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强强联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章 强强联手

花市没半朵漂亮花,只有路边生生不息的小黄花,还有……

一个个歪七扭八扛着枪站在路中的雇佣兵。

满脸横肉看着凶神恶煞,在军队绝对没有新兵敢在他手下调皮的庆哲少校,支起条腿坐在两个叠加的武器箱上,枪立在地上靠在他晃动的腿旁。

眉目疏朗英俊的大男孩度之恒,扛着枪扯着嘴,脸上显示的等太久而非常不爽,可这个脾气不好的家伙,他却是在黑鹰担任秘书的角色。

度之恒旁边的堂益,笑得非常好看,跟袁帅的阳光帅气不同,他更像没心没肺啥事不想的呆瓜。不过人不能被外表骗了,他是黑鹰的机械师,顶厉害的角色。

堂益过去是谭坚,长得跟他的名字一样,看着非常实在坚硬的一个人。黑鹰的情报、通迅员。

目如朗星的越卓,身体撑在那支长杆枪上,瞧那漂亮迷人的美国CheyTacM200,就知道他是狙击手。

佟逸是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中,长得最干净、气质最好的一个,放在大都市,百分之两百的人会以为他是三好学生,谁家少爷,绝想不到他是雇佣兵,还是爆破手。

瞧他们这站姿,要以正规军的眼光来看,他们全是一些歪瓜裂枣,要是入伍的话,绝对是被长官狠狠调教的对像。但不碰巧,人家就是那里出来的,还都是混到等级光荣退伍的。

陆龙跳下车,跟部下走向庆哲他们。

张扬看到他们眼睛瞪得老大。“陆龙长官,这……他们……不是说,看花市?”

撇了眼语无伦次的张扬,陆龙平静淡然的点头。“花姑娘。”

花、花花姑娘?“太重口了!”憋了半天的张扬说出这句口头语,但就这次最符合实际。

周佳佳自来熟的勾住离自己最近的度之恒肩膀,笑呵呵的讲:“姑娘们,几天不见你们又彪悍了不少哈,哈哈!”

黑鹰队员:……

庆哲没计较花姑娘这事儿,大大方方走向陆龙。“连花都不要,还以为血刺崩了。”

“崩不了。”陆龙一笔带过,看到他们手臂上都系着黑鹰标志性的黑色丝巾,剑眉微皱。“黑鹰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

没错,陆龙计划就是在部下救出自己后,将整个村庄都炸平,制造黑鹰全队阵忘的假象,而空中支援更利于他们的行动,最后陆龙之所以迟迟没有出去,是在安装周佳佳带进去的导弹定位器,这样等他们逃出来后,那些半思想机械人绝无漏网逃脱可能。

黑鹰的人离开村庄前,将钟宏伟的罪证交给了陆龙,然后他们去顺藤摸瓜,找到川西的机械人窝点,便去通知处理军队叛徒钟宏伟的陆龙,在听到要等三天时还以为搞不定叛徒,崩盘了。

庆哲看了下手臂上的丝巾,笑容有些牵强。“没看到这上面印的白鹰吗?现在开始我们叫白鹰。”

黑鹰队员:……

老大,取个霸气的名字吧!

平时他们这丝巾是带脸上的,现在戴手臂上一定有它的特殊含意。

想到牺牲的利威,陆龙没再多讲,挑下颌看他们身后。“光带武器,你们要跑着去?”

“我们这些姑娘们不是来给你们特殊服务的吗?道具都带了,不会连车都要我们自备吧?”庆哲把枪扛肩上,坦荡的看向自己战友。“姑娘们,抬家伙上车,让他们坐车顶去。”

“是!”

于是,有了这次见识,陆朔真真切切的知道,自己开周佳佳跟苏仲文的玩笑,真不算大啊!

吉普车有了黑鹰队员的加入,即使把后面的壳拆了还是坐着拥挤,所以形成你挤我、我压你现象。不过最另人满意的是,超载的车没有罢工,还在高原上高效前进。

车越来越往上开,海拔已经超过三千五百米的高度,陆朔受不了的窝角落,靠在莫默背上。

黑鹰的“花姑娘”均好奇看着这位“男丁”,疑惑的皱眉。“血刺还收女兵?而且还是个女娃!”

