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陆家有女初长成(二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三章 陆家有女初长成(二更)

“紧急集合!”

白小冰一声大呵完毕,刺头们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出宿舍,个个全服武装,精神抖擞的好让长官点到名。

在集合完毕后,陆龙握着血刺,和小跟班踩着阳光而来。最后跟班归队,长官立定,站在那里如无人可憾动般、坚韧、挺拔、伟峻。

“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梁柯!”“魏勇!”“袁帅!”“萧郝!”“陆朔出列!”

“啪!”整齐的脚步声。

白小冰向其他士兵喊话。“其余人解散!”

随后白小冰转向陆龙,请示他没有什么要说之后,就朝他们几个大吼。“出发!”

*

“地点:大平区。”

“代号:抑制。”

在武直上,白小冰说出任务内容。“有人在P11区进行私人开采矿石,无人机侦测矿石洞内含武力型机械人,我们此次行动要备加小心。”

“是!”个个吼声宏亮,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热情高涨的刺头们,个个在为接下来的战斗充电,只有一个无知的对众放电,那就是坐在总指挥旁边的豆蔻少女!

萧郝一抬头就看到她,不免被怔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在看到她旁边的陆龙时,敛了敛视线,隐晦的看她。

现在的陆朔长高不少,头发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厚,不再适合圈起来塞帽子里,可她喜欢长发又喜欢贝雷帽,在这两者都要兼顾时,她的头发便不再绑,垂直披下的青丝用一顶帽子压着,每每走在操场上就是道亮丽风景,闪瞎一干士兵的眼,就连孩子都打酱油的军官们,都忍不住瞧上两眼。

要说她这身装扮实在不适合呆军营,可人家是指挥官女儿,又算得上元老级人物,血刺的天才机械师,再说人家老爸都不说,底下人敢议论半句?

而陆龙纯属父亲情结作怪,想着女儿越漂亮越扎眼好,怎么说都是他女儿,陆家千金。不过最主要是一路看着她这么长大,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于是陆朔就这么在军营里,特别的存在着。

发现被人注视的陆朔抬头,不再圆睁的眼睛习惯性半磕着、显得狭长,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浅浅一方阴影。

凡是被这双眼睛看一眼的人,想到的词都是慵懒像午睡的猫、迷人、震憾。可实际认识她的人,这些想法仅仅是第一秒浮过心头,第二秒便觉得它是藏在漂亮下的诡计、洞察一切、别招惹!

被发现的萧郝不躲避,在她又垂下眼帘时才收回视线。

武直飞进P11区附近森林后,血刺成员们在离地十米高的机舱跳落。

第一个跳在前头的是莫默,最后除了指挥官还有他的跟班。

陆朔背上背囊跳出去,在空中做一系列减震动作着地后,抱住头往前倒,最后利落的打个滚站起来,就站呼呼刮得脸生疼的受风带望机舱。

最后一个下来的陆龙,起身拦住她肩膀低头走出受风范围,顺手把她头上的草弹掉。

父亲护着女儿,维护女儿的形像,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但落在萧郝眼,便是说不出的怪异。

白小冰冲驾驶员伸大拇指。驾驶员也冲他们竖大拇指,起飞离开。

不停留,迅速进入树林里的刺头们因为人员较多,必须更加小心隐藏自己行踪,分散式前进。

在进入P11区域后,白小冰伸手握拳蹲下,在他们都围来后,拿出地图确认目标地点。

“这个方向,前进。”手指点着某个点,白小冰抬头看了下四周便指出个准确方向。

从出发到做出指令,从头到尾都是白小冰在指挥,总指挥官倒像个来打酱油的。

当他们潜入那些私自偷采矿铁的团伙百米远时,白小冰带着梁柯、魏勇、袁帅、萧郝匍匐他们后方的茂盛草坡上。陆龙则带着陆朔、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潜入他们的前方。

魏勇趴地上,瞅了瞅机械化挖采的偷矿人,有些不解。“白副长官,偷矿也是我们管的事?”不是应该交给山林保护部吗?

白小冰专注的看目标。“有武力型机械人。”

袁帅更加不解:“白副长官,我们趴在这里做什么?”能沦落到来采矿的机械人,能有多厉害?而且这里的人不多,只要命令一下,他们就能打他个马蜂窝。

白小冰看晴朗的天,幽幽道:“等天黑。”

现在还是早上啊,等天黑!

