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愿能与你一起/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章 愿能与你一起

陆朔的住处是在一个军区大院里,楼房半新不旧,但可能是所住都是军人家属或退休军人的原因,这里看着有点落魄,却很干净整洁,让人讨厌不起来。

袁帅一路跟她聊天,当然大多都是他在说,对外界充满好奇的陆朔在到处看,一看就难以转眼。

见她呆愣的样,袁帅习以为常,打开房间的门让她进去。“这里有些简陋,不过我想你住不了多久。”

“为什么?”陆朔扫了眼一张床一床被的房间,秀眉微皱。这样的待遇……怎么看怎么像书中写的牢房?

袁帅一掌推她进去。“还能为什么,你爸爸已经来要人了,你恐怕很快就会回到他身边。”

“真的?”

“别高兴的太早,现在还不知道上面怎么安排,戴先生是不会这么轻易让你走的。”“东西你可以简单收拾下,明天早上九点前去向戴先生报到,他会给你按排事情。”

“你认为我需要收拾?”陆朔摊,两手空空,房间空空。“而且,去找戴先生是要开始上班吗?我还未成年,你们这是犯法的。”

袁帅:……

这孩子是陆朔吗?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她虽然也不是乖孩子,可也不会这么犀利。“不是上班,是学习,具体事情戴先生会告诉你,现在你可以睡觉或是发呆都可以。”

“我为什么要发呆?”他从刚才就一直说到这个词,好像自己经常这么做一样。陆朔好奇的看他,集中精力感应他此时的想法,在知晓他的内心想法后皱眉。自己以前很呆?

“因为你觉得发呆是件不无聊的事。”知晓她各项测试的袁帅,被她一动不动盯住时,后背莫名一凉,说完就离开房间把她扔在里面。太可怕了,这孩子太可怕了!

见他逃也似的跑掉,感觉他不喜欢自己窥视他的陆朔,更加不解。发呆不是无聊是什么?

于是无聊的陆朔,在脑袋里将发呆剖析了遍,得出结果:发呆也可能是思考、冥想、专注、反射弧度较慢,还有……无聊。

机械安全部,在白色大楼里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它位于大楼较高的楼层,并且办公空间够大。

陆朔次日一早凭着记忆独自去到白色大楼,途中多次被新鲜事物吸引,但由于时间有限,她非常自律的按时到达那位戴校彬的办公室。

看到陆朔,戴校彬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她去部门认识环境及同事。

“陆朔,以后你就是这里的机械师其中一员,编号2033,这是你的身份证明及编号牌,每天进入这里必须将这两样东西带上,否则你被警卫抓去了,得自己想办法出来。”戴校彬边走边说,袁帅已经从手里的活页夹中拿出他说的两样东西。

一个是吊牌,前面有简单的名字、部门、姓别介绍,背后还有一张卡,编号是胸牌,几条浅色的蓝色条纹上是串数字。

陆朔接过这两样东西看了下,然后才问他。“所以说,只要我能出来就行了?”

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劲?戴校彬挑挑眉,点头。“对。”

“嗯。我知道了。”只要能出来就行,那她还要这东西做什么?不过还是留着吧,好歹也是个身份证明。

“后面的卡是权限卡,它能让你通过的地方都可以去,不可以通过的地方就给我退回来。”

陆朔又看了看卡,试探的问。“这个是不是只要能进去就可以了?”

“不可以!”这什么孩子。“如果你这么做,你往后所受到的待遇,我想不会比科学院差。”

陆朔不屑点头,把吊牌挂脖子上,胸牌老实戴好。

看她乖顺应着,戴校彬便带她去部门,认识其他同事。

机械部有几百平米,办公桌位置很宽裕,想在里面横着睡觉都可以,因为每个办公桌的隔断板都高过电脑,聊个天说个话都得站起来才看得到对方,差不多像个独立空间。

里面的每个人似乎都很忙,一个个白衬衫西裤,领带打得整齐,胸前吊着蓝色的吊牌,谨然一幅办公室精英模样。细一想,他怎么不是精英了?只是工作性质跟一般人不一样罢了。

戴校彬当然不会一一给她介绍同事,只粗略告诉哪些人负责什么,出了问题应该先找谁,就把她带一个空位上,让助理给她添置套办公用品就走了。

陆朔坐到白净的办公桌后,看抱着本子的袁帅,随遇而安的调戏他。“袁帅是吧?”

袁帅点头,要去给她去办相关手续。

这地方一看就无聊的要死,陆朔当然不会放过他。“我能叫你帅帅吗?”