袁帅幽幽回了句。“资历比我们还老。”

资历不代表一切,看把她折腾的。

庆哲冲周佳佳勾手指,跟他换了位置。“小娃,这是我们男人的战争,你跑来做什么?”军装倒是穿得不错,即使现在懒洋洋像只病猫,头发它妈的都能当凶器杀人,可压在贝雷帽下还是有几分霸气的,不得不说人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养眼。

他身上戾气太重,不可忽视的陆朔正了正身,谨慎的讲:“这是国家的战争。”

“屁,小孩子一个懂什么国家、战争。”

一看他就是老精明的人,陆朔说实话。“因为爸爸来了,我想跟着爸爸。”

庆哲摸她脑袋,笑得和蔼。“这才对嘛。不过你爸爸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跟着他跑不安全。”

“没事,我有小呆。”爸爸哪不是好人了?

“就是那个机械人?”

“不是。”陆朔严肃的摇头。“是高能感知机械人。”

庆哲拍了下她头。“在我眼里都一样,一堆破铜烂铁。”

呃……好吧,这么说也没错。陆朔低垂着脑袋,蔫蔫的默认。

“这次之后就好好去读书吧,跟着你爸爸跑没前途。”

陆朔抬起半磕眼睛瞅他,不认同他的说法。“我是血刺的机械师。”说着看向脸上一直挂着淡淡傻笑的堂益。

堂益感到被注视,抬头看她。

两位机械师在空中噼里啪啦一阵眼神交涉,最后堂益明显不够陆朔呆傻,败下阵。

“而且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刺激又肆意。”

看她眼里闪着光,说这话时明亮有神,庆哲微顿,随即笑着把她帽子拉下遮住她眼睛。“不舒服就好好休息,血刺的小机械师。”

眼前一片黑,确实不舒服的陆朔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是位于海拔三千七百多米的地方,夜幕已降临,广袤的大地、天空本应该让人心旷神怡,可对于严重高原反应的陆朔,却始终觉得胸口压抑,闷闷得喘不过气。

“睡美人醒来了呀。”来车上拿东西的堂益,笑容加大。

陆朔点头,对他有点生蔬,没法像周佳佳他们那般相处自然。

看她半磕着漂亮眼睛,无精打彩的,堂益笑着去抱她,想将她抱下车。

瞧伸来的双臂,陆朔往后退了下,左右为难。他们宠爱,把自己当珠宝似的捧着,可她不是宝珠是个花姑娘呀,哪能被他们随便抱的?

见她不露痕迹的后退,堂益这才察觉到不妥,可这个时候收回手又更尴尬。

恰好这时来看病人的周佳佳,看到要占小美人便宜的堂益,立即跑过去拍开他手,将人抱下来。“堂益,我可警告你啊,想占咱们血刺军花的便宜,首先得打过我们哥几个。”

堂益看向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到齐的血刺队员,吞了口唾沫。“那个,我就想抱她下来,没其它想法。”

“佳佳,我想见爸爸。”萎靡不振的陆朔,向明显欺负人的战友讲。

周佳佳又瞪了眼堂益,才抱着她去帐篷。

帐篷里陆龙跟庆哲在商量什么,看到抱着陆朔打报告进来的周佳佳,修长的眼睛眯了眯。

“长官,陆朔士官找你。”感到被长官异样盯住的周佳佳腰杆一挺,说得非常正式。

陆朔套拉着脑袋、套拉着耳朵,就连头发都软趴趴贴在小脸上,露出的眼睛直定定瞧住陆龙。

陆龙看了看对面的庆哲,想了想才伸手。“过来。”

如释重负的周佳佳把人交给他,便功成身退,给她找传统草药去了。

窝进爸爸怀里的陆朔蹭了蹭,双手用力抱住他壮硕的腰便闭上眼睛,说不清是睡还是假寐。

庆哲抱手臂看她。“她挺粘你的。”

陆龙无所谓讲:“当你跟一个人相处的平均时间超过十分之八时,你也会粘她。”

“似乎确实是这样。”说着看了眼身边的枪。

“继续刚才的事。”“这间兵工厂还在正常运作状态,里面是否有技术人员及工员?”

