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兵工厂之营救(上)/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一章 兵工厂之营救(上)

兵工厂位于海拔四千五百米的高地,吃完晚饭的血刺及黑鹰队员,把痕迹处理掉便起程,在前进五公里后弃车背上装备步行,披星戴月朝目标跑去。

在靠近兵工厂一公里外时,陆龙与庆哲把计划明确说了次,接着陆龙又说了件很棘手的事。

“上面表示,如果721兵工厂真的已经沦陷,需要我们展开搜救,如有幸存者,必须尽一切努力将他们救出,并且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不允许摧毁此工厂。”陆龙看着庆哲严肃的讲:“我知道有了这些要求难度系数直线上升,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除去兵工厂悠久历史,单里面有人质这一事件,就足够他们重视。

黑鹰的队员都沉默,包括庆哲。

如果这个时候还活着的,一定是些科学专员,营救他们是国家最重中之重的首要事件,就像陆龙讲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良久后,庆哲点头。“但黑鹰的特殊服务只针对毒鸩,营救行动我们不参与。”

听到这话的陆朔,抬眼帘瞅了他们眼,有点鄙视意味。什么嘛,还以为是一伙的!

对她的小眼神,庆哲笑得大方,似他本就顶天立地,无需其它修饰。

“可以。”陆龙没有意外,同意他的要求,朝他伸手。“天亮之前我们会赶回这里跟你们汇合。”

庆哲拍过去握住他手。“等着你们。”

陆龙收回手,看向莫默几个挑了挑下颌。“出发!”

“是!”

跟着爸爸跑的陆朔,不时反头看庆哲、度之恒他们,想不透后扭头一心跟上陆龙脚步。

这里晚间气候低,月亮被云层遮住似隐若现,血刺小分队共十人全速前进,如一群正赶去目标地点的死神。

在差不多快到兵工厂时,感应到什么的陆朔拿出掌上电脑,果然获取到大批量数据。

数据庞大,几分钟陆朔都没看完,而且上面还显示获取中。

太多符号在脑袋乱飞,陆朔甩头收起掌上电脑,专心前进。可越靠近兵工厂,心情越来越不平静,脑袋总是不住蹦出刚才的代码,还有那精密的编程。

这代码大致一样,一些较弱、一些较高,有点眼熟……?

想到什么的陆朔皱起眉,看前面的陆龙,在作出精准的作战计划又不可避免自己留在外面后,才把这事情讲出来。“爸爸,我要跟你们一起进去。”

“陆朔士官,服从命令。”陆龙没把她的话放心上,说完看向总体积三千平坊,工厂立体直径二千五百平米的兵工厂,准备从后面潜入,进入离科研室最近的仓房,从那里开始搜救行动。

陆朔急了,位住他的衣服。“爸爸,这里面总共有三十五间不同武器科研室、作业区每层一间工厂共七层、宿舍独立楼层共一百五十个房间、这个时候万一他们不在科研室、你们要一个一个房间找吗?”

憋一口气讲完的人再接再励。“而且这里的机械等级已经达到半思想级别,就存放仓库,共计总数五千多具,万一你们触动他们,后果很严重。”

看她说得精准都不用换气,张扬有些羡慕的看她。神童呀!就刚才这些上面传来的精准数据,他都只记住几个重要地方,她竟然连有多少个房间都记下来了,还有那些房间是做什么的都说得明确。

陆龙凝视她机智的眼睛想了半秒,随即看向莫默。“行动。”说完拉起地上的陆朔。“不准乱跑。”

陆朔兴奋低声应着。

这次行动,进入兵工厂的分别是陆龙、陆朔、冷焰、梁柯和魏勇五个人,莫默带着周佳佳、苏仲文、袁帅、秦朗成立另支小分队,在外潜伏接应。

公元前四七五年到公元前二二一年的《周礼地官》一书上这样写道:五人为伍,五伍为两,五两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这个编制一直保留至今。

这次一下出动两支小分队,由此可见,血刺指挥官是下血本了!

