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切事件始末(第一卷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切事件始末(第一卷完)

这个休息,也就是两小时的休整时间,在时间还充裕之际,作战队员会有这样的安排,让大家缓解长途跋涉的辛劳,以及蓄精养锐。

明天就能见到总统的陆朔有些小兴奋。听说总统还年青,听说长得也不错,听说……其实她早就在电视见过!只是想亲眼看帅哥摆了。

没到两个小时,陆朔带上军刺及手枪,去莫默房间找他们打探情报,

莫默他们也没休息,大家伙都在他房里,幸亏替总统干事待遇好,房间大到能装下他们几个。

“小美人,你也睡不着吗?”滚在莫默床上的周佳佳看到她,翻个身撑下巴悠哉的问。

陆朔点头,看他们到的整齐,想是也跟自己一样。虽说当兵都一样,都是服务人民,可边防兵跟帝都的兵,心里上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帝都的兵说不上顶好,但就是让人向往,可帝都的兵和给总统干事的兵又不一样,连血刺的兵都有这种感觉。不是说自己的部队不好,而是一种纯欣赏。这么说吧,军官的最高级是将军,那么如果是兵的话,给总统干事,就是到天了。

“我们就一直呆在酒店,直到明天?”陆朔跟袁帅他们一样,席地盘腿而坐,仰头看莫默。

莫默看了看时间。“下午还要去趟总统府。”

说到总统府周佳佳来兴致了。“话说,小美人,你先前真是忒霸气的。”

瞧着笑得眼珠都看不见的周佳佳,陆朔低着脑袋森森笑起来。“佳佳哥,爸爸讲我没少看你们的,可是我真的没见过你们光屁股的样子,怎么?来脱给我看吧。”

这么霸气的话一出,房里的几个都紧崩起来,抬头的抬头、返头的返头看她。

周佳佳被她唬住了,在看到她恶劣的笑时,当即跳起就脱衣服。“没见过是吧?今儿个就专门为小美人表演场脱衣舞。兄弟几个,你们动手啊。”

魏勇看到已经把钮扣全解开的周佳佳,艰难的吞咽下,僵硬的讲:“佳哥,别吧?太重口了!”

周佳佳已大手一挥,军服哗啦声飞起,最后被两指勾住搭在肩上。十几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当之无愧享用豪迈大气四字,尤其是那股无形露出的军痞气质,让他即使脸有点像月球表面,也还是能够引起女孩们目光的。

陆朔笑吟吟看着还穿着血刺T恤的周佳佳,完全不惧,还一幅来嫖的纨绔样。“脱,继续脱啊。”

众人:……

周佳佳:……

再脱可就露点了。虽然平常训练没少光膀子,可现在被她赤裸裸的盯住,还真没法脱。

周佳佳一咬牙,看向老战友。“脱啊,怎么娘们叽叽的。”

回应他的是大伙抄东西,咂流氓。

“都出来!”

就在周佳佳被围剿时,门被人剧烈拍了几下,震得厚实的门都落下层灰。

听到长官吼声的莫默他们迅速扔下东西冲出去集合。

一群老兵七手八脚的在宽敞的走廊上站好,凛然目视前方。

背着双手的陆龙踱步,在走到队伍最右,看到衣衫不整慢那么几步的周佳佳,站定、平静、淡漠的看他。

周佳佳眼睛瞪得老大,看到长官紧抿的唇线,仰脖子喉结动了动。

“别忘记你们在什么地方。”平缓波澜不惊的声音,与平行线保持惊人的一致。

转动脚步往左边走时,陆龙斜了眼衣冠不整的周佳佳。“整理仪容。”

紧崩站着的周佳佳这才迅速动手把衣服扣子扣好,其他战友表面不露声色,心里却瞥笑。

你丫的,小朔朔是什么人啊?天才机械师加巴雷特一号,都已经休息两小时了,没看到人的长官肯定会来喊他们,还傻叉的在那里调戏人家,结果被长官“调戏”了吧?!

