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第100百个客户(万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二章 第100百个客户(万更)

客户99号:你好,能帮我入侵账务部,给我把工资多加个零吗?

陆朔盯着他名字瞧了许久,想了想才讲:佣金五千。

你要坑别人,凭什么不能被自己多坑点?

对方想了下,还是同意了。

只是陆朔在看到他的工资后直接磕桌上。他丫的薪水五位数还想要怎么样?

龙朔:对不起,我不能帮你加。

客户99号:为什么?

龙朔:超过十万就要立案侦查。再见。

陆朔说完便关掉对话口,郁闷的坐沙发上深思。她接的九十九个客户里,有贪婪、权力、异想天开、不学无术想走捷径的考生,没有一样她觉得对的,可是她要赚钱。

现在钱够自己用了,她打算第一百个客户,只要他的要求能够打动她,不管有多困难都会帮他实现。

送走第99个客户,陆朔似乎好远都被赶走了,或是人们突然醒悟,知道找黑客是不正当的行为,总之她没再接到任何客户。

第一百个,再等等吧,今晚最后一天呆在网吧,接满一百个客人她就回酒店,睡到下午退房。她想去外面走走,像梁柯说的,多去走走、看看祖国河山,也许她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在黑客群里看他们聊天,看他们诉说自己的英勇事迹,没多久陆朔接到了第一百个客户。

客户100号:你怎么收费。

陆朔一看到这话,在猜想他是富是贫,一边斟酌保守的回。

龙朔:看任务难度。

客户100号:什么样的任务,你觉得难。

龙朔:现在还没有什么任务让我觉得难。

说完陆朔开玩笑的讲:要不你给我一个难的任务吧。

客户100号:我的任务很难,怕你完成不了。

龙朔:可以说来听听。

客户100号:你不可能完成。

越不可能,陆朔就越想知道,可是自己表现的太急切,会给自己掉价,当即也很有个性的回:如果我觉得难,就不收你佣金。

客户100号:佣金是小事,只要你能帮我完成任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哇!金主!陆朔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陆朔:你要说我才知道是什么事。先声明,入侵总统俯不干,不是做不到,是不想做。

那边犹豫了阵才讲。

客户100号:我有个儿子,他在同龄里是最优秀的,别人都叫他天才,因为他聪明、人又长得可爱,长辈们都恨不得把他含嘴里、撑手心上,学校老师也处处爱戴,他接受、享受着一切特殊待遇,他开始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心安理得接受,你觉得他对吗?

陆朔皱眉想了想,觉得对又不对,不肯定答案,她干脆不回话。

客户100号:他确实够优秀,特权本身就是给优秀孩子的,不然他比别人优秀就变得没有意义。

龙朔:嗯。他优秀,老师不用担心他学习,为学校争光了,以后毕业也会是个好下属,也许是个优秀的老板也不一定。先生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客户100号:这就是我担心的问题。他觉得自己一切都是优秀的,止步不前,甚至还拿班上成绩比他差的说事,证明自己比他们厉害,来逃避进一步的学习。

龙朔:可能是他觉得自己够优秀了才不想学习,等他想学,以他的资本能学好的。

客户100号:我期待的不是他比某些人好,是期望他比所有人好。

望子成龙么?每个父亲都这样。陆朔摸下巴,分析那个孩子及这位爸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客户100号:我们不是普通的家族,他将要承受的事情不仅是找份好的工作,他需要做别人都无法做到的事,将有可能继承我的一切。

大金主!看到这里,陆朔总结出了几点。他说佣金不是问题、想要什么都可以、他儿子必须是比所有人都优秀才能够继承他的事业。啧,事业不小啊,看他这么说,手底下员工没几万也上千,身家没十亿也过千万了。

龙朔:嗯。你可以找他谈谈,说他应该更努力学习,不能因为天赋好而怠慢,你可以告诉他你的想法,看他有没有这个意愿继承你的位置,如果他想的话就必须做到某些事情。

说完这些话,陆朔突然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在和大人一起解决孩子的问题,这第一百个客户,果然没让她失望。

客户100号:我现在找不到他,让他跪一夜祠堂他就离家出走了。

龙朔:啊?