听到熟悉的称呼,袁帅有些意外。这就是本能吗?人性的本能?“可以。”

“那帅帅,你有女朋友吗?”

袁帅合上活页夹,撇了眼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便凑近她,看她大睁的明亮眼睛,笑得明朗。“还没有哦,小朔朔是想追我吗?”

陆朔无辜的眨眨眼睛。“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不适合做这行,做这行会找不到女朋友的。”说完露出你看,果然如此的神情。

失望的袁帅抽回身,站得笔直,回想部门大多男性、女性,似乎还真没有几个结婚的。“进入这里不得闲聊,你的工作暂定是公用秘书,在你十八岁之前,都在实习!”

翻脸真快。陆朔暗地里吐舌头,又听到实习竟然是三年,立即跳起来。“帅帅,根据劳动法规,没有三年的实习期!你们这是剥削人民利益。”

袁帅:……

还人民,她是人民么?她进了这里就不算人民!“三年的适用期是六个月,三十年的合约得六年,知足吧你。”

不对,三十年?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在这里呆三十年的?看他走远的背影,陆朔皱眉,而后好看的眉头一舒。管它呢,到时把合约改掉就行了。

而给她去办手续的袁帅,暗自念着:自己好像真的不适合这里啊,啧,果然是被虐惯了吗?

然而实事证明,有些人天生就是做什么料的,比如说陆朔,她天生就不是坐办公室的料。

“嗨喽,帅哥,你的咖啡。”

机械部的部花小秘书,将一名机械师要的咖啡送他桌上,紧盯着电脑的程序猿没看她,端起咖啡就喝,然后口里的咖啡尽数喷在屏幕上。

陆朔赶紧去擦。“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是有屏幕的。”

程序猿一号脸色苍白。“你放了什么?”

陆朔认真的回想。“我泡好之后喝了口,觉得很苦就给你加了糖。”

泡好之后喝了口?程序猿脸色更白。“我怎么不记得茶水间有糖?”

“谁把我的盐用光了?”每天一杯盐水排毒的程序猿二号,在茶水间大吼。

陆朔缩脑袋。

某程序猿一号:……

“下次什么都别放,知道吗?”禀承不该问的别问,部门的机械工程师都不知道她来头,但瞧着她娇小可人,在这闷沉的办公室晃两下都觉养眼,因此大家都不怎么则骂她。

陆朔虚心听取,连连点头。“我一定会努力的!”说着使劲擦喷了咖啡的屏幕,收帕子的时候用力过猛,帕子一角扫过键盘,亮着的屏幕“哔”,黑了。

满屏代码瞬间消失,陆朔踮起脚尖往后退。

这下脸色黑得和锅有一拼的程序猿一号大吼。“不要让我看到你!”啊!他一天的心血!

想说我帮你恢复吧,就算恢复不了,刚才那屏幕代码她是记得的,只是不知道你前面写了多少,但感到他在暴走的边沿时,哗啦转身跑得飞快。

“碰!”玻璃杯落地的声音,随之……“啊,陆朔你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撞倒茶水间出来的程序猿二号,陆朔连忙道歉,弯腰去收拾碎玻璃。

程序猿二号看她态度良好,顿时没气了,去拉她。“小心手,别弄了,等下能源102号会来清扫。”能源102号是环卫型机械人,负责这里的卫生,所属机械部的范围只要哪里脏了,就会自动来收拾。

听到这个的陆朔头低的更低,执意要去收拾残局。

程序猿二号强行拉起她,让她远离那些玻璃渣子。

陆朔不从,力气大得拽倒比她高大的男人。

穿皮鞋的男人踩着水一滑,半边屁股直坐碎玻璃上,发出声惨叫。

受到惊吓的陆朔飞快跑掉,途中不管碰到谁就从他们身边窜过去,风一样冲进部门老大的办公室,靠在门上喘息。

看到将门关得震天响的女孩,戴校彬挑了挑眉。“又闯祸了?”

陆朔分析当下局势,确定只有他才能救自己,便天真烂漫一笑。“没呢,我这不是想你了么?戴先生,你今天又变帅了。”

戴校彬:……

“第一天,你把整个部门的人调戏了遍,第二天你跑进秘书团,企图去调戏总统阁下,第三天,也就是刚才,你把能源系统给黑了,所有能源机械人停止工作,五位机械师正在重新写编程,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戴校彬温和人畜无害的讲。

陆朔揪了揪衣服,笑得僵硬。“蹂躏了一个机械师的半边屁股算不算?”

