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少女时代/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四章 少女时代

十五岁是什么?

在古代是及笄,就是可以嫁人了。而陆爸爸非常讨厌这个词,在老家每逢人说起,剑眉皱得老高,刚毅的脸冷沉冷沉的。

但在2032年,叫少女时代。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灼灼其华、姿色天然,在群雄性居多的家族里,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然而,十五岁也是个非常奇怪的年纪,为什么这么讲呢?就是在她们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美好的,有着无穷无尽对世界的美好愿景,一个幻想美好事物的年龄。

受阶段性影响,即使看过生死的陆朔也不例外,使劲折腾着自己,总一幅少女怀春模样,让周佳佳他们这群雄性战友,个个到了春天,似回到十年前那些个轻狂岁月。

“佳佳,过年你回去吗?”拔高不少的陆朔轻松够着双杠,问累了坐地上休息的周佳佳、苏仲文他们。

苏仲文在血刺先进的医疗设备与杰出的军医共同努力下,成功的能活蹦乱跳,就是刚手术过后因为失血过多,躺了大半个月才批准下地,并且给他放了一个月假,让他回家省亲去了,现在回归基地,早跟以前一个样。

对小美人怎么也改不了的称呼,周佳佳各种无力,知道说了也白说后,干脆选择习惯成自然。

“要回,都两年没回去了。”想到家里的老婆孩子及两老,周佳佳露出难得一见的成熟面孔,眼里隐约透着慈爱。

看着因话题而变得十分感性的周佳佳、莫默他们,陆朔露齿一笑,觉得感情这东西非常奇妙。因为有了感情就有了牵挂,这种牵挂让人软弱也让人坚强。

“莫默,听说你快当爸了?恭喜啊。”突然冷焰提起,顿时炸开了锅。

“莫默这什么时候的事啊?好你小子,竟然瞒着我们!”奋起扑过去掐人的周佳佳。

“莫默你也太不够义气了!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告诉我们!”苏仲文帮发小儿一把手。

秦朗压周、苏两人身上。“莫默,你这闷头都有人要!太不可思议了!”

被压的莫默笑着挣扎,没生气。“这事儿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们给我起来,还有没有点样子。”

“你里子都没了,还要面子干嘛!”

陆朔:……

看他们打架斗殴,袁帅、魏勇、梁柯三人望天,像三忧郁的文艺青年。

“操,时间过的真快,一晃我居然在这鬼地方呆了五年。”袁帅。

“回家又是相亲,我真怕耽误人家姑娘。”魏勇今年以是二十有三,在农村是个大男人了,他现在正纠结是要回家省亲,还是留在基地值班。

“我还不是,岳母家的女儿都急着往家里跑,我这回去就铁定要成事儿的,到时又得折腾许久。”梁柯很有书生情怀的讲,满满的伤春秋悲。

结婚是人生的一道坎,做为男人必须得负担一个家庭,而他们这样的身份,聚少离多,怎么说都对不起人家姑娘。

看他们个个愁云惨雾的,陆朔想到了还没结婚的血刺指挥官,也跟着塌下飞扬的秀眉。

今年过年爸爸说要回去,肯定也少不了长辈的摧婚。唉,她更愁。

“不想结就不结呗,爹妈问起,就说我们长官都没结。”陆朔憋气的讲。

看她突然不高兴,这变脸就跟春天的雨一样快。莫默他们着实愣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

魏勇摇头。梁柯也摇头,满是无奈。“长官跟我们不一样,长官是姑娘们排着队去让他挑,我们刚好相反。”都是排长队让姑娘们挑的。

有这么严重吗?陆朔怀疑的皱眉,看他们个个长像端正,梁柯更是五官俊秀,就是晒得有些黑,但人品都是顶级好,工资又不低,为什么没人要?

似是瞧出她在想什么,梁柯、魏勇躺地上望天。“现在小姑娘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喜欢奶油小生,我们再过几年恐怕都没人要咯。”

陆朔不服气。她可是小姑娘的行列中一员,得为自己说话。

“我觉得你们挺好的。”

“那是你。”“我可不想娶个比自己还强的老婆,有压力啊!”

