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帝都风暴(必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章 帝都风暴(必看)

“笑什么?”冷清中透着疑问,似平静湖面投下颗石子,涟漪惹人注目又让人寻味波纹底下的东西。

陆朔愣愣抬头看他,一时忘记回答。

她爸爸好酷!跟他说话都是种幸福。

陆龙对她的呆滞习以为常,坐她身边,等她反应过来。

陆朔视线跟着他的坐下而下来,随即想到他刚才的话,眯起眼睛笑。“没笑什么。”

“嗯。”

然后就没了?爸爸主动来找自己,就是问这个问题?陆朔眨巴眨巴眼睛瞅他。

静坐会儿后,陆龙偏头看她。“电脑带了吗?”

“带了。”有了昨晚上的事,她现在不管到哪里都带着电脑。

陆龙点头,起身要走。

陆朔硬是不懂爸爸想做什么。

“报告!”周佳佳跑过来朝陆龙敬礼。

“讲。”

“长官,睡袋不够。”周佳佳挺直腰杆看他。长官总是喜欢耍风度,什么不带,这下好了吧。

“莫少校。”陆龙挑了下眉,叫不远处的副官。

“到!”莫默跑过来。“长官,请指示。”

“均个睡袋。”

“是!”莫默干脆利落的应道,就跑去苏仲文那边,很快把这事件办妥。

只是看到苏仲文走去周佳佳睡袋的陆朔,莫名笑得露出两颗虎牙,而梁柯、袁帅、魏勇三个脸色非常丰富。

“又是我跟他睡呀,莫长官,苏仲文那家伙睡觉磨牙!”周佳佳对这样的结局很不满意。“我不跟他睡。”

莫默皱起眉,看到在那边冲周佳佳挥拳的苏仲文,头疼的讲:“那你跟我睡吧,反正我要守夜。”

“是!”

“我们两个轮流守。”

“啊?”

莫默不顾哀嚎的周佳佳,走到陆龙面前时,看他和陆朔有些为难的讲。“长官,只均出来一个,你看陆小姐能不能……”睡袋都各睡各的睡习惯了,这一个个大老粗哪愿意跟别人一起睡?

“我跟陆朔一个就行了,你下去吧。”

“是!”

看莫默跑掉,陆朔心里万马奔腾、翻江倒海、紧张忐忑的望着走向自己的陆龙。要跟爸爸一起睡吗?都好久没有跟他睡过了。

陆龙站她面前,看她瞪圆眼睛望自己,不禁皱眉。“不愿意?”“以前不是懒着要跟爸爸睡。”果然孩子都是越养大、越陌生。

她哪里不愿意了?陆朔唰唰摇头,恨不得把自己变成拨浪鼓。“爸爸,我愿意。”

“我不愿意!小美人你怎么可以舍弃大家,这么快就答应长官了!噢……”周佳佳刚嚎叫完,被莫默一脚踹进睡袋里。

“快点睡。两个小时后起来接班。”莫默喊完看向其他刺头。“别玩了,快睡!”

陆朔被周佳佳说得涨红脸,看莫默像超级保姆似的把袁帅他们吼睡觉,便偷瞧爸爸的神情。

早习惯他们说话方式的陆龙,并不在意,只是在看到努力低着头的陆朔时,大掌罩住她后脑勺就往苏仲文的睡袋走。“小时候不是嚷着要嫁给爸爸,还没长大就变心了?”

“才没有。”她是害羞嘛。听他略带笑意的话,陆朔知道他是逗自己玩的,顿时不再开口,只是在看到他脱衣服时,抬头望天。

帝都的夜晚不是很黑,也看不到星星,像训练基地那么清澈的黑夜对于帝都来讲是个奢侈,就连他们已经跑到大山腹部,心都能隐约听到繁华都市的喧嚣。

“杵在那里做什么。”已经睡下的陆龙,叫一动不动望天的人。

陆朔惊醒,咚咚跑掉,又咚咚跑回来,便脱了外套裤子钻进窄小的睡袋。

这睡袋一个人睡还有点空余,睡两个人便有点困难了,虽然一大一小,但陆龙一个人就差不多占了五分之四,剩下那一分还是他特意空出来的。

陆朔单脚踩着席子的边,瞅准空隙位置往前一扑,成功滚进陆龙空出的地方,但半个身子将睡袋的布往外压。

陆龙往后侧了侧,把她拉进席子里。

现只穿着T恤四角裤的陆朔,双腿被陆龙夹住,炎热天气更让她觉得紧贴的肌肤烫人,脸瞬时唰的一下变成煮熟的虾子。

“爸、爸爸,你先睡,我还有事要做。”陆朔不利索的说完,拱起身翻过边,尽量把自己缩小,趴枕头边拿起刚向莫默借的地图和笔。

她刚才想到黑盒子后面那些奇怪的数字,觉得它们不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同样重要。她现在反正也睡不着,还是把它们都写出来吧,也许爸爸能看得懂。

