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兵工厂之萧郝(下)/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二章 兵工厂之萧郝(下)

当云霄散下曙光,在荒芜的高原上,血刺以及黑鹰的人都嗅到肃杀之气,如迷漫这里的轻雾。

陆朔站在制高点,俯视沉默的兵工厂,寂静的万物,尔后脸庞对映那一缕光亮,水泉映月般的眼睛欲发显得晶莹。

正架枪的莫默不经意看到眼角动荡的长发,顺着雾鬓云鬟的青丝看去,见她秀眉轻蹙,胜皎月的脸静恬紧崩,望山下的气势隐约有股将之风范,可她白细嫩的手指刀法不及长官,枪法平平,但天才机械师一词当之无愧,可谓是没有大将之力,也有军师之谋。

“用四个字来形容下感受。”莫默继续架枪,内敛沉静的跟她闲聊。

陆朔转头看忙碌的莫默,又望苍穹感叹:“末日曙光!”

“……挺贴切。”顿了下的莫默微笑,向来淡漠如温水的他,这一笑让人心荡神驰,俊雅不少。

难得看到莫默这样恬淡的笑,陆朔心思却不在这。“我闻到铁锈的味道,一股冰冷无法阻止的寒潮,正朝我们袭近。”

“把难的事想简单些,只要我们尽最大努力,就会发现,这件事也不是想像中的困难。”

“寒潮就像这雾一样,能把人们吞没。”如同末日。

“等太阳一出来,这雾就散了。”莫默轻声的说完趴枪后、校准。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陆朔,听到这话恍然看向莫默,大悟。对啊,再冷的气温都会碰到烈日,再浓厚的雾,在太阳出来也会消散,自己在这里担心什么?因为血刺就是太阳,一道刺破阴霾的光亮,它便是这末日的曙光。

“你说的没错!来吧毒鸩,我们会用你的血来祭奠胜利!”

看她明媚笑得比晨阳还灿烂,莫默想果然还是小孩,好的坏的想法只在一念之间。

陆朔躺在莫默旁边,双手枕头跷着二郎腿,望着天边的云会儿,想到在安全地修养的冷焰,便跟他聊天。“嗨,感觉怎么样?”

“比牛还好!”气沉丹田,很有力的吼声。

陆朔调整了下耳麦继续逗弄他。

莫默用余光看了下坏笑的孩子,便由她去。反正冷焰再怎么样,都不敢违抗长官命令。

“这个时候牛恐怕工作好长会儿了吧?你比它好,好意思说?”刁钻刻薄的陆朔,眯着眼睛闲适的讲:“刀刺兄,你这头病牛就别跟着瞎参合了,安心的歇着吧,以后要用到你的地方多了去。”

冷焰挠地。“我明明已经好了!”一支细胞修复剂,已经把伤口恢复只剩个白印子,用力按都不疼,扣板机是绝对没问题,为什么他就不能参战?!

伤口是好了,可刚流出的血是不会回到他体内,现在他身子正虚着,爸爸又是个非常爱惜羽毛的指挥官,当然不可能让他加入这次行动。

陆朔嚼两下草根,表示无比同情。“刀刺,你就当后备队员吧,养精蓄锐到时扛我们。”

“呸呸呸,哪有你这么说的?未打先输阵可不行。”

“没输阵,就是防个万一。”

“万一也不行!”

原来冷焰也这么龟毛啊?是不是给爸爸带的?

没等陆朔再说,无线电里就传来庆哲黑煞般的声音。

血刺跟黑鹰的人都紧崩起来,凝阵以待。陆朔翻过身拿出了掌上电脑。

雷翼那家伙来了吗?紧盯安静的电脑,陆朔轻磕起眼帘,隐藏纯真无辜眼里的一抹兴味。每次跟雷翼对手,她便能领悟许多东西,这次她隐约有些期待,虽然以安全角度来讲,她是希望不要碰到他的。

小石头铺垫一辆绿卡宽度的马路上,摇摇晃晃出现五辆蓝色的卡车,如入无人之地的行驶进国家兵工厂。

奇怪,雷翼明知道血刺来了这里,为什么还叫人来这里运货?