不管再多怨言,长官有令,便只能等天黑再行动,反正人家总指挥官都在前头趴着呢,人家不抗议,他们更没有什么好抗议的。

而前方

陆龙带着人和白小冰分开,一刻不停往树林外全速前进,30分钟跑了十一公里,便迅猛跳上早等候的车,离开大平前往小平。

张阳后面发给陆朔的代码是:小平、三天后、老朋友。

一个偷采矿铁的当然惊动不到血刺,但一个挖矿的怎么可能有武力型机械人?七处深一调查发现辛密,便将此事扩大化,弄给了血刺。

上车后,陆龙拿出口袋里的手绘图址,迅速做出战略计划:“据消息他们下午六点会在这里交易,我们……”

详细说完作战计划的陆龙,收起地图看着他们沉声讲:“任务代号:毁灭21!”

听到这个代号的刺头们,均是浑身一震,精神大振,个个眼里都冒着虎光。

陆朔摩拳擦掌,瞧着莫默他们讲。“行动时别客气,别给军团省子弹,别心疼。”

“这就是你让我们多背弹药的原因?”莫默哭笑不得。

陆朔点头。“打毒鸩身上解恨。”

瞅着连毒鸩面都没见过就这么仇他的陆朔,莫默想是不是他们教育不对?

在他们笑嘻嘻轻松聊天时,陆龙把通迅调到白小冰单独的频道。“简报情况。完毕。”

“一切OK,就是太阳有点大。完毕。”

“把事情办漂亮了。完毕。”

“是!完毕。”

白小冰低声应完,便看向身边不远的刺头们,跟他们讲。“长官刚才跟我通话了,要求把事儿办漂亮点。”

“这太阳老大,长官他老人家受得住?”袁帅吐苦水。

白小冰皮笑肉不笑的讲:“长官他树下乘凉了,我这个老人家都晒得住,你就晒不住了?”

想到血刺就他最大的袁帅立马摇头。“哪能,白副长官还年青,看,都能跟着我们出任务,我们更要刻苦学习,争取早日成为白副长官您这样的人。”

白小冰:……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一代人》

*

在黑夜来临时,陆朔终于得以见到毒鸩的真面目。

十字图标里一个知天命的男人,西装革履的,些许泛白头发用发胶服贴梳至耳后,精神矍铄、神情阴戾,但与人言谈举止中流露出一股精英的气势,如果不知道他是谁,肯定会以为是个正宗的商人吧。

追着毒鸩这个名字跑了几年,这次见到庐山真面目。陆朔看着镜头里的人,突然想他也是个人,这么普通,却让人这么可怕,拥有那么疯狂的想法。

抬手看时间,五点五十九分。

那名商贩在余辉下匆匆赶到,后面的大卡车里很多集装箱,看车轮受压力很重,压过的水泥马路留下两道深痕。

坐着的毒鸩仍旧坐在属下搬来的椅子上,没有起身,他旁边身材短小的男人上前,跟商贩谈了什么,看样子似乎很是愉快。

陆朔再次看了眼手表,再看瞄准镜时,发现那个商贩已经倒在血泊中,卡车司机跳车仓惶逃跑。

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缓缓举起,“哔”的一声司机倒在草地上。

陆朔移动枪口,看到死不瞑目的司机。

黑吃黑,特妈的,这毒鸩也用不着因吞这些货,搞到杀人吧?

视线转移,看到坐着的毒鸩已经起身,身后那些属下把椅子收起来,三个跳上拖集装箱的卡车,眼见马上就要离开。

陆朔焦急的看时间,在秒针指到十二点时,瞄准、扣板机、一个打手碰的倒地上。

同一时间,四面八方响起枪声,负责清除打手的刺头们一个个挨个点名。

制高点,一把形态优美可拆式单排弹匣、所有狙击步枪中射程最远、拥有战术子弹弹道计算电脑、小型天气跟踪装置、IV导航、激光测距仪、枪口制动器和消声器的CheyTacM200狙击步枪,从开始便瞄准目标,现在它随着目标慌乱移动而移动。