戴校彬揉脑袋,头痛的看她。

感到他已经到崩溃边沿的陆朔,舔舔唇,倩笑万种风情的凑近他。“帅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眉毛抽了抽的戴校彬看着她明亮无辜的眼睛,明知她是装的,还是有些松动。

“咚咚。”

“进来。”

袁帅面无表情的进来,据实以报。“戴先生,林肖机械师需要支细胞修复剂,不然他得请假一个星期。”

陆朔脖子一缩。

戴校彬压着怒火看向缩头缩脑的陆朔,低吼:“给我滚!”

于是

离开国科院的陆朔,仅在白色大楼呆了三天就自由了。由此可见,国科院要比白色大楼变态多了,至少它让她呆了三个月,光这点就足以让戴校彬佩服。

“这是追踪器,别想拿出来,什么时候它离开你身体,就代表你被通辑了。”戴校彬在一个穿白大衣的男人,将一个微型跟踪器打进她脖子里时,跟她讲离开这里要注意的事项。“每个月回这里一次,三个月回国科院做检查。”

能够摆脱束缚的陆朔满脸喜悦,他说什么都答应。

她头点的勤快,戴校彬慎重的再次提醒:“别想忤逆,别耍花样,时间一到老老实实回来报到,知道吗?”

“知道了,罗嗦。”

戴校彬:……

在他决定把她放出时,就已经给陆家打了电话,让陆龙亲自来接人,免得这只野猫跑丢了,陆家来找他要人。

经过层层关卡,戴校彬及袁帅送她出去,站在白色大楼的院里等陆家派人来接收这个烫手山芋。

准备二次转移的陆朔,依旧两袖清风,只有口袋里踹着一张白色大楼的工作证明和一个胸牌,相对国科院来讲,她这次收获还是有点实质性东西,且不管哪里收获的大,总是能摸得到的。

接下来,她还会收获些什么呢?去到外面的话,一定能收获很多东西。想到档案袋里的生活,陆朔笑眯起眼睛看宽广的路面,隐隐期待那个未见过面的爸爸?

三人没等候多久,一辆车牌号为京。XC531。警的越野车出现视线,停在大院的外面。

车门打开,一只锃亮的黑色作战靴踩在地面,黑色迷彩的裤角整齐的束在靴子里,让修长笔直的腿更显海拔,武装带将腰束缚的原型毕露,似隔着衣服就能看到他劲瘦精壮的蜂腰,合身裁剪的作训军装都能被他穿出股工整笔挺味儿,再配上似出自雕刻师之手的深邃刚毅五官,与其说他适合这身军装,不如讲这身衣服更适合他。

看到他肩上的大校肩章及黑色贝雷帽,迎风站着的少女几乎想吹口哨了。猛男啊,帅哥,啊,不对,男神啊!如果跟这只回去的话,日子一定不会无聊的?!

陆龙关上车门,望着长发飘飘的少女顷许,抬步走过去。

进入白色大楼要办出入登记,戴校彬把人送到保安室,让她自己出去,免得麻烦。

“陆龙大校,人我就交给你了,记得你答应过的事。”戴校彬把口水流了一地、春心荡漾的少女推出去,提醒他自己承诺的事。

陆龙收回陆朔身上的视线,平静看向他,沉默三秒,带人离开。

而搓着手走近陆龙的陆朔,神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矜持的迅速思考是该扑上去呢?还是扑上去呢?根本没看相处几天的戴校彬及袁帅。

被抛弃得彻底的两位,内心还是有些伤心的。你说千辛万苦把她弄进来,现在又这么轻易把她送走,怎么说都是有些不舍的。

戴校彬叫还在看的袁帅回去。

袁帅一步三回头,看着那抹熟悉的迷彩与被风吹得长发飘扬的女孩,又看前面的戴校彬,犹豫许久,最后还是什么没讲。

坐在车里的陆龙看着白色大楼的徽章沉默许久,习惯严肃面无表情的脸,让人觉得比车里冷气还要冷。

副座的陆朔见他崩着脸,看着就很凶悍很凶悍的样子,刚才那些荡漾沉在心底,小心翼翼地瞧他。这位爸爸?不会突然发狂吧?瞧着才二十来岁,会不会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碍着他生活,或许他本来就不想要自己呢?所以才会这么生气,啊冷气开得好大,她想下去晒太阳。

瞥了眼摸上车门的小手,陆龙沉默的发动引擎,离开白色大楼往基地开去。

车里闷闷的一片寂静,宽阔人少的地方连外界的车鸣声都很难听到,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陆朔默默抚平竖起的寒毛,在大气压旁边规矩的坐着,脑袋僵硬的什么也想不了,只悲哀的想,她肯逃不出他五指山,就像父亲一样。不过……他才不是父亲,自己怕个毛线?