相对陆朔的疑惑,血刺、黑鹰则认为毒鸩太狂妄自负了。他难道还想把货物成功运送出去?不管是运货还是别的阴谋,他们都会让他有来无回!

五辆大卡车停在兵工厂操场上,后四辆车里走下两个打手和一个穿白大卦的男人。

四个白衣大卦的男人走到最前辆车,似是跟里面的老大说了什么,又或是请示。

陆朔见车里的人影点了下头,那四个白衣大卦的男人进入工厂楼,八个打手被留在操场上。

第一辆车里的人没有下车,他似乎点了根烟?看车窗上的影子,陆朔更好奇里面坐着的是什么人。据她观察,雷翼不抽烟,而且在这样的场合下还有心情抽烟?在他不过百米远的医务室有一堆干尸、工厂楼有具新鲜的尸体,他还能这么悠闲,不是恶贯满盈便是不知生命是什么东西。

四个看上去应该是科研人员的人,进去没多久便出来,后面整齐跟着大拔半思想机械人。

半思想机械人虽然未完全启起,但就简单的行走程序,都完美得如正常人行走,若不是它们大批量出现又是同一张脸,一般的人很难分辨出他是人还是机械。

“只是开启简单的行走程序。”陆朔示意无情况,说完继续观察。直立行走代码说简单也简单,不过往往越简单的东西越困难。想要写到跟人正常行走的姿态,不是陆朔瞧不起人,就这四个去启动程序的科研者,他们是绝没可能做到。

想到那个雷翼,陆朔说不清是啥感觉。这是不是就是爸爸跟毒鸩的关系呢?面对强大又牙牙痒的对手,一心想要灭掉他们灭掉他们,可在多次未果之后习惯成自然,渐而有种即欣赏又毁灭的变态快感。从而在不断追杀的途中不断提升,即酣畅又振奋?!

当然这想法她是不会让陆龙知道的,不然绝对会被丢出血刺。

上万具半思想机械人在操场列队,一模一样的它们站成豆腐块,整齐的比军队还有过之而不及,看得陆朔直叹人多就是力量大,瞧瞧人家这阵势,多气派,血刺才那么百来个人,好吧……虽然也很气派,成员个个牛逼,但就是没人家这么震憾嘛!

看到就等着装车的机械人,八个打手迅速跑去开门,让他们自己上车。

他们车是别想上了,让他们上车,血刺及黑鹰还来做什么?

在陆龙精干二字“行动”下,八个打手被清除。

第一辆车里的人听到枪声,听到手下们的惨叫,居然还能坐得住?

陆朔从他一出现视线,就对他挺上心的,现在更是心痒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便枪一抬击毙站他车窗不远的科研者。

十字图标里的目标往后倒,脑袋开花撞玻璃上往下滑,鲜血在男人的车窗上流下,触目惊心。

终于,车里的男人如她愿,推开车门下来。

陆朔移动枪口,瞄准那人踩在地面的腿,接着上移看到他人时,呼吸蓦然一窒,惊骇怔住,鼓睛暴眼。

一双深褐色帆布鞋,膝盖大腿破洞的牛仔裤,灰色T恤,厚唇挺鼻性感的无可挑剔,只是眉头高挑凹进的眼睛忧郁透着淡薄,不是淡漠,淡薄的让人觉得没有什么能入他眼,似世界都与他无关。

头发半长不短遮住额头的青年,放在学校学妹会花痴称一句:忧郁帅哥。放在社会上,那也是青年才俊被星探瞧中眼的。可偏偏是在这穷乡僻壤的旮旯高原,还是在血刺的枪口下,更碰巧的是他们认识。

萧郝!陆朔看到十字图标里的人,手指轻颤,心潮澎湃。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被爸爸击毙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

莫默也是一怔,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人。绕了几年,还是要轮到他们手里来吗?解决曾经并肩做战的战友。

而看到他的陆龙,敛了敛神色,黑眸微眯透着疑惑,平静抿唇,什么没说。

萧郝下地极其轻狂瞧了眼远处,便霍一下以常人不能做到的身姿跳上四米多高的卡车顶,成为好大一个靶子。

震惊中的陆朔,看他突兀的出现所有人视野里,正搞不懂他想干嘛时,掌上电脑突然响了下,一串简短代码出现屏幕。

雷翼:今天由他来陪你玩。

陆朔拳地。玩你妈!