客户100号: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龙朔:这个……

做错了吗?没错吧。做父亲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比别人更有出息,而且这位父亲还期望他能子承父业,生气失望时难免会体罚一下。陆朔想到让自己站门外的宋秋,她的初衷也是恨铁不成钢,知道自己学习好后,也是处处爱戴。这位爸爸的用意跟班主任一样吧?

龙朔:我觉得你没错,可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么做可能伤到他自尊了。他这么优秀,还是第一次被罚吧?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你把他找回来勾通清楚就行了。

客户100号: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他,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找人?陆朔摸额头。黑别人她在行,找人她不在行啊。

龙朔:能提供你儿子的信息吗?我没有什么要求,你是我第一百个客户,我答案过自己,第一百个客户只要我觉得有意义的,义务帮助。

客户100号:谢谢,我现在把儿子的信息发给你,他也比较爱玩电脑,走时他没带多少钱,现在也许在哪间网吧也不一定。

陆朔连连给他应着,心情很好的等着这位爸爸把东西发过来。

做好事什么的,果然能让人变得愉快,以后还是不当黑客了吧?边旅游边写代码,高智能代码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陆朔撑着下巴等,瞅电脑瞧了许久都没看到他发过来,想是人家大老板忙,便耐心等着,反正她也没什么其它事。

包厢外面有点吵,好像是打架生事。陆朔懒得管,这种杂乱的地方常发生这种事,她连看热闹的兴趣都没有。

而外面。

被扔出来的某上网年青,正被张阳反手身后,被压在看上去非常肮脏的沙发上。

赶来的网吧管里人员,看到陈空手里的警察证,个个怔在原地。他们就开个网吧,前不久不是才抽检过吗?现在还来!

等陈空压制住场子,陆龙低睨了眼被压制的上网年青,面无表情的讲:“看不良视频,说话涉及敏感信息,拘十五天。”

欲哭无泪的某青年。他就跟朋友说了几句黄SI笑话,惹着谁了?那视频哪里不良了?恐怖片啊!

事实证明,当特权强到别人无法压制时,想弄个人还要讲究证据?只要讲心情就好了。

陆龙推开一号包厢的门,看到窝在沙发里睡觉的女孩时,眉宇轻皱,有些心。

好不容易才养这么大的,没几天就又瘦了,还呆在这么脏乱的地方,沙发那么小她睡都睡不平,像这种垃圾地方就该封了,帝都怎么能允许这种网吧出现?!

陆龙缓步走近她,弯腰想把她抱走。

感到人靠近的陆朔,唰一下睁眼看到陆龙,先是怔了三秒,随即炸毛的弹跳起来想跑。

本来想去抱她的陆龙,长臂一捞把她扛起。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回去!”陆朔张牙舞爪,在他肩上拳打脚踢,最初好几下都是实打实打在他背上,是因为恐慌,后面拳头落得轻了,怕他等下把自己打回来。

陆龙沉着脸,在二逼的上网年青们的注视下走出网吧时,冷冽头也不回的向陈空讲。“封了。”

陈空露出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张阳则把手里的二逼青年扔给他,随陆龙扬长而去。

陆龙把不住扭动的陆朔塞车里,碰一声关上门绕到另边。

陆朔在他绕过去时迅速打开车门要跑路,在看到站自己面前的张阳时,刚要拔腿跑就又被捞起塞车里。

陆龙落了车锁,看了眼拼命低着头的女孩,开车回基地。

“又搞定件事。”张阳看了眼刺眼的太阳,感叹完孩子不好带后,便潇洒上车离开。

被留在网吧的陈空,还在苦命的给局里打电,叫人带文书来封场子。

唉……谁让他是小人物呢?

终于逮到人的陆龙,不时看副座的人,确定她还在又看前面的路面。没抓到人一直在想怎么处罚她,现在抓到人只想让她把瘦掉的肉补回来。

在途中,陆龙给白小冰打了电话,让他放心也让他别担心。

“别过来,三环远。”

白小冰不放心的再三道。“你给我保证不动手,我就不过去。”

陆龙瞧了眼偷看的陆朔,答应了他。

这样白小冰才放弃去血刺基地,但他打电话去通训室了,让莫默他们看着点,有什么事随时汇报。

听到爸爸说不打自己,陆朔暗自松了口气,可心里还是别扭。她还没想好爸爸说的那个问题,但是她真的不想再被挂单杠上,当时真的很恨,走时想把管家黑了的,可想到爸爸把自己抱回去,觉得他还是爱自己的,便什么没做,避开站岗的战友直接跑掉。

