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陆龙的感情之国家兵器/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章 陆龙的感情之国家兵器

三个月后

雪白的实验室一如当初,丝毫不见年代变迁而留下任何岁月残留的痕迹,连带常年在这里的人都未有改变,似时间不曾对他们造成伤害,又或许……“机械”不会老?

颜如舜华、绛唇映日的豆蔻少女,身穿病服,长发及腰,看后面只觉小家碧玉、人畜无害,可正面一瞧,也是倾国倾城,就是眉宇间藏不住的凌厉让她徒添几分霸气,当她抿着嘴面无表情时,非常能唬住人,可当她笑起时,又有无尽邪气,让人牙牙痒。

而此时,她便是含着笑,趴在银白的桌上,支着脑袋看拿文件夹做记录的科研者,直把有机械之称的科学家给看得遍体生寒。

“帅哥,陪我聊会天吧。”少女在他合上本子准备走时,笑盈盈的讲,半磕的眼睛透着股慵懒,无所谓态度的她做什么事更是无所谓后果。

姬鸿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冷清的看她,冰冷的讲。“我还有事。”

“这里好无聊,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个人,这地球上的生物是不是都灭绝只剩下你们了?”

姬鸿:……

“你还在测试中,等各项测试合格之后,你会见到别的生物。”姬鸿表情不变,语气不变,还顺着她的用词给她解释。

“所以帅哥你留下来吧,继续给我做测试好了。”少女满脸不在意,像妖精似的滑过桌子靠近他,魔爪袭上他漂亮有些病态白的脸,靠着他的身子更是柔弱无骨。“要脱衣服测试吗?”

姬鸿:……

要说测试内容,除了激发她各种潜能,以及极限后会有怎么样的状况等庞大数据,测试有时甚至不人道,当然,这其中就包括脱衣服一项。

“不用。”冷冰冰情绪毫无波动,姬鸿仍是万年不变的表情,只是看她的眼神带着轻微疼惜。

这里的测试每一项都极为痛苦,常人承受不了其中的任何一项,但她除了前几次的反抗,后面都极为配合,并且把这些测试当成吃饭一样,来着不拒,言听计从,实在有些……诡异。

“那就陪我看书吧?你们把这么多知识扔给我学,我现在看到字就头晕,你坐边上给我养养眼也好。”少女说着强行将他按椅上,力道大到他无法抗拒。

姬鸿无法,放下文件夹认真看她。

少女无害一笑。“帅哥,是不是突然喜欢上我了?”

姬鸿:“我想你说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陆朔根本不关心他说的,径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想自己都四十岁了,面对我有些力不从心了吧?”

被看穿心事的姬鸿不意外,反倒拿本子写什么,完了后赞许对她讲。“不错,心电感应你完全能运用自如。”

“虽然四十岁了,不过看上去还是挺年青的,帅哥,结婚了吗?”陆朔完全没理会他的话,问着自己觉得不无聊的事。

“没有。”

“我想也是,像你这种又冷又没趣又古板的跟棺材一样的脸,谁见了都会跑。”

姬鸿:……

“我觉得你还是挺不错的,要不要跟我处处看?我真的是快无聊死了。”

姬鸿:……

“帅哥~”

“我有名字。”

“那名字一听就别扭,叫更别扭,还是帅哥顺口些。”

姬鸿:……

面对青春活力的少女,姬鸿博士揉了揉太阳穴,咬牙道:“过了病毒源抗体测试,你就可以离开这里。”

陆朔一拍桌子站起。“那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

自代号毁灭33后,血刺的指挥官告假一个月,是有始以来第一次休完一年的假期,这其中事件原因,无人敢问,却也心知肚明。

一个月后,陆龙回到部队,如无事般,只有几个随他多年的部下知道,长官变了。变得更内敛深沉,更另人无法猜透。

“周佳佳!想死吗?给我绕操场跑五十圈!”

也变得更残暴!

周佳佳欲哭无泪,他就是玩风暴时耍了下帅,至于么?五十圈跑下来得好几十公里,不带这么虐待兵的!

陆龙没看悔肠子青的周佳佳,在最后一个士兵借着风暴安全到达地面后,紧攥着拳把他们交给莫默,自己离开了基地。

一年时间太长了,他等不了这么久,必须得做些什么。

想到那个总是缠在身边,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士兵,开车的陆龙眼睛又沉了几分,握住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白。

离开科学院回到家的他想了许多,想以前、现在、未来,又想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什么时候?不知什么时候,也许是她亲自己又或是大声说要嫁给自己时,也许不是。总之,在他发现时,便喜欢上了,而她刚好也够迷恋自己。

于是他在很久以前便编织了一张网,将她的羽毛尽收网中,让她沉溺不想离开,一点一点沦陷他决策的世界里,让她除了自己再也看不到别的人。可在父亲意外安排的相亲中,耀眼、无处不惹人注目的她还是碰到罗耀君。