“睡觉。”陆龙抽走她的笔,把她钻出去的身子又拉回来。

陆朔使劲往上钻。“爸爸,我下午睡过了,现在精神好。”你在我身边,好的不能再好了。

“明天也有你的事情,现在给我睡觉。”

“我在休假。”听到明天有自己的事,陆朔顿时紧张起来。她陪练陪睡就算了,可不陪操啊,你尽管去操练袁帅他们,她可只是来玩的。

陆龙挑眉,邪气的讲:“上了贱船,还想安然下去?”“想得美。”说着捏她鼻子。

陆朔甩掉鼻子上的手,大喊。“爸爸爸爸,我不要下海,我不想当海盗!”

不远的刺头听到这话,哄堂大笑,调笑的讲:“陆小姐,你不想当也没用,你爸爸是海盗头子,你就是海盗的女儿。”

“那你们就是海盗打手,我叫你们去哪儿就得去哪儿!”

“现在也一样啊,你叫我们往东,我们敢往西吗?”

莫默拿石头咂说话的那个睡袋。“国豪上尉,不想睡觉就出来守夜!”

顿时,世界安静了。

陆朔脑袋贴在陆龙胸膛上,不再说话,怕默默也拿石头咂她这个,虽然她知道他不敢。

嗅着爸爸身上浓烈的阳刚之气,陆朔心跳加速,紧张的浑身发热,被他夹的腿抽了抽,刚抽出一点又被夹住。

“别想爸爸给你背脚。”陆龙眼睛都没睁,说完便将高高翘起的脑袋往下压,将她整个抱怀里。柔软还有点凉的女儿,最适合这个季节抱着睡。

陆朔又把脑袋伸出被子,望着他俊朗的脸小声说。“爸爸,我热。”

温度却实比之前要高些。陆龙想了下,手摸到她胸口想把那张卡片拿掉,在摸到一片柔软后猛得僵住。

“爸爸?”陆朔感觉有些怪异,被他手指碰到的地方触电般一股酥麻传递全身,让血液瞬间沸腾到满点,很舒服又让她莫名的羞赧。

陆龙迅速清醒,寻着T恤上的口袋便将卡片抽出,松开手脚平静无异的讲:“睡吧。”

看陆龙翻过身,四肢能舒展自由,又没那么热的陆朔,瞧了眼宽厚的背,敏锐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她又说不上来。

嗯,反正怎么都猜不透爸爸想什么,她还是睡一觉为明天的训练做准备吧。

连小巧玲珑都算不上,比包子还小,可他却该死的还记得指尖上的感触。陆龙皱眉,压了压腰上的被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也许是第一次才这么激动。陆龙闭上眼睛时想着:长大真是麻烦,现在连抱都得注意。

“啪……”

深夜、翻身、一只纤细的手臂打在旁边的人身上。

陆龙被惊醒,抬头看到睡得四平八仰的女儿,只得把她手放好。

感到热源的陆朔钻啊钻啊,往他背上贴,双脚往他大腿中蹭,没挤进去后便搭在他腿上,悬挂的舒服感让她没再移动,额头抵住暖源的陆朔,把自己缩成团便不动了。

陆龙看到枕头上的卡片,翻身抱住她略凉的身子。

觉得全身懒洋洋的陆朔,很快就老实下来,直到露水出来时被冻醒。

睡袋里变得宽敞,陆朔迷迷糊糊坐起身,摸了摸空掉的那边席子。已是冰冷,想是离开有段时间了。

陆朔拉下睡袋拉链,看到不远的火堆边围满了人,袁帅他们个个穿戴整齐,精神抖擞认真听莫默说话。而陆龙则坐在莫默旁边,在他说完后讲了两句,便让他们解散。

“冻醒了?”陆龙走近睡袋,蹲在她面前。

陆朔点头。

陆龙脱了衣服进去,把她冰凉的身子收纳臂膀。“再睡会。”