“血刺指挥官,你忘了自己追击的敌人是什么人了吗?”庆哲颇有嘲讽意味的讲:“是毒鸩,一个为机械而痴狂的人,这间兵工厂早已被他架空,里面全是机械化操作,除了几个机械师在轮班,就只有固定来这里提货的人。”“真不知道再过几年,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几天我们已经摸清他们的提货周期,据我方的情报,他们以前是平均每个月提一次货,货物数量一百到五百不等,这次他们几乎两天提一次货,而且数量庞大,想必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他们的事情暴露。”

“他们下次提货是什么时候?”

“后天早上十点……”

游离状态的陆朔头昏脑胀的听他们谈话,昏昏沉沉想着很快又要有场恶战了。

陆龙跟庆哲聊了许久,才抱起软趴趴的女儿回自己帐篷。

在外面架锅熬草药的周佳佳及张扬,看到把陆朔抱回去的陆龙,不觉有些惊讶。

“我以为长官会用扛的,印象中他很少这么抱人。”在无边无际的云海之下,坐火边的周佳佳有一搭没一搭的讲。

“小朔朔不是不舒服吗?她反应确实有点厉害。”张扬撑下巴,用棍子翻动柴火。而且吃什么药都没用,又不愿留在基本休息,这不是瞎折腾吗?

周佳佳扯嘴笑,说的意味深长。“长官只会管自己舒不舒服。”“好了,拿碗来,我把这药送去给小美人就能功成身退了。”

“爸爸,我会很快调整过来,不会拖累你们的。”被陆龙放床上的陆朔,努力睁开眼睛,望向要出去的陆龙坚定讲。

陆龙反头看她,沉默半响,什么也没说。

“报告!”

陆龙收回视线看帐篷口。“进来。”

拿着名为中药的东西的周佳佳进帐,双手端着托盘立正。“长官,这是给陆朔士官煎的药。”很严肃的讲完,看了眼病怏怏的陆朔没把握的讲:“也许能有用。”

看了看他手里的药,陆龙又看向套拉脑袋的女儿,思考三秒,接过托盘。“你下去吧。”

“是长官!”

“陆朔,起来喝药。”原本要出去的陆龙,转身走回床边。

看到爸爸给自己送药来,陆朔精神的从被里钻出去,当嗅到跟墨汁一样黑又难闻的药后,瞬间嘴巴鼻子全皱一块儿。“爸爸,这是什么东西?”

“中药。”

陆朔瞧了眼紧盯自己的陆龙,把还要再说的话咽回肚子里,本着勇于尝试的精神,伸出舌头试探的蘸了点汤水。

看她小猫似的把粉嫩舌尖伸进药碗里,当它被药汁浸染成黑色时急骤捏一起的五官与纠结的秀眉,陆龙心情大好,摸着她头让她快点都喝完。

“爸爸,我怕有毒。”苦涩的味道在嘴里散开,陆朔抗拒的把碗放托盘里。

周佳佳医术还算不错,应该不会找错药草,而且就算有毒,对她也没多大用处吧?

陆龙把托盘放桌上,端药碗坐她旁边。“把药喝了,他们费了很多心思。”

可是真的不好喝!陆朔紧皱眉,痛若的望他。

“别让我重复第二次命令。”把她脑袋上的帽子摘掉,陆龙将药碗又凑近她几分。

浓重难闻的药汁味直往鼻子里窜,陆朔扭过头。“不要,除非爸爸喂我。”

“你确定?”

“确定!”有爸爸喂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吧?但是为什么他会露出愉悦的表情?

就在陆朔思想时,陆龙慢条斯理用勺子捣了捣药,略为生蔬的舀了半勺送她柔嫩泛着光泽的樱唇前。“如你所愿,把它喝了。”

陆朔心里忐忑,瞅着行为不正常的陆龙,把药喝了。

黑色的药汁被吸进两片红润的嘴里,紧接着看它们紧抿一起,漂亮的脸蛋露出生动表情。陆龙享受的继续喂她,看着每喝一口就痛苦万分的女儿,标准的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当喝第三口的时候,陆朔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一把夺过陆龙手里的碗就憋气屏住呼吸,一口气把药喝掉。

与其痛苦一时,也不要被他慢慢的逗弄、折磨。

“水!”没换气把药喝完,陆朔吐舌头喊。

见她把药喝完,陆龙有些可惜的给她递了杯水,叮嘱句:“早点休息。”

被苦得眼泪汪汪的陆朔,余怒难消,但也只得钻进被里休息。唔……爸爸最讨厌了!