萧郝挑眉看过制高点、土丘、巨石等地方,淡淡一笑,不足道、云淡风清,桀骜不驯又带着置身事外。

被他们发现藏身处的刺头们,心里都一凉。

在上一次的新兵选拔中,他是最出色的,无论是体能还是技术,枪法甚至比魏勇更出色,如果要在那几个新兵中挑个兵王,他当之无愧。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太优秀,近乎没有死穴与缺点,白小冰与陆龙两位教官曾多次商议,让他担任小组里什么角色,着重培养,现在想来幸好当时无法决则,便一直让他当个全能兵王,若当初侧重栽培,后果无法预想。

萧郝知晓血刺所有的作战模式,比黑鹰更要了解他们,他刚刚随意一眼便找出他们所有人,不得不讲他是个作战天才,而现在他们需要跟他敌对。

对于叛徒,血刺指挥官向来不会手软,在他很有意境看高原辽阔的风景时,低冷的讲:“斩首行动。”

收到长官的命令,莫默迅速瞄准目标,一刻不迟疑扣下板机。

旁边的陆朔惊醒过来,扭头便听见枪声,看到侧脸紧崩眼神坚决的莫默。默默……

这些兵可以说都是他们带过来的,现在他开出这枪需要多大勇气?瞬间,陆朔明白了那次代号:分钟的行动为什么爸爸会生气,说自己不配当一名兵。她昨晚才目睹战友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受伤,深刻明白勇者一词的意义。勇者,是能摒除个人情绪朝着目标前行,斩荆披棘,做到、达到常人无法完成之事,称之为勇者。

在陆朔怔愣之际,狙击枪子弹以每秒九百八十四时速射向车顶醒目的目标。

萧郝看向莫默位置,在子弹带着漩涡朝自己飞来时,付之一笑,抬起右臂有些苍白的手指轻轻一挥,风度翩翩又及为清雅。

在陆朔不可避免看得呆滞时,一具半思想机械人弹跳起,挡下了那颗子弹。

“碰!”

机械人被击飞撞到车上又摔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怎么可能?他怎么做到的?!陆朔困惑。

陆龙冷冷的讲:“行动!”

耳边飞溅的弹壳,以及负责每个点战友的枪声,陆朔还在愣神。

这些机械人还未完全启动,电脑上也是这么显示,他们的代码都只有十几组,即使他们是半思想机械人,可现在他们无法思考更不可能起到保护作用,而雷翼也未出现过,那萧郝是怎么做到的?

陆朔皱眉,紧紧盯住如指挥乐队的萧郝,看他不断挥手让那些机械人替自己挡子弹,百思不得其解。

“龙朔,你在干什么?开枪!”盯局势的陆龙,看向莫默的位置,冷声低吼。

听到陆龙冷酷无情的命令,陆朔拿起挂脖上的枪,手指有些儿颤。

十字图标的中心点不断微移,极力镇定下来让自己心无旁骛的陆朔,右眼张到最大紧盯瞄准镜,屏息将中心点移到萧郝脑门上。

没看车下堆积报废的机械人,被无数枪口瞄准还是从容清傲的萧郝,突然转身望向制高点。

看到那双淡薄忧郁的眼睛,陆朔一怔,想到那个讨厌的吻,垂眉丧气放下枪。她做不到,做不到爸爸那样冷硬、莫默的果敢,她只能怯懦缩进壳子里,看他们把枪口对准曾经的战友,看那个叛逆者如操控生死的操控机械人。

