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各种反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三章 各种反应

“上次是上海,这次是哪里?”帝都所有局长、副局长会议。白小冰听到会议内容,皱眉看左右同僚。

坐在主席位的老局长,挥手,让秘书把资料发下去。

拿到资料的局长们,刚一看脸色便凝重起来。

《消失的人类去哪了?》这是新华社报头版新闻,红色的标题占了半板报纸,想不注目都难。

标题下面是详细报道,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线索及当地政府传来的信息。

川西。白小冰看到这个地名,眉毛皱得更紧。国土安全局的事件已过去一年,会是他们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们已下了一级警戒,要当地各部们密切关注此事。”主席位的男人说了些关于这类事件的处理,随后看向白小冰。“你们都散会吧,白副局留下来。”

其他局长们没异议,收拾桌上的东西就离开。

白小冰等他们出去,转向主席位。

“这是川西秘密传来的文件,里面涉及到机械人……”帝都正部级局长,说着将一个文件袋给他。“我想白副局比我更了解它应该出现谁手上。”

不出意外。白小冰拆开密封袋,在看到信息时立即将文件装进袋里,起身朝他敬礼。“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小美人,你确定要飞下来么?”周佳佳用手做喇叭状,冲高楼上的女孩大喊。

站在楼顶的陆朔,瞧着摇远的地面吞口口水,还是扯嗓子回话。“我确定!”

从这里跳下去危险系数蛮高的,但是她相信自己的发明,同时也相信万一失手,编程完美的小呆也会接住自己。

下面的周佳佳、莫默他们都紧张望天,看站在高楼边上随时会被风吹下来的女孩,心里狠狠为她捏把汗。

陆朔深吸口气,目测大楼边最壮实的大白扬树,算计出精准路线及距离。

好了,试试吧,反正自己就算摔得骨头全断,没一天就会全好的。

长长呼出口浊气,陆朔抬起右手,闭眼感受了下自己心跳。再次睁眼后风华尽现,坚毅、果敢、睥睨,猛然甩手从高楼速度坠落。

看她跳下来,底下所有士兵屏息忘记呼吸,视线随着她从高楼移到不远的大白扬上。

从空中呈半弧型滑下来的陆朔,在要撞向树的时候两腿蹬了一下白杨杆,既而后空翻完美潇洒落地时右手轻轻一弹,细长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线“嗖”一声收进袖中。

看到她平安到达地面,刺头们都挥把汗,跑向她。

“你不耍帅会死啊。”周佳佳刚刚差点憋气过去,看她还笑得出来,恼羞成怒指着她教育。“不带这么玩的,一切以安全为重!”

陆朔笑得更灿烂,伸手露出带在手腕比大洋大不了多少的变盒器,颇为自豪的讲:“一切耍帅在安全的前提下进行。”

“你不装逼会死啊!”刺头们集体吐槽,不过他们还没一下就马上围过去争着看她的发明。

“小朔,你这啥玩意儿?承重量在什么范围?”

“小朔朔,能给哥哥我们整个吗?”

“陆小姐……”

被大群男人围住,陆朔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张扬比花还娇的脸被无数“追求者”包围,明艳不可忽视,只要忽略身高便是绝对的女王。

“这个我叫它风暴,不可阻拦、极速、时效,它是用淬炼过的韧性钢丝所制,承重能达到四百公斤,我想这世上应该没有八百斤重的人吧?”陆朔给他们讲解自己的小发明,漂亮的眼睛闪着熠熠光辉。“你们要是想要,我可以给你们每人弄一个……”

“呜呜呜呜呜呜呜”

陆朔还没讲完,操场上响起嘹亮的鸣笛声,两短一长。

听到鸣笛声的刺头们都望向操场,随即莫默爆出句:“一级戒备!”

刺头们哗一下往外跑,紧急集合。

有任务!

终于有任务了!刺头们听到笛声虽然寒毛都竖起来,可心里还是雀跃、兴奋的。

待他们集合完毕,陆龙手握血刺,将一张纸交给莫默。

莫默敬礼接过,转向刺头们。“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梁柯!魏勇!袁帅!陆朔!请念到名字的出列!”

“啪!”整齐的出列声。

“十分钟后X4区域集合!”“解散!”要用到武直,任务地点不近。

往回走的陆朔,猜想这次的任务肯定跟毒鸩脱不了干系,不然爸爸不会一起去。

“小朔想什么呢?”背着背囊出来的周佳佳搭住她肩膀跟她一起往外走。

陆朔摇头,看向笑嘻嘻的战友,想不通他们为什么热中于出任务,还笑得这么开心。“佳佳,你不害怕吗?”

周佳佳朝她抛个媚眼。“有用吗?”然后又臭屁的扔出句。“我们是传奇啊,传奇是死不了的。”

“还说我牛逼,你比我还牛逼。”她都不敢讲自己是传奇。

“哈哈,怎么说也比你大这么多,当然要比你牛逼才行啊,不然白活了。”“行了,快点跑吧。”

看他双手托枪准备,陆朔先一步冲在他前面,远远大声喊叫:“风暴回来给你们整!”

