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赠送功勋(二更祝高考顺利)/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七章 赠送功勋(二更祝高考顺利)

院里还有一支五人的队伍在巡逻,从院这边走到那边,途中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想要不惊动他们成功攻克前门,很难。但这对于擅长冷兵器的血刺指挥官来讲,这不是难题。

陆龙等巡逻队从门卫那里晃过去,瞬时窜出藏身地,在士兵张口还未出声前,血刺银白的刀光一闪而过,不到三秒的时间光芒尽收。

靠在篱笆上的两个士兵维持原样背对院里,只是他们脖子上多了道细红线,紧接潺潺滑下鲜红的血。

拿捏刚好三寸深刀痕,都不足以让他们脑袋动半分,若是里面的人不跑出来看,恐怕直到腐烂才会被发现。

解决掉看门的人,陆龙矮身士兵的身前,抽出五寸长的血刺从刀身看里面情形。

院里的队伍还在照常巡逻,没有任何异常,而建在一片竹子下面的房间外边,一个黑影正往它潜去。

在黑影快要到达房门时,院里巡逻的五人跟来接班的五人交完班,便向那个房间走去。

“虎刺,那是值班房。”陆龙压低声音,几近耳语的冲耳麦讲。

已经上到台阶上的秦朗进退不得,闪身躲进竹叶的黑暗下,还未开口就听到战友的支援声。

莫默瞄准那五个人,在他们整齐列队呈直线进入自己的十字镜中,冲秦朗讲:“一弹子弹最多能解决三个,剩下两个你得自己想办法。”

秦朗连忙道谢,在莫默数三、二、一时,手里的军刀脱手射中第一个士兵的脖子,自己迅速扑倒第二个士兵,扣住他脖子便是一扭,紧接熟练、利落的将五人拖进竹叶的黑暗里,转移到另间房。

另边冷焰跟梁柯在快速清理士兵,同时沿着没亮灯的房子,把村庄摸清的同时寻找人质。

“离主房百米是他们的雷达室,后院有架武直,嚯,好家伙,是经典款的直10。”梁柯边侦察边自言自语。

陆朔急得满头大汗,心说快救人啊,人家装备高你在那里感叹个什么劲?再经典也没自家的好。

“我找到了。”就在外面的人都忐忑不安时,秦朗突然抑住兴奋的讲:“长官,一百二十个人质,一个不少。”

“有人往你那边去了,进房间。”陆龙收刀入鞘转身去接应,看到往关押人质房间走去的两个士兵时提醒秦朗。

让人质噤声的秦朗,立马闪身进入房间,关上门在门缝里看到两个士兵出现视线。“冷刺,得解决他们。”里面全是无辜没见过鲜血的市民,在他们面前动手人会惊吓到他们。

莫默移动枪口,眉头紧皱。“盲区,再等下去和你动手没两样。”

这时魏勇出声。“锁定目标,冷刺,这次就交给我好了。”说完,魏勇一扣板机,从消音器中射出的子弹无声无息打穿两人脑袋,让他们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秦朗迅速出去把两人踢进草丛,挥手让人质快点走。

在人质跑出房间的时候,冷焰跟梁柯已经来支援,三人全力护送人质往事先说好的方向跑。

一切都非常成功,除了最后那个市民踩到颗地雷,被炸得死无全尸。

炸弹的火光一瞬间照亮众人,其他人质还来不及伤感哀悼,就被突然而至的枪声吓得尖叫四处逃散。

秦朗、冷焰、梁柯操骂句,抬枪就将冲出房间的士兵击毙,同时全力与出动的特警保护市民撤退。

市民们惊惶失措,特警跟秦朗他们三人很难方方面面保护,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并不杀人质,倒是好几名特警中弹。

陆龙拇指一滑,退出刀身,看清里面混乱局势,仍旧淡然镇定。“帅哥,炸掉望台。完毕。”

