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对待敌人就该秋风扫落叶/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五章 对待敌人就该秋风扫落叶

时间:清晨七点

地点:川西某高原

可能是气候原因,七点的山林还是灰蒙蒙一片,在丛林中急速奔跑的四人,确定身后无人追击时,靠大树杆上急促喘息。

苏仲文跟冷焰两人挥汗如雨,知道不能张嘴呼吸的他们紧闭唇,鼻间的呼吸粗重,憋的脸通红。他们虽然适应了高原气候,可并不习惯。

歇了没一分钟的苏仲文,气息不稳的挥手,四人聚一起。

两个特情局的特工,一个生得眉宇宽阔、朗目、精悍的叫姚岩,另个短小精悍的男人叫丁海。他们两个没有迟疑的围拢,看有话说的苏仲文。

相貌平凡可皮肤好的苏仲文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主,他此时皱眉看冷焰,眼里透着与他面貌截然不同的狂肆,盛气凌人似优等生的问:“刀刺,我们侦察能力变差了?”

不说话让人觉得清高的冷焰同样皱眉、摇头。

姚岩、丁海两人看他们,平复气息后观察四周,谨防被人偷袭。

苏仲文继续问:“那是我们潜伏能力变差了?”

“我们才休息了几天。”前不久他们还出了任务,并且无意外完胜。

听到这话仲文跟冷焰两人深思起来,最后苏仲文低咒句。“邪门了!我们一晚上接连两次被袭击,连对方的脸都没看到!”

这事确实邪门,他们整晚都在逃亡,连机械人转移的大概路线都没看到就被袭击了,而且就在刚不久前,他们才短暂的结束一场恶战。

在他们深思自己能力时,姚岩突然大喊:“找掩体!”

他话一出,苏仲文他们没有片刻停滞,迅速滚到大树后面,在突突一阵枪声后抬枪回击。

“刀刺十点钟方向!”迅速移动的苏仲文边打边告诉战友方位。

做为第二狙击手的冷焰,反过身朝十点方向开枪,解决那个人便瞄准下一个。“芒刺,小心身后!”

“收到!”打滚躲过一梭子弹的苏仲文毙掉背后的人,掏手枪击毙左侧的人后大喊。“撤!”

他们两个默契配合,边打边退,在和姚岩汇合后,三人以扇形向丁海靠近。

丁海独挡一面,听到战友的呼唤时,双手持枪定点清除敌人往后退。

“你们先走。”冷焰手臂托枪,一枪一个,精神全部集中敌人身上。

突突射杀的苏仲文不肯走,凶狠扣板机,打飞的弹壳像下雨一样掉落地上。

正想吼的冷焰感觉到了什么,往左侧头眼角余光看到树上的狙击手,在无法比他先开枪的刹那间,一脚踹倒苏仲文同时扑倒离自己最近的姚岩。

被踹得滚了几个圈的苏仲文还以他报复自己,刚半立起身看到脑袋开花倒下的丁海,心里猛一凉。

“操!解决狙击手!”苏仲文狰狞大吼,枪口突一转将前方一排敌人扫射掉。

冷焰在扑倒姚岩后便反身举枪寻找狙击手,但刚才的目标地方只有树叶在摇晃,想是他开完枪便转移了位置。冷焰搜找一圈又再三确认后,愤恨的讲:“跑了。”

“GOGOGO,速撤!他妈的邪门!”对方的狙击手忒狠,一枪正中眉心。苏仲文看了眼倒地的丁海,和其他两位战友同一阵线撤离。

这次他们知道对方有狙击手,更加防备,在冷焰几次找到那人的藏身位置跟他较量几次后,顺利突破重围。

由冷焰跟姚岩掩护,苏仲文边撤边联系老巢。

“芒刺呼叫利刺,芒刺呼叫利刺,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完毕。”

无线电先是沙沙响,接着熟悉冷沉的声音传来,让芒刺松了松高度紧崩的神经。

“利刺收到,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MP5跟CF06枪声,对方是什么人。完毕。”

“不清楚长官!对方有狙击手!我们一晚上被人追打到现在!完毕。”