当然,张扬被屏除在外,他负责与外面基地保持联络。

兵工厂一片漆黑,想是为了节省能源,连安全照明灯都没有。

睁大眼睛望四周的陆朔,在走近主楼时,看到他们的支架都是军绿色的,不得不想它被茶害的太深了。

五人左手臂托枪抓着手电筒,无声前进到主楼后边,分左右靠在军绿色的门。

陆龙冲陆朔打了个手势,然后指指门。

陆朔立即放下枪蹲门边开锁,几秒钟搞定在冷焰率先进去后,紧跟其后。

这个仓库是放杂物的仓库,并不是“货物”仓库。

迅速窜进去的几人,手里的电筒四处照,扫过废弃的铁具模具并全速前进。

“安全。”冷焰。

“安全。”梁柯。

“安全。”魏勇。

分散式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五人防备各方位穿过仓库,进入贴着雪白地板现落了层灰的走廊。

走廊里的门没再用军绿色,是铝制的门窗。前面几间房的百扇窗关合,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

陆朔拉住要进去的冷焰,冲他摇头。

冷焰迟疑半秒继续前进。

五人凌碎的脚步踩在地板上,发出咚咚响声。陆朔屏息观察四周,感应除他们之外这里还是不是有活着的人。

穿过不长的走廊,五人走到较大的外部实验室中心。

朴实的长桌,支撑它的铁架锈迹斑斑,铺在上面的军绿色桌布落了层灰。

陆朔用手抹了下灰,又用手电照桌上的东西。子弹壳散乱、地上掉了几颗、放大镜手柄反在桌中间、地上可疑黑色痕迹、椅子未摆正、长桌整体未摆直……

把这些疑点一个个分析出来,陆朔凛神。“这里被架空至少三到两年,有反抗的痕迹、血迹,目测科研人员已经遇难。”

陆龙看了桌面眼,又用手电照她的脸。

陆朔被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伸手挡。

“未看到尸体之前别做结论。”狂妄自大。

“长官,很不幸,我看到尸体了。”已经走进小间办公室的梁柯,在无线电里讲。

听到的四人往他的方位退去。

办公室不大,二三十平米,像是临时休息的地方,桌上摆着凌散文件,几张落在地上险些被堆积的灰尘埋掉,而尸体靠椅背上,骷髅头靠在椅背上,额骨中穿了个洞。

陆朔越过他们走过去,看了眼死者,去捡地上的纸,抖了下手,尘土在电筒光下打着旋儿上升。

是一张枪支的构想图,只是素描稿。

陆朔去翻桌上的本子,按页码全看了遍。“都在,明显他们不是奔着武器来的。”

没有收获,五人退出房间,陆朔往楼上照看了下,看向陆龙。

再次检查这里一圈的陆龙向他们挥手,让他们上楼。

“安全。”和冷焰两人跑上楼的陆朔,低语了句,继续搜寻有用价值。

不过很可惜,二楼各项目部门,除了几具尸体什么没有。

陆朔回想一遍主楼的格局,在上到第三层陆龙下令去生产楼看看时,坚决要上四楼。

三楼是档案室,除了一个趴在档案登记桌上的尸体,档案都还是工工整整码放着,没什么特别之处。

冷焰、梁柯、魏勇看向陆龙,在等他做决定。

陆龙没想多久,自己率先走在前面。

后面四个赶紧跟上,电筒照着铺了地毯的楼梯,两个紧托枪防卫前面,两个背对战友往楼梯上退。

主楼总共四楼,而这象征权力的最高层,分别是三位主科研人员的办公室及总指挥官的办公室。

第一间科研室的办公室,秘书的坐位有具骷髅架,而里面宽大的办公桌并没有科研者的尸体,桌上书籍资料摆放整齐。

陆朔在他的桌上找了番,最后看到有密码但现在失效的抽屉,想也没想打开它,把里面的东西都倒桌上。

看她像强盗入室抢劫的举动,四人都不解。

“龙朔,你在找什么?这里的东西我们都不能带走。”冷焰面向门外,用电筒戒备的看四周。

而被他说的陆朔找到手绘本,翻看了一下里面内容,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塞进衣服里。

