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别扭的陆爸爸(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零九章 别扭的陆爸爸(二)

“嗨,小美人,长官今天又不出来吃饭吗?”走廊上的周佳佳又只看到陆朔一个人出来,勾住她肩膀笑得眼珠都看不见了。

陆朔捏着他手甩开:“佳佳,你不必急着证明你是异性恋者。”说完在一干战友的大笑中迅速遛掉。

愣了三秒的周佳佳追她大吼。“老子就是异性恋,证明什么!”

前面远远甩来一句:“没人说你是同性恋啊。”

于是周佳佳跟苏仲文就更说不清了。

想到被自己调侃而不生气的两位战友,陆朔一整天的心情都极好,吃了饭给装酷实际不想让人看见的别扭爸爸打了份饭,一路哼着歌儿回房间。

里面陆龙在跟谁视频通话,不过摄像头只照到半个脸,就那边完好的。

看到她进来,陆龙平静淡定的关掉视频,转过椅子面向她,等着她将饭菜摆好。

陆朔乖巧的将饭给他装好,菜摆整齐了,接着又恭敬的把筷子递给他。

陆龙大少爷似的拿起筷子就吃,没一点不自在,坦然自若的本该如此。

女儿养来就是伺候老子的,不然养她干嘛?

以前他伺候自己,现在自己伺候他,虽然他没怎么伺候……不过陆朔很开心能帮到他的忙,就算是让自己当佣人也开心,只要是为他服务。

吃饭的陆龙,瞥到趴桌上一动不动望自己的陆朔,黑眸一沉。“茶。”

“是!”陆朔又乐道的跑开,去忙着泡茶。

一分钟后……

“爸爸,你的茶。”把茶放桌上,又继续看着他。爸爸好好看呀,虽然比初见时老了一些?不对,是成熟了些,但还是好酷!

又瞥了眼紧盯自己的人儿,陆龙迅速几口把饭解决掉,筷子一放。“把碗收了。”

“是!”清脆应答的陆朔,又一阵风儿似的将碗收走,送去食堂。

看到青春肆意、长发飘飘豆蔻年华的女孩出去,陆龙拿起桌上的茶杯,悠闲的吹了吹飘浮的茶叶。

养个女儿似乎没什么坏事。

“报告!”

正难得惬意的陆龙,修长眼睛撇向门外,沉默了下才开口。“讲。”

张扬摸脑袋。“有个原住民说找你,说是花开了。”不仅血刺的人奇怪,就连找血刺的人都奇怪。

陆龙沉呤,指甲修剪整齐的手指摩挲军绿色的大杯子。“告诉他近日不想买花,三天后再来。”

“是!”张扬应着,还是傻逼似的冲紧闭的门敬礼。

回来的陆朔看到面壁的张扬,憋笑坏心眼的迅速窜过去,假装什么不知的问。“张扬,你是来找爸爸的吧?他就在里面。”说着哗推开门。

张扬往里看了眼,看到还在休息的陆龙,才说没事,跑了。

啊,这几天陆龙长官一直呆在陆朔的房里,现在这个时候还在睡觉?不会是帝王从此不早朝了吧?!

看到捂在被子里的陆龙,陆朔嘿嘿笑的关上门,一下扑上床坐他身上按住被子。“爸爸,战斗受伤是功勋、功勋!”

陆龙掀被子没掀开,扭动身要把身上的人儿翻下去。“小坏蛋,给老子下来。”

陆朔不下,格格笑的更欢“哈哈,爸爸没想到你会躲到床上来,哈哈!”使劲按着的人怕他挣脱,整个人压他身。“爸爸,就暂时性毁容,反正他们没人敢笑的,他们笑你就罚他们跑步。嘿嘿……”

伸出手的陆龙一把捏起她衣领甩床里,猛翻身把她盖被里,反压住她。“陆朔士官,你这话提醒了我,爸爸就罚你今晚没饭吃。”

“不要,不吃饭长不高!”

“吃了也长不高。”

陆朔被闷得急了,感觉像被座大山压着似的,无可憾动。“爸爸你快起来吧,要被你压扁了。”

“刚才是谁压着爸爸不放的?有本事你再翻过来。”陆龙眼里满含笑意,冰霜冷漠在这一刻瓦解,若是其他熟知他的人看到,一定会把下巴掉地上。

逗弄被自己压得四平八稳的女儿,陆龙莫名的有股成就感,无法言说,比第一晚折腾半夜终于让她睡下还要满足。

也许这就是父爱?