“收到。完毕。”袁帅搭箭拉弓,瞄准望台上的士兵,在他还威风八面的拿加特林扫射时松手。箭急驰而去,接着爆炸、火光冲天。

从主房出来的几个雇佣兵,还未站稳脚跟就被子弹打得躲进障碍物后。

“陆龙长官,我跟你一起进去。”在一片爆炸声下,萧瑞穿过燃烧物跑到正欲翻身进去的陆龙身边,朝气蓬勃的脸看上去才不过二十五六岁,也是个年青才俊。

陆龙看了他眼,下颌微扬,算是默许。

萧瑞大喜,用枪扫视一圈四周,没发现敌人便一脚很有魄力的将篱笆踹开,以防御、保护姿态跑在前面,为后面的陆龙开路。

几个雇佣兵也不是吃素的,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还能召集士兵做了最有效的狙杀。

特警牺牲不少,梁柯跟秦朗不同程度受伤,但这对于即将成功的营救来讲,这点小伤是值得的。

陆朔捏紧拳头,在看到他们已经快接近接应地点,心里大声呐喊他们再跑快点再快点时,猛然感应到什么,眼睛顿时大睁,拿出掌上电脑惊骇上面迅速出现的大片代码!

“爸爸!有机械人!”陆朔本能的大吼,脑袋瞬时一片空白。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突然?!

陆朔刚一吼完,枪声又高过一个质的改变,在制高点的莫默他们只见到村庄一片火光,不断传来爆炸的巨响,火光烧红了半边天。

地面不断震动,秦朗拉住梁柯趄趔的躲进一间木房里。

梁柯热血青年的还要往外冲去保护市民,被秦朗按住脑袋磕墙壁上安份了。

不是他冷血,而是现在冲出去无疑送死,而且他们也没有故意射杀市民,他们跑出去反而会造成误杀。

听到有机械人的陆龙,放弃跟那些雇佣兵一较高下,绕过后院在萧瑞的掩护下直线前进,确定秦朗他们被困位置后,便让萧瑞撤退。

“陆龙长官,我不属于你管制,我说进则进,说退则退。”萧瑞越过他,率先踹破秦朗他们所在房间的后门。

面对他的年少气盛,陆龙皱了下眉,在刻不容缓的情况下没再跟他争论这事。

“刀刺呢?”扫视圈不大的房间,没看到冷焰的陆龙质问秦朗。

秦朗摇头。“刚才太混乱,我跟他走散了。”

“长官,我在你们对面的屋子里。”冷焰似乎中枪了,说话时频繁抽气。

陆龙靠在门边往外看,寻找他的所在位置。“还能走吗?”

靠着墙壁的冷焰深吸口气,斩钉截铁的点头。“当然。”

“很好,你跟虎刺、书生、萧队长四人一起把人质带去接应点,这里的机械人交给我。”

“长官……”

“执行命令!”陆龙说完拿出随身的沙鹰冲出去。

冷焰咬牙往外冲,与秦朗他们汇合后,两人掩护两人前进,不时更换角色,四人不久与尖叫的市民汇合。反头看到被机械人围困的陆龙,梁柯举枪冲那些跟人无异的机械人开枪,最终狰狞着表情被秦朗拉走。

迅速在他们中间穿梭的陆龙,血刺一挥将一个机械人脑袋砍掉后,正要跟着撤退时,他们接应的地点突然一声巨响,炮弹的巨大威力震得离爆炸点近的人都站不稳。

秦朗有瞬间的失聪,看着冲天火光知道接应点完了,顷刻想到什么大吼。“鱼刺!芒刺!帅哥!”

无线电一片沙沙声,手脚冰冷的秦朗、冷焰、梁柯被萧瑞吼醒,迅速举枪击敌。

陆龙反手将沙鹰一颗子击穿机械人体内的芯片,沉声大喊周佳佳他们。

无法破解代码的陆朔,听到陆龙似受伤猛兽低吼的喊声,心跟着颤抖。周佳佳、苏仲文、还有自恋狂袁帅……

就在陆朔要哭起来的时候,无线电咔一阵刺耳的杂音后,传来周佳佳呸呸吐东西的声音。

“鱼刺!鱼刺!”所有人惊喜大喊。

周佳佳抹掉嘴里的土,跟他们轻松的说话。“再叫我肚子都饿了。”随即寻找苏仲文、袁帅他们。“我没事,啊,我看到灰头土脸的袁帅了……”

听他不断的碎碎念,陆朔破涕为笑。将自己这里的情况报告给陆龙。“长官,代码无法破解,跟王健的半思想机械人有点相似,但比他的严密许多。”