“位置。完毕。”

“2910、1203,完毕。”

“收到。”沉了沉,那边又讲:“在我们没来之前无论如何都给我们撑住。完毕。”

苏仲文一凛,大喊。“遵命长官!完毕。”“集合,出来!”跟在陆龙身后的莫默“碰碰”粗暴拍门。

在莫默连吼带骂的话下,秦朗、袁帅他们迅速集合,背囊背在肩上,随时可出发。

陆龙站在走廊上看着他们,在撇到慢半拍跑出来的陆朔时,站定她跟前。“你可以不参加。”

陆朔腰杆一挺,正气凛然。“报告长官,我要参加!长官!”

时间紧迫,陆龙听她扯嗓子吼完便没看她,冲莫默挑下颌。

莫默当即大喊:“出发。”

根据苏仲文他们传来的位置,是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之间的横断山脉东段的一片原始森林里。

陆龙、莫默、陆朔、周佳佳、秦朗、袁帅、魏勇、梁柯,八人坐车到山脉脚下,只能弃车步行。

莫默把车开到隐蔽处,用树枝遮掩起来便和梁柯追上前面的战友。

这里的山常年不见人踪,不过幸好的是这里都是大树,山林间大多都是碎石,生命力不怎么强的小草很少生存下来。

莫默、梁柯两人往上跑,在同一时间跟他们汇合后,莫默便接到长官的命令。

占领制高点。

莫默听到这话,双手托着狙就往上跑。

处在海拔近三千米的陆朔,还是有些高原反应,现在她已是越走越吃力,在看到腿步均匀、矫健如履平地往上奔跑的莫默,好一阵羡慕。

同时赞叹望着莫默的还有陆龙几个。

梁柯不服,抱着枪也开跑,没多久就追上前面的莫默。

比起莫默的稳中有紊,梁柯这个长跑专家就像高原上的藏羚羊,不仅速度快得惊人,还可以变态的坚持几十公里不歇气。如果藏羚羊被称为可可西里的骄傲,那么梁柯也算是血刺军团里的骄傲。

秦朗、袁帅二人望着梁柯,直叹:“年青就是好,生命力多旺盛。”

“莫少校也不赖,就是碰上了梁子。”魏勇见陆龙没说话,便也大着胆子。

周佳佳阴笑的看气喘吁吁的陆朔。“这不是还有更年轻的?”

顿时,仰望的众人都低头看矮小、短腿、高原反应强烈的陆朔。

陆朔压力山大,死憋口气,将停下来休息的话吞回肚里。他们都不是人,不是人!

对这个弱鸡似的机械师,他们也就调侃一下,最后还是魏勇看不过去,手一伸一提,把她扛肩上。

而对于好斗的梁柯,陆龙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许他的行为。

一个脚步轻快擅长侦察,一个沉稳戒备四周,在这样的丛林中是最佳组合。

整一天,血刺这支小分队未停下歇息过半分钟,陆朔被魏勇扛一阵走一阵,可看样子她还是这支队伍里最狼狈的一个,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

袁帅瞧着她心里不忍,张口想提议停下来休息会儿,但在想到前面的战友正穿梭枪林弹雨中,又合上嘴。

越往目标地点靠近,刺头们越严肃。

嗅到了销烟、鲜血和死亡的他们,手里的枪越握越紧,虎目戒备紧盯四周。

趴魏勇肩上的陆朔,偷偷抬眼看前边的陆龙,只见他紧抿唇,汗水沿着紧崩的脸侧滑落,锐利的黑眸直视前面的路,似他现在的唯一目标就是前进,不可阻挡的前去跟部下汇合。

自己一定不能拖累队伍进程。陆朔明眸秀眉一沉,握了握拳头。“勇子,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魏勇没放。“背你就跟玩儿似的,老实呆着吧,保持体力。”

