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跟爸爸去游乐园/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六章 跟爸爸去游乐园

“朗朗,你还好吗?”晚上进去时他还没醒,第二天陆朔早早的又跑来看他,当然还有莫默及梁柯他们。

双手双脚被包得严严实实的秦朗,向她动了动手,捏着眉儿。“看样子不太好。”

见惯他张扬邪气的一面,突然看他一幅软弱待人欺的样子,莫默、周佳佳他们几个忍不住笑。

“很快就会好的,朗朗你再躺几天就好了。”陆朔安慰他,给他和旁边的战友削苹果。

秦朗瞧了圈,担心的问道。“大家都没事吧?”

“没事。”大家一致摇头。

这时他们背后发出老大的抗议。“你们别无视我!我受伤了!”值班室的刺头国豪,伸脖子嚎叫。

莫默他们这才转向没啥事就是脸色不太好的战友。

周佳佳按住他挥舞的手,笑眯眯的讲:“哟,这位同志晚上管撸多了吧?瞧你这一脸菜色。”

国豪被他说得瞪圆眼睛,随后吞血三升倒回床上。他这是为国捐躯!都没人关心他,太坑爹了。

看他这样,莫默安慰他,让他好好休息。

嘴欠的周佳佳一边帮衬。“对,确实得好好休息,今晚别再撸了。”

国豪气得跳起来,直喊要掐死他掐死他。

结果在诸多帮凶下,当然是掐不死的。

看他们这么欺负国豪,陆朔把率先削好的苹果给他。“别气了,吃点水果消火。”

国豪这才喜滋滋接过苹果显摆在他们面前咬了大口。“啊,苹果真甜,还是陆小姐最好了。”天使,简直是天使!

“美得你,这是小美人看在你做出杰出贡献的事上,不然哪轮得到你呀,你这个国家土豪!”

啊,原来他们欺负他,是因为这个啊?陆朔汗然。

“名字又不是我自己取的,你凭什么不待见?!”

“我们没有不待见你,只是你不是土豪就算了,也别是个土鳖啊!”

“噗。”没听过这话的陆朔、梁柯他们笑喷,惹得国豪更加哀怨的看他们。

“都别说了,等下还有训练,我们晚点再来看吧。”莫默看时间,接着把他们都赶出去。

他们都出去训练,陆朔蔫蔫的帮秦朗削了苹果才走。

“陆小姐。”秦朗两手夹住苹果,叫住她。“好人做到底,喂我下吧。”

看他两个手掌都被包得像棕子,陆朔一拍额头想自己怎么这么粗心,连忙取下他夹住的苹果,用刀子削成小块送他嘴边。“没牙签,我会小心的。”

秦朗看都不看,一口咬过刀尖上的水果。

在那边望眼欲穿的国豪,干巴巴讲。“有美人喂,别说是刀子,就算是用枪口那也是美事呀。”说完就滚吧滚吧几下,把自己滚被子里。

陆朔一笑至之。

秦朗心情极好的吃苹果,想着刚才他说的不错,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别说是用刀子,就是用枪他都敢吃。

“陆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她不说话愁着眉,老是让别人服务的秦朗不好意思,做为回馈,他非常愿意听听让她困扰的事。

陆朔皱眉,犹豫了许久还是没讲。“我没事。”

“你这话连魏勇都不会信。”

她真表现的这么明显?

“说吧,把你身后那个当死人,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秦朗不避讳,骂战友骂得十分顺口。

国豪还非常愿意的配合,躺着一动不动。

看他们两这样,陆朔纠结了半天,才断续的讲:“你们觉得……萧郝、嗯……”她知道他错在先,可是爸爸会不会太干净利落了些?怎么说也是相处这么多年的人。

听到萧郝的名字,秦朗了然,后面的国豪诈尸。

“陆小姐,我知道你从小认识萧郝,现在他死了你很难过。”秦朗想了想,第一次说话在脑里转这么久才说出来。“我们也是一样,我相信长官同样。”

“但这却是必然的事情。”国豪接道:“是必须要这么做。”

“必须是死亡吗?”陆朔想不明白的。

秦朗往上蹭了蹭,坐起来一些。“除非他愿意在牢里过一辈子,不过我想他这样的人,关他终身监禁,还不如杀了他。”

国豪盘腿坐床上。“陆小姐,我想你应该听他说过,他被人收养改名姓林的事吧?”

