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黑鹰雇佣兵/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六章 黑鹰雇佣兵

“目标清扫完毕。”冷焰。

“无遗落。完毕。”高处的。

“无活口。完毕。”离战场最近的。

确认暂时安全的众刺头,才哗哗从四周冒出,莫默跟周佳佳、梁柯三人从制高点跳下。

刚才是冷焰知道上头还有人,才敢这么嚣张的冲他们打招呼,不然就算他动作再快,也快不过二十几把枪。

汇合的几个,相互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向战友表示喜悦。

陆龙走近尸横遍野的敌军范围,瞧了眼死像不怎么好看的士兵。

同时也觉得不对劲的莫默他们也围过去,对着遍地尸体讨论,姚岩青着脸色站一边,看到连长得跟娃娃似的小士官都面不变色跟他们说话,心里直道血刺就是不一样,相信让他们在这里过夜吃饭都不成问题。

对于陆朔来讲,比起M国埋死尸事件,这些被自己解决还有着体温的死人,简直是小儿科。

“从他们的身形与进攻方式,绝不是一般的土匪打手。”莫默说着警觉的扫视满地士兵。

陆龙看他们的手,在看到一个带着画了只白鹰的黑色面罩的士兵,迟疑一下扯下他的面罩。

戴面罩的男人很强壮,比这里所有的士兵似乎都要大些,嘴角有道白痕,像是被利器划伤留下的。

看到这个男人,陆龙眼睛沉了沉,帮他把面罩重新戴好,让魏勇、袁帅两人把他搬出死尸堆,在地上躺放好。

魏勇、袁帅两人不解,但还是照做,把强壮的男人躺好,将他双手叠放腹部。

男人的手上也有许多疤痕,陆朔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功勋,可她一点不觉得它们难看,相反很感性,似乎男人就该有这些疤。

“长官?”把人摆正,袁帅疑惑看向凝视他的陆龙。

陆龙沉默了会儿,看同样不解的魏勇、梁柯。“他是雇佣兵。”

单是雇佣兵值得这么慎重其事?

陆龙眺望远处,深邃的眼睛多了抹忧郁。“境内最强的一支雇佣兵,黑鹰。”

听到黑鹰两字,袁帅他们看男人的眼神又不一样。

雇佣兵跟正规军只存在形式上的差别,实际来讲他们算是一个派系的,只是一个为国家服务,一个为了钱服务别人,是群亡命之徒,所以有时他们比正规军厉害不至一倍。

莫默接道。“黑鹰里面的成员曾经都是正规军,因为某些原因成为雇佣兵,现在这个叫利威,以前是上尉。”

袁帅他们倒抽口凉气,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

“他们一直很本份,不接对国家太出格的任务,但他们所接案件都是价格最高损失人员最少,因此他们很快排到行内第一,而政府知道他们不好对付,也没浪费子弹跟他们过不去。”

可是现在他们却冲着血刺来?太不合情理了。

姚岩有些不可思议的问。“这些士兵都是雇佣兵?”

周佳佳噗笑。“你以为雇佣兵这么好当?他们这身手,连门都摸不着。”

“他们是正规军。”陆龙沉声说完便走,没再解答姚岩的疑问。

莫默、陆朔他们紧跟其后,沿途警戒,神情严肃再无人开玩笑缓解气氛。

陆朔现在也是满脑子雇佣兵、正规军,想不通正规军怎么跟雇佣兵在一起,而且还要来杀他们?这里又不是边境,就算他们没带国章,也应该认得血刺才是,怎么可能在明知道他们是谁后,还朝他们开枪?

血刺小分队,从山峰走到溪沟清泉的地方,陆朔瞧着月光下绝美的自然风景,眉毛刚松开就看到前面的指挥官停下。

看他黑眸沉沉,紧抿着唇扫了他们一眼,以为他要说什么大事情的陆朔,就听到平静淡漠一句话。“原地休整。”

哎?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直捣黄龙,找到那个雇佣兵的巢穴,抓住质问他们怎么跟正规军搅和的吗?

莫默他们没有陆朔那么多为什么,听到原地休整就解下背囊,在溪沟边拘水洗脸,洗完还把脸埋进水里喝了几口。

看到精疲力尽的战友,陆朔默默闭嘴蹲一边,等他们洗完拿出压缩饼干吃的时候,忙给他们把水壶装满。

咬着饼干的周佳佳望天,感叹这星空美轮美奂,又看到乖巧帮他们装水的陆朔,便四肢一展,舒服的躺在圆石上诗性大发。

“深林销烟且散,空谷星辰繁多,溪边美人如玉,只此一生足矣。”

陆朔听得一愣一愣,没想到周佳佳还能充当文化人,瞅着他眼睛使劲闭上又睁开,看是不是自己眼花或听觉出问题了。

梁柯一脚丫踹他身上。“你这是什么酱油诗?做诗得讲究平平仄仄,第一句就走调,后面都不成形……”

