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出嫁从父(一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二章 出嫁从父(一更)

似乎每位父亲对孩子的期待都很大,即使并不期望她有多优秀?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些矛盾,不过陆爸爸就是这样的。

他并没期望她名列前茅,可到了期末考时还是很看重,禁止她再碰电脑,禁止她进维思殿堂,但衣服照样让她洗,照样虐待。

“陆朔,专心吃东西。”期末考的一早,陆龙让食堂为她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呵止跟部下说话的女儿。

不敢违逆的陆朔只得乖乖吃,最后碗一丢嘴一抹背起书包跟他屁股后面。

“东西都带齐了?”发动引擎的陆龙看着她,再三寻问。

陆朔新奇的看他。“爸爸,这个问题你问我三遍了。”

陆爸爸脸一黑,驱车前往学校。

看她下车准备关门时,不放心讲。“少了什么给爸爸打电话。”

受宠若惊陆朔重重点头,转身进去时又返头瞅了他眼,想着爸爸今天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被女儿反应怪异到的陆龙,调整后视镜看脸。英俊年青,没什么不好,很完美。想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娃,现在她正一步步成长,这次期末考就读六年级,紧接初中、高中、大学,再后面就又有个小娃叫自己爷爷……

嗯……除去后面的爷爷,他的一生算是完美无缺。

看看时间,没什么事的陆龙干脆不走了,有些雀跃的在车里等她考完,比以前他自己期末考还要兴奋紧张。

“小朔,考试的时候,你能给我传纸条吗?”

桌子拉得很开,左边一个小男生小心翼翼地问。

陆朔没记住他是谁,虽然同学了这么久,她记忆力也非常好。“不能。”不假思索。

“啊?为什么?”小男生非常失望。

陆朔这才偏过头看他,当看到个小小软趴趴的男孩,她想起来了。如果自己是头号被同学欺负的人,那么他就是二号。

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情感从陆朔胸口蹦出来,她想了想折中的讲。“我不能给你传纸条,但是我做完可以移你这边,你自己抄。”自己写的时间都很紧张,哪有空给他小抄?

“好,谢谢你。”软趴趴小男生露出个甜腻的笑,看着让人想掐他的脸一把。

“各位同学都坐好坐好,考试开始了。”两个监考官进来,让他们把桌上的书都收起来,只留一支笔在桌上。

有了答案的陆朔毫无压力,领到试卷便开始写。当然她不是一味的把答案写上去,在一些应用题上稍有改动,不然这么长的题答抄得一字不漏,会让人起疑。

一刻不停把题全做完,陆朔发现还有些时间,便把试卷移了移,装无辜的望黑板。

两个监考老师一前一后坐着,不时后面那个走动下。当他走到陆朔身边时,看了眼她写的,略有些惊讶的走上讲台,跟另个老师说了什么。

现在是四只眼睛盯着自己,陆朔把卷子扯过来些,瞪着漂亮无辜的眼睛望天花板。我没到处乱看,你们别看我了吧,我旁边还有位同学等着抄呢。

“这里有位同学做得挺快的,粗略看了下答案,没错。”监考老师一号。

监考老师二号看向他望的人,不意外的讲。“她是陆龙中校的女儿,这学期的机械新概念赛知道不?她的高能感知机械人,可是引得许多人垂青,是个小天才。”

“听过听过,这下是看到真人了。”监考老师一号。“看着挺呆的一个孩子,没想到在机械方面这么有天赋。”

“呵呵,人家基因好,你看陆龙中校,还不是年纪青青就是一个军团的指挥官了?”

竖起耳朵听的陆朔,用笔尖戳桌面。军团指挥官?可是血刺总共就一百多个人,实际跟个连差不多。不过血刺待遇好,条件不是一般军团能有的。

“看她好像做完了,让她交卷吧。”监考老师一号。

二号监考老师点头走向她。“同学,如果做完了可以提前交稿的哦,这样你就可以为下个科目做准备了。”

陆朔抬头无辜的望他。“我不想交稿。”小软还没抄好。

考生不愿交,监考老师也不好强求,只得走开看其他同学有没有不安份的。

大睁着眼看他走开,陆朔松口气,偷偷朝小软咧嘴笑。

小软不胜感激,朝她抱了下拳头便赶紧抄。

“小朔,谢谢你!”当考试结束后,小软过来跟她道谢。

陆朔心里特高兴。“小软啊,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小软?”