“他娘的,这什么玩意儿?老子就不信近不了他身!”周佳佳见久攻不下,火冒的让苏仲文掩护,自己上好火箭弹便瞄准萧郝。

做为暴破手的周佳佳,即使现在这距离有些远,但只要有时间校准,还是不要用到校准仪器的。

苏仲文看了眼半蹲扛炮的周佳佳,一心替他守住前方,不担心距离问题。

对部下的乱来,陆龙没有阻止。这么多年并肩做战,除非必然,不然他不会反对他们的行为。

周佳佳肩膀扛着血刺特殊材质的火箭弹,校准、扣板,最后抱着后座力大的黑色火箭筒往后倒。

萧郝眼睛微眯,脚步未动,仅是朝右边挥了下手。

但火箭弹不像子弹,它撞击半思想机械人在车上空爆炸,机械碎片四分五裂急速坠落,大半咂在车顶。

萧郝跳下车时召唤许多机械人将他围住,不给他们一点空隙和机会。

看到被机械人包围的萧郝,未对付过这玩意儿的黑鹰越打越邪门,个个抓头耳。

庆哲:“陆大校,这根本没法入手,要怎么打?”

陆龙:“不知道。”

庆哲:……

陆龙确实不知道,以往他们都是对付武力与速度、力量型机械人,从高级人工智能到半机械人、半思想机械人,一路都这么打过来了,像今天这样的事儿他还是头一次遭遇,而他们的机械师……

看向制高点,陆龙眉宇紧蹙。机械师恐怕在种蘑菇。

真种蘑菇的陆朔,在莫默及袁帅他们的惊呼声中抬头,看到不可思议、匪夷所思的事。

怎、怎么可能!

有这想法的不止陆朔,血刺包括黑鹰的所有人瞪大眼,惊骇望着堆积起来的机械人。

被半思想机械人包围的萧郝可能是刚才周佳佳一枚炸弹把他惹毛了,无所谓轻挑的眼睛凶光炸现,看向周佳佳方向蓦然大吼一句,召唤成千上万的半思想机械人组建条巨型蟒蛇。

没有任何前兆变形的半思想机械人全吸附一起,组成的蟒蛇长达上百米,身形能跟它旁边的大卡车媲美,高高抬起的头能吞下一头大象,迅猛移动的威武身躯压过地面出现条深深的坑,尾巴轻一甩直将它旁边的大卡车掀翻。

卡车翻滚撞进工厂楼,将一根石柱撞断,最后半个车头撞进墙壁才停止。

看到杀伤力如此巨大的刺头跟黑鹰,个个目瞪口呆。

蟒蛇气势恢宏、势如破竹呈水平波弯曲推动前行,仅几秒时间蜿蜒上灌木丛,高高抬起巨大的头颅冲周佳佳及苏仲文嘶嘶如雷贯耳吼叫。

惊惧的周佳佳、苏仲文抬手挡住倒飞的树叶沙石,在他张开漏光的大嘴时,周佳佳灵敏将一颗早握手中的手雷扔他嘴里,就和苏仲文不要命的奔跑。

蟒蛇身形即使移动迅速十分迅速,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没能避开炸弹。

炸弹从深喉垂直滚进腹部,当一落地轰然爆炸。

打得抓狂的所有人紧盯被炸毁炸飞的碎尸,想这下总成了吧?

蟒蛇从中炸断,蛇头与蛇尾失控滚下山,但静伏没几秒,那些完好的机械人再次合体,形成的蟒蛇比之前仅短了那么一点点。

看到这幕的所有人大喊:操啊!无限流!他妈的啥玩意儿?

同样震惊的陆朔,不是被能够恢复重组的蟒蛇吓到,而是……

代码!

她刚才发现掌上电脑出现大片代码,代码等级不高,全是半启动的半思想机械人。半思想机械人能够合体而产生的代码不足为奇,奇就奇在她获取到一个超强编程的神秘代码!

现在这个编程统领所有的半思想机械人,就像古代的将军一样,能够带领部下组成不同的阵队,只要首领没死,士兵没有全体阵亡,他们便可再次组队。也就是战友现在看到的情形无限流。

这个神秘代码的主体是谁?雷翼?不可能,这个编程非机械非人类,比半思想更高级,但主体绝对不是外来控制,也不可能是人类。

陆朔深深的皱眉,看向合体蟒蛇头顶的萧郝,狠狠咬唇。

那天晚上爸爸亲手把他解决掉,现在他又活着回来,带着未知的神秘力量,现在他正用自己无法解释的力量进行杀戮,把他们当成跳梁小丑?

