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没成年,不谈论/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一十九章 没成年,不谈论

陆朔老实的被他推着走,不时抬头看他刚毅的侧面,想他会当什么也没发生吗?不可能吧?以他的个性,不可能这么放着那颗定时炸弹。

唉,不管了。陆朔甩头,发现自己就算有颗超级大脑,在他们这些阴谋阳谋下,显得这么无力而苍白,就如同军部那次事件。

这时她相信了那位老师所说的话。机械始终是机械,由人类创造,也能由人类毁灭,谁让人类是如此强大呢?即使斗个半死,那些个什么机械人也只是辅助物,仅仅代表人类进步的见证。

陆家的年向来都是热热闹闹,不仅是家族庞大,还因为朋友诸多,不过政治上的人为避闲,大多是打电话拜个年,而登门拜访的都是陆刚的战友及老老爷子那代的战友后辈。

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间,还能让那些老战友挂念,甚至是派子孙来走动,这样一份情宜到底得多浓厚才能承受得起?

对于这些战友,陆家自是不会拒之门外,欢喜的迎接他们到来,奉若上宾。

陆朔做为陆家最小的存在,现在可畏是被千人万人宠着、捧着,每个来了走,走了来的客人,不管陆家如何推拒,硬是塞她个红包和礼物什么的。

于是陆朔的年还没过完,就成小财主了。

“朔朔,听说你喜欢玩电脑?这是我儿子专门从国外捎回来的,洋文看不懂,你自己拿着研究。”战友之一。

“小朔,这玩意儿孙子给我的,一直弄不明白,你别嫌弃。”战友之二拿出个最新款高智能相机,睁眼说瞎话。

“小朔,……”

以上是进门拿礼物的。

“小朔,拿去买糖吃。”战友之三。

“小朔,糖吃多了不好,叔叔给你买漂亮衣服的。”战友之间永远存在分歧的战友之四。

“小朔,喜欢啥买啥……”

接客人时被礼物埋的陆朔,在送客人时又被大堆红包给埋了,这感觉忒幸福啊。

当然不过,还有许多是不远千里来的,这关系自也是没得说,陆刚在他们嚷嚷着要回去时,一声令下,全部给留这里过夜,让佣人给按排房间。

陆刚曾是他们长官,即使有些不是,也都是同等级的,现在他开口自是同意,只是一大群叔叔伯伯住下来,他们谈完人生谈完国家大事后,就到了几个晚辈身上,尤其是水灵可爱的陆家小千金。

陆朔幸得体质特殊,被捏红的脸很快就好了,不然她这个冬天都不要见人了。

“老陆,朔朔多大了?”晚饭后,第五个人问同一个问题。

陆刚笑得合不拢嘴,也不厌烦他们再而三的话,回的热情不减。“三月就满十五了。”

“也不小了啊。”“再三年就成年了。”

“呵呵……是啊,时间过的真快。”

陆朔:……

在这个年代,十五岁还很小吧?

第五团那军区的师长吴建,笑眯了眼睛直瞅着十分讨喜的陆朔,笑得露出口略黄的牙,在那孩子不自在低头时,转而看向旁边的陆刚。“老陆,做个亲家怎么样?”

陆刚在他问第一句话就猜到他有这个意思,现在听到也不意外,只是乐呵呵看陆朔,含糊的讲:“我当然是非常乐意,可就得看孩子处不处得来,现在她一切随她……跟她爸。”快说完的陆刚,撇到冷着脸的儿子,勉勉强强把他给捎上。

吴建会意的点头,便问陆龙。“小龙呢,你觉得怎么样?我最小的儿子今年刚好二十岁,大个五年刚刚好。”

听到他的话,一直紧抿着唇的陆龙,抬头看向吴建,在他笑得多出几道皱纹时,一惯的言简意赅:“没成年,不谈论。”

吴建点头,没在意他的态度。“现在确实是还小了点,不过等她成年也就三年,不急不急。”

听他打算让儿子空等三年的陆家人,陆朔看外星人的瞧他,陆龙平静面无表情,陆刚笑容不减。

“小吴,这事儿还早着呢,来,喝茶喝茶。”陆刚缓场,动手给他们泡茶,这个话题便这么带过去了。

陆朔不懂大人的思维,找着个机会就遛回房了,如逃命般。什么啊,她还未成年!猥琐未成年罪很重的!

