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先非礼后救命/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八章 先非礼后救命

“爸爸,别走这么快。”第一次穿高跟鞋的陆朔,走路有点不稳,哪跟得上的他大步流星。

陆龙停下来,等她不利索走到自己面前时拦住她肩膀,半扶着她走。

穿这么隆重还被爸爸抱住,感觉有点像走礼堂一样啊。陆朔克制不住脸红,非常配合爸爸的这次演出。

“陆龙中校。”

“陆龙中校。”

“中校……”

进入军部大楼,站岗的路过的,均朝陆龙敬礼,即使是他现在穿着便装,也依然能认出来,只是他们敬完礼后,都驻足盯着他手臂里的小美人瞧,可犹豫身份问题,只能干望着。

陆朔一路保持微笑,尽量让自己看着天真善良些。唔,她本来就很善良。

一阵风似的从楼上跑下来的警察,又突然猛得停住往后倒,发现自己没认错人才惊讶道:“陆龙中校。”

这个风一样的男人就是陈空,几年前一起破学校学生失踪事件的警官。

“嗯。”陆龙点头,见他盯着女儿不放,正欲走。

陈空脸皮厚的不知道什么叫不待见,转到陆朔面前便弯腰仔细看她,大为吃惊的问。“这就是当年呆愣呆愣的陆朔?”

陆朔:……

“嗯。”陆龙还是未开口,仅嗯了声。

陆朔保持大家小姐的优雅,闭嘴不答。其实是怕一张嘴就露形。

“真是女大十八变呀!要不是看到陆龙中校你,我还不敢认。”

“陈警官,我还有事。”

“哎好好,陆龙中校你忙你忙。”陈空连忙伸手请他们走,自己站阶梯上,还看着小美人背影感叹生命传奇。

陆朔转弯时撇了眼走到大厅的陈空,心想他这么笨的人,怎么可能还呆在警界?没被唰下去简直是奇迹。

陆将军的办公室是在三楼最里间,当陆朔被无数目光洗礼,无数陆龙的长辈摧残后,终于活着进了太上皇的房间。

“爷爷。”看到陆刚,陆朔拉长着声扑向他,被他抱住后吧叽亲了他脸一下,结果被他胡子扎到,暗地里直抹嘴。

“哈哈,小朔朔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陆刚笑得脸上全是褶皱。“这才是我的好孙女嘛,你瞧瞧你瞧瞧,这模样水灵的,比旁边高成的孙女漂亮多了!”

陆朔:……

原来将军也比儿子比孙女,还以为这是女人家的玩意儿。

“爷爷,你最近还好吗?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是革命本钱,爷爷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陆朔观察他,发现他白发多了许多、睡眠质量低、桌上案卷摆了一桌,真的很替他担心。似乎当兵的都不觉得自己老,总是喜欢玩命拼,某天倒下可就是大事件。

陆刚笑着点头,被她有板有眼的话逗乐。“好好,爷爷都听小朔的。”

陆龙走到房中,看着陆刚没有坐的意思。“爸,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还在乐的陆刚抽空看了他眼,才敛了敛神。“也没什么事儿,老高的女儿昨天刚留学回来,我叫你过来见见,两人中午一起吃个饭。”为了这几个小子的婚事,他可是操碎了心,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爸……”陆龙皱眉,被欺骗让他很不爽,可在看到陆刚脸上的皱纹时,最终还是用沉默无声抗议。

这次陆刚是铁了心让他见见人家姑娘的,不管他如何抗议都无效,中午就带他跟孙女吃饭,其实就是相亲。

那个高成和他女儿还没来,可是两个老头串通好的,让男方先来这里等。

陆朔坐在陆龙旁边,不时搅手指,不时抬头看他。爸爸,我以为只是见太上皇,没想到还要见母后,她要咋办?