待情绪平静下来,陆朔想起自己还没帮第一百个客户解决问题。不知道他这个时候有没有发信息过来,他一定很担心儿子……

想到什么的陆朔顿住,有什么在脑袋里炸开。

自己不就是跟他儿子差不多吗?常被人叫天才,虽然她只是有个维思殿堂供她储存知识,但她确实享受战友及老师的爱戴,还被爸爸罚一下就离家出走。

想到这里,陆朔小心翼翼抬头瞧他,猜想爸爸是不是也像那位父亲一样,希望自己更进步些?因为自己是血刺的机械师,一个能决定任务是否成败的人,而且他们要面对是毒鸩这样的强劲对手,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还太弱了,可自己却去和周佳佳他们比。

她各项能力都比不过他们,次次战争要靠他们掩护撤退,这样的自己拿什么跟他们比?而且爸爸曾经讲过,如果全队最后只剩下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机械师。

想到这些的陆朔,突然很恨自己。她拿那些可能会为自己牺牲的战友做盾牌,问为什么自己要辛苦做的事情他们却不用,却没想到他们为了自己能活着回来,正在接受最严酷的训练,以及将来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牺牲。

陆龙停好车看她不动,便把一下轻了许多的女孩抱下车。

陆朔头垂得更底,抱住他脖子把头埋在他衣服里。“爸爸……”

“嗯。”

“我想通了。在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时,我应该战胜它,证实自己。”学习是无止境的,如果自己止步不前,就会被很多人超越,更何况她还没有超过雷翼、及柳如风和戴校彬。

陆龙脚步如常,抱住她的手臂收了收。“爸爸应该相信你的。”

他让柳如风查了她这三天所做的事,在陈空那里确实所有事情,他就已经后悔自己有过那样的想法。她连超过十万的案件都不做,这样的她如何变成自己所想的那样?

陆朔以为他是说相信自己能做到,心里暗自决定,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

紧搂住他脖子,头顶被扎一下的陆朔,抬头望向从来都是干净整洁的陆龙,这时下巴却长出胡子,眼下一圈青色,脸上更是遮掩不了的疲乏,邋遢像个落魄军阀。顿时鼻子有点酸,想到那位着急找儿子的父亲。

“爸爸,对不起。”她不应该跑掉的,害关心自己的人担心。“我以后不会再不辞而别的了。”

“还以后?想都别想。”陆龙把她带进自己寝室,把她扔进浴室时拿出她的手机。“再敢跑,爸爸就把你关起来。”

陆朔瞪大眼,在被关浴室里时心里大吼:爸爸还是好恐怖!

就在陆朔胡思乱想时,外面陆爸爸的声音远远传来。“快点洗澡。”

呃……原来是洗澡,还以为他要把自己关浴室里。陆朔捡起精神,迅速把自己清洗干净,伸手接过爸爸拿来的睡衣。

其实她中午才洗过澡,就是衣服脏了点,又在不怎么有品味的网吧呆了大半夜,但也不至于进门就扔浴室吧?爸爸纯粹是洁癖在作怪。

“今晚就在这里睡。”等在门外的陆龙看到香喷喷出来的陆朔,把干毛巾扔她脑袋上便越过她进去。

陆朔拿毛巾擦头,又用风筒吹干头,刚爬上床就看到金光闪闪……呃……看到干净整洁、气势迫人的陆龙出来。

陆龙看她伸长脖子仰望自己,弯腰凑近她。

陆朔麻利的抱住他颈子,给了个响亮的晚安吻。“爸爸晚安。”便滚到床里边。

呜……又跟爸爸睡,好紧张!

陆龙严肃的脸缓和不少,让管家关了灯便上床。“晚安陆朔。”

由于离得突然回归弱式,陆朔虽然知道错了,可自尊心强,感觉放不下面子,第二天早上就拉着爸爸出去,在那个蛋糕店买了六百份蛋糕。

“六、六百份?”再过不久就可以休假的经理,听到这话连话都说不利索。

“嗯!”陆朔重重点头,明亮漂亮的眼睛直瞅住他。“你可以多送我些水果吗?”