陆龙看了眼一脸朝气得意的陆朔,简练讲接下的安排。“下午的时间,侦察总统府周围地理环境,完毕后回酒店自由活动,晚上六点在楼下与各部门战友共餐。”

“是!”

时间:2033年5月31号凌晨6点30分

地点:总统府

血刺部队进入总统府。

6点40分,安计划各自就位。

9点整,猎鹰部队在刺头们的枪口下进入总统府。

10点,所有佣人、园丁一切准备妥当,穿黑西装的男人让他们退下,只留必要的几个人在接待不远万里早到的贵客。

10点20分,阳光明媚……

陆朔趴在花园正对面的高楼大厦顶上了,瞅了眼毒辣的太阳,偷偷打个哈欠,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总统阁下。

心里已是乱七八糟的想事情,可陆朔没敢怠慢此次任务。她们现在保护的可是终极BOSS,他要是有个三长……呃嗯,他要是有个意外,那可是天下大乱,所以不能儿戏。

陆朔不时移动枪口,从瞄准器里看下面的盛世场景。总统阁下即然要办宴会,这宴会不能说世界级一流水准,但对于还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人来讲,已经很了不得了。

若大的花园,象征性的摆了十几张桌子,桌布都是统一圣洁的白色蕾丝,豪华却又常见。园外乃至整条马路都被封锁,警卫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连只蚊子飞进来都得要有通行证,因为它带凶器了?!

长满小藤的园栏外,血刺指挥官带着默契良好的周佳佳与苏仲文,在跟那个猎鹰老大聊什么,看气氛不怎么友善,瞧从他们身边远远绕过去的其他部队就知道。

陆朔用枪瞄准黄冲,看到他带褶子的脸,又留意到他的军衔,然后又看看陆龙,心里顿时美滋滋的。“丫的,比爸爸老还跟爸爸一等级,在那里拽毛线。”

说这话的人,完全没发现自己当了十年兵,还是个三级士官。

“莫默,那个黄冲是什么人?”紧盯着下面动向,陆朔开了无线电跟他们聊天,当然把陆龙屏蔽在外。

严肃站在陆龙身后的周佳佳、苏仲文,不经意抬了下头,但没看陆朔位置,然后又像柱子一样站着,任由长官跟那个黄冲刀光剑影。

占领白色大楼顶楼的莫默,眼睛一刻未离开过瞄准镜,他看着路面情况低声讲:“猎鹰指挥官,和余长官同一期,本在血刺初成立时担任副官,最后被唰下去了。”

原来还有这层渊源。陆朔点头,猜测的问。“猎鹰部队是后面成立的吧?”

“嗯。”

“奇怪。”

秦朗好奇的问。“哪里奇怪了?”只要有点血性的军人,与副官一职失之错壁,要么转业或退伍,要么另辟蹊径,再正常不过。

陆朔眨了眨眼睛,把滴在睫毛上的汗水抖掉。“如果换作是我,部队的名字一定是骨刺。”

“为什么?”

“骨血不分家,跟血刺对着干。”

众人:……

“而且,还刻骨铭心啊,让余长官记一辈子。”

“你这样太偏激了。”秦朗摇头。换做十年前,他也会这么干,但现在不会了。

这时冷焰幽幽来了句。“血刺最初定的名字是黑鹰……”

“操噢,果然大众的名字不好,差点就成雇佣兵了。”陆朔啧啧两声。“还是生僻的名字好,血刺多霸气呀。”

“聊完了?”

“嗯,差不……”话没说完的陆朔,回想刚才那声音混身一哆嗦。“爸、爸爸?”

“哼。”

别这么冷傲嘛。听着这声哼,陆朔若不是隔得远,得抱他大腿打滚撒泼求饶命了。

“莫少校,管好他们。”

莫默沉重呼吸,低声应着。

陆龙训莫默,陆朔知道他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当即全神贯注,不再分神。在被太阳烤出油水来时,陆朔想骂自己。指挥官知道所有频道密令,她这是跟拿照妖镜的人玩把戏,一切早已真相大白啊!

