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重遇罗耀君/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六章 重遇罗耀君

“这是川西任务的报告,您可以看看。”书房里,陆龙把一个文件袋放在陆刚桌前,便退回椅上等他看完。

川西那次任务陆刚是知道的,并且在收到张扬传输过来的信息,第一时间亲自打电话给青藏当地军部,做到第一支援。可看儿子这神情,似乎还有什么隐情。

陆刚将报告看得仔细,发现这份详细报告跟他当时交的不一样。

一字一句看完后,陆刚沉了沉,许久才看向房中的大儿子。“这事得暗中查。”

“我自己解决。”陆龙没什么表情,语气沉稳执定。

陆刚看了他会儿,最后还是点头。他太清楚他的性格,决定的事很难改变。“需要什么帮助随时找我。”

对父亲的话,陆龙没有拒绝。要想正当进入军部大楼,确实需要他的帮助。

见正事谈得差不多了,陆刚看时间。“去叫陆飞进来趟。”都是些个不省心的儿子呀。

“他不在。”

陆刚立即瞪眼睛。“什么?这刚回来又跑出去了,反了他!你去,把他找回来。”

陆龙动了动嘴,想说自己已经说教过他,但最后还是什么没讲,换了衣服离开老宅。

“宝贝,你确定?”听到她的话,陆飞有些意外。

陆朔使劲点头。“要帅的、高的、壮的。”难得爸爸不在这里,她可以尽情的玩了!

陆飞一把搂住她肩膀,眉飞色舞。“好,不愧陆家的宝贝,有飞哥当年的风范。”随即转头看经理。“把你们这排名前十的男票都给我叫来。”

经理目瞪口呆,最后还是恢复一个经理该有的气度。“是,三少爷稍等。”

看到这一出,王永、华煜心里有了猜测,两人看了夏候东风、林译、许臣一眼,五个顿时有心灵感应似的,松开手里的姑娘凑近陆朔。

“宝贝,你今年多大了?”王永顶好奇的,瞅住她清亮的眼睛暖声问。

陆朔眨眨眼睛,天真无邪。“快十五了。”

王永怪叫一句。“还以为只有十三。”

陆朔:……

她就是长不快!不可以这么侮辱她!

“宝贝,喝过酒吗?”林译“彭彭”把几瓶不同的红酒全开了,诱导的讲:“这酒可是特意为你叫的,含酒度只有百分之二十。”说着给她倒了一小杯。

陆朔看着暗红的液体,舔了舔唇。“喝过。”

陆飞更加得意。“宝贝可不是一般人,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也太小看她了。”

“三少,你能低调点吗?”

陆飞。“我哪高调了?”

陆朔:……

三叔,你是本性如此,从不高调,真的?!

见他们目光都落到这个女孩身上,睛雪不甘下风,跟他们说话间把酒都品尝过一次,才拿起最左瓶葡萄酒给她重新倒了杯。“小妹妹,你那杯是半甜,我想这杯全甜的你会喜欢些。”

陆朔看了眼她手里的杯子,又看她甜美的笑,漂亮的眼里闪过抹趣味,有礼接过她的酒。

见识过她的牙尖嘴利,王永、华煜心道好戏上场了。

陆朔没喝,只是闻了下。“拉菲葡萄酒庄园的出品,果然连气味都这么迷人。”

得,人家品酒都牛逼的说年份制作手法、工艺,她倒是奇特,说人家的家底。几个男人都来了兴趣,看她们两个大比拼。

做为半名模的睛雪,为了这些上流社会的交际,她特意去学了许多礼仪,其中就包括红酒的知识,现在她自是不肯服输,并且信心满满。“喝喝看。”

陆朔喝了小口,很不雅但很率真的咂了下嘴巴。“樱桃味。”

睛雪抿嘴笑,其她的陪酒姑娘也跟着笑。

陆朔不以为意。真的是樱桃味嘛。

“你手上的那杯是ChateauLafite旗下最新研发出来的新品种,适合年轻女性喝的甜葡萄酒,在国内很受欢迎。”

“Lafite不就是拉菲吗?拉菲一直以干红葡萄为名,现在出现这款甜葡萄酒,除非三少要的这个是假酒,不然就只能是拉菲新研发出来的。”陆朔觉得她有点二,这么明显的事还自以为很聪明。

