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探陆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探陆朔

“朔朔怎么又不下来吃饭呢?”早上一早去军部,休假的人没起床,陆刚没在意,可在接连两次没看到乖孙女,顿即担心起来。

梅姨也是一脸担忧。“小小姐已经两天没出房门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了梅姨的话,陆刚立马向陆龙兴师问罪。“朔朔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陆龙挑帘看陆刚,不在意的讲。“小孩闹别扭,别管她。”

“怎么就闹别扭了?想要什么给她买就是。还有什么别管她?她是你女儿,我陆刚孙女,能不管吗?!”陆刚愤怒的说完便上楼。

陆龙看他敲陆朔的门,垂帘看桌上的菜。

陆飞看了眼楼上,又看旁边的兄长。“大哥,朔朔是不是对你相亲的事有意见?”

“她能有什么意见。”

大哥,你这话也未免回答的太快了吧?看他看都不看自己一下就顺口无波无澜一句,陆飞觉得这中间铁定有猫腻。“这个很难说,她从小被大家捧着长大,现在突然要多个后妈,担心自己被冷落呗。”

“不管多了谁,她在这里的地位都不会变。”

“话虽如此,可现在的少女呀,又爱钻牛角尖,又死认理,总是猜不透她们想法。万一偏激以为自己要被遗弃就糟糕了,毕竟做为父亲的你,以后除了部队还有老婆要顾,她要是没人看管……得为所欲为啊。”

听陆飞意味深长的话,陆龙斜了他眼,不吭声。

陆飞再接再厉。“朔朔看着天真无邪,实际骨子里是什么人,你当父亲的肯定比我更清楚,她可是天才犯罪份子,就连初去皇城就表现的卓越不凡啊,长江后流推前浪,一开口就叫十个猛男,啧啧……”

陆龙:……

“而且我看着她对那个罗耀君印象不错,她要是一冲动、一激动早恋了,到时你这个当爹的都只能在一边干看着,人家罗耀君也是一表人才,朔朔要是喜欢,爸爸也不会不同意,订个娃娃亲什么的,到时比你小几岁的罗先生可就得叫你爸。”

陆龙:……

“朔朔,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开门让爷爷进去瞧瞧。”陆刚敲了敲门,让她先不管发生什么事,得把门开开。

扑在床上装尸体的陆朔,听到陆刚慈祥的声音,心里软了大半,撑手臂要下去开门,想了想还是闷被子里。“爷爷,我没事,你别担心了。”

“没事就下来吃饭,你这孩子难得在家,怎么就闹别扭了呢。”

“爷爷,等下梅姨会送进来,我不下去吃。”

“既然在家,就得坐一桌吃饭,乖孙女,出来吃了饭再睡。”陆刚耐着性子哄。要是换成孙子,早踹门进去揪人了。

陆朔犹豫了许久,还是不出去。“我在思考人生,不出。”

听她这强硬的口气,陆刚愣了愣,下面听着的两兄弟也愣了。

这么小就思考人生呀,真是大出息。

陆刚见她铁了心不出来,最终还是放弃,下楼时让梅姨给弄几个好菜送进去。

饭桌上只有小爷陆铬和几个陆家媳妇,陆将因为公司有事回去了,而近年关显得特别忙碌的大爷陆景,还在学校处理事情,因此饭桌显得有些清冷,又有吃饭不说话的不成文规矩,大家伙安安静静吃了饭就散了。

陆飞继续他丰富的军外生活,回房的陆龙在陆朔门口站了会儿,最后还是没敲门。

吃了睡,睡了吃的陆朔,过上了米虫的生活,早上睡到太阳晒屁股还在床上,以至于听到陆龙的声音还以为在做梦。

“陆朔,起来。”

唔……爸爸肯定早将她遗忘了,这个时候应该在跟如歌约会才对。陆朔翻过身,抱住被子充耳不闻。

陆龙瞧着门皱眉,在又叫几句没回应该后,后退、抬腿、踹门。

门碰一声打开,被踹烂的门锁跟木屑激励飞溅,当门哐当撞击墙壁时,床上的女孩似弹簧般跳起,下意识警惕看突然趟开的门。

“爸、爸爸……”原来不是做梦啊。陆朔有些后怕,瞅着在阳光下打旋儿的灰尘后的高大男人,心里打着颤。爸爸太凶残了!

