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被萧郝吻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四章 被萧郝吻了

“呵呵,我说小朔朔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有你这么细的心呢?”

“整个基地都是男的,就我一个女的,感觉很怪。”陆朔扭曲着脸,讲得很难为情。

“这样才显得你特别不是吗?你对血刺来讲是独一无二的,对他们也是。”柳如风摇头,笑着把眼镜戴上。“是你自己多想了,你现在的价值大过血刺所有人,你爸爸不可能轻易让你离开。”

“你这么说的,好像我被爸爸利用似的。”

瞧她一头垂到腰的长发,柳如风深意的讲。“一半一半吧。”“不过看得出来你爸爸很疼你。”

“真的没事吗?我感觉他们都在看自己。”爸爸疼是自己,可会不会留下自己又难说。

“难道平常你就没发现别人看你?”

呃,这个……“好像也有,但……”但没有今天的强烈,她能感觉每一个人的视线,不管是看得到的还是看不到的。

“别但是了,事实就是这样。”说着柳如风不怀好的笑。“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看你吗?”

陆朔被他牵着鼻走。“为什么?”

“因为你让他们进入了春天。”

“?”

“春天知道是什么季节吗?发情期,所有公的都想跟母的交配,而你是那里唯一的。”

陆朔:……

“小朔朔,你也让我感觉到了春天,过来让柳老师亲个。”柳如风邪魅的说完凑近她。

嘴巴抽搐的陆朔,抬手拍开他。“这个就不用柳先生教了!”

柳如风不生气,揉着脸颊靠椅上。“这下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要跟我保证,我跟你说的事不会涉露出去。”爸爸说过这事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可是她一时半会破解不了,它对柳如风来讲,应该不成问题。

听到这话,柳如风不动声色扬眉。“要看什么事。”

“血刺的。”

“好吧,我答应你。”

陆朔还是不太相信他,可这个时候似乎只能选择他了。“在几年前……”

“咚咚。”陆朔一句话没说完,便响起很有份量的敲门声。两人同时看门。

柳如风露出个失策的表情,起身开门时冲陆朔讲:“希望还有机会听到你的小秘密。”

门外不出意外,站着孩子她爸。

“你好,陆龙中校。”柳如风有礼的伸手,态度从容优雅。

陆龙扫了眼房中的陆朔,才跟他握手。“你好,柳先生。”“小孩不懂事,打搅你了。”

“陆龙中校见外了,陆小姐是我带过这么多学生中最聪明的,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打搅?”

“承蒙厚爱。”陆龙淡漠说完冷峻看向陆朔。“还不过来。”

看爸爸冷若冰霜的脸,陆朔不敢动,但在她感到爸爸越来越生气时,一步一步蹭过去。

柳如风不阻拦,微笑的看着她走出去。

陆朔看看如沫三月的柳如风,又看看冰冻三尺的爸爸,顿时想即使柳如风是大坏蛋,她也愿意呆在他身边。

“柳先生,再见。”看她出来,陆龙抬头向柳如风打了声招呼,便抬步走在前面。

陆朔诚惶诚恐的跟在后面。

看他们一大一小离开,柳如风扯了扯嘴,露出个有意思的笑。真不知道陆龙中校,什么时候才被他女儿攻破?

陆朔刚离开那层楼,就在电梯里碰到冰冷似机械人般的姬鸿。

姬鸿认真打量陆朔,从头发到脚。

看他冰冷一动不动的眼睛,陆朔感觉自己正被一道X光扫瞄,等他扫瞄完毕,就知道自己身高、体重等数据。

“她的成长很意外,陆龙中校,我想为她做遍检查。”看完,姬鸿转向她身边的男人。

“做为你通知我的回报?”陆龙下颌微扬,戒备的看他。

姬鸿摇头。“不是。”

“那么拒绝。”说完在电梯到达一楼时,大步离开。

陆朔紧跟其后,快跑到大门口时又反头看他,不明白自己跟他不熟,他为什么那么担心自己。

看她还不愿走,陆龙脸色温怒,拉她下了阶梯便扔车里。

被粗暴塞进去的陆朔,看到黑沉脸的陆龙,后怕的抖了下。呜……她感到爸爸很生气、很愤怒、想把她揍顿。

陆龙什么没说,把车开出科学院,一路飞车让自己平息怒火,直到他觉得自己不会动手才讲:“白副教官没告诉过你,跟柳先生见面要有人在场吗。”

“说、说过。”

“说过你还去!”陆龙蓦然提高声,在发现自己情绪激动后紧捏眉。

“我……”呜呜,爸爸好恐怕,她不要跟他呆一起。“我去找他有事。”“关于源代码我想找他帮、帮忙。”

“说了?”