睛雪尴了个尬,往华煜怀里撒娇的嗲声嗲气。“煜哥,宝贝好厉害哦。”

陆朔:……

华煜伸手搂住她腰看了陆飞眼,赞赏的讲:“雪儿你也很厉害。”

“煜哥你就会说。”睛雪说是这么说,可得到他的回应更是要跟陆朔分个高下,又拿瓶酒分别倒了两杯。“喝喝看。”

陆朔这下肯定以及确定,她是跟自己扛上了,当即不服输的性子也起了。

在心高气傲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中心的年纪,真是受不得刺激呀。

陆朔看着她喝了口,什么没说。

晴雪笑盈盈,优雅自得。“我比你大,你先来。”

陆朔淡定的摇头,口气不小。“我怕我先说,你后面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睛雪笑得更明媚,猜想她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宝贝还是你先来吧。”

看到她眼里的狡黠,陆飞、陆将跟王永、华煜他们五个男人边喝连聊,完全把身边的姑娘忽略了,都饶有兴趣的看她们相斗。

陆朔很为难的讲:“我来就我来吧。”说完深吸口气,在维思殿堂精细分析完酒后,提气:“拉菲的干红葡萄酒、产自拉菲古堡、级别AOC、精度百分之三十、成色砖红、年份是1999年、第一层香气是苹果味、第二层葡萄干、第三层成熟味是丁香、口感馥郁芬芳、韵律优雅、层次丰富、是独一无二的波尔多干红风采,同时也是华丽的典范。”一口气说完,陆朔脸不红气不喘,在她惊愕之际,又加了句。“配上正餐会更好。”

陆飞都被她说得呆住,包厢一时有些安静,除了DJ音乐带来的吵杂。

“呵呵,宝贝真是见多识广,这回我认输,来尝这种……”晴雪脸色变了变,知道即使输,也要输得漂亮,便不放弃跟她继续比。

陆朔来着不拒,陆飞更是一拍身边美女的大腿,让她把这里的红酒品类都各拿一支来。

品酒虽然都是只喝一小口,但尝试的多了,自然喝的也多了,而且还是混合喝的。没多久陆朔眼睛蒙上层水雾,看输得心服口服窝华煜怀里的晴雪,晕乎的想:跟老娘斗,你还嫩了点。

“雪儿你可输了,上去唱一首当做惩罚,快去。”华煜拉起她,说完拍了下她屁股。

晴雪娇嗔句,但还是很自信自己的歌喉,便大方的唱了几首。

陆朔被吵得头更晕了,坐得斜斜歪歪。

而华煜他们一等睛雪走开,全部凑近一脸潮红的陆朔,问旁边的陆家两兄弟。“三少,她什么来头?”

陆飞用陆家氏的拿眼角看他们,不说。

于是其他人只得退回原位。

正好这时门再次被推开,都以为是去找人的经理,反头看到是谁后,刚才的痞态均稍稍有些收敛。

罗耀君看了圈,找到沙发上的王永。

“王先生叫你回去。”一身西装革履的罗耀君,径直走到王永身边小声的讲。

他可能真只是抓人的,没有多看房间的人。倒是快倒沙发里的陆朔看到他了,想到那个被自己强爆又被爸爸打的市长秘书,当即摇晃的扑过去。“罗耀君,还记得我吗?”

扶住站不稳的女孩,罗耀君看她醉眼迷离的,皱了皱眉。“你是?”

果然是被忘记了啊。陆朔有些小小的伤心。“那次你被我爸爸打了。”

人生头一遭被一个女孩强,被人家老爸打,罗耀君想忘记都难。他看了眼在场的陆家三少跟四少,心下了然。都是些高干子弟聚会。“记起来。只是你还没成年吧?”

其他人:……

有个这么古板的秘书,真是人生一大悲哀。几人同情的看王永。

王永镇定的喝酒。

陆朔有些口齿不清,大力的拉住他就坐沙发上,晓之以理的讲。“飞哥难得回来次,永哥这是给发小儿接风,你就别扫兴了,来,喝一杯。”

罗耀君:……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罗耀君看了眼王永,又看这里都是些眼熟的,想了想便不做扫兴之人,接了她的酒。

看到陆朔把这蹲大佛留下,哥几个都头疼。有他在,还怎么玩?不过……

陆飞扫了眼罗耀君。被大哥打过呀,他跟宝贝是怎么认识的?

