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幻世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五章 幻世界

“小呆,你就睡书房好吗?”晚上的时候,陆朔把小呆领进自己的房间,把书房里的折叠床搬出来。“虽然简陋了些,但我想你不会介意的。”

小呆看了看床,转向她。“小主人,我可以站着睡。”

“躺着睡舒服。”瞧着自己做的机械人,陆朔得意的讲:“你跟其它机械人不同。”

“好吧,小主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小呆点头,走向折叠床。

床不是很厚实,它坐上去就发出呀呀的叫声,在小呆躺下去后,陆朔见床没垮,刚想血刺的东西就是牢固时,床啪的声裂了,小呆摔在地上。

看小呆呆头呆脑爬起来,陆朔没良心的笑了。“小呆,你太重了,得减肥。”

“减肥。”

“哈哈。没什么,我说着玩的。”

小呆:……

“我摔跤小主人为什么这么开心。”

她能说,现在终于有个比自己更呆的了吗?“我这是在替你开心,这下没有床你就可以站着睡了。”

“我能站小主人房间吗,这里没有人,跟装甲楼一样。”

“嗯,只要你不打扰我睡觉。”陆朔没所谓的说着走去卧房。

小呆跟在后面。“我一定不会吵着小主人休息。”

嗯,让个人睡自己房间?滚进床里的陆朔看它在好奇打量房间,不禁想还好自己当初没有设定性别,改有空她给设成女的……唔,这么高大的女机械人……才够魄力啊!

被自己的恶趣味恶心到的陆朔,喜滋滋的跟它讲:“晚安,小呆。”

小呆看床上的人,见她已经闭上眼睛,才小声的讲:“小主人晚安。”

灯应声而熄,整个血刺基地变得沉静,如沉睡的老虎,无害却让人觉得害怕。

月光照华的黑夜,更加肃宁静谧,而全机械化戒备防御的基地,只有大门的保安室里坐着个刺头儿,他正靠椅上乎乎大睡,似乎料定没人敢向血刺放肆。

暗处的雷翼望着血刺基地,克制不住兴奋起来。“最超前的设备又能怎样?再完美的代码都会被破解,想要攻溃这里真是太容易了。”

“翼先生,该动手了。”小个男人看时间摧道。“你知道老板的性格,他说要两点之前看到结果。”

雷翼不满的看了他眼,不以为意。“你以为这是你家大楼?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还是你们觉得陆龙是傻瓜,没看出我们的计谋?”说着又看向基地,嘴边露出抹兴奋的笑。“不过我就是想跟他们正面较量一下,看是我的机械人厉害,还是他的兵厉害,呵呵……”

看到他笑,小个男人不寒而悚,识像的没再说话。

雷翼似是笑够了,抬头看天上的月亮,在一团云飘过它时,向谁说了句行动。

萧郝睁开眼帘,望着熟悉的房间好一会儿。

最后他还是起身,把军装穿整齐,走出去路过袁帅他们的房间时迟疑了下,仅一瞬间,他便大步离开宿舍大楼跑向大门。

站岗的刺头发现有人靠近立马醒来,看到是他痞气的讲:“萧郝,这么晚出去可不好呀。”

萧郝走近值班室,看着他不说话。

刺头又讲:“年少气盛嘛,总想跟规矩对着干,理解理解,可你这个时候出去长官知道会怪罪的,你要是实在憋得慌自己撸撸,赶明儿向白副长官请个假,他会批准的。”

萧郝:……

听他这意味深长的话,萧郝低头沉默了数秒,而后抬头看他熟悉的脸,快、准、狠迅速掏手枪扣板机,在他倒下后看向外面暗处点了下头。

黑暗里,雷翼和小个男人从容走近值班室,看到面里的萧郝称赞的笑了下。“你穿这衣服不错。”

萧郝冷着脸,对他们一点算不上恭敬。“的确,都不想脱了。”