陆朔:……

“长官,你们快上来看一下。”就在陆朔纠结自己体能时,无线电突然响起莫默急切的声音。

陆龙等人脸色一变,迅速往上跑。

等他们走到一处高地时,看到莫默跟梁柯两人背对他们站着。

周佳佳、秦朗防卫四周,和陆龙他们靠近莫默跟梁柯。

当走到莫默他们身边,确定四周安全的周佳佳他们往前面看,在看到莫默、梁柯发现的东西后,均一怔。

莫默看向陆龙伸出手掌。“五种以上不同型号子弹。”

陆龙看了眼他手掌里的弹壳,抬步走向一枪准备无误射穿丁海眉心的弹口。

以血液的凝固度来看,他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七点左右,和早上通讯时间差不多一致,想是苏仲文他们在撤退途中发出的信号。

陆龙顺着丁海大睁的视线看向那颗树,敏锐发现上面的树枝折痕。“冷刺,你怎么看?”

“丁海只是个不知名的特工,所以敌人起初瞄准的一定是冷焰,这是狙击与狙击手之间的特殊直觉,无需确认身份。但很显然他在临开枪时被冷焰发现,在失去目标后他随手解决了躲避不及的丁海,是个枪法与应变能力都相当了得的狙击手。”先到达的莫默已对这里进行过分析,回答时说的非常肯定。

只是顺手解决掉的目标,枪法还能打得这么准,小口径子弹就像画在丁海眉间的朱沙,可它却是夺命武器,甚至都没让他来得及感受疼痛。

一个强劲的狙击手,暗中不知还有哪些敌人,血刺队员都凝重起来,迅速前进的同时更加小心戒备。

趴在魏勇身上的陆朔干脆闭上眼睛,静心感受这片林子,看是否有潜在敌人,已及寻找苏仲文他们。

莫约走了二十分钟,血刺分队顺利到达苏仲文传来的坐标上,经过侦察分析战友惯有的作战方式后,他们向右边前进。

追着苏仲文他们留下的特殊标记,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血刺小分队,在近黄昏时彻底失去战友们的信号。

周佳佳试着跟苏仲文他们取得联系,但是联系失败。

陆龙下令原地休整,周佳佳跟秦朗站岗,自己和莫默研究地图。

什么也帮不到忙的陆朔蔫蔫坐地上,啃着干硬的压缩饼干,没有心思去怀念巧克力跟挑剔食物。

苏仲文跟冷焰他们难道是被扑抓了吗?感觉又不可能。他们的能力自己是见过的,即使要被抓,也不可能被抓的这么平静,这里至少得留下几滩血大片子弹才对。

跟莫默说话的陆龙,看向陆朔及袁帅、魏勇他们,让他们都过来。

看到爸爸的召唤,陆朔率先跑过去。“爸爸,我想文文跟焰焰他们绝对不是被捉走了。”

陆龙点头,看到她惨白的脸,剑眉不可抑制的轻皱了下。很轻很快,一闪而过的不愉。“龙朔士官,你可以去休息了。”

“你叫我过来的。”

陆龙:……

“还有四十分钟便天黑,夜视镜的可视范围受限,我们得赶在天黑之前找出他们。”陆龙不再理她,对着莫默他们严肃讲:“时间有限,我们分两组分别往这两个方向寻找。书生、冷刺、鱼刺,你们一组走北面,仔细点找。”

“是!”

“撼山、帅哥,你们跟我一组往东面。”陆龙沉稳雷利风行讲完,便提起仰望自己的陆朔,最后说了句:“保持通讯。”两队人便分头行动。

黄昏将天边染成玫瑰色,漂亮极了,可昏暗的光线对血刺小分队非常不利,所以他们更要趁着太阳未完全落山前,找到两位战友一位特工。

他们的隐藏技术达到一个质的飞越,单那次野营拉链的早上就能看出,如果他们要隐藏痕迹,带上军犬还有那么点可能,单凭眼力去找?悬。怪不得血刺指挥官让他们找仔细点。

陆朔抱住陆龙的脖子,软趴趴在他耳边粗重呼着气。即使不走,她都觉得累,呼吸累。“爸爸,你们可以走快点,方圆一里之内没有任何人。”特意加重任何两字,意思是没有敌人也没有战友。

