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陪爸爸相亲/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七章 陪爸爸相亲

“爸爸,早。”

次日一早,神清气爽的陆朔跑下楼,冲陆龙热情洋溢的打招呼,企图掩盖昨晚的荒唐。都说喝醉酒的人醒来后会忘记头晚的事,可她没忘,维思殿堂就像个现场监控器,她去里面逛一遍就跟看了场电影一样,被里面的事情给吓得胆战心惊的。

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把爸爸也给嫖了……

沙发上看报纸的陆龙看了她眼,低头继续看报纸。

陆朔缩缩脑袋,乖乖的把梅姨端上来的早餐给吃了。

现在是早上九点,陆家老宅除了管家跟梅姨和佣人,就只剩下陆龙、陆朔两父女。

“爸爸,三叔呢?”

“睡觉。”

呃……这个时候还在睡?自己都醒来了。

“四叔?”

“上班。”

“爷爷跟小爷大爷他们呢?”

陆龙没回她,看她吃得差不多就起身,准备外出。

看他等自己醒来,还等自己吃完早餐,陆朔麻利嘴巴一抹,跟在后面。

陆龙没阻止她上车,默许的带她前往军部。

现在近年关,军部比较忙碌也比较冷清。忙碌是高层需要各种报告,冷清是卒子大多回家省亲了。

陆龙登记了拜访表,便开车进入因车少而更加宽广的前院。

军部大楼陆朔来过一次,就是来见太上皇那次,所以没什么好奇,老实跟着陆龙的脚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

整洁的大厅门口有两个站岗的,他们看到陆龙举手敬礼,还有一些出入大厅的士兵,即使看到穿便装的陆龙,也都一一敬礼。

陆朔跟在后面跟着神气,头抬得高高的,小腰杆挺得更直。她爸爸走到哪里都是这么气压群众,即使做为跟班的她,也不能拖他后腿。

军部的大厅忒大,寥寥的几个人显得冷清。陆朔跟着陆龙上了二楼,发现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不像是要往哪个明确的目的地,像是来观光的。

陆朔抬头看他硬朗的侧脸,心里疑惑,可什么不问,和他走马观花,把军部看了个遍。

在要上去陆刚将军的办公室时,途中碰到个穿常服的兵,他神色匆匆,似是有什么急事,连经过陆龙都没礼貌的停下。

陆朔反头看他跑下楼,继续跟着陆龙前进。

当他们来到陆刚办公室外时,看到门是趟开的,秘书位置没人,而办公室里围了许多人,看年纪都挺大的,似在讨论某件重大事情。

陆朔跟陆龙进去,看到他们没发现自己,便张口喊。“爷爷。”

激烈讨论的几个老头均反头看她。陆刚更是将刚才紧崩的脸笑成菊花。

“朔朔,你怎么来了?”说着看了眼儿子,便完全无视他,只伸手叫小的过来。

陆朔乖巧的跑过去,看到了人群中的高成。不知道那个高季嫁人了没有?爸爸来这里,不会又是相亲吧?“爷爷,你们在讨论大事吗?”

“呵呵……算是大事吧。”陆刚看了眼几个老部下,不隐瞒的讲。“有人黑了这里的部份系统,而机械师又不在,小王刚去找了。”

“哦。”还好,不是一群老头在谋划给爸爸找对相,不过又一想,哎妈呀,军部大楼的系统都给黑了,当即想帮他们忙,刚一张口就听到爸爸的声音。

“机械师去哪里了?”陆龙平静的问,如没看到这里个个是长辈,语气似警方寻问情况一般。

陆朔合上嘴偷看陆龙,觉得他跟陆飞有点像,一样的目中无人,一样的高傲,只是他比陆飞要稳重又官大一些,才会显得是这么的理所当然。往深一想,人家是亲兄弟,有相似也不奇怪。

“听小王说是家里有事,但电话又打不通。”陆刚做为老子,自是没有意见。儿子比老子横,这叫能力。

陆龙点头,看向陆朔命令式讲:“给爸爸倒杯水。”

陆朔愣了一下,瞅他深黑的眼睛直定望着自己,立即跑出去倒水。

高成看跑得顺遛的陆朔,笑道。“陆龙,你这女儿真巧乖,我女儿以前可一点不省心。”