“呵呵……你可以一直穿着。”雷翼瞧了眼倒在桌面血溢了一桌的兵,视线一转看到墙壁上的数字按键,轻易破解开门密码。

萧郝更加沉默,在他进入值班室,没多久攻破管家的所有防御系统,视线更加暗沉。“记住你说过的话。”

雷翼看了他眼,就在值班室的电脑里输入几串代码。

电脑里显示出是否两个选择,雷翼啪一声按了确定键才转向他。“当然,我不会伤害她,相反还会保护她的安全,即使老板都不能伤害她。”说着看了眼迅速入侵的宠物,笑得疯癫。“前提是我们都能从这里活着回去。”

“雷翼,你看!”小个男人看若大的操场,见它们都原地转,横冲直撞就是不进入大楼内,惊慌叫旁边的机械师雷翼,让他看是怎么回事。

雷翼看到团团转的宠物,微皱起眉,显然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室内的温度突然降底,被冻醒的陆朔看四周一片黑暗,就连床头的蓝光都消失,顿时惊呼一句跑出去。她是不会相信血刺会停电的,虽然这很正常,但很狗血。

陆朔一路冲去陆龙的寝室,用力拍门没开,随后想到什么用手去掰门。

门轻易被她扒开往两边滑,陆朔跑进房找了圈,没看到人又转身跑去总指挥室。

总指挥室也没人,急得团团转的陆朔跑去找白小冰、莫默,发现他们都不在。

管家都被人灭了,爸爸他们跑哪里去了?陆朔急得满头汗,用掌上电脑暂时性修复总指挥室的系统,确认它至少有道像样的门后往外面跑。

而操场内,雷翼他们离开值班室,前进两步就停了下来。

雷翼笑起来,从容跟脸色大变小个男人截然不同,似这才是他想要的。

跑出来的陆朔,看到操场上突然多出来的机械人跟陌生人,又看一字排开的血刺队员,脑袋冒出一堆问号。

还是过去瞧瞧吧。陆朔想着跑向陆龙,但脚步刚一踏进,眼前的影像便扭曲,缩回来,操场又是空荡荡只有他们那些人跟机械人。

陆朔疑惑的打量四周边沿,看到操场的每个角落都亮着道小蓝光,顿时醍醐灌顶,迅速走过蓝光内。

脚步一踏进,看到雪白走廊的陆朔按照刚记忆中的位置前进。

这是个模拟世界,顶窗设计、阳光从玻璃照射进来、光线折射出美丽的线条光,楼中的山、水、石构成一幅世外桃源景像。这个模拟世界真是大手笔,真实的让人不想回到现实。

陆龙看了下时间,平静的讲。“开始了。”

“准备战斗吧,刺头们。”白小冰举着枪转向身后刚好一百位军人,激动的讲:“实战演习开始!”

“是!”