“没,正想说,爸爸你就来了。”

陆龙深吸口气,把车停路边心平气和跟她讲。“陆朔,没有源代码,没有黑盒子,所有的东西都在爆炸中烧毁了。”

陆朔疑惑的望他。

“如果你破解不了,这证明它编程强大、严密,里的信息对方非常看重,才要想毁了它。”

“嗯。”想通的陆朔点头。但是如果柳先生能解开,为什么不找他帮忙?

似是看出她的困惑,陆龙紧崩的脸缓了缓。“你一开始就说柳如风不是好人,跟着你的第一感觉走。”

“但我感觉他也不是坏人。”就是有些变态。

继续开车的陆龙淡漠回了句:“他是疯子。”

陆朔似乎懂了爸爸说的话,又似乎没懂,不过等她回到基地后,便没空想那些问题了,因为……

“爸爸,你要默默他们把我的东西搬去哪里?”

“你自己的房间。”陆龙让小呆走开,径直走进自己的寝室、关门。

反应过来的陆朔冲过去。门没开、刹车及时没有撞上去。

“爸爸,你不要把我赶走,爸爸!”陆朔拍门,又踢又打。

小呆在一旁看不过去,把她拉开。“小主人,这就是扫地出门吧。”

“小呆你给我闭嘴!”陆朔更生气,把火都撒小呆身上。“你放开我,我才没有被扫地出门!爸爸……”

门、打开,陆朔惊喜的停止叫喊。

陆龙把一个袋子挂到小呆手上,才看向叫嚣完全不听他命令的女儿。“陆朔,你现在是血刺的机械师,二级士官,请你遵守部队里所有的条例条律,不然军法处置。”

被他说懵的陆朔,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回房了。

“小主人,我感觉主人不像开玩笑,我们还是走吧。”小呆安慰的讲:“至少还在基地里,你跟主人还是可以天天见面。”

陆朔垂着头,看到小呆手里的袋子,拿过来一看,赫然是默默昨天买给自己的护垫。好像似乎真的不好再跟爸爸一起睡了。呼……被扫地出门就扫地出门吧,小呆说的没错,至少还在一个基地。

于是,陆朔士官二度出宫,开始一个人睡的生涯。

若大的房间里,男人坐在张虎皮椅上,面目狰狞、阴暗狠戾的讲:“这次我一定要血刺军团从这个世界消失!”

其貌不扬身材短小的男人,弯腰连声应是。

“雷翼,你去联系那人,让他弄出份血刺地图,我现在只要一想到陆龙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就没法安心睡觉!”

小个男人旁边站着个高个清瘦中年男人,他态度恭敬却不谦卑。“是,老板。”

只是老板与雇主,或许还有其它。

中年男子离开房间,并没太在意他说的话,而是在想被病毒感染的爱犬。

“病毒源吗?”进入实验室的中年男人,用钳子夹起比指甲还小的芯片,嘴边露出抹优雅又疯狂的笑。“真想快点和你见面。”

“小美人,你上午匆匆忙忙跑哪里去了?”晚饭时候,周佳佳好奇的问:“长官好像在找你,后来又急忙出去了。”

陆朔眼睛一亮。“爸爸他着急?”

“废话,你什么不说跑出去,长官能不急?什么孩子。”

看他一幅自己不知父母心的样子,陆朔低低的咧嘴笑。唔……果然像柳如风所说的,一切都是自己太敏感了,爸爸会担心,战友会关心。

瞧她一个人傻笑,周佳佳、莫默他们摇头,想着长大的孩子就是心事多,总是不知什么时候又嘣出个稀奇古怪想法。

“陆小姐,以后一个人睡,要是无聊可以来找我们。”莫默想到白天的事,安慰她的讲:“长大就该独立了,长官那是为你好。”

“嗯!”