陆龙整了整衣服,无事走进去,似踹烂的根本不是自家的门。

陆朔吸口气,并在腿侧的双手紧张的揪衣服,想往后退。

“换衣服。”黑眸淡漠看了眼房间摆饰,陆龙挑下颌冲她说完便离开房间,期间停留不过几秒。

一动不动直到他背影完全消失,陆朔憋着的口气才吐出来。

怎么办?她觉得刚才爸爸那动作帅毙了,虽然吓得要死,还以为惹毛他要把她丢出去,可还是克制不住喜欢……她是被虐习惯了么?

陆朔甩头合上关不上门的,进了洗漱间。

陆家老宅比较偏,去市中心开车得差不多近两个小时。

陆朔欣赏路边的景色,什么不想,就看郁郁葱葱的山林。很多事,不能逃避、不能改变、没有答案,她可以选择无视,不去想、不去看。

线条优雅又霸气的越野车沉默开出大山,进入繁华地段。

没有去帝都核心地区,陆龙在二环找了间咖啡厅,挑了个死角位置坐下。

被上次相亲弄的,现在陆朔看到咖啡就心有余悸,在服务员来时硬是小气的要了杯白开水。

陆龙望着精神不济、魂不守舍的陆朔,手指轻敲黑色桌面,想了想什么没讲,转头看窗外。

陆朔喝口水,偷瞧陆龙棱角分明的侧脸,再次被迷惑。

爸爸真是妖孽。得出此论,陆朔拿出掌上电脑玩游戏,在里面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横着走,目中无人的如高高在上的女王,引得无数玩家想杀之而后快,又苦于打不过。

在游戏里陆朔再怎么风生水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她除了打败别人有瞬间的快感,完了后便什么没有。游戏只是游戏,比起代号:毁灭,这些游戏太小儿科了。

两父女沉默无言的等了大半个小时,才有个熟人走向他们桌。

陆朔抬眼帘瞅了戴校彬一眼,继续玩手里的游戏。这些游戏虽然弱智了点,但打花时间还是可以的。

戴校彬看到他们父女两,有稍稍意外,坐空着的位置上礼貌叫来服务员,点了杯咖啡才认真打量他们。一个面无表情坐着,一个起了劲的玩游戏,看她电脑上的游戏起始时间,玩得有阵时间了。

“陆龙大校,难道是我的表坏了吗?”戴校彬看手表,又看咖啡厅墙上富有欧式风格的挂钟。

陆龙转动眼珠斜了他眼,淡然不在意的讲:“看错时间了。”

看错时间?这对于时间同等生命的血刺指挥官来讲,还真是希奇。

不给他追问时间,陆龙直入主题。“东西呢?”

戴校彬只得回到正事上,在口袋拿出个U盘看他们两。

陆朔停止玩游戏,睁着忧郁的漂亮眸子瞧他手里的东西,想这应该是爸爸上次要的东西,便伸手去接。

空中深蓝色U盘一晃,转手握在白皙骨节粗大的手里。

戴校彬举起U盘戒备他们。“想要可以,告诉我你们在玩什么花样。”

陆朔无辜的眨了下眼睛,转头望向陆龙。她同样也想知道爸爸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陆龙看了眼他手里的U盘,接着才看他。“你不会想知道。”

“恰好,我现在很有兴趣。”

“陆朔。”

“到。”陆朔下意识腰杆一挺,看叫自己的陆龙。

陆龙微挑下颌倨傲的看她,冷漠的薄唇轻抿着,没有开口的打算。

陆朔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爸爸,你瞧着我干嘛?我也不知道你想干嘛啊。

“川西事件。”对她的迟钝,陆龙给她一些提示。

在面对这样的重要时刻,陆朔在维思殿堂里迅速分析事件,以及爸爸要白色大楼那天的通讯记录意义何在。

不下三分钟,陆朔大概明白爸爸想做什么,便将自己理解到的东西讲给戴校彬听。

把川西事件几个疑点大志说了下,陆朔寻问的看陆龙,看自己说的对不对。

陆龙没吭声,只是看着戴校彬他手里的U盘。

戴尔校彬深深的皱眉。“你是怀疑内部的人?”

陆龙笃定的讲:“不是怀疑,是肯定。”

看他不像开笑的神情,戴校彬想到在那大楼里如履薄冰的同事,真觉得不知道还好。顿即把U盘给陆朔,慎重的讲:“看完毁掉,我知道你有颗不同寻常的大脑。”

陆朔冲他嘿嘿笑了下,把U盘连接电脑,读取出数据就一一看了眼,完了还在U盘里放了个毒病。

做完一切,陆朔把脑袋里的数据理了理,看很有气度喝咖啡的戴校彬,想他反正也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便没避讳。“爸爸,我把军部的外围系统逛了遍,看了所有的信息,没有发现可疑事情。”

陆龙悠闲抿了口咖啡,眼帘轻挑看她,还是未开口。

陆朔:……

看他们相处模式,戴校彬看得想笑,便简练的解释了下。“军部早上十点被入侵,陆将军要支援也是第一时间,他拖到中午是因为那时候我正在开会,而那时技术部门的人齐全,陆龙大校可以跟他们都见一面,我想他想要见的应该是全致远,当然,他最主要的还是来找我办事。”

陆朔想了想,通了,恍然大悟时偷偷瞧陆龙,暗想他刚刚挑眼帘低睨着自己,是在说自己蠢吧。

“会不会就是那个全致远?”一定得掰回来,自己才不蠢!