陆朔从假山上方的天桥穿过去,在要下天桥时感到什么朝自己这边走来,立即躲进天桥架的钢板后面。

一个模样漂亮的女机械人从天桥上走过去,左右看了下又继续前进。

高级智能。看她走远,陆朔钻回桥面迅速往前跑,下坡的时候被一个大块头机械人挡住去路。

陆朔防备的盯着它,分析出他各种性能,确定危险级别便往后退。

她没带反机械武器,跟它硬碰硬没好处。

大块头机械人看到她,红色的电子眼闪了闪,歪头看她,似在考虑要怎么处置她。

陆朔见状转身就跑。

她一跑,机械人就追。

跑不过机械人的陆朔很快被它追上,在它扑过来时滚出护拦,紧接攀住铁架往前边移动,在大块头机械人不利索站起来之前,翻上走廊继续跑。

靠!智能等级B级,速度、力量型机械人!那个毒鸩还真是舍得下血本。玩命狂奔的陆朔,脑袋里各项数值像跑马灯似的闪过,但现在她除了跑还是跑。

后面的大块头机械人,每一步的跳越都很大,在离她越来越近时伸手去抓她。

陆朔感觉自己的头发快被它抓到,在前面看到楼梯时冲进去,计算出地面距离就直接跑下去,在第二层时抓住护栏跳到一楼。

“碰!”大块头机械人也跟着跑下来,咂地面时差点把要跑的陆朔震倒。

在它踩着大步走向自己时,陆朔拔脚还未开始跑,就被大块头机械人抓住腿,在它另只手伸向自己时拔出兰博刀对准它脖子用力刺出,紧接迅速取下它的芯片。

脖子处开了道口,芯片被取出的机械人,电子眼不断闪烁,动作僵硬,最后嘀嘀咕咕一串乱码的响声后便再也没了声。

陆朔翻了个筋斗稳定落在地面,瞧了眼地上的机械人和手里的芯片,收进口袋继续往爸爸的方向前进。

这里很大,刚才乱跑一通的陆朔,即使按照刚才的原路返回,都觉自己走错路了。这里阳光是假的,月亮看不到,无法分辨方向,只能是走到哪里算哪里。

对了,制高点。莫默跟冷焰他们一定在那里。正进退两难的陆朔,抬头望最高的一栋建筑物,绕过风景区就跑向高楼。

高楼内部比水晶宫还要漂亮,雪白的地面与反光的机器化设施,电梯透明可以看到外面群景区。看到这个的陆朔,真是惊叹构建这个世界的设计师。

有毒鸩那个变态机械师在,陆朔没有坐电梯,找到安全出口便跑上去。

楼道的光线非常充足,但铁制的台阶踩在上面发出“咚咚”声音,所以当上面轰的巨响,似有什么东西要穿过铁板咂她头顶般,顿时受惊不小的抱头捂耳朵往楼梯上面冲。

巨响还在继续,当陆朔跑上两层时,就看到周佳佳坐在台阶上,面前有个不大不小的铁笼刚好够罩住女机械人。

“小美人,你怎么来了?”正喘气的周佳佳看到她,直咧嘴笑。“佳哥是不是很厉害哈?这玩意儿可不好对付了,不把它手掉,我怕这笼子关不住它。”

陆朔走近女机械人,望着它的电子眼皱眉。

女机械人也歪头看她,在看清楚后,红色的电子眼闪了闪,猛然撞向铁笼。

陆朔迅速往后退,心有余悸的看向周佳佳。“为什么不杀了它?”

“长官说能活捉就活捉,有用。”

“嗯,走吧,我们上去。”陆朔点头,越过他往上走。

周佳佳换好新的弹夹,正欲跟上,听到后面有响动,疑惑转头就见女机械人身体的骨节错位,扭曲。

也注意到的陆朔看变型的女机械人想到什么,脸色大变。“快跑!”

“啪啪啪……”完全变形的女机械人已经不存在,啪啪掉地上的全是拳头大的小圆球。它们迅速长出半米高的腿,朝周佳佳他们追来。

瞧到这东西的周佳佳操骂了句,边往上跑时朝频道大吼。“这些玩意儿能分解、能分解!请求直接击毙!”

话还没说完,耳麦就传来战友的喊叫。“操!这小玩意有凶器,小心!”

周佳佳一脚把跑在最前面的小机械踢下楼,还在想它这么小哪来的凶器时,就见第二个圆球中间又伸出根细小棍子,银白棍子上头有个锋利的旋转叶。

瞧得仔细的周佳佳小腿被它划了下,疼得喊叫句一脚把它踢开便迅速往上跑。

这些圆球虽然小,攻击力也不大,但是上百只一起上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但被围捕,那滋味肯定跟凌迟差不多。

“小美人,有什么方法不?我们得守住这楼。”

陆朔往上看了下,很快就到顶楼了,如果把这些东西带上去,无疑会阻碍莫默他们。必须得在这里把它们解决掉才行。“这楼是做什么的?”