“走。”陆龙睨了她眼,什么没讲。

接着第二间、第三间办公室,陆朔都做了同样的举动,只是她的本子是在不同地方找到的。

拿到三个本子,以为她要去总指挥室的刺头们,却见她往回走。“去医务室。”

医务室在主楼前边,五人回到刚才的主科研室,穿过走廊左则便是若大的医务室。

药架上摆满了各种抗生素及许多抗高原反应的药,其它不常用的药放在另个药架上。

陆朔手电仔细照过医务室的药柜,走向半合着的铝合金门。

其他四人也注意到那扇门,但冷焰、梁柯、魏勇死守三个面,在陆朔及陆龙走向门时跟着后退,在最后停步时还是刚才的方阵,没有动过半分。

靠近门的陆朔心跳如雷,手电的光从门缝照进去,想要偷窥里面景象,可奈何空间有限,她只看到灰扑扑的地板。

收回门里的视线,陆朔看到门上另道光线,知道后面还有爸爸在,顿时就豁出去了,手掌一伸将门推开。

几年未动过的门哗哗落下许多灰尘,等陆朔挥手拍散灰尘时,被里面的景象吓得震在原地,仿佛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里面做为病床的房间很大,左右摆放了十个病床,想是为这里工人多而准备的,但此时上面全是尸体,还有地上,靠近里边的墙壁,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

怪不得他们刚才没有看到多少尸体,还以为他们被拉去做苦力,没想到全死在这间休息室里。

陆朔吞了吞口水,迈开步子准备进去,被人拉住衣领便反头看他

陆龙摇头。“小心传染。”

“我会小心的。”陆朔还是执意进去,捂住鼻子就走进恐怖的病房。

死在这里的尸体很奇怪,没有像外面那样的变成骷髅,而是干尸,但一具具面目狰狞,想是死前受到极大痛苦。另外还有两具半挂在床边上,应该是想逃走,可他们没能走下病床。

陆朔用手电粗略扫了眼死者,便仔细观察四周。

病床间有张四方桌子、桌子中间明显有重物压痕、即使落了层这么厚的灰都没把凹痕填满、地上成片成片的血迹斑驳、破碎芯片。

陆朔捡起半片芯片,放在电筒下照了下,没发现什么异样便装进口袋里。

“长官,他们死的好奇怪。”往回走的陆朔疑惑皱着眉。“几乎都是死于心脏停止原因。”这里每一具尸体的心脏位置全部破烂,有些还露出森森白骨。

陆龙沉了沉,黑暗中没有说什么,伸手搂住她幼小肩膀出去,对三个部下沉声讲:“去做业区。”

在陆朔感觉气氛一下变得沉重时,告诉他们一个算得上好的消息。“没有发现三位主科研者,他们应该还活着。”

她又不是变态,喜欢去看尸体,只是想看他们之中有没有那三位杰出的武科(武器科学)罢了。

做业区在主楼的对面,要过去那里,需要窜过很大一片操场。

陆龙跟莫默说声,带着陆朔他们前往对面大楼。

整个兵工厂寂静无声,陆朔他们关掉手电穿过平地,到达对面大门在战友的掩护下开锁。

紧张的陆朔打开锁,推开门时开玩笑的讲:“以后退伍了,我可以开个开锁店。”这样就不要做那些低级又不对的事情了。

“哇,小美人,我突然觉得你很恐怖!”周佳佳在外边,似闲着没事干跟她聊天。“你能黑掉哪种级别的系统?电子锁对你已经不管用了吧?”

“嗯……越高级越容易破。”相反忠诚度考核那次古老的锁,她花的时间还要久些。

“你忒前卫了。”“这么说你能黑掉总统阁下的?”

往里走的陆朔斟酌了下,才小心翼翼的讲:“实际我已经进入过白色大楼了。”

这话让冷焰他们都瞧她,被指挥官呵斥一句,专心前进。而周佳佳他们则在默默的玩泥巴。这小孩忒厉害了吧?