“没问题!”“不过六百份数量太多,没有这么多现成的,你介意在这里多等会儿吗?”六百份啊,看来他休假的这个月销量只多不少!

陆朔看向陆龙。

陆龙颔首。“不介意。”

“给我们两份蛋糕,照样要黑森林的。”见爸爸说不忙,陆朔赶紧让他先上两份他们先吃着。

“两位请稍等,马上就来。”经理笑眯眯说完,脚下生风的走去蛋糕房。

多买几份蛋糕就能让经理伺候,这感觉真好。陆朔坐椅上,撑着下巴心里乐开花。应该是有钱真好!用自己赚的钱感觉忒爽。

“爸爸,我的工资现在是多少一月?”吃着蛋糕的陆朔,偏头问这个严肃问题。

陆龙一身军装工整,端坐小清新的欧式花雕椅上,面前摆着份精致漂亮的蛋糕。听到女儿的问题,他无视身后客人的碎语,酝酿精简的讲:“几千。”

“几千?”

见他不说,陆朔套他话。“五千以上,五千以下?”

“……以下。”

“三千以上,三千以下?”

“保密!”军人风范,所有问题的万能答案。

他说保密,陆朔就不再问,反正工资不会超过五千,不会低于三千。如果二级士官是这么多的话,那爸爸应该很高。

想到这个里,陆朔又纠结了。“爸爸,工资是跟军衔等级有关吧?”

“嗯。”陆龙言简意赅,专心对付面前的蛋糕。这种甜腻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喜欢?

“那爸爸你不晋升,工资不是也没得升?”

听到这个问题,陆龙抬头看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你就这么财迷?爸爸饿着你了?”

陆朔脸一红,低头戳蛋糕。“赚钱很辛苦的,有干嘛不要。”想到自己接的最少一单生意,居然是五十块……还不够她吃两块蛋糕。

“嗯,你说的没错,本来爸爸是要年底再讲,现在听你这说,爸爸回去就让他们办手续。”

“嗯!”陆朔重重点头,觉得爸爸要是配上大校的肩章,肯定特威风。“爸爸……”

“说。”

陆朔咧嘴笑。“能不能把我的工资卡给我?”

“不能。”

陆朔:……

“等你成年后再给你。”瞧她垂头丧气的模样,陆龙想着改有时间,把自己上个月的工资充她卡上。嗯,女儿说的没错,官职不升工资就没得升,他要怎么养女儿?女孩得娇养!

于是在陆朔的一席话下,陆龙中校顿时觉得自己当时太不经考虑,义气用事没有为部下考虑过,也少年不知钱愁。

更让陆龙觉得自己真错的是……

“买单。”等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听到经理说蛋糕好了的陆朔,唰一下站起把手机给他。

收银员微笑的双手接过手机,用手机卡唰了卡把单子递她。“您好,一共是一万九千二百六十四块。”

还未拿出卡的陆龙,看她笑得露出八颗米似的白牙,那么自信、明媚、义气风发,能让所有人都甘愿奉上所有,以供她能够垂青。

签了字的陆朔,仰头看望着自己的陆龙。“爸爸,我们走吧。”

“嗯。”陆龙点头,陪她走到门口,问她要手机。

陆朔疑惑了下,便把手机给他。“爸爸的没带吗?”

接过手机的陆龙没回她的话,让她去车上等。

“爸爸你快点,快要吃午饭了,蛋糕是饭后甜点。”一步三回头的陆朔,提醒往里走的陆龙。

陆龙没耽搁多久,出来时把手机还给她就驱车回基地。

十万应该够她花一阵了。

实际陆朔根本不用这么多钱,她就是觉得在基地不用花钱,才把钱花掉的。

“陆朔。”开车的陆龙随意叫了声低头玩手机的女孩。

“嗯?”陆朔抬头看他。

“以后别再给他们买蛋糕了。”

“嗯。”“我用自己的钱。”

“不是谁钱的问题,你这是贿赂。这两次我当没看见,事不过三。”

“好吧,我以后不买蛋糕。”

“其它也不准买!”