看他迷惑的眼神,陆朔更加觉得他可爱的紧,真应该把他拐去基地,让周佳佳他们瞧瞧。“嗯。看你软趴趴的,小软贴切。”

“我叫傅子。”傅子很慎重的讲出自己名字。他才不是小软。

“傅子沫?名字挺好听的,不过还是小软好记。”瞧着被自己欺负的傅子沫,陆朔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同时又觉得自己跟着周佳佳他们呆久,也变坏了。

傅子沫哀怨的瞧她,思及下堂考试还要靠她,硬气的忍住不跟她争论。

于是,一朝被欺,一世被压,从此以后陆朔便叫他小软,从未改过口。

上午考完第二堂,就该去吃中午饭了,正要跟傅子沫结伴同行的陆朔,意外接到皇上的电话。

“皇上?”傅子沫看到来电名有些惊讶。

真如见到皇上的陆朔,诚惶诚恐接起,完全忽视身边还有个人。“爸爸?”

听到爸爸还是一惯简洁的出来两字,陆朔下意识腰杆一挺。“是!”

而听她这短短三个字,就猜到情况的傅子沫主动说。“小朔,你去吧,我自己去食堂。”

陆朔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明明都答应跟他一起吃饭了。“小软,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我爸爸会喜欢你的。”

“可以吗?”傅子沫怯生生问。

看他畏怯又向往的望自己,本来只是随口一说的陆朔没法狠心,拉起他就走。“当然可以,我爸爸会很高兴看到你的。”

然而事实是,陆龙再次看到被女儿带出来的男生,眉尾忍不住抽搐,想到基地里的萧郝。

“您、您好,伯父。”傅子沫看到巍然屹立又严肃的陆龙时,紧张的说话都打哆嗦。

陆龙瞟了他眼,看向陆朔。“上车。”

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两字,更没有自称。陆朔心里没底的看他冷酷侧脸,想自己是不是哪里惹他生气了?

“小、小朔,我还是不去了。”看到陆爸爸明显不喜欢自己,傅子沫说完就跑。

陆朔看一遛烟跑掉的傅子沫,感觉自己有些对不起他。

“爸爸,你不喜欢小软?”

“没有。”

“就是不喜欢他,我看出来了。”

陆龙开车去最近的饭馆,没有回答她。

知道爸爸对于不喜欢或是心情不好时,就会懒得理人。陆朔垂头,感觉爸爸很奇怪。是他让自己来学校的,让自己交朋友,可是他对帮助自己的萧郝也说不上好,而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个能欺负的,他又生气。

车里气氛有点沉。

想到她下午还有考试的陆龙,看她情绪低落,酝酿了下,以天下父母心的语气讲:“大学才准谈恋爱。”

陆朔眨巴眨巴眼睛困惑瞧他。“恋爱是什么?”“小软抄我作业,我觉得好欺负,才想跟他做朋友。”

陆龙:……

“作弊不好,你是陆家千金,所交朋友必然都是天之骄子,刚才那个不行。”

陆龙其实也没有这些观念,他也有身份低的朋友,可这就是父母吧?总觉得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会带坏孩子,虽然他们明知道自己孩子比他们还坏。

陆朔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闷头更加不乐了。

她觉得小软很好啊,为什么你们喜欢自己,就不能像喜欢自己一样喜欢小软?

脑容量小,思想单纯的陆朔,想不通这个问题。

对此,她再次跟爸爸闹别扭,几天不理他,睡觉不往他怀里钻反而离得远远的,不过这次她没有冲动的搬出去睡。

弄巧成拙的陆龙,因从小没有姐姐妹妹,就连小女朋也没有,不知道怎么跟女儿勾通,整天有空就愁着还在闹别扭的人。

袁帅撑下巴瞧他们两,突然笑道,语出惊人。“你们觉不觉得,长官跟朔朔像吵架的情侣啊?”

此话一出,立即被所有人封杀。

梁柯把他踹凳子下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袁帅硬气翻身坐起,脸上挂着痞笑:“你嘴里就能吐出象牙?”

“滚!”

看他们打闹把那句话当生活调剂品,萧郝却在意起来。情侣吗?如果不是因为身份,还真像情侣。

忽略这帮年青什么都敢想的新兵,莫默他们回来听到陆朔告状,个个笑倒肚子疼。

“长官也真是的,小美人你别跟他计较,看你这呆样,不是跟自己闹别扭吗?”周佳佳笑着摇头,意外的想原来长官也会说这样的话。

苏仲文拍她肩膀。“小朔朔,你爸爸是到更年期了,别理他,你想跟谁做朋友就跟谁做朋友。”

“更年期?”陆朔疑惑的瞪大眼。“男人没有更年期吧?”