当时那拳他没手下留情,如果可以,他想让他永远消失,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大伯学生王安市长的秘书,所以他即使知道她是装的,还是顺从她意,在他面前抱着她离开,宣示所有权。

一手主导她的生活,包括过年鲜少回家,都是不想她结交更多的人。生活圈扩大,她的视线就会追随更多新鲜事物,从而把自己这个老男人扔一边,毕竟她那么年青,还分不清喜欢与爱,一但明白也许就会后悔曾经对自己说过那样的话,因此他只能随时将她带身边,阻止她过快的成长。

但他防着部队以外所有人,却在风流成性的三弟那里失算。他以为她会讨厌陆飞的生活圈,近而失去对外界的好奇,结果反倒将她本性勾出,还让她碰到了罗耀君。罗耀君于她是不同的,从她决定找他做为演戏对像开始,再到他的礼貌与风度,她就已经对他心生好感。

他们再次见面,受到威胁的自己因过年无法回部队,便想必须要做些什么来转移她的注意,于是他接受父亲安排的相亲,接受如歌的名片,像个龌龊小人一样无声制造一切,看她难过伤心而觉得愉悦。

相对她的直白、大胆、对高季、如歌明目张胆的仇视,比起自己的自私,她简直就像是小勇者般让人喜欢到纵容。只是在与如歌那个心理师见面后,清楚的知道自己与她之间存在的困难,后即使她因自己订婚一事而难过,他都只能默默克制隐忍。

快三十才知道什么是爱,这太荒唐了,而且对方还是个未满十八的少女?不仅如此,她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女儿,陆家最小的千金,种种因素束缚得他无法动弹,在没有妥善处理好这些事前,他不想让她承受太多,她还是个孩子,应该每天都无忧无虑,即使跟着自己腥风血雨,但他能保护她,可是……

他该死的没有保护好她,竟然没有保护好她!

回想那天的情景,湿了身冷汗的陆龙,黑眸闪过抹阴戾,踏着油门的脚狠狠踩下,飞速将车开进白色大楼。

不管如何,就算是动用所有关系,他都必须让陆朔回到他身边。

她只能是他的!也一定会是他的!

趴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陆朔,香汗淋淋,虽然全身无力,可她还是努力的掀起眼帘看姬鸿。

姬鸿在文件上写下结束语,便看向一直眼巴巴看自己的女孩。“你可以离开这里了,至于戴先生那边,他会全权接收你。”

本来一喜的陆朔听到戴先生这个名字,视线又暗淡下去。“我这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个坑里。”

“戴先生与这里是不同的,也许你会喜欢。”姬鸿苍白的安慰,没有任何数据做支撑,又加上他无情无绪冰冷的脸,更加没有说服力。

陆朔也不抱希望。“算了,反正这里都呆三个月了,能换个地方就行。”

“等你什么时候恢复好了,可以随时离开这里。”

“等等,姬博士。”

三个月来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叫自己,姬鸿有些意外,转身木然的看她。

陆朔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神情凛然的问:“能说说我父亲吗?他是被谁杀死的?凶手抓到了吗?”中间突然空白十年,知道父亲已经离开的她,麻木接受一切,在意识到他们的测试能让自己变强后更是无论多痛苦都忍了下来,并且把他们给的海量书籍都全装脑袋里,为的就是查出当年那起突然而至的凶杀案。可能是他们给的书籍经过筛选,总之她未扑捉到当年的一字一句,现在既然她要离开这里,她得从他这里得到些情报再走。

姬鸿沉默的看她良久,最后才讲:“这个问题你去问戴先生,他会详细告诉你。”

她又不会跑,至于么?陆朔愤愤咬牙。

“余刚的案件吗?”戴校彬看她问的认真,回忆了下。

从国科院转到白色大楼的陆朔,极力忍着暴发的怒火,冷漠的看他在那里磨叽。

被盯着瞧的戴校彬微微一笑,调整到了一个舒适的坐姿。“你真的想知道?”

陆朔严肃的点头。

看她漂亮的小脸紧崩,以前那股天然呆散去,眼睛更加明亮有神,真像突然间就长大成人般,能够挑起所有重任与仇恨。

“那我就告诉你吧,关于你父亲与你爸爸的事。”

“?”