巧乖?想到总不听命令的陆朔,陆龙挑眉儿淡淡开口:“装的。”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玩手机。

陆刚是知道儿子是什么脾气,立即接话。“老高,你现在孙女不是顶孝顺你的吗?知足吧你。”

高成呵呵笑,说得欢心。“这个确实,每天晚上都给我做饭吃。”

“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少呀,谁娶了小季是天大的福份。”

“还是有很多女孩喜欢做饭的……”

正在紧张系统被黑的其他部下:……

而陆龙玩手机玩得起劲,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两老刻意说给他听的话。

跑出去倒水的陆朔,知道爸爸不是真要喝水,想了下就拿出新到手的掌上电脑,进入军部的系统,找到问题所在正要把漏洞修好时,另个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下。

陆朔看了眼无人的四周,拿出手机。一条简短的短信。不修。

不用修?陆朔看着“皇上”发的这两个字,深思。不修是代表确实是要自己进入这里的系统,但不修又是为什么?

陆朔想了想,玩弄了会儿电脑,还是什么不动退出去,给倒了杯水就进去。

“爸爸,水。”

陆龙收起手机接过水杯喝完,把纸杯给她。

看他全然把陆朔当佣人使呼,陆刚看不过去了。“朔朔,过来爷爷这边。”

陆朔听话的跑过去,眨了下无辜的眼睛,甜甜的叫句:“爷爷。”

陆刚心花怒放。“乖孙女,来,跟爷爷一起坐。”

陆朔不知道爷爷葫芦买的什么药,只得坐上他的太师椅,谨慎看着高成他们。

几个有点年纪的大叔大伯,看到可爱的陆朔,也暂时放下系统一事,跟上司攀谈他孙女的事。

陆刚听到孙女被称赞,就像是在说自己一样,当即高兴的把他们一一介绍给陆朔认识。

陆朔只能顺着陆刚给的路走,叔叔伯伯的叫了一通,成功把他们逗乐。

喊完人,陆朔低头暗腹。跟起这些叔叔来比,三叔、四叔确实好年青!

好几个人一聊天,时间就过得飞快,陆朔非常不解爸爸为什么还呆在这里?他不是向来讨厌浪费时间吗?还在那里玩手机!

等差不多中午,几个人开始饿了才惊觉已经这个时候,而小王还没把这里的主机械师找回来。

陆刚也显得有些急了。虽然被黑的部门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是这么久不正常运作,问题还是挺大的。

“我给上面机械部打电话吧,让他们来个人支援。”陆刚为难的讲,拿起桌上的电话要给白色大楼通讯,发现电话也拨不出去了。

这里的防御系统都是一层层呈圈状的,最外层就是各部门通讯,然后越往里防御系统越强,现在军部就是最外层被人黑了,所以陆刚先前才不那么着急。但是这电话打不出去,相当麻烦。

陆刚想了想,看向旁边玩手机的大儿子。“陆龙,你替我去上面跑一趟,带上我的文书找戴校彬同志,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给白色大楼打电话,如果是公事,最好是用军部座机打,这样会省去很多不必要麻烦。

陆龙微有些不悦。“中饭。”

陆朔:……

爸爸,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挂记着吃饭?

陆刚眉头一皱,可语气平静。“那吃了饭再去吧,老高,刚好小季也快到了,中午一起吃个饭”

陆龙迅速收起手机起身。“陆朔,走。”

有了陆刚的文书,陆龙畅通的进入白色大楼。

陆朔看到格局差不多的大楼,即使把走过的路记在维思殿堂里,她都觉得晕呼。这里为什么每间房间都一样?走廊也是一样,就连盆栽摆的位置都一样,若不细看,就连盆栽树景都一样。

这就是白色大楼的魅力么?还是严谨到变态?

陆龙直奔戴校彬的办公室,在秘书那里得到他去开部门管理会后,陆龙把陆刚将军的文件给秘书看,说是有重要的事急需要处理。

秘书看了文件,就带他们去相关会议室。

陆朔跟着干练的秘书又是一阵绕,走了十多分钟才到传说中的相关部门总会议室外边。

秘书敲门进去,没一会儿出来,对陆龙恭敬歉意的讲。“戴先生说会议马上结束,请陆大校在休息室等他。”

“这里等。”陆龙显得有些急切,站在门外没有挪步的意思。

秘书也只好放弃,在附近的饮水机给他们倒了两杯水便走了。

陆朔捧住水杯,瞧着统一的原木色布局的走廊,心里无比压抑。“爸爸,这里一定要这么严肃吗?”