陆朔:……

这聪明是天生的,能怪她吗?陆朔不理他们,看向苏仲文。“文文,你过年还回吗?”

苏仲文犹豫的摇头。“不回了,我今年的假已经用掉了。”

在想孩子的周佳佳突然大方的讲。“我的假批你一半吧。”

“这么好?”苏仲文不可思议的立即坐起。

周佳佳脸色一变。“当然不会这么好!给我拿行李,还要负责陪我聊天!”

“好!”苏仲文抱住他肩膀,哈哈笑的就差在他脑门上亲口了。

现在看他们两搂搂抱抱的袁帅他们三人,已经能够很淡定。

要说部队里他们经常这样,难道要NP?那还真是太重口了!

看他们都热情洋溢商量回家的事,陆朔只得闷头回去实验室。上次战役中她带回了小呆的芯片,现在没任务,想把它修好。

“陆朔士官,陆龙大校让你去趟总指挥室。”

陆朔刚进入实验大楼,就听到管家的话,便立即转身往指挥室跑。

爸爸这个时候找自己有什么事呢?不会是同意去青海玩了吧?嘿嘿……旅行吗?跟爸爸两个人的假期。陆朔一路不断想着美好的事,甚至还想在开满鲜花的园里,跟陆龙看日出日落呢。

所以说嘛,十五岁的少女,真是无法理解她们奇怪的思维啊,即使血刺指挥官从未给过她这方面幻想,她都能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想到这么多事,并且过程、事件、细节都想了。

“报告!”嘹亮洋溢着喜悦。

“进来。”成熟醇厚还有着惯有的冷漠。

陆朔走路带风,长发被她无形甩得飞扬,窈窕无双的稚嫩脸蛋朝霞映雪,尤其是当她微微扬起唇时,真如空谷幽兰,丽质仙娥生月殿,让人愿为她做任何事。

“爸爸,有什么事吗?”是改变主意要去黑鹰那玩了吧?是吧是吧?一定是的!

被她数千瓦视线盯着的陆龙收起手机,抬头看了她眼边往外走边讲:“十分钟后回老宅。”

这、这么快吗?如晴天霹雳,陆朔垂下脑袋瓜。

不是去旅行就算了,怎么突然提前半个月回去?是回去相亲吗?一定!肯定!绝对是的。爸爸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我真的不想要妈妈!

十五岁,真是个愁人的年纪。

突然陷入某种极端里面的陆朔,心里无比沉重,当看到武直时,就跟要去赴战场般,大义凛然的让送行刺头们若不是知晓长官要回家,还以为他们两个要单独去跟毒鸩决斗呢。

陆朔她宁愿去跟毒鸩打一架也不想回老宅啊!

陆龙靠机舱上,好整以暇看对面套拉脑袋的女孩,看她不时变幻的表情,直至几乎陷入笼中困兽时,才不咸不淡的讲。“三弟今天回来,等下记得叫人。”

原来是三叔要回来吗?!陆朔又唰一下抬头,亮着眼睛瞧他。三叔是陆飞?那个巡洋战舰的副指挥官?他似乎比陆龙还要忙,离家又远,十年只回来过几次,而那几次他们刚好都在出任务,没有回去过年,这次爸爸要提前回去,是为了去见三叔的吧?一定是!

“爸爸,有三叔的照片吗?”这次真的是初次见面,可不能认错人。关键时期,得表现好点。

“你看到他就认得出来。”对她索要照片一事,陆龙微有些不快,说完便不再开口。

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的陆朔,摸后脑勺,决定见机行事,反正以她的天才大脑,一定可以在人群中找出三叔的!

血刺基地飞陆家老宅不过几十分钟的事,等到陆朔和陆龙到时,还能提前赶上中饭。

老宅很大,在平时显得冷清,可在过年的时候很热闹,再多客人都住得下。

武直停在翻新过几次的四合院中,放下陆龙跟陆朔就走了。

等武直起飞,在下面等候的佣人及直系亲属都出来迎接。

陆朔看到几位小爷,小婶,以及他们的孩子小叔……陆朔看到这一家子直系亲属,饶是有个天才大脑,都觉得有点分身乏术。不过她在他们到来时,扬起天真可爱的笑,在维思殿堂找出他们的相关资料,很甜的叫人。

等问候过一大波熟悉的人时,陆朔抬头寻找传说中的三叔,在找了一圈后皱眉。都是认识的,难道三叔没回来?