一滴汗水滴落,落在莫默的睫毛上,再慢慢渗透进入眼球。汗水的咸味刺痛脆弱的瞳膜,而它的主人却从末眨一下将入浸者挤出眼眶。

直到眼眶微微泛红,扣在板机上的手指缓慢收拢,算计目标的移动位置,便用力扣下板机。

子弹冲出枪道口,以每秒一千二米的速度急射向目标。

射出第一颗子弹,莫默屏息看瞄准器。十字里的男人被打手扑倒,那颗子弹击碎打手头颅,鲜血溅了目标一脸。

莫默再次补枪。

惊慌失措的毒鸩叫打手挡住自己,由手下用血肉之躯做为屏障迅撤。

眼见他就要上车逃走,陆朔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毒鸩的脑袋壳,当即调转枪口,移过猛烈射扫的打手,瞄准目标、射击。

这次眼看目标与打手都不设防,要成功击毙目标时,不知从哪冒出的机械跳出来为毒鸩挡了一子弹。

狙击步枪劲道强,小型机械人被冲激得咂目标头上。

第一个机械人被杀,靠车的打手开车门,八辆小坦克式机械迅速滑下车,自动校准枪口位置,锁定目标朝高处便一通扫射。

周佳佳他们抱头躲障碍物后面,被两台坦克机械重点攻击的莫默,不得不转移位置。

陆朔在侧面跳下顶楼,落在矮房屋顶服贴地面,从背囊拿出反坦克武器,让周佳佳他们掩护自己,便麻利装弹、扛肩上校准。

“轰”的声,一辆小坦克被炸掉。紧接几辆坦克上的枪口也被打掉。

陆朔向莫默他们嘣出句洋文。“GOOD!”

“移动撤退,进行第二计划。”

“是!”听到指挥官的话,陆朔收起东西便往后跳,跳下五层楼高的房顶,落在颗歪脖子树上进行第二次跳跃,安全落到地面便往指定的点跑去。

迅速穿过矮房果树,用最短时间玩命跑到地点的陆朔,看到早在车上等自己的战友深吸口气,起步、冲刺、跳越、直接飞进车里。

车门碰的一关,片刻不停往毒鸩逃离的方向追。

而飞进车的陆朔被陆龙用腿挡住,免去了撞车板之苦,不过鼻子撞到他腿上可真不怎么好受。

莫默、周佳佳几人把她扶起来。

陆朔屁股刚蹭到座位,车子就猛然一震,被陆龙拉住才没摔倒。

苏仲文打开车窗,看到最后一辆车的打手向他们攻击,感叹司机车技过硬的同时,拿出枪就射击,把前面钻出车外的打手干掉。

打掉一个又替上一个,没完没了。

周佳佳拿出颗炸弹,跟司机讲:“前进五十米。”

司机哗一下直加到最大码,一个冲刺不多不少正好五十米。

已经在苏仲文掩护下钻出窗外的周佳佳,一个掷投,手雷稳稳当当投进他们车里。

前面轰的声火光冲天,炸掉的车挡在大路中间。

司机同志利落的方向盘一转,车轮压着绿化带颠簸速度不减分毫冲过去。

“坐稳了!”突然司机大声喊完,随着地面的爆炸声车子剧烈颤抖,躲过冲天火光像蛇一样跑在路上。

车后的刺头们紧紧抓住扶手,等车子恢复正常还没开骂车子又“砰砰”受到枪击。

“没完没了!”摇摇晃晃的陆朔,拿周佳佳装好的火箭弹,钻出车外就朝敌人开火。

火箭弹不同炸弹,前面被击中的车直接四分五裂,气流大到冲翻前面辆车,就连前面的前面,几辆车也发生追尾事件。

目标只是毒鸩的刺头们,在司机同志分分钟超过他们时,朝后面路面又放了弹火箭弹,阻挡打手再前进攻击他们。

少了打手的阻碍,车速再次提高一个挡次,途中车里的人检查自己的弹药,不管是反坦克还是火箭弹都装好弹药。

陆龙看时间,在司机猛踩油门时喊道。“行动!”

四个窗户哗哗打开,莫默、周佳佳、苏仲文、陆朔四人钻出窗外,朝前面列队挡路上的车开枪,而秦朗则打开车顶拿起挺机枪突突扫射。

藏身车后的打手被子弹打得跳舞,陆朔在感到有什么朝他们飞来时大吼。“弃车!”