陆龙斜了她眼,没说话。

“我受不了了。”陆朔蹲地上,感觉这样接地气一点。

对她在白色大楼做这样的举动,陆龙还是面无表情,不喝止、不吭声。

没多久,也就一杯茶的时间,会议室的大门打开,许多个穿黑色西装板着脸出来的男人,他们有些看到陆龙跟地上的陆朔,有些则没看到,目视前方、目的明确的做自己该做之事。

傻不拉叽的陆朔,抬头看他们哗哗踩着地板有节奏的从面前过去,想他们这样成天板着张脸累不累?

他们的板脸跟爸爸的面无表情不一样,他们是像别人欠他钱似的,爸爸是懒得给你脸色看。

感到熟悉的波动,陆朔看到后面走出来的全致远跟戴校彬,只得撑膝盖起来。

弯腰起来时,陆朔看到全致远近在眼前的西装裤腿,无聊的想他上次那个金发妞应该跟他分了。

“陆龙大校。”似乎一下桑老不少的全致远,向陆龙打声招呼,朝陆朔点下头就走了。

陆朔看他背影,猜想国土局一事,他肯定多少受到波及吧。

戴校彬等人走完,叫他们两个进会议室。

白色大楼的房间都一个字,大!好像大才显得气魄,而这里的会议室也一样,一个大椭圆桌,至少能坐百来个人。

“陆大校,听说军部的防御系统被人入侵了?”戴校彬请他们坐,问他情况。

陆龙不置可否。

本以为是大事的戴校彬,看到趴桌上玩水杯的陆朔,便坐他们对面。“放着身边的天才机械师不用,大老远跑来这里求支援?陆将军这可是舍近求远呀。”

“陆朔是血刺的人。”意思是不想帮便不帮。

有你这样做儿子的么?戴校彬跟他对视阵后掏出手机,给部门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支援个人过去军部。

等戴校彬结束电话,会议室一下沉静下来,气氛忒压人的。

陆朔已是进入口呼吸状态了,根本没心思跟他们这两个“高人”玩迷语、搞心计。

陆龙把水杯放桌上,背贴椅背,十指相抵,以一幅掌控全局的坐姿看对面的戴校彬。

戴校彬坐得妥妥的,似这是他的地盘,他就不信这个血刺指挥官能咋嘀。

一阵沉默后,陆龙平静的开口。“戴先生,我想要2032年3月21号这里的通讯纪录。”

戴校彬吃惊不小,导致小许激动。“陆大校,你开玩笑吧?”

陆龙挑下巴瞧他,告诉他,自己没有开玩笑。

戴校彬正了正身。“这不可能,我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你知道的,我完全可以做到,来找你只是尊重你。”

戴校彬吐血。尊重个屁!整个白色大楼的机械系统都是他在处理,现在他居然让自己透露各政员通讯,还美其悦尊重?“这不可能。”

陆龙淡漠看向陆朔,对他的回答并不在意。

陆朔立即拿出掌上电脑看着戴校彬。

戴校彬看到她,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陆龙再次讲:“你给我,这里的系统滴水不漏,不然的话……”很适时的隐去后面的话,陆龙深邃的黑眸平静望着他,似这件事对他来讲,是多么的轻松。

听到这话,戴校彬更加怒视陆朔。陆朔一脸无辜,天真无邪似我只是在完成长官的命令。

“你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

戴校彬狠狠一闭眼,咬牙道。“算你狠。”说完便大力打开门出去。

听到哐当的门声,陆龙看向旁边的陆朔。

陆朔咧嘴笑,露出两排米白牙。

“走,吃饭去。”

“是!爸爸。”