又过了近半小时,大半宾客已到,陆朔在人群里看到几个脸熟,暗自咂舌怎么那个柳如风变态也来了?国科院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他柳如风不可能只是科学家这么简单吧?这可是总统的宴会!

可是总统阁下明明是主角,怎么还不见影呢?这里很热的啊,快来个帅哥让她馋下也好。

今天气候说好听点,晴空万里,可对趴在滚烫水泥地上,又是几十层楼最接近太阳位置的血刺作战队员来讲,可实在不是什么好天气,尤其是在帝都坑爹的高温下,鸡蛋都能煮熟。

看了圈,陆朔在没看到帅哥后,便盯住陆龙看,觉得他百看不厌,怎么看怎么喜欢,心里不禁一甜,如看到沙漠里的一汪清泉。这个人是她的。

“注意了。”突然静谧的无线电传来莫默的声音,众人立即高度戒备。

那扇趟开的门突然又多了许多警卫,几个穿黑西装的高大男人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穿铁青色西装的秘书团,其中有几个是陆朔熟悉的,甚至还有因为国土局事件亲自登门拜访的那个秘书。

总统阁下与第一夫人被护在中间,走向白色丝巾鲜花拥簇的亭子里,发表他们早就准备好的感言。

而在这紧张的一刻,一直嚷着要看总统帅哥的陆朔,集中所有精力守好自己的位置,连瞟都没瞟眼年青又优秀的总统先生。

哪里不对?聚精会神的陆朔,感到整个宴会传出的奇怪波动,在地面一起一浮似隐约动了下时,疑惑皱起眉。

难道是眼花?不可能!

如果代号是毁灭的话……陆朔有些哆嗦的放下枪,拿出掌上电脑看到上面突然暴涨的代码,惊骇张大嘴。

地面在明显的微微起浮,像是有什么东西藏在下面,而且体积不小。陆朔看了眼喜气洋洋的花园,和还在发表感言的总统,趴地上就手指如飞,希望在那怪物还未出来前,不惊动任何人把它破解掉。

代码变动的非常快……不对,应该是它正在迅速启动,跑马灯似的闪过屏幕的代码各种样都有,单语言组织就不知多少种。

陆朔惊出一声汗,不管如何努力都终止不了它,焦急挥了把额头上的汗。

该死!该死!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代码启动的越多,地面就越不平静,已经有警卫开始发觉了。陆朔焦头烂额,最后在它的代码完全开启,看到屏幕上方显示的机械图形时,震惊坐地上。

川西那次,萧郝搞出的玩意她至今还没弄出是什么原理,现在又出来这个大家伙,那个雷翼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是穿越过来的?不然他怎么能写出这么变态的代码?!

想到变态,陆朔就想到同样也参加这次宴会的柳如风。爸爸说柳如风是疯子,难道雷翼是他?不,不可能,雷翼她见过,瘦得跟得绝症似的,哪有柳如风这么俊逸……

不对!啊!这玩意她破不了!陆朔扔掉电脑抱头,在看到地表开始裂开时,迅速趴回位置架起枪瞄准它,在看到暴露阳光下的东西,虽早有准备,可还是惊讶不小。

它要出来了出来了,瞒不住了,只能打断总统阁下的宴会了。陆朔各种凌乱,心里翻腾的强装镇定据实以报。“爸爸,地面裂开了。”

“具体报告。”

来不及具体了!陆朔大吼句:“快跑!”,便来不及请求开枪,直接举起枪瞄准那大家伙射击。

狙击枪上的消音器并没造成大的响动,但金属冲击的声音很大。枪声一响,原本的政界名流出现慌乱,陆龙及黄冲和各部队总指挥官还有总统护卫队,第一时间护送总统阁下、第一夫人与五大政员去安全室。

收到长官命令的血刺成员极力镇压,为他们的撤退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

陆朔开了几枪便停止,看到破土而出的机械怪物,手指有些发抖。

高25。33、站起得有这种高楼大厦十来层高、直径50。66、全金属外壳、柱子大的八条腿裹在钛合黑金里、全方位无死角设计、造价成本天文数字、属性蜘蛛动物机械人、铁皮内不停转动的齿轮让它行动速度并不慢、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找到芯片所在位置!