“嗯。”

“其实他也不真姓林,林长官一家收养他之后,没多久就莫名死掉,他最后又去了哪里这事没人知晓。但长官似乎非常关心他,在部队看到他时,就花费许多时间去查他离开军校之后的事情。起初查到的东西都很漂亮,林长官死后他就在临时养父的权力下参了军,不过长官向来是相信自己直觉,没有完全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新一季的成员出任务少而轻松的原因。”“后来直到我们有次追击毒鸩被他先一步跑掉起,他便注意了萧郝。”

“你知道这个情报是七处花费多少心血及特工伤亡才得来的吗?陆小姐,不是死的自己认识的人才叫死人。”

“林长官一家是毒鸩的计谋,收养他也是毒鸩的计谋,再到后面进入血刺当卧底,还是毒鸩的计谋,在这一连串的计谋背后,我相信还有更深的阴谋。”国豪说得抒情。“不然长官也不会这么直接了当的让他死,这是为了阻止背后接连不断的阴谋而采取的最好措施。”

秦朗觉得国豪说的是大道理。“陆小姐,你别去管那些什么阴谋阳谋,我跟你说个事儿,真实事件,几年前有上过报纸的。”

垂头认真聆听的陆朔,抬头看他。

“飞虎大队你知道吧?”

“N京一支公开的特种兵部队?”

“是的,就是N京那支。几年前他们其中一位退役军人,因为某些原因造成当年一次最重大绑架事故,造成九死一伤,最后还是飞虎大队的队员自亲出手,才把他击毙。”

秦朗隐藏了具体事件没讲,但单从这件事上,就足以给他们敲起警钟。这也是特种兵选拔为什么会这么苛刻,不仅是体能技术方面,还有心里素质方面,如果性格偏激者,这种人不管再优秀都会被淘汰,不然就是为国家安颗定时炸弹,不炸还好,炸了就不得了。

“我想如果让我以后亲手去杀曾经的战友,我可能做不到。”国豪叹气,有点庆幸自己不必面对这样的事。

陆朔更加黯然。不管萧郝是毒鸩那边的人,还是血刺的背叛者,他的结果似乎都只有这一种。看国豪的神情,相信假如让自己去杀他们其中一个,也是做不到的,现在这么想来,爸爸非常了不起,做到了大家都不愿做的事,如果事件公布恐怕还需要承受社会遣责,连自己都没能幸免,更何况是普通民众?

“但我还是很难过。”陆朔皱着眉,有些丧气的讲。“在学校里就他愿意帮我。”

国毫摸着她脑袋,用安慰小孩似的语气。“你要是不难过,就该你冷血了。”

“别想这事了,陆小姐你的苹果再不给我吃,就要被细菌吃掉了。”秦朗看她手里泛黄的苹果。

陆朔惊醒过来,把苹果扔垃圾桶。“我再帮你削个。”

“啊啊,又来一次,秦朗你这家伙太好了!我继续装死去。”国豪哀嚎着滚回床上。

陆朔被他嚎得愣了下,随即熟练的把苹果削掉皮。听了秦朗跟国豪一席话,陆朔是想通很多,可心里怎么都舒服不起来。一个是自己的朋友,一个是自己的爸爸,当他们两个成为仇人?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好狗血!