“办公空楼,23层是机房。”

“去23楼里面,你负责把它们带进去。”陆朔看了眼19层的门牌数,说完迅速往上跑。

周佳佳看她跑没影,突突一梭子弹把十几个圆球打掉,又用枪把它们扫下楼梯。

仓惶跑进23层的陆朔,穿过明亮的办公室,钻进机房拿出圈电线,在大厅里转了圈找出墙壁里的暗线,用兰博刀抠出来。

迅速把电线接好,陆朔把电线将整个四百平方的大厅圈起,把线头扔到插座那里,便一刀砍破饮水机上的水桶,把水倒了一地。

刚刚好做完这些事,就见周佳佳从走廊那头跑来,后面无数小圆球跟着他。

“快快快!”陆朔扑到插座前,将蓝红两线头对准插座孔,让他快点跑过大厅。

这里的地面都是可以当镜子的,本来就很滑了,现在又倒上水。周佳佳一个不小心脚下打滑,功力深厚没摔倒,但在踩着地板滑出断路时,终于扑通一下摔倒。

后面的小圆球已大半跑进了大厅。陆朔急得让他快点过来,就算是用爬的。

周佳佳返头看了眼就快追上的圆球,觉得被凌迟死得太痛苦了,顿即手掌一撑地迅速翻身站起,可跑出两步又滑倒。

能够拉到他的陆朔把他拖出来,再一脚把衣服湿了大片的周佳佳踢远点,便在它们都跑进大厅中时,将电线插进电源插座里。

被她特意割破的电线受电,站在湿地上的圆球一个个被电得直跳舞,最后摔倒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电火。

站起走回来的周佳佳看一地变成黑色的圆球,挥了挥衣服上的水。“小美人,你丫特缺了,你应该告诉我这里有水。”

等它们全变成黑球,陆朔拔掉电线拍拍手站起来,瞧着狼狈的周佳佳,想到他刚才熊样,不禁笑起来。“我以为你能发现。”

看她笑得花枝招展,周佳佳无比郁闷。“靠,后面这么多家伙想着怎么凌迟我,我逃命都来不及,哪注意地上。不过我说小美人你不是机械师吗?什么时候改行当水电维修了?”

“你看我像水电维修的吗?破坏还差不多。”陆朔白了他眼,往回走。“这次来的是毒鸩的人吧?他们的机械师变态的很,不仅相同型号的机械人是独立代码,就连分解的也都是,虽然只是编号不同,可就这一个地方不同,我都需要一个个去破,这么多圆球还没等我破解完,我想我们早就被它们凌迟千百遍了。”

周佳佳皱起眉。“没有其它办法?”

“没有。”“现在只能趁它末被分解之前,将母体杀死!”等等……母体?陆朔皱眉,想到图书馆的圆球母体,总觉得那个母体跟自己刚才看到的母体有相似处。

看她苦皱眉头,周佳佳以为她是在担心其他战友。“长官已经下格杀令,这些东西不是我们的对手。”

“嗯。”她当然相信他们。陆朔点头,看向楼顶。“我们是在这里守着,还是上去?”

“上去。”

一路走到28层都没碰到机械人,但在二十九层时听到远处有碰击声。

两人相视眼,紧握武器走进29层。

29层的通道门被打烂,一路都有打斗痕迹。

进去的陆朔跟周佳佳看到被机械人追着打的苏仲文,便立即一个去帮他,一个拿电脑获取到它的程序,用最快的速度破解掉。

换弹夹正要新一轮扫射的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看到突然就静止不动的机械人,戒备走近它,最后两人同时抬脚把它踢倒。

陆朔拿起电脑看向他们两个。“你们守着这里吧,我下去找爸爸。”

苏仲文点头。“嗯,快去吧。”

周佳佳啧了声:“离不开爸爸的孩子永远都长不大。”

“难道你离开,就比你爸爸大?”陆朔恶劣说完留下脸色难看的战友就走去最近的楼梯,刚跨过门槛又退回来看苏仲文。“我爸爸是在哪个地方?”