陆朔说完不好的消息后,周佳佳那边传来更糟糕的消息。

“靠,有坦克!妈的真坦克啊!”边吼的周佳佳与袁帅扛起因为保护他们而受伤最重的苏仲文迅速撤离接应点。

靠墙壁上的陆龙松了口气,调整下耳麦冷静的讲:“冷刺,带他们撤退。”

“是!长官!”看到重武力全速涌进村庄,莫默对长官的决定没有任何迟疑,收起枪拉起大吼大叫的陆朔撤退。

“不!我不走!爸爸!爸爸……”

陆朔拳打脚踢,扯着嗓子喊到哑,可平时看着沉默好欺负性格又好的莫默,硬是没任何犹豫,一路将她拽到跟周佳佳他们的汇合点。

而村庄内,被几杆大炮口对准的陆龙跟秦朗他们,豪迈不畏惧扔掉手里的武器,大方走到院中。

萧瑞也是不惧,在跟陆龙站一起时,莫名的想笑。“陆龙长官,这将是我终生难忘的体验。”

陆龙望着走来的几个雇佣兵淡淡的讲:“这恐怕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谁知道呢,反正现在觉得蛮值得的。”萧瑞抬头望天,余光撇到暗处正要往外走的部下,视线倏一变,在走近自己的雇佣兵与部下身上来回转移。

持枪清扫的士兵,很快就会看到他,而他只需要十秒钟翻过那个山坡就可以逃脱。

萧瑞侧头看向刚才因担心部下而大吼失色的陆龙,笑得更加灿烂。“人最重要的是活的有意义!”说完迅速掏出大腿上的手枪对准走在最前头的雇佣兵。

“砰……”不等他扣板机,其中一个雇佣兵比他更迅速开枪,连看都没看便直接击穿心脏。

枪声一响,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过来,那名翻下山坡的特警捂嘴疼哭,牙齿咬进手心里,鲜血淋漓。

萧瑞维持举枪姿势直挺挺倒下。

秦朗等人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愤怒凶狠瞪着刚才开枪的雇佣兵。

那人手枪一转,坦然自若的收进口袋,似刚才的枪不是他开的一样。

陆龙低冷望着他们,握成拳的手骨节泛着青白,最后松开手时手心已是一排月牙弯。他握住萧瑞笔直握着手枪的手,唇角紧崩的抿成直线,愤怒在更加冷静的压抑下扭曲的变型。

萧瑞嘴里不断冒血,他看到蹲下身握住自己手的陆龙,笑得惨白。“陆龙长官,我是好样的吧?”

陆龙艰难不忍点头。“没有比你更好的士兵。菜鸟,我非常希望有你这样的战友。”

萧瑞笑容加大,鲜血不断从口中冒出。“换作是你也一样,他比我更需要、需要……”大睁眼的萧瑞没能把话说完。

可他们都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比自己更需要活下去,他还那么年轻。但他忘了,他也不过二十六,人生才刚开始。

陆龙合上他的眼睛,抽走他手里的枪,把他双手叠放胸前。

秦朗等人咬住牙根让自己没有崩溃,没有冲动,硬是挺直站着一动未动。

陆龙把枪装回它原来的位置,起身面对他,干涩有力低喊:“敬礼!”

秦朗、冷焰、梁柯三人同时敬礼,尊重而肃穆。

雇佣兵们也没急在一时,沉默的看着他们敬完礼,才对陆龙讲:“屋里请吧陆龙大校,我想你不会让我动手请的。”

陆龙看了他们眼,走进他示意的房间,在进房的时候转身看院里的萧瑞。“别动他。”

“呵,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刚才那个开枪的雇佣兵嘲讽的讲。

“因为你不配。”

“你!……”

“行了,给我住嘴。”刚才被萧瑞用枪对着的黑鹰头子,打断还要还口的属下,让人把秦朗他们绑起来便进房间。

房间里跟它的外表一样简陋,只有一张破烂桌子几条板凳。

黑鹰老大似是有些顾忌他,把绳子扔给刚才被自己说的下属。“陆龙大校,我只想确保安全。”

陆龙眼似寒星的看着他,似他是一个死人而非人。“我现在应该是叫你庆哲少校还是黑鹰?”生冷的嘲讽。

拿绳要绑他的雇佣兵一绳子抽他脸上,阴戾像杀人无数的恶人,不过他也确实杀人无数。“俘虏就是俘虏,这里可不是你的基地,老实点!”