“噗”“不知道怎么说你好。”看她这么严肃念叨更年期,冷焰差点笑叉。

看他们一个个只顾自己乐,不知别人忧,白小冰轰走他们,把她叫身边,跟她说点实质性的东西。

“陆小姐,其实你爸爸也挺不容易的,一个人把你带这么大。”已身为父亲的白小冰语重心长,说话很有魄力。

不过他说这话陆朔不信服。爸爸哪有带?都是让自己自生自灭,扛的比抱的多,拧的比扛的多。

看她神情,白小冰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她都不会信。“我打个比方吧,陆小姐你从小养了只狗,你很喜欢它,它也很喜欢你,可有天它又喜欢上别人了,你觉得你会开心吗?”

“不开心,它是我养的,只能喜欢我!”

“现在长官的心情就跟你一样。”听她这笃定又霸道的话,白小冰想她跟长官还真像。

陆朔想了许久,五官皱得快成团了,在她冗冗久久的思考后,抬头望着白小冰伤心悲壮的讲:“原来我就是爸爸养的狗。”

白小冰:……

“陆小姐,做父母担心的远不止这些。长官说是等你大学再谈恋爱,其实还是担心你男朋友对你好不好,有没有被欺负。”白小冰想到自己的女儿,突然觉得扯远了,换种方式来讲:“就像你无法再养那条狗,把它送去新的主人家,还是会担心它、牵挂它。”

听他说得自己都想哭的陆朔,当即拍桌子。“那我不谈恋爱就好了嘛!不把狗送人。”

“呵呵……我想这话你爸爸听了一定很高兴。”“不过狗可以继续养,女儿总是要嫁人的。”唉,他女儿才三岁呢,弄得他也伤感了。

“那我嫁给爸爸。”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

还真是小孩说的话。白小冰无奈摇头,笑着讲:“行,那你就嫁给长官,所以不要跟他闹别扭了,你爸爸也很难过呢。”

“嗯!”想到爸爸那么强大伟岸的人,在因为自己伤心难过,陆朔十分后悔,跟白小冰道完谢就跑去找陆龙。

瞧着标杆似跑远的人,莫默怀疑的问。“长官真的在难过?”

白小冰摊手。“谁知道,除了余长官那次,我好像没见他什么时候难过。”

“那你还这么说?”骗小孩子不好呀,小孩子最爱记仇了。

“我只管劝,长官的命令。”

莫默:……

长官手段真高!听了小白一席话,陆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爸爸,不仅交了他不喜欢的朋友,还不理解他一番苦心,自己真是糟透了。

嗯,见到他自己要怎么说呢?说爸爸我不喜欢别的狗不对,别的人了,就喜欢他,然后我们和好吧?

满怀期待,陆朔克制不住激动,一路傻笑跑到总指挥室时,却被阻在门外。

陆朔皱眉,安慰自己:没事没事,爸爸肯定在生自己的气呢,她多捂捂就好了。“爸爸、爸爸,爸爸……!”

这门厚实着,不管她叫再大声里面的人也听不到。

管家看不过去,提醒她:“陆朔小姐,陆龙长官正在与重要人物会面,在这期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他是我爸爸。”

“任何人。”

“我是他养的狗。”

管家:……

结果是,不管是人是狗,都不可以进去。陆朔不想就这么无功而返,便在门外蹲着等。

这一等,便是大半天。

在快天黑时,紧闭的门终于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出来,陆龙尾随其后,态度恭敬。

“陆龙中校,这事就麻烦你了,请你一定要出面。”头发用发胶梳得一丝不苟的西装革履男人,跟陆龙握手。

“应该的。”陆龙跟他握手后,撇了眼坐地上的人儿,礼貌的送他从专用通道离开。

男人转身看到睡在门口的女孩,正欲发问,看到他伸手示意自己走,便含笑什么没问离开。

反回的陆龙蹲她面前,洞察一切的讲:“起来吧。”

陆朔偷偷睁开眼睛,看到他平静冷峻的脸,心想爸爸看起来一点没有难过,还和那人谈这么久的事,又极有礼貌的送他出去,他哪有空为自己这点事难过?

看她眼睛不住转遛,陆龙把她拉起来,带进门里。“知道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吗?”

陆朔摇头。

等门关合陆龙才讲。“阁下身边的秘书之一。”

总统阁下?他刚才说到麻烦……“他想让爸爸办事?”