陆龙反头看了她眼,见她虽然蔫了吧叽的但眼睛很清亮,像被水洗过似的。

“爸爸,你就相信我吧。”陆朔更无辜的眨下眼睛,就差贴着他下巴小猫似的蹭两下。

因为压着声音说话,陆朔凑得离陆龙耳朵很近,被她像小风扇似的呼吸吹着的陆龙手一转,将她换个方向,便向魏勇、袁帅两人厉声讲:“全速前进。”

倒趴陆龙背上的陆朔,被颠得差点把刚才吃的饼干吐出来。在好一阵,其实也就几分钟的事,她在感应到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时,紧紧揪住陆龙的衣服。“爸爸,有人有人!”

“哪里?”天色又暗了一分,树林一片寂静,陆龙眼睛鹰隼似的扫了遍林子,问背上的人。

与此同时,魏勇、袁帅两人举枪,从瞄准镜里迅速观察树上与树杆,寻找可能藏身的地方高度戒备中。

“不是敌人,是文文跟焰焰。”落地的陆朔说着皱起眉。“还有一个不认识的。”难道是敌人?

“是特情局的人。”陆龙揉了下她脑袋,冲魏勇、袁帅讲:“找。”

“是!”

等魏勇他们散开寻找,陆龙告诉莫默他们自己所在位置,让他们过来汇合。

陆朔站陆龙旁边,看到走远的两位战友,漂亮的眉紧聚一起。这里太大了,想要找一个人难,但以她现在这情况只能大概感应到他们位置,无法具体确定。

没多久,不见影的袁帅在频道里得瑟的讲:“我找到那个特工了。”

“很好,问他其他人在哪。”陆龙看向袁帅方向,说完抬步往他的另个方向走去。

袁帅拽着姚岩的衣领凶狠的问。“其他人在哪儿?”

姚岩先是被他白嫩帅气的脸晃得眼花,待看清他人后有些惊讶,正欲张口说话猛被他一拳打断鼻子,顿时捂住嘴哀嚎。

“快说。”急躁微有些不耐烦,袁帅高挑眼角瞪他,似他要是敢说一字废话就废了他。

血从指缝流出来的姚岩在这阳光帅气的恶霸面前,战战兢兢摇头。“我不知道,两位军官把我埋这里就自己另寻隐蔽点,我不知道他们躲在哪里。”

袁帅操了句,把这话转告长官及魏勇、陆朔他们,便又继续找人。

姚岩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不解的问。“他们应该就在不远处,我们可以叫他们。”

“喊他们出来,不显得我们很没用?”袁帅一甩头,寸板头发没甩起来,瞬间心情更差了。

可是在这里找不是浪费时间?姚岩还真信他的话,但现在他弹尽粮绝,只得跟他走。

陆朔紧跟阔步前行的陆龙身后,看他笔直能扛起一切的脊梁、握着漆黑军刺在特种兵里算是洁白的修长手指,然后眼珠又一转看他刚毅的侧脸,见他黑眸犀利望着周围地面,悄悄伸手摸向身形优美的血刺。

哗。刀梢向上一晃,让素手落了空。

陆龙侧头,深邃的眼睛似两口深潭,平静又略带倨傲的望着她,似在估量她够不够格来碰这把军刺。

答应显然易见,是不合格的。

陆朔夸下眉毛、肩膀,有些沮丧。她就想摸一下!

见她清亮的眼睛顿然灰暗,陆龙什么没讲,走向长满青苔的小土丘,冷沉的讲:“在我没走开之前,别塌了。”

于是没多久,正当陆朔疑惑他跟谁说话时,就见苏仲文灰头土脸从陆龙刚踩过的地方钻出来,身上青苔泥土糊了一身。

“长官,不带你这样的,别人不会在这么小的树下站这么久。”除非是小狗。被结实踩了好几脚的苏仲文,在心里抗议多加了句。他除了浑身疼,还有被找出来的恼怒。他应该藏得更隐秘些!

陆龙轻描淡写扫了他眼,看向远远朝这边走来的袁帅及姚岩。“刀刺在哪?”