“安全。”将一楼寻视遍,冷焰回到战友中。

梁柯看那些机械,用手摸了下。“灰尘比主楼要少很多,应该有人常来这里。”

陆朔抬头看天花板。“你们听。”

五人都屏住呼吸,听到楼上不时传来铁器相撞的咚咚声。

“机械化操作,没有感应到人的气息。”陆朔露齿一笑,托着枪正要跑上去,被陆龙拉住。

陆龙向冷焰及魏勇两人打手势,让他们两前进侦察掩护自己跟梁柯。

冷焰、魏勇关掉手电筒带上夜视镜,迅速跑上楼蹲在楼道两旁,后面三人也全部关掉手电筒,跑上去不同方位翻进二楼门内。

看到两个男人的梁柯正欲开枪,被旁边的陆朔阻止。

陆朔做了个嘘的手势,低声讲。“机械人。”

“安全。”冷焰。

“安全。”魏勇。

他们成功破门而入,冷焰、魏勇快速将二楼整个检查了遍。

确定暂时安全,几个摘下夜视镜,打开强光手电。

夜视仪再怎么先进,都做不到跟白天一样效果,看东西全是绿色调,除了夜间交战,一般士兵都太爱戴这东西。

陆朔用手电照刚才的男人脸上,细看他的五官,不禁惊叹这些人的厉害之处。

“跟真人一样。”梁柯打量一具机械人,说出大家的感想。

确实一样,就连肌肤上的绒毛都做得十分到位,只是你用力捏它就知道它体内跟人类是不一样的。

陆朔转去看别处,用手电斜照过去时惊呆了。这也……太多了吧!

一排大型仪器上,平均半米吊着个机械人,机械人背部连接管子,裸露在外的机械仪器不时闪着红色、蓝色的小光,看样子是在充电。

“这里只是外壳部份,我们上去。”陆朔又瞧了眼统一表情的半思想机械人,转身往三楼走。

四、五都是这些个外壳,当到达第六楼时陆朔停住脚步凝听四周动静,在感应到周围波动后,抬头往上看。

无人打扫而结了蜘蛛网的天花板,还有……

“啪。”一滴水掉在地上,每隔半秒响一次。

冷焰、魏勇两个戒备四周,陆龙、梁柯两人的手电跟着往上照。

“啪”“啪”

走出十来步的陆朔,看到水声从哪来的后,惊恐张大嘴,要叫出来时被陆龙捂住了嘴。

“唔唔……”陆朔有些疯狂,挣扎的荡起腿,想逃脱陆龙的桎梏。

陆龙紧锢住她往后拖。“去七楼!”

瞪大眼的陆朔死盯住被甩进天花板的武科人员之一,浑身剧颤,从心里升起的寒意让她恐慌。

她杀过人,刚才也看过无数尸体,现在亲眼、近距离看到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她无法接受,况且他还是个有为的科学家,觉得他不该死在这里,以这么凄凉的处境。

陆朔被拖上七楼,仍是无法镇定。

冷焰等人确定安全后,枪朝外围向她。

“龙朔,没事的,什么事也不会有,别害怕。”陆龙松开手,紧捧住她脸让她看着自己。

陆朔克制不住恐惧,混身像抽搐似的抖个不停。她望着陆龙担心的脸一个劲摇头。

“听着士兵,你现在必须镇定下来,这里需要你。”

“爸、爸爸……”陆朔哽咽的抱住他,无法做到平静。

陆龙紧搂着她,用手电照了圈高精密仪器的七层,又看怀里被惊吓到的孩子,下了撤退命令。

把脸埋在陆龙胸膛的陆朔,在他带着自己转身时,迟钝的感应到什么。

“有、有人……”陆朔抬头看左边长长的通道。“呼吸、人类、还有……危险!”

“砰!”一声枪响在寂静的夜里刺耳响起。站守左边位置的冷焰怦然倒地。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急,梁柯对着左边一通扫射,魏勇迅速带着冷焰移到障碍物后面。

梁柯猛打完一夹子弹躲进魏勇的旁边,低咒。“没看到人,什么也没有!”