“嗯。”陆龙坐椅上,看着她沉了沉才讲。“陆朔,源代码研究的怎么样了?”

跳跃性真大。陆朔愣了下才回。“毫无进展。”黑盒子只能终止,想要破解它自己还没找着下手的地方。“不过那些半机械人的代码破解了,没多大用处,还不如小呆。”

“嗯。那就不用管了。”

“为什么?”

陆龙伸手招她过来,瞧着回来没多久就又白了许多的女儿,把刚才的事透了个大概。“有人提出建立机械人监控国人安全的国土安全部门,如果提议通过,我们都会生活在国土安全局的视线下。”

“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为什么要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

对她无知又朴实的回答感到喜悦,陆龙揉着她毛茸茸脑袋。“再想,用你这颗超级大脑,还有哪些不好。”

唔,她没有超级大脑,就是有个维思殿堂。陆朔没有反驳,而是进入维思殿堂,把机械人、监督、国土安全局等字样演化无数条线,列出它的坏处与好处,在看到最后结果时吓了跳。

“这是想要瓦解总统阁下的权力!”

陆龙点头。“此事不得透露,把它藏在你的殿堂里。”

“是。”“可是爸爸,为什么总统阁下找你?”

“自己想。”

她就是想不到嘛。“那跟我研究黑盒子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反对建立机械人国土安全局,就必须抵制机械人,包括毁灭行动。”

“是因为我们这么久还是没斗过毒鸩吗?”如果人的力量不能胜过机械,便只能借助机械去解决,如果血刺自身都依赖机械人,又凭什么去反对建立机械人国土安全局?“我们就真这么停止追击毒鸩?”

陆龙皱眉。“怎么一下变笨了。”

“爸爸你刚才就是这样的意思。”陆朔为自己辩解,她才不笨。

“想想血刺是做什么的。”“你爸爸我又是做什么的?”

陆朔瞅着他,仔细分析他刚才这两句话的意思。血刺是专门执行特别行动的部队,比一般的特种部队还要神秘,而且没有直接的……

想通的陆朔眼睛一亮,又愁起来。血刺不归属谁,它只对五大行政区的将军共同下达的命令进行执行,意思就是连总统阁下也没权力要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所以只要爸爸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要不被别人知道就行。“虽然如此,但我们的行动还是会受到牵制。”

“过个几年,等国土安全局的风头过去,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那毒鸩又不知道造多少恐怖的机械人了。”

“自己慢慢想。”陆龙推开她,起身往外走。

见他不担心,陆朔又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最后想通了。

爸爸之所以答应那个秘书是因为也不赞同这个提议、但因为这个提议而放过毒鸩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第一步是想借帮总统阁下之名打压机械人、从而抑制毒鸩那个恐怖的计划、而自己被勒令不再追击毒鸩实际只是表面、举国打压机械人却是对毒鸩最好的破坏!

爸爸你好深的计谋!

“爸爸,我们和好吧。”看到已经走出门的陆龙,陆朔喊着跑出去就抱住他精壮的腰。唔,抱不拢。

陆龙反手捞过她,唇角微扬。“好。”

“爸爸你也不要难过了,以后我谁都不嫁,就嫁给爸爸,那样谁也欺负不到我了!”天真的陆朔喜哄哄的讲。实际等你长大,谁还敢欺负你呀,就你老子欺负到你。

“嗯,爸爸保证不欺负你。”白小冰这事做的不错,一下就搞定了。

陆朔大大的点头,又摇头。“不对,爸爸现在就在欺负我!让我帮你洗衣服,还有内……唔唔……”

还没吼完就被捂住嘴的陆朔,直接被陆爸爸拧走。

“陆朔。”

“到!”

看着从实验室哗一下冲出来的女儿,陆龙下颌微扬。“带你出去走走。”

仰望倨傲冷俊的陆龙,陆朔才不信只是单纯的走走,但还是挺腰杆精神倍儿好的吼道:“是!”

想要阻止国土安全局这个提议,不是件简单的事,再者参议员已提出来,必然有足够说服大家的提纲,因此在那天之后,陆龙非常忙碌,连过年都未回家。

过年了,白小冰跟莫默还袁帅他们几个人休假,基地清冷的可怜。不想离开爸爸的陆朔,默默的呆实验室里玩弄黑盒子,就在她快要生锈的时候,陆龙说带她出去走走,她能不高兴吗?

