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小呆出去,爸爸进来/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四章 小呆出去,爸爸进来

走到门口的周佳佳犹豫一下,点头出去。

出去的周佳佳没真心安理得让长官在那杵四十多分钟,只是他在找过莫默他们房间后又去找张扬,被小同志告知张扬中尉已经出去了。于是已经努力过的周佳佳闷头回房,吞了片高原安就休息了。

而举着药瓶的陆龙,一百八十八公分的个高,不怕高度不够,手一动不动硬是等药水全部吊完才放下。

被扎针的手格外的冰冷,陆龙拔掉针用棉花按住针口,把她的手放进被子里。

吃过药又打了这么久的药水的陆朔,脸色好看了许多,平缓的呼吸像在安静睡觉。

摸了摸不够巴掌大的额头,陆龙注视她脸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房间,看到站在外面的小呆。

“主人,我能进去看看小主人吗?”

“不能。”陆龙冷着脸走向对面的房间。

小呆紧跟其后。“主人,我不会吵到小主人,我只是担心她。”

听到这话陆龙凶狠瞪它。“用不着你担心,她跟你是不一样的。”

“主人……”小呆还想再说,被碰一声门响给挡在门外。

小主人跟自己肯定是不一样的,她创造了我,现在她不舒服,自己关心她很正常的吧?主人你又不生病。小呆摸脑袋,瞧了眼紧闭的房门,百思不得其解的回到对面的房间外,安安静静的守在外面。

*

这一觉,陆朔睡了很久,到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才醒来。

见她睁开眼帘露出光彩夺目的眼睛,守在床边的周佳佳松了口气。“小美人,有哪里不舒服吗?”

陆朔怔愣的瞧了眼周佳佳,四处寻找陆龙,在没找到后又垂头丧气低下脑袋。

周佳佳被她无视的,心里直泛酸水。“小美人,我的存在感就这么弱吗?”做为一名称职的军医,他睡了两小时可就来这里守着病人了,她不关心一下就算了,还当没看见,太可恶了。

听到他的话,陆朔又懒洋洋抬帘望他,在看到他月球表面的脸时,忍不住扑噗笑出来。

周佳佳:……

他的存在就是个笑话吧?对吧?就是个笑话!郁闷的军医看她活过来,别扭着脸要走。

陆朔忙起身拉住他。“佳佳别生气嘛,我刚才只是想到个笑话。”

周佳佳别扭的脸,现在已经要变锅底了。

“我没什么事了,就是头还有点晕,有点胸闷。”陆朔赶紧讨好的讲:“佳佳你休息了吗?其实我身体好着,不用特意守在床边。”

“除了那颗脆弱的心脏,你哪都健康。”

“啊?心胸本来就弱嘛,身体所有机能都连接它,能不脆弱吗?”陆朔一手拖住他,一手压帽子,把头发扒拉扒拉顺,就同他去食堂。

周佳佳揉着一下到胸口的女孩头顶,颇有些无奈。“小美人,以后别那么跟你爸说话了。”

“嗯……”

“他是你爸,你只要相信长官所做一切决定都有他的原由就行了。”

“嗯……”

“别老是嗯,等下吃饭的时候去道个歉。”拍了下低着头的兵,周佳佳感叹。“长官为你当了一个小时的架子,啧,也只有你能让他做这样的事。”

“啊?”

“笨死了,快点走,长官他们要吃完了。”

陆朔不太明白周佳佳说的话,关于小呆这事,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吃饭的时候还是蹭陆龙旁边,讨好的给他夹菜。

陆龙转头看初次为自己夹菜的女孩,沉默不语。

被他深邃黑眸平静望着的陆朔,秀眉渐皱,心里没底。

而全桌的人也都看他们父女两,就连嘴里有饭的魏勇都没嚼,夹块肉举在空中的周佳佳正欲往嘴里送,但最后默默放在碗里。

周佳佳看苏仲文,动了动眼珠:我没记错,小美人刚才吃了好几筷子菜了。

苏仲文刚在埋头吃饭呢,便不确定看莫默。

莫默轻点头。

在莫默的点头下,冷焰更一瞬不瞬看着长官碗里的肉。不太懂他们眼神交流的袁帅、梁柯、魏勇感觉到有哪里不同,也盯着长官碗里的肉。

瞧战友被点住穴道似的看自己,又见陆龙皱眉看碗里的肉,弄得那肉好像要被凌迟似的,陆朔伸手想将那罪魁祸首的肉夹回来。不吃就不吃吧,周佳佳明明让自己向爸爸道歉的,怎么自己示好还盯她看?