“知道了爸爸。”应完的陆朔嘀咕句。“变嗦了。”

这天中午吃完午饭的刺头们,突然被勒令不准离开餐桌,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件,最后在看到小刘他们小心搬进几箱熟悉的大箱子,顿时眉开眼笑,在小刘说排队拿时,哪还顾得上排队?一个个直接扑过去抢了。

不过抢规抢,他们只抢箱里码得整齐的蛋糕,不抢战友手里的,这倒让场面没那么混乱。

看他们美滋滋抱着蛋糕去桌上吃的小刘,笑骂了句:“一群喂不饱的狼,吃完给人家陆小姐道个谢去,这可是人家自己赚钱买的。”

听小刘说得自豪,陆朔也挺开心的。

在一片围拢跟谢声中,就坐陆朔旁边的周佳佳发出置疑。“自己赚?”“怎么赚?这蛋糕不便宜啊,小美人才出去几天。”

苏仲文拍他脑袋。“当然不是用你这颗笨脑袋啊!”

“你就聪明了?你聪明有本事出去赚个几万回来,我看你脱裤子挨操都赚不了这么多。”

“哼,要不要试试?我们两个脱裤子看谁赚的多?”

“你去死吧,小白脸专让人养的……”

看他们又打情骂俏,动不动脱裤子脱裤子的,袁帅、梁柯、魏勇三人低头猛吃蛋糕,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

他们三个怪异很久了,又被苏仲文埋汰的周佳佳一巴掌拍离自己最近的魏勇脑袋上。“你们三有啥事今天给我说个明白,别以为低着头我就不知道,你们说,你们对我到底是有啥意见。”

脸磕在蛋糕上的魏勇一脸白,不浪费的舔了脸上蛋糕,只顾着吃,不敢瞧他。

袁帅、梁柯也是,只是心里同情魏勇,同时自己赶紧把蛋糕装肚子里。

“今天你们不说,罚你们藐视长官!”

看周佳佳不像开玩笑,陆朔挺担心的瞧他们三,但想到那天的误会,又低头笑。

陆龙看了眼虚张声势的周佳佳,带着女儿退出战场。

“刚才在笑什么?”

陆朔瞥不住告诉了他。“袁帅他们三以为佳佳跟文文是一对儿。那天我话没说清楚……”

集体目送长官出去的刺头,正等着好戏上演呢,没想到听到这话,食堂顿时就一声巨响。

周佳佳掀桌一下按倒他们三。“你们想像挺好昴?一对,我他妈跟他从小就没对付过。”“起来,你们三个一起上,今天不给你们动动筋骨,你们都要翻天了。”

“佳佳,别闹出人命。”苏仲文摇头,对他们的误会倒显得不放心上。

“来来,兄弟们空地方,饭后节目,三对一,快去把小刘也叫来……”

唯恐天下不乱的刺头们,搬桌子的搬桌子,搬凳子的搬凳子,然后整齐的围地坐成圈。

屋内闹腾腾一片,莫默坐凳上一直没挪过地,瞧着圈里的三人,想周佳佳的胜算有多大。

而走出去的指挥官,自是什么都没看见,即使听到掀屋顶的叫吼声,都当没听见。

陆朔扭头往后看,又疑惑的抬头看陆龙:“爸爸,你说他们会不会真一对?”

陆龙很惊讶的望她,随既揉她脑袋。“想什么呢?他们两个不可能。”

“为什么?”

“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他们那是感情好,新来的确实容易误会,让他们打一架就好了。”

陆朔:……

还有你这样的指挥官么?看着部下们打架都不管。哦不对,他没看见?!

“一号加油!”

“继续,加油!”

“一号,加油啊!”

一圈人此起彼伏的声音,真是一个个站着说话不腰疼。

已经转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陆朔,挥散汗水在单杠上绕,此时她全不知自己绕了多少,只是旁边战友叫喊让她不好意思停。

“还没够吗?!”衣服湿透,陆朔涨红脸挂在单杠上奄奄一息的问。

周佳佳把她大张的腿合并,拍她背。“没呢,继续转。”