率先跑到X4区域的陆朔,不是想第一个到达,而是有事情要找总指挥官谈。

“爸爸,我能跟你商量件事吗?”陆朔仰望陆龙,秀眉轻皱,显示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很有可能不答应。

陆龙看她,黑眸深邃而冷冽:“叫长官!”

陆朔想了想,为了等下的事着想,她勉强的叫了句长官。

“听不到。”

陆朔扯嗓子大吼。“长官!”

“讲。”

“长官,我想请求长官批准小呆加入此次战斗!长官!”

原本只是冷洌的黑眸瞬间变得暴戾,陆龙望着她凛然的眼睛良久,压抑克制的吐出两字。“不准。”

“爸爸……”

“叫长官!”

“长官!小呆的执行机构、驱动装置、检测装置和控制系统全部完善,符合常规非常规军部机械做战!我请求长官批准小呆加入此次任务中!长官!”

“我说过不准就是不准,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长官……”

陆龙压低声音,眯起眼睛危险逼视她。“陆朔士官,你要是怕死可以留下,我的部队绝不允许机械人的出现。”

陆朔挺直腰杆,全身紧崩。她知道爸爸说到做到,可是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去完善它,难道就让它看家吗?“长官!我并没有不信任战友,只是我既然创造了小呆,就应该体现它的价值,再者它不会受伤流血,我们用机械来对付毒鸩有什么错?!长官!”

一被要求叫长官的陆朔,总是开头一句长官,后面一句长官结尾,让人丝毫不觉她怠慢对方,更显百分百敬意。

“最大的错就是,我们不是毒鸩。”

这个时候莫默他们已经全部到达,看他们两父女又扛上,习以为常的站一边等。

说完的陆龙走向部下,让他们登机。

陆朔站在后边,咬唇看他背影,失落最后一搏的冲他大喊:“爸爸,如果你不想要机械人,还要机械师做什么!”

愤怒、力竭声嘶等多种情绪,吼完的陆朔急喘息望着要上武直的陆龙。

无机动的X4区域更显寂静。

走上阶梯的陆龙停住脚步,武直里的周佳佳他们伸出头看。

陆朔握紧拳头,混身颤抖的盯住陆龙挺拔的背脊。成功,小呆一起出行此次任务,不成功,自己将会被淘汰出血刺。

她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现在回想陆朔有后悔,可重来一次还是会这么做。爸爸他太大男子主义,在这里他几乎就是帝王,可即使他决策能力从无差错,但不接受新的事物,而造成战友流更多的血,这是不对的!

局面僵持不下,莫默看长官冷沉的脸,又看紧盯这边的陆朔,冒死进言。

陆龙抬头看了莫默眼,抬步弯腰钻进武直。“五分钟。”



莫默神情一缓,冲傻站着的陆朔大喊。“还不快去!”

“是!”陆朔惊喜,高声吼着就跑去找小呆,跑到一半想起自己是它的主人,随时召唤就行了,哪用得着去找它?顿时急刹车掏出掌上电脑。

于是这次刺血任务,多了位高能感知机械人小呆。

对于它的加入,周佳佳没有不待见,也没跟长官唱反调非常待见,总的来讲是在考量。

不过陆朔不怕,她对小呆非常有信心,它的编程就连拿到高能感知代码的戴校彬都不能破解,更加不怕它会被那个雷翼入侵。除此之外,心里隐隐开心的是……

抬眼偷瞧冷着脸的陆龙,陆朔咧嘴莫名傻笑。自己还是有存在价值的吧?能够让爸爸改变主意,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莫默瞅了她眼,摇头抱枪靠舱板上。“代号:毁灭22。”

“地点:川西。”

“据上面情报,川西机械人监督国土安全事件,平息一年后频繁发生市民无故失踪,并且三天前当地雷达侦测到该区域大量矿铁往西北转移,猜测为大批量机械人正被人运往普城,具体情况等到川西再做侦察。”等武直飞了一阵后,陆龙严肃的看着他们沉声讲,神态淡然没有将刚才与陆朔发生的不愉快带到任务中。

几个刺头聚精会神的听,在听到机械人时,下意识反头看小呆。

小呆动了下,看向陆朔。

陆朔给了它个安抚的眼神,继续瞅住陆龙。

而自始至终,陆龙都没特别看她一眼。

被无视惯的陆朔一点不放心上,还在为那一点点存在感乐得要死,只是当飞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她笑不出来了。

有点不舒服,感觉胸口闷,呼吸困难。以为自己生病的陆朔,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些,便低着头看手上的枪,缓慢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

不能让他们发现异样,不然爸爸一定会让她退出这次任务,并且有可能会为不耽误行程,而把她直接从这里扔下去,这不是没可能的!

