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没干到、心里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九章 没干到、心里憋

其实这么急着回来,陆朔也不是有多饿,而是她刚才在跟毒鸩机械师玩猫和老鼠时,发现他总是喜欢吊着人,有种打擦边球的感觉,才会经常让她迷失方向,有时甚至怀疑自己之前做的对不对。

有了这个发现,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安全不被人打扰的空间,来将这庞大的代码重新编程,所以才会这么急着回来。

“爸爸,你明天有事吗?”吃了晚饭往寝室走的陆朔,抬头问旁边的陆龙。

陆龙摇头。车子被毁了,安全局的事也到一段落,明天看刺头们站队形。想到张阳说的话,陆龙想明天是不是该组织一次野营拉链。

“嗯,那没事了。爸爸我到了,你回去吧。”走到自己寝室的陆朔,说完便要进门,想着今晚上就算彻夜不眠,她也要把那个该死的黑盒子破了。

“陆朔。”陆龙撑住合闭的门,叫往里面跑的女儿。

陆朔转过身仰视他。

陆龙顿了顿,挪动嘴极淡漠的讲:“你还有件事要做。”

陆朔:?

陆龙:……

黑白分明的眼珠狡黠一转,陆朔笑着冲过去,抱住他倾身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叽了口。“爸爸,晚安。”

“晚安,陆朔。”陆龙揉了揉她头,退出门槛。

门唰一下自动合闭。

门内的陆朔回味了下刚才的吻,便冲进卧室把小呆赶出去。

而门外的陆龙,站了下才转身走。

“老板,计划失败。”若大的房间,雷翼一点也看不出任何的生气,似失败并非自己,反而有股耐人寻味的笑意。

背对他的男人一脸怒容,转身爆躁指责,看他的眼神似恨不得打他顿,但他最后忍了忍什么没做。“雷翼!我不要什么公平,我只要陆龙死,只要他死!你明白吗!去,改派武力型的。”

雷翼不疾不徐,被他指着鼻子喷了脸口水,跟没事人一样。“老板,事情已经进展的很顺利,这个时候派出武力型的,你不怕打乱计划吗?”

“哼,现在他的行踪全在我掌控范围内,只要能把他灭口,我还怕计划不能成功?”

“老板,这是你的决定,我可以服从,但一切后果我不承担。”雷翼说完潇洒的转身离开。

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啊,陆朔。雷翼念着这个名字,笑意更深。竟然出千,下次看你要怎么玩过我。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在维思殿堂呆了整整一晚的陆朔,看到空中密密麻麻完整的蓝色字符时,震惊坐地上。太疯狂太疯狂了!

陆朔抱头,无法想像安全局背后的动机会是这样!如果这个计划实施,人类文明恐怕不久将会成为第二个恐龙时代,一个传说!

“爸爸!爸爸!”离开维思殿堂,陆朔急急忙忙跑去找陆龙。这事一定要阻止,必须、不惜一切代价!

没让她等多久,陆龙一身作训服出来,手里握着血刺,谨然像是去参加战斗。

“爸爸,是有任务?”看到他手里的血刺,陆朔疑惑的问。有任务怎么没通知她?

陆龙往外走,薄唇淡漠吐出两字:“突袭。”

恐怕是突袭莫默他们吧?陆朔了下,随即想到自己是为什么来找他的,迅速跑他前面挡住他去路。“爸爸,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陆龙垂帘,注视只到自己腰上一些的女儿,看她大张双手脚步跨立呈大字挡自己前面,思考了五秒,拧住她衣领提一边。

看他继续往外走,陆朔急了,跑上去拽住他衣服。“爸爸,真的是大事!”很愤激的大喊:“给我十秒钟!”

“有什么事就说吧。”陆龙没有停步,脚步也并未慢下。

陆朔小跑跟他旁边,把今天早上的发现告诉他。“那个黑盒子的代码我破解了!”

“嗯。”

“里面有关安全局的计划、全致远只是个做事的人,实际整个计划都是毒鸩在背后操作!”

“嗯。”继续前进,神情淡漠。

陆朔急得拔高声音。“他的最终目的是控制全国、最终实施非人类计划!从而建立一个机械帝国!”用力吼完的人气喘吁吁。爸爸,这真的是大事件!

但走到大厅的陆龙,转身背对大门,沉声昂然自若的讲。“管家,叫他们起床,三分钟集合,十五分钟开始野营拉链。”

“是的,陆龙中校。”

陆朔:……

说完陆龙才看向怒睁眼的女孩。“陆朔士官,要参加吗?”