无法击破、普通弹药对它无足轻重、即使是千分破坏体与特殊弹药都无用、因为即使击中、它全身可自动装置也会立即消除外界代码!

陆朔抹了把汗,从背囊里拿出火箭弹。这种重火力武器也不足以毁灭它,反而会让下面政员更慌乱,但这个时候她们能做的只有镇压,让总统阁下及重要政员进入安全室。

迅速装好弹药,陆朔扛起火箭弹瞄准还在破土而出的机械巨蛛,锁定它头部就扣下板机。

火箭弹打偏机械巨蛛的脑袋,仅阻止了它几秒。陆朔趁着这几秒的时间,把一个四十厘米长二十厘米宽的小铁皮箱挂腰上,拿起火箭筒甩出风暴跃下高楼。

大楼对面的莫默看到她飞向目标,掩护她的同时问她想干什么。

从四十层高楼跃下的陆朔下到二十五层便一晃身,双腿弯曲撞进落地窗里,在玻璃渣子倾盆咂身上时护住头部回答莫默的话。“武器型特殊弹药。”

莫默厉声制止。“龙朔,别乱来,你会害死他们和自己。”

陆朔没听他的话,解下腰上的铁皮箱迅速输入密令,打开盒子拿出被小心保护的橄榄型弹药装火箭筒上。“冷刺,我会注意的,不会伤及无辜。”

所有武力型特殊弹药,均含有小型化武,是部队不被赞同使用的武器之一。但不被赞同与不准使用还是有本质差别。血刺做为特殊部队,他们的特权大到常规部队无法想像,并且保护这次宴会的重要人物,一些必要牺牲是被允许的。

而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除了使用化武弹药,她想不出还什么能对付这只机械巨蛛的。

陆朔扛起火箭弹,瞄准八条腿一动就横扫“渺小”警卫队的巨蛛头部,在经过精密算计后,手心出了层汗的陆朔紧了紧手,校准的时间是她摸这武器有使以来最慢的速度。

当机械师都无能为力,只能使用化武弹药时,莫默没再制止,与冷焰、袁帅他们极力掩护,给她足够的时间。

雷翼那个变态通常都不走寻常路,芯片装置一定不会在头上。排除头部与颈部,那么就只剩下身体。一颗化武弹药的威力是……调整瞄准位置的陆朔,脑袋里不断进行各面分析,从机械巨蛛到武器威力涉及的范围和它可能存在的危害是多大,底下是否有警卫、政员是否被殃及。

在经过等等一系列的分析后,陆朔在那只机械巨蛛往花园前进时,毫不犹豫扣下板机。

等化武破坏它的外壳,莫默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她就不信,它里面的线路都是无坚不摧的。

绿色的橄榄球急速射向目标,所有血刺成员及警卫都屏息,随着它看向机械巨蛛。

在千分之一刻的当,背朝陆朔的巨蛛侦测到危险,一条看似不可折的腿咔咔几声反转,在离自己的最远处时挡住橄榄球。

它这条大长腿一伸,横过宽大的马路直逼大楼。离得近的陆朔在它动腿的当就知大事不好,来不及做什么直接翻下窗户。

二十五层高楼,摔下去只是瞬间的事情,可将风暴甩进墙壁的陆朔在坠落八层左右时,软刚丝被爆炸的化武弹药侵蚀断,直挺挺从十多层高的地方摔下来。幸好的是被机械巨蛛挡住的橄榄球高度过高,一半毁了巨蛛的条腿,一半飞溅在大楼墙壁上,稍许落下的被树叶挡住,摔在地上的陆朔除了摔得半死不活,倒没受化武的侵蚀。