“嗯。”陆朔没多想,打个哈欠又继续睡。反正什么事都有爸爸在,她操不到心,只要按照他的指令行事就行了。

虽然明知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可完全相信陆龙的陆朔,这一觉睡得略沉,等太阳穿透睡袋才醒来。

穿好衣物,钻出睡袋的陆朔几乎要以为自己穿越了,瞧眼前的景象呆怔了三十秒之久。

原本该是闹腾腾的平地,现在一个人没有,睡袋、燃尽的柴火、食物垃圾、以及被压折的草叶,全部消失,像这里根本没来过人。而太阳照耀着草地,露水升腾成白烟,云雾缭绕,似世外桃园。

“还要发呆多久?”

陆朔转身,看到在车上的陆龙,抬步要冲过去。还以为爸爸不要她了!

“把睡袋收起,痕迹处理掉。”陆龙微有些皱眉,指挥她把东西收拾好。各项训练勉强合格,但所有常识还不懂,各种类枪枝掌握不全面,基本交通工具不会,这些都得马上学。

陆朔脚步一顿,转身迅速的把睡袋收起扔车里,然后把压折的小草扶起来。

扶着扶着陆朔直皱眉。“爸爸,你太重了啦,小草被你压断了!”

陆龙:……

“上车!”

“是!”

现在这里只有陆龙、陆朔、一辆车,所以现在是由血刺的指挥官开车,原本的牛逼司机想是跟着大部队走了。

想到莫默也要跟着他们跑,陆朔心里有股变态的平衡感。“爸爸,我们现在是回去?”

“人少的地方。”陆龙望着前面崎岖不平的山路,尽量将车开到快而平稳。

人少的地方,就是要有人但不要太多。陆朔疑惑的皱眉,但想了想便松开纠结的眉。

悍马只用了来时一半的时间便开出大山,驾驶在宽敞却并不多车的二号公路上。

有了上次公路被速度型机械人袭击后,陆朔现在莫名变得警惕,因为被注视的感觉又来了。

“爸爸,再五公里就是三环。”陆朔看旁边飞驰而过的路标,紧张的讲。

陆龙紧抿着薄唇,看路面的黑眸不时扫过两边的监控头。

在又行走了会儿后,陆龙从储物柜里拿出把枪给她。“找个安全的地方。”

陆朔看到他手里的X16手枪,觉得事件比自己想的还严重。

感到向他们袭来的寒意,陆朔一把拿过枪提醒的讲:“爸爸,它们来了。”

“砰砰砰砰……”声音刚落,五辆小坦克从路两边飞上来,重重落地还在摇晃时就朝悍马开枪,整整一分钟不停扫射。

车飞奔出去,尽管跑得够快车又是特殊材质,可防弹玻璃在强火力持续射击下,还是被打穿,整个车身布满密密麻麻弹孔。

在帝都市内碰到这么明目张胆的武力型机械人,陆朔抱头趴坐位上操骂了句,拿出掌上电脑要跟那个机械师一决高下时,意外的被只大手压住。

“现在还不用。”陆龙收回手,看到迅速追上来的小坦克,开到最大码全速前进。

那些坦克虽然速度快,但跟比它大这么多的悍马来比,要相对慢一些。

这些小东西不知到底有多少台,他们刚甩开后面的,前面又突然窜出两辆。

陆龙喊了句趴下,自己也趴方向盘下,全凭感觉冲过密集像雨点般的子弹。

急速飞驰的车碾到个什么东西,从它身上飞跃而过,稳当落在地面。

迅速坐起来的陆龙刹车,往后倒车将另个少半边身子的小坦克也碾碎。

这一停顿,后面的小坦克又追上来,子弹跟不要钱似的往车上招呼,就快要把车后背打成马蜂窝。

陆龙看了眼后视镜及所在位置坐标,在未确定对方是否还有小坦克前,故意放慢速度看向趴坐位上的陆朔。“你可以陪那个人玩了。”

她怎么一点不觉得好玩?陆朔紧张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听到能动手便立即拿出电脑。

陆朔才刚“玩”,对方就用代码写了句话来打招呼了。

雷翼:嗨喽,你终于来了。

陆朔:……

你丫的有病。陆朔不理他,获取成功代码,便着手破解。

这时那边又来句:出千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

陆朔还是不理,在维思殿堂里迅速寻找破解的办法。这次的代码似乎比之前的更变态,似无规律全凭各人喜好所写,毫无章法的代码,难度不止大一倍,因为她无法去猜测别人的奇怪思想。

雷翼:不过通常只有坏孩子才最能被大家记住。

看到这句话的陆朔,想到萧郝。他是不是也这么想?不过还是不理他。

雷翼:我知道你破解了源代码盒,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是老板交代摧毁的,但我想给你们会更好玩。

陆朔这次终于敲过去一串代码:你丫有病!