“不确定,你可以去指挥室附近看看。”

“嗯,谢谢。”陆朔道完谢,又沿着楼梯跑下去。

而另一边雷翼看到电脑上的绿点变成红点,还有些则直接消失,兴奋的手指发抖,露出的笑让萧郝越加不满,让身材短小的小个男人遍体生寒。

“天才机械师吗?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对手。”

陆朔再次走过群景区,看到正被小圆球追着跑的袁帅,只见他自命不凡的俊脸各种扭曲,忍不住看好戏的冲他大喊。“帅哥,你这名字果真没取错,美女这么多孩子追着你不放。”

听到声音抬头看的袁帅,瞅她幸灾乐祸趴天桥上,恨恨的牙一咬朝她奔来。

看他跑向自己,陆朔骂了句缺德,就赶紧拿出兰博刀,在天桥上磨起来。

远远看她这边站会,那边站会,袁帅跑近时冲她大喊。“还不跑,在这种蘑菇呢?!”

陆朔冲他阳光明媚一笑。“停,你在那里站一下。”

“不站,站着被分尸啊,好重口!”

陆朔拿刀指着他。“站那里,不然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看她不像开玩笑,袁帅被迫停在她两米远的地方,反头看马上就要来割自己肉的小圆球,撑护栏望桥底的湖水,想拉着她往下跳。

“现在跳过来吧,速度!”陆朔瞧那些小东西快跑到他跟前,抓紧护栏冲他喊。“有多远跳多远。”

袁帅不疑有它,起步原地弹跳一下迅猛跳过去,越过她就地一滚蹲立举枪戒备时,被桥摇晃得反射性抓住钢架。

断成两截的天桥还在咯吱咯吱摇,桥那头的圆球被他震得全咚咚掉湖里。

陆朔走向衣服裤子被划好几道口,手上还有几道细小血痕的袁帅,向他伸出拳头,打开手掌。“谢谢你信任我。”

袁帅瞧着她白嫩手心的螺丝钉,抬头看她脸。心里想道,他能不信任吗?来这地方都已经死几次了,不差这次。

“你要去哪里?”袁帅起身,摸了摸寸板头,又是一阵惋惜。他帅气的头型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留起来。

陆朔往回走。“指挥室。”啧,桥断了,还得绕过去。

“找你爸爸?”

“有什么不对吗?”

袁帅搭着她肩膀,亲亲密密的走。“不是,跟你一起去。”

进入指挥室大楼,光线要暗很多,同时每隔十米远就有道闸门,但闸门此时都没有关。

陆朔跟袁帅两人刚走入第一道闸门,便飞快抬脚后退。

一个女机械人被攻击的飞地上,陆朔看到魏勇赶紧喊。“打脖子。”巴雷特威力巨大,被它轰下不管多坚硬的铠甲都得碎。

拿重狙的魏勇,照着女机械人的脖子就一下。

巨大的枪声后,女机械人几乎整个脖子被轰烂,各种电线裸露在外。

“撼山,有看到我爸爸吗?”

魏勇收起枪,看向她摇头。“应该是在指挥室。”

这指挥室似乎是重点受灾区,三人越往里面走,碰到的机械人越多。不过知道该打哪里的魏勇一枪一个,而袁帅收起枪拿出复合弓。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要对付机械人的他,带的全是弹药型箭支,一箭一个准确到百分百,不浪费一支箭。

三人前进没多少,在里面碰到了梁柯。

梁柯很不幸的正被小圆球围剿,蹲桌上拿驽“横扫千军”,扫完这边扫那边,忙得不易乐乎。

“书生,要帮忙吗?”陆朔。

“书生,你这又不钓上来,又不敲掉,你是太寂寞了么?”袁帅。

“书生,别玩了。”魏勇。

梁柯抽空抬头看他们,用驽头钓起个圆球就扔向袁帅。

被抛空中的圆球也不头晕,举着闪白光的旋转叶飞向袁帅。

袁帅都懒得浪费箭,用弓敲落再一脚踩扁。

急着去找爸爸的陆朔,出声道。“别闹了,帅哥你给书生开条路,让他有点地下脚。”