而陆龙的脸色比平常更冷,瞪着对面的陆刚沉默,大有他是什么都不可能讲的意思。

陆刚一点不担心,远远看到走向这边的老伙计,笑着跟陆龙讲:“人家女儿也不差,硕士学位,人也漂亮,门当户对,更重要是她不嫌弃你的毛病,说是看到你照片就喜欢上了,不介意你成年不在家。”

陆龙:……

陆朔:……

连相片都看了,她要怎么办怎么办?她不想要跟别人分享爸爸,还有莫妙冒出来的弟弟妹妹。陆朔紧低着头,觉得她这颗超级大脑一点用都没有。

“老陆,你们到很久了吧?”高成也是个快五十岁的人,精神很好,跟陆刚握手很有力,声音宏亮的似什么也不知道。

“没呢没呢,才到,这位就是小季吧?几年不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陆刚问得热络,笑容满面,想是对这位未来儿媳很满意。

明艳动人的高季盈盈一笑,落落大方喊人。“陆叔叔。”

“哎。”陆刚笑得脸都快成褶子,冲对面的儿子使眼色。

高成跟陆刚是铁杆,陆龙只得礼貌跟她握手。“你好。”

高季笑颜逐开。“你好,我是高季,陆龙中校久闻大名。”随即长袖扇舞看向他旁边的小可爱。“这位就是陆朔吧?看来陆叔叔家以后的门槛要被人踏破了。”

陆刚被她夸得眉飞眼笑,对孙女的喜爱是不言而喻。“陆家的门槛硬实着,踏不破。”“来来,都坐下吃饭吧,老高快点菜。”

“老陆,你点。”

“跟我客气什么,点就是……”

他们两位老头在相互礼让,三个小的各怀鬼胎。

陆龙俊挺的脸微低,望着桌上的茶静默,没有说话的意思。

对面的高季含笑看他,眼里有浓浓的爱意或是敬仰。

陆朔偷偷瞧爸爸,见他不热衷此事,心里稍许窃喜。

于是这顿饭吃下来,只有两位老战友在热络气氛,吃的陆家父女心里都不是滋味。

“小龙,记下小季的电话,你们有空多联系联系,我们两个老头就不参合了。”饭后,陆刚责怪的看他,让他最后再主动点。

还记电话号码?!陆朔蹭的站起来。

陆龙、陆刚、高成、高季四个望她。

“乖孙女,怎么了?”陆刚关心的问。

被问倒的陆朔,看他们一个个都望着自己,不自然讲:“我要去洗手间。”就哗一下跑了。

看她跑得急,众人都以为她是憋的,又呵呵继续刚才的话题。

陆龙握着手里的茶杯,淡漠似事不关已的瞧着他们。

匆匆跑进厕所的陆朔,抱脑袋急得团团转,实在想不出办法后,她想她应该找人求救。对这类事情她没看也没听过,无法正确分析。

打给谁?血刺那群战友是不行的,戴校彬?还是打给柳如风吧,他对这方面应该熟一些。

确定人选,陆朔没迟疑迅速拔过去,跟那边的人说了情况,没多久就听到那边玩味的笑与话。

皱眉一阵的陆朔突然惊愕起来。“要、要这么做?”

“废话,我当然不想要新妈妈。”

“但是……”陆朔各种纠结。

“好、好吧,但是我爷爷就在外面,我怕那人会被打死。”

柳如风呵呵笑道:“小朔朔还真是善良,放心吧,你爸爸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他顶多被你爸爸揍两下。”这么精彩的场面,如果不是走不开,他真想亲眼去看看这场相亲的最终结局,真是令人期待!

陆朔挂了电话,偷偷摸摸伸头瞧陆龙那桌,发现那个高季已经拿出手机,应该是在两位老爷子的话下,让女方记电话吧。

爸爸真笨,为什么要把号码给她?拿了她的号码可以不打嘛。

陆朔急得跳脚,咬牙眼珠转了转,便哗站直身。

刚从男洗手间出来的男人,被她吓了跳,暗想这小美人暴发力真强。

陆朔朝他灿烂一笑。

男人腿软靠门出去。

这人太弱了。陆朔收起笑,盯着男洗手间瞧,评估每次进出的人,但在两分钟后,她决定随便拉个。

罗耀君把擦手的纸扔垃圾桶,刚踏出门就被人大力拽走,惊疑看清人确定不是绑架后,镇定许多。“有事吗?”

拽住人家领带将他压墙上的陆朔,扫了他眼迅速分析。西装革履正式场面、被人这么对待还温和有礼修养极好、口袋有条压痕长久放笔、面貌干净严谨不是精英就是政员,过关!

“我给你五块钱,你、……”陆朔拿出身上仅有的五块钱给他,说到后面有些难以启齿。

罗耀君从容整理衣着,瞧她涨红脸从包里拿出张毛爷爷。“我给你一百,打个的回家去吧。”

她才不打劫。陆朔鼓起脸颊瞅他,提气、死就死吧。“我给你五块钱,你来强(暴)我!”