冷焰被打中肺叶,口里不住吐血,陆龙面不改色拿出急救包,只有冷焰才知道按在伤口上的止血贴有些失控,疼得他又出了身冷汗。

紧张的魏勇没看出冷焰的异常,粗鲁喂他吃了抗生素与止痛药。

坐在冷焰对面的陆朔看到满身是血的冷焰,咬着手臂忍住惊叫,眼睛死死瞪着面孔扭曲的战友。

冷焰生得英俊,不说话时有股淡淡的疏离,可实际他却是最愿意助人为乐,无数重复教自己刀术,即使军刺每次都被自己甩出却从没有责怪自己。可现在他痛苦的挣扎,在死亡边沿咬紧牙根,就是怕自己暴露为战友引来危险。

这是自己的朋友啊,能够包容战友所有缺点,不论何时他们都在为对方着想。陆朔抱头咬住舌头没让自己哭出来。如果刚才她发现的早一点,冷焰就不会中枪,如果他死了,她就是凶手。

“长、长官,我不行了,你们快走吧。”冷焰吞了口血水,艰难用尽全部力气的低吼。“离开,快点!”

陆龙握住他手臂。“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不抛弃,不放弃!”“走,撤退!”

把人交给魏勇,陆龙戴上夜视镜低声跟莫默及周佳佳讲:“准备接应,刀刺受伤。”

“长官……”见他们要走,陆朔抬头看他,打着颤儿轻声开口。“这里还有活人,也许是其他两位科研者。”

陆龙沉默望着她,随后看血流不止的冷焰。

汗水跟血水化为一起的冷焰,喘息急促的摇头。“长官,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一分钟,没找到人立马撤退。”最终陆龙下令,看向陆朔低声喝道。“带路。”

陆朔深吸口气,持枪冲出。“是半思想机械人!在右边!”闭着眼睛一路往前冲的陆朔大喊。“以每秒16m/s往右边移动!”

伴随她的话,还有不绝耳突击枪的声音与巴雷特的枪声,让人十分有安全感。贴着子弹前进,无法解释她的这种安全感从何而来。一定要一个词来解释,那就是信任!

魏勇按照陆朔的计算方位,在捕捉到目标后迅速开枪。

“碰!”一声剧烈枪响后是重金属倒地的声音,而这时陆朔已冲到发出热源的房间,一腿踹开门举枪进入,与陆龙两个同时锁定房间各个方位。

“安全!”陆朔继续前进,突破第二道门进入时被两声惊叫吓了跳。

听到人声,陆朔看清是两个科研者后,打开握在左手的电筒,方便他们看清自己。“血刺陆战队,来救你们的。”

两个大惊失色的武科看到她,停止尖叫,哆嗦的接过她手里的电筒。

陆朔让他们出去,自己断后时与所有战友讲:“人质找到。”

“马上撤退!”陆龙在看到两个武科后,背对冷焰低声讲:“撼山、书生开路,走后门!”

一行七人迅速下楼,咚咚一片凌乱脚步声围着楼梯蹋旋而下,后面的陆朔集中精力全方位感受四周波动,在他们安全跑到二楼时甩出风暴,在它钉进混泥土墙壁时双腿一跃跳出护栏,速降至二楼要撞向墙壁的当右脚抵住墙壁再一跃完美落地。

已到地面一楼的科研者看得目瞪口呆。梁柯、魏勇冲她竖大拇指。

“GOGOGO,鱼刺准备救人!”陆龙背起陷入昏迷的冷焰迅速撤退,边撤边指挥外面的小队做好一切迎接伤患的准备。

陆朔、梁柯、魏勇把前面交给莫默他们,全力防卫身后以及保护武科。

在与莫默他们汇合后,战友全顾着去救冷焰时,陆朔站在石头上看那座兵工厂。不太对劲,太不对劲了。

就在陆朔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能这么顺利逃出来时,掌上电脑突然一震。有人给她发信息。

雷翼:小夜猫,这个时候还不睡,小心长不高。

陆朔:……

陆朔:你想干什么?!