这时睛雪唱完下来,被大家一通赞美话,给说得心都飘了起来,随即寻问的朝陆朔讲:“你要上去唱吗?很好玩的哦。”

唱就唱,陆朔不顾三叔几个人的情绪变化,跑上去拿起麦克风就是一嗓子。

《想死个人的兵哥哥

去年他当兵到哨所……》

这首歌的重点在于高音甜美,百折柔情。陆朔之所以唱它,是因为这是白小冰的来电铃声,听的多也会唱了,可会唱跟唱得好不好,是两码事。

在坐的几个听她正处于变声期嗓音的鬼吼鬼叫,很镇定的没有把她拉去人道毁灭。

晴雪先是被她第一嗓子吼得惊讶住,第二嗓子就直想睹住耳朵,但她很好修养的没有那么做,只是巧笑的和华煜打情骂俏。

陆朔吼完后精神畅爽,酒也清醒了不少,蹦跳的回到座位就问罗耀君。“帅哥,怎么样?”

罗耀君:“嗯,有待进取。”

陆飞瞧着被调戏的罗耀君,又看挨他坐的陆朔,随即热络的找他聊天。“罗耀君,你跟宝贝很熟?”

罗耀君礼貌的回:“见过一次。”

“嗯。”陆飞点头,接着暴出句。“宝贝挺喜欢你的。”

被叫宝贝的陆朔现在已经斜斜靠罗耀君身上,半磕着漂亮的眼睛似在想什么,可其实她是快要睡着了。

喜欢?可能吧。想到洗手间那次黑色相遇,罗耀君推了推她,让她坐好。

陆朔被推起来些,咕噜句越加往他身上靠。三叔太邪了,四叔感觉有点生,王永他们才认识不熟,现在就罗耀君最风度翩翩,反正他也就是个市长秘书,市长还是大爷的学生呢,他敢不给自己面子。

看到往自己怀里钻的人,罗耀君一阵苦闷,还是礼貌的没有把她扔开。看她安静的脸,想她也就是高干人家的千金,随性了点,不计后果了点,被他们这些人带坏了点,撇去这些,就跟他最小的妹妹一样,花一样的年纪,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三少,你要的人来了。”经理带着大波猛男进来,排开队站在房中。

看到个个光鲜亮丽、俊美无边的帅哥,陆朔瞬间活过来,豪气的挥手。“全要了!”

她这话一出,本来房间气氛就有点怪异的男票们,更是惊骇的看她。

陆飞只要了榜上的前十名猛男,可是……

二、三……九、十、十一?

陆朔笑得无比欢脱。“要就要重口味嘛,NP什么的最劲暴了!”

听到这样的豪言壮语,陆飞往沙发里面退了退,陆将稳坐不动,王永、华煜、夏候东风、林译跟许臣,莫名紧张,原本搂着旁边姑娘的手稍稍收回,均一种做坏事碰到家长的神情。

罗耀君只无奈的笑,看发酒疯的女孩在那里大放厥词。

而听到她这话的十个猛男,愣了一下便笑着走过去,大方从容的好像兴师动众把他们召唤来只为陪一个未成年是件多么正常的事。

“小姐,要玩猜拳吗?还是摇骰子?”猛男一号不仅人帅,还挺长袖善舞,一下就跟顾主聊得热络。

陆朔摇头,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不会,不玩。你教我吧。”

“好。”

于是,十个猛男陪个未成年玩摇骰子。

被忽视的经理,感觉房里气氛有点不对,立即擦汗走人。

陆飞清了清嗓子,喝了口酒才玩世不恭的讲:“大哥,要来一杯?”