说出这话,不仅陆朔自己愣了,就连罗耀君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真的真的,虽然我没成年,但我不告你,你来强爆我吧。”

罗耀君收起钱夹,弯腰跟她平视。“小美女,猥琐未成年罪很重,虽然你很可口。要是你成年后再跟我说这句话,我无条件愿意效劳。”“快回家去吧,这种游戏可不好玩。”

她、她才没玩!她真的是要找人强爆她!见他要走,陆朔急了,心想不管谁强爆谁,反正自己是受害者就行了。

“我还有事,没空……”被拉住衣服的罗耀君话还没说完,被她强硬性拖走抱住脖子,知晓说教没用,只得把挂身上的人拉开。

陆朔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做,毫无章法的圈住他脖子往门边翻,让他压住自己,至少看起来自己是受害者。

“求命啊!非礼啊!”不等他把自己推开,陆朔仰长脖子冲门外大喊。

她这稚嫩尖细的声音一喊,在这雅致有格调的餐厅里可是爆炸性事情,所有人全部往洗手间瞧。

听到是自己宝贝孙女叫声的陆刚,当即拍桌要去把那人了。

“爸,我去。”陆龙拉住火冒三仗的父亲,一个箭步比所有人都率先进入洗手间。

而罗耀君被她喊懵后迅速反应过来,严峻把脖子上的手掰下来。

陆朔当然不放,扯拉间,尖细高跟鞋一个没踩稳往下滑。

用了全力想要跟她分开的罗耀君,见她要跌倒还是去扶她。

正在这时,大步进来的陆龙看到他们两,眉尾克制不住抽了抽,冷冽看着将女儿压墙上的男人。

罗耀群看到进来的人,被他身上传来的怒意吓了跳,随即低头往下看。

自己一手抓住女孩的手,一手在她纤细的腰上,脚还抵在人家裙子下面,这场面似乎说什么都没用。

陆朔眨眨眼睛,看到爸爸刚要说话,就感觉脸上一阵风过,然后那个被自己强爆的男人就碰一声摔了出去。

“爸爸!”陆朔尖叫一声,扑过去拉住还要动手的陆龙。可这声尖叫听在别人耳里,是受惊过度寻求爸爸安慰的。

罗耀君揉着肚子起来,虽然被揍得很狼狈,但风度不减,礼貌的向他打招呼。“陆龙中校。”

陆朔:……

哎吗呀,怎么是熟人!陆朔转身把脸埋陆龙怀里。

陆龙冷冷看他,黑眸寒光隐显。“罗秘书,这要是传出去对你的仕途可不好。”

罗耀君摊手苦笑,瞧着他怀里的女孩,总不能当着孩子爸的面,说自己是被强的吧?用他百分之一的智商想都是说了也白说的。

“爸爸,我们走吧。”听到仕途两字,陆朔知道找了个了不得的人,为了不弄得他身败名裂,还是赶紧走人吧。

陆龙拦住她肩就走,没多追究。

刚一抬脚的陆朔往下滑,抓住陆龙衣服可怜兮兮瞧他:“爸爸,我脚扭到了。”

陆龙二话没说,手臂一伸单手抱起她。

陆朔还不满。“裙子裙子,要走光了。”

看到最后用公主抱把人抱走的陆龙,罗耀君有些惊讶,又看了看自己处境,只得从后门离开。

“那人呢?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陆家的人,我让他祖宗都认不出他!”看到软趴趴被儿子抱出来的陆朔,陆刚怒火蹭得往上冲,要去洗手间把那人就地正法。

“爸,他被送医院了。”陆龙说的面不改色,似本该是这样。要不是让他还要见人,他保证他得进医院。

旁边高成也拉住老伙计。“老陆,别暴脾气,小龙会处理好的。”

陆朔无比虚弱,圈住陆龙脖子瞄到走来的高季,当即懦懦的讲:“爸爸,我想回基地。”

“嗯。”陆龙点头,看向父亲。

陆刚挥手。“快带朔朔回去吧。”

于是两父女成功的全身而退。

陆朔趴在陆龙肩上,看含笑目送他们走的高季,总觉得此女对自己的威胁极大。

直到远离那家餐厅,陆龙要把她放下。

陆朔死赖着不下来。“爸爸,我脚疼。”

“疼也该好了,下来。”

爸爸最讨厌了,还知道自己的秘密。扭伤早自动好了的陆朔不甘不愿松手,愁眉苦脸有点小怨气的问:“爸爸,你把电话号码给她了?”