“嘿嘿……小美人,欢迎光临我的房间,我的大床随时为你准备着!”周佳佳淫笑凑近他,非常猥琐之极。“好不容易长大,快可以吃了。”

陆朔:……

苏仲文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句。“你这话要是让长官听见,你猜他会怎么样?”“长官会首先把你的床拆掉,其次把你小兄弟砍掉,让你看得着吃不着,憋死你!”

周佳佳抖了下,伸直脖子唬道。“我们这是自由恋爱。”

“哟,装嫩是吧?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张久经风霜的老脸,我就想到月球表面。”苏仲文说着还伸手去摸,边摸边啧啧道:“感觉就像航天员登月的瞬间,失重、不寒而悚的激动与恐怖。”

当兵的,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皮肤敏感的脸上难免有几个坑,而周佳佳刚好就是非常敏感的人。

瞧他这幅从小就讨人厌的嘴脸,周佳佳抖掉他的手。“月球表面怎么了?至少我能让见过我的人知道月球表面是啥样,比你的小白脸好吧?哎我说太阳这么大,怎么就晒不死你。”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说着双手掐住他小麦黄细腻滑遛的脸摇晃。

苏仲文掐回他的。“比你帅气比你好看比你招女孩子喜欢,你羡慕嫉妒恨是吧?”

被掐得嘴巴变形的周佳佳口齿不清。“屁,都是被你骗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诡计,在学校天天装好学生,现在露形了吧。你妈的什么时候松手!”

“你先掐的,你先松。”

“你先动手的,你先松。”

周围的人:……

本来就不介意周佳佳这些荤话的陆朔,看到互掐的两个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再掐就肿了。”

“听到没有,你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脸吗?松手。”周佳佳仰着头冲他讲。

苏仲文不撒手。“我肿都比你帅。”

陆朔再次扫了他们眼,不咸不淡的讲。“都是猪头。”

哗,两人唰唰松手,分开老远,各自揉脸。

白小冰习以为常的讲。“你们两人能树榜样吗?专教坏孩子。”

哀怨揉脸的两个,看看对方,老实叭叽的坐下,听训。

“现在这里跟以前不同,你们都文明些,文明用语知道了不?”

陆朔顿时就急了。“小白,不用因为我而做出改变啊,我觉得这样挺好。”

“这怎么行,要知道陆将军……”

“我都呆七八年了,改不过来的。”大家闺秀恐怕离她很摇远。

白小冰为难的皱眉,瞅着她犹豫。

旁边的刺头们紧张望着他们两,希望白长官能被陆朔说服。她呆七八年,他们呆的更久啊,要怎么改?还是憋死他们算了。

“小白,你这么做我会有负罪感的。”陆朔仰头望他,可怜兮兮的眨巴眨巴眼睛,就差流两滴清泪。

看她这么说,白小冰才勉为其难的点头。“好吧,他们这群小子爱咋咋的。”

陆朔露齿笑。“谢谢小白。”

刺头们炸开锅,围着陆朔就嚷嚷带她去玩好玩的,基情满满。

陆朔不拂他们好意,跟着可靠的莫默跑。

莫默带她进自己的寝室,放周佳佳几个进来就关门,把那群凑热闹的战友关门外。

“小美人,要看脱衣舞么?五个壮男随便看,不要……”周佳佳的钱还没说出口,就被苏仲文、秦朗捂嘴拖床上,弃尸。

冷焰打量了下莫默的房间,拿起桌上前次留下的扑克牌问陆朔。“玩牌吗?”

陆朔摇头。“不会。”

“不会没事,我们教你。”苏仲文拉桌子搬凳子,准备开工。

多次看到他们与袁帅他们玩这个的陆朔,有些跃跃欲试。

想玩的神情被他们一眼看穿,硬是被拉上牌桌,不过他们没让她坐床上。

每个房间都只有一条椅子,他们一个坐床上,一个坐柜子上,陆朔当然是被安排坐椅上的,最后还差一个是周佳佳去自己寝室搬的。

上桌的分别是陆朔、苏仲文、冷焰、周佳佳。

“小美人,我们玩跑得快,规则是谁地主谁先出牌。”冷焰洗好牌,把翻过来的一张牌给她看,接着讲:“地主出了后,从他的右手开始轮起,下家要得起就一定要要牌,到最后谁手里先没有牌的,就算胜。”“明白了吗?”