看到奋命奔跑的周佳佳及苏仲文,奋战的战友和黑鹰,在蟒蛇快要吞下他们两时,心里猛然一震。

萧郝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萧郝,不是朋友与战友,现在狼狈逃命的周佳佳跟苏仲文才是。

陆朔迅速扔掉电脑,从背包里拿出反坦克火箭筒。

在她装弹之际,秦朗跟魏勇那边早架好重武器迫击炮,接连装弹轰弹巨蟒。

追击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的机械巨蟒在山面蛇形前进,灵巧劈开秦朗他们的炮弹。

面对如此怪异情况还稳扎稳打的机械人,雇佣兵们非常不淡定。

向来没有拘束的黑鹰们,他们的暴破手佟逸,跨出障碍物举起带榴弹发射器的M203突击枪瞄准迅速移动的巨蟒。

榴弹发射器,面杀伤一千一百四八,点杀伤四九二,便且是装在枪上,瞄准是火箭枪与迫击炮的几倍。

佟逸一枪打中巨蟒的尾,几具半思想机械人被炸飞,同时也让把周佳佳、苏仲文逼到绝路的巨蟒引得转过头。巨蟒看到还朝自己开枪的佟逸,倏一下如下山竹冲向他。

高原反应越来越强烈,再也跑不动的周佳佳、苏仲文感到身后的动静突然消失,才粗喘气停下来。可他们看到急速朝佟逸飙去的巨蟒,刚喘口气便架火箭弹要射击时,周佳佳操骂一声娘的,便只得以最短速度跑去跟秦朗他们集合。

巨蟒冲刺而下带起碎石翻滚,看到秒速向自己游来的蟒蛇,佟逸对准它头又是一枪。

蟒蛇似乎已经到了愤怒的临界点,在被佟逸击碎嘴巴时又迅速重组,而重组时没有慢下千分之一秒。

在黑鹰还来不及惊呼救援时,突然而至的蟒蛇吓怔佟逸,让他忘记做无畏的逃跑与反抗。

高抬的蛇头似从不高的天上俯视渺小的人类,如天神降临,却不是天神之宠,而是毁灭。

巨蟒瞬间吞下佟逸,几个翻滚拧成麻花的蛇身,将人搅碎,当它抬起高高的头颅看周围的人时,小半截身子都是红色,而碎尸从空隙中像泥土般漏出来,想要找个全尸都不可。

看到佟逸的牺牲,所有人喉咙干涩,心脏一鼓一鼓跳动,手指发颤。

亲眼见战友死在面前的庆哲,紧握枪大吼:“干掉它!”

发狂的度之恒、堂益、谭坚、越卓,嘶吼的朝它开枪。

如雨的子弹咚咚打在机械人身上,除了发出悦耳的声音与撞击的火花,无太大作用。

要说陆朔原来抗起火箭筒时还有一丝犹豫,在看到似飞溅脸上、血腥袭进鼻孔的深黑色碎尸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他、杀了他!

精准测量蟒蛇位置,陆朔瞄准朝周佳佳、苏仲文、秦朗、魏勇游去的机械蟒蛇,扣下板机便迅速扔掉火箭筒,打开手提箱激活小呆。

弹药中正蟒蛇腹部,但被击碎又重组的蟒蛇却没有记恨的跑去制高点,而是继续朝不断向他开炮的周佳佳几人飙去。

翻跳地上的小呆感应到陆朔的想法,不用她说便跑去帮周佳佳他们。

看到奋力抵抗的周佳佳及血刺其他成员以及黑鹰的勇猛,再加上小呆,陆朔相信他们可以坚守一阵,就捡起地上的电脑进入维思殿堂。

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神秘代码是什么,无从破解,现在看来只能用破坏力量来阻止他。