面包车轰一下炸掉,滚出车的她们离打手们没多远。

半蹲起来的陆朔见远处毒鸩被打手护送上武直,扛起火箭弹瞄准,想连人带机全轰掉。

专心瞄准的陆朔,突然被战友扑倒,一颗子弹越过她头顶打在泥土里,激起泥花四溅。

周佳佳拉起她躲进障碍物里。“别鲁莽,在战场第一是保命,第二是别流血。”拿自己跟敌人同归于尽是最傻逼的事。

陆朔点头,看到不远的陆龙伸手打了个手势,就和周佳佳共同冲出去。

六个人,陆朔、周佳佳一组,苏仲文、秦朗一组,莫默与他的第二狙手冷焰一组,他们以列队两前一后的阵势前进。

在这样的扫射中,狙击手要显得吃亏。在打了三次列队后,他们重新组队,两位狙击手分开并进苏、秦,陆、周两组。

三组彪悍勇猛,加上指挥官的指引,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前进。

那些躲车后的打手,最后有些弃枪而逃,但他们刚想跑就被挡住去路,惊恐后退,被子弹打得扭了阵秧歌,便直挺挺倒下。

看到庞大像变异犬的机械人,陆朔他们停止进攻,正在张嘴惊叹时,被旁边的周佳佳拉趴下。

犬型机械人的火力相当猛,趴草地里的陆朔几乎要被飞溅的泥土埋掉。

“这边。”等火力暂停,周佳佳拍了拍陆朔的背,迅速往侧面匍匐前行。

陆朔抬头看了眼同莫默他们做指令的陆龙,跟着周佳佳屁股后面爬。

周佳佳停在个半高不高的土丘后面,看了眼一脚踩扁汽车朝他们跑来的犬型机械人,蹭下身,沉呼着气拿出背囊里的武器。

陆朔看到火箭弹,又看犬型机械人和已经起飞离开地面的武直,犹豫不决。在周佳佳瞄准犬型机械人时,分析的讲:“现在我们可以轻松把飞机打下来。”这样毒鸩就结束了,他们长达几年的追逐也全在今天圆满画上句号。

周佳佳专心调整坐标,没有看她。“但我们会很难全身撤退,一等那只狗跑近我们,我们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死在这里。”说着毫不迟疑朝速度惊人飞奔来的犬型机械人发射火箭弹。

犬型机械人被火箭弹冲击得倒飞出去,重重摔在上。

同时另一边,被战友掩护的莫默,拿出口袋一颗跟普通弹药差不多的子弹,退下弹夹、装进去、弹夹再次装进狙击步枪里。

抬枪、瞄准、射击。

一颗特殊子弹在犬型机械人起来的那刻,准确无误射进它脖子里。

里面装有血刺机械师设计的病毒芯片子弹,穿破铠甲分解成碎片,芯片上的自动装置开启替换掉原有芯片。芯片合体成力,代码病毒迅速渗透犬型机械人,不出一分钟它在原地蹦达几下,最后摔地上没了动静。

“冷刺留守原地,其余人开始清扫。”

“是!”

在总指挥官一声令下后,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他们离开隐藏点,走向已成为废墟的汽车,清扫漏网之鱼。

陆朔站起,抬头望天,瞅着只有燕子大的武直飞远,最后完全离开自己视线。

另一边。

白小冰看时间差不多,压住耳麦低声讲:“行动!”

袁帅他们就哗哗冲出去,一人一个制服偷矿人,在里面几个机械人走出来时,敲昏手上的人迅速滚进石头后。

武力型机械人的智能并不高,质材也很普通。

在部下拿枪牛逼轰轰打时,白小冰呆在原地,给他们照了张相。

没出十分钟,危险解除,袁帅踢了踢废掉的机械人,看到走来拍照的白小冰,兴奋的冲他喊。“白副长官,给我也来张,来张。”说完就摆pose。

白小冰乐了,朝几个部下挥手。“都过来过来,给你们照张相片留念留念。”

在这么劲暴的地方拍照,兄弟几个都十兴奋,四人挑了个机械人较多的地方做背景,勾肩搭背冲镜头傻笑。

看到镜头里一张张迷彩脸,白小冰笑着按下快门。

咔一声。四个并排的刺头们,露着口白牙站在废墟中,背后机械人的铁臂横在他们身后,有点亡命之徒又战友情深的意味。

“好了,收队。”拍完照,白小冰收起相机,给当地的警察局打了个电话,就让他们收队走人。

等走出战斗点,欢乐的袁帅他们才想起:“长官他们呢?”