戴校彬摇头。“如果你所说的事情不假,就肯定不是全致远。”

“为什么?”他是提出建立机械人国土局的,他最有可能是毒鸩的人,他完全有这个动机。

“自国土局提议失败后,他的权限被削减许多,上头明的说他也是为国家着想,还给派了秘书协助他,实际就是变向的双规,只等明年的换界他便会被替换掉。所以我说他没可能。”

那么这个内奸到底是谁?陆朔不停思考,维思殿堂里的东西有些杂乱。在没想出结果后,蔫蔫看陆龙。

戴校彬做为一个资深政员,很清楚的知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现在他已经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东西,在他来得及收手时,适时的抽身而退。

“你们慢坐,我还有事先走了。”戴校彬寻思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起来要走。早来半个小时就是陪女儿坐着?他们父女两之间应该是有些什么要勾通吧?

“等等。”一直沉默的陆龙突然叫住他,在他转身时指着他位置的咖啡,还是面无表情的严肃。“结帐。”

陆朔:……

戴校彬:……

最后戴校彬不仅把自己的结了,还把他们两的结了。真是,上辈子欠他们父女俩的。

目送戴校彬走掉,陆朔拨弄着掌上电脑,有些儿不敢看对面的陆龙。

静坐会的陆龙,定眼望着小个缩沙发上的女孩。“陆朔。”

“嗯。”看着桌面,没抬头。

“把头抬起来。”

陆朔不甘不愿抬头,呆滞看他深邃的眸子。反正猜不透,她懒得研究。

半磕的眼睛里一片死寂,像是无生命体的机械。看到她眼底的哀伤,陆龙微有震惊,到嘴边的话再三斟酌了番。“陆朔,有些事情我们应该去尝试。”



“你从小生活的圈很小,你未来的人生还很大很长远,你更应该去尝试些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

爸爸是想说自己生活圈子小,总是围他屁股后面转,才不想他相亲,让自己尝试去接受吧?难为他了,一向惜字如金的他,竟然绕这么远路,要是自己不聪明领悟不到,他不是白讲了?

“我知道了爸爸,我不会再闹脾气了。”

陆朔回的轻松,有股莫名的洒脱。倒是陆龙看她说的释然,心竟有些微妙。

这是失落?

陆朔花了两天时间去看戴校彬给的信息,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想是早被人先一步抹掉了。

向陆龙汇报完结果,陆朔回房的时候听到梅姨说四少爷今晚回来,才恍惚,原来还有几天就除夕了。

看到忙碌的梅姨,心想着回房也没事做的陆朔,便跑去厨房要帮她的忙,结果想当然是被轰了出来。

她又不是没做过?梅姨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陆朔摇头,又晃回房间时,看到邪肆靠门框上的陆飞。“三叔好。”

陆飞没点头、没吭声,看她关上修好的门,才玩味笑了下,站起身往外走。

晚上陆将正式回归,要呆到年初五才走,因此大包小包的往车下搬,一些是自己的用品,一些是给长辈买的礼物。

对于家人,陆将这个身家过亿的老董,从来不吝啬,就连给侄女的新年礼物都是一张不限额度的信用卡。

陆朔瞅着金卡,寻思着自己以后得多花钱,不然对不起四叔的礼物。

“汪汪…汪汪……”就在佣人大包小包往屋里搬东西时,车里传来阵狗吠,听声音还是只了不得的狗。

跟长辈说事情的陆将,才想起车里的宠物,忙给它开门。

是只金毛寻回犬,看样子应该两岁了。

“五少,不准乱跑。”车门一打开,金毛狗便唰一下冲出去,直往大厅里坐在沙发上的老老将军身边跑。陆将呵了句,便也不管它。

看到五少的陆朔,脑袋咣当一懵,什么东西窜到一起了,顿即大叫陆龙。“爸爸,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看她炸炸呼呼的,往大厅走的人都看她。

陆龙停在门边。

陆朔顾不得其他,拉起陆龙往楼上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又咣当一声,把修过一次的门重重关上。

“什么事。”看她火急火燎的,陆龙找了个坐的地方问她。

太震惊又太惊喜的陆朔,顿了五秒才把事情消化完,然后把自己串连起来的事儿告诉他。“爸爸,我想我知道白色大楼里的内应是谁了。”

陆龙有些意外,但在未被证实时,很好的保持镇定。“谁?”