青俊的脸上迅速窜起条红痕,陆龙掰正脸,平静淡然的望他。“度之恒,你的本事就是虐待俘虏?”

度之恒还要再抽他,被庆哲阻止。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庆哲说完松手,让他把人先绑起来。

陆龙没有任何恐惧神色,淡漠的瞧着他们,似他们不过是在导演剧可笑的话剧。“庆哲,我不管你是少校也好还是黑鹰也好,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虎背熊腰的庆哲没有暴戾的跳腿,或是愤怒动手打他,修养似乎很好的笑着靠桌上,瞧着远近闻名,境内最年轻的大校,眼里还有几许欣赏。“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是想说我得罪政府还是血刺?”

“呵……只要你在我们手里,你那些部下就会来救你的吧?真是战友情深,刚才看得我都差点感动了。”温情说的庆哲话锋突然一转,用血刺戳住他心脏位置,将他往后推,让他抬头看着自己后阴森低笑的讲:“不过我会将你们一网打尽,到时我和我的属下带着钱出国消遥,不两全其美之事?”

“离开国土你以为就安全了吗?”陆龙跟着冷笑。“庆哲少校,我没想到你是为了钱可以不顾国人安危,助纣为虐的人。你说为什么毒鸩会留着那些市民?我想不是你不忍心下手,而是接到某种命令吧?一介平民,毒鸩愿意花这么大价钱找你们做事?”

“哼,不要跟我讲这些,只要客户出得起价钱,让我们去杀猪都没问题。”

“恐怕不是让你们杀猪,是让你们杀人。”黑眸直定盯住他的陆龙,仍旧希望他能更大义些,同时也不信曾经各项荣誉无数的少校,真变成唯钱是途的雇佣兵。

庆哲眼里有过丝犹豫但很快消失,语气轻嘲无所谓的道:“又不是没杀过。”

“你们知道国家兵器的事件吧?”突然陆龙不再跟他废话,逼视他冷冷的问:“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有参与。”

“那些事已与我无关!”

“但你现在就参与其中!”

两人吼完都静静看对方,让一干子雇佣兵摸不着头脑,看着快要暴走的老大。

陆龙毫不畏惧继续讲:“活人实验体,这不就是你离开军队的原因吗?现在毒鸩就是要这些市民做实验体,他们个个天姿聪慧,是继试管婴儿之后最完美的替代品!”

“不可能!”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

庆哲狂戾的在房里走来走去,像只暴躁的大金钱豹。最后他挥手,叫度之恒去查。

度之恒听到这个问题,也觉得事关重大,立即去联系黑鹰的侦察系统。

等度之恒走掉,房里再次恢复平静,两个首领凶狠的瞪对方,谁也不让步。

这时一个与正常人无异的男人走进来,看了陆龙眼,朝庆哲讲:“老板要求他立即死。”

天生属豹子的庆哲最讨厌别人指使他做事,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一屁股火。“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给我出去!”

庆哲一发话,其他几个雇佣兵都有所动作。

半思想机械人看了看他们,老实退出门外。

果然是不怕死的雇佣兵,连有思想的机械人都怕他们。

没有多久度之恒回到房间,沉着脸跟庆哲耳语。

听完的庆哲看向淡然望着他们的陆龙,凶悍的咬牙冷哼。“就算是你所说的,但我的兄弟不能白死,能一举灭了你们血刺,我想我们会有接不完的任务。你陆龙以及血刺,就等着神话破灭吧!哈哈!”

看他猖狂的大笑,陆龙铁青的脸,不敢至信曾经因为反对国家兵器而意气退伍的军官,会因为钱而变成这样。

被他眼里的同情激怒到的庆哲,一拳揍他下颌,又将他推翻地上才解气的让人看好他,就跟其他兄弟商议狙杀血刺其他成员的计划,而且还是当着陆龙的面。

陆龙越听脸色越难看。

他们太了解特种步队,跟他们打就如同跟另个自己对手,而且这个对手还是个不要命的。

**

“帅哥,你负责炸毁雷达室打瞎他们的眼睛,还有后院那架武直,断掉他们后路。张扬,我们需要空中支援,那些重火力武器就交给你了。”莫默将陆朔扔给力大的魏勇,让他把人按住了,便有条不紊迅速做出第二计划。

原本低吼挣扎的陆朔,听到他们要去救人,渐而停止动作,等莫默说完才努力克制情绪的讲:“它们是半思想机械人,有一切人的感知,你们进去后要万份小心,等到帅帅打响第一炮,我会放出小呆去帮助你们。”爸爸、朗朗、焰焰还有小柯,你们等着吧,我们一定会救你们出来的!

