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别扭的陆爸爸(一)/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八章 别扭的陆爸爸(一)

“爸爸,那些个雇佣兵真的死了吗?”回去的路了,陆朔还是使劲粘着他,往上瞧到他脸上一道乌青的印子,想笑又笑不出来,只得找话说。

陆龙幽暗的眼睛望前方,在深思事情,听到陆朔的话反头看她。

陆朔努力瞪大眼睛,让自己显得没异样。

在地上打过滚的脸脏兮兮像野猫,头发乱七八糟垂在背后,在暮色的黎明里,整个人就那双眼睛清澈明亮。

只是脸上挂了些彩的陆龙,手指在大腿上敲击两下,淡漠平静的反问。“你认为?”

“我觉得他们没这么容易挂。”刚才在路上她仔细想过,周佳佳他们营救虽称不上容易,但绝对称不上困难,因为都没有看到那些雇佣兵动手!

在车后照顾受伤战友的周佳佳,听到这粗鲁的话笑得露出雪白牙齿,跟冷焰及苏仲文调侃的讲:“老将军的宏愿恐怕很难实现。”女孩娇养。

苏仲文昏昏沉沉被他抱住头,他一笑就震得他脑门生疼,当及拿手里的枪敲他。“别动,庸医。”

“你才庸医,再嗦不给你托着脑袋了,自己跟车板亲吻去吧。”

中枪的冷焰就呈大字躺在车板上,旁边袁帅、魏勇守着,以防他被车颠簸出去。

劫后重生的冷焰望着明亮的星子,没理会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吵嘴的周、苏两人。“现在感觉真好,连车轱辘压碎石头的声音都好听,那么的清静悦耳。”

比起刚才战火,现在确实算是清静,似普天之下就他们这辆吉普车,十个人,行走在广袤海拔三千多米人迹罕见的高原之上,风是柔和的,动物的嗥叫是那么可爱,在这一片铺天盖地的黑色幕上,还有数不清的繁星,真是什么都不需要想,静享这一刻宁静即好。

车后的所有人都望天,正当他们都陶醉高原美丽星子的时候,周佳佳一句话把他们打回现实。

“趁着现在好好享受吧,回到地基你们就得上手术台,别期望这里的医疗设备有血刺的先进。”

“!”

两位伤患听到这话猛睁大眼、抬起头,最后又哗倒下,躺着装死。

“我不要脑袋上绑着这个一看就白痴的绑带!”苏仲文。

“右手不能动,怎么撸管!”冷焰。

被他们带坏的袁帅默默笑。“你还有左手。”

“左手不灵活,劲道不对出不来。”冷焰皱着眉,在为自己“性”福生活哀悼。

众人:……

陆朔趴后窗口上,阴笑的讲:“让帅哥帮你。”

在袁帅要跳起来,冷焰要吐的时候,一只大手把一脑袋千奇百怪想法的女孩按回座位。

“不得倡导不良之风。”陆龙看望前方,冷峻的讲。

抬头只能看到他下颌的陆朔,笑得更大声。“爸爸,你这么说是不是表示内部有啊,只是不倡导对不对?”

血刺队员众人:……

长官,你还我们清誉来!一战之后所有情绪及反应,在有陆朔这个活宝下,很轻松得到缓解,等回到基地就只剩下身体上的疼痛以及疲乏。

身体上的不适只要调养好就行了,如果是心里上的,恐怕还得跟军部的心理医生谈谈心,毕竟这次战役牺牲了太多同伴,以及不知什么性质的敌军士兵。

回到基地的陆龙,在周佳佳送人去医务室时,叫了两个人去守着,用意不明。

陆朔回到自己房里,洗了个澡后就蔫蔫趴床上。呼……总算没有当拖油瓶。

“小主人,需要我帮你按摩吗?”小呆走近床,问瘫在床上的女孩。

慵懒像猫似的陆朔,睁开一只眼睛瞧了眼身上全是子弹痕的小呆,闭上睁开的眼睛想了想,翻身缩进被子里。“来吧。”小呆太冷,不盖被子的话,恐怕不是享受,是受罪。

小呆说不上熟练,只能说是程序化,力道计算的刚刚好,按照书上写的模式给她做了全套。

陆朔趴在枕头上眯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它。“小呆,你在主房里看到了什么?”

“人类。”

“为什么这么久才带爸爸出来?”