“我不要!”

“那就回去睡觉。”

“爸爸!”

陆龙微一皱眉,想是被她吼得烦了。“陆朔,你觉得爸爸没事去趟政府那潭浑水做什么?”

“为了阻止提议。”

“嗯。”陆龙点头,看向大厅内的通道。“非人类是毒鸩一直以来的计划,安全局在这个时候提出,你不觉得巧合?全致远再怎么能耐也是个议政员,背后没有人他敢提出来?”

在他一连串的问号中,陆朔渐而低下头,又偷瞧他。“这么说,爸爸你早就知道了?”

陆龙没答,这时正好莫默他们出来,全服武装匆匆往外跑。

耳边一阵噼里啪啦脚步声,陆朔看他们个个迅速从身边鱼贯而出,震憾他们的速度。还没有三分钟吧?

面对部下们的争分夺秒,陆龙不动如山杵大厅中间,抬手看表。“还有三十秒。”

“噼里啪啦……”刺头们跑得更快。

陆朔瞪大眼。明明还有一分三十秒!

“十分秒。”

“噼里啪啦……”

“集合结束。”陆龙放下手,见大厅空荡荡没有刺头了,转身往外走。

陆朔虽然在休假,不关她事,但她得为自己以后着想。“爸爸,刚才他们只用了两分钟!”

陆龙无所谓的讲。“你觉得敌人会跟你讲信用?”

陆朔:……

“报告长官,刺头应到百人,实到百人,请批示!”八年,已经从中尉升到少校的莫默,正式接替白小冰职责,带领管教这帮刺头兵。

陆龙扫了眼个个崩直背,像操场边挺拔小白杨似的兵,满意的点头。“八十公里野营拉链,不准带一切食物。”

“是!”

莫默敬礼,转身面对刺头们,中气十足大吼:“拿东西!”

整齐站列的刺头们哗一下又往回跑,有的往食堂跑。

等十分钟左右,陆朔再看到他们,他们有的扛锅、有的拿碗,还有大包盐,但就是没有拿任何食物,一个个风风火火看上去真要去野营似的。

队伍在莫默的嘶吼下整齐往外跑,颇有点红军二万五千里的模样。

“陆朔士官,你要留下看家?”陆龙看向又在发呆的女儿,不介意留个人看守基地。

陆朔听到话反过头,看到坐在车里的陆龙与莫默,顿时觉得好阶级!凭什么他们可以走车?!

“走。”

“等等,爸爸!”面前车哧遛一下跑出去,陆朔大叫追上去。

开出去的车并未停,才不要一个人留在基地的陆朔只能卖力的追,苦逼的跟车屁股后面跑。

等她追上前面的战友时,总指挥官还是没让她上车,不知是原因昨晚她的控诉还是怎么的。

“嘿,小美人,好久没跟你一起运动了。”周佳佳跟苏仲文负责队尾,看到紧赶慢赶追上来的陆朔,笑嘻嘻跟她聊天。

陆朔细一想,也没多久,只是这几天她都跟着爸爸跑,没怎么见着他们,大家才觉得久吧。陆朔笑着点头。“嗯。要来比练下吗?”

“我是很想,但现在不行。”周佳佳摇头。

一旁跑的苏仲文嘿嘿笑。“佳佳,面对小美人你都不行,那你要对着谁才行啊!”

“我……”正要解释的周佳佳想到什么,猛一反头一脚准确把他踹出队伍。“我他妈对着你就行,来,老子干死你!”说着就走出队伍揪起正要起身的苏仲文,抬拳就要给他下。

车上的莫默急吹口哨,指着他们两个大吼:“不准调队!”

听到莫默的话,周佳佳愤愤放开苏仲文,黑着脸跑到队伍后面。

陆朔瞧拍拍屁股没事人追上来的苏仲文,想他们这两个冤家能相安无事长这么大,真不容易!

“帅帅,怎么是你扛这锅?”知道周佳佳、苏仲文是尾后的,不能跟自己乱跑,陆朔往前跑了些,找到跟自己一期特训的袁帅他们。

袁帅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嗨哟嗨哟的闷头跑。

陆朔瞧他背上的大黑锅,忍不住想笑。

这时梁柯轻松的跑上来,跟陆朔无负担的聊天。“他呀,昨天说小刘做的菜不好吃,被人家报复了。”

“都几年了,不是一直很好?”像食堂这样的大锅饭,血刺的还算不错了,伙食优等,小刘跟他手底下几个兵,厨艺也非常好,去外面吃还不一定能吃到这么干净放心的饭菜。

梁柯摇头。“可能是前段时间他刚修完假吧,在外面吃好的吃多了,回来就无心说了句。”“要说小刘也真是的,太小心眼了,帅帅也是无心之过嘛。”

“要是有人怀疑你跑得不快,你会咋样?”