终于,就在陆朔以为自己要难过死掉时,武直降落川西一处秘密军事基地13690部队,54基地。

陆朔蔫了吧叽的下来,发现莫默他们几个精神也不是很好。

一行人带着超前装备,背着背囊、严谨的作训服,除了陆朔之外个个满脸写着彪悍、恶犬、别惹我的字样,再加上他们萎靡不振,像刚屠杀归来的武士,十分的引人注目。特别是拿着巴雷特的魏勇,他不仅人高马大,那把枪拿在他手里也显得十分有份量,让基地的人员不住盯他看。

陆龙带头,几个刺头面无表情接受别人的注目礼,坦然自若的走进基地内部。

这是川西某处机关,不算一级保密地方,但地图也是找不着名的,一般人没有通行证也来不了这里。

基地有些年代了,机械设备方面也远没有血刺的好,一些久不见维修的墙壁角落,生起黄色的铁锈,人踩在地板上发出咚咚水滴石的声音,再配上沧桑空旷的墙壁,晚上一个人走在这里绝对会心里发毛。

这里怎么不翻新?陆朔按顺序就跟在陆龙身后,在看到四周景象时,若不是有他在前面,她心里恐怕不单是发毛,恐怕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走过长长的走廊,陆龙在一位同志的带领下,穿过忙碌的监控室,进入一间跟其他地方比起来还算不错的会议室。

陆龙望了眼会仪室便找个位置坐下,等那位同志把人叫来。

陆朔、莫默他们没有命令,一个个整齐列成排杵在长官身后,跨步而立、双手托枪,十分像跟着黑社会老大跑堂的打手。

进入这种密封式房间,陆朔更加觉得难受,现在她不是呼吸困难,而是很难呼吸,似乎每一次吸气都要用尽全身力气,脑袋也一抽一抽的疼,注意力无法集中,就连很快进来的人都没心力去抬头看一眼。

“陆龙大校。”进来的张扬向他敬礼。

陆龙看到他没有惊讶,起身跟他回了礼。“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张扬猥琐的搓了搓手,即使升到中尉还是一幅军痞样。“陆龙大校,具体情况他们还在确定,您们可以在这里暂住几天,房间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

“暂住?”陆龙剑眉微皱,对这个回答表示很不满意。

面对这位长官的不悦,张扬了头,很是为难。“陆龙大校,详细事情等您们稍做休整再谈好吗?我看陆朔士官似乎不行了。”

他话刚说完,套拉着头的陆朔唰一下往下栽,被旁边的小呆捞住。

陆龙侧头看了眼小呆,盯它看了三秒转到它手臂上的陆朔,转身抓起她衣服便往外走。“我们需要奥默携氧片。”

“一切药物已经为各位战友备好,就在床头的柜上。”

莫默他们跟着出去,瞧着张扬想说什么,最后粗重呼吸下,走了。

张扬笑眯眯目送他们出去,一点没因淘汰而尴尬,只是有点不能跟他们做战友而感到些遗憾。

两位基地同志把他们带进一排房间,像血刺训练基地那样的格局,两米宽的过道,四五米宽一扇门,看着不像基地倒跟牢房差不多。

不过血刺的兵什么场面都见过,比这更差的训练基地都呆的开开心心,抛去该死的高原反应,他们照样能一个个生龙活虎出去瞧美景。

陆龙单手夹抱住陆朔,在到达房间时看向莫默他们,让他们自由活动便进房。

这里现在的海拔是2900米,刚来的人都有轻微高原反应,但陆朔显然反应剧烈。

把嘴唇和指甲有轻微紫绀的陆朔放床上,陆龙迅速翻找桌上药物,可能是受高原反应原因,让他手指颤抖几次险些把药撞倒。

将透明袋里的药都倒出来,陆龙在众多抗反应的药中找到奥默携氧片,拿旁边的水杯喂她吃药。

喂了药,陆龙紧皱的眉宇仍未松开。

现在他不是担心她能不能出任务,而是她能不能活着回去。也许现在就该把她送回基地。

“报告!”

“进来。”

周佳佳推门进去,看到床边的陆龙向他敬礼。“长官,陆朔士官吃药了吗?”

陆龙让出位置。“吃了颗奥默携氧片。”

“我看她情况有点严重,过来帮她吊瓶水。”

瞧到桌上刚才差点打掉的葡萄糖吊瓶,陆龙颔首。

得到命令,周佳佳迅速动手,拆吊瓶、吊针,在陆朔白嫩的手背上找准血管。

没两分钟吊好药水,周佳佳左右看了下,发现房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吊瓶,暗道那个张扬怎么备了药不给备个药架,现在他手里的药瓶要放哪?

军人的房间一惯都是精减型,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坚决不会有。

陆龙这房间就是要比部下们的更加干净些,被子什么都是新的,想是张扬在邱少清那里知道血刺指挥官有严重洁癖,但除此之外,其它都没两样,要找颗钉子都没有。

“把药瓶给我,你回去休息。”巡视一圈,陆龙看向周佳佳,朝他伸手。

周佳佳瞧瞧长官,又瞧瞧手里的药水瓶。“长官你先举会儿,我去找根棍子来。”

“不用,你下去吧,这里交给我。”

香瓜早上一上班,各处忙活,于是……你们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