“这好办。”袁帅背起弓,拿出突击枪朝桌前一通扫,那些圆球有的被打烂,有的被吓退。

梁柯趁机离开桌面和他们汇合。

陆朔带他们往里跑,路过一道闸门的时候按下开关,将那些杂碎全关门外。

还未等他们走到指挥室,里面剧烈的碰击声震到耳膜疼。

四人一个箭步冲进去,被里面的景像震慑到了。

指挥室很大,比起血刺的总指挥室还要气派,只是现在他们的注意力不在超前的建筑构造上,而是趴伏地上十几米大的巨犬。

这次的犬不同上次的人型机械犬,而是完全的狗型,看狗骨架还是大丹,一种凶狠的犬类。

现在它呲着带血的钢牙冲秦朗底吼,随时有再次过攻的可能。

在大丹犬的不远处,秦朗一只胳膊鲜血淋淋,现在他正拿枪瞄准它脖子,只要它一动,那颗特殊弹药就会射向它。

陆朔匆匆扫了眼,并没有看到爸爸,而且她刚才转了这么久也没看萧郝。“爸爸他不是在指挥室。”

看到她寻问的眼神,梁柯、魏勇、袁帅都望别处。

陆朔疑惑皱眉,看到跟大丹犬对峙的秦朗,决定先把面前的难题解决再说。

而在制高点的莫默与冷焰,瞄准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雷翼,一个是小个男人,而萧郝的枪口还没有出现,但他绝对走不出这里!

陆朔拿出电脑,在无法准确获得代码时,知道这是那位机械师最后的王牌,用了某种技术隐藏了部份代码。

但这不要紧。“虎刺,不一定要攻击脖子,你只要打中就行。”他们两个之所以这么对视,一个是怕射击移动目标有误差,一个是怕被他射中,才会一直这么僵持。

秦朗听到这话扫了眼四周,寻找最佳撤退位置。

与此同时魏勇拿巴雷特瞄准大丹犬的钢牙、梁柯挑了条前左脚,袁帅拉满弓瞄准大丹犬的脖子。

几个似是有默契般挑了最适合自己武器的方位,而需要百分百射中的秦朗,枪口位置缓慢移动半分。

五人紧盯大丹犬,心里同时数着时间、001、002、003、004、005!

同一时间,秦朗开枪往左边扑、魏勇开枪、梁柯射出驽箭、袁帅射出箭,但最后只有秦朗那种枪打中。

灵活的大丹犬疯了似的调转头扑向魏勇他们。

三个跌撞仓惶躲过,在它巨大的尾巴啪一下打在钢铁地板上时,迅速跑向秦朗。

速度太快了!病毒芯片射进大丹犬腹部,接收到代码的陆朔手指如飞,在看到动作指令时紧皱眉头。如果机械人的最快时速是10,那么这个的速度已经达到八,语言构架超过十种!