代号书生的梁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顿时好好收拾了他番,把周佳佳都给说得没声。

陆龙坐在上方一块石头上,看着他们打闹,没有制止也没有参与,只是在扫过坐河边的陆朔时,停顿看了眼被浸在水里的长发。

黑色的长发被溪水带得往下飘动,而河岸的女孩注意力全在战友身上,不时呵呵笑得痴傻,实际她却是挺聪明的一个人,在值得依赖的战友与朋友前面,才会懒得去想事情,让人看着智商严重有问题。

感觉被人注视的陆朔转头,看到望对面河岸的陆龙,又疑惑瞧了圈战友,摸鼻子想她又反应了,连感觉都出现了问题。

“小美人,你的食物是不是吃完了?”相互调侃了阵,周佳佳坐起身,看什么没吃的陆朔。

陆朔摇头。“没有,我不喜欢吃。”停顿又加两字。“不饿。”

“不吃东西怎么行呢?得补充蛋白质。”说着起身蹲河岸边,静默会儿就伸手一捞,把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捧手里。“快,这可是好东西,快把它吃了。”

陆朔惊恐瞪大眼。“生的。”

“当然是生的,不然还想煮熟啊?等我们把它煮熟,黑鹰的人就该把我们煮熟了。”

可是她不吃生的!

看她一脸惊骇的样子,周佳佳一幅好心变成驴肝肺似的捏起小鱼,把乱跳的鱼在她面前晃了下便丢嘴里美味的嚼起来,边嚼还边露出陶醉的样子。

陆朔肚子一阵反胃,把他推开就缩向陆龙,瞪大的眼睛似眼珠都快要掉出来。

陆龙把她的帽子戴好,将前面的国徵摆正,声音温和的讲:“饼干和鱼,选一条。”

呜,果然爸爸一温柔绝对没有好事!陆朔在心里啜泣,苦逼的从背囊拿出压缩饼干。

等她像吃毒药似的把饼干吃完,莫默让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值第一轮班,自己和冷焰值第二轮,便让大家都休息。

一次值班是两小时,这说明只有四个小时休息,而四个值班的人只能睡两小时。

陆朔蹭蹭、蹭到陆龙腿边,挨着他睡,想着进入深度睡眠休息一个小时就跟周佳佳他们换班,哪想高原气候让她一睡就起不来,最后还是在陆龙肩上颠醒来的。

这时月亮已偏移,星辰明亮,而他们已经离开溪沟进入高山。

这里季节和昼夜的温差较大,陆朔把冰冷的脸紧贴陆龙背脊上,眯着眼睛正欲再睡就听到耳麦里梁柯的声音。

“长官,蛋已经确定。”

“位置。”陆龙言简意赅说着扔下已经醒来的女儿,眺望黑暗。

梁柯看了眼屁大的小村庄,把具体坐标告诉长官,便原地待命。

知道这一夜不可能太平的陆朔,在不久与梁柯汇合时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已经做了这么多。

“长官,前面就是黑鹰的巢穴,是借住在村民房里,我们要怎么办?”负责侦察的梁柯,压低声音向陆龙汇报。“似乎有原住民,我看到有市民活动迹象。”

陆龙接过望远镜,看村庄的地貌。

村庄不大,房子就用几块木板钉合起来的,总共不过十来间,破损成度很大,加上地表生态脆弱,冰雪雨蚀让石砌的地基出现多处塌方,路面损伤的厉害。

“姚岩,上一次这里下雨是什么时候?”陆龙看着村庄问身后的特工。

姚岩虽然不住这个市,可特工就是搞情报的,还是有一定了解。“一个星期前。”

这次陆龙放下望远镜看他,严肃问。“雨水大到能发生泥石流,是什么时候?”

“去年冬季,还上了新闻,说是某些地方不能够再住人,政府都安排原住民住小区去了……”说到这里姚岩明白什么的望他。

陆龙扬唇残酷的笑了。“根据路面泥石流的痕迹,确定是去年留下的没错,原住民已经放弃这里,不会来清理它们,现在如果他们回来住,难道会任由那些石沙在路面?”

众人隐约猜到什么,皱眉看村庄。

梁柯想起什么大悟。“我先前看到的市民虽然衣衫褴褛,可他们脸还是生得俊秀,不像是高原地区的原住民。”

原住民常年饱受风霜,就算是天生丽质都不可能算俊秀,顶多是英俊。

陆朔等人恍然大悟。

梁柯看到的市民不是原住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当地的失踪人口!

对他们的震惊、骇然,陆龙除了刚才那个让人望而生寒的笑之后,便淡漠面无表情。“芒刺,让张扬空中支援,我们只等他三十分钟。”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而他们必须在今晚完成突袭,不然等到天明,黑鹰铁定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苏仲文立马开启电台,给基地的张扬通话,简短说完又重复长官说的话。“我们只等你三十分钟!”

基地的张扬听到这话跳起来。三十分钟!他得去向上级报告,调派特警跟武直,还要飞到三千多海拔的大山林,他们当他是神仙么?