在她犹豫要把肉夹回的时候,陆龙面对女儿夹的菜思考良久,在想到她可能是拉不下脸面的道歉,还有是女儿终于长大能够体贴爸爸等多种因素下,最后平静的把它吃了。

“啪。”周佳佳筷子掉了一根,被陆龙淡漠的扫了眼后赶紧捡起。

魏勇的饭都忘记嚼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在被长官余光扫到时脖子一伸,把嘴里的米饭直接吞下去又继续埋头吃,并且眼睛没离开过自己的饭碗。

莫默镇定的继续吃饭。其他几个把下巴按上,继续吃饭。

一下恢复平常,整个食堂还能听到基地小同志的说话声,只是血刺这桌的刺头们看着没异样,实际安静奇迹的没人说话,其他同志见了直说他们不敢在指挥官面前撒野,但他们以前别说撒野了,刚入血刺时还一起撒过尿呢。

陆朔摸不着头脑,正郁闷没什么味口吃饭的时候,张扬走过来打破一桌子怪异。

“陆龙大校。”张扬向他敬礼,在他颔首后坐周佳佳身边勾住他肩膀,熟稔跟他们聊天,相熟的似认识几年了,其实他们就三个月不到的训练。

可就是这不寻常的特训,让他们的友谊比十几年的老朋友还坚固。

周佳佳眼睛一眯,有些圆润喜感的脸显得更和善。他捏住搭在肩膀上的手甩开,不阴不阳的讲:“离我远点,不然人家又要怀疑我们走后门了。”

被丢开手的张扬有些伤心,同时又不解走什么后门。“走后门?我要是想进血刺,也不拐骗你吧?怎么着也得是小朔朔这样的美人,我可没你们重口!”

袁帅、魏勇、梁柯使劲扒饭。

有些家底的张扬眼角一挑,顿时有些儿飞扬跋扈的瞧了他们圈,看到三个像三岁小孩儿吃饭的刺头,瞬间想明白啥事了。“帅帅、小勇子,柯柯呀,哥哥我是见过大场面的,有些话能说但不能想是不?你说你们瞎想什么呢?”

陆龙扫了他眼,气淡神清。“见过什么大场面,说来听听。”

“哟陆大少,我那些在那你面前都是小儿课,呵呵……”被他这一瞧,张扬莫名发寒。

陆龙黑眸沉冷,薄唇紧抿,瞧着张扬淡漠道:“今晚我要看到你们的结果,不然……”

听到这个不然,众人都提起心,更别说张扬了。

“不然你得陪尝我们此次行动的所有物资损耗及高原反应精神补助。”

嘎?张扬睁大眼,瞧起身冷峻走掉的陆龙,又扭头看莫默他们。“血刺经费紧张?”

莫默白了他眼,什么没说。

血刺什么时候缺经费,就代表这个国家快要灭亡了。不过这次大家都受高原反应影响,有点精神不济,特别是他们的机械师陆朔。让指挥官杵了四十多分钟当架子,他妈的他能赔得起吗?还一脸大惊小怪的。

“我说张扬,你怎么跑来这里了?这地方你受得了?”长官一走,周佳佳活跃不少,撑着脑袋偏头看他。

张扬坐到陆龙刚才的位置,手肘搭在陆朔的肩膀上,自以风度无限的甩头。“想挑战自我呀,小朔朔你说是不是?”