面无表情的陆龙,扫了眼陆朔旁边的罗耀君,坐在王永、华煜主动移出来的位置上,深邃的黑眸看非常热闹的猛男区,才向陆飞平静的讲:“爸爸叫你回去。”

陆飞听到这话往后倒,靠沙发上装尸体。

王永、华煜、夏候他们几人赶紧挥开身边的姑娘,给陆龙倒酒。

“大少,来都来了,就一起玩玩吧?”王永规矩的把酒杯放他面前,没有去拍他肩膀或是其它亲密举动。

陆龙没看桌上的酒,而是看向王永。“你爸爸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

王永立即点头。“是是是,耀君刚来叫我回去,我这不是出来见三少的么?我这就马上回去。”说着就要丢下难兄难弟准备跑路。

“站住。”

要走的王永僵了下,还是站住。

陆龙没看他,冲那边还在大笑的女儿喊了句。

“等一下,赢得正过瘾呢。”陆朔头也不抬,喊完想到那声音怎么这么耳熟?细一想哗跳起来,看到陆龙凄厉大叫。“爸爸!”

包厢突一下安静下来,吵杂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止,气氛怪异到极致。

得,做坏事还真碰到家长了。

晴雪看看气度不凡的陆龙,又看看花一样的少女,意外他们两居然是父女。

这里别说睛雪跟猛男,就是早有猜测的王永他们,都被爸爸那个词吓了大跳。

噢,宝贝居然是陆大少的女儿!王永等人齐齐用眼神杀陆飞千次。

陆飞一脸关我什么事的喝酒。

面对女儿的惊悚,陆龙十分平静。“还不过来。”

陆朔两腿打颤儿,立即让猛男让路,乖乖跑向他。其实她这么一刻,很想大喊: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看悔恨又不在状态的女儿,陆龙准备带她走。

林译紧接站起来。“大少,这都快到吃饭时间了,今晚一起吃顿饭吧。”林译说这话心里也是打着鼓的。

要说他们为什么这么怕陆龙?他们也不是怕,而是年少时,他们哪个敢违令陆将军的话?去陆家玩,陆刚说什么就是什么,鲜少几次反抗的后果就是回家被自己老爸修理的惨不忍睹,所以当陆龙独自跑去南京时,他们心里忒佩服了,再加上他这几年当上什么部队的指挥官,见面次数五个手指数得过来,而且他气势太强、惜字如金等多种原因,才造成今日的局面。

华煜他们也跟站起,劝他留下一起吃饭,都跟黑帮小弟见到老大似的恭敬。

陆龙睨了他们眼,又看坐着事不关已的陆飞,颔首。“走吧。”

众大臣如释重负,迅速的转移战地。

陆朔两腿发软,抱住陆龙的腰从他手臂里看陆飞,然后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讲:“飞哥不想爸爸去,哈哈……”

陆飞:……

他现在算是彻底看清了,她就是个恶魔,哪里天真无邪了?

听到她的话,陆龙只轻轻撇了眼陆飞。“没大没小,叫三叔。”

“走吧,三叔,哦不对,三少。”

“林译,你活腻了!”

一行人转到飞龙大酒店,众人看着这名字,感叹。“林译,你是不是对我们隐瞒什么了啊?这又是飞又是龙的。”

林译无视他,请几位大客人上天字房。

飞龙酒店是有三个等级之分的,一级是地级,包厢名以植物命名,二级是翔级,以飞鸟命名,而三级就是天级,以各种神兽命名。

做为这酒店老板的林译,轻车熟路带大家上去,期间王永似乎真有事,和罗耀君一同向陆龙、陆飞他们道别了。

被陆龙拖着走的陆朔,后知后觉的发现少了人,便到处寻找罗耀君。“爸爸,罗耀君呢?”

面无表情的陆龙,冷淡的讲:“走了。”

“怎么走了呢?”一当落坐,陆朔趴桌上像是自言自语。

陆龙没有回答。

晴雪跟华煜耳语轻笑了阵,又小鸟依人的靠他身上,直瞅住陆龙看。相对狂肆不羁的陆飞,这个陆龙更具吸引力,处处显得成熟稳重,在他们这群身分都不低的朋友间,又最具威信,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感到别人窥视陆龙,陆朔一下清醒许多,坐直身盯着睛雪。

陆飞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华煜。华煜相当淡定,让林译上壶好茶,给宝贝醒醒脑袋。