“这可是你说的。”陆朔被闷得满头大汗,在被里柳足了力要把他翻下,脚掌抵住他胸口拼命使劲、再使劲?用了吃奶力气的人放弃了。“爸爸,要被你压死了。”

“就这么不经压,回去继续体能周操练。”感到身下的人放弃抵抗,陆龙松开她。

陆朔在他松手的时候猛一蹬腿,把他踢翻正欲猖狂大笑时,腿一沉,天旋地转的摔床低下。

被她不留余力踹下床的陆龙磕到后脑勺,而拖下床同归于尽的陆朔磕到下巴,顿时两人都疼得说不出话。

“起来,站墙角去。”旧伤未好又添新伤,陆龙皱眉呵斥她。

捂着下巴的陆朔哀哀戚戚的去面壁。唔,爸爸你玩不起!她明明也磕到了,为什么还要罚她?

事实证明,权力是多么的重要?

“陆朔,天黑了,打饭去。”

“是,爸爸……”

权力真的很重要!

这几天血刺指挥官过的很颓废,以公来讲,是颓废的,以私来讲,还是挺不错的,比在家当大少爷时还要轻闲,所以这几天就当是休假吧。

“爸爸,有你的包裹。”当完丫鬟当跑腿的。陆朔任劳任怨的把老子兼长官伺候的面面俱到。

陆龙看到包裹眼里闪过抹欣喜、如释重负等情绪,当即把尽心尽力伺候的士官赶出去。

被赶出来的陆朔,瞧到门外的小呆,摸了摸它手臂,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小呆,我怎么觉得爸爸利用完我,就一脚把我踢开了呢?”

小呆摸她脑袋。“小主人,你还不是利用完我,就把我赶出来。”

陆朔羞赧,抬头看它。“小呆,你会怪我吗?”

“不会。”非常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

“因为我至少还有利用价值。如果我没有价值,小主人怎么会带上我,应该会把我扔去回收站。”

小呆这话怎么听着有些心酸呢?不过也全无道理,若是它没有存在价值,自己何必创造它、改造它?

嗯!她决定了!从今以后要做个有价值的人!

“咔。”门一声轻响,从里打开。

陆朔、小呆两人均反头看。

锃亮军靴及一丝不苟工整的军装,还有冷峻让人不敢冒犯刚正不阿的俊脸,在他蹋出门槛时,天地变色。陆朔望着原本受伤的脸无一丝痕迹,他哗然打开门跨步出来时候,几乎能看到飞舞的纸屑跟和平鸽?!

重装上阵的陆龙,深沉的眼睛淡漠扫了眼呆愣的陆朔,走向苏仲文的房间。

被他平静实则藏锋卧锐的眼睛瞧了眼,又呆了几秒的陆朔看到他将一个东西丢给苏仲文,顿及跳起来大喊。“爸爸你开挂!”

陆龙朝她勾唇慑人一笑。“这叫火线支援。”

被他雪白的牙闪到的陆朔,惊叹他鬼斧神工的俊颜得到解救,同时又不舍两人共处的日子这么快结束。

她怎么有种希望爸爸再脸部受伤的想法?!

迅速甩头,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掉。

“别甩了,回房收拾装备。”陆龙走到她面前,把又不知在想什么的女儿塞进房,也不喊莫默,直接大呵:“集合!”

不宽的走廊里能听到房里有条不紊的刺头们,在如何迅速、高效的收拾东西并且武装好跑出来。

陆朔也不过是比他们快了那么一秒,等她出来时,莫默他们差不多都出来了。

“立正!”

总指挥官一声大呵,刺头们心里直道见鬼,但动作却做的从未有过的规范。

“向左看齐!”

长官,你错了,是向右!意念转错方向实际还是往左转的陆朔差点闪到脖子,不过她没敢说出来,因为军队里长官的话永远都是对的,不要妄想去置疑。

“立正!稍息!向后转!齐步跑!目标!海拔三千五百米高地!”

啊?!所有刺头脸色一阵阵参白,白如蛋白质。

长官你歇过头了,也不能这么整他们啊,三千五百米高地,折合算下来得四十多公里,在高原上跑四十公里,会死人的!

“跑!”