白小冰走在前头,看头上的星空讲:“长官请机械师他们去喝茶了,现在估计已经回了基地。”

袁帅大吼。“怎么可以这样!长官都不请我们喝!”

“就你这不着调的样,长官哪会带上你?”梁柯埋汰他。

“梁子,你不还是被长官抛弃的?”

白小冰呵道:“什么抛不抛弃,这话可不能再说了啊。”

他们一路说笑打闹,走在后面的萧郝皱眉,隐约想到什么忧心忡忡的。

清扫完毕,陆朔他们把一辆看上去还完好的车翻正过来,司机试了试能开,一行人便上车离开。

车里几人还在回味刚才的战斗,一阵寂静后陆龙看向他们。“汇报伤情。”

莫默摇头。周佳佳也头。苏仲文、冷焰、秦朗也摇头。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小泥人似的陆朔。

陆朔脸上全是泥水,睁开的眼睛明净透亮,在脏污的脸上显得格外明亮。“我也没有。擦伤算不算?”说着举起手心上破皮的地方。

那伤口都已经快愈合了,常人回去贴个创可贴就行了,她的等下恐怕连痕迹都找不到。

陆龙黑眸审视的看她,从头到脚,最后锋利的视线停在她坐的地方。“站起来。”

陆朔疑惑的站起来,举起手诚实的讲:“我真没有受……”话没说完,看到坐位上的血迹,陆朔自己扭着头往后瞧。奇怪,她真的没有感觉哪里疼。

不等她像狗似的咬尾巴扭头看,陆龙大手捞过她就要脱裤子。

陆朔死命捂住裤头。“爸爸,我没受伤!”

“你流血了。”看到她深黑的裤子,陆龙微微蹙眉,手上动作没停。

想到什么的陆朔支支吾吾,涨得脸通红。“那是,那是……”

“哧啦。”裤子被残暴的陆爸爸撕破。

陆朔慌得缩他怀里。同时莫默他们默契的伸手遮住眼睛。

唉,他们的长官明明很聪明的,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呢?

“臭爸爸,不准看!”

面对激动的女儿,举止怪异的部下,陆龙在看到顺着短裤流下的血,而短裤无一点破损时,冷俊、面无表情的脸色才变了变,提着手上的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原来国家兵器也会长大吗?

“转过去,转过去!”陆朔羞愤的抱住他手臂,踢踢腿,表示她还活着。

陆龙惊醒过来,拿出她背囊里的被子盖住她。

受惊不小的陆朔滚被子里没脸见人,一路上机下机回基地,都是陆龙扛着她。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陆龙连人带被扔房里,便皱着眉宇出去。

啧、长大真麻烦,不长大多好。

想到一下长大的女儿,陆龙在指挥室踱步子,有些烦躁的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而陆朔也是挺忐忑的清洗干净,再利用她那颗天材头脑思考了半天,才想到应该去买护垫的。

正当她出去时,一袋东西迎面咂下。陆朔赶紧接住,就看到莫默走得匆忙的背影。

唔……好像大家都不希望自己长大。

回到房里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卫生巾,陆朔已经能想到莫默当时是多壮烈的去买了。

“啧,真麻烦。”感觉又有什么流出来,陆朔低咒一句抓起包东西就冲进洗手间。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每个月都很麻烦的,爸爸会不会把她赶出基地?

一晚上陆龙没回寝室,陆朔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但心的睡不着。

“长官,东西都在里面。”总指挥室里,白小冰将一个加密U盘放在桌上。

陆龙看了眼U盘,没去动它。

看出他有烦恼的白小冰,试探问。“长官是在想此次行动的事吗?”毒鸩从手中遛走已不是一次两次,哪次都没见长官露出这么愁闷表情。

陆龙把视线从U盘移开,抬头望他,犹豫许久才讲:“我女儿好像长大了。”

听到这话白小冰忍不住乐呵。“长大不好吗?”