陆朔重重点头。“嗯。”

“好,那么开始吧。”冷焰熟练的发牌,看得出来是个中高手。

牌很快就发好,陆朔捡起牌整齐轮开,相同的插一起。

坐她旁边的莫默、秦朗虽不怎么擅长,但牌还是认识的,便教她什么牌可以插一起,可以怎么出。

“一对三。”冷焰。

到陆朔这里的时候,在两位大将的协助下,她打出对九。

大家不要。

她又出三个带一。

大家不要。

再出……

直到陆朔手里的牌快没了的时候,下家才要牌,但结果还是陆朔赢了。

陆朔皱眉,不开心。“你们让得太明显了,我又不是白痴。”

“不是看你初次吗?温柔些。”冷焰口头上占完便宜,就冲周佳佳、苏仲文两人装腔作势讲:“这局我们不让,谁都不让啊。”

第二局他们果然不让,陆朔惨输惨输,手里的牌只扔出一张。

四局小胜,第五、六、七、八……后面便手手输

陆朔输得极为不爽,咬牙看他们暗中交流,什么看吧,下手重了,对小妹妹要温柔些云云。顿时就两眼喷火,想着不管怎么样也要赢一局。

于是在新的一局开始后,陆朔仔细看清手里的牌,再算计他们扔在地上的牌,脑袋里迅速演算多种出牌方式,以及他们手中的牌分别是什么。

在最开始陆朔不太确定他们手中是什么牌,出的比较小心,在桌面牌越来越多时她便如鱼得水,出牌快而准,没几下手里的牌便全扔地上。

冷焰等人很是惊讶。“小朔朔,你不会是作弊吧?”

陆朔骄傲的抬下巴。“再来。”

再来结果也一样,在熟悉牌的规则及演算运用后,称她为赌王都不为过。

多次输的冷焰不服,要跟她单独来局。

陆朔微笑的接战。

“一对九。”冷焰看着她眼睛,两指将一对九按桌上。

陆朔浅笑把一对J按桌面。

冷焰瞧了眼桌上的牌又看着她。“一对A。”

“一对二。”

牌越出越大,手里的牌也越来越少,他们两个大侠对决,所出每一招每一式都经过千辛万苦算计,步步稳扎稳打。

旁边围观的周佳佳他们也都望望这个,看看那个,屏息看两高手龙争虎斗。

冷焰看了下手里的牌,冲她讲:“你出。”

陆朔露出个胜利似的笑。“一个K。”

冷焰再次看手里的牌,犹豫了一下。“你出。”

陆朔再次优雅的扔出个K。

这下冷焰不淡定了,放出个只猫。

看到他一对猫拆开,陆朔嘿嘿笑出声来,而看过她牌的莫默、秦朗也是露出白牙。

“四个十,炸弹炸死你!”

冷焰脸色惨白惨白的,看她手里还有两个牌,怀着一半一半渺小的希望讲:“你出!”

陆朔爽快把对四扔地上。“没了,我赢了!哈哈!”

看她仰天长啸,冷焰栽桌上装死。

“冷焰兄,你不是号称跑得最快?我看你连小美人都跑不过呀。”周佳佳。

“冷兄,别丧气,小朔朔是天才,你输了也不丢脸。”苏仲文。

“冷焰……”秦朗。

面对幸灾乐祸的战友,冷焰终于暴发,不等秦朗说完就让他滚。

秦朗当然不会滚,而是拉着他一起滚。“小朔朔,时间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陆朔看他们几个离开,还在嘲笑冷焰,不禁跟着咧嘴笑,心情极好的朝莫默挥手。“默默,我回去睡觉了,晚安。”

“晚安,陆小姐。”见她真的开心起来,莫默也笑着朝她挥手。

回房的陆朔因为刚才太亢奋,洗完澡便睡了,一点没想起来自己要独睡的事。

倒是面对空荡荡一下大出来许多的寝室,陆龙略微皱了下眉,总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习惯性去抱什么的陆龙,在看到空空的床后,再次皱眉。

翻过身,闭上眼睛的陆龙终于想起少了什么。

少了晚安。

“长官,我发现这个兵,两天的时间几乎把血刺基地逛了个遍。”总指挥室里,白小冰指着照片上一个人,向总指挥官汇报。

陆龙看到那个兵,平静的脸毫无情绪,似不在意的讲:“别阻拦,让他转。”

“长官的意思是?”