“陆朔士官,长官叫你去趟指挥室。”远远的,一个刺头儿冲她大喊。

陆朔抬头看过去,朝他点头大声应着。“我知道了。”

呼,喊出来似乎好受些?站在操场上的陆朔,抬头看刺眼的太阳,想到不久前萧郝还陪自己站两小时,说了那么些话。

他说他不想做千万中的一个,现在他好了,做血刺的第一,第一个敢背叛组织的人,这就是他选的路吧?他知道结果。

重呼了口气,想还在等自己的爸爸,陆朔甩甩头跑进大楼。

在门口徘徊了很久,陆朔踩地种了许久的蘑菇才进去。

指挥室只有指挥官一个人,陆朔依是我行我故,怯懦的叫了句:“爸爸。”

意外的,总指挥官侧头看她,并没像以前那般直接无视。

“你有一个月假期,收拾东西出去走走。”陆龙看着她淡漠的讲,并没一点放幼小孩子出去有的担忧,而是面无表情的告诉她,她应该这么做。

陆朔很意外。“爸爸,为什么?”是变像的驱逐出境吗?

“正规军人每年都有一月假期,今年该你了。”

可是她要是离开爸爸,都不知道去哪里。陆朔瞅着他不说话,不同意,不表态。

陆龙下颌微抬,强硬道:“这是命令。”

被爸爸一呵,陆朔想了想。“一个月随便去哪里吗?”

“是的。”

听到这个回答,陆朔露齿一笑。

而陆龙看到她这个笑,又有不好的感觉。

“那我呆在基地里,爸爸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陆龙:……

陆朔笑嘻嘻独断独行的说完,就标准的敬礼,屁颠屁颠跑出去了。

给了她一个月假期,还给自己找麻烦?陆龙瞧着她跑掉的身影,轻轻捏眉。

这买卖怎么说怎么亏。

陆朔不管他亏不亏,反正自己是赚了,离开指挥室跑上操场,跑了圈又嗷叫。反正不管怎么样,她是不会离开爸爸的!

于是从哪天起,指挥官身后多了个小尾吧,还是怎么甩都甩不掉的。“朔朔,我说你有假期,为什么不回家?”苏仲文疑惑。

“就是啊,要是我早回去了,每年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呆在这里,你还没呆够?”周佳佳质问。

“陆小姐,出去走走吧。”莫默说的深意。“这样你能想开很多事。”

“小朔,去走走,见见世面,不然以后你离开部队,都不知道怎么生活。”冷焰。

“外面想要什么有什么,比这里好玩多了。”袁帅向往的讲。

“外面世界就是本百科全书,你要是把整个祖国走遍,保准成为资深学者。”梁柯。

“还可以去动物园或是游乐园。”魏勇。

听了这么多的陆朔,有点心动,亮着眼睛看他们,还希望他们再来点重火力,让自己觉得出去是件百利而无害的事情。“真这么好?”

可惜几个大男人不懂女孩心,说完就拍着她肩膀。

“其实我觉得这里还是不错的,朔朔你天天见到家人,老将军也时常来见你,回不回家都没所谓。”苏仲文感叹的讲。“我们不同,一年之中只有这么点时间回去看父母。”

“呆在这里还是不错的,时常免费旅游,看遍国土风景,有时还可以看看国外的。”周佳佳。

“小朔,以陆家的身家,你以后出去都不用适应社会,社会会来适应你。”冷焰。

“外面很乱,没这里安全,你这么小出去,肯定会被人拐卖。”袁帅。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小朔可以让管家放记录篇什么的,而且就像佳佳说的,我们时常免费旅游,把钱省下来做别的事多好。”梁柯。

“游乐园也就是玩云霄飞车,小朔要是想玩,去转转单扛,不然我们给你在单杠上做个秋千?”魏勇。

陆朔:……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呢?到底是想她出去还是不想啊!

看她低着头,莫默还是坚定自己最先讲的。“陆小姐,出去走走吧,不用一个月,出去玩两天也好,散散心。”

听到莫默的话,陆朔看他,隐约猜到爸爸这个时候给自己放假是为什么了。

“默默,我不用。”说完爬起来往指挥室走。她只是有点难过,还用不到放假调整心态。

“陆小姐、陆小姐。”在大厅走来走去的白小冰,急急叫住往里冲的女孩。

陆朔紧急刹车,跑回去向他敬礼。“白副长官,请问有什么事?”