“好吗?”

“当然好,比小时候灵敏多了,力气也大了。”

陆龙皱眉,僵硬的讲。“我是说那种长大。”

那种?白小冰疑惑。

“今天她流血,我以为她受伤了。”

看到向来冷傲又有洁癖的长官,露出这幅无力搓败的样子,白小冰细想一下,了然。“这是必然的吧?”

“她跟我们不同,她不一样。”

做为前长官的跟随者,白小冰当然知道国家兵器一事。

“长官,事实证明,她跟普通女孩一样,就一样对待好了。”

“如果她跟普通人一样,当初我便不会把她带进这里。”陆龙急骤皱眉,声音失去一惯的冷静。

白小冰被他反应吓了跳,觉得他现在就像做错事的孩子,想要努力弥补错误而苦于找不到方法。

如是他一早知道这个结果,一定会给她平静的生活吧?没有战争,像所有大家小姐一样在繁华与荣华中长大,而不是伴随危险与死亡。

“长官,我知道余长官出事,你在这事上一直深深自责,但我相信五位将军,我们也以自己最大努力尽力去挽救,你不必心存负罪。毒鸩也好、政府内应也好,我们总有天能查个水落石出。”

“而陆朔是余长官的意思,他决定把女儿变成国家兵器开始,那一刻就决定了陆朔的命运。”“现在她正朝着余长官以及我们的希望在成长,甚至更优秀,这是我们唯一能战胜毒鸩的最后王牌。”白小冰说的有些残酷,可却是事实。

陆龙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长官,我们没把她当国家兵器,也没当王牌,只是想告诉你,她进入血刺是必然的结果,现在她长大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照顾好她。”

沉默许久的陆龙,这才无力道:“我发现她头发太长。”

白小冰松了松紧崩的脸,长辈似的微笑。“她是女孩子啊。”

“太扎眼。”

“漂亮的女孩,做爸爸的你应该感到高兴。”

“她不够高。”

“还会再长的。”

“体能不合格。”

“她是机械师。”

“不服从命令!”

“她有特权。”

“她还变得很麻烦!”

听到这里,白小冰知道他不再当她是一个女娃,而是名特种兵,越多的发现她的弱处,不再宠溺袒护。“也许我们该期待,几年后她能给你生个孙子。”

陆龙眉头皱得更紧。“几年太早。”

“是是是,十几年后,我说错了。”

“啧。你先出去吧,让我想想。”

“是!”白小冰敬礼出去,在门关合时看他还在敲着桌面想事,不禁想他自己都还没长大呢,二十六七的年纪,又长久呆在步队,跟他当年一样的什么不懂,还是一头愣的只顾冲锋陷阵。

也许他现在真的不适合呆在这里了,这是他们年青人的天下……

“小呆,你说爸爸会把我赶出去吗?”早上肿着眼睛的陆朔,靠小呆身上无精打采的问。

“为什么要把小主人赶出去。”

陆朔想了想。“因为我做了他不喜欢的事。”

“那就做件他喜欢的事弥补。”

“可以这样?”

“原理上是这样。”小呆还点了下头。

嗯,那她要做什么事让爸爸开心呢?陆朔咬手指想了半天,想到几年前那个源代码盒,便立即进入维思殿堂,把有关那个黑盒子的相关资料都找出来。

几年前她解到了一半,因为破解不了和国土安全局的事耽搁下来,现在正好把它研究透了。

这个源代码里似乎藏了很重要的东西,陆朔在维思殿堂蹲了大半天,毫无头绪精神欠佳的出来,看时间决定去吃了饭再继续。

当离开实验室,碰到战友的陆朔,眉头越来越紧皱,在进入食堂后更是觉得如芒在背,感觉他们都在远离自己、看自己,就连莫默都不坐他们常坐的那桌,拿着碗的几个人刚好一桌,没有空余的位置。

陆朔转过视线,看到那些本来在看自己的战友都低头吃饭,恨不得把头埋进饭盒里。

顿时委屈、羞愤涌上心头,遍布全身,比周蝶她们当时欺负自己还要难过。眼眶涨得通红的陆朔转身跑掉,不顾门卫的喊声跑出基地。再呆下去,她怕自己会哭。她们本来是那么好的朋友,可是怎么突然觉得都变了?