喝了药睡一觉的陆朔,醒来后真感觉好多了,钻出帐篷看到东边的霞光满天,长长吁了口气,如同重获新生。

动了动睡酸掉的四肢,陆朔跑去找在挑菜的周佳佳。

现在才早上六点,短跑完的刺头们在到处找食物,野菜什么的全部搜刮来,最后由军医鉴定是否能入口,最后“花姑娘”们负责煮,分工明细。

“佳佳,你昨晚的药真管用。”陆朔跳他身边,下巴磕在膝盖上,眼睛直勾勾盯着认真检查野菜的军医。

周佳佳抬帘看了眼精神倍儿好的陆朔,又低头做事。“不知道是谁死活不愿喝,还得长官哄着。”

爸爸哪有哄?他是在看自己笑话!陆朔又往他蹭了蹭。“佳佳哥~”

“不要叫我佳佳!”

看月球表面的脸严肃板起来,陆朔没忍住笑起来。

周佳佳:……

吃了早饭,血刺跟黑鹰一行又继续出发,往大山的另边绕。

据说那是间远离尘世的兵工厂,由于工厂是生产军事用品及武器,因此地点才选在这么隐密的地方,而且要想到达兵工厂,必须得经过张扬所在基地。基地几千名士兵驻守,恐怖分子就算是飞也飞不过,除非击破内部防线!

对前面即将面对的危险,陆朔不怎么在意,因为在意也没有用。

神清气爽靠车板上,看沿途秀丽景秀山河、迎风自强不息的花花草草,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梁子,你说的没错,这世界确实挺美妙的,值得出来走走,探寻探寻。”陆朔趴车栏上,眺望远处的谷宽丘圆、群山争雄,被优美的风景给迷得转不开眼。

这里的最高海拔达到五千八百米,地质历史可以追溯到距今45亿年前的奥陶纪,长江源头主要支流在这里孕育古老与神秘的文明,是所有旅游、登山爱好者的不二选择之一。(信息来自百度)

梁柯被她说的正了正身,不是因为自己多有见识,而是感觉被什么看了眼,让他背脊飕飕发凉。

袁帅支着帅气的下巴望,稀松平常又隐含向往的讲:“小朔朔,只要留在血刺,你还有更多美景可以看,而且是不花钱的。”

心里发毛的梁柯也跟着参合。“是啊,你看这来回又坐飞机、坐车、又住宿的,折合算下来没个几万来不了。”

黑鹰队员:……

感情他们每次出任,还带着旅游性质?

陆朔慎重其事的点头。“对,说的没错,不仅免费旅游了,还体验了野外生活,这些在大都市的人想这么玩,还得交钱。”

陆龙:……

她是有多爱钱?

“佳佳,你快看这是什么?”车呼啸而过,看到路边长出一朵像“包菜”的东西,陆朔以为是野菜,大叫着找军医鉴定。

迅速反头的周佳佳只看到个包菜影像,但这个影像足够他分辨出那是什么,立即大喊停车。

莫默紧急刹车,车后所有人被往前甩。

周佳佳敏捷身姿跳下车,往回跑。

摇首张望的陆朔,看跑去包菜位置的周佳佳,见他把菜带回来,想着中午又有新品种野菜吃了。

周佳佳把包菜扔车里,紧接自己跳上来。

看到包菜的张扬见怪不怪。“这东西越往上跑越多,值得大惊小怪吗?”