“冷刺,用支特殊弹药看看。”陆朔提醒旁边的莫默,让他试试病毒的芯片奏不奏效。

在努力瞄准萧郝的莫默,听到她的话转过头,看着她想了半秒,迅速往弹夹里装了颗特殊弹药。

装完弹再次瞄准的莫默,看到不断移动的蟒蛇以及随时变换位置的萧郝,大致也明白她的意思,便随意挑了个地方开枪。

特殊弹药直击一具半思想机械人的体内,芯片自装置成功,很快击溃半思想机械人原有的程序,让它脱离合体掉落地上,成为具报废品。

不行,这种病毒只能针对单个,这里有成千上万的机械人,他们打不过来。

陆朔摇头,在维思殿堂里分析思考了半分钟,迅速飞舞手指,在电脑里编写代码。

蟒蛇不断被周佳佳他们的炮火击碎,不断重组,飞快逼近他们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他们,用尾巴扫飞他们所有人及重武器。

似波浪般滑过的蟒蛇,在他们惊惧眼神下急速折返。

感觉一阵地动山摇的周佳佳、苏仲文他们惊慌半秒,便寻找最佳躲避地或是距离自己最近的武器。

刚才被它尾巴一扫,背囊及地上的迫击炮都被甩飞,手里的武器也脱手摔落近身的草丛里。

周佳佳找了圈,没有搜集到武器的他选择躲避。

魏勇的巴雷特因为重量关系并未甩出太远,离自己不过三仗距离。

秦朗原先是在迫击炮后面,他被冲击的最远,现在也是离蟒蛇最近的人,非常危险。

而苏仲文倒是离迫击炮最近,几乎伸手就能碰到。

就这么一秒钟的时间,被击散的血刺队员在蟒蛇调转头的电光火石之间,猛然动作,捡的捡枪,躲的躲避。

秦朗腿一蹬几个有些儿狼狈不能入目的滚,给滚下斜坡。魏勇脚下刨着土四肢全开捡起枪朝袭来的机械巨蟒开枪。

巨蟒被巴雷特打中,跟没事人似的压向他。

“嗨兄弟,看这里。”早架好迫击炮的苏仲文,朝冲魏勇去的巨蟒友好的喊了声,在它看过来时跟它笑着说拜拜就扣下板机。

弹药直击高抬起头的巨蟒脑袋,在它底下的魏勇、苏仲文两人抱头趴地上,在一阵铁片碎雨落下后才奋起跑路。

这家伙可是能复活的,他们才不会因为这点点的胜利而沾沾自喜。

但显然,苏仲文低估了蟒蛇的恢复力。

早在炮弹发射时就转移到蟒蛇三寸位置的萧郝,秒速重生扑向苏仲文。

苏仲文在看到周佳佳惊恐的眼神时,在感到身后的压力以及复盖自己的黑暗时,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蟒蛇吞进嘴里。

“芒刺!”周佳佳猛跑出去,拽半个身子已到蟒蛇喉咙的战友。

苏仲文狰狞着脸,死力蹬腿踢蟒蛇,想要从它嘴里爬出去。

但已经到嘴的鸭子,蟒蛇是怎么也不可能放手,脖子一甩连带周佳佳也给提起。毕竟面对渺小的人类,它显得这么的力大无穷。

仿佛到天的压迫,感觉双腿被它越搅越紧的苏仲文,冲周佳佳喊。“放手,不然你也会被它吞下去。”现在他们处在无援的高空,蟒蛇只要轻轻一甩头一张嘴,就能轻松把他们两个都吞下。

周佳佳脸色青白的摇头,巨高的高度加上高原反应让他呼吸急促,运用所有所学的医学知识才尽可能的让自己调整好呼吸。“刚才你没看到佟逸的下场吗?”

正是因为看到才不想你再做无畏的牺牲啊。苏仲文收拢手,要从他紧抓的手里滑出。

周佳佳急得吼破嗓子。“你给我坚持住!”

听到周佳佳的吼声,陆龙剑眉紧皱,看到被蟒蛇甩得乱飞的部下,朝张扬低吼。“张扬!支援还要多久才到?!”

自给自足在跟军部通讯的张扬,急得满头大汗。“马上,马上!”