雷翼:睡不着,找你玩玩。

操你大爷的!睡不着数绵羊啊!

陆朔: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睡到起不来!

雷翼:我真期待有那么一天。

雷翼:时间不早了,就算是夜猫也该入睡了。今晚你睡个好觉,明天你会得到一个惊喜。

可恶!陆朔操骂了句,转身去看冷焰。

周佳佳满头大汗在给冷焰清洗伤口,痛醒来的冷焰咬住衣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不断流血的伤口看得惊心动魄。

“伤到肺了!必须得把子弹取出来进行止血处理!”周佳佳说完抽出军刀准备将子弹挖出来。“刀刺你忍着点。”

已经疼到没有力气说话的冷焰,闭了闭眼睛点头。

看到准备拿刀取子弹的陆朔,心里冷得发寒。“等等!”

周佳佳停下来看她。

陆朔迅速打开手提箱,在两位科研者面前像变魔术一样激活小呆。

“小主人。”恢复人形的小呆调整脑袋方向看陆朔。

陆朔急得没回话,分秒必争的讲:“分解手臂!”

然后小呆的手臂就咔咔分解成四块。

冷焰粗喘着气,气若游丝的冲周佳佳讲:“我看着小呆分散注意,你快点动手。”

陆朔:……

她不是叫小呆出来变把戏给他看的。

“鱼刺,这个应该更方便取子弹。”陆朔从小呆手臂里取出块薄而长的钢板,从中折断递给军医。

看到这东西的周佳佳,一看就知道她这个比刀好多了,飞快接过便开始手术。

苏仲文为了分散冷焰注意力,跟军花陆朔聊天。“龙朔,机械人手臂里要用到这块东西?”他也是机械师,怎么不知道机械人手臂还有块这样的装置。

陆朔故做轻松的讲:“特意装的。如果时间允许,我可以在小呆身上变出一整套手术工具。”

“高。”

“这叫防范于未然。”

“啊”正当他们两位机械师聊得起劲时,冷焰一身大呵,将衣服咬破了。

同样出了身冷汗的周佳佳虽然将子弹取出,却并未松气,紧皱着眉儿帮他喷了止血剂要包扎时想到什么,看向陆朔。

陆朔眨眨眼睛,回望他。

周佳佳不尴尬的讲“小美人,借你的东西用下。”

“什么东西?”

“你包里的东西。”

“?”

周佳佳咳了声。“日用的护垫。”

陆朔:……

“拿出来,快点。”

要在这么多战友面前吗?看他严肃的样子,陆朔磨磨蹭蹭打开背囊,拿了张给他。

周佳佳没有安抚涨红脸的陆朔,撕开护垫按在敷了药的伤口上,再用纱布绑好,随即拍拍半昏迷战友的脸。“小美人的第一次就这么贡献给你了,美得你吧,别睡了。”

陆朔:……

她还没嫁人!

冷焰半睁开眼睛虚弱的笑了下,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没有说话。

周佳佳回握他的,看向远处的陆龙,起身走向他。

陆龙刚打完电话,看到走来的周佳佳,望了冷焰眼。“他怎么样?”

“情况不太好,他现在已经失血过多进入半昏迷状态,如果再不有效的止血与送医院输血的话,情况会非常糟糕。”周佳佳知道这很难办,该如何做这个决定得由指挥官定夺。

陆龙看时间问他。“再等十分钟行吗?”

“我想他会坚持的。”

“黑鹰他们已经在路上,十分钟黑鹰他们未到,你带着我的通行证和冷焰直接反回血刺基地。”

“是!”