似深潭般的黑眸紧随她上楼,陆龙端坐着,又看他们几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聊天,满脸的笑容其中必有几分是打着陆家小千金宝贝的主意。

同样在长辈中插不上嘴的陆飞,交错手指气势从容靠椅背上,上扬的眼角内敛着,看对面想事的陆龙同样思考什么。

最终,在陆龙起身离开时,唇角露出抹微笑。大哥变得优柔寡断了,难道当爸爸能让人改变这么大吗?想像以后也成为父亲的陆飞,认真的想:男孩就丢军队,怎么歪也歪不了多少,女孩扔给她妈,怎么饿也饿不死,他肯定是不会愁的。

回房的陆朔左思右想,觉得有必要找爸爸谈谈。她可不想刚成年就嫁掉,就算……爸爸最后不能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至少也别把她从他身边赶走。

陆朔在房里转了转,深思熟虑后,开门出去。

趴门边探头探脑瞧了眼外面的情况,只看到楼下几个佣人在忙碌,想是他们已经去休息了,便蹑手蹑脚跑去对面陆龙的房间。

“新年快乐。”

“如歌,明天有时间吗?”

“早上十点,还是那间咖啡厅。”

从开头到结束,一如他作风,简短的只有三句话。

陆朔抬起的手停在半空,皱眉垂着脑袋想了想,转身跑掉。

她什么没听到。

大年初一,不管科技再怎么发达,传统依旧传承。

陆朔被一片爆竹声吵醒,望着天花板愣了三秒,随之哗起身迅速穿衣服,看时间已经九点了。

匆匆跑下楼,陆刚、陆景几位正在喝茶的长辈看她风风火火的,笑道让她慢点,好吃的都给她留着呢。

“我爸爸呢?”大厅没有他,用感应也探测不到他的存在,陆朔一脸焦急的问陆飞。

陆飞挑着眼角,逗弄她。“应该在房里。”

陆朔:……

见骗不到他,陆飞才无所谓讲。“一大早出去了,没说地儿。”

三叔,你这出入太大太快了。陆朔鄙视他眼,正想去找,在门口碰到说笑进来的王永跟陆将。

刚才的爆竹声,应该就是迎接这位发小儿吧?陆朔冲王永说恭喜发财。

王永看到她愣住了,懵头看陆将。

陆将摊手。

王永又掏口袋,最后左掏又掏,竟然从口袋拿出枚戒指。

众人:……

“陆小姐,恭喜发财。”充当太子爷司机的罗耀君,拿出两个红包,把王永从窘迫中救出来。

陆朔笑嘻嘻接过,接着一脸新奇问王永。“永哥,什么时候行动呢?”

王永手指一转,把戒指塞回口袋。“没你小孩儿的事,走,等哥跟叔叔他们打了招呼,陪你放烟花去。”

被推着进去的陆朔,扭头看了眼门,又看个个满脸喜气的大家,便将刚才的事暂时放下。反正……都会发生,她阻止不了。

罗耀君也算个公众人物了,陆家的直系亲戚跟战友大多认识他,跟他说不尽的话,倒是王永陆家没把他当外人,所以也没多聊。

跟陆将、陆飞坐一块的王永,瞅着被几位老爷子连连称赞的罗耀君,说不出去的嫉妒。“我说,我来你们家,可从来没这么热情过。”

陆飞瞧了他眼,语气不可一世。“你谁?”

发小儿不是白当的,王永挺胸自豪的讲:“市长儿子,你想干什么?”

“市长是谁?”

“我老爸。”

陆飞狂傲一笑,好不猖狂。“市长是我大伯的学生,我爷爷看着他出生的。”所以你算老几啊!

王永丧气的垂头,不服输。“那罗耀君还是我爸的秘书。”

“他姓罗。”

王永顿即没话说了,只能瞪着自己的司机。一个司机都比他出风头,靠!

看到吃瘪的王永,陆朔笑得露出两颗虎牙。被她三叔打败,也算败得不太难看。

“王永少爷,你什么时候回去就给我打个电话。”没多久,罗耀君风度翩翩的从大波长辈里全身而退,走向年青一辈的群体中,对毫无坐像躺沙发上的王永讲。

陆朔抱着枕头,看他被老爷子们折腾这久,精神面貌还是顶好,礼貌气度不减,顿时心里一阵惊叹。这人也不知有没有脾气的?“罗先生,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正要挥手让他滚的王永,乍意看她。

陆朔仿佛是这里的女王,她一开口万众瞩目。

被他们看着的陆朔一阵怪异。“看什么?”