熟不知他这句马上,让血刺指挥官狠不能掐死他,但他现在只能紧盯住周佳佳及苏仲文,握住血刺的手骨节泛着青白。

就在蟒蛇玩够他们两,要将人抛起吞下腹时,玩得不易乐悦的蟒蛇突然往后滑,高昴的头颅也低下许多。

小呆拽住它尾巴用力往后拖,将它整条身子全拖在地面后风速助跑几个空翻跳到蛇头,帮助摔得七混八素的周佳佳把苏仲文拉出来。

蟒蛇只是被小呆蛮力拖倒,并未有实质破坏。现在见它想救人,立即紧搅住喉咙里的身子,扭动巨大身躯在草坪上不断翻滚。

苏仲文被它搅得大叫,不一会儿蟒蛇喉咙处便滴滴答答流下血水。

周佳佳血红着眼睛咆哮,袁帅他们疯狂冲过去,但都没近身就被蟒蛇巨长的尾巴扫飞。

同样杀红了眼的庆哲他们,装炮弹避开头部不断轰炸蛇身。

扭动的蟒蛇躲过一些炮弹,但还是几次被打中。可它就像要跟小呆和周佳佳死扛到底,紧咬住苏仲文就是不松口。

苏仲文汗水浸湿全身,狰狞的脸血色尽失,可纵使精疲力竭、痛不欲生,他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在坚持。

“啊”蓦然拔高的惨叫随着骨头断裂声响起。

再次听到苏仲文的叫声,站远处的陆龙最终沉不住气,飞跑过去迅速拔出血刺踩着不住扭动的蟒蛇背挥刀砍下。

蟒蛇巨大的头颅被整齐砍掉,整条蟒蛇解体,血浸湿半个身子的苏仲文摔在周佳佳及小呆的身上。而散体的蟒蛇很快再次重组。

小呆跳起来扑向蟒蛇,对准它下颚便是一脚,直踹出个洞,一具机械人滚进蟒蛇的肚里。

但空掉的洞,就像移动方块,很快被替补上。

在小呆跟蟒蛇纠缠时,陆龙和周佳佳两人迅速架起苏仲文撤离,跟秦朗、袁帅、梁柯他们汇合,嘱咐他们照看好伤员。

碰到小呆的蟒蛇,速度再次提高,最后在与它的打斗中,在它跳起时脖子一扭,将它整个吞下不停顿翻滚,欲将它挤压碎。

小呆用力撑住一圈圈不断缩紧的铁壁,在头与肩膀被压扁时,还一往无前的坚持、死扛着,坚信自己能扛住。即使在最后,巨蟒压扁自己大半个身子,眼里的光渐渐变弱时,还想着自己没有完成创造者的任务。

创造者,不是小主人,这个设定一开始就成立,而它是高能感知机械人,近乎于半思想机械人,既然有思想,又怎么可能被后期的修改而更改最先设定?只是创造者希望这样,它便成为她希望的。

创造者,再见了,谢谢你创造了我。

“碰”一声巨响,随着被辍压破碎的小呆,张扬的那个支援也终于到达。

两架歼灭机同时投下炸弹,把蟒蛇炸个稀巴烂。

看到解体又多半被炸飞的蟒蛇,血刺及黑鹰的人稍喘了口气。

正在奋力编写代码的陆朔这口气可不敢喘。“长官小心,这些半思想的程序已经完全启动,如果不是芯片被毁掉,便还可继续战斗!”

血刺机械师这话一出,刚喘口气的大家伙迅速撤离蟒蛇附近。

而死寂的半思想机械人也正如陆朔所讲,在萧郝的召唤下再次组体。

庆哲站得远,看到再次成形的蟒蛇,疑惑讲:“变小了,但是变长了。”

要这么长干嘛?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陆朔出了身冷汗。她感应周围的所有动向,但她现在必须分秒必争把最后几组代码写完,实在没空管他们。

变长的蟒蛇迅速在草坪游动,接着在被炮弹锁定时,猛然抬头高高竖起,一口吞下大睁眼的驾驶员及歼灭机。

看到战友就这么被吞下蛇腹,被搅碎尸体随着铁片落下,另名驾驶员心里一寒,镇定迅速飞高,锁定高高仰起的蟒蛇。

做为所有半思想机械人的首脑,萧郝不会跟歼灭机过不去,它徒然一沉势如破竹游向血刺队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