低头戳米饭的陆朔,听到自己名字呆愣抬头看他,在看到他张扬式微笑时,又垂下头。

被冷处理的张扬,脸上的笑有些僵硬。“小朔朔,你这可不是啥呆萌,是瞧不起人知道不?快点来看着哥哥回答问题。”

陆朔继续抿着小嘴不说话,紧皱眉看桌面。

周佳佳更乐了,咧嘴笑得军人形像全毁,月球表面两个稍大点的坑,远远看去像两个酒窝,还挺和谐的。“张扬同志,你不会真走后门吧?要真想来我们这,下次等长官心情,我跟他说说招兵的事儿。”

“这儿我干着挺好,能道你们没发现我来这里之后,有什么不一样了吗?”张扬挺得意的抖抖肩。

看他得意的样子,周佳佳瞧见那军衔也不稀罕,反而讽刺的讲:“哟,中尉了,这鸟地方人来都去半条命,给我中校都不跑来这里。”

“佳佳,注意方寸。”莫默严肃提醒周佳佳,同时看了下还在吃饭的其他士兵。

周佳佳抹抹嘴,规矩的不说话了。

张扬也正经起来。“我来这也不为别的,就是来练练自己的心脏,看能不能管好它。”

他说得苦涩、隐晦,不清楚他哪关被淘汰的袁帅他们不明白,但陆朔这个时候抬头瞅了他眼。

一直不愿理自己的人,突然抬头看过来?张扬刚扬起唇要笑,可话还未说出便被她猛然推开。

一个趄趔摔地上的张扬刚要追究责任,就见她唰一下冲出去,顿时这桌的人都霍站起来,让基地其他士兵还以为发生啥大事了。

陆朔跑出去撑着柱子吐起来,刚刚勉强吃下去没多少的饭尽数呕出,眼泪稀里哗啦跑出眼帘。

听她呕吐声似要把五脏都吐出来,周佳佳急忙上前拍她背,同时给她把脉。毋庸置疑,还是高原反应的原因。

“有助吸器吗?”周佳佳焦急看向张扬。

张扬扭头往门里喊了句:“来个人。”

离门最近的士兵跑出来:“长官!”

“去到医务室拿个助吸器来。”

“是!”

中尉已经是正连职了,在常规部队级别不算低,只是血刺做为特种部队,所获功勋较大,有些达到非常规晋升,再者里面成员都是指挥官一个个磨出来的,除非主动提出转业,不然很少有强制转业事件,因此里面放眼望去全是尉级以上,就一个机械师还挂着个两拐两把枪。

在士兵跑去拿助呼器时,周佳佳给陆朔做急救措施,在助呼器拿来让她呼吸顺畅才移回房间。

看到训练时上窜下蹦的孩子奄奄一息,张扬想到先前陆龙说的话,顿时头疼的离开,去追上头了。今晚要是还没消息,估计血刺的指挥官得把他拆骨扒皮。

血刺一直没行动,是在等情报局传来那批机械人被运去普城的具体路线,而情报局之所以这么久还未给出信息,是因为所有派出去侦察的人,全部有去无回,现在情报局也是非常头疼。

“陆龙大校,情况就是这样,据追踪器显示,第五批特情局的战友们,已经可能牺牲。”张扬沉痛的讲:“在第一批牺牲后,我们就意识到这些机械人不简单,才会将案件上报帝都。”

陆龙十指相抵,黑眸清冽的沉了沉,莫约五秒后他看向张扬。“我会派人协助你们。”

“是!谢陆龙大校对特情局工作的支持。”早就有这想法的张扬,终于从指挥官口里听到这话后,如释重负,立马没规矩起来。“陆龙大校,陆小姐似乎对这里气候十分不适,你要不要回去看看?”这蹲大佛坐这里,别说坐立难安,他站着都安不了。

陆龙用余光扫了他眼,起身离开会议室。

被像瞧废物似的眼神一看,张扬直叹气。特情局的人也真是的,办不好直接跟上面要人嘛,什么叫做血刺就在这里让他们帮下忙,人家是大方的愿意帮忙,可他们直接鄙视自己,顿时觉得自己矮了不止半截。