“那个,你是陆龙?”回想资料上的信息,陆朔试探的问。得先搞好关系呀,现在自己还没成年,监护权还在他手上,可不能跟他处成仇人,那样她日子就不好过了。

陆龙用眼角斜了她眼,薄唇紧抿着。

挫败的陆朔再接再厉。“你以前是我父亲的手下?没见过你。”

开车的军官就跟阎王似的,沉着脸不吭声。

怎么办?自己不会真是被讨厌的那个吧?陆朔焦急,可看他不搭理自己,又不好再继续问,只得默默闭嘴,由他把自己带去不知名的地方。反正他也不可能卖掉自己,他要是敢卖掉自己,她就告诉戴校彬。

想到口袋的吊牌,陆朔有了底气。怎么说她现在也是给政府办事,“权力”大着呢。

一路无话,陆龙把她带进血刺,带去她的寝室,把她的东西交给她,最后要走才吝啬说了句:“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

陆朔下意识挺腰杆。“是。”

陆龙深深看了她眼,转身离去。

等他出去,陆朔长吁口气,拿着盘里的东西,新奇的玩弄它们。

这些是自己以前用的吗?看到时毛的手机、电脑、地图?

地图?陆朔皱眉,好奇的打开那张世界地图。世界地图很大,看起来用得有些有久了,可上面却没有任何一点的记号,倒是它的背面写了大版字,数字英文等凌乱字符。

这是什么玩意儿?代码编程已经能与戴校彬媲美的陆朔,仔细盯着地图看了许久,还是没看出头绪,只隐约觉得这些代码中一定藏着什么,好歹也是自己以前的东西,不可能是随便写上去的。

觉得这件事很重要的陆朔,把地图用磁铁贴在墙上,抱手臂左看右看,还是没看出什么来后,就滚床上拿起铁盘里的手机玩。

手机有些陌生,陆朔结合书中所学的,又玩了会儿,便把手机玩的得心应手。

挺朝流?不对,也许已经有点落时代的手机,版面看着挺简洁的,没有花里胡哨,界面除了常用的软年,就还有个最弱智游戏,切水果。这游戏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尤其是这种程序设定要她来讲,这游戏的代码顶多五分钟的事,能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她就喜欢?!

多简单啊,不浪费脑细胞,再说脑细胞这么珍贵,是用来在这些事情上面浪费的么?那也太败家了。

陆朔打开游戏,大展手脚玩了半个小时,虽然老是切到炸弹,但她完全不放在心上,死了再来。反之,她就算切到几千分也没笑下,神情淡漠而专注,似她玩只是在打发时间,对结果不重要。

玩得有些累了,陆朔退出游戏,看手机里的其它东西。

手机电话本只有零星几个手机号,短信没有。陆朔直道以前的自己真无趣,正要扔掉手机睡觉时,看到存稿箱里有几封信息。

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事,又放的这么隐秘,陆朔不可抑制的生起股窥探心理。

什么窥探?这手机本来就是她的,她看自己的东西不算偷看!陆朔很成功的说服自己,点进存稿箱。

存稿箱的三封信做过特殊处理,需要破解秘密才行。但这对于有心偷看的机械师来讲,她轻易就破解掉秘密,在感叹自己的以前弱爆了的时候,边打开第一封信。

2029年9月19号。爸爸,谢谢你送我的手机,这是我第一件礼物,也是最喜欢的,因为它能让我随时找到你。爸爸,我喜欢你。

2029年11月23号。爸爸,我会坚持下去的,如果淘汰,我怎么能追逐你的脚印?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只有与你并肩作战,才有喜欢你的资格。

2033年3月4号。爸爸,昨晚最后一个愿望是:原能与你一起。我爱你,爸爸。

信息很短,从第一条准备发出,最后犹豫没有发送,到第二条已是没打算发出的意思,而第三条纯属是自己的小秘密。

陆朔看着想哭,把三条信息反复看了许久,想自己以前真是傻逼,喜欢就追呗,在那磨叽了五年。

不过想到从白色大楼到这个基地,自始至终都只跟自己说过一句话的陆龙,陆朔本想蹦去找他,最后犹豫了犹豫,想了想,还是算了。

以前喜欢不代表现在还……喜欢,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嗯……她再斟酌一下吧,世界美男这么多,她不用死磕着这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