不管刺头们心里再怎么抗议,在长官的一声令下,如同吹响战争的号角,除了前进还是前进,退就是逃兵。

血刺小分队一路整齐跑过操场,引起许多士兵观望,大多人都一同想道:沉默这么久的血刺,终于要暴发了,暴发了啊!

从外面回来的张扬,先是看到他们一个个如丧考妣,后在他们风一样似的从眼前晃过,不禁停下脚步问随他们一起跑的指挥官。“陆龙长官,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买花。”跑在队伍中间的陆龙,从他身边略过,继续前行。

买花?这么多人就是去买花?张扬看到他手里的血刺,思了下立即跟上去。“我带你们去吧,我对花市熟。”

“我们知道花市在哪里。”

张扬不放弃。“我知道什么花香能抗高原反应,商人都是奸商,他们会骗你们。”

陆龙斜眼看他,下颌微扬。“花市乱。”

“我有带防身的家伙。”

“成,跟上。”

“是!长官!”

跑到海拔三千米时,他们大约完成目标三分之一,可他们一个个几乎都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捏吧捏吧都能装一桶洗澡水了。

不过陆龙也不是真让他们跑到目标,毕竟他也一样在消耗体力,更何况他们还要去花市,不能把体力都浪费在路上。

在跑到一处路口时,陆龙指着早停在那里的车喊。“上车!”

很有势气的一句命令,原本以为身后那些个刺头得个个生龙活虎的跳上车、翻上车,动作干脆利落,可实际他们是爬上去的,一个个像逃了几天的难民,又或者像丧尸。

陆龙叹了口气,自己也跟着走过去,正常动作的上车。

这次高原长跑中,原气大伤的要属张扬,他毕竟离开特训有好几年,来到这地方起初还坚持血刺的训练标准,可渐渐也怠慢了下来,现在他之所以没调队,完全是心里憋着口气,不想以前输,现在还输。

“开车,去花市。”缓了几分钟,陆龙隐含兴奋的讲。

通常指挥官觉得兴奋的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当张扬看到他说的花市时,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另个角度看事件:

“就算是你所说的,但我的兄弟不能白死,能一举灭了你们血刺,我想我们会有接不完的任务,你陆龙以及血刺,就等着神话破灭吧!哈哈!”

对他狂傲的笑,陆龙镇定自若,深邃的黑眸微扬,颇有嘲讽之意。“你那么不相信你兄弟?觉得他会因为我们的围剿,而被乱枪打死?”

“你什么意思?”庆哲蓦得一敛神色,粗犷的身躯肌肉愤张,目露悍光。

听到这话的其他五个雇佣兵也站直身,紧盯着他。

陆龙扫了眼房间,随后视线又回到庆哲身上。“我需要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审视的看了他会儿,庆哲愠怒极为不愉的开口。“跟毒鸩合作,不代表我就喜欢那么些个东西。”

黑鹰的老大能这么讲,这里自是绝对安全。陆龙没多犹豫,将事情全盘托出,以说服他们能跟自己合作。

听完他的话,庆哲与他的下属脸色都是一沉,但谁都没有表态。

最后庆哲咬着牙不冷不热的笑道:“这是你们政府的事,跟我们挂不上边。”国家安危关他们什么事?他们只是为钱讨生活而无家可归的雇佣兵,只做有钱的买卖。“如果你肯雇请黑鹰,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们。”

“不可能,正规军不会雇请雇佣兵。”

“说得好笑,现在你不是要让我们帮忙?”庆哲没有任何余地的拒绝。“黑鹰从不提供免费服务!”

听到这么否定的话,陆龙皱眉看向一旁的度之恒,以及其他雇佣兵。他们这些人,都是受过正规军的编制,因为各方面原因而离开军队,自形组建的雇佣兵团队,他们本性纯良,绝对不像外界所说的认钱不认人之辈。

度之恒瞧着他,默了默,摆明跟老大一心的态度。而其他人也是一样。

被绑椅上的陆龙有些失望,没有为自己身受困境而犯难,是在担心毒鸩的计划一但成功,那他就是双赢。

“不为国家,全当是为你们的兄弟。”陆龙望着他沉甸隐藏锋芒的眼睛,挺直背脊如撑控全局般跟他谈判。“我相信黑鹰成员不比血刺差,要想杀你的队员除非是放冷枪或是他没有防备之人。”“在战场我们会对谁没有防备?”