陆龙望前方,不怎么在意的点头。“不常用的。”

不常用的那个,基本都是关机状态。陆朔这才心情好了些。

“知道刚才那人谁吗?”

“不知道,看着顺眼就拽住了。”

陆龙揉了揉她被太阳晒得灼热的头发,寓意深长的讲。“你以后会知道的。”随即赞道:“眼光不错。”

被自己那么蹂躏,最后还能保持礼节的人,应该算是很不错了吧?

陆朔走在陆龙的身边,张开手臂感受阳光温度,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爸爸,你别找妈妈了,就我们两个不好吗?”

陆龙停步,看前面翩然转身的女孩,深邃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爸爸?”见他突然不走了,陆朔又走回来。

“走吧。”将双手放进口袋里,陆龙平静讲完便走去停车场。而隐藏在口袋的手,紧攥成拳。

陆朔看他走远,低头看自己的装扮。嗯,这次换装还是不错的,到达了两个目的,至少暂时是个愉快的结果。无聊抬头看四周高楼大厦,猛然看到大厦上巨大电子屏放着政要新闻,而市长后面就站着刚才被自己强爆的男人?!

“爸爸,你进去吧,我不想去了。”最近都跟陆龙跑的陆朔,瞧着那白色大楼心里慎得慌,不想再跟他一起上去。

陆龙没说什么,让她呆在车里别乱跑,便进去了。

等陆龙背影消失大楼内,陆朔才看向别处。

这里很安静,最主要是天气好,太阳把人晒得懒洋洋的。

陆朔脱掉鞋子躺车后座,闭上眼睛安逸得像晒太阳的猫,而且是名贵的波丝猫。

那天早上是在母体找到的灵感,陆朔进入维思殿堂,把黑盒子里的代码又搬出来,又把学校的那个母体搬出来,再结合模拟世界里的母体及分子。

陆朔有条不紊迅速将三个内容做为重点分开,自己坐在中间把所有可能涉及到黑盒子的代码复制下来。

那个毒鸩的机械师看起很强,操作手法与思维转换比自己还快,跟柳如风这个超级变态不知谁胜谁败?迅速将统计的结果放在另一处排列好,陆朔还有闲心将毒鸩机械师和科学院的机械师进行对比。

陆朔思考的极快,但还是两个多小时才把母体的原理搞明白,要在进一步分析时,感到周围有人在窥视自己,便迅速爬起身往外瞧。

前面白色大楼、左边白色房子与树、左边风景树、后边保安亭。在哪里?陆朔眯眼睛扫了圈,反过头趴在车后玻璃上往大院外面瞧。

宽大的路,安静非常,因靠近白房子的原故,都没有多少车辆。

但是感觉被人注视,这种感觉错不了。

陆朔滑下玻璃伸头往外瞧,在什么也没看到后抬头往路灯上看。

270度旋转监控头,正分别监视路面安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这里将瞬间变成保护重地。

在摄像头转过来时,陆朔望着正对自己的镜头皱眉。这完意邪乎。要是国土安全局的提议通过,她们就要无时无刻生活在这些高机械摄像头下?想想都觉得恐怖。

陆朔退回车里,看到坐在前面的人吓了跳。“爸爸,今天怎么这么快?”

陆龙倒车离开大院,开上柏油路才平静的讲:“谈崩了。”

“啊?”

“最迟明年初,这个计划就会启动。”

“嗯……”陆朔难过的低头。“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陆龙全神贯注开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陆朔心里沉沉的,看他因忙碌而消瘦的硬朗俊脸,想那个叫全致远的人真这么厉害?连爸爸和这么多政员都斗不过他。

“想去哪里玩?”

“啊?”谈崩了还玩?