莫默瞧着说出这番话的陆朔,衡量她是否能够上战场。“OK,我们就这样,撼山,龙朔就给你当观察手。”

魏勇点头,看向沉寂的陆朔。

这次终于知道陆龙让自己当莫默观察手的原因,恐怕是把自己交给一个能够看牢她的人吧?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芒刺,你还好吗?”看了下时间,莫默看向头破血流的苏仲文。

被血糊了眼睛的苏仲文,很硬气的摸掉眼睛上的血,摇头。“没问题。”

“就是看着恐怖,没内伤。”周佳佳做为军医,他说这话很有说服力。

苏仲文挑下巴看他,带血的脸露出个寒碜人的笑。

“鱼刺,谢了。”行动后,苏仲文拍着周佳佳肩膀讲。

做为这支队伍最有默契的两人,自是分配到了一组。

周佳佳抖掉他手,专心潜伏前进,到达相应的地点后才相当平静的讲:“别拖累我,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

苏仲文的伤势再怎么轻,也是伤在头部,流下的血湿了他半边衣裳。周佳佳只做了急救措施,为了他能够保持头脑清晰,故没用麻药,现在就看他能承受多大的疼处,万一他在作战中失去作战能力,这无疑是给周佳佳带来极大的麻烦。

“你都拖我几十年了,这次我怎么着也不会拖你。”苏仲文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看山下的村庄感性的讲:“让我看着你们深入敌后,还不如杀了我。”

“我会打晕你。”

“你敢!”苏仲文立即跟他保持距离,防备的盯着他。

周佳佳静静看他,瞧脑袋上被血染红的纱布,靠过去软下语气。“别躲,我帮你把血迹清理下,里面虽然没有军犬,但那些雇佣兵可不是好惹的。”

苏仲文不动了,老实的坐着不自在瞧远处。一直处在上风的人,突然被他压着,真他妈不爽。

做为一名合格的军医,周佳佳真的只是帮他把血迹擦干净,完了瞧到他东张西望的眼睛才笑出来。“说中文的,你也有今天啊,哈哈……”

苏仲文:……

“别笑了,还有十五分钟歼灭机就会到,我们必须在此之前完成营救任务。”莫默在无线电里严肃的讲,让他们两个消停一点,这都什么时候了。

“是!”

“是!”

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同时应着,看秒钟指到十二数字时,迅速往村庄靠近。

村庄因为前不久的袭击,现在灯火通明,新搭起的望台两个大探灯交错扫过整个村庄百米远之地,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庄院里的销烟还未完全散去,被严重炸毁的地方还在起火,看来这些士兵并不想清理这里,想是不久就会转移。

现在是凌晨四点,露水很重,趴在草上前进的周佳佳,提醒苏仲文小心伤口。

苏仲文不仅不小心,还把头埋进满是露水的草里。

正欲说的周佳佳看到探灯照过来,赶紧也将头压低,等它扫向别处才什么没讲,和他一起小心翼翼往前爬。

在空旷草地上,周、苏两人前进的十分艰难,几次雪白灯光就从他们身上扫过,若不是他们伪装的好,肯定得被士兵打成筛子。

进入最外的木房边,周佳佳拿出手电筒用手捂住灯头,一松一放发了信号就跟苏仲文捂住耳朵趴地上。

他们还没趴好,平静的夜里突然轰一声爆炸,被梁柯说出位置的雷达室被炸毁。

袁帅拿着复合弓迅速转移下一个点,抽箭、拉弓、特殊箭头瞄准后院的经典武直,毫不犹豫的放箭。“完成。完毕。”

在他耍帅说完的同时,周佳佳跟苏仲文已经趁乱潜进村庄内部,途中不时放倒看见自己的士兵们,一前一后配合良好的一路畅通深入敌人内部。

半思想机械人知道他们是为谁而来,个个手拿类似加特林的暴力武器,并且敏锐察觉到潜伏进来的人,顿时调整枪口不管有没有看到目标,便是一通扫射。

它们手里的武器每分钟三千发子弹、射速跟威力完全不次于加特林。

周佳佳抱住苏仲文尽全力有多远滚多远,虽躲过了子弹,可差点没被打飞的石子咂晕过去。

甩掉脑袋上的土,周佳佳抬头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持重武力火器朝他们这边走来,立即拖起苏仲文要走。

脑袋被震得嗡嗡响的苏仲文推他。“你快走,它们过来了!”