雷翼:也许是,也许不是。对了,我叫雷翼,如果你想知道,我不介意告诉你真名。

车子剧烈一震,看到被七八辆小坦克围堵的陆朔,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现在正是严峻时刻,跟敌人聊什么天啊!

“爸爸,如果你是想把它们都引出来,那现在已经成功了。”陆朔肯定的讲:“那家伙喜欢十一,刚才毁了三辆,这里八辆,到齐了。”

陆龙听了陆朔的话,不再跟它们玩追逐游戏,一脚油门踩到底便撞过收费站的栏杆,往三环市内开。

开过收费站的陆龙看了眼后视镜,在那些小东西追上来后,开出断距离便弃车。

被拉着跑的陆朔,瞥到电脑里那个叫雷翼的人又打来句话:我知道你爸爸想做什么,不过我接到的命令是杀了他,拜拜,小机械师。

敲完最后一组代码,雷翼舒适的靠椅背上,望着全息屏上不断变化的蓝字,微微一笑。

唯一想告诉你真名的呢,竟然不想知道。伤心叹口气,雷翼抬手、按下确定键。

在裂开的混泥土地上前进的小坦克,小口径枪头收进坚硬的壳里,紧接十比一大小的火箭弹枪头立起来,锁定目标之后自行发射。

看到电脑上代码变动的陆朔,不用反头就知道自己和爸爸面临的处境,心里将雷翼他祖宗都问候了百八十遍。

感到身后的冲击力,陆龙快速将陆朔拉进怀里卧倒。

小型火箭弹的威力一点不比正常型号的小,没有命中目标的橄榄色弹撞上路边的大风景树。

被陆龙压着的陆朔感到火光灼得脸疼,无数燃烧物飞溅,最近的就落在脑袋边上。

不等陆朔反应过来,陆龙扯起她以曲线方位跑。

后面的小坦克紧追不放,八辆不时或同时射出火箭弹,让每听到耳边一声巨响的陆朔小心肝剧颤,似要跳出喉咙般。

整条路都陷入战火中,少数行人惊恐大叫,叫得陆朔都想跟着她们叫。

耳边弹雨敲响节奏、火光照射大地、飞溅的破坏物在狂欢,此时陆朔只想到一个词:穿越火线!他妈太刺激了,比过山车更想尖叫,可她现在连叫的时间都没有。

陆龙侧头看了眼追击的小坦克,不犹豫跑向一条繁华大道。

陆朔大叫:“爸爸,那里是商业街!”跑进那来,无疑是将战争带给民众,这么强的火力攻击若跑进人堆里,那可是成片的死。

速跑的陆龙没有理会她的尖叫,黑眸紧盯着前方十字路口,错身往商业街跑时躲过一枚炸弹攻击。

眼见他们就要跑进障碍物里,跑在最前面的三辆小坦克,一同锁定他们的背部,确认锁定成功便发射火箭弹。

被瞄准的滋味不好受,被炸弹瞄准的滋味更不好受。

听到三个弹口的声响,陆朔背脊一麻,如果不是被陆龙拽着,她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陆朔被拉进一栋大厦的转角时,被身后巨大爆破冲击得飞地上滚出许远,混泥土渣与玻璃咂了一身。

陆龙站起来,拉起地上惊惶失措的女儿,捧住她迷糊摇晃脑袋,看着她眼睛严肃讲:“上楼顶,爸爸就靠你了。”