看她一下变得这么规规矩矩,白小冰还有些不适应,看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慈爱。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这个呆萌呆萌的小娃已经这么大了,直将闭月羞花的风头盖过,而且还比他们这些前浪更加出色。

突然用这么慈祥目光看自己,陆朔被他看得一阵恐慌。“小白,你怎么了?”

白小冰摸她脑袋。“别小白小白的叫了,叫我白叔叔吧,没大没小的。”

“不要,小白才没这么老。”

“还不老,比你大两轮还有多,以前就算了,现在开始得叫白叔叔,知道吗?”

陆朔看他不说话,余光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突然有不好预感。

白小冰看手里的文件,叹了口气。“你是要去找长官吧?我们一起去。”

“小白,我突然不想去了,你也不要去好不好?”陆朔拉住他手,想把他拖走。

白小冰乐了,突然一把扛起她,在她尖叫下哈哈大笑走去指挥室。

“小白小白,你再不停下来我叫非礼了。”陆朔张牙舞爪,把他的帽子都抓了下来。

“你叫吧,白叔叔光明磊落。”

“哼,磊落,磊落个屁,你有本事干嘛不自己进去,别害我被爸爸殃及!”

白小冰头疼道:“他不敢当着你面打我,小朔朔你就帮叔叔这次吧。”

“我不要不要,非礼啊!”陆朔扯着嗓子大喊,在工作室或走廊的刺头都反过头瞧他们。

其中几个朝白小冰笑侃。“白副长官,非礼也要文明些。”

白小冰踹他们一脚,把他们轰散。

见他们都不当回事,陆朔急得大吼。“小白要摆工啦!”

听到要摆工,要走的刺头瞬间紧崩,一个个挡住他去路。“白副长官,刚才陆小姐说的事是真的吗?”

白小冰神色淡定的讲:“没呢,她胡说的。”说着扒开他们就跑。

陆朔冲他们大喊。“他才胡说!”

指挥室的陆龙看到匆匆忙忙像被人追杀的两人,寻问的看向白小冰。

白小冰把人放下,立定敬礼。“长官,我有事想跟你说。”

陆龙黑眸从白小冰身上移到炸呼、头发凌乱的陆朔身上。

被他瞧的陆朔,心里一紧,呆愣的站得更直。

“说吧。”无视不懂眼神的兵,陆龙再次看着白小冰。

白小冰凛然、冒死将手里的申请交给他。

看到申请书的陆龙眼神忽一暗,紧蹙眉仔细把纸上的每一个字都看完。“陆朔,出去。”

感到爸爸情绪瞬间提到爆炸点的陆朔,不顾白小冰视线,梗脖子敬军礼、转身、匆匆跑掉。小白,你自求多福吧!

“白中校,你要走?”陆龙将手里的纸放桌面,平静注视他冷峻的问。

白小冰腰杆崩得笔直。“是。”随后放松下来,朋友似的讲:“长官,我已经不适合呆在这里了。”

“今年你就要升上校,你的军旅生涯正是顶锋时期,这个时候走你想好了吗?”陆龙眉宇还是紧蹙,没有因为他的松懈而表示友好。

“我明白,但我都想好了,这封申请书我犹豫很久才写的,现在我想是把它交出来的时候了。”

“是因为我吗?因为我拒绝晋升?”他再次晋升就比自己军衔还高,一个副官比指挥官还要大,似乎确实不合理。“如果你愿意留下,我今年可以接受上面保留的晋升公文。”

白小冰立即摇头。“不是。长官,这里适合你们年青人,我已经36了,家里老婆孩子都盼着我能够多回家。”说到这里白小冰有些难以启齿。“我已经不能够从容面对死亡,一个怕死的军官留在血刺像什么样?”