下午回到家的陆朔,原以为军部发生那样的事,陆刚会忘了昨天讲的话,哪想等他们回去时,他老人家已经在家了,而梅姨在张罗着做晚饭,看架势今晚得有贵客。

刚才那点跟爸爸联手胜利的喜悦被冲散,陆朔跟陆刚与两位叔打了招呼就回房间。

还是不能避免吗?那就接受吧,也许没有自己相像中的糟糕。思及爷爷始终没有个孙子,老太爷身子骨也越来越弱,陆朔想了许久,觉得自己应该适着去接受。

不过……在床上打了个滚。现在她能逃避就逃避会儿吧,实在不想下去。

其实这顿饭还不是正式的相亲大会,是陆刚叫来几个关系够铁的战友聚餐,趁着年底没放假还有点时间聚聚,但更多是来开导开导陆家几个后辈,顺便给他们推荐一下合适的人选。

陆龙、陆飞、陆将安静的听着,在长辈们说完时,很礼貌和气的应着,似是都有这方面想法。

陆朔在一边往嘴里塞饭,看他们三个口不对心,又着实为几个长辈哀叹。看长辈们说得苦口婆心,想想曾经他们都是风光无限的高级军官,现在老了也就这么点心愿,不厌其烦的说教,后辈再不听劝,真是有点过不去,可是她同时又希望爸爸别去相亲,各种纠结。

陆刚还不了解自己儿子?听他们应的好听,也不求他们三个都能马上成家,但死盯着大儿子陆龙,在他随意的点头时,当即拍案,为他定了好几个姑娘,明天就去见面,还扬言这些姑娘可都是某某官员的女儿,要是失约剥他层皮。

于是就有了某高级咖啡馆里这样一幕情景。

“你就是陆龙?”相亲对像一号。

陆龙嗯了声,礼貌的叫来服务员,让她点东西。

一号向服务微笑。“一杯拿铁。”

陆朔拿X光扫瞄她。秀眉杏眼、樱桃红唇、纤纤玉指、性格奔放、修养得体……好像完美?

“你本人比相片还帅,不过跟相片一样冷,唉,别这么严肃么,放轻松点。”

陆龙:……

话太多,妄想改变他人。

以上是陆龙把她唰下去的原因。

“嗨咯,陆先生对吧?我是爸爸让我来的。”相亲对像二号,随性不羁的坐他对面,完全性的主导。

陆朔看她张扬的漂亮脸孔,想她不错,直率没心计,比睛雪不是一个档次。

“说实话,你帅是挺帅的,但不是我菜,我喜欢热情如火的,你看来就像块冰,到时捂不热你倒把自己冻着了。所以拜拜吧。”

二号匆匆的来了,又匆匆的走了。

陆朔听了她的话深思。原来捂不热,还有这样的后果吗?

“你好,陆龙先生。”相亲三号。“我是X大学毕业,现在有份还算喜欢的工作……”

“你就是那个陆家大少?早想见你了,听说你是军团的指挥官?哇!听着好酷啊!”“你对我有什么想法没有,要是顺眼的话我们交往吧?哈哈……”

“操,都三十岁大叔了,还有个这么大的女儿,爸爸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我才二十岁,不想当后妈,你也甭想老牛吃嫩草!”

陆龙:……

一早上,陆龙一共相亲了五个对相,总说话量不超过十句。

陆朔在一边听得汗颜,想着现在的女孩思想……太超前了!而且居然连爸爸都看不上,哼,看不上就看不上吧,爸爸还看不上你呢。

无比平静淡定的陆龙,调动了下一直未动过的姿势,把女方未喝一口的咖啡推到陆朔面前。

陆朔捧着肚子愁眉苦脸。“爸爸,我都喝五杯咖啡了。”

陆龙薄唇轻启,淡淡吐出两字。“喝了。”后似越看她越顺眼,加了句。“反正喝不坏肚子。”

陆朔:……

虽然浪费可耻,但是有这样的爸爸么?因为喝不坏,就使劲往肚子里装?

不过陆朔介于爸爸现在心情可能不好,在加了几杯奶后,还是乖乖把咖啡喝掉。

中午两父女就在咖啡馆里吃午饭,因为等下还有几个。

对此陆朔非常佩服爷爷的安排。一天安排这么多个,居然都不撞车的。

“请问你是陆先生吗?”父女两吃完饭,就看到面前站着个玉树临风的短发美女。

陆朔看得眼睛都瞪大了。陆龙点头。

帅气的短发美女放下包坐他们两对面,撑着下巴看陆龙。

陆龙面无表情由她看。

同时陆朔不住打量对面的美人。真的是美人呀!虽然不是长发飘飘,可比之前几个漂亮多了,瞧那利落的短发,瞧那眉宽鼻跷的,还有笑起的弧度,在在显现此人的心胸开阔,性格顶好,是居家旅游的必备选择啊!