被炸弹震得分不清北的陆朔,听到这话猛然冷静下来,瞪大眼还未发出质疑就被陆龙推进大厦里。

陆龙迅速跑离大厦,往大马路上跑,不时低头穿过风景树、越过停在路中的车,在轰炸下全速前进。

陆朔被第一声爆炸惊醒,看到引开它们的陆龙,慌忙跑进电梯按了最顶层,便焦急看手里的电脑。

八台机械的代码错时发生改变,它们只是不同时间变动,看起来很乱,但实际还是有规律的。陆朔借着电梯里的时间进入维思殿堂,回想刚才那八辆小坦克的编号。

电梯“叮”一声,停在42层。陆朔在脑袋里快速想破解码时,一口气跑到天台。

打开天台的铁门,风哗一下刮进来,若不是陆朔及时握住门边,恐怕都会被这风给吹翻。

怎么会有这么大风?陆朔用手挡住眼睛,顶风前进看到风的来源时,定住了。

43层高的大厦让她仿佛处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民众的尖叫与低矮楼房,只有晴空万里的蓝天与她处的这楼大厦,以及……空中的直升机?

直升机里有三个人,一个驾驶员,一个扛着摄影器材的男人,还有一个拿着话筒正滔滔不绝讲说的记者?

陆朔迈力的逆风跑到天台边,看到更多的直升机与记者,而下面陆龙还在奔跑,在销烟中穿梭。

炸弹在六条车道上爆破,飞溅的碎石让陆龙不时抬手护头。

最后陆龙停在一段没有围栏、没有阻碍物的宽阔大马路上,展开双臂从容看向包围他的八辆小坦克。

居高临下的陆朔,看到被包围的陆龙,心里猛一沉,又迅速冷静下来。

直升机上的记者还在不断报道,对面大楼的电子屏上在现场直播,远处所有市民被特警部队保护在外,穿着制服的特警们持枪严谨以待,而陆朔在附近顶楼看到莫默、冷焰,对面楼的魏勇,相信其他战友都隐藏在别处。

陆朔敛了敛心神,迅速想破解那些小坦克的方法。

未等她输入字符,下面便响起猛枪声。陆朔惊得反头,看到还完好站在那里的陆龙松了口气。

四面八方子弹横飞,同一时间打掉小坦克的枪口,狙击枪与巴雷特枪的强劲威力,直将坦克的弹口打飞。

而站在枪林弹雨中的血刺指挥官,是那么的相信他的部下,凌乱被划破的军装在他的胜利笑容中,狂肆、冷傲、睥睨一切,比恶魔更可怕。

枪声停止,战斗结束。确定危险解除的莫默他们收起枪,放进专门的管制枪袋里,然后背起迅速撤离。

而人群中也有不少男人跟着撤退,没一分钟,这个被破坏得七七八八的商业街只有特警驻守。

看到转身走的陆龙,陆朔唰一下跑下天台。

“中校,中校先生请等一等,请问你是血刺的指挥官吗?”

“中校……”

人群中最前排的记者,凶猛突破特警防线冲向公路上的军官。

陆龙无视她们大步往回走。

记者紧追不放,在快围成功时,被追上来的特警们拦住。

没有行人的大道,陆龙独自走到刚才与陆朔分开的地方,看到早站在那里的老战友,冲他伸拳。

白小冰笑着跟他碰拳。“长官,你还是这么疯狂。”

“不来次狠的,还以我们怕他。”陆龙意气风发,下颌微扬,颇有太子爷之势。

“我们是不怕他,但我想你怕她们。”白小冰事不关已的讲完,看向连特警都快招架不住的记者。

看到她们,陆龙神情一变,看到跑出来的陆朔便冲他讲。“你搞定!”说完拉起女儿就走。

陆朔看到白小冰,还一个劲冲他喊:“小白小白……”最终被陆龙扛进不远的车里。

白小冰微笑目送他们离开,转身看到跑向自己的记者,顿时愁眉苦脸,暗想这些部下也真是的,连几十个市民都拦不住。

“白副局,白副局,你能谈谈这次的事件吗?”

“白副局,你对这次的战役作何看法。”

“白副局,听说你曾是血刺的副官,请问你为何选择离开血刺?”

“白副局……”

白小冰抽了抽眉,咬牙嘣出句:“无可奉告。”

晚间七点整,国际新闻:

“帝都重大新闻,在今天早上的十点十五分时,一条商业街发生军、机激烈交战,无人伤亡,现在我们来看详细报道……”

“这次交战的军方是一支特殊部队,而血肉之躯的他们,面对的则是高智能武力型机械坦克,但从视频上我们可以看出,这支部队的指军官没有任何惧怕,从容指挥部下成功剿灭这八辆武力型机械坦克,我们再来看看这些小型坦克造成的破坏力,就知道这位指挥官是如何英勇穿过销烟,取得这次的成功……”

“详细报道请你锁定今晚的军事风云频道:机械人真的安全吗?安全局建还是不建?”