派人,自然是不能派周佳佳去,他得负责照顾机械师,莫默是狙击手加副队长,剩下的就只能派两个老练放心的苏仲文与冷焰。

接到这个任务的苏仲文、冷焰,两人二话不说,收拾行李就上路,临走时还冲莫默他们讲,两人在前方等他们。

陆朔蔫蔫的一直没什么精神,像只病猫似的,听到他们两人要去前线侦察,立即觉得这不可行,万一碰到武力型机械人,单他们两个还太薄弱了,即使有特工一起,可特工毕竟只面对过人类以及潜伏,对机械人?悬。

“他们会没事的。”周佳佳按下急急起身的女孩,拍打她白嫩的手背,便拿起吊针精准扎进去。

有些疼,陆朔轻微皱了眉,看到房间的小呆情绪更加底落。小呆不能跟他们一起去,雷翼那样的对手,没有自己的干预,小呆只要一进入他的范围内就会被发现。可是……

“都这么多次了,你要相信他们两。”看她死捏着眉,周佳佳摸了下她脑袋,帮她躺下身子。

头昏脑涨的陆朔,眨巴眨巴眼睛瞧他,像在寻找能够更加说服自己的理由。信任,她信任血刺每个人,可是信任跟担心是两回事。她无法想像要是雷翼发现他们,会采取什么的攻击。

“让他们带上特殊弹药,虽然病毒代码很可能被雷翼破解,但能让它们停止哪怕一秒也好。”

周佳佳笑道,戳她紧皱的眉心:“都成保姆了。行,我们伟大的机械师,你先快点把身体调理过来,我们就哦米拖佛了。”

听到这个,陆朔重重叹了口气,脸蛋埋被子里。战友们都适应的差不多了,怎么她好像越来越严重?

高原反应再加上生理反应,各种反应让人肚疼、头疼、腿疼,全身没哪处是舒服的。

“长官?”起身正准备走的周佳佳,看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陆龙,讶异的唤了句。

陆龙进房,看了眼床上脸红扑扑的女孩,就向待命的部下讲:“针我来拔。”

周佳佳下意识腰杆挺直。“是!”

离开房间的周佳佳,反头看关闭的门,疑惑不确定的抓头。刚才长官是在不悦?为什么?因为苏仲文与冷焰的事吗?但是有关战斗上面的,不管发生怎么样的事情,他都不会表现不悦,顶多冷着脸吓吓人或是想办法解决。

想不通的周佳佳,摇头离开。

而房里陆龙用眼角看了眼杵在墙边的小呆。“出去。”

小呆没动,歪着头看他。

床上的陆朔扒下被子看他,又看小呆,然后为它说话:“爸爸,你要叫它名字,它感应不到你的情绪。”就连人都无法轻易猜测,小呆更不可能知道他这凭空冒出的话是对谁说的。

陆龙没再开口,只是盯着它。

如果小呆知道怎么读人眼里的东西,那么它现在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危险。

陆朔无法,只得自己跟它说。“小呆,你先出去。”

“小主人,真的要我出去吗。”小呆转向床上的女孩,声音虽无起浮,但就是让人听着有可怜的感觉。“张扬中尉没有给我安排房间。”

言下之意,它出去只能站走廊上。

陆朔听到这里不忍,可看到冷着脸渺视它的陆龙,不忍也得忍心。“你先出去。”她怎么感觉小呆在说自己没地睡时,爸爸变得倨傲了?那微扬的下颌帅呆了,像睥睨一切,刚毅俊颜自信如荣登国王宝坐,无法忽视。

感到小主人春心大动,小呆只得老实的出去,还帮他们把门关上。

“爸爸……”好想扑过去的陆朔,使出必杀技,扒着被子弱弱的叫他。

陆龙走至床前,弯腰把挣扎要起来的女孩扶起来。

被爸爸大手掐着胳肢窝拖起来,刚让周佳佳帮忙躺下去的陆朔没一点异样。她刚刚只是想动一下,没想起来的,不过当闻到爸爸身上的气息,她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袋更晕了,只能柔弱的由他把自己抱起。

近年来感觉越长大跟爸爸的距离越远,陆朔在他起身时伸手抓住他裤管。“爸爸,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像很多年前一样,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件是抓住他裤管,就怕自己将她丢弃。

本来就没打算走的陆龙,就势坐她床边,将软扒扒的人儿搂怀里关心的问。“很难受?”