坐车里的陆朔,看窗外帝都璀璨的夜景,雀跃如第一次飞出笼的小鸟,对世界的向往、渴求、探知,一切都让她新奇。这还是她第一次跟爸爸来繁华的地方玩。

“想去哪儿?”陆龙开车,看了看时间问兴奋的女儿。

陆朔猛扭头看他。“可以去吗?”

“嗯。”

这个得好好想想。“我想去游乐园。”

“不行。”

“后海。”

“不行。”

陆朔套下头。“爸爸你去哪里就去哪。”都不去还问人家!

“嗯。”似本该这样的陆龙一直往前开,最后将车停进地下停车厂,带女儿上街。

王府井步行街,帝都有名的街道之一。

陆朔看着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街,想到那次长安街的事,心里顿时更不是味儿。

一身便装的陆龙伫立人海,坚定的目光、像白杨一样的脊梁、深色量身裁剪的高领长风衣、露在衣袖外修剪干净整齐的手甲、就连休闲裤都笔直鲜少有皱褶、锃亮短靴,他即使什么不做,回头率都是倍儿好。

看到许多扭着头看陆龙的美女,陆朔危机突生,炸毛的大叫。“爸爸!”

此话一出,无数少女扼腕叹息,伤心离去。

陆龙侧头看她,扫了她眼便迈动脚步。“走吧。”

陆朔赶紧的跟上,看着他有力的手指,想握上去,又不敢。在这挣扎下,即使走过繁华夜景的街道,都无心观之。

直到撞上前面的陆龙,才停下冥想,抬头看他。

墙上画着彩色喷字,颓废的房子及坑坑洼洼许多坑的水泥马路,看着都不像衣着光鲜身份不低的人来的地方。

“陆大少,许久不见。”戴校彬笑着伸手。

陆龙跟他握了手便收回,不冷不淡的讲:“换个顺眼的地。”

戴校彬却看向陆朔。“陆朔同志,你是让我称赞好呢?还是说你狡诈呢?你是算准我破解不了才给的这么大方吧?”

“你想要,就给你。”陆朔偷偷瞧了眼陆龙,笑着精短极少透露信息的讲。

“确实是。行吧,给我找点事干也好。陆朔你想去哪里?”这时戴校彬似是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准备去她想去的地,就是不如陆龙的意。

陆朔又瞅了眼陆龙,朝戴校彬讲:“游乐园。”

“那个要白天去,晚上关了。”

“后海。”“我还没去看过海。”

戴校彬皱眉。“太远,冬天不适合看海。”

听到这话,陆朔还是看向陆龙,见他眺望远处连眉毛都没动下。“那随便去个地儿吧,我对这里不熟。”

“不是吧?帝都人居然说对帝都不熟?”戴校彬带着她往外走,不禁想她是怎么长大的。“陆大少,该走了。”

陆龙反过头看他们,又看了眼幽暗的路头,转身跟上。

戴校彬没走多远,带他们进了家比较难找的茶馆。

茶馆除了大堂有几张桌子,其它都是雅间。

戴校彬轻车熟路带他们上去,进了间特定的包厢,看得出来他经常来这里。

“你常来这里?”陆朔打量四周,对这古香古色的茶馆很喜欢。

戴校彬叫来服务员点了茶水,才看她。“算是吧。”

穿着旗袍的服务员,很快送来茗茶及精致的点心。

待她出去后,戴校彬手法纯熟的给他们两沏了茶,才看着陆龙讲:“陆大少有什么事就说吧。”

陆龙看了下烟雾寥绕的茶,视线轻一转望向他。“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份对机械人的评估。”

正喝茶的戴校彬听到这话,顿了下便又继续喝。“陆大少你什么时候也参与政界的事了?”

“不久。”

“这事我没法帮你。”戴校彬放下茶杯为难的讲:“如果你想参于,一定是否决吧?”

陆龙不置可否。

“很不巧,我是机械部的头,陆大少你这是为难我。”

“这事关系重大。”

戴校彬笑了道:“我们所做的哪件事不重大?关于机械人保护人类所设的国土安全局,不觉得听起来很不错吗?”