魏勇他们被逼得退到一个角落,眼看就快被大丹犬钢牙咬断脖子,四人抬头望着庞然大物的狗,暗自吞了口口水。

死也不能让它好过。

秦朗放弃枪,拿出收缩型警棍,手一挥变成根铁棒,朝他们使眼色,让他们找机会冲出去。

魏勇不听,拿起几十斤重的巴雷特对准缓慢朝他们走来的大丹犬。

而梁柯他们也是当没看见,气得秦朗吐血。

秦朗向他们打手示,示意魏勇留下,其他人都走,然后又指了指肩上的军衔,告诉他们这是命令。

大丹犬离他们仅仅只有一米左右远,没多久似乎确定他们的攻击对自己作用不大,猛低吼扑向第一个打中它的秦朗,张口咬他脖子。

秦朝被它扑得撞铁壁上,在它朝自己咬来时把警棍塞它嘴里。

ASP警棍就算它再厉害,碰上这么大的大丹犬,也得降服。

警棍被咬断,秦朗右手被钢牙紧紧卡住,血瞬时滴滴答答染红他手臂跟地面,站他旁边的魏勇震惊无法动作,惊骇被战友的血溅了一脸。

秦朗疼得低吼,在它张大血淋的口要将自己吞进时,迅速跳起另只手撑住他上颚、一脚踩住它下颚。

锋利的钢牙穿肉破骨,梁柯、袁帅大吼大叫合力拖住大丹犬尾巴,魏勇用枪奋力敲打钢牙,想将战友救出来。

大丹犬的嘴越收越紧,魏勇敲弯它几颗牙也弄得自己满手是伤。而梁柯、袁帅双手也被大丹犬尾骨锋利的铁片搞得皮开肉绽,最后被它轻轻一个甩尾全部摔墙壁上。

眼见秦朗就要被吞进大丹犬嘴里,摔地上的梁柯、袁帅及魏勇发出绝望的咆哮。反倒秦朗要平静的多,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放手。

就在梁柯、袁帅敲地,在地面抓出一道道血迹时,那只大丹犬忽然不动了。

三位战友愣了三秒,梁柯、袁帅疯了似冲向秦朗和魏勇一同救出秦朗,帮他拔出被钢尖穿透的手与脚。

秦朗由梁柯、袁帅架走,魏勇理智崩塌,拿起巴雷特狂叫冲它连环射击。

巨大的枪声在指挥室里砰砰砰回响,大丹犬被巴雷特子弹冲击翻滚地上,银白色巨大身躯多了好几个黑洞。

面对这么疯狂的场面,陆朔正襟危坐电脑前,还在紧张的输入一连串字符。

而另一边,雷翼看到电脑上爱犬的变动,兴奋得不顾朝他们走来的士兵,十指迅速按键盘做出一连串指令,比她更快一步更改掉编程。

已经停下动作的陆朔看电脑上不断变化的代码,憋气啪啪啪直按键盘。

在这两大高手对决下,那只倒地上的大丹犬,时而站起来,时而趴下,看得心绪不平的几个刺头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突然满头大汗的陆朔大喊。“马上离开这里!”

梁柯、袁帅、魏勇连忙架起秦朗跑出指挥室。

见他们撤离,房中的大丹犬却不管陆朔破解的再怎么快,都缓缓起身,朝她走近。

陆朔抱起电脑边退边跟上对方的更新,最后在他超过自己十组代码时,操骂句迅速奔出指挥室。

“关门!关门!”陆朔快要跑出闸门时冲还没走的几人大喊。

袁帅迅速按了道指令,但门却嘀嘀急促响起,显示指令错误。

眼见大丹犬就要冲出来,魏勇举枪将它打飞。

在他们极力阻止大丹犬出来时,陆朔与袁帅多次输入指令,都显示错误。陆朔急得大骂。“他妈的谁设计的破世界!”

袁帅僵硬神色怪异的讲。“戴校彬。”

戴校彬!陆朔迅速分析那个人的生活习惯,说话的方式以及第一次见到他,他桌子的编号。最后在维思殿堂翻找出他的学员工号及出生日期,等多组数字时,她迅速按下四位数字。

指令核对成功,厚重的门关合竟然都没发出任何响动。

看到全力一冲扑向大门的大丹犬,陆朔在袁帅身上摸出个手雷。“GOGOGO!”

知道她要干什么的几人带着战友迅速撤退。

“你妈的,很牛是吧?喂你颗手雷!”陆朔说完趁着门要闭合的前一刻将手雷扔进去,转身奋力奔跑。

指挥室里的大丹犬,看到飞来的东西,见它落地上便走过去嗅,轰的被炸成碎片。

钢铁制固若金汤的指挥室大楼,被炸得剧烈震动。

没跑多远的陆朔被甩铁壁上,落地时吐出口鲜血,同时耳朵嗡嗡响,鼻孔耳朵被震得流血。

爸爸……她还没找到爸爸。陆朔摇摇头,擦掉鼻血扶着墙壁往外走。

电脑的点消失,雷翼有些没玩够似的啧了声,但还是迅速按下最后边的键。

另一只巨大的狗从黑暗里冲出来,用尾巴打掉两颗同时射向雷翼与小个男人的子弹,在驮起他们用尾巴圈住萧郝要走时,模拟世界蓦然消失,若大空旷操场一颗迅速不知从哪飞出的子弹直击萧郝胸口。