陆龙不满的看了她眼。“怎么又变呆了。”

陆朔:……

“去上次的甜品店,那里的水果很好吃。”看陆龙平静跟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陆朔觉得他是不会就这么松手的,以他手段,谈崩了也会直接把那个全致远给崩了。

甜品店吃水果?这恐怕也只有陆家小姐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

陆龙没有异样,她说去便去。

甜品店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四百平米的地方,装修的很温馨,全店基本都是暖色调,最适合亲子或情侣们,当然喜欢吃甜点也是可以来买份精致可口的小点心的。

陆朔走进服务员开的门,和陆龙挑了处没人坐的窗边。

店内放着轻调音乐,由于已过下午茶时间,客人不多,三三两两有的交头咬耳在谈论趣事,还有对情侣明目张胆的抱在一起。

陆朔看他们两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被肉麻到鸡皮疙瘩掉一地。

“要两份黑森林蛋糕,再来十份点后水果。”陆朔没看单子,直接跟服务员讲。

服务员有些难办的搓手。“小姐,我们的点后水果只有一份。”点后水果是送的,小姐你想吃水果,也不用这么抠门吧?

陆龙扫看了她眼。“一百份,按外面卖价来算。”

陆朔唰亮着眼睛仰望陆龙。

服务员尴尬的笑着点头,跑去跟经理大人汇报了。一个跑到甜品店买水果吃的奇怪客人,还是交给老大去管吧。

没一会儿,经理带着小跟班出来,看到陆龙、陆朔两个眼里闪着精光。“这位先生是想要吃水果?”

陆朔点头。“你们这里的水果蛮不错的,我喜欢。”

“嗯,是这样的,我们这里的水果不卖只送,小姐你要是喜欢,我建议你买一百份点心,然后我们再送你一百份水果,你看这样行吗?”大客户啊大客户啊,得好好利用,这个月业绩要是破前三,他就可以有额外的三天休假了。

陆朔在思考这个问题。

陆龙只管满足女儿的各种要求,由她做决定。

经理迫切的讲:“现在水果也挺贵的,如果你用市场价格来买水果,价格跟蛋糕便宜不了多少。”

“那好吧,我要一百份蛋糕,水果你给我装好,我要打包带走。”想到莫默他们,陆朔当即点头,完了又叫住他。“给送不?”

正乐呼叫人去打包的经理,扫了眼没什么情绪的孩子她爸,和蔼点头。“送,小姐你请留下地址。”为了三天假期,让自己送都答应。

陆朔把地址写给他,便不理会他的惊讶,转身叫服务员。“先来两份黑森林蛋糕。”

“请稍等,马上就来。”带着可爱围裙的服务员,甜声应着就飞快离开,又很快把东西送来,对大客户的敬意这是不言而喻的。

三角形的黑森林蛋糕上,顶着颗红艳的樱桃,看上去模样很讨喜。

陆朔提起樱桃梗第一口就吃它,完了后摩拳擦掌拿钓子从蛋糕的边沿挖起。

今天的蛋糕里似乎还加了樱桃汁和樱桃酒,蛋糕一入口就能感受到樱桃酸酸甜甜独特的味道,还有醇厚的酒香,让人仿佛一下从欧洲荡漾到了澳洲。

陆朔舔舔牙齿,正要吃第二口时,看到眼前荡的红果,抬头顺着樱桃梗到手指到对方的脸,然后一口咬住。

陆龙扯掉梗,等她吃下去才拿起自己面前的钓子。

把多汁的樱桃吞下,继续解决蛋糕的陆朔突然想到,他们刚才不是就像那肉麻的情侣一样?唔……好吧,她感觉不到肉麻,让别人去恶心吧。

最后她把蛋糕全部吃掉,看到陆龙已经放下钓子,碟里还整齐码着一块蛋糕。陆朔仔细测量被他吃过的边,发现居然一分不差,简直像蛋糕本来就是这样的,根本没有少掉半截。

“喜欢就拿去。”陆龙把蛋糕推她面前。

陆朔瞅他一眼,勉为其难的讲:“浪费是不对的,爸爸我这是在帮你忙。”

“嗯,做为回报,爸爸会把陆朔送回去。”

陆朔:……

难道她要走路回去吗?