陆龙沉默的凝视他,黑眸愈加深邃。

被他看得害怕的白小冰,感觉呼吸困难,只能打破沉默断续的讲:“长官,我不像你,以、以后你会明白。”

攥拳的陆龙突然踹开桌子,飞出的桌角撞到白小冰身上,还未等他疼得直起腰衣领就被抓住,紧接一拳毫不留情撞击他脑门。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那个当年愿意替我死的副官,现在竟然对我说他怕死!”把人摔地上的陆龙,愤怒说完猛曲膝撞他腹部,在他滚地上时抓住他头发还想给他一拳,打醒他。

白小冰不还手只护住头部,还有心情开玩笑。“别打脸别打脸,打了不好看了。”

陆龙更加恼火,拳头狠击他下颌。

牙齿一阵闷疼,差点把舌头咬断的白小冰反抗了,反揪他衣领猛翻身将他压手底下。“我女儿才五岁!天天嚷着要爸爸,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这不是家人对自己的牵挂,而是当你有天会牵扯一个人时,你也会像我一样!长官!”

“屁话!”陆龙一脚踹开他,手臂死死抵住他脖子,俊挺的脸有些狰狞、额上血管隐显。“我也有女儿!你也不是这里唯一的父亲!”

挣脱不开的白小冰冲他大吼:“她不是你亲生的!你爱过她吗?长官!我跟你是不同的!”

陆龙被他吼的怔住,随即看到被自己揍惨的白小冰,松开手坐地上。

白小冰摸下巴,也坐地上。

两人沉默许久,最后还是白小冰先开口。“长官,你批了吧。”

“我这里缺个看家的。”

“批了吧,血刺的家不用看。”

“毒鸩还没有抓到。”

“我很想能够替余长官报仇,但我知道你会替我完成这个心愿。”白小冰望着远处,说的坦然。“我想余长官不会怪我的。”

再次沉默的陆龙过了会儿便起身,整理乱掉的军装。

白小冰迅速把桌子摆好,站在他身后。

“去看下余长官再走吧。”陆龙背对他,没有转身。

“是!”

“别惊动他们,我不保证你能安全离开。”

白小冰又是一凛:“是!”

一直等在门外的陆朔,看到鼻青脸肿出来的白小冰,和背对他们的爸爸,就知道他的离开成为定局。同时也明白,原来爸爸也这么暴力。

“小白,你还好吗?”

白小冰摸了摸她脑袋,笑着讲:“进去吧,你不是有事要找长官?”

陆朔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看他。

最终门关上,阻隔了视线。

陆朔走近陆龙,看他挺拔的背脊,莫名的觉得有些难受,为他的伤感,为白小冰的离开。突然她觉得爸爸好可怜,在面对一个个离开他的人,他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是血刺的指挥官,如果连他都撑不住,底下的人该如何面对?

“爸爸。”

陆龙听到声音转身看她,随即平静的坐椅上审视她。“什么事。”

陆朔被他看得慌,尤其是他刚刚狂风暴怒后的平息,让人觉得他像蛰伏的野兽,随时可能暴发。“爸爸,我不需要放假,我没事,真的。”

“你的假已经批了。”

是你批给我的,我都没申请。

牵挂吗?自己牵挂很多人,和他同样冲在战争最前沿的几个弟弟,还有血刺这么多部下。白小冰所说的是什么牵挂?对女儿的?是自己不够爱她吗?陆龙望着她想了许多事情,觉得白小冰在扯淡,但他又说的那么真实,让他不得不信。

陆朔被他看得发毛,懦懦的讲:“爸爸,我不知道去哪里,莫默他们说我应该出去走走,可是我不知道走去哪里。”

“想出去吗?”