在陆朔疑惑的当下,她身上的行李被佣人拿走,被几个小爷、小叔当宝贝的拉进屋。

大厅里已摆了个大圆桌,碗筷都摆好了,就等人齐上菜。

陆朔数了数筷子,一共十六幅碗筷!这还是人员没到齐!家庭庞大,真是他妈太热闹了!

“小朔又变漂亮了。”瞧着水灵灵的小姑娘,四小爷陆铬赞赏的讲,语气斯文。

“真的吗?是小爷你骗我的吧?”小爷虽然在家中建树不大,因为爱情在任务中受伤时便给退下来,在家专陪老婆过日子,是个三好男人。

陆铬笑着弹她额头。“小爷骗你这小屁孩干嘛?”

陆朔也跟着笑,不时偷瞧陆龙脸色。为什么大家都说自己漂亮,爸爸却不怎么看自己呢?

“小朔呀,快十五了吧?等过了十六大爷带你去见见世面,保证都是你在部队都见不到的。”二大爷陆堑,语气十分纨绔,标准一幅痞子样。

“好呀,到时二大爷可不能忘了。”相比没多大建树的小爷,二大爷则是所有大家族里都有的问题人物。服役两年被当地部队团长给亲自送回来,回来后也不务正业,轻青时跟所有纨绔子弟一样疯狂,但他玩归玩,还是知道家里是干什么的,所以除了黄,赌与毒还是不沾的。就是因为这样,当家之主陆刚没任何意见,也不求他改邪归正,只要他不添乱就万事大吉,一家人和和睦睦相处,是陆家的家规第一条。

“小朔,快毕业了吧?想不想来国防大?”大爷陆景,有些希冀的问,似求才若渴。

帝都的国防大学,爸爸以前也在那里就读过……“嗯!我会努力考上的。”大爷是国防大的教授,在家里除陆刚之外,他说话最有份量。

陆景慈爱的笑没说什么。陆家的孩子想进国防大,哪用考呀?更何况是在军界早有耳闻的血刺机械师?就算考不上还能特召。

“大爷,我要是去了国防大,你得给我申请将学金。”想到自己成绩和“特殊”才能,陆朔心里盘数下,怎么着也得给个特殊待遇什么的。

陆家众人:……

“行了行了,有什么话吃了饭再聊。”陆刚开口中止话题,看向不远的管家。“去请老太爷跟三少爷下来吃饭。”

“是。”脸上有道疤的管家徐全,弯腰应下就带了个佣人上楼。

但他走到一半楼梯就遇到三少爷,给他请了安便亲自去请老太爷。

在徐全去请人时,落座的人都不再怎么说话。陆朔扫了圈,冲三位爷的媳妇笑了下,就看向大爷跟小爷的儿子。

陆家真是人丁旺盛,不仅上一辈是四兄弟,陆龙这代也是龙、城、飞、将四个,但幸好的是大爷跟小爷只要了一个孩,二大爷性子还没收,没传宗接代压力的他,各种自在,就是他媳妇可能是多想了,在这里势气相对较弱。

顺着长辈有序排过来的是陆龙,然后就是快要打下一个商业帝国的四叔陆将。陆将一身家居服,也是个线条感极强的男人,还有二叔陆城,他们都是看上去非常带感的男人,不说话时有股淡淡的疏离,实则对自己认同或是喜爱的人,都是无比好的那种。

正当陆朔盯着陆将流口水、陆将浅笑、陆龙皱眉时,楼上下来个人,众人随着脚步声看过去。

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的男人从楼上随性的走下来,没有军人稳沉的步子,像是愉快要去打球那般,不羁、无规则,随自己喜好。而他脸上也是如此,轻挑带着张扬,上扬的眼角甚至有点飞扬跋扈。