“龙朔,龙朔,听到请回答,你现在怎么样?”看到她从高空像断了线的风筝摔下,莫默等人心都提到嗓子眼,急切问她情况。

全身疼得麻木,感觉哪里都是软的陆朔,挣扎的撑着松软的草地坐起,抬手擦了下头上不断往下流的东西,放眼前一看赫然是片红色。

“还活着。”陆朔深吸口气,耳鸣目眩,费力吭声,让他们别担心。她需要点时间,虽然恢复功能似乎越来越好,但这种骨头摔碎的情况,至少得十来分钟才能动。

十分钟对于还在持续的战斗,无疑是退出战争,但幸好的是断了条腿的机械巨蛛行动有所减慢,并且……看到与周佳佳和其他士兵出来的陆龙,知道总统他们已经安全到达安全室,稍松了口气,无力靠在墙上看行动中的巨蛛,寻找它可能存在的敝处。

“它懂得防卫,应该是动物机械与高级人工智能的合体。”陆朔没闲着,在陆龙去帮助其他政员转移时,跟莫默分析的讲:“冷刺,普通弹药没用,只有武力型特殊弹药才管用,但每颗武力型特殊弹药含化武0。01升,超过0。10就会对这里环境造成重大感染,将不再适宜人居住。”所以必须控制在十颗以下,甚至是五颗左右。

莫默点头,在请求长官是否批准这么做。

呼,跟莫默比起来,自己还真不是个合格的兵。陆朔头抵着墙壁,力气已经慢慢回归体内,但浑身还是疼得要死,连动一下腿都困难。

政员还未全部撤离,血刺指挥官自然是不准使用武力型特殊弹药,让莫默他们拖延时间,一切等政员全部撤离再做计划。

陆朔对这个结果一点不意外,偏头看到被警卫保护人群中的柳如风,见他朝机械巨蛛看了眼便随众人跑向屋内。这种机械怪物,恐怖柳如风都束手无策吧?

正想间,觉得自己能动了的陆朔,拖着残破的身体往障碍物后面挪,打算找个比较有安全感的避风所。

她一动,已经爬到大花园里面的机械巨蛛停住,蓝色的电子眼闪了闪,笨拙的调转身。

看到巨蛛改变方向,莫默提醒血淋淋正往窗户里爬的陆朔。

陆朔反过头看到朝自己哗啦啦爬来的机械巨蛛,欲哭无泪。自己刚才完全不能动时你不来给我个痛快,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力了,你这个时候才记得我的存在,是想存心折腾我么?

“掩护机械师!掩护机械师!”莫默在无线电里急速的喊,说完便向陆龙请求使用武力型特殊武器。

早在莫默说巨蛛朝陆朔去时,陆龙便将撤退任务交给其他警卫,自己带着周佳佳他们跑向如同废墟般的花园。

那只横在马路上的机械巨蛛十分壮观,陆龙紧了紧手里的血刺,看到惨不忍睹的陆朔,不停留冲进枪林弹雨里。“不得使用武力型特殊弹药,全力掩护。”

“是!”

奔跑出花园,陆龙迅速窜进机械巨蛛的七条腿下,如全金属编织的巨大网,还伴随着随时可能压下的金属巨壳。

爬向陆朔的机械巨蛛似是感应到谁的到来,蓝色的电子眼闪了闪变成红色,刹那间嘴巴位置的金属片滑下露出两排十开的枪口,头勾向腹部二十个枪口火力全开,瞬间将地面打成筛子。