陆飞、陆将不表态,陆家氏沉默。王永连忙摇头。“没看什么。”

陆朔:……

罗耀君见他们都不说话,看陆朔的目光有些为难。在聊天中他听到大多是陆家宝贝千金的名字,显然她在这个家里权力不大,但绝对是不可乎视的存在,现在她开口留自己吃饭,拒绝是不会做人,可她小孩家家的说这么句话,他留下似乎又不太适合。

陆将看了眼陆朔,朝左右为难的罗耀君讲:“罗先生,小朔都开口了,那就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

“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罗耀君解颐一笑,大方承了这个情。

王永臭着张脸,非常的不待见他,但顾及今天大过年的,不好发作。

见又被瞥气到的王永,陆朔心里乐道的想:新年第一天就被她跟三叔欺负,忠心的希望他今晚别求婚,不然得被欺负一辈子。

几个后辈玩时代的未来,长辈的聊以前岁月,到中午时陆刚他们几个看到罗耀君,没一点讶异之色,甚至陆刚还热络的让佣人给他倒酒。

罗耀君什么场面没见过?对自己这样不上不下的身份,心里知晓清楚,每次说话都要权衡再三才讲出。

专心吃自己饭的陆朔,看面面俱到,将交际手腕发挥极致的罗耀君,想外面的世界真难懂,比解奥数还复杂。她仅仅是因为觉得他这个人不错,反正他要来接王永,就让他留下吃个便饭,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

唉……还是血刺好,她有点想莫默他们了……非常想!

“王永少爷,你现在回去吗?”饭后没多久,罗耀君陪几位老爷子说完话后,恭敬的寻问。

王永嫌弃的瞧了他眼,酷拽的讲:“不回。”

“那车我先开走了,少爷你什么时候要回家,请给我电话。”面对大少爷的不友善,罗耀君没丝毫在意,说完便向陆刚、陆飞他们告辞。

陆朔瞧着品貌非凡的罗耀君,被他的宽广胸襟折服,想到那天被自己“强暴”的事,思量会儿便起身天真无邪道:“罗先生,我送你吧。”

看到笑得比花还娇的脸,罗耀君即使跟她有段那么别致的相遇,但还是竭诚相迎,没有任何的不悦情绪。

跟他一路走出大厅的陆朔,跟他聊了几句,见他气度从容,大方像身经百战过的战士,不会被任何事任何人难倒,顿时对他的好感度再次提升。

“罗先生,你过年为什么不回去?”这问题有些儿隐私,不知道他这样的人会怎么回。

“没有回的必要。”罗耀君说的很快,似未经过思考。

“为什么?”

见她认真纠结轻皱的眉,罗耀君轻松一笑,说的随意。“没地方回。”

陆朔心里一凛,见他恬淡的笑,内疚的同时又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过年全家团圆之际,他能够平静的看着别人欢乐,甚至连一顿饭都充满讲究,他却能从然做到,没将自己的情绪表露丝毫,是真不在意吗?恐怕未必。

思及幸福的自己,陆朔没有说对不起,而是为遇见的那次事情道歉。“罗先生,那天我是有点事,不得不那么做。”

“嗯。”走到车边的罗耀君点头,没把那事儿放心上。“那天陆龙大校只给了我一拳,我想他也赞同了你的举动。”

陆朔:……

绝世好人品,说的就是他吧?明知道被利用,还能这么和气的对她。

对她的不解,罗耀君没多说什么,跟她道别便离开。

看他车子开出陆家大院,陆朔在维思殿堂将他分析完毕后,突然想拥抱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他得付出多少?在官场打滚摸爬,稍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真难以想像他是怎么走到今天。

她想,他在知道自己是被利用还被揍一拳时,不是脾气好到无法理解,而是陆家的身份,这种高、大、上不可憾动的权力,让他选择沉默,或者是接受,又或许早就习惯。

“怎么站在外面?”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朔呆愣的抬头看从车上下来的陆龙。

陆龙微一皱眉,接着熟稔的摸她脑袋。“在等爸爸回来吗?”

