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千分破坏体之改邪归正/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三章 千分破坏体之改邪归正

做为所有半思想机械人的首脑,萧郝不会跟歼灭机过不去,它徒然一沉势如破竹游向血刺队员。他这样一来,阻止歼灭机的投弹,二来可以把他们解决。

守着苏仲文的周佳佳他们大义凛然,袁帅拉满弓对准它的头。

莫默迅速开枪,企图能够阻止会儿它的速度。

蟒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袁帅冷着眼同时射出三支箭。

轰的声剧烈爆炸声,当然不是小型弹药型箭头能够发出的。

把代码飞快装进芯片里,再装进装置器里,做完一切的陆朔抬头就看到忙碌的莫默及远处扑向周佳佳的蟒蛇,当即扛起旁边的火箭筒给了它一炮。

打完的陆朔再次扔掉火箭筒,发射风暴荡着离开制高点,迅速往蟒蛇飞去,几个跳跃靠近战区轻灵落在地上,手指轻轻一扣弦收起风暴转瞬射进逼近周佳佳他们的蟒蛇身上,紧接翻上它巨大的头顶。

看到她瘦小的身躯被巨蟒晃得在空中摇罢,几次险些脱手被甩飞出去,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

陆龙紧崩脸盯住她,低沉决断下令:“掩护机械师!”接着问还在蟒蛇头顶上的女孩。“陆朔士官,给我退下来!呆在你该呆的位置!”

攀住半思想机械人晃荡移到蟒蛇眼睛方位的陆朔,没有听陆龙的话,游移阵终于找到了萧郝。

看到靠近萧郝的陆朔,陆龙眼睛微一眯,在无线电里冷冷跟张扬通话。“怎么还没有来?”

手脚并用的张扬。“长官,没有批复文件,军部不能给我们超过五人的歼灭支援!”

“直接找陆刚将军!”

“长官,无法直接接入,秘书正在转达……”这个时候转达个屁啊!可是上面程序要求就是这样。

陆龙皱了皱眉,便抿唇看蟒蛇身上的陆朔。

萧郝此时红着眼睛,黄金比例似完美合成的脸面无表情,他看到身上多出来的体温,嫌恶甩头弄不掉时,便往石头上撞。

“萧郝!萧郝!”陆朔抓住他衣服,对他大喊。

萧郝低低的看她,疯狂乱窜的身子没有半分停顿。

陆朔气得抽了他一巴掌。

真实的肉感,没留情的一巴掌抽得响亮,而他脸上也迅速窜起五指印。陆朔看得一怔,在疑惑时更加气愤。“你他妈混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快给我停下来!”

被抽一巴掌的萧郝可能是被打疼了,撞向山壁的动作慢了下来。但仅迟疑了那么几秒,又迅猛飙向山壁。

突然的加速与动荡,加上本就在战斗中破损的衣服,陆朔攥着手里的布料滑了下去,从好几个半思想机械身上擦过。

可对于急速的坠落,陆朔没有在意,而是紧盯甩尾调动方向继续朝周佳佳他们游去的蟒蛇,松开了手里的灰色布料。

狠狠闭了下眼睛,再次睁眼的陆朔迅速挥手,在打着旋儿飘落的灰布下,风暴呈优美的弧度钉进一具半思想机械人身体,紧接失速坠落的身子一跃而起。

一感到身上温度的蟒蛇又失控,在地上横冲直撞。

陆朔攀住一具半思想机械人,在像过山车的高空下地表上,拔出兰博刀划开机械人脖子处还算完好的皮扶,按出它的芯片装置器,便要将口袋里的芯片替换掉。

而蟒蛇缠住所有能缠住的东西,将其辍碎掉,最后直接在地上翻滚。

刚拿出芯片的陆朔看到突然接近的地面,翻身到它另一面。而装置器被打开的那具半思想机械人,因为本身芯片的脱落而掉出合体,被蟒蛇从上压过成为一堆废品。

面对不断大浮度乱动的巨蟒,陆朔只能向陆龙求助。“长官,求支援!”

陆龙:……

看到她手里芯片的陆龙,猜想她要做什么,在部下的掩护下风驰电掣跑过去,当站在躺着也有大卡车高的巨蟒腹下,起跑凌空跃起拔刀刺进一具机械人身体,以此借着机械人做踏脚石,在不间断纷纷掉落的机械人下,攀上巨蟒背脊,在它不断扭动下稳当跑去陆朔位置。

而看到他帅气拔刀跟攀爬一气呵成的陆龙,陆朔直叹:爸爸好帅啊!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把军刺耍这么好看就好了。

“专心做事。”陆龙拉住快要滑下巨蟒的陆朔,带她来到蛇三寸位置,让她赶紧做事便弯腰跑上蟒蛇头顶。

陆朔顾不上红了的脸,在陆龙引起萧郝注意力时,迅速把芯片装进一具半思想机械人里。

半思想机械人的电子眼一阵乱闪,结合部位开始出现松动。

陆朔大惊,拍了它脑袋一下。“别不给面子,代码弱是弱了点,但还是够你活着的。”

果然,各种不良反应后,这具被换过芯片的半思想?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智能机械人的机械终于恢复正常。