美人看到瞪大眼使劲看自己的小美人,清爽笑道:“这就是你女儿吧?叫陆朔?真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

陆朔很不厚道的脸红了。被美人夸了……被美人夸了……

陆龙也难得回应她。“嗯,谢谢。”

“她跟你的感情一定很好吧?连吃饭都要紧挨你坐。”

聪明的美人。这是陆朔的评价之一。

陆龙看了眼陆朔,再次开口。“一直都带在身边。”

美人露皓齿笑得干净。“陆先生真是位好父亲。”

听到她的赞美,陆龙顿了顿,黑眸幽深沉寂。

对他的沉默,美人不在意,态度不减。“我叫如歌,这是我的名片,陆先生若是觉得我们还有深入了解的必要,就给我打电话吧。”如歌把一张精致的烫金名片推到桌上,又朝呆呆望着自己的陆朔眨了下右眼,便拿包走了。

两父女齐看桌上画面干净的名片,想它跟它的主人一样,干净、直率、大方。

陆龙看了会儿,最后把名片收起。

见他把名片装钱包里,陆朔心里忒不是滋味。“爸爸,你觉得这个如歌怎么样?”

陆龙听她小心翼翼地语气,侧头看她,不答反问。“你呢?”

陆朔被他看得心慌慌的,扭头看手指。“我觉得,我觉得挺好的。”明明是真心话,为什么说出来会这么难受呢?

“嗯。”

“……”

陆龙不明所以的嗯了声,便不再说话。陆朔心里沉了沉,在相亲后面几个时,越加觉得那个如歌是最好的,可她就是开心不起来。

近五点时,据说是最后一个相亲对向。

耐心等的陆朔看到走过来的高季吓了跳,在她坐到自己对面时,久久没有回神。

爷爷这是用心良苦啊!最后还来一个压轴的。

“陆先生,好久不见。”高季柔柔的笑着问候,一头长发如丝,更显温婉。

“好久不见。”同样有些意外的陆龙,还是没什么情绪,只是向她礼貌的道歉。“在部队有些忙,没能接到你的电话。”

高季不介意摇头。“我能理解。”

“不管如何,这都是我不对在先。高小姐今晚有空吗?”

高季心喜的点头。

“今晚这饭我请了,权当陪罪。”

因为有陆朔这个灯炮在,这顿饭也只是顿饭。可陆朔大大的不开心。

爸爸不仅收了如歌的名片,还请了高季吃饭,他这是两手准备啊!突然陆朔为自己的不开心找到了借口,便质问陆龙。“爸爸,你做人不厚道。”

开车的陆龙斜了她眼。“怎么不厚道了。”

“你脚踏两只船。”

对她这话,陆龙不赞同。“没影的事,小孩子别瞎想。”

哼,她不小了!陆朔扭头看窗外。

好吧,做父亲的得给孩子树榜样,免得她跟着学歪。“高季是高成的孙女,你爷爷跟高成是几十年的战友,就当是看在你爷爷的面上,请高季吃顿饭有什么关系?刚才又是到饭点的时候,你不能让爸爸小气的连顿饭都舍不得吧?”

听他这么说,陆朔心里好受些了,紧接又问。“那么如歌呢?”

陆龙看了她眼,望着路面许久,在将车开进老宅停下才反问。“你不是说她不错?”

“她确实挺不错的。”看他犹豫这么久,又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陆朔赌气说完就迅速下车跑上楼,把自己关在房间。

看她跑进房里,陆龙手指扣着方向盘,望夜色的深邃黑眸更显深沉。

跑回房的陆朔一连两天没下楼,在思考人生的同时也逃避人生。

有时想法跟现实总是迥然不同的,她用她那颗超级大脑想了许多大道理,知道爸爸应该成家立业,但是当看到他收起如歌的名片时,她非常非常难过,这种难过比萧郝的离开与背叛更痛、更涩,无法用什么词去形容。

就好像……一直属于自己的、被自己捂在胸口的东西,突然要成为别人的一样。那种失落,不再是唯一的感觉,如让人从天堂坠入地狱。

所以她还没有调整自己情绪,不想见任何人,包括陆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