陆龙在它变化的时候将风暴甩进机械巨蛛腹部,在它开枪的当已飞出它身下落在它身前。

看到跃过巨蛛朝自己跑来的人,陆朔半条腿还在窗户上,眼睛紧盯住越来越近的陆龙。“爸爸,小心,身后!”那巨蛛见身底下没人,抬头时竟然直立起身躯,腹部唰一下又滑下块钢块,露出整整齐齐一片黑洞。

陆朔惊了一身汗。爸爸可是血肉之躯呀,他不像自己有复原力。

在后方的莫默他们无法看清情况,在听到陆朔的话后,让魏勇换成加特林朝巨蛛后背扫射。

加特林的威力不比机械巨蛛七十发枪口弱,并且它强大的威力虽然穿透不了金属壳,但拇指大的子弹全钉在巨蛛后背,在每分钟上千发的速射下,将巨蛛冲击的摇晃,很快成了刺猬。

拔刀挡掉子弹的陆龙继续前行,在弥漫的销烟中如勇者,泛着白光的血刺是战神唯一的武器。

在快靠近陆朔时,陆龙目测距离及撤退点,再次甩出风暴要带她离开战地。

而承受重火力接连轰炸的机械巨蛛,在陆龙要接近陆朔时突然暴发,带着自毁性质不顾一切的朝陆龙扫射。

本在欣喜等待陆龙营救的陆朔,徒然瞪大眼,用尽全力扑向近在咫尺的陆龙。

风暴被迫迅速收回袖中,被突然而至的温暖身体扑倒的陆龙,伸手抱住她,在巨蛛又一轮扫射中借住风暴迅速翻进窗户里。

“陆朔?”温热的液体穿过衣服流在手臂上,陆龙放开些手,看怀里脸色苍白的女孩。

陆朔咳了两声,在咳出大量的血后还用手去擦。疼,浑身都疼,骨头还没恢复好,刚才又中了几枪,不过这些伤用不了两小时都会全愈,就是现在遭些罪。

“爸爸,我没事,只是……胸口有点疼。”陆朔疑惑捂住心脏,低头去看它。

移开的手掌下,血刺胸章从中破了个洞,紧贴陆龙的胸前也有个还在流血的黑洞。

看到穿透她胸口的弹洞,陆龙猛然抱紧她。

“爸爸?”陆朔感觉周围好安静,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抱自己。

“陆朔,别离开,爸爸求你别离开。”悲鸣、抑制、悔恨,从未有过这么多情感的陆龙突然颤抖,唯有抱紧怀里还温热的躯体证实什么。

她不离开,哪都不去。难得听到爸爸带着难过悲鸣的声音,她怎么舍得离开?陆朔有些窃喜,想爸爸还是很关心很在意她的,只是为什么会越来越冷?

打烂掉的血刺胸章,表皮组织与血肉下,心脏里指甲大的芯片多了个洞,接着破碎瓦解。

突然陆朔意识到什么,紧抓住陆龙衣服的陆朔无力讲。“你不是我爸爸……”她被血缘束缚了十年,可笑的是他跟自己并没有血缘。

陆龙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紧,恨不得与她溶为一体。

陆朔艰难抬头,望着熟于心的脸,颤抖迷恋摸上他挺立的鼻。“爸爸,我把心脏献给祖国,得于你相遇、成长,如果再次选择,即使没有健全体魄,我也会用每一滴鲜血来爱你。”“你……会爱我吗?”

“陆朔,你不会知道爸爸有多爱你。”一个把军服穿到极致的人,一个严肃冷酷的军官楷模,在说出这句话时,低沉的甚至带着哽咽,只有听到的人才知道这话有多重,多让人刻骨难忘。

陆朔轻一笑,有些飘渺,疼痛与无力使她不能很好的表达情绪及语言。“爸爸……能亲我一下么?如果你不怕亲一个死人的话……”