“嗯…”带着重重的鼻音。

“要是受不了,爸爸送你回去。”

唔……爸爸好温柔。陆朔往他怀里猛蹭。

“你这样会拖累整个队伍。”

一盆冷水瞬间从陆朔头上清盆而下。爸爸,你这句话不能缓缓再说吗?“爸爸,不用,我现在就是肚子不舒服,过两天就好了。”

“必须在苏仲文他们传来情报之前好起来。”

陆朔压力山大,紧抱住他不撒手,最后还是在他怀里点了点头。“爸爸,我肚子不舒服。”“爸爸,别走。”见他要走,陆朔使劲拽住。

看到紧攥住衣服的素白小手,陆龙忍俊不禁。“我去叫周佳佳来,爸爸又不是军医。”

“没用。”陆朔红着小脸拼命摇头,也不知是烧的还是羞的。“佳佳说这个没得治。”

“没得治?”听到这个词,陆龙脸色突兀一变,沉着脸便要去找周佳佳。

“爸爸你别紧张,不是没得治,是没法治。”被他硬生生掰开手指,陆朔改为抱腰,就是不准他走。

她手上还吊着针,陆龙没强行挥开,严肃质问她:“怎么就没法治了?”

陆朔脸更红,扭捏半天吞吞吐吐说得比蚊子声还小。“那个,佳佳说女生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头一天忍忍就好了。”

陆龙:……

刚才的冷冽散去,转而变得怔忡,甚至是不知所措?

瞧紧抱住腰的小手臂,陆龙很惊悚的想到个词。又当爹又当妈的,就是他现在的心情吧?“爸爸不走,你先把手松开。”

陆朔迟疑的看他,缓慢收回手臂。

手上的吊针,因为刚才的大动作有些回血。

陆龙把她手放好,等血液与药水流回体内才看她。“打针还乱动,你多大了?”

看爸爸紧张的样子,陆朔小心翼翼细细将他每一丝变化记在心里,存在维思殿堂里,即使他是在说教自己,还是傻笑的看着他。很难得能看到爸爸这样情绪呢,以往不是严肃着脸就是冷着脸,就上次回五团和白小冰离开那几次,才知道原来爸爸还会有其它“正常”的表情,随和与不舍,而不是生人勿近或劣则淘汰。

“没见过你这么呆的。”被人说还笑得出来。“要不要揉揉肚子?”

“要!”干净利落脆,掀被撸衣服,一气呵成。

陆龙怔了一秒,便覆上白花花的小肚皮,揉的时候替她把被子盖上。

干燥灼热有薄茧的大手像有魔力般,略凉的肚子被他揉过跟着火似的,一股暖意直窜四肢百骸。陆朔舒服的眯起眼睛,抱住他另只手不放,多日末得好眠的她此时睡意袭来,让她直想瞌睡,可是爸爸难得帮自己做这么亲密的事,她舍不得睡。

忽然大掌盖住眼睛,一片黑暗包围陆朔。

“想睡就睡,爸爸等你睡着再走。”

那她不睡了!听到这个,原来闭上的眼睛唰一张开,睫毛贴着他手往上滑。

手心一阵搔动,陆龙继续轻揉她的肚皮,逗弄的讲:“像只翻肚皮的猫。”还是在太阳里舒展四肢的那种。

“我才不是猫。”一听到猫,陆朔立马想到萧郝,顿时高兴不起来,素手蔫蔫挂在他遮住自己眼睛的手臂上。“爸爸,你能不能今晚都呆在这里?”

“小呆没地方去。”

“不怕,让它守门。”

“好,让它守门。”

不再是少得不能再少的一个应答字,后面重复的四字更像是多此一举,这对于一向惜字如金的血刺指挥官来讲,是绝对不可能犯的错误,当然,除非他想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