吃完蛋糕和水果,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着回基地兴许还能赶上晚饭。

但刚吃饱的陆朔没想着赶回去吃饭,反正她爸爸是指挥官,还怕没饭吃?要是他想吃,三更半夜把小刘喊出来做饭都不是不可以。

“爸爸,在白色大楼里等你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被人盯着,可看四周又什么人没有。”坐在副驾位的陆朔,把先前让自己不安的事说出来。“我的感觉从来没有错过。”

陆龙看了眼路上的摄像头,不在意讲:“是你没找到。”

也许是。见他不在意,陆朔也不再去想它,猜想那不是一般的地方,可能是有暗哨。

可没多久,被人盯着的感觉又来了,陆朔滑下车窗看路边的人,看他们脚步匆匆,想是下班赶着回家做饭。一切都很正常,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像被许多双眼睛注视,又苦于找不到那人。

专注开车的陆龙,再次扫了眼跟着他们转的监控头,脚下油门一踩,往另条人少的公路行驶。

“爸爸,我们不回基地吗?”

陆龙紧抿着唇没回答,黑眸锐利紧盯树边的监控头,在预感到什么时平静提醒她。“坐稳了。”

陆朔还没握住扶手,车便唰打横甩出去,在公路上擦出两道滑痕。

车还未停稳地面便一阵巨震,头被甩贴玻璃上的陆朔,看到两个半机械人像李小龙似的侧空翻踢向他们刚才的位置。

那个机械师,不会是武侠迷吧?陆朔嘀咕一句身子便猛然前倾,若不是扣了安全带绝对会被甩出去。

陆龙调转车头,腿下紧踩油门向路中的两个半机械人撞去。

速度太快,眼见就要撞上,陆朔伸手护住脑袋。

想像中的撞击没有到来,刚一抬头的陆朔感到寒意飞快低头。

“碰!”防弹玻璃被半机械人一拳打破,碎片像雨点般咂在陆朔身上,擦过脸颊的划破肌肤,迅速渗出血液。

同样低头躲过攻击的陆龙方向盘猛转,将一左一右两个半机械人撞飞,迅速调整方向往前开的当,掏出沙鹰对准其中一个半机械人开枪。

那个半机械人被打穿脑袋,仅往后退了几步又没事人扑上来,动作十分快,眼见就要追上开到200码的悍马。

陆龙履险如夷,侧头看到受伤的陆朔,深邃的眼睛顿时暴戾起来。“不能破?”

听到这话陆朔才如梦初醒,想起自己是个机械师,对付它们的最好办法当然是破解,而不是硬碰硬。

摸了下口袋,陆朔脸色一白,紧张的看向陆龙:“爸爸,我没带。”

“往下滑。”陆龙拿出口袋的手机给她,说完在看到后视镜马上就要追上来的半机械,方向盘急速一转,摆动车尾把它撞飞又紧接一脚踩油门。

拿到手机的陆朔按照陆龙的话,往下推了下,直版手机变成折叠,旋转过来就是台小电脑,里面什么程序都有安装。

陆朔大喜,迅速获取他们的代码,就快获取成功时,车子剧烈一震,头磕在车门上的陆朔感觉有什么从额头流下来,还未抬起头就听到陆龙沉稳有力的声音说下车。

扶着脑袋,陆朔刚解开安全带,就看到车门哗一下被半机械人掀掉。妈的,你祖宗我还没出手呢,嚣张个什么劲!

一脚将扑过来捉自己的半机械人踹开,陆朔迅速地转身从主驾驶位爬出去。

被踹飞的半机械马上站起,在那边围堵她。

陆朔刚站稳看到那半机械人,趴地上爬进车底,看到一个轮胎没气,抬头就看到车子因时速太快而在路上打滑撞电线杆上了。

外边不时有枪声跟打斗声,躲在车底的陆朔看到代码获取成功,立即进入程序察看代码,在维思殿堂里迅速将它们排列,完全忘记自己还处在打斗中,并未脱离危险。

这次代码还是每隔五分钟就会变动一次,陆朔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找出变化规律,进行一一点破。