“当然是跟他比试啊。”

陆朔笑得奸诈。“那我们来比比吧,看谁先跑完五公里。”

梁柯二话不说就答应。“行!你说开始就开始。”

没等他跑出队伍,跑在队伍外的陆朔趁机大吼一句开始,自己便唰一下跑出去。

对付她,梁柯信心满满,出了队伍看她跑出有段距离,拔腿追。

五公里都算是短跑,一晚没睡的陆朔卡路消耗过多,要完成这个任务还是可以的,可想要赢过梁柯……重在参与嘛,她就图个好玩。

虽然明知道结果,陆朔也不想输得太难看,觉得这样对不起对手。所以在余光看到追上来的梁柯时,又加快腿步。

两人一前一后跑过队伍,其他刺头兵瞧见了没有跟着跑,因为他们忙着起哄。

“陆小姐加油!”

“朔朔加油啊!”

“血刺的天才机械师,冲冲,快点快点!”

“巴雷特一号,冲锋吧!”

听到耳边兴风作浪的呐喊声,陆朔感觉腿有点发软,小心脏微微发热。

“要被追上了,冲刺冲刺啊!”

“跑过他跑过他,陆小姐快点灭灭他威风!”

参差不齐的喊声,最后竟然统一了口号。“一号,加油!”“一号,加油!”

一号的陆朔……

昵妈的,没看我惨白着脸吗?你们给我加油,再放把火烧了吧。

而面对如此强势的助威队,梁柯气定神稳,跑得一路春风得意,在追上陆朔时友好的朝她喊:“加油。”

操!你丫跑得快是吧?我偏偏不让你赢!陆朔心里憋着一口气,同时又觉得自己如果让这么多战友失望,实在罪大恶极。

所以她现在把:不输得太难看的话上稍做修改,把后面的字都划掉,只留最前两个:不输。

在队伍最前面带队的冷焰、秦朗,看到他们一高一矮、一大一小冲进视线,也随着热浪大喊。“一号,加油!”

“你可是一号,跑个第一出来!”冷焰。

“灭了那小子!”秦朗。

陆朔热泪盈眶,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不断重复心里那个词。不输。不输。

面对要翻天的部下,以及肆意妄为在队里搞小比赛的陆朔跟梁柯,陆龙及默默悠闲坐车里看他们两个跑,在跑远时拿望远镜瞧。

“陆小姐这是要自我毁灭吗?”看到镜头里速度不减的女孩,莫默捏了把汗,把望远镜给长官。

陆龙拿过望远镜看了下,便又还给他。“毁灭的终极是重生。”

“长官是说,她能跑过梁柯那小子?”莫默收起望远镜,不太相信这个可能。

陆龙扫了眼热情高涨,紧追后面呐喊的部下,兴趣盎然的讲。“不能,但她会赢。”说着看向前面的司机。“超过他们。”

距离虽然有点远,但血刺的司机不是一般人,说超过马上就超过他们。

正在拼尽最后一点力跑的陆朔,感到一股气流冲向自己,紧接她哗一下腾空。

被陆龙猿臂拉进车里的陆朔,脸色惨白布满汗水,像条咸鱼似的翻白眼喘息,喉咙烧得冒烟,夺过莫默递来的水壶便往嘴里灌。

“咳……”喝得急的陆朔被呛到,扭过头往车外吐。要是吐在爸爸身上,她绝对会被扔下去。

等她恢复的差不多了,陆龙移过去点,让她坐好。

坐着歇了下的陆朔想到什么,迅速钻出车顶,冲后面的梁柯用手做喇叭状冲他大叫。“五公里到了!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

“一号一号,你最牛逼!”听到陆朔的话,跑在后面的刺头们非常配合的齐声大吼,声音震耳欲聋。

梁柯:……

他们串通好的吧?一定串通好的!