返回血刺的话,是对冷焰最好的选择,可这就意味他们不能参加这次战役,现在只能希望黑鹰他们能准时到。

周佳佳往回走,看着不知疲惫陪冷焰说话的战友,鼻子一酸。不能参加就不能参加吧,失去冷焰才是最大的遗憾。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还未到十分钟,黑鹰他们高效的跑来跟他们汇合了。

庆哲看了眼脱水又神志不清的冷焰,迅速打开度之恒递来的黑盒子。

黑盒子跟小型密码箱差不多大,当庆哲层层解码打开盒子时,黑绒里只存放两支装满淡绿液体的注射器。

“只有两支,陆龙大校,我可是把兄弟的命用来救你部下的。”庆哲拿起其中一支注射器,说着特得意的瞧了陆龙眼。小子,你也有求自己的时候了吧。

黑鹰带来的是两支细胞修复剂,这东西对于战场上的人来说,确实跟一条命差不多。

细胞修复剂属于严格管制的药种,就连军部都只有个别部门配有标准的量,外面的人想要弄到这东西非常难。而做为交易,血刺在任务完成之后需要奉上十倍的量。

对这个交易陆龙想也不想就答应了。现在一支就是救命的药,等人死了有再多药再高科技的医疗技术都不管用,所以这个答案当然不需要考虑。

注射完药剂,周佳佳才准冷焰睡,并且让大家都散开,别围着他坐。

处理完冷焰的事大家松了口气,这才有空去看两位受惊的武科。

“这间工兵厂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占领的?”陆龙锐利的黑眸紧盯着他们,问得直接而明确,像局里警察在审问犯人。

陆朔及黑鹰们有些异样,但想到差点就死在这的冷焰,谁都没有吭声。

武科们也没心思介意,努力镇定下来回答他的问题。“三年前,国土局在这里投放实验体的时候。”

“整个兵工厂就只剩下你们了?”

“是的,本来还有个,我们三个被留下给他们编写武力机械人代码,同时设计适合机械人用的武器。”“但是近段时间那些人好像要转移这间兵工厂,我们通过兵工厂暗处的监控系统得到他们转移完就会杀了我们灭口,于是我们共同密谋,在给半思想机械人加装武力型代码时,激活了一大部分,想要借助它们逃出这里,但就在大前天那些人突然而至,说是这里很快就要被毁了,尽可能转移所有待激活机械人。”

“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机械人被激活,我们立即操控机械人把他们杀了,可我们还没跑出大门那些机械人就反叛,转过头袭击我们,其中一个同事被害,我们逃进了刚才那间房间。”

“那些机械人为什么没有杀你们?”

两位武科抱头。“我们也不知道。”

陆朔垂头插口。“因为好玩。”

“好玩?”

“是的。”陆朔抬头望着陆龙。“我们自进入54基地毒鸩就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他本来就对我们怀恨在心,村庄事件我们不仅救了所有市民还完好的活着,这更让他恨不得扒我们皮、抽我们筋,所以他让雷翼杀了一个武科是示警,留下他们两个是引我们上勾,他知道军部一定不会同意毁了这间兵工厂,同时也知道他们的价值无人可代替,血刺必定会深入搜救一番。”

陆龙沉眉想了许久,还是有未解之迷。“他们说里面被激活的半思想机械人有许多,为何攻击我们的只有一个?”

“因为好玩啊。”陆朔长叹望天。“毒鸩的机械师睡不着,跟我们玩了一下,他说好戏在明天。”

“玩他妈的,明天老子就好好陪他玩一下!”当了好几年的雇佣兵的庆哲浑身戾气,现在他青面獠牙的样子,更像个疯狂又凶神恶煞的坏人。不过他们也确实不是好人,之所以帮助血刺不过是各取所需。

血刺其他成员也是个个暗自咬牙,想着明天的战役要怎么把毒鸩打个落花流血。

就因为好玩?让他们一个兄弟差掉牺牲,这次真是把他们惹毛了。

明天,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陆朔抬头望天,对明天充满不安。

她现在跟雷翼还存在差距,明天如果是跟他正面交锋……

算了,想什么都是白想,她只要想着明天怎么收拾他们,而结果便是血刺一定会胜利!因为他们一直在胜利!

以敌人之血祭奠胜利,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战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