用了疑惑字,用了问号。陆朔战战兢兢的瞧他,猜不准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龙起身往外走。“爸爸带你去个地方。”

“是!”两父女在车上谁也没说话,一路沉默,而因为车牌原因,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将车开进烈士陵园,停在一边的停车场里。

看到陵园又看爸爸严肃着脸,陆朔规矩的什么不问,跟他屁股后面跑。

陵园每座石碑前都有看陵人精心打理的鲜花,一排排的非常整齐,就像战士的列队,严谨的一丝不苟。

陆朔看到漂亮的花,却一点欣赏心情都没有,反而更加沉重。在走到后边,看到空旷草地上只有一座石碑,好奇的老远就盯着它。

是特殊的人吗?那应该砌两个大石狮,这样才气派。正想着的陆朔,看到爸爸径直朝它走去,非常好奇的跟上,看着石碑离自己越来越近。

干净没有一点灰尘的石碑、刻字似血一样的红鲜、杂草被处理的干净、鲜花开得非常绚丽,看得出来这座墓有专人的单独照看。那么是什么人有这样的特殊待遇?陆朔扫过石碑又看铭碑。

姓名:余刚、军衔:少将、职责:血刺最高指挥官,血刺军团成立者……

下面写了许多关于他的英雄事迹,还有所获功勋,看得陆朔热血澎湃,仿佛看到了这位军官当年英勇奋战的情景。

“陆朔,这就是血刺第一任指挥官,没有他就没有血刺。”陆龙伫立碑前,静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看爸爸说的慎重,陆朔敬仰的给直接跪了,咚咚磕了三头。“余长官,谢谢你建立了血刺,选择我爸爸当指挥官,不然我就进不去了。”

陆龙:……

“你知道为什么这里只有余长官一座陵吗。”

“因为血刺从建立至今,除余长官之外,再无人员牺牲。”陆朔起身,看着漆黑的石碑说得肃穆,同时心里又想:爸爸你肯定压力山大。

“说的不错,再无人员牺牲。”陆龙眺望远处。“可他们许多都走了,现在就连白小冰也要离开,他是当年余长官的副官,从最初到现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爸爸,小白他们只是换种方式活,他们为国家付出的够多了。”

听到这话,陆龙看向仰望自己的女儿,自嘲讲:“没想到还要你来安慰爸爸。”

陆朔借梯上楼,扑过去抱住他精悍的腰,把脸埋在他衣服上闷声闷气自豪道:“我可是老兵!”“比袁帅他们还老。”唔,好久没抱到爸爸了。

陆龙揉她头,注视面前的石碑,突然紧崩的脸松动,削薄性感的唇角勾起。“嗯,老兵。”

“肯定的!八年抗战了!”

“老兵走吧,别抱的这么紧。”

同样不好走路的陆朔松了松手。“我抱松点。”

陆龙:……

“爸爸,我们去哪里?”看不是回基地的方向,陆朔好奇问他。

“吃饭。”

好吧,现在看来是爸爸该放假了。

陆朔眼珠一转,想到什么笑起来。“爸爸,吃了饭我们等下去玩吧。”

“嗯。”陆龙没看她,专注看前面的路,在到达饭店后让她下车,没注意到她狡黠的笑。

然而吃了饭的陆龙,听到女儿说要去的地方后,只沉默了五秒,便答应了。

游乐园!

附近没有停车位,好不容易将车停好的父女两走到游乐园,被门口的人山人海吓住了。

陆朔紧牵着陆龙的手,怕被人挤丢。

陆龙站在太阳低下,看川流不息的人群,微有些皱眉。

这里进去都不像玩的,倒像是来人挤人。

“陆朔,换个地方?”陆龙低头问她。

陆朔仰头望他,犹豫了几秒。“来都来了。”她也想换地方,可好像就这里最刺激。

“嗯,爸爸去买票。”陆龙不再说,走到柜台买了张成人跟未成人票。

卖票的大姐看他们这穿着,笑着讲:“军人买票半折。”

这时两人才发现他们工工整整穿着军装。

谁规定穿军装不可以来游乐园了?陆龙给了钱,非常平静的讲:“全票。”便夺过她手里的票进门。

被人挤着进入占地面积几千平米的游乐园,陆朔仰望八十米高的过山车,兴奋的跃跃欲试,再也不嫌人多,拉着陆龙就往人堆里扎。

“爸爸,你玩过这个吗?”排着老长的队,陆朔看在上面尖叫的人紧张问。

陆龙看被她紧握的手,视线移到她汗湿的脸上,随后看向这里刺激指数最高的垂直过山车,淡漠摇头。“没有。”

“啊?好害怕!”