“戴先生这是不愿帮。”陆龙不意外,虽然是求人办事,可依旧是你爱帮不帮的语气。

戴校彬看他,没回话。

等了三秒,陆龙起身走人。

还没将点心吞下的陆朔,灌了杯茶追上。

看他们走掉,戴校彬又给自己沏了杯茶,自斟自品起来。

“爸爸,一定要是戴先生的评估?”陆朔跟在后头,仰头望他。

双手揣口袋的陆龙迈着长步子,一言未发。

后面的陆朔只有费力小跑追上,坐进车里发现爸爸脸色很严肃,顿时不敢发话了。

回基地的陆龙,让陆朔自己进去便又再度离开。

看爸爸车子滑出大门,远远只能看到他的车灯在黑暗里前行,皱着眉头儿回寝室。

戴校彬做为机械部的头儿当然是希望国土安全局提议通过、但如果通过就如爸爸所说、国内所有人都生活在安全局的掌控之下、还要不要总统都无所谓、可戴校彬即使知道最后结果会这样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但爸爸好像非常需要他的评估。

“戴先生。”不管怎么样,都试一试吧。

接到她电话的戴校彬毫不意外。“陆朔,如果是关于刚才的事,我还是刚才的答案。”

“我告诉你破解方法。”

“如果我站在反对方,就已经不需要高能感知或是半思想机械人。”“陆朔,时间不早了,小孩子别想这么多,早点睡。”

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陆朔看着手机发呆。什么小孩子,我智商比你们都高,混蛋!都不帮爸爸!

机械人的诞生已有差不多半个世纪,它的好处深入科学家及战场几十年,现在有人提出建立一个机械人安全局,想反驳的难度很大。

陆龙及反立方联手忙碌周转了三个多月,最终还是在一年后暂定通过,但要求是在某个城市投放机械人,三年确定方案可行才能正式通过。

又经过几次会议修改,最终将目标城市选定离帝都最远的川西。

议员对这个问题倒都是十分赞同,想来他们也是怕发生什么不可测的事,危机到自身生命安全。

结束议会后的一年,陆龙只是偶尔带袁帅他们这批新人出出任务,不然一般都是莫默他们几个老部下去办。

总的来讲,少了毒鸩这个最大对手,血刺这两年过的平平常常,任务鲜少有挂彩的,这倒让血刺声名大噪,让指挥官直想把说这些话的人都拉出去毙了。

而国土安全局的问题,在经过一年的试用,没有任何问题,倒减少川西的犯罪案,曾经的反对声音渐渐小下去,有种无声的默认。

“爸爸,真的要这么放弃吗?”已是豆蔻年华的陆朔,趴桌上不甘的问他。

陆龙抬帘瞧了眼懒洋洋的女儿,靠椅上同样没什么精神。“试用时间不是还没到?”

陆朔搔了懒得绑起的长发,有些懊恼的讲。“只有一年了。”

“最大的不急,你这个小太监倒是急了。”

“爸爸,严肃点。”

“没有对手的日子,真寂寞。”

陆朔:……

爸爸,你不要再毁我心中的形像了。

其实光总指挥室这两个的状态,就可以猜测到整个血刺军团的一个气势了。他们都在共同的渴望,快来个有难度的任务吧!他们不怕流血!

恰在陆朔干脆想趴桌上睡觉时,最高指挥官的桌面的全息投影亮了起来。

是七处的。

张阳看到桌上似没骨头的妙年少女,靠椅上有些颓废之气的长官,忍不住笑道:“至于吗?”

陆龙换了个翘脚的姿势。“至于。”

“谁让你们名声这么大,行内人听到跑还来不及,我记得上次那个就是吧?货都不要了,直接跳海。”“还有上上次,就一颗子弹把老大干掉,你们不用为部队省子弹,整个军队就你军团武器最全。”

陆龙:……

“如果你是来讲这些的,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别急别急,这次是来给你送大礼的。”

“不用大,只要他们不跑。”陆龙面无表情的讲。

张阳不解释,把信息发到全息上面。“武力型机械人。”

“机械人?”陆龙坐起身,陆朔哗长出骨头站直。

张阳得意的点头,一脸得瑟劲。“一伙私采矿铁的团伙,上面要求三天内清除。”“还不止这些,至于其它的,我等会用陆朔给编写的代码编程,编写代码发给你。”

简短的结束通话,正当陆朔猜想会是什么事时,陆龙的私人手机上就收到串代码。

陆龙把手机给陆朔。

陆朔用了十分钟破解完数字代码。

当看到说的是什么时,陆朔先是惊讶后是惊喜,接着迅速跟陆龙耳语。

“看来可以好好活动一下了。”陆朔的懒筋全跑掉,眼里闪着熠熠光辉。

陆龙冷峻甚称优雅的颔首。“是份大礼。”

“爸爸,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相比女儿的毛躁,陆龙平静淡然似什么没发生。“三天内,不急。”

看爸爸思考算计什么,陆朔眼睛一转,乖乖的什么不问,静候指挥官指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