陆朔深吸口气。“总统阁下的秘书群中之一!”

听到这话,陆龙同样震惊,怔了半秒便带她去自己的房间。

楼下正说话的陆飞,余光看到被大哥拖着走的陆朔,跟陆刚他们说了句,便也上楼。

听到敲门声的陆龙看到门外的陆飞,没什么情绪。

陆飞担忧的问。“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

不信。

陆龙不管他信不信,挡住要进去的陆飞,强行将他推出门槛,然后“碰”一声关上门。

陆飞衡量自己破门而入,和被大哥丢下楼的机率,老实的下楼。

把弟弟关门外,陆龙看向陆朔时瞬间换了种面孔,严肃非常。“有根据吗?”虽是疑问,可眼神深不可测,紧崩的俊脸对她说出的话,已是不可反驳的相信了。

在那栋白色大楼里,除了总统阁下及副总统阁下,就属秘书知晓的事情最多,他对政事及军部的动向都了如指掌,每项大的改革大的事件,第三个可能知晓的便那个秘书群体。

陆朔没陆龙想的多,只把自己观察到发现到的事件说出来。

“第一次去白色大楼时,我在全致远的裤腿上发现了根金发,起初以为是哪个金发女朗留下的。然后我在秘书房里等你的时候,发现一个秘书腿边沾着许多金色毛发,根据成色及长度,我当初是猜他养了条金毛狗,而他裤腿上大量的狗毛是当时正是狗换毛季节,他出门时不小心粘上的。”

这次陆朔说话正常,因为还处在边说边梳理的状态。“现在我还是肯定那个秘书是养了条金毛狗,而全致远裤腿上的金发不是金发女郎留下的,而是他去见了那个秘书或是接近过那位秘书,在他身上粘到的。”

陆龙听到这话沉默了很久才问。“还记得那个秘书是谁吗?”

陆朔自豪的笑着指了指自己脑袋。

看到她张扬的笑,陆龙心里沉沉,带她进了秘室。

秘室是间四五十平方的机械室,里面一切通讯设备都有,当然安全系统跟血刺几乎一样,是间绝对的小型指挥室。

陆龙开了全息,直接接到了七处,找到在忙碌的张阳。

大过年看到长官找,张阳挺意外的。“长官,你们不是休假吗?啊,不在指挥室。”看到他们身后的环境,张阳明白是有大事了,立即收起轻挑的面孔。

“我需要总统阁下秘书群的所有人信息。”陆龙干练说出找他的目的。

“靠,长官,你这个新年礼物忒大的。”张阳嘴上这么说,但手指已动起来,在给他迅速的通过多渠道搜集信息。

陆龙没回他,陆朔憋着气,看那边忙碌的张阳。

这事情……看爸爸脸色,似乎比自己想像的还要严重。

没多久张阳那边传来信息,全息屏并列出十二位男男女女的相片及名字。“只有这些,详细资料属于高保密级别,除非黑客。”

陆龙看向陆朔。

陆朔一眼在十二位秘书中找到那个养狗的,指给陆龙看。

白里透红,在全息光下染上半面蓝光的指尖,正指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俊秀青年,他微笑的相片和当时陆朔看到的本人及秘书群体的印象有很大出入。

“保贤。”陆龙沉着声,冷冷叫了那个秘书的名字。

全息屏在三双眼睛下,进入那个保贤的个人资料库里。

里面只有简单的一份身份证明,像所有普通公民一样,甚至还少了许多信息,想是他不想透露家人情况,怕他们受到伤害,所以个人信息里只字未提。

张阳再三讲。“除了黑客,不然就只有这些资料。”

“嗯。”陆龙点头,黑眸沉静的看着保贤相片,不知在想什么。

张阳有些担心。“你别乱来,能够入选秘书担任秘书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跟军部不一样。”

“嗯。”

陆朔:……

似乎真的很严重。

张阳明白他不是个乱来的人,又叮嘱两句,就结束了通讯。

陆龙坐了许久,在陆朔印象中,这是他思考最久的一次。

“陆朔,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许久后,陆龙看她,严肃的讲。

陆朔跟着严肃的点头。

看她紧崩着稚嫩的脸,陆龙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走,下去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