陆龙微扬下颌,瞧着白小冰倨傲不可一世的道:“他们想灭掉我,反之我易想灭掉他们,我陆龙最讨厌背叛者。”

看到长官嗜血的寒光,白小冰凛然吞口唾沫,觉得别人对血刺的评价没错:千万别惹血刺,否则你将会被秒杀。千万别惹血刺指挥官,因为你会后悔认识他!

“下去吧,顺便再带他们熟悉下这里的环境。”

“是!”

“陆小姐,等等。”早上拿早餐的陆朔,端着粥碗正要走,被后勤小刘叫住。

小刘给了她两鸡蛋。

陆朔不明所以,看其他战友都没有。

小刘笑着讲:“特殊待遇,吃营养些助长高。”

“嗯,谢谢。”她确实需要长高。

只是中午的时候

“小刘,鸡肉我喜欢抄着吃,蒸的油腻。”陆朔看到盘里突然冒出碗清蒸鸡肉,皱眉跟他提议。“这个我不喜欢,你下次给我抄着吧。”说着要把碗放下。

小刘连忙阻止。“陆小姐,这个吃了补。”

补她也不想吃。

最后小刘没办法,只能搬出震得住她的人。“是长官吩咐的,不喜欢也把它吃完。”

“啊?”

“下一位下一位。”趁她发愣的当,小刘冲后面排队的大喊。

陆朔被挤出队伍,看看忙碌的小刘,纠结了会儿就端着餐盘去莫默那桌。

看到她盘里多出来的碗,莫默了然的讲:“长官是真的非常关心你,以后他可能会对你严厉点,但他也是希望你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兵,跟他并肩作战的,不用他担心的单兵。”

陆朔如鲠在喉,默默点头。“我知道了,默默。”

如果是做为一名兵的话,她似乎真的不合格,也只有被爸爸精挑细选出来的兵,能够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当成是理所当然,因为她,他们包容,因为她是长官女儿而能享受无上特权,他们更是没话说,这要是其他营地,恐怕会引起大家反感的吧?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只是……

“爸爸,我能……”

“在部队要叫长官。”陆龙冷瞧着她,淡漠而严厉。“在这里我不是你爸爸,希望陆朔士官能记住这点。”

陆朔不甘不愿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陆龙:……

“叫长官!”

“长官。”

“大声音点!”

“长官!”

“回答我第二个问题!”

“是长官!”

“回答!”

“是!”

陆龙压住眉尾的抽动,不留情指着操场。“罚站两小时!”

“是!”陆朔眼睛都不眨下,正步转身跑到太阳底下,立站、抬头挺胸,标准的站姿。

陆龙看她站定,便径直走掉。

好久没练过抗暴晒的陆朔,在太阳下眯着眼睛目送陆龙踩着有力的步子进入大厅,直到他身影消失才垂下视线。

自己是他的兵,更是他的女儿,如果连这点关系都没有的话,她将只是他众多兵中的一个,她不要做几万分之一,要做便做独一无二的。

嗯……还要不准他生弟弟妹妹!

袁帅他们远远的瞅见操场上的人儿,好奇的跑过去。“小朔朔,你站这里做什么?”

陆朔翻眼帘瞧了他眼。“晒太阳。”

“这中午的太阳晒人,要不要我给你撑把伞?”

“你要敢撑,我肯定乐意。”说着还朝他无害一笑。

袁帅倍儿爽,瞧着她绚丽的笑容,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是算了吧,我们回去给你准备冰块。”说着拍她肩膀:“加油。”

陆朔:……

魏勇不擅言词的讲:“要是撑不住,你跟长官服个软。”

陆朔点头,应下他的好意。

梁柯语重心长。“别跟你爸爸对着干,你干不过他。”

她没想干过他。看他们明着暗着关心完走掉,陆朔寻找了遍,看到远处正望着自己的萧郝。

想到他在学校是多么的帮助自己,不禁想在这里他就帮不了自己了。这里他是兵,爸爸是长官,再说他又打不过。只是她也没事,就晒两小时,爸爸还是挺心疼她的。

想到这里,陆朔又觉得自己有些自虐,被罚了还帮他说话。

远处的萧郝,一直站在走廊上看她,高挑的身影还略显青涩的脸庞,却与他阴郁的眼睛非常不搭。他无声无息陪她站了两小时后,移动脚步走向她。

正要再去找爸爸的陆朔,看到他走来便停步等他。

“萧郝?”刚才他傻不愣瞪的同自己站两小时,什么个意思?