“爸爸,我头好晕。”跟睛雪对视一阵,陆朔突然转头看陆龙刚毅的侧脸,说着往他怀里钻。哼,爸爸是我的。

陆龙拧起她衣领。“坐好。”

“爸爸,让我靠一下嘛。”继续蹭。

陆龙:……

对面的睛雪看她这模样倩笑。“大少,她刚才喝了些酒,现在可能是真的不舒服。”

“嗯。”

对陆龙的冷淡,晴雪并不介意,继续热络整桌气氛。“刚听大少叫宝贝陆朔?挺好听的名字,三少先前还藏着掖着。”

陆飞没看她,华煜面无表情,收回了搂着她的手。

桌上气氛顿时变成沉默,谁也没有接她的话。

在他们这些发小儿圈里,不想告诉你名字,就说明你没资格知道,还非要这么刨根问底,以为他们都会捧着你呢?

陆朔舒服的蹭陆龙怀里,在心里对睛雪冷笑。有时候不聪明就更要表现的笨一点,不然说多错多,再说,你在这群纨绔子弟中冒什么头?他们都成人精了。

菜很快就上来,几个发小儿聊最近发生的趣事,之前的气氛一下扫荡全无,只是他们已经完全忽略了睛雪。

陆朔迷迷糊糊的,在瞧不清都是些什么菜又夹不稳后,便幸福的享受爸爸跟三叔他们夹自己碗里的菜。

一顿饭后面还是吃得挺开心的,毕竟都是许久不见的发小儿。

最后撤桌的陆龙看向许臣,突然问道。“还在画画?”

许臣受宠若惊,忙不迭的点头。“嗯。明年想办个画廊,正要抓紧多画几幅。”

“嗯。”

房间又沉默了。

“华煜,工作怎么样?”

华煜认真的回答。“挺好的,BOSS也挺好。”说着看自己的顶头上司陆将。

陆将没接话。

“做人要有追求。”刻板说这话的陆龙只看着华煜,余光连闪都没闪一下。

华煜擦汗。“是。”

“行了,你们玩。陆朔,走。”

“是!”

陆朔小尾巴的跟上,走路绕着S型。

恭敬的送他们到门口,林译几人大松口气,有点儿如释重负。

陆飞骂林译。“你傻缺啊,叫大哥来吃饭!”

林译很无辜。“我就是以为他不会才叫的。”

众人:……

当陆朔回到陆家老宅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而她也成功在车上晕呼呼睡过去。

陆龙望着脸红扑扑的陆朔,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下车,抱她回房。

管家徐全闻到小小姐一身酒味,主动让梅姨熬了碗醒酒汤给送进去。

在照顾不老实睡觉的陆朔,陆龙看到年纪大的徐全,便让他把汤给自己,让他下去早点休息。

徐全很职业的什么不说,安静的退了出去。

床上闭着眼睛的少女,手臂又一伸,哗一下把被子掀开,小嘴挪动不知在说什么。

陆龙把碗放床头柜上,把她外套直接从下往上脱下,连扣子都不带解的。把她弄舒服了,才给她喂汤。

直想睡觉的陆朔,非常不配合,紧闭的嘴就是不肯松口。

陆龙尝试几次不成功后,把汤端去陆飞房里。

因为陆将军的召唤提早回来的陆飞,酒喝得有点过头,但还用不着醒酒汤,在看到第一次给自己送汤的大哥时,受宠若惊的立即跳下床。

“大哥?”

“喝了这个再去见爸。”陆龙毫无情绪的把碗放下,看了眼规规矩矩站着的陆飞,转身要走。

“大哥,谢谢。”好感动。

开门的陆龙斜了他眼。“陆朔不喝。”

僵在后面的陆飞:……

大哥,即使如此,你可以更言简意赅点,把那四个字憋心里。

帝都冬天的气温很变态,极冷极冷,上了年纪的一定要开暖气,而陆朔因为体质问题,她房里的暖气通常都开到很大。

现在她喝了点酒正烧得慌,自是不用开太大,但等过段时间,暖气不开大她铁定会冻得醒来。

陆龙看了时间。

晚上九点。

关了灯,坐椅上看床上呼呼大睡的女孩,陆龙直到她体温降下去,调高暖气才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