陆朔回过神,想到他出去做什么的陆朔,眼睛倏一眯,无所谓道:“送罗秘书走,爸爸,你回来了就快进去吧,吴叔叔他们今天下午就走了。”

往屋里走的背影肆意张扬,陆龙深邃的黑眸更加深沉,骤然失去温度的指尖紧攥。

“大哥,快进来,爸找你有事。”

听到陆飞的声音,陆龙看向门里,抬步跨进大厅。

过了节,本来冷清一些的陆家主宅又热闹起来,原因是陆家大少要定婚了,而对像不是如歌,是高季。

对此陆朔已经麻木,忧郁的同时又想:如歌比高季好。

这个定婚是定在十二月中旬,时间还早,再加上陆龙对外界怎么说也是孩子他爸了,两家都建议别太隆重,几个亲戚朋友吃个饭就算把这婚事定了,所以陆龙、陆朔两人结束休假,还是如常返回步队,照常作息,似定婚一事根本不存在。

当然不能逃避现实,那就选能看的地方看,能过的地方过。现在的陆朔也已经想开了,反正爸爸是血刺的指挥官,即使结了婚百分之九十时间也是在基地,相对一年之中只能见到一个月,甚至还见不到的什么后妈,她淡定了许多。

爸爸还是她的!本就如此!

值班的国豪,看到和长官下车的陆朔,总觉得她跟回去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

而提前归队的周佳佳跟苏仲文,他俩则觉得陆朔成长许多,那恬静的小脸比以前沉稳多了,可却也少了那份桀然,变得“大家闺秀”?

“嗨,小美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给兄弟几个听听。”周佳佳笑得跟人贩子似的,把人拐骗出来就套话。

陆朔眼帘轻一掀,没什么情绪的看了他眼,抿着嘴不说。

周佳佳连猜带蒙,不惜一切手段。“是不是长官要订婚,小美人伤心难过了?”

一语戳中,陆朔有些失落的垂帘,蹲地上瞅着忙碌搬家的蚂蚁。

看到意志消沉的陆朔,周佳佳跟苏仲文交换个眼神,心说事情严重了。

这关于老爸订婚一事,对一个已经记事的孩子来讲,确实有点无法接受,甚至是叛逆,以陆朔的性格,她打滚撒泼也好,离家出走也好,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可她现在这不闹不吭的神情,着实出乎两位兵哥的意料。

“我没伤心难过。”感到他们在为自己担心,陆朔轻轻的说。“真的没有,都想通了。”

“真的?”两个刺头看她忧郁眼神,非常不信。

陆朔无力半磕起狭长眼睛直定看他们,点头。“真的。反正爸爸以后会呆在基地,我怕什么,只要把家里多出来的人排除掉就行了。”

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竖大拇指。她的不是遗忘或是无视,而排除,直接将那个该存在人,排除她的世界之外。

“想通就好,过两天莫默他们也回来了,精神点。”

难道她表现的有这么明显?陆朔咬唇皱眉,随后飞扬起眉。“想要我精神点还不简单?陪我去玩风暴吧。”

“!”

两人想到要玩那个“秋千”,心里微一发怵,不过最后还是点头,舍命陪君子。

没两天莫默他们都回来,带了大堆吃的,然后在长官的召集下,小小的聚了顿,当然,干粮就是他们不远千里搬来的自家特产。

“我回去的早,现在给大家拜个晚年。”操场上,几十张掉子圈成的圆,血刺指挥官坐在背朝红旗的位置,对到集的一帮刺头儿感性的讲,语气淡然平静、不急不躁、沉稳有力,似比去年更加成熟又或是沧桑?

“新年快乐。”

“长官也新年快乐!”

看了眼陆龙,冷焰肘了肘莫默。“默默,觉不觉得,长官突然长大了?”

梁柯一脸高深莫测的看他。“你这什么比喻?”“长官这是更加内敛了,每跨过人生的一个阶段,人都会变得比之前更加成熟,这不是长大,而是心里上的成长。”

“梁子说的不错。”周佳佳跟着讲:“长官虽然已经是孩子他爸,可结婚还是人生头一次,当经历后,他的责任自然更重,一个组合型的家庭,长官需要花很多精力去保持这份平衡。”

在他们说得起劲时,一道还在变声期的声音幽幽飘过来。“还没结婚,婚都没订。”

众人反头看到幽怨的陆朔,很一致的闭嘴,随后大笑点头。

“对,还没有订婚,都是你佳佳叔乱说的。”苏仲文说着伸手去摸她头发,安抚这只快要暴走的小猫。

陆朔扭头,躲开他的手。“不准再摸我的头。”说完就起身离开。

苏仲文的手还尴尬停在空中,直瞅着一去不返的陆朔心里十分受伤。“小朔朔这是嫌弃我了么?”苏仲文看向周佳佳、莫默他们寻求安慰。

同样意外的莫默咳嗽声。“嗯……陆小姐这是长大了。”