看她突然跑掉,莫默他们摸后脑勺。“陆小姐不吃饭吗?”

周佳佳一幅我知女人心的讲:“肯定是害羞了,没事,很快就好了。”

而此时正在白色大楼的陆龙,丝毫不知女儿离家出走,还在跟几位权重要人物开会。

“成立机械人监控国土安全的提议,我想并非凭空而起,背后一定有人操作。”陆龙看着椭圆会议桌的最上一位,沉稳运筹帷幄的讲:“这里有武力型机械人防碍士兵执行任务的照片及相关信息,我想有这些东西,你们可以将试用期延长一些。”

最上面的男人看了下桌上的U盘,才看向他。“你需要多长时间?”

“五年。”

离开基地的陆朔,踩着路边冒出头的草,垂头走到哪儿便是哪儿,无目的地。

看他们那表情,好像自己能够留在那里的希望不大呀。

陆朔又叹了口气,抬头望天,看到呀呀飞过的乌鸦,顿时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如果把源代码盒破解了,她是不是会多一线生机?想到这里,陆朔美眸一扫,找到处安静些的地儿,坐下撑着脑袋进入维思殿堂。

“嘟嘟……”一辆车飞驰而过,扬起漫天尘土。

陆朔捂住口鼻起身,往前走了段路脑袋灵光一闪。她可以去找柳如风!

柳如风虽然觉得他不是好人,可是也不像坏人,如果他肯帮自己是最好不过的了!

想到这里,陆朔当即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小朔朔,口气不小,让我去接你?”柳如风意外后假意不满的讲:“让我去接你也可以,得来科学院。”

陆朔鼻子皱了皱,点头答应。“没问题。我还在上次那个地方,你快点来吧。”

上次?上次都是很多年前了。柳如风摇头换衣服,便去接人。

“以前坑蒙拐骗你都不来,现在怎么想着往里面钻了?”等她上车,一点没变还是儒雅清俊的柳如风,往附近一家饭馆开。

“不是因为你在那里吗?不然我才不去。”陆朔往后看,想着自己现在离血刺跟爸爸越来越远了。“你还没吃饭吗?”

“是你。”柳如风停好车带她进去。“看你可兮兮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就知道你肯定是被你爸爸赶出来的。”

陆朔垂头。“差不多了。”

柳如风看着愁眉苦脸越长越漂亮的小徒弟,在服务员把菜送上来时让她吃饭。“什么事等吃饱肚子再说。”

陆朔感激的看他,便埋头吃饭。唔,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在这一刻,陆朔觉得他是最好的好人!

吃了饭,柳如风带她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途中碰到姬鸿,两个打了照面便各忙各的。

陆朔仰头看还是那么俊美风度翩翩的姬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还眼,眼珠都要掉下来了。”柳如风把她拽进房里,碰的一声关上门。

陆朔脸一红,踩着地面不说话。

而门外的姬鸿疑惑停步,看了眼紧闭的门便走了。

柳如风换上白色大衣坐办公桌后,瞬间变成优质俊雅的科学家,把偷偷瞧他的陆朔,看得一愣一愣的。

“你来找我,不会是还想要我当一回知心先生吧?”看她忧郁的神情,柳如风似笑非笑讲。

陆朔摇头。“不是。”

“算了,我不介意,看你心事重重的,还是先把你那点小心思解决掉吧。”

不是,没脸说,不好意思说。

柳如风把她叫到桌前,支着脑袋瞧她的黑眼圈。“一晚上没睡?”

精神不振、意气消沉的陆朔蔫蔫点头。

“啧,真是可怜啊。”

陆朔:……

“说给老师听听吧,老师会帮你保密的哦。”

不信。

“乖啦,快说。”柳如风温柔的摸她头,给她顺毛,笑得一脸斯文俊秀。

陆朔狠狠挣扎了一下,在眉毛要打架时,把事情粗略说了遍,隐瞒了任务。

听完的柳如风先是一愣,然后是呵呵大笑,低头笑得眼镜都掉桌上。

面无表情的陆朔:……

大风推,二更。香瓜很给力有木有,妹子们也给力点,让评论来得更凶猛一点!

VIP审核群:217823181。香瓜稀罕你们,等着妹子们来吃香瓜>_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