这次小呆想了想,才底气不足的讲:“主人不让说。”

“说。”

“主人不让说。”“如果小主人与主人命令发生冲突,一切以主人的话为准。”

陆朔:……

“你说不说!不然我把你拆了,我照样可以从你记忆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做的东西,她还就不信治不了它。

“拆什么?”门被推开,伴随着清冽的声音,陆龙走进陈设简单的房间。

看到漆黑军靴一步一步朝自己迈近,笔直的裤管与崭新军装,陆朔再往上抬头,看到刚毅俊帅的脸上多出道突兀的鞭痕,还是没忍住笑出来。

“哈哈哈……”怕他生气的陆朔钻进被子里按着肚子笑。

陆龙:……

“小呆,你出去。”

“是的,主人。”

待小呆关门出去,陆龙走到床边、弯腰、掀被子,再直接将抱住肚子的人提起来。“很好笑?”

看到近在眼前的俊颜跟脸上青紫的痕迹,陆朔感到他在生气,可她就是停不下来。一向严肃之极的人,脸上突然多了道滑稽的彩色,这效果就跟穿着西装用红领巾当领带一样,虽然它占地小,可却十分引人注目。

陆龙咬了咬牙,将她丢地上,便躺她床上。

瞧着身型修长壮硕占据自己大半床的陆龙,陆朔终于停止笑,从他身上爬到床里边去。

双手枕着脑袋的陆龙,看她从身上跨过去,细手细脚似随手一折就能断,柔软微凉的青丝扫过脸上,莫名有些烦躁。

“爸爸,这里可没有细胞再生仪,你这伤得好几天才会消吧?”陆朔趴他脸边,瞧住青中带紫的鞭痕,有些幸灾乐祸的讲:“要是爸爸你有我这样的体质,就不怕这道小小的鞭伤了。”

陆龙斜了她眼,闭上眼睛。

陆朔不怕死,在蛰伏的狮子身边洋洋得意。“爸爸,你就睡我这里吧,小呆不会让闲杂人等来打忧你的。”

这小妞,越来越放肆了。

见陆龙不理自己,陆朔打个哈欠不再打忧他休息,拉上被子帮他盖上便缩他身边。

唔……果然还是爸爸身边睡最舒服了。感到身边的暖源,陆朔蹭了蹭。“爸爸,晚安。”

说是晚安,实际外面已是太阳高挂,基地士兵已经跑五公里回来了。这次受伤的人比较多,周佳佳简单处理了自己身上的小伤,就给医务室的医生打下手,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把受伤最重的苏仲文、冷焰处理好。

两人被推进观察室,累得眼皮都打架的周佳佳,在秦朗、魏勇来接班时,把战友交给他们便回自己房间休整。

让人值班,长官这个举动意味不明,但老兵们对服从二字记在心眼里,只要是长官交代的事,必将服从做好。

坐在门外地上的秦朗,仰头看陈旧泛黄的墙壁,几年前刚入血刺的桀骜不驯被时间磨平,此时他像一只熟练飞翔的老鸟,明确知道自己存在军团的意义是什么,知道该如何做,不再是当年的不顾后果与年少青狂。

“小勇子,你说仲文、冷焰他们得多疼呀?”

魏勇老实规则的站门另边,挺直身姿跟大白扬似的。他听到这话,刻板方正敦朴味十足的脸上,微露疑惑。“应该很疼吧?”

“废话,我是问得疼多久。”

魏勇:……

脑筋转不过来的魏勇,不跟他争,有些丧气的讲:“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周长官。”

秦朗切了句,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于是等莫默来看战友时,他两个部下一个站一个坐,标准的一个军人、一个军痞。

“秦朗!”

“有!”秦朗迅速的站好、立正、目视前方。

莫默走到他面前,认真的打量他,看有哪里不合格。一一检查完毕后,打了他拳,才语重心长的道:“站好了,别给血刺丢脸。”

“是!”很大声,很底气的喊声。

可事实……

魏勇看了眼又靠墙上的秦长官,老实的做好自己本份。冷焰只是手部麻醉,被门外吼声吵醒,在看到有人进来时睁开眼睛,看到朝自己走来的莫默。“莫副队。”

莫默快步走过去把要起身的战友按回床上。“生龙活虎时都没见你这么喊过,现在一受伤就变个人了?”

脸色不太好的冷焰笑了下,开玩笑的讲:“受伤就打不过你了啊。操,我这手要什么时候才能好。”

“我们很快就会回基地,你跟仲文再忍忍。”莫默说着看向还没醒来的苏仲文,然后又看向冷焰。“长官说任务结束了。”

“结束了?”冷焰错愕。

“嗯。”莫默内敛的点头,整个人看上去像潭平静的湖水,能让人越看越喜欢,是个富有内含与故事的人。

冷焰盯住莫默看了半分钟,突然笑着点头。“嗯啊,结束任务就可以回家喽。”

要是任务结束,长官会直接返回帝都基地,怎么可能还呆在这里?不仅陆朔受不了,就连部下的伤口都得不到一流的救治,怎么想那个爱惜羽毛的血刺指挥官都不会这么做。

“好好养伤,等苏仲文醒来转告他。”

“我知道了,莫副队。”

莫默拍了拍他肩膀,打在左肩,牵扯右边枪口,疼得冷焰直冒冷汗。

“操!我要快点回去!”