“对,人家现在快是大美人了,哪是你能随便摸的?”周佳佳白了他眼,撑着下巴看上面的长官。“默默,快到小美人生日了吧?不然我们给闹腾下?感觉这气氛得压抑死人。”

“嗯。”“这事你去办,别搞出大动静。”

“是!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寝室的陆朔,有些儿无聊,滚床上有些想萧郝跟小呆。萧郝跟小呆和莫默他们不同,以前她没感觉出来,在越来越成长后,她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应到别人的想法,只是偶尔会受情绪影响,让这种能力消失。

所以她知道了莫默他们,虽然表面是顺着自己,始终还是听陆龙的话,不是不可靠,而是他们都不是自己的人,只有萧郝跟小呆是完全向着自己。

小呆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一具高能感知的机械,就像自己孕育出的孩子。萧郝是发小,一个对世事无所谓的天才,如果不是自己,他可能还会继续颓废下去……

似乎还有罗耀君?现在挺想他的,一个看不清他真实的人,不管自己怎么感知都无法探测到他的想法。

啊……好无聊!

陆朔在维思殿堂里胡乱想了通,在各种寂寞空虚冷后,决定去实验室,把小呆的芯片再改进下就恢复它,让它陪自己玩也好。

想到就做,陆朔诈尸从床上坐起,穿上衣服就往外走。

血刺基地本就大,在晚上更显寂静,已经熄灯的走廊上只有蓝色的照明灯,昏暗仅够看清地面。

陆朔脑袋里飞着小呆的新编程,在各种代码乱飞时,在拐弯处看到靠墙上的人,差点吓掉半条命。

“爸爸?”他怎么在这里?现在应该是十一点,外面欢聚的刺头们都散了,按理来讲陆龙这个时候应该在床上,而不是站在这里。陆朔看到人,脑袋迅速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最后在瞥了眼自己来的走廊后,似被人当头一棒。这里唯一的道路一头是通向自己寝室,一头是通向外面。

陆龙似在想事情,看到她也没多大意外,微不悦的问。“这么晚去哪?”

你这么晚,站这儿又是做什么?陆朔心里嘀咕了句,还是老实回答。“实验室。”

“回去睡觉。”

“爸爸,你是来找我的吗?”陆朔答非所问。

陆龙看着她,深邃的黑眸变得复杂。

陆朔紧张的攥紧拳头,忍着激烈心跳,执定仰望熟悉的脸上鲜少有的情绪。

“明天会有高强训练,早点休息。”许久后陆龙平静的讲,说完想摸她头,被她躲过后便什么没讲,径直离开。

听着有力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陆朔失望的垂下脑袋。她在期待什么?

陆朔心里沉沉的,但最后想了想,还是回去睡觉。

每次放假后,都会有次高强度训练,这是血刺历来的规矩,目的是要把大家的放假后综合症给冶冶,让他们迅速的回归正途。

大清早被管家从被窝里喊出来的刺头们,集合完毕后,连口气都没喘,就听到莫默说四十公里负重越野。

陆朔背着沉沉的负重,在往外跑时,庆幸的想自己昨晚还好没有去实验室。

“嗨,小朔朔,过年玩的开心吗?”还没有太阳的道路上,晚归的袁帅热情的冲陆朔打招呼。

袁帅现在不怎么在状态,放假跑得最快,却是回的最晚,有种怠慢情绪。陆朔想这事爸爸一定知道,只是好奇爸爸为什么不整治他,还有由着他去的意思。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梁柯撞了下袁帅,勾住他脖子。“帅帅呀,你是不是在家玩得忘呼所以啊?全基地就你最后一个回来。”

袁帅哥两好的回勾住他肩膀。“那是,你不知道我刚认识的妞,前凸后翘的,兄弟我差点没交待她手里。”

众人:……

魏勇丧气的讲:“帅帅,你这是来刺激我们这些没人要的吧?”

“哪能,我这是跟兄弟们分享。”

瞧他春风得意的脸,哥几个就想揍他。

陆朔眨眨眼睛,好奇的问袁帅。“你喜欢前凸后翘的?”

袁帅肯定的点头。“当然,都喜欢吧?”说着寻问的看兄弟们。

兄弟们均看前面跑路,害得袁帅好一阵尴尬。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听到袁帅的话,陆朔更疑惑。如果袁帅说的没错的话,爸爸不是更应该娶如歌?