看你兴奋的脸,怎么样都跟害怕扯不上关系吧?

他们两个讨论过山车津津乐道,旁边排队的游客看他们两也是津津乐道。

左边的某女A:“好帅的爸爸!”

左边的某女B:“看样子官职不小,这样时候能陪女儿来游乐园。”对军衔没概念的人,只能猜测他的身份。

前边的某女C:“啧,看上去还很年青呀,怎么就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了呢?”

某女C的左边男人:“宝贝,你都看上孩子他爸了,我当你女婿可好?”

某女C用纤细的玉指戳他脑袋:“想得美,你这只老牛还想啃嫩草?”

“老牛不啃嫩草,怎么嚼得动?哎哟,老婆大人饶命!……”

后边的大婶:“呀哎,好漂亮的娃。”强悍的大婶弯腰就掐她脸。

等她松开后陆朔把脸埋爸爸怀里,露出两只眼睛瞅她。呜,她掐得好疼!

陆龙对大审解释的讲:“没见过人,怕生。”

看到这么个大帅哥跟自己讲话,大婶笑得眼珠都看不见了。“没事没事,我说先生你真疼女儿,很少有看到爸爸陪女儿来玩的呢。”

陆龙没答话,顺着女儿柔顺的头发。

大审又调戏陆朔两下,见她不跟自己说话,识趣的收手。

陆朔不是不想理大婶,而是她感到周围好多敌人,她们都在讨好爸爸,爸爸是她的,得抱紧了。

陆龙敲了下她脑袋。“站好。”

“不站好。”

“都出汗了,给我站好。”

陆朔额头上的汗全蹭他衣服上。“不热。”

陆龙:……

如此过后半小时,终于轮到他们才停止无意义的谈话,并排坐好扣上安全带。

陆朔看前面过山车最高的顶,觉得它已经升到天空上去了,离蓝天那么近,然后再从那么高的地唰掉下去,不知是不是跟跳伞一样?在这一刻,她非常庆幸自己是名特战队员,不然铁定不敢玩这个东西。

“爸爸,你害怕吗?”陆朔侧头看旁边的陆龙,在看到他一身肃穆制服,冷着脸坐在五颜六色的塑胶椅上,真是……好没违和感。

陆龙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感觉到他紧张的陆朔,看他紧崩的侧脸有点想笑,伸手握住他的大手。“爸爸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陆龙:……

车子发动的时候,周围就好多人尖叫,陆朔坐得妥妥的,想说她连飞机都跳过,还怕这?

可是等车子哗一下飞出去时,叫得比她们还大声。

“啊!……”没十几秒,车子跑了几个弯后唰一下来到垂直八十米高的山道下,尖叫还没喘过气的陆朔又啊一声尖叫,垂直急速上升让她感觉自己快要掉上去了,吹进嘴里的风让她失声不能呼吸,睁开眼看到越来越近的蓝天,然后铁轨消失就像自己什么安全措施没做,要从这里掉下去般。

幸远的是,上到八十米高的地方时,没有变态的秒速掉下去,而是停了五秒。

这五秒刚刚够陆朔感觉到自己剧烈心跳,紧接唰一下比想像中还要快速掉下。

铁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要撞到地面了。在陆朔大吼的闭上眼睛时,车子哗一下上升,带起车轨下面的水花飞溅,惹得围观的人也是阵尖叫。

等陆朔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是两腿发软站不起来,被橡皮筋绑起的头发毛毛糙糙像道草。

没事人的陆龙把帽子戴上,低头看奄奄一息的女儿。“能走吗?”