未等她说完,陆龙吻上她毫无血色的柔软唇瓣,很重又很轻,用生命在碰触,同时竭尽所有温柔。

挂在陆朔唇边的弧度一直未消,只是抓住陆龙衣服的手松开了,像无生命体的垂下。

“陆朔!”隐忍的,如悲伤嚎叫的野兽,那么的绝望与孤独。

听到长官吼声的莫默他们,全部停下手上动作,看向那道窗户。

长官这样的声音他们只听到过两次,一次是余刚长官被害,一次就是现在。而现在饱含更多东西,痛不欲生?撕心裂肺?不,这些都不足以形容,他就像一只孤傲许久的狼王,将一切藏得太深沉,以至于突然的暴发,无人能解,只有替他哀伤。

好不容易把那个怪胎破解掉的柳如风,依旧潇洒如风,优雅如斯,又无情的不顾别人感受,带着些强迫语的讲:“陆龙大校,你得把陆朔交给我。”

陆龙血红着眼睛看向他,锐利失去冷静的低吼。“滚!”

“啧,这不是你能决定的。”柳如风说着为难的抚额,要叫人强行把人带走。

陆龙挥着寒光闪烁的血刺,对准柳如风,冷酷无情。“你想干什么。”

“废话,当然是救她啊!”

“柳先生,你就不能和气点?”这时,门外又走进个漂亮的男人,他责怪的说了柳如风,便机械似的看向陆龙。“陆龙大校,现在陆朔将由科学院接手,我们要带她回去。”姬鸿冷清陈述的讲。

陆龙防备的看他们。“你们能救她?”

姬鸿点头。“有把握。”

“我要跟她一起去。”即使看到姬鸿,陆龙还是紧抱住怀里的陆朔,不肯交给他们任何人。

姬鸿有些为难的皱眉。柳如风则在旁观。最后姬鸿开口同意他跟着,几个人才迅速前往国科院。

只是让人意外的,戴校彬也和他们一起,跟他同行的还有袁帅。

陆龙没看他们,等到国科院尽管早有医疗团队等候,仍是不肯松手,直到进入最初那间雪白的实验室才把人接给姬鸿。

进入实验室的姬鸿比机械还机械,迅速有条不紊指挥自己的团队,把闲杂人等都赶出去,只有一个赶不走便由他呆着。

一片苍白的实验室,混身占着陆朔鲜血的陆龙,伫立室中尤显突兀,但忙碌的人们没空看他一眼。

沉默望着浸染红雪白床单的女孩,陆龙第一次这么清晰看到那冰凉的手术刀划破白的皮肤,取出已经破碎的芯片。窒息的、惶恐的,等一切陌生情绪蜂拥而来,要极力克制才能让身体不颤抖,只是紧攥的拳头青筋暴露,出卖了他心底的害怕?

进入工作状态的姬鸿完全无视“闲”人,在清理完碎片之时,对身边的助手冷清讲:“拿二号出来。”

整个团队的科研者配合十分迅速,但一场改革性的手术还是持续整整八个小时才完成,高度紧崩的科研人员都有些精疲力竭,脚步虚浮,但幸好的是心电图上的数据有了变动,原本的直线慢慢有了幅度。

一起一幅的生命线,就像人的一生,只要活着就会有起有落,等什么时候真风平浪尽,便像心电图上的直线一样,代表死亡。

处理完一切,姬鸿擦着汗,让团队的其他人下去休息,自己走向杵在房中一直未动过的陆龙。

姬鸿用帕子擦手,向陆龙陈述冷清的讲:“她没事。”

“二号……是什么?”陆龙收回在心电图上的视线,看向他。

“红星二号芯片。”姬鸿说着走向银白的桌边,伸手示意他坐。

桌上还放着陆朔身上带血的物件,掌上电脑、兰博刀、手枪、口袋里的一颗不知型号子弹,还有姬鸿给的“魔术卡”。

等陆龙坐下,姬鸿解释这一切事件。“国家兵器的实验停止,但自红星宣布毁灭,相关部门一直在竭力复原它,并且在失去它的八年内成功复原,也就是红星二号。”“红星二号与一号各参数一致,但许多还在实验中,毕竟研发者不是同一位科学家。它或许比一号更完善,或许还存在潜在危险,这些都要等陆朔醒来后才能做实验。”