父亲与爸爸有什么不同?陆朔眨了眨眼睛,没有质疑,等着他的答案。

“你父亲以及这一切事件的起因,都原自红星一号芯片。”戴校彬陷入回忆,说着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事件起源于20世纪49年,属于世纪中叶。20世纪40年代末。10月1日,中国正式解放,思想独立,中共党们开始朝未来展望。五大行政区,各大将骨干以及各大科学研究者们,并没有因为解放而怠慢国防。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于是随着科学的发展,经三审三议,通过了机器人战斗零伤亡的提议,并在1964年9月13号正式由中国最优秀的科研者们,展开机器人实造计划。”

“经过二十年的努力,第一台机器人《红星》在帝都诞生,为中国科学创造了一个奇迹。经过多次实验后,总统阁下对此有违自然规律的事件,保持中立意见。因此科学家们继续改善缺陷,但不准投以战争。

1987年,红星成为世上最完美的机器人,自暗中解决一次小规模暴乱后,总统阁下对机器人不像当初那么反感。可机器人始终是机器人,它再完美无缺,也是个没有生命体,没血、没肉、更没有感情。

对此军方很头疼,科研者也很头疼。这种巨大威力虽然好用但不好控制,如果它有感情,让它忠于党忠于人民,便是再完美无暇的《国家兵器》。

《国家兵器》计划一提出,在第一轮会议上全票通过,科研者们经过漫长的决策后,选取部队里最强、最聪慧军人的基因,进行试管婴儿的制造,以便选拔出最能胜任国家兵器的人选。

十月后,数千名试管婴儿出生,它们都拥有最完美的基因,也许未来可以成为最优秀的人才,但在国家兵器的计划下,它们全都没能活过一周便离开人世。这种实验是不人道的,但是胜利总要付出代价。总统阁下的声音不坚决,这种实验还在继续!”

说到这里,戴校彬情绪有些抵触,似是十分不愿谈及,但他还是继续往下说。“国家兵器的制造是为了什么?当然是防止别人的入侵,保护祖国不被其它国家欺负,更大义一点讲:让世界和平。五大行政区的本意没有错,可错就错在人性的贪婪,想让国家兵器只忠于自己。”

“随之在2018年,《国家兵器》还没有成功时,红星不见了,被对机械疯狂痴迷的毒鸩团伙盗取走了《红星》的芯片,军部下令全力围剿,其中最出色的血刺特种队成功夺回芯片,而毒鸩为了得到芯片,才会报复余刚一家,企图从他手里拿回芯片,至于后面……结果你都知道了。”

听完这些的陆朔浑身发抖,被这样一个惊天秘密震得手脚冰凉。父亲自然是没有将芯片交给那些人吧?只是那么强大的人最后却是被国家自己制造的东西害死,为的是什么?值得吗?

戴校彬许是看出她的想法,安抚的讲:“单个人,不足以代表国家,现在我们只能极力将这种犯罪分子处决掉,减少不必要的死亡。”

听到这话陆朔迅速冷静下来,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怎么样都无济于事,死去的家人也不会活过来。

拥有一颗超级大脑的陆朔消耗完刚才所听的,平息下来。“十年,你们竟然还没抓到那个毒鸩,弱死了。”

戴校彬:……

他如果没记错,抓毒鸩的任务,她一直有在参与吧?

“咳,这个毒鸩不比你想像的简单,这个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来讲讲你爸爸的事。”

“你一直在强调爸爸?那个爸爸是谁?”

“当然是你爸爸。”

陆朔:……

戴校彬:……

“你以为自己这十年怎么过来的?住在国科院还是太平间?”

“我想应该是医院才对?”陆朔搜索脑袋里的知识,不确定的讲。

戴校彬上下打量她,看她纤细但结实的手臂,巴掌大却有肉的脸,哧笑道。“如果在医院躺十年,你现在恐怕是皮包骨,还能长得这么滋润?”

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过得滋润。

“这是你的身份资料,陆朔士官,你可以拿回去仔细看。”戴校彬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扔桌上,便叫助手进来带她去住的地方。

陆朔握住袋封写着《档案》两字的袋子,漂亮的眉毛莫名皱一起。

“戴先生。”一个刻意沉隐又带点浮躁的帅哥进来,向戴校彬打了招呼,就看向握着黄纸袋纠结皱眉的少女。“小朔朔,你就不能有所长进么?还这么呆。”

陆朔茫然的抬头看他。记忆中没见过他,可他却对自己很熟稔?

知道她没了记忆的助理大方介绍。“我叫袁帅,你以前的战友,我想你手里厚厚的资料中会有幸提到我。”

感觉不到他的恶意,陆朔点点头,随他出去时若有所思看戴校彬。

正要做事的戴校彬看到她还在看自己,停下手上的工作。

最终,陆朔鼓起勇气问:“戴先生,我是《国家兵器》吧?姬鸿博士唯一成功的实验品?”

戴校彬一怔,看她黯然失色的眼神,心里闷得慌。“不,你不是,你是陆朔,陆家的千金。”

档案确实很厚,可对于拥有过目不忘的陆朔来讲,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她看完详细的资料,努力幻想资料中事件的情景,莫名有些向往,尤其是想见那个爸爸。看着挺帅的,又是一枚帅哥。瞧着档案第一张上的寸照,喜欢一切漂亮事物的陆朔,忐忑的期待与自己隔绝许久的世界。只有陌生才更让人兴奋呀,爸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