就这一秒钟的时间,只感觉胸口一疼的萧郝,低头不敢至信看血流不止的地方。

雷翼惊疑了下,正想把他丢掉时,小个男人急忙讲:“老板留着他还有用。”

“走!”雷翼大呵一声,机械狗驮着他们两个、尾巴卷着个一跃十几米远,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里拿着小型摇控器的陆龙,收起手里的沙鹰转向身后个个都挂着不轻不重彩的部下,平静冷然说了句。“清扫。”

“是!”

远远看到爸爸收起枪的陆朔皱眉,低头看地面,站在操场中间一动不动。

这一夜发生太多事,她都来不及消化,她还没质问萧郝他怎么会是毒鸩的人,可他却永远开不了口。她该明白的,这就是陆龙,一个拔刀、开枪从不会有瞬间犹豫的人。

血刺系统重新启动,刺头们将受伤最严重的秦朗和值班室战友送进医务室,其他一些伤得重的留下等待军医包扎,而只是皮肉伤的便各自回房洗个澡喷终止血喷雾就完事了。

明明基地发生这么大的袭击案件,可血刺却表现非常镇定,似乎这么久他们终于能一起打场战,是件多么另人愉悦的事件。

陆朔担心秦朗,在外面坐着等,手榴弹的余波震伤已经完全自愈,没有哪里不适。

外面梁柯、袁帅、魏勇手上需要伤口处理,现就贴着墙壁坐地上,瞧对面的机械师。

“朔朔,你没事吧?”魏勇看她脸色不对,担忧的问。

陆朔摇头。“我没事,有事的是你们吧?”

可看着你心里有事。魏勇看了看自己手,苦笑了下。当时,他真是差点吓死了,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变冷,如果不是她的话,他们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许久后,魏勇真诚的讲:“谢谢你。”

陆朔:?

“谢什么?”

魏勇不答,而旁边梁柯靠着袁帅两人疲倦的睡了过去,更是不会回答陆朔的问题。

陆朔想了想,明白他说什么后摇头。“我们是战友啊,难道你们也要谢谢朗朗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谁让我是血刺的机械师呢?”说着自豪笑起来。在战场上最大的荣誉就是能够帮到战友,在他们把命交给自己时,自己能保护守护好他们。

魏勇张了张嘴,又懊恼的闭上,最后才干巴巴讲:“反正我说不过你。”一句谢谢能抵一条命?确实是不能说的,可是他们总要说些什么吧?

看他恼怒笨拙的样子,陆朔抿嘴笑。

医务室内。

“他怎么样?”陆龙站在病床前,看着床上的部下问医生。

年青的军医在一旁洗手,语气轻松。“没什么大碍。长官,你可真舍得,他即使体格特殊,心脏长在右边,但万一那人打脑袋呢?”

“他不会。”陆龙非常笃定,眼里隐约闪过抹无人察觉的痛惜。“他是我兵。”

他是我的兵,即使背叛也还是。军医笑起来。“什么事都是长官你赢。他确实不会,这枪子弹贴着心房三公分穿透,即使是正常体格的人也能救过来”

不过对于他的背叛,血刺指挥官并没因此手下留情,而是一枪直进击毙。

“他怎么样?”听军医的话,陆龙并没有任何后悔,看向四肢包得像木乃伊的秦朗。

“他没事,就是失血过多,手掌跟脚掌小骨破损,骨头破损部份需要再生手术,不过其它地方一便做了的话,他会好看点。”

“不用好看。”

军医一凛,站直应道。“是!”

目送长官出去,军医望向床上的秦朗,想着有这次受罪,下次不会再傻愣往敌人嘴里跑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