“当然是战友。”一直静听的度之恒突然接道,看陆龙的目光仇恨渐退。

这事经他这么一讲,他们都觉得自己队友不该牺牲在围剿中。黑鹰虽不跟国家对着干,但境内又不是黑鹰这一支雇佣兵,同行之间难免会发生对立情况,虽不能跟频繁出任务的血刺比,可在境内也不是谁都能惹他们。

而要说战友,他们是跟钟宏伟将军合作,对于曾经是正规军的他们来讲,对他的信任度确实要比一般的合作对手要高。

庆哲沉默了许久,提防的问。“毒鸩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因为你是庆哲少校,还有度之恒、堂益、谭坚、越卓、佟逸、以及牺牲的利威。”陆龙说这话时一一扫过他们的脸。“庆哲少校你选择退伍的原因非常明确,度之恒他们选择跟随你,自是你们都有共同之处,这个共同不全是反对机械人,而是其它原因能够跟你一起出生入死,所以最终他们也会变成跟你一样的人,而你们的存在对于毒鸩则是潜在威胁。”

“他现在花高价雇请你们,一个是转移活人实验体,二个是让你们与正规军反目成仇,当第一目标失败之后,则代表第二目标的成功。”“现在你们杀了这么多特警,你觉得五大行政区会怎么对待你们?”陆龙不吝啬娓娓讲述。“特种部队除了血刺,还有很多拥有八国通行证,要想追杀你们太容易了。”

“毒鸩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他的最终目标是摧毁血刺,因为只有血刺才是他的头号敌人,而跟血刺交战的黑鹰,你们确定能全身而退逃到国外?”

听了他这番话的众雇佣兵手心都出了把汗,惊心不已。

庆哲交错握了握手,望着他没有说话。

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让他重视起来,陆龙紧接道。“如果你们愿意跟我合作,我也愿意替你们逃过五大行政的追究。”

“黑鹰不提供免费服务。”庆哲还是那句。

即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度之恒他们听到老大的回答仍旧没有表示,似是不管老大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不会反对。反正大不了要命一条,他们怕什么?

“但黑鹰可以提供特殊服务,为了牺牲的兄弟。”庆哲凶狠的低笑,如钻出洞穴的老虎,看着温训,实际它已准备开始猎食。

陆龙跟着扬唇,一切尽在不言而喻的一笑之中。

“我想你们得先为我松绑。”

明显喜欢老大这个决定的度之恒他们,听到这话又都紧崩起来,个个盯住他没敢动。

陆龙友好的看向度之恒。

庆哲挥手,让属下松绑。

最后度之恒没办法,高度防备的凑近他,帮他把绳子解开。

打了特殊结扣的粗大绳一松开,陆龙的友好倏然一变,不给他逃开的机会,迅速扯住他衣领制住他所有反抗动作,扔刚坐的椅上就一脚踹他胸口,手里的绳子毫不犹豫带着呼呼风声挥向他脸。

这一连串动作不过短短三秒时间,快得堂益跟其他雇佣兵们还没反应过来,兄弟脸上就结实挨了一下。

“不客气。”打完人的陆龙扔掉绳索,礼貌近似优雅的说着收回长腿,挥了挥皱起的军装,站在房中身形挺拔、墨眉微扬、气压全场。

度之恒捂住右脸,憋一肚子气,瞅了眼老大,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原则,什么话没说。

看到属下被打,庆哲只是走过去拍了拍度之恒肩膀。“说了别动手,还回来了吧?”

黑鹰其他成员:……

老大,你还是我们的老大吗?

“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庆哲看向已坐桌边的军官,没跟他计较不请自坐这些小事。

陆龙很自然的给自己倒杯水,不是压惊,纯属刚才话说多口渴了。

“等我的部下来救人。”不疾不徐运筹帷幄的语气,陆龙看了眼外面的士兵与半思想机械人,想到什么转向庆哲。“也许我确实得找你们合作一次。我需要钟宏伟的罪证。”

“这个好办,只要你成功让我们甩脱五大行政的追击,我们可以友情提供。”

“成交。”

首先为香瓜迟了的更新道歉,因为一些小原因,导致更新晚了。

另外《第一百零七章赠送功勋》那章,香瓜是放错卷了,现在主编已调整过来,若是没看到的妹子快回去看吧,有九千多字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