没有就转吧。陆朔深吸口气,荡起身子绕。

最终她取得二百五十的成绩给直接挂了。

兄弟几个赶忙把她搬到阴凉处,又是扇风又是按摸的。

而陆朔刚舒服一下醒来,又要去高空速降。

这个高空速降跟普通的部队不一样,而是在血刺那光滑大楼表面,仅抓着一根攀登绳在上面直接从玻璃上滑下来。

玻璃又光又滑,无从着力,一但往下滑可真是命悬一线,非常危险,不过这对于血刺的兵来讲,已是如履平地了,没有危险指数。

陆朔站在上面往下看,腿有点抖,不过她滑过这东西,在空中感受还是蛮不错的。

只是她这次滑,途中遇到了些小麻烦。

“强子被扣环卡住了。”被吊在半空的陆朔,冲下面的战友大喊,而她背后的扣环因她下降的速度过快,与绳子绕在了一起。

莫默用望远镜看到挂在空中像小猫似的士兵,笑着挥手让两个人上去帮忙。

被吊在空中的陆朔,垂头看下面小个的战友,抬头看无际的天,又眺望远处风景,吹着夏日里的风,好不悠闲,一点害怕担心神色都没有。

无聊挂着的陆朔,看到扔下绳索从楼顶稳当下来的周佳佳跟袁帅,脑袋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

代号毁灭21那次,自己就是从屋顶跳下去时停顿了,而且也不利索,要是能有绳子借助,速度一定能赶上周佳佳他们。

“你倒是一点都不急。”周佳佳下到她旁边,伸手拉过她的绳子,看她皱眉儿想事情便乐呵道:“嘴角别往下弯,要往上。”

陆朔马上舒展秀眉嘴角上翘。她是真的要笑。刚才她分析了高空速降的原理,完全可以制定一种在战斗中用来速撤的暗器。

袁帅下到她的另一边,跟周佳佳合力解开环扣,提着她环扣问:“小朔朔,你是要继续在这上面当晴天娃娃呢?还是下去?”

陆朔瞅了他们两一眼,抓住绳索点头。“放吧。”

于是袁帅松手,睛天娃娃倏一下往下滑,并在快到地时来个漂亮的后空翻,稳当落地。

国豪扯嘴:“不耍帅会死啊。”

陆朔咧嘴笑。“要不你也上去耍个?”

国豪立马冲上面两个喊:“陆小姐让你们两个下来。”

正要上去的周佳佳跟袁帅往下看,没犹豫的滑下去,只是他们没有耍帅。

陆朔冲国豪挑挑眉,便又跑上去重复训练。

持续十天的训练,陆朔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假期了,只知道不断的训练,变强变强。

而在第十一天,陆龙告诉了她,为什么要绕杠与速降等训练。

“爸爸、爸爸,我、我真的可以学、学这个?”

X4区域,陆朔看到停在不远处帅到爆的武直,话都说不全。

陆龙望着武直,略为自豪的讲:“引擎4X、最高速度405公里/小时、航程1200千米、爬升率12米/秒、9/10/11对地导弹、95对空导弹,代号勇者。”

“霸气!”

斜了眼眼冒绿光的女儿,陆龙神情严肃。“你身为机械师,不仅是要会各种交通工具,还要懂得维护。十天时间学会天上飞、地上跑的所有交通机械,十天时间学会维护、维修,到时会有人带你去后勤部。”

听到这个陆朔压力山大。“火车也要学?”

“如果有必要。”

。好吧,只要他们全部教给自己,自己就给存维思殿堂里,到时会不会再说。

最后事实证明,会了没用,要会开才有用!

“长官,我觉得我不行。”坐主驾驶位的陆朔,苦着脸看教官。要她来驾驶这个大家伙,悬。

飞行员冲她伸大拇指。“你行的陆朔士官。”

好吧,她行。看到副驾驶的老飞行员,地下的陆龙,陆朔腰杆挺直,开启各项开关、引擎发动……

看到霸气的直升机像老牛喘息似的动起来,陆龙蹙眉目视它起飞、上天、进入云霄。

武直不平衡的上升,但幸好一切正常。

而离蓝天白云越来越近的陆朔,感觉全身虚脱、无力比以前吊在空中还恐慌,可她不能松手,不能大喊我不开了,便一直在坚持、坚持。

驾驶跟她聊天,缓解她紧张的情绪。“不错,你才学了两天,多开几遍就熟了。”

陆朔虚弱一笑,不敢开口,所有精神都放在前面的导航图上。

“等有空,我教你怎么玩花样。”

呵呵……“我不敢玩,真不行。”

“你刚才不是也说不行?现在不是行了?”驾驶员经验老道的讲:“很多事要去偿试了,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陆朔想了想,认真的点头,哪想这一松懈立马就出问题了。“航线偏了偏了,啊往下掉了!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驾驶员迅速伸手打开几个按扭,跟她讲解。“这是自动驾驶模式,偏离航道开启这个会自动回到航线,当然手动操作更快,但不建议菜鸟这么做。”

陆朔面无表情瞧他。看吧,你还是说出来了,自己就是菜鸟!