陆朔拍手收工,反头看到离他们不过几米距离的石壁,吓得旋风般拉起陆龙跳下巨蟒,在蟒蛇顺着石壁往上直线游去后,射出风暴安全、迅速往周佳佳他们地方飞去。

周佳佳他们看到被陆朔带着回来的陆龙,心想着自己一定当没看到这事,不然长官多伤自尊。

可陆龙只淡淡挑眉,松开抱住她的手转身去看巨蟒,并且冷冽的冲黑鹰他们讲:“庆哲少校,看够就该动手了。”

损失一位战友的庆哲,起初确实是要将蟒蛇杀之而后快,但后面见到突然出来的小呆,还有瞬间飞下来的陆朔,顿时感觉血刺各种牛逼,便有隔岸观火的意思。

庆哲摸了下鼻子,冲几个部下讲:“别给我丢脸!”

度之恒:……

人家那么高科技,他们面子早丢了。

最无地自容的是他们同为机械师的堂益。

陆朔回到地面就拿出电脑,迅速启动代码。

那芯片里隐藏千分破坏力的程序及可感染病毒,只要启动完成,程序会将本体破坏掉,并且病毒会进入连接它的其它机械人身上,是个非常要命的数字源代码,即使雷翼此时插手,都不可破解。

启动完成百分之二十……

黑鹰那边的人浴血奋战。

启动完成百分之五十……

黑鹰不战了,改为炮弹攻击。

启动完成百分之九十八……

黑鹰那边打不动了,正在庆哲要叫血刺别乘凉时,生龙活虎肆意袭击人的蟒蛇开始崩溃瓦解,陆续掉下机械人,从一具到几具,到最后大面积脱落,变成无数废墟落下来,并且没再合体。

巨大的蟒蛇在空中解体,那场景就跟下机械雨一样壮观。

看到启动完成几个字样,陆朔怔了许久。松口气的同时,又隐约担忧。

如果主体是萧郝,这个千分破坏体同样能涉及到他。抬头看空中坠毁的半思想机械人,陆朔拧眉。

同样在背后观模这场实验性战役的雷翼,在收到老板的命令时,啧了声,便伸出精瘦金贵的手指,如艺术家舞文弄墨似的,输入几串代码。

蟒蛇被病毒源感染的只剩下一小截,陆朔看满目疮痍的战场,长吁口气。“我们可以反回了。”苏仲文跟冷焰都需要更好的救治,还有其他战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

望着蟒蛇的陆龙没动,突然低呵。“还未。”

“突突突……”顷刻响起的枪声。

同样以为结束的周佳佳、秦朗他们看到迅速摇晃站起的半思想机械人,瞬间进入战斗状态,冲着似回光返照朝他们奔跑来的机械人开枪。

开始是一具,然后慢慢的变多,它们全部不要命的冲向陆朔,被魏勇、莫默轰得倒下一波又来波。

陆朔还在疑惑对方怎么可能破解自己代码时,被陆龙、袁帅几个护住后退。可钢铁之躯的机械人疯狂袭击他们,血刺很快被攻溃。

周佳佳、秦朗两人保护苏仲文,几度被摔飞。而袁帅还未拉弓就被撞飞,紧接断后让陆朔他们先撤的魏勇、梁柯。

这些机械人灭之不绝,最后陆龙不得不挥动血刺,同似亡魂的机械人搏斗。

失去了保护的陆朔,完全措手不及,被它们撞出老远,手里的掌上电脑飞了出去。

机械人看到电脑全部哗哗压过去,跟叠罗汉似的,不一会儿就形像一座小山,且都跟死了似的静止不动。然而,它们确实死了。

看到这情况,高度戒备又狼狈的众人摸不着头脑。

陆朔看到停止破坏的小半截蟒蛇,明白了雷翼的意思。毒鸩是想保住萧郝。

不出陆朔所料,在这样两败俱伤的情况下,一辆改良式悍马冲出来把萧郝迅速带走,并未恋战跟陆龙他们战斗。

眼睁睁看着那些人嚣张把人从眼皮底下带走,血刺这边的人挂彩带伤的、几近虚脱的黑鹰以及牺牲的佟逸,双方人马都还未消化今天所发生之事,只能任由他们把人带走。

能够让中病毒的机械人绝地反击,那么雷翼他想救个人自然不在话下。陆朔看跑远的车,知晓再继续打下去对血刺及黑鹰都没有好处,只是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

战斗结束,累极的众人因为苏仲文伤势较重,血刺的指挥官在张扬大喜说批文下来时,厉声让他把歼灭机改成直升机。

张扬忙前忙后还没反应过来,看了眼不住戳地的冷焰,只得从军部叫来武直。

“战斗结束了?!”听到张扬的话,冷焰从地上蹦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前线冲。

看他苍白脸色,摇摇欲坠却焦急往前跑,张扬麻利的收起电台追上他,搀扶他走。

冷焰俊眉一挑,清高白莲花的脸满是不愉之色。“干嘛?不用你鸡婆。”结实有力的手臂一挥,吃力把他推开。

张扬还想去扶他,让他别耍脾气逞英雄,一切还得以安全为重,他这要是摔一跤撞个什么伤,他负不起责啊。不过瞧人家归心似箭,又别惹我的脸色,张扬喉结动了动,默默的什么没说,跑在他后边。