“不清楚,他帮我隐蔽的。”苏仲文也抬头张望,四处找战友的身影。

听到还有一个没找到,陆朔看了看苏仲文隐藏的地方,以弧形最佳围剿的方阵进行画分,在远远瞅到一处冷焰可能的藏身之地后,迅速往那边跑。她也要找到一个,证实自己也是不差的。

看她往正确的方位跑,陆龙听到莫默的简报,得到他们还有三分钟就到,便在无线电里把走远的魏勇喊回来。

频道一时安静,没有魏勇的回应,只有极重的喘息声。

而就在陆龙再次发问时,陆朔走到分析出来的可能位置,在不确定冷焰是否在这里时,闭眼感受周围动静。

清秀的眉在感应到什么突然轻皱,随之紧皱,最后确认什么大喊着往回跑。“焰焰继续躲好,敌人来了,找掩体!”

与此同时急速往回跑的魏勇,在他们打响第一枪,才举枪回击。

巴雷特的枪声震惊原本寂静山林,让陆龙这边的人迅速惊醒,背靠树杆后面。

正往他们这边赶来的莫默他们一震,止步愣了几秒便迅速前进,同时做出作战计划。

“长官,有敌人,西北方位,人数无法确定!”开完枪的魏勇第一时间向长官报告。

陆龙立即下令。“往回撤,不要恋战。”

“是!”

说是说不要恋战,可林里巴雷特的枪声却频繁响起,听得血刺小分队的刺头们,眉越皱越紧。

陆朔趴在陆龙身边,袁帅扯着姚岩的衣领蹲在枝繁叶茂的大叶树后面,戒备望着西北方位。

不一会儿魏勇便出现视线,看到他身后的敌人,袁帅扔了一个弹夹给姚岩,举枪将最前两个消灭掉后冲他喊。“掩护撼山!”

姚岩利落把弹夹装好,击毙魏勇身后穿少见迷彩颜色的敌人。

有了战友的掩护,魏勇不再反头还击,闷头跑向他们的防御圈,在身后一排子弹的扫射下往前猛扑。本来他计划是扑倒就要翻身射击的,可魏勇时运太差,栽进苏仲文刚藏身的坑里,好一会儿才挣扎的起来。

陆龙看了眼冷焰的位置,向袁帅、魏勇他们打手势,拉起陆朔撤退。

撤退途中陆朔跟袁帅、魏勇、姚岩四人以扇型往后退,在姚岩快要打完弹夹所有子弹、陆朔耳膜快被枪声震麻时,那些穿着迷彩没有任何标示的敌人终于前进到姚岩藏身不远的地方。

陆朔微笑。握着血刺从容撤退的陆龙,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有袁帅跟魏勇和姚岩还在不停的射机。

二十几个无标志士兵继续前进,把后背留给了对手。

冷焰从枯树叶里哗然坐起,冲他们“嗨喽”打了声招呼,在他们惊恐失色反头时,扣在板机上的手指就没松过。

突突一片枪声,不管是被他扫到还是没扫到的,都统统倒下。

一场前后包围的屠杀在余晖落尽时盛况结束。这让亲身体验到血刺如悍匪般凶狠横扫敌军的姚岩,久久不能平复。

毛主席说过,对待敌人就该秋风扫落叶,他妈的也太把这句话贯彻到底了吧?

推荐好友的文《邪尊懒凰》漫觞

她岚小邪,人如其名,又懒又邪恶。

她是杀盟最另类的第一金牌杀手!诡异强悍让人咋舌!懒散随性的令人膜拜!

她君赖邪,人如其名,无赖又痴邪。

她是君家最花痴的无赖废材美人!废材等级让人瞠目!花痴草包的威名远震!

当她占了她的身,她成了她的魂!

势必将天翻地覆,成为一段传奇的伊始!

懒眼看世间百态,却不知是迷了谁的眼,又夺了谁的心!

懒散中暗藏锋芒,随性中隐着霸强!且看君家花痴草包,如何扭转乾坤,逍遥异世,成就一代至尊懒凰!

很火的文文,妹子们喜欢可以调戏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