“废你妈的屁话,把你丢这里我还不如亲手解决你。”周佳佳边骂他边把人拖到障碍物后,架起他就走。

苏仲文想是知道让他走没可能,忍着不适与他一起转移地方。

而在半思想机械人要越过障碍物发现他们时,被一颗威力极大的子弹冲得往后飞,紧接是另个半思想机械人。

魏勇解决追击战友的机械人,枪口又对准下一位。巴雷特的枪声在丛林此起彼伏,但在混乱战火连天的战场上,被完全埋没了。

陆朔没闲着,拿出让魏勇背着只有手提箱大小的铝合金箱子,啪啪一连串开箱秘密后,又迅速输入解码。

回来跟他们汇合的袁帅,看到箱子咔咔变成身高八尺的小呆,瞬间惊呆了。“牛逼呀!”

陆朔用小眼神瞧了眼袁帅,就冲小呆讲。“去吧。”

“是的,小主人。”小呆恭敬的应着,一个翻身跳下制高点,在空中一个翻跃减轻下降速度稳当落地后,就一往无前直奔战场。

陆朔拿出掌上电脑控制小呆。不能说是控制,主要是保护它不被雷翼那家伙入侵,虽然他要破解的机率为零。

小呆冲向半思想机械人,被它们的重武力一顿扫之后全然无事,飞快窜进他们当中一个扫膛腿撂倒两个,一个拳击揍倒一个。

被打地上的半思想机械人知道枪对它没用,便丢掉枪跟它对打。

袁帅看得目瞪口呆。“哇靠,我以为冷兵器已经够落后了,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太极拳!”

陆朔:……

不理他的怪叫,陆朔获取了一份半思想机械人的代码,储存在维思殿堂里。

袁帅热情的凑近她,勾肩搭背的。“朔朔呀,看电视里的人都会飞,小呆能不能?”

本来他就是问问,觉得新奇,没想到陆朔干脆利落的点头,非常肯定的讲:“能,再给我点时间。”

有了小呆的加入,情况好转了许多,周佳佳、苏仲文在有莫默的掩护下,迅速找到关押冷焰、秦朗、梁柯的地方,救出他们五个人便方头行动,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继续按计划去救长官,冷、秦、梁三人去救市民。

莫默的作战计划是,由潜伏能力最好以及默契度最高的苏仲文和周佳佳深入敌后,在他们成功进入后,袁帅负责制造混乱,炸了他们的雷达室与武直,随即魏勇负责射杀半思想机械人,陆朔负责操控小呆前去助阵,在救出人后歼灭机会将这里轰成平地。

陆朔看了下时间,在收到张扬的信号后焦急的讲:“歼灭机已经就位,还有三分钟!”

听到这话,周佳佳、苏仲文更迅速在小呆的掩护下冲进主房间。

小呆把半思想机械人给拆了手脚后,也要进主房援助周佳佳跟苏仲文时,突然被身后子弹袭击的它,电子眼锁定目标就大步朝他迈去。

士兵吓得怔在原地,忘记了要开枪还是跑路。

“龙朔。”看到走向士兵的小呆,魏勇紧张的喊她。

陆朔用望远镜瞧了下,信心十足的摇头。“小呆会遵守机械人守则。”

果然,走近士兵的小呆,只给了他一手刀,把他劈晕就走进主房间了。

“还有一分钟!鱼刺、芒刺你们在干什么!快点出来!”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紧盯瞄准镜的莫默低声大呵。

陆朔心里一紧,刚才的轻松全无,忐忑紧张的盯着主房间。

小呆做什么去了?为什么还不把爸爸及战友带出来?