走进战场的两人,被下面的场景震惊了。

方圆几千米内成为废墟,坚强生长的小树木被折断,远远望去原本绿油油的草原现在千疮百孔,无数大坑和翻转的新土能让人闻到战火下的泥土清香。

“苏仲文!”看到晕死过去双腿满是血的苏仲文,冷焰勃然变色,吼着他名字冲过去,期间在满目疮痍的草地上摔了跤。

张扬看他跛腿还是一个劲往陆龙那边冲的冷焰,转而看散落一地的机械残骸,还有往血刺那边走的黑鹰。他们个个狼狈不堪,衣裳褴褛,在销烟中尤如从地狱爬出来的悍匪,让人畏惧与不可战胜的强悍。

冷焰在快跑到他们面前时又摔了跤。袁帅、梁柯迅速跑去扶。

接连摔了两跤的冷焰有些灰头土脸,看到在周佳佳怀里有气进没气出的苏仲文,眉头死皱一起,可嘴巴闭得紧紧的,一字未发。

陆朔看他扭曲的俊脸与紧攥的拳头,心里同样沉重。在面对死亡时他们必须镇定、面对,但这是跟他们出生入死十几年的兄弟啊,怎么能够从容对待?

“长官,武直十分钟后到达。”张扬走去,一一扫过他们悲怆的脸庞,提气小声讲。

陆龙轻点下颌。

看他不说话,张扬只得也闭嘴。

“陆龙大校,我们就此分别吧。”庆哲带着度之恒、堂益、谭坚、越卓,向血刺道别。

陆龙看他们萎靡不振,人性的讲:“需要送你们离开吗?”他们再次牺牲了名队员。

庆哲看出他在想什么,豪放笑着摇头。“不用,我们几个还能走,而且跟军方不方便见面,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说完带着四个战友离开。

五个高低差距大的雇佣兵抗着枪肆意不羁,风吹得他们破败的衣服鼓起,在头顶苍穹的高原之下有点日暮途穷之意。

经历过与黑鹰和兵工厂战役的张扬,虽然自己仅担任与军部连络这样的职务,可在张阳那么聪明的基因下,还是敏锐感到有些不对劲。

“长官,这事儿我觉得有点邪门,又是重武器又是书文的,按理来讲加急军情,可以直接转接青藏高原最高指挥官。”但他们兜了圈跑到帝都去,并且还是要书文,太怪异了。

陆龙沉默的扫了他眼,在武直来时下令直接回血刺基地。

看他们统一上了架武直,张扬跟在后面,紧盯住陆龙的背瞧。

最后一个上武直的陆龙,看到外边期许的张扬,迟疑了半秒。“川西军部很快会有大的动荡,这次任务我会如实向上报告,以你的能力会有更好的发展。”血刺有个张阳就够了。

陆龙关上舱门,望着已经深度昏迷的苏仲文,拳头紧了紧。他何尝不知道张扬的想法,他也想要他,可是他怕对不起张阳。

看武直起飞,张扬遮着眼帘目送他们飞上广袤天空,便也转身上了另架武直。

距离高原那次战役十个月后……

“爸爸,白鹰的来信。”穿得圆滚滚的陆朔,拿着信封跑进总指挥室,毛躁没一点军人该有的沉稳。

听到她称呼的陆龙,动了动右眉,看她笑得天真灿烂。得,伸手不打笑脸人,只得拿过她递来的信。

黑鹰在那次战役中损失了利威、佟逸两名队员,离开川西听说去了青海。那里靠海,在那里做起了正经生意,着实跌破众人的眼镜。

而这几月频繁的信,不意外是有阴谋的。

看到信上的亲家长亲家短的,陆龙太阳穴抽动了下,把信扔进焚炉里。

陆朔睁着明媚的漂亮眼睛,好奇问他。“爸爸,白鹰说什么了?”

“黑鹰。”

“是庆哲自己说的叫白鹰嘛。”陆朔对手指,天真无邪。

陆龙:……

“他叫我们去青海玩。”

“真的吗?”陆朔眼睛一亮,期待小心翼翼的问。“那爸爸你去吗?”

“叫长官。”

“是!爸爸。”

陆龙:……

“没空!不去!”

没空跟不去本质意思一样吧?而且爸爸你能不能小声点,耳朵被你吼聋了。

要说张扬那边。他一回基地就被告知钟宏伟死了,而且还是被军事法庭的宪兵通知的,顿时整个川西军部大调查,人人自危,而他因为在战役中表现良好,职位妥妥的,并且在新一界任职时,担任军部第二指挥官,军衔上尉。(在一个市级以下的军部上尉,权力是老大的了。)

突然接到任职书文的张扬,怔愣许久,仰天长叹。长官!你这个很快也太快了吧!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这章有点少,汗。不过打得差不多了,后面会多点感情戏,大多都是基地以外的,妹子们期望呆猫朔基情满满的十五岁到来吧!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