“你一定在好奇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你大可放心,这些并不是国科院的预谋,毕竟就算是柳如风也不会在总统府上闹事。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及更换芯片的处理,全在于它。”姬鸿拿起破了个洞的芯片卡,也就是那张魔术卡。“那个时候你让我解决陆朔心跳问题,我编写出了份记忆芯片,同时还加了时间。”

姬鸿拿起带血的掌上电脑,开启给他看。

小小的屏幕上不断显示出各种代码,它的来源全是已经破掉的魔术卡上,紧接在掌上电脑获取完毕的代码,自动摧毁设置也同时成功启动,没一下屏幕上的代码瞬间成空。

“国家兵器的唯一弱点就是心脏位置的芯片,那时我为了她的安全考虑,在记忆卡上溶合了时间,它能够记住所发生的事情,并且在破损时延缓时间,让人进入一个回忆状态,这样我们才能在记忆与时间的两者之间,有足够的时间为陆朔更换二号芯片。”

静听的陆龙,突然看向床上的陆朔,眉宇微皱,沙哑着嗓音问。“她醒了会跟以前一样吗?”

姬鸿摇头,漂亮冰冷的脸上毫无情绪。“暂时还不清楚,具体情况要等她醒来做各项测试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不用刻意改造,她也会失去这十年的记忆。”

“不能恢复?”

姬鸿再次摇头。“不能。”“这十年她所有的记忆全来自红星一号芯片,现在一号被毁,她的所有记忆被清除,而刚才你看到魔术卡上的记忆代码,我当初为了确保国家兵器的绝密性,设定了代码启动便自毁程序,所以她想要记起这十年的事情,没有可能。不过……她会记得五岁前的记忆。”

他刚说完,柳如风与戴校彬及袁帅迫不及待进来。

袁帅还穿着军装,他看到陆龙稍有不自在,窝在戴校彬后头。

柳如风一进来就去看陆朔,戴校彬则走向陆龙。

“陆龙大校,从现在起,陆朔属于国家,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需要对她进行密封试监控,确保她足够安全。”

陆龙冷盯住他,良久后看向姬鸿。

姬鸿会意的解释。“红星二号属于政府,这次国科院与政府合作,共同培养国……陆朔。”

“她姓陆。”陆龙似他们都是敌人,戒备冷沉的讲。“现在她是陆家的千金,以后也会是。”

柳如风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俊逸的走到陆龙面前,站定,饶有兴趣的看他。“陆龙大校,我们知道她是你女儿,即使是换成二号芯片,她还是你的女儿,毕竟你养了她十年,不管是理性还是感性上面来讲,你都是她最适合的监护人,所以在确定她安全后,我们会归回给你,但我们会时刻关注她。”

陆龙不悦的皱眉,可又只能这样。

“不过什么都不记得的她,还会叫你爸爸么?不过这样也好,没了记忆就不存在父亲及后妈困扰,你也可以放心组建新的家庭,反正她本来就跟你没关系。”柳如风嚣张意味深长的说完,便叫人送客,免得他死懒国科院不走。

紧蹙眉的陆龙,被“请”出国科院,在外面看着这个时代的文明,站了一天才离开。

不可能没关系!她名字已经列在陆家族谱上头!

第一卷完了哦,后边有几百重复的,香瓜努力想换成别的,最后还是觉得那样子最好,所以妹子们不会介意吧?然后……(让香瓜嗷叫两句)其实在写到陆朔死的时候,好想就这么完结算了,可素……香瓜怕变成苦瓜,被妹子们啃的

第二卷小朔朔会变成什么样呢?这个就不透露了昴,但香瓜保证,这素宠文,真的素宠文>_<相信香瓜,一切不以虐为目的的虐,都不叫虐,这只是成长的过程,过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结束语:吾之幸,君原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