萧郝俯视她,眼里没有不屑与挑衅,隐约有股心疼与挣扎等复杂情绪。

看他这模样,还以为他替自己不平的陆朔赶忙说道:“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体力好着,中午的鸡肉不是白吃的。”

“陆朔,我们聊聊吧。”萧郝开口,似徘徊的人终于下定决心,要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嗯。”听他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叫自己名字,感到他的凝重气息与淡淡的忧伤,陆朔没有拒绝。他对自己来讲始终都是特别的,不同于莫默,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不会拒绝他合理的要求。

萧郝看了看四周的战友,向她讲:“去实验室。”

“好。”

实验室里没有人,这里基本都是陆朔的地方,但因她最近想把小呆再改进,所以不能随意走动的小呆便在这里。

“小主人。”小呆看到她,起身走近。

“小呆,你先出去。”

“是。”

等小呆出去,关上实验室大门,陆朔看向比自己高一个头还有多的萧郝,想他怎么就长得这么高呢?更另别人嫉妒是他的惊才风逸,不仅身材样貌像电脑配备的无缺陷,就连各项训练都是名列前茅,完美到无可挑剔,这样的他有足够高傲的本钱,即使他时时对人一幅挑衅、不屑的样子,可还是能跟战友们相处的不错。

“有什么事就说吧,这里没人。”陆朔在心里叹气。他遗传了父母所有好的基因,怎么她就长不高呢?明明爸爸挺高的。

萧郝打量会儿四周,才转身面对她,看她疑惑的看自己,迅速收回视线看别处。“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他在难过、为什么事?捕捉到他刚才眼里还未说便露出的挫败,陆朔眯起眼睛打量他。“为什么这么说?”

“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萧郝转头正视她,凛然像在打一场显明会输的战争。“你有没有想过,换条路走?”

换条路走?陆朔皱眉。这个问题他在很久以前就讲过,他不想成为千万兵的一名,不想走别人都走的道路。她原以为被收养后,他就更不可能来当兵,因此在初训看到他,她才会那么惊讶。

“你是想转业?”

“不是。”

这下陆朔急了。“难道你想退伍?萧郝,我觉得你这么优秀,就该呆在部队。”

萧郝比例完美的五官有些自嘲,看着她的眼睛却是深情。“陆朔,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去做。”“在这里我永远只是血刺队员中的一员,几十万职业军人中的一个兵。”这样的我如何能配得上你呢?如何替换掉你那么优秀的爸爸?

“怎么会是可有可无?如果你离开,血刺又会损失一名优秀作战队员,这样爸爸会很难过。”想到每次在新成员加入时,爸爸都会非常开心,要是他就这么走了,肯定会很伤心。

“你呢?”

“?”

“你会难过吗?”萧郝问出这话,直定一动不动望着她传神动人的眼睛,屏息等她一个回答。

陆朔想也不想点头。“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比朋友还要好。”

萧郝笑了,扯起的唇角十分不羁、张扬。“是因为我帮过你吧?替你阻了许多周蝶她们的攻击?”

陆朔点头又摇头,纠结的眉都打架了。“说不清。”“第一次见到你,就感觉你人很好,虽然表面拒人千里之外,成绩差还拽得要死,但你很聪明,从能准确算准什么时候会瓜熟蒂落起,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个平凡人,只是那里太无聊,你懒得去做那些无聊的事。”

“你倒看得透澈。不过你说的没错,那里对我来讲,无聊的像牢笼,不过你的出现让我觉得也不是那么无聊,至少你需要我。”想到她那时呆愣的样子,萧郝忍不住浅笑起来。“不因为虚荣心,是被你注视的感觉很好,就像……你的世界只有我一个。”