“霍,不错哟,我都忘记这是啥地方了,还有这么新鲜的雪莲。”其他人都认出“包菜”是什么东西,有几个表示意外。

“这就是雪莲?”陆朔戳比包菜还难看的东西。她以为雪莲花,是比何花还有莲花都漂亮的东西。

周佳佳点头。“嗯,昨晚给你煎的药里就有它。”

“效果显著,不愧是药中圣品。”听到这话,陆朔变态立即一变,瞧着包菜的眼光也不一样了。有些东西果然不能单看外表。“佳佳,等任务结束,我们多采些回去吧,这东西好像老值钱了。”

众人:……

“这是兵工厂的局域图,面积两千五百平米,原驻军有两个连,现在他们不知去向,还有那些科学家及工员。”庆哲把早调查好的资料袋扔给陆龙。

陆龙看到上面的照片,微微皱眉。

这间兵工厂是境内最早的一间的兵工厂,算不上最大,但从这里出去的武器大多名声大噪,它在1913年改装过毛瑟1907年式步枪、1944年发明了捷克式轻机枪等等重大事项,均在这里发生,它对于军部的意义重大。

沉默许久的陆龙看向庆哲。“给我点时间。”说完拿起文件袋往外走。

走出帐篷的陆龙,看向在夜幕下忙碌的部下,冲其中一个大喊。“苏仲文!”

“到!”苏仲文扔下柴火一个箭步跑到指挥官面前。

“拿上电台来我帐营。”

“是!”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这间兵工厂,那么就不单是血刺与毒鸩之间的战争,该如何处置它得请示上面。

苏仲文摆了电台,给长官弄好一切后,在他的命令下退出帐外,在外面站岗。当然,说是站岗,他只是杵在那里以防有人打忧长官而已,实际视线到了忙活的战友身上。

远处周佳佳在指挥全军,就连莫默都退居打下手的地位。

没办法,谁让他会弄好吃的呢?行军在外有吃的就是爹妈。

“张扬,你去多采些莲花回来。”“冷焰、袁帅,你们和张扬一起,帮忙拿。”

“莫默你跟魏勇去打些鸡回来,没有鸡鸟也行。”

“度之恒,你们别屁股粘地上了,去多采些野菜回来。”

周大厨叉腰指手挥脚,颇有大厨风范。

陆朔看到个个都分散走了,仰头望周佳佳。“佳佳,我做什么?”

“你嘛……”显然没把她列入名单的周佳佳,想了想,指着那口锅。“生火。”

于是陆朔就沦为火夫,不过没多久,她就被周大厨嫌弃的赶走,怕火没生好,浓烟倒把敌人引来了。

没多久出去觅食的人都回来,把食材交给周佳佳,便个个睁大眼睛看他。

周佳佳被一群饿狼盯住,没什么不自在,手里军刀大起大落,清理完生禽扔锅里,十分自得的讲:“今晚给你们煮天生雪莲炖山鸡!”

听到这名字,饿狼们的眼睛更绿了。

等到食物能吃的时候,血刺指挥官跟黑鹰老大一起出来,两人脸色平常坐在他们中间,一个自给自足的动手,一个由女儿孝敬的端手边,直让众人羡慕的肝都碎了。

“似乎有个女儿也不错啊。”庆哲吃着自己舀的雪莲炖鸡,眼睛直望着坐陆龙旁边的陆朔。

统一光棍的度之恒他们几个,也生起这种想法。

周佳佳、苏仲文几个微略自豪。他们不用羡慕,家里那个虽然有时快翻天了,可现在想来还是挺可爱的,而且比长官的好,自己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咳,庆哲少校,可惜这里没有女人。”周佳佳喝了口汤,露出古怪的笑。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看陆朔。

把头埋碗里的陆朔被陆龙挡身后还不知怎么会事。

也看她的周佳佳挥手。“她不算。我是说现在要是你身边有位美人,说不定几个月后你就能当爸爸了!”

众人:……

“知道这雪莲干什么的不?”看他们一脸迷惑,周佳佳在黑夜里笑得露出两排白牙。“不仅能抗高原反应,还能冶早泄、遗精、阳痿!哈哈!”“啊操,你们谋杀啊……”

刚说完的周佳佳被黑鹰一大波兄弟袭击,按地上狠揍,而莫默他们默默的吃饭,全然无视。他就是欠抽!

抱住头的周佳佳凄泣诅咒:“祝你们今晚撸不完的管!”“靠,别打脸行不行!”“我没说你们早泄、遗精、阳痿啊!是说你们吃了更精神……噢……”被打得更惨。

有句话说的对极了:不作死不会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