陆飞在四兄弟中是最矮的那个,一七九,虽然只差一厘米,那也是一七开头,在三个一八开头的兄弟中,他显得尤其“娇小?”,而他五官似是中合了父母的外貌,俊朗又带着些柔和线条,可能是因为兵种原因,他在这群大老爷们里显得非常白,再配上他性格与轻挑的眼角,现在这么炸一看过去,真不像是当兵的,更不像一舰的副指挥官。

又瞧到标标准准还有个性的美男,陆朔抹掉口水立即站起,无比纯真甜美的叫了句:“三叔。”三叔你好帅呀。

陆飞眼角一挑,看到这么个小美人叫自己,思考几秒才想她应该是大哥女儿。“我有这么老吗?”

呃……陆朔尴尬的看他。好像确实是,他现在应该才二十四吧?

“叫句飞哥来听听。”

陆朔:……

逗得她满脸窘迫,陆飞才大摇大罢坐到陆龙旁边,闲适的似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撑着下巴看她。

陆朔被他看得不知所措,求救的看陆龙。爸爸,三叔是妖孽!

陆龙完全无视她的求救,在徐全陪同老老爷子下来时,一家子便动筷吃饭。

吃饭期间,小爷、二大爷、大爷都给陆朔夹菜,陆朔回敬完了后给三叔、四叔夹菜,一顿饭吃得累死她了。

军人世家的陆家,他们吃饭虽没军队里那么迅速,可也不算慢。

等几位大老爷们吃完,他们的媳妇还没吃完,于是大桌变成小桌,没吃完的接着吃,几个好不容易聚一起的子子孙孙聊国家大事。

没聊一下,陆铬离席,陪媳妇去了。

然后陆堑离席,开跑车玩去了。

再后面,老老爷子回房休息。

然后的然后,半个小时后,这里除了陆刚就是几个小辈,其他人都去做自己的事了。

看到死盯着陆龙的陆刚,陆朔心里打鼓,不懂眼色的硬是坐爸爸旁边,不管他们怎么明示暗示都不走。

陆刚看她沉默了阵,最后算是默许的开口。“陆龙,今年多大了?”

陆龙面无表情。“二十九。”

陆刚做恍然大悟状,看陆龙旁边的儿子。“我二十九那年,陆城都能打酱油了。”

三位儿子集体,默。

“前人怎么说的?男人三十而立?”“知道不孝的三法则吗?”

极不情愿的陆龙:“嗯。”

陆刚:“你说这么大个人,不谈对向不结婚,你是不是有问题啊?”

众人:……

有这么说儿子的父亲吗?

陆龙沉默,黑眸一片平静。

陆刚:“上次小季给你打电话了吗?”

陆龙:“有。”

陆刚一喜,瞅着有希望。但……

“没接到。”

陆刚耐着性:“没接到是正常的,给人家回了没?”

陆龙:“没。”

“你猪脑袋啊!人家女孩打电话干嘛不接!干嘛不回!你好大的官啊!”嘴巴气得抖了阵的陆刚突然咆哮,震得陆朔心都颤起来。

呜……爷爷凶,气势完全是压倒性的。

陆龙坐的四平八稳,不动如松。陆城、陆将两兄弟也是一样。他们跟大哥没差多少岁,父亲训完大哥就会训他们,他们才不会幸灾乐祸。

看着一个个长这大人的儿子们,陆刚重呼了两声顺气,接着声情并茂的讲:“你爷爷也年过百岁了,说句实在话,还不知道有多少日子能活。他戎马一生,看尽长安花开花落,家训明明白白写着不能分家,就想看儿孙满堂,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有生之年看到你们几个成家立业,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听训的四人垂下头。

陆刚继续。“陆龙你做为长兄,长兄如父知道不?你得带着他们呀,以后要是我走了,你就是家里的一家之主,你还这么不稳定,你叫我跟你爷爷怎么放心的下?”

“陆飞你也是,难道还想在海上漂泊一生?”接着又转向陆将。“整天就知道工作,完了没一子半女给你守家业,你赚这么多钱有屁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