晚上九点军事风云频道:

“今天是七一一事件专题报道,有由于部队指挥官不愿露面,我们请了参与此次战斗的白副局为我们解说。下面有请白副局长。”

一分钟后:……

五分钟后:……

三十分钟后:……

尴尬的主持人:“是这样的,白副局因为局里临时有事,不能前来参加此次采访,现在我们有请军情分析局的教授,为我们分析一下七一一事件的寓示是什么……”

而在家里跟孩子吃饭的白小冰,瞧着电视给女儿夹菜。

面对沸腾的新闻界、军事界、政治界,血刺表现的很平常,跟往常一样,吃饭、训练、睡觉,最多就是吃饭的时候,瞟几眼电视,偶尔嘣出两句长官当时太淡定的话。

陆朔则每每吃完饭后,跑回房里看各项报道,当看到陆龙展开双臂面对机械坦克时,心里就被震憾一次,脑袋无意识冒出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那场面,那气魄,比几千上万人的战场还要叫人振奋。

最后那些记者报道来报道去,标题各种不同,同时还给那位没有任何武器没有露正脸的指挥官取了个代号:赤手战神。

“这代号还不如利刺呢。”陆朔撇嘴,拿起床边的掌上电脑,想起那个叫雷翼的机械师。

他说源代码盒里的东西,是毒鸩要摧毁的?

想到这句话,陆朔飞快蹭下床,拿笔和纸迅速将后面那些错乱的代码写下来。

代码很杂很乱,有字母和数字。陆朔奋笔疾书,写了差不多三十分钟才写完,而一张世界地图的背面被自己全部写满。

陆朔瞧了眼代码,把地图折起便去找陆龙。

等她出去后,小呆疑惑不解。“都十点了,小主人要找主人应该要等明天才对。”

就是要这个时候去找,爸爸刚好脱衣服上床上?!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她希望的事并没有发生。

“陆朔,有什么事吗?”看了眼进来的人,陆龙继续敲打键盘。受他女儿影响,他也喜欢上了这种实体的键盘。

“爸爸,在忙安全局的事?”陆朔走过去,看了眼屏幕上的内容。

陆龙没说话,敲完句话发过去便关了电脑。“现在不忙了,后面的事情他们会搞定。”“你呢,陆朔士官,来找爸爸有什么事?”

听他说话的字数,就知道爸爸现在肯定心情很好。陆朔也跟着开心。能够阻止安全局这个计划,确实是值得高兴的。

“爸爸,这是源代码盒里后半部分的字符,很乱,我看不出来是什么。”陆朔把大大的地图打开,放他桌前。

陆龙扫了眼密密麻麻的字,看向期待望着自己的女孩。“你是机械师,你都看不出来,爸爸更不知道这是什么。”

好吧。陆朔把桌上的地图收起,瞅了他眼,欲言又止。“爸爸……”

“说。”

“那个……今天,你好酷!”酷毙了!不仅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还有带着自己穿越火线,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让她现在还觉得不真实,仿佛耳朵里还能听到剧烈爆炸声,血液隐隐沸腾,这种感受跟在远处观战是完全不一样的。

陆龙:……

“很晚了,回去睡觉。”陆龙起身,揉了揉她脑袋走进卧室。

陆朔跟着跑。“爸爸,我睡不着,今天过的太刺激了。”

陆龙反头看她,严肃的讲:“十点还不睡觉的孩子,都长不高。”

陆朔唰瞪大眼,然后倏一下跑掉。

看她背影,陆龙轻笑了下,又叹了口气。

其实不长大最好。

大家儿单节快乐^~香瓜祝大家永远都开心。

前几章都是传好的,然后这里报备一下。

莫默少校被15142421867妹子领养。

陆龙大校被凡妹子领养(陆爸爸被领养了,嗷嗷,香瓜各种舍不得,心里空空的,谁来安慰香瓜>_<)

还有,汗,那天早上看到15142421867刷了好几章评价票,香瓜各种受宠若惊,然后是凡唰礼物,香瓜真的没有想到,会有妹子玩这么狠的>_<

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于是这章算是“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