其中五年级就有六个班,我不知道哪个是我们班的,如果我黑进入找要花很多时间,他们会发现的。”

“哼,这个就难住你了?”戴校彬哼声,似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陆朔咬牙。“帮不帮?”

“帮你我有什么好处?总是想跟着爸爸的小鬼。”

“我把高能感知的代码给你。”

戴校彬唰坐起。“真的?”

“嗯,只是高能感知的部份,而且能不能破解被使用,就看你自己了。”想到被自己完全代替的代码,陆朔阴险的给他设了个圈套。连柳如风创作出来的代码都仍旧有些未被破解,他想要破解全新的代码,恐怕要花很长时间。

“行!明天我会把标准答案给你。”

“嘿嘿,合作愉快,戴校彬同志。”陆朔笑起来,愉快的挂掉电话。这下搞定了期末,晚上就可以放心做事情了。

而听到她笑声,戴校彬同志顿时有种自己被套的不好预感,随即又想,不就是几套答案,自己不帮她,她要是真潜入案卷部门还得了?

“爸爸,那个源代码盒呢?”当天晚上,陆朔吃过晚饭就跑去找陆龙,跑进总指挥室,看到白小冰跟莫默他们,明白什么的欢乐不起来。

陆龙扫了她眼,便朝莫默他们讲:“早去早回。”

“是!”白小冰、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六人应道,便敬礼出去。

陆朔看他们背影,直到看不见才扭过脑袋。“爸爸,那个黑盒子呢?”

陆龙从密码箱舀出黑盒子,给她时严肃讲:“不得把一切数据带出这里,明白吗?”

看他冷厉的表情,陆朔重重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毁灭20的行动,她从破解到出发时间,期间总共不过十来分钟的事情,算上路途中时间,毒鸩的人是在她们出发的时候便逃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陆朔把黑盒子里的代码拷贝进全息,迅速把它记下来又将掌上电脑里保存的代码如此复制,把它们都记下便彻底清除全息及掌上电脑里的所有痕迹。

看她做的干脆利落,每一处细节都清理到位,陆龙看看时间离开,不再管她。

陆朔双手撑住脑袋,闭着眼睛在总指挥室呆到快熄灯才回寝室。

里面陆龙早穿着睡衣躺床上,拿着本书在看。他看到她进来,用眼角瞥了眼便又将视线落到书上。

陆朔有点精神不济,摇晃进浴室看到放在脸盆里的衣服,呆怔了下,没反应过来。“爸爸,你的衣服。”

“留给你洗的。”

陆朔:。

“用手洗。”

陆朔:……

她突然发现爸爸好坏,真的好坏好坏,没看出她很累吗?

萎靡不振的陆朔,认命的洗了澡,把自己的衣服跟爸爸的混一块洗掉。

洗衣服,贴身衣物要分开洗。陆朔把T恤四角短裤挑出来,当两指捏起条白色的内裤时,顿时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疲倦哗一下全跑,迅速捂住鼻子怕鼻血泛滥。

这是爸爸穿过的穿过的……脑袋里荡漾回荡这三字,让她丧失应变能力。

唔,她还是赶快洗了吧!为了自己今晚能睡着。陆朔迅速把内裤扔桶里,搓吧搓吧洗的时候特专注,洗得特久。

“还有十分钟,熄灯。”看她进去那么久不出来,陆龙看了眼时间,平静的提醒她。

一等他说完,陆朔便摇摇晃晃的出去。

陆龙淡漠的挑帘看她,在看她虚弱的样子后吓了跳。“怎么流鼻血了?”

唔……没忍住!

陆朔捂住鼻子拼命仰头。

以为她上火的陆龙给她拧了条湿毛巾敷她后颈。“源代码这事不急,别给自己施加压力。”

半趴在陆龙臂弯里的陆朔心里咆哮。爸爸,是你在给我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