看她沉着小脸想事儿,梁柯试探的问。“小朔朔,我们来赛跑吧。”

“好啊。”

好?这反应太快了吧?本以为她没兴质的梁柯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跟她比谁先跑完四十公里。

四十公里可是个体力加技术活,不过陆朔想要跑过梁柯,还是没可能。

陆朔见一下便跑过自己的梁柯,发狠的拼命跟他玩,提气追上去。

看到他们两个又扛上,其他刺头儿精神大振,仗着假后那点余症,不怕死的大声呦喝,甚至还有人下赌注,输了的人给赢了的人洗衣服什么的。

跑得起劲的陆朔听到小半人为自己加油,心里刚一乐,就听到他们喊……

“小朔,加油!干掉那小子,我可是押你赢,不然我得帮别人刷鞋一周!”刺头一号。

“小朔,你要是赢了,我给你袋巧克力!”刺头二号。

“陆小姐,一定得赢呀,不然我就要帮那变态洗内裤了!”刺头三号。

跑懵的刺头四号顺着三号喊。“朔朔,你要是赢了,他妈的我帮你洗内裤啊。”

四号刚一喊完,遭遇重大人身攻击。

“靠,你哪根葱啊!小美人的内裤是你能洗的?”周佳佳一脚飞过去。

“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想恶心谁啊!”苏仲文补了脚。

“这么猥琐的话你都说得出来,佩服。”梁柯书生般的说完,从他身上跑过去。

“你吖傻叉,这么喜欢洗内裤,今儿个大家伙的内裤你包了。”袁帅踩着他胸口过去。

吐血三升的刺头四号看到人高马大的魏勇,指着他大喊。“他妈都是兄弟,你们够了!”

魏勇犹豫的看了他眼,然后还是一脚踩他肚子上。

于是刺头四号壮烈的光荣了。

听到他们这些不着调的话,陆朔心里狂汗,不过还是跟梁柯硬扛。

四十公里是个挺漫长的活,饶是梁柯这样的高手跑下来,都得去掉半条命,陆朔就更不用说,在跑到终点时,只剩气进没气出了,不过比赛自然还是输。

输了就输了,同样累得倒地上的刺头没有怨言,都默契的没有再打击她。

太阳努力的爬出山,大口喘息的陆朔眯起眼睛看它金色的光辉,心里一空,又一次重生。

当身体超出负荷而还能够感受身边的景色,即是一种新生。

吉普车停在一群歇气的刺头身后,指挥官如亲临战场的王者,堪称优雅的走进“尸横遍野”的山头。

陆龙扫了眼成一团泥的部下们,剑眉微蹙,尤其在看到沐浴阳光下焕然一新的陆朔时,更加不悦。“莫少校,全体带回。”

同样参与这次越野的莫默一怔,但还是大声应下,腿软的站起来喊他们起来。

可全军覆没的血刺军人们,个个躺尸,被莫默踢一脚也不疼不痒,不过最后他们还是踉跄的站了起来。

以前跑完,怎么说也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他们才刚躺下呢,又是才在家吃好穿好玩好的主,突然这么大压力,他们顶不住啊。

陆龙没看部下们幽怨的眼神,跳上车便让司机开车。

莫默没办法,只得服从命令,带着这一帮子兄弟往回跑。

又一个四十公里,当他们跑到基地时,太阳已经高照,还饿着肚子的他们完全没力气爬到食堂,全瘫在操场上。

最后小刘听说了,没看到长官就让几个部下一起把早餐给他们送过去。

有这么折腾人的吗?瞧着一干“尸体”,小刘怀疑是不是长官碰到啥烦心的事儿了?可听说不是快订婚了么?

“都起来、起来,吃早餐了!”

然而吃了早餐,这一天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各种训练项目都要过一次,也就是简称的回炉重练,而这次的考核也是会列入年底人员流动的重要依据,所以大家伙虽然被折腾的惨兮兮的,都还是拼了命的完成,没有一人敢吭半句。

被这一通玩了一个星期,陆朔感觉自己死了又生,生了又死,那些个什么高季、如歌早扔太平洋去了。

特训的最后一项是跳伞,完成这个项目,他们就能回归正道,能正常训练外,还可以“接客”去执行高危任务。

陆朔站在武直上俯视山川河流,看到身边的战友个个做好跳的准备,突然想如果自己从这里跳下去,不打开降落伞会怎么样?

被这个念头惊悚到,陆朔甩头在听到命令时,和莫默他们有序跳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