不过就算不是神仙,他都必须做到!事关百多人口的性命,他怠慢不得。

等苏仲文结束通讯,陆龙看了下时间,便轻松的跟莫默他们讲。“三十分钟,你们可以再睡下。”

想当然,没有谁在知道一百二十条生命被当人质时,还能睡得着。

梁柯继续用望远镜盯着,魏勇跟袁帅高度戒备,莫默和周佳佳、秦朗、冷焰等人看地图。而陆朔则望着村庄,想这个黑鹰跟他们最初的目标有什么关系?

苏仲文跟冷焰,最初不是来侦察那批机械人的走向吗?现在他们怎么会跟黑鹰雇佣兵对立?而且还跑来救人质了。

没坐多久,莫约十五分钟后,陆龙把魏勇和袁帅叫回来,大家都围在一起。

姚岩皱着眉。“我也要参加。”

正欲开口的陆龙听到这话抬头看他,抱歉的讲:“这是我们血刺的任务,你的任务结束了。”

“我的任务是确认机械人转移路线,现在并没有结束!”

“你可以继续。”淡漠事不关已的讲完,陆龙看向莫默,冷静、沉着、果敢的讲出作战计划。“冷刺、撼山,你们分别占领制高点,撼山你暂时换把枪。”

魏勇点头应着。确实是,如果要偷袭的话,巴雷特声音太大了。

“鱼刺你跟芒刺还有帅哥留在外头接应,确保自己安全。”

“是!”

“刀刺、虎刺、书生……”

一翻精密的计划说出来,陆朔愣是没一次被叫到名字,急急抗议。“长官,我是血刺成员,长官!”

陆龙撇了她眼,将她扔给莫默,给她安排了个重要任务。“给第一狙击手当观察手。”

陆朔丝毫不疑有它,因为观察手在整个作战中能起到很大作用,虽然她没机会替补第一狙击手,但如果她观察的好,能帮第一狙击手很多忙,让他的击毙数直线上升。

在三十分钟的前十分钟,血刺小分队的刺头开始各就各位。陆朔跟着莫默跑去制高点,不时反头看留在原地接应张扬的陆龙、冷焰、秦朗、梁柯四人。

怎么总感觉心里不踏实?陆朔皱眉甩头,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她不会让大家有事的,实在不行,她会放出小呆!

三十分钟准点,陆龙、冷焰、秦朗、梁柯四人同时看向身后,瞅着穿作训服拼命往这边跑的张扬。

从三公里外跑来的张扬,饶是已经习惯这里气候,可还是气喘吁吁,呼声如雷。“陆龙大校,人、人……”

不等他说完秦朗一点不手软捂住他嘴,任他怎么挣扎就是死死按住。

张扬喘不过气,使劲跟他翻更斗,两人扭打成一团。

做为指挥官的陆龙,仅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两,又看了下时间才转向秦朗。

秦朗会意的松手,把缠住自己的腿掰开。

矜持张脸装清高的冷焰,等张扬坐起身才刻薄的讲:“就你这老牛喘息,三公里外都能听见。”

不服气的张扬看到山下的村庄,立即瘪了声。

“多少人?”陆龙瞧着狼狈的张扬,没任何情绪的问。

张扬重呼了口气,努力平息喘息。“一个特警连。”

“到哪儿了。”

“等等,我问问。”张扬说完按住耳麦,跟那边的人确认。

陆龙、冷焰、秦朗、梁柯四人,都望着他,静候佳音。

“嗯,好,我知道了,我给你接陆龙大校。”张扬几次点头后,看向陆龙,将频道号告诉他。

信号一接通,那边的人便克制不住兴奋的讲:“陆龙大校,能跟你同一战场,是我多年的宏愿。”

陆龙:……

“名字。”

听着这么冷酷的话,特警队长热情丝毫不减,反而觉得他能够问自己名字,是自己多大的荣幸,有些诚惶诚恐的报上自己姓名。“萧瑞。”

“萧警官,五分钟后我们秘密潜进村庄,第一任务是救出所有人质,并且不惜一切代价护送他们往左边撤退。这不是演习,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对萧瑞的热情,陆龙全然无视,迅速严厉跟他讲清这次任务的厉害性,是一场直接性面对死亡的战役。

听到他这话,萧瑞压制住自己的喜悦,坚定的点头。“长官,我知道这不是演习,尽管下命令吧!”

“对时间。”陆龙说完伸手,在时针指到一个点时说出整数,方便萧瑞与其他特警核对。

对完时间,陆龙与冷焰四人分散行动,秘密潜进戒备森严的村庄。

村庄只有三间房亮着微弱的灯,它们分别在村庄的边沿地带,只有一间看起来相对大一点的房间在中间。

陆龙潜进视野最好的前方,那里很容易被人发现,但如果一但占领那里,就能一览全局。

篱笆做的院门上挂着颗落后一个世纪的小黄灯泡,一根电线连接它吊在空中,被风吹得不住摇晃,将灯下两个靠竹篱上的士兵照得忽明忽暗。

院里还有一支五人的队伍在巡逻,从院这边走到那边,途中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想要不惊动他们成功攻克前门,很难。但这对于擅长冷兵器的血刺指挥官来讲,这不是难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