可那边的机械师就像跟她玩猫捉老鼠似的,在她马上就要破解成功时,又迅速编写出新的程序。

陆朔爬出一点,看到那两个跟爸爸对手的半机械人,已经要快变身奥特曼了。

一定要快过他!陆朔又钻回车底,在跟熟的他变化后便出千,在他疑惑时迅速拦截掉他的信号。

就在陆朔要大叫YES时,突兀感觉眼前一亮,定眼看半机械人已掀翻掉汽车朝自己袭来。

陆朔侧身躲过它铁拳,被它另只手掐住脖子。

瞪大眼的陆朔呼吸困难,手机飞出撞在头前的电线杆上,瞳孔里的皮肉铁拳朝自己越来越近。

生命受到威胁的陆朔不知哪来的力气,伸在它背后的兰博刀狠狠扎进它铠甲里,奋力外划竟连带它身体的电线一并扯出,就跟人的肠子一样。

扯出的大把电线冒着电花,安装芯片卡槽都被拽了出来,速度型半机械人彻底报毁。

把机械人推开,陆朔看了看自己的手,在听到枪声后迅速反头,看见陆龙正拿枪瞄半机械人,而半机械人则围着他快速移动。

陆朔急忙捡起地上的手机,在看到代码没变动后松了口气,正要抬手输入破解码,就听“砰”一声枪响,紧接手机里的代码瞬间消失。

陆龙收起枪朝陆朔走来,抬她下颌在明黄路灯下看先前伤口位置。

原本有好几道伤口的脸,现在光滑如初,愈合速度比以前要快了许多。

陆朔仰着头,直瞅他脸上的擦伤瞧,心想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受伤,就连塞浦路斯都没有这么狼狈。刚想伸手去碰它们,便被陆龙推开。

陆龙直起身看了眼四周。“要走回去吗?”

“这里就不管了?”这可是犯罪现场。

陆龙抽回她手里的手机,熟练按了个号码,打过去说了个地点就挂了。“走吧。”

“爸爸,我们跑回去吧,我饿了。”

“嗯。”“给你十分钟,看我们谁最先跑到基地。”

比赛吗?跟爸爸的比赛呀?陆朔心里打鼓,可很想跟他比试,当即狠狠点头。“十分钟,爸爸不准耍赖。”

“嗯。”看她做好准备,陆龙抬手看时间喊道:“开始!”

想赢过爸爸的想法在陆朔心里壮大,现在他话刚落音就唰冲出去,在寂静无声的马路上奔跑起来。

陆龙看在路灯下速跑长发飞扬的女孩,双手揣口袋靠电线杆上,直到幽长的柏油路上那抹纤细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看向地上的机械残骸。

陆朔拼命跑,拿出训练时最好的状态,在十分钟超速跑出八公里后,有点呼吸不顺了,正想跑慢点恢复体力时,听到后面有汽车的声音,便往马路边移了移。

汽车哗一下越过陆朔,速停在十米开外的地方,车门打开却不见有人下车。

陆朔跑过它时好奇的看了眼,在被陆龙叫住时,脸上所有表情消失,面无表情的盯住他。

“上车。”面对女儿的无声指责,陆龙似没看见,平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陆朔,狠狠瞪他眼,愤愤钻进车里,扭头看窗外不理他。

开车的张阳看她这样,就知道她肯定又被陆龙整了,便好奇的问她。“小朔朔,什么事惹你不开心了?”

陆朔抿着嘴,不说话、生闷气。

“是不是你爸爸这缺德的?”

陆朔:……

本来很生气的陆朔,听到张阳这话,觉得他特大胆。爸爸怎么说都是他长官。

“爸爸跟我说要跑回去,他丫的还让我先跑十分钟,给果自己压根就没想过要跑!”

面对女儿的指控,陆龙不动如山坐副驾,神情平静淡然。

张阳笑起来。“朔朔,你不是天才机械师吗?这里跑回去至少得两个小时,你觉得像陆大少这种长年懒得运动的人,会用跑的吗?”

听到这话,陆龙侧头看他。“张阳,我觉得你可以回去跟那些人一起处理后善。”

张阳投降:“得,这都跑十几公里了,我可不是你底下那些刺头兵,受不得这么大刺激。”

看到张阳临阵倒戈,陆朔更是翻不出陆龙的五指山,蔫了吧叽的坐着,回基地下车时隐约听到张阳跟陆龙讲刚才的事件。

“不是武力型机械人,恐怕很难。”张阳摇头,说的不是肯定词,实际却已是确定事件。“查清后我会第一时间把结果传给你,到时你想怎么办,随你。”

“嗯。谢谢送我们回来。”陆龙说完便下车。

张阳朝陆朔挥手,利落的倒车调头离开。

陆朔看他走掉,拖住陆龙的手。“爸爸,我饿了。”

“国豪上尉!”

“到!”站在值班室外面的国豪,大声应着跑过去,敬礼。

“叫小刘准备两份晚餐。”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