在张扬说导弹已经锁定时,心跳如雷的陆朔霍跳起,还没迈出一步被魏勇按地上,脸被狠狠按进沙土里,越挣扎越疼,可越疼脑袋越清楚,就越想要去救他们。

最终,在电火石光中,小呆扛着苏仲文与陆龙、周佳佳一齐跑出来。

莫默、魏勇几个人迅速掩护,在枪林弹雨间,一道人影突然窜进前院。

看到跑进来的特警,陆龙厉声讲:“别管我们,掩护他!”

莫、魏几人的枪口突一转,将特警周边的士兵定点清除。

周佳佳一路杀到特警身边,帮他扛起萧瑞一起撤退。

“导弹已经发射。”看到他们出来,张扬在频道里汇报他那边的情况。“进入倒计时。十、九、八……”

在周佳佳他们快跑到山坡时,导弹呈弧型射向他们装置的定位雷达位置。

村庄轰一声巨响,地震山摇,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上天空。

而血刺一行人被冲击波掀翻山坡,滚了好远才停止。

魏勇松开陆朔收枪。

陆朔什么没要直奔山坡,眼里唯一的目标就是陆龙。

莫默与其他人也都跑向陆龙他们。

坐在武直上的张扬见完事了,就让歼灭回去,自己跳下武直去与他们汇合。

没一会儿,大批特警将村庄包围,清扫余党。

陆朔第一个跑到,抱住陆龙就不撤手。

脑袋被震得还未清醒过来的陆龙,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抱住她起身。

“长官!”

“长官!”

“长官!”

逐一到的刺头们,都激动的唤句。被他们无视的周佳佳从土里伸出只手大喊:“你们谁把我拉出去啊!”

于是刺头们联手把战友挖出来,还有那个小特警跟萧瑞。

医疗队很快就来了,还有13690部队、54基地的总指挥官钟伟宏将军。

近迟暮之年的钟伟宏目送市民上了武直,和蔼的笑着看向陆龙。“陆龙大校,你救了我市一百一十九人的性命,剿了最让国家头疼的黑鹰雇佣兵,毁灭了大批量机械人,我觉得有时候只要时机恰当,文书什么可以省去。”

钟伟宏说着摘下自己胸前的功勋章,别在比自己还高一些的年青后生胸上。

一枚金色的章勋别在血刺陆战特种兵的胸章下,在火光冲天的黑夜里闪着耀眼光芒,无数士兵为之肃穆。

陆龙腰杆笔挺,什么没说,一只手还搂着紧抱住自己的女儿。他目送钟伟宏将军离开,手拍向胸口,把功勋章拿了下来,走向扑在担架上哭的小特警。

小特警哭得很毁形像,不过他俊俏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脸给他争了光,不至于无法直视。

陆龙蹲下身,把手里的功勋章别在萧瑞的心脏位置。

小特警停止了哭泣,泪眼朦胧的抬头看他。“长官,这是一级英雄功勋。”

“英雄功勋只给英雄,血刺的功勋是这个。”陆龙起袖子,露出一个小口径子弹留下的疤痕。说着放下袖子,拍了拍他肩膀起身走向战友。

后面的小特警一直望着他,突然坚决的讲:“陆龙长官,我能加入你们吗?”

陆龙头未回:“不能。你得活两人的份。”代替为你牺牲的年青长官好好活下去。

我不要什么青春王后!

我只要我的M14!

如果我死在战场上!

把我装在棺材里用船运回家!

在我胸口别上勋章!

告诉妈妈我已经尽力!

《美国海军陆战队之歌》

香瓜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如果有不喜欢的妹子,香瓜不强求,也许它不够柔情,也许它没有大开金手指,也许它非常不好,可香瓜喜欢,喜欢就会坚持。

前几天晚上,一个兵哥打电话给香瓜,说我兄长的事,后来顺道跟他聊了很多事,我说我以前总监认为我太天真,把世界一切美化了,引不起大家之间的共鸣,香瓜跟那个兵哥讲:我不理解那些恐怖分了为什么会这么做?真的无法理解,他笑我,还是觉得香瓜没有长大。香瓜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我想的美好,可实在无法理解那种极端,所以香瓜只想让这本书,能够超脱意义些,虽然它不够精彩、不够刺激人欲望,但香瓜想,希望看这书的人,能够学到些什么,不管什么都好,即使是一种精神。

最后祝高考的孩子一切顺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