经过一上午的疯狂,玩累的刺头们在一到中午的时候,迅速忙碌做饭,生火的生火,找食物的找食物。

生火这种高技术事情,当然交给小刘及后勤部的战友,而陆朔、袁帅他们则负责去打猎。

帝都这里的山林没有大型野兽,只能打些野兔野鸡,再摘些野菜什么的,这样一餐就有荤有素,营养又原生态的实惠搭配。

陆朔和袁帅、梁柯、魏勇四人一队,以扇形阵队前进,现在半个小时过去,他们只猎得一只小野鸡,拔光毛还不够魏勇塞牙缝。

“帅锅,这下知道食物多来之不易了吧?”想到早上的事,陆朔埋汰他。

袁帅返过头瞪她。

陆朔傻笑。“帅锅,你前面有只大兔子,用刀用枪还是用箭?”

袁帅黑着脸看那只肥兔子,咬牙讲。“枪打得有火药味,用箭。”说着已抽出支普通箭支,搭弓拉弦。

打猎确实还是用冷兵器的好,一个是鲜新,二个是节约子弹,三个是……在帝都随便放枪,吓到民众事情很严重,到时他们报警会很麻烦。

这边个弓满张,箭头泛着冰冷的白光。那边的肥兔子正瞪着红色的眼睛看他们,嘴里还在不停的嚼草。

真是只要吃不要命的兔子。陆朔刚感叹完,战友的箭就嗖一下飞出,将那只兔子的大腿钉进土里。

魏勇走过去拔出箭,把兔子装袋里。

袁帅拿回箭,望着上面的血感叹的讲:“朔朔,我好怀念昨天下午的蛋糕,那上面的樱桃也跟这血一样红,里面的奶油比这兔子的毛还白……”

陆朔:……

“你别说了,我快把昨天的蛋糕都吐出来了。”

“尤其是将蛋糕吃进嘴里的时候,还有淡淡的酒香……魏勇,今天中午叫小刘煮的时候放点酒。”

魏勇:……

“帅锅,你自己去说吧,反正你负责那口锅。”陆朔受不了了,又打击他下就继续前进。

已经恨死那口锅的袁帅,除非必要,当然不会接近它,不过中午吃兔肉的时候,他们还是吃到了酒味。煮野味么,放点酒除味道,做为一名合格的厨子,怎么可能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可偏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袁帅,在问到不是魏勇说的时候,心里对小刘那一点梗消失的无影无踪,乐滋滋心甘情愿的扛着锅继续跑。

“爸爸,我还在休假期间。”啃完只山鸡,补充完体力的陆朔跑向陆龙,提醒他自己不在受训范围内。

陆龙接过莫默递来的烤鸡,看了她眼说了句:“车没锁。”就一口撕下块鸡肉。

黄灿灿油腻腻还冒着热气的野鸡,被咬掉一口冒出更多的白雾,肉理整齐的码着,看起来像切好再被撕下来的,比其他人啃得坑坑洼洼的要漂亮的多。

陆朔没有动,在原地站了会儿就坐地上,直盯着他瞧。

陆龙皱眉看她。“没吃饱?”

“不是。”

“有事?”

陆朔再次摇头。“爸爸你吃鸡的样子好帅,我看你吃完再走。”

陆龙:……

“十秒,没跑到车上,下午继续跑。”陆龙面无表情的讲完就喊数。“十、九、三……”

陆朔吓得唰跑掉。爸爸!不是你这么数的!

一整个下午陆朔都在车里睡觉,卷缩坐位里、头枕在陆龙大脚上,说不出的惬意。

为了能在爸爸身上趟久些,陆朔没有进入深度睡眠,一觉睡到夜幕降临才醒来。

黄昏后,火烧云染红半边天,景色非常壮观。

醒来的陆朔听到战友在唱歌,整齐一致的吼声,似能钻进人心里,让血液沸腾。

抱住爸爸的腰蹭了阵,陆朔小心翼翼睁开一只眼睛,往上看到他刚毅的下巴,上面的胡须被剃得干净,可以说是他哪一处都挑不出毛病,就连军装都变态的要用手洗。

陆朔见他没发现自己,大胆的睁开另只眼睛,看到他正眺望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陆龙低下头,想装睡的陆朔被定在那里,眼睛闭也不是,不闭也不是。

看她瞪圆眼睛,活脱脱像被吓到的野猫。陆龙揉了揉她脑袋,有些宠爱的讲:“起来。”

陆朔慌忙垂着头坐起,把脸埋在凌乱的头发里。呜……刚才爸爸好温柔,好想呆在他怀里不起来。

“莫少校,让他们原地休整,今晚好好睡一觉。”

“是!”

听到爸爸意味深长的话,陆朔心里一抖,顿时觉得他温柔的这个想法消失的干干净净。

通常好好睡一觉的背后是惨无人道的事件即将开始!