下午五点,在基地来客人之时,床上的陆龙突然睁开眼睛,黑眸清明一片,似从未睡着过。

陆朔蹭着蹭着就扑他身上去了,现在他起身自是根着起来。

笔挺的军装被她压着的那一块全是褶皱,跟另边形成鲜明对比。

陆朔搅手指低头不敢看他。

看了眼做错事瘪了气的女儿,陆龙没多责怪,仔细抚平褶皱整理衣冠便要出去。

陆朔手忙脚乱把衣服穿上,大步紧跟在他身后。“爸爸,你还要去见人吗?”不是她笑他,是怕他面子受不住。

“不见人,难道要在房间发霉?”陆龙头未回,步子迈得大而迅速,似前面有十万火急的事等着他,却又不见他跑。

看大步流星的陆龙,陆朔憋气还是跟不上后,干脆小跑。“那爸爸你是要去见什么人?”

“能为我们解答的人。”

昨晚的行动虽然成功,但存在太多疑点,必须得弄清楚。

解答什么?陆朔困惑,瞅着他仔细回想之前的事。

“第一:特情局的人频繁失手,还未摸到机械人转移的边界线就被人解决,苏仲文他们也多次被人当靶子袭击。第二:他们的重武器从何而来?还有士兵。”陆龙边走边讲,等他说完,刚好走到总指挥室。

看到门口穿宪兵服的两个士兵,陆朔浑身一个激灵。

爸爸是想说有内奸?而能调动重武器跟士兵的,此人权力一定不小,现在又来宪兵……

“陆龙大校。”两个宪兵向他行礼,端正严肃,直视他的目光没有任何异样。

陆龙自然的向他们回敬。“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就在辛苦一夜,基地所有人都以为血刺队员休息时,他们已将整个基地控制起来。

医务室外面的秦朗、魏勇不过是摆个样子,顺道封死整条通道。更甚至原本坐地上望天花板的秦朗,是在侦察天花板是否有暗格,最终将先前画下来的基地图暗中交给莫默,再把天花板上的通风口走向告诉他。

进房的莫默跟冷焰扯了一通话,最后的身体接触把地图了他。得到地图的冷焰去叫苏仲文,苏仲文不想起来用被子捂住头,实际是在被子里将破解监控的代码发送给梁柯与袁帅,由他们关闭医务室的监控后,在外面闲逛的庸医周佳佳从窗户钻进来替换苏仲文。

所以当基地的士兵恢复这个房间的监控后,就看到冷焰叫人不成功,头部受伤的“苏仲文”捂在被子里不出来。而此时真正的苏仲文则钻进通风口爬到基地的控制室,在那里获取整个地基的防御系统后,实施监控。

像毒鸩那样的代码,苏仲文确实是没办法,但像这种普通基地的代码,对血刺的第二机械师来讲,也只是开胃小菜。

而要说苏仲文脑袋上的伤,嘿,比这伤重还继续战斗的事情多去了,头有点痛而已,对他造成不了多大影响。

两个宪兵推门进去,手均扣在腰间的枪上。

指挥室里一片空荡荡的寂静,没有任何的电子设备的嘀嘀声,像一间空房。

陆朔紧跟在后面,嗅到房里不同寻常的味道。

显然,不止她一个人发现异样。

拔枪的两个宪兵在走过存放档案文件的大架子时,看到前不久还见过面的将军。

看到握枪倒在血泊里的钟伟宏指挥官,两名宪兵收起枪,冲对讲机说了句:“案件结束,目标自杀。”

陆朔看着太阳穴多个血窟窿的将军皱眉。“线索又断了。”

陆龙很平静,深邃的黑眸毫无失望的冷漠,如同对这个结局早有料到。“只要有线,就一定有索。”

“爸爸……?”陆朔抬看他,见他走向那两名宪兵。

“给我几天时间,暂时不要公布钟伟宏将军的死讯。”

没有说原由,甚至还是命令性的语气。两名宪兵犹豫对看眼,才点头。“陆龙大校,钟伟宏的死因上头说会低调处理,你的要求我们可以答应。”

“谢谢。”

对他的道谢,两名宪兵同时敬礼,什么没多说,同样言简意赅的讲:“陆龙大校,再见。”

见他们多余的话不说,多余表情……呃,没有表情。

陆朔等他们出去叫来专门处理尸体的士兵时,才松口气迅速跟着陆龙出去。

呼……这下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宪兵了!

“爸爸,怪不得你不怕见人。”“哈哈……他们根本不是人嘛!”

陆龙:……

明天起,更新定为中午十二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