陆朔直摇头,感觉胸口闷,脑袋一片空荡荡只有蓝天白云,还有铁轨!“爸爸,别用扛的。”

打算扛的陆龙,改手臂夹起她就走。

“爸爸,难受。”被夹臂弯里的陆朔皱着眉,脸色还没恢复过来。

然后陆朔被她爸爸耍杂技似的甩开,然后另只手托住她腿弯处。

被公主抱的人,抱住他脖子在他身后笑得奸诈。

而被她紧紧抱住的陆龙以为她害怕,没有说什么,只是问她还要不要玩。

陆朔装虚弱的直摇头,软声软气的问:“爸爸,我看你像没事人一样,那你刚才为什么紧张?”

“因为不可控。”当天,陆朔跟陆龙两人没有回基地,而是第二天一早在汽车站等白小冰。

白小冰背着背囊,提了个行李袋,原本该配带军衔、肩章、胸章及荣誉等标志性东西的军装,现在光秃秃什么没有,显得这身严肃的衣服朴实无华,就像土里种地的大爷穿的一样。

于是这一刻陆朔明白了,那些标志及荣誉,不仅是他们自豪的东西,更是能让军装看起来更肃穆宏伟,让人看着便敬畏。

“长官。”白小冰看到他们有些意外,急步走来向陆龙敬了个标准军礼。

陆龙回敬。平静扫了眼他的行李最后看着他脸,淡漠的问。“哭过了?”

白小冰被他这一问,眼里又盈满泪水,用衣袖粗鲁擦了下,把眼睛弄得更红。

陆龙没再说话,伸手抱住他,咬牙重重拍他背。

白小冰也紧紧抱住他,眼泪终究没忍住。

看他们生死离别似的,陆朔没地方插脚,只能呆愣的仰头望他们。

没多久陆龙松开他,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撇过头没再讲话。

白小冰擦干眼泪,看到那车要出发,然后没多讲,一个标杆军礼足代表千言万语。

等他提起行李走时,陆龙才转身看他,目送他上车。

陆朔看到坐窗户位置,却死都不回头看他们一下的白小冰想:这就是战友情,一种超越友情、亲情、爱情的东西。人们总说,谁离开谁都能活,但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能把生命相互交奉的人,所以情宜才这么无坚不摧,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不管以后大家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在心底永远都是些无可取代的人。

陆朔莫名有些难过,拉住爸爸的手,直到那辆汽车出发离开车站。

回到基地的陆朔,看着仿佛瞬间变得清冷的血刺,最终只是哎叹声,跟随陆龙进去看到不远的莫默他们,便跑过去。

“莫默,就你们吗?”陆朔看着莫默、周佳佳、冷焰、苏仲文、秦朗几人,又扭头往别处看。

莫默有些不在状态。“他们外面跑步去了。”

啊,怪不得这么冷清。陆朔摸头,看他们一个个蔫了吧叽的,试探的问。“你们知道了?”

话唠周佳佳都死气沉沉的。“嗯。”

“你们没打他吧?”

这下大家都看她。“看他被长官揍的,我们不好意思下手。”

“嘿嘿,他昨天确实被爸爸揍挺惨的。”

“唉……”周佳佳叹口气忧郁的望远处。“以后就得直接面对长官了,想着心里都寒得慌。”

陆朔:……

“我们最近还是不要去找长官吧,他现在心里肯定特憋气。”苏仲文。

“还好吧?长官冷是冷了点,也不是猛兽。”冷焰。

周佳佳急忙道:“可他也会咬人,你没看白副长官肚上的淤青?老大一片的。”

呃……那是桌子撞的。陆朔默。昨天看白小冰脸上没多少伤,但她在进去后发现办公桌移动过,就猜想他肯定有内伤。

莫默拍了下周佳佳脑袋,喝斥他。“什么咬不咬人,长官属狗的?他只砍人!”

陆朔:。

默默,怎么感觉你在抹黑爸爸?不过看他们这样子,应该能自我调节,没啥好担心的。

其实这章……香瓜最初的章节名是“白小冰的离开”,于是我估计没多少人看,然后就改过这个了

不是香瓜不厚道,而已每章都有它的意义,可素妹子们总是跳订,香瓜很桑心>_<

其实啊,这章节名也符合内容,只是香瓜更喜欢原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