陆朔看向窗外,战友们已经停止唱歌,正在卖力的跑,看他们在余阳下挥散汗水,而自己舒舒服服坐在车里,这感觉太他妈爽了!

“哔”“原地扎营!”

莫默口哨一吹,一声大吼,刺头们便训练有素的扔下背囊、锅、碗、瓢、盆,开始扎营。

这次打猎的是另外几组,袁帅他们负责扎营,而周佳佳则在旁边当指挥,把袁帅耍的团团转。

瞧着注定要被老鸟欺负的战友,陆朔除了默哀还是默哀。

没事可做的陆朔,看了眼在远处跟莫默商量阴谋的陆龙,转身跑去袁帅他们那边。“帅锅,我来帮你吧。”

“一号,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帅锅?”袁帅一脸哀怨。就扛了口锅子,他不会要一直顶着这个名号吧?

陆朔见他被周佳佳他们欺负的已经够可怜,勉为其难的点头。

“磨蹭什么?快动手弄,把绳子绑紧了!”周佳佳一声大吼,吓得陆、袁两人一震。

袁帅连忙扯手里的绳子,可用力太大,把绳子扯断了。

“你会不会做事!你以为你还是菜鸟呀!菜鸟都做得比你好!,¥,¥,@*”

陆朔:……

帅帅好可怜。看被周佳佳骂惨的袁帅,陆朔找出新的绳索,和梁柯、魏勇他们把一个大帐篷搭起来。

完事后四个凑一起谈论周长官。

“今天他是不是吃火药了?”梁柯瞧着周佳佳背影,思考他火气这么大的原因。

“可能心情不好。”魏勇安慰袁帅。“帅帅你别往心里去。”

袁帅无所谓帅气的甩头。“我往什么心里去?就当再回味一下菜鸟时光呗。只是我说他是不是内分泌失调,导致性格突变?”

梁柯、魏勇摇头,表示不知道。

陆朔凉凉的讲:“他今早上本来想干苏仲文的,没干到,心里憋的。”

“啊?!”三人惊恐出声,随即惊悚看她,担忧的问。“朔朔,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也当不知道,赶快把这事忘掉。”

看他们紧张不安地样子,陆朔疑惑皱眉。“为什么?”

还为什么,当然是不康健画面啊,她还这么小,要是被他们两个带坏了怎么办?心里扭曲了怎么办?

“朔朔,我跟你说呀,他们这是不对的,你可不能学。”袁帅。

部队里打架很严重的,她当然不会学。陆朔认真的点头,听他们说教。

“嗯,怪不得他们两个总不对头,原来是太对头,装的。”梁柯头头是道的分析。“他们这是掩人耳目、混淆视听,朔朔你可不能像他们那样坏,以后看中我们谁了,一定要告诉我们,不然太不够义气了。”

“嗯!”陆朔严肃点头,觉得梁柯说得太对了。

远处的周、苏两人,莫名后颈一凉,反头看四周一片闹腾腾,并无任何危险。

魏勇瞧了眼周佳佳跟苏仲文,别扭吞吞吐吐的讲:“小朔,这男人就该跟女人……”

还没等他讲完,这下轮到陆朔惊讶了。“魏勇,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喜欢打女人!”

“啊?”一头雾水的魏勇。“我没、我不打女人。”

“那你刚才说男人就该跟女人打?”陆朔证据确凿的指着他。

“不是,我是说周长官跟苏长官不对……”“不对不对,我被你搞混了。”

梁柯替魏勇讲话。“朔朔,小勇是说要喜欢异性,像周佳佳他们是不被认可的。”

听这话,陆朔比魏勇更错乱。“你们都是在说什么啊,周佳佳跟苏仲文干架,怎么扯到男人跟女人上面了?!”

梁柯、袁帅、魏勇:……

“你是说,他们打、打架?”僵硬的袁帅。

“他们是在打架?”嘴角抽搐的梁柯。

“原来是打架!”口吐白沫的魏勇。

陆朔:……

有过这个乌龙事件后,袁帅、梁柯、魏勇三人总是有意避着周佳佳跟苏仲文,生怕他们知道自己曾有过那样的想法,到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去跟他们说话的周佳佳和苏仲文,还没走近,他们就都跑了,次数多了他们就反醒是不是对他们太凶了?

看到这奇怪现象的陆朔,一个人偷着乐。她真不是有意的,是中文博大精深,她不是向爸爸学习,讲究干练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