“你往坐位下面摸。”

不用自己开的陆朔,眼睛还是直直瞧着前面,伸手往座位下摸。

“有没有摸到一个按钮?”

“嗯,摸到了。”陆朔紧张的点头。

驾驶员莫名一笑。“你按下去看看。”

感觉不妙的陆朔扭头看他。

驾驶员笑得更无害。

按就按吧,他总不可能谋杀我。陆朔一闭眼,一咬牙,用力按下。

“碰!”

一声巨响,陆朔被狠狠弹出去,飞出驾驶室直线下降。“啊!”

把人弹出去的驾驶员回到主驾驶位,才闲闲的说。“别叫了,降落伞就在你背上,现在打开刚好。”

陆朔手忙脚乱到处找,在打开降落伞后飘浮空中,虚惊一场的挥汗。“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绑安全带以及我按了按钮会发生什么样事情。”完全没必要这么吓我啊!

驾驶员把武直往回开,在安全距离从她身边擦过着陆时才回她问题。“亲身体验,更难忘。”

陆朔欲哭无泪。血刺的兵都是变态!不包括自己。

学完天上飞的,就是地上跑的。当然她这个学,就开了武直,歼灭机什么的,专业的士兵只告诉她大概操作原理。

那个只能坐一个人,想学?自个去玩虚拟游戏去。

“爸爸,我要学那个。”在面对一排地上跑的车后,陆朔指着最后边两轮的。

两个大轮子的摩托车,远远望去崭新的车身让它很扎眼,看上去比吉普或悍马帅多了。

总指挥官及各位车手:……

果然是小孩啊,专挑漂亮的下手。不过那东西确实挺酷的?!

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人们总是能学得特认真、特快。

听能媲美赛车手的士兵讲解过后,陆朔豪气冲天,小手一挥。“你闪开,我能行。”

士兵默默的闪开,在后边幽幽的瞪视她。这摩托车不同市面一般的,它前头特长,掌控很费力,不熟练技术的话……

“啊!闪开闪开!”像女特工一样牛逼轰轰发动引擎,刚一开出去的陆朔大吼大叫,车子歪七扭八扭得比蛇还妖。

站在旁边的一排兵个个张手想上去帮忙,奈何她刚才油门加得高,速度快得他们无从下手。

“爸爸,你再闪开一点!”陆朔慌得看不清两边事物,隔老远瞧到前头的陆龙,扯嗓子大喊。

啊!前面就是墙了,墙了!又扭了几下,快要越过陆龙的陆朔看到路尽头的水泥墙,心跳到嗓子眼,惊恐瞪大眼任由视线目标越来越大,脑袋懵得什么也做不了。

看她一路嚷嚷让自己走开的陆龙,在她冲过自己时迅速将车上的人拉下来。

“碰!”够劲够酷的摩托车,不可逆转的撞水泥墙上,发出凄惨的声响。

惊魂未定的陆朔挥把汗,低头看到自己脚离地半尺高,抬头平视提住自己衣领的陆龙,心里感动的不行。关键时刻还是爸爸靠谱!

“爸爸。”陆朔眯起眼睛笑着向他伸手,想向他撒个娇什么的。

陆龙直接将手里一会儿雨一会儿晴的女孩扔开,走向同样虚惊一场的部下,冷冷淡漠的讲:“车的费用从你工资里扣。那个兵,叫几个人把车抬下去,正好教她怎么维修。”

“是!”士兵大声的应着,看向哀哀戚戚的陆朔。

不熟技术还想耍帅,就会有这样的后果。

陆朔哀怨的叹口气,为自己的工资难过。爸爸,她可不可以跟着车撞一下,你别扣我工资?!

香瓜是要上班的,万更,很卖力很卖力了,妹子们留言要勤快点昴。

你们是香瓜的一切动力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