那是因为她反应不过来,没空去看第二个。

“陆朔,你愿意你的世界永远只有我一个人吗?”萧郝望着她迷惑的眼睛,敛下所有棱角。

永远、一个?陆朔觉得这不可能,但觉得他肯定不是这个意思,那他是想说什么?脑袋迅速将这两个词分析,做出多种解释。

“别用你这颗超级大脑来想事情,你现在只要选择点头和摇头。”萧郝按住她微扬的脑袋,矮身凑近她,直到她的眼里倒映自己影子。“因为我的世界只有你一个,从见到你之后。”

“我、我……”他这是表白?被他深情的注视,陆朔大脑当机。萧郝这么一个高傲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他应该眼高于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才像他的作风。

看她惊疑,萧郝倾身吻上她红润如蔷薇般诱人的唇,小心翼翼即珍贵又执定,如用尽毕生勇气及所有柔情。

坚贴的唇感觉微妙,炽热、浓烈的,如果柳如风的是柔和淡雅像天使之吻,那么他的刚好恰恰相反。陆朔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她大脑还这么清醒,甚至在想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见她不推拒,热血冲头的萧郝没疑她差强人意的反应能力,吸吮、亲吻、舔舐她柔软的唇,在进一步探入时被阻挡在外,便温柔舔过她整齐小颗的贝齿,诱导她能张开嘴。

湿粘的感觉让陆朔非常讨厌,终于反应过来的她猛推开他,用袖子擦嘴,秀眉拧得死紧。

被她防备望着的萧郝一怔,在她手背擦过更加红艳的唇时,苍白笑着转身往外走。“小呆猫,如果想要记住我,就记住今天这个吻吧,属于大人的记忆。”

陆朔看他离开,心里惶惑忐忑,感觉他会做出让她害怕的事,他聪明、不羁、无所谓好与不好的全凭感觉来、没有束缚的他就像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顾后果。

走进手洗间,陆朔用水洗嘴,洗了许久才感觉那种湿粘的感觉消失。

等她抬头看到镜里自己满脸水渍,注视好长一段时间才想以后要再有人敢亲她,她一定把兰博刀送他肚里。

把脸擦干,想到自己还有事情要找爸爸,陆朔顺了顺被水洗湿的头发,再把贝雷帽戴好,认真审视镜里的容颜,把衣服一处褶皱抚平才出去。

爸爸最龟毛了,军装必须是手洗,必须叠放整齐,穿在身上必须整洁,走路必须是抬头挺胸……很多事都是必须的!不然他看不顺眼,就会想尽办法给整顺眼,其方式另人深刻的不敢再犯。

“爸爸,我能让小呆跟我住一起吗?”凛然站在指挥室中间的陆朔,看站在巨大全息屏前的陆龙,提气大声问。没办法,这指挥室挺大的,隔得远,不喊不行。

陆龙用眼角看了她眼,继续看整个基地的全局图。

“爸爸!”见他不理自己,陆朔又拔高声音。“我要求小呆同自己一起住,已经过去这么久,它的安全性也应该早以确定。”

唔,爸爸他是听不到吗?见他还是完全的无视自己,陆朔深深的困惑。

“报告!”白小冰跑进来,向陆龙大声的喊。

“讲。”陆龙越过中间的陆朔,坐回椅上。

白小冰每一句话都说的很有力量。“长官,一切已安排妥当。”

“嗯。动静别太大。”

“是!”

“下去吧。”

“是长官!”白小冰敬礼,正步转身出去时才看了眼杵在房中的陆朔。

看白小冰出去,陆朔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可她不想喊,眨巴眨巴眼睛瞅住陆龙,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陆龙下颌微抬,修长凌厉的眼睛在看到她脸后倏得一暗,冷沉盯着她。

感到爸爸明显的不悦与怒意,陆朔想不就是个称呼问题,至于吗?“报告!”

“哼。”

一声冷哼,陆朔心里抖了下,打着鼓又讨好的大喊:“长官,我请求合理的对待机械人!”

陆龙面无表情淡漠的讲。“那是你的东西,自己处理。”

“是!”陆朔大声应着,想近一步问爸爸基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但感到他无形中的疏离与隐忍的怒气,动了动唇,最终什么没说的走掉。

太奇怪了,自己叫他声爸爸,用不着这么生气吧?

看她出去的陆龙,想到刚才她充血的双唇,眼里闪过抹残忍神色,但不久,这种情绪完全被隐藏在冷漠之下。

啊啊,妹子们很给力,香瓜受宠若惊,待中午有空慢慢回评,纳你们的香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