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晚安,陆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章 晚安,陆朔

陆朔长长叹口气,放下手臂望天花板,正想睡觉时听到手机传出的声音,吓了跳。

“有事?说。”

低沉的醇厚的,如陈年老酒,又带着丝丝冷意,光听着就醉了。陆朔手忙脚乱拿起手机,才发现刚才按着返回键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按了拨键,现在正在跟“皇上”通话呢。

“皇……不对,陆龙……”

“没大没小,谁让你这么叫的?”不悦更冷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讲:“在部队叫长官,在外头叫爸爸。”

可是听着你口气就不老大不爽啊,她不敢叫爸爸。“我还没想好是不是要留在部队。”

“那就叫爸爸。”

陆朔想了想,总感觉叫他爸爸别扭,可想到资料上写的,这十年来自己确实是叫他爸爸的。犹犹豫豫,陆朔决定还是听他的话。“爸……”

“我有这么老?”

陆朔:……

她鼓起很大勇气叫的!“爸爸。”

“嗯。”

听到他这声算是缓和的声音,陆朔不那么紧张了,毕竟看不到人,她翻身盘腿坐起,准备跟他好好谈谈。

“有什么事来指挥室讲,在基地不得使用私人通讯。”

“嘟嘟嘟嘟”

石化的陆朔:……

不得使用通讯,你带个屁手机啊,你带手机干嘛要开机啊!陆朔揉脑袋咆哮,摔了手机就闷床上。她当然是不敢去找人的。

挂了电话,陆龙握了握手机,看向指挥室的门。

她不会来。笃定的答案,但陆龙还是看着门,静坐了一个下午。

陆朔在舒服柔软的床上睡了觉,被子被她揉成了渣,感到门外有群鬼鬼祟祟的人后,漂亮的眼睛微一扬,一下冲到门边,门自动滑开,外边的人全部哗啦啦往里扑。

陆朔跳开老远,任由他们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哇,小美人你太可恶了!”

长得喜庆看的顺眼,说话不着调,军衔上尉,这人是周佳佳。习性是讨厌别人叫他佳佳,自称帅得有格调。陆朔看到他,脑袋迅速浮现那叠厚厚的档案,核对照片找出相应信息。

“小朔朔,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高大威武,木讷老实,军衔少尉,这人是魏勇。

“朔朔,你还是这么可爱。”

长像平凡,十分耐看,军衔上尉,这人是苏仲文。

“啧,越变越坏了。”

高贵冷艳的白莲花,军衔少校,这人是冷焰。

“这怎么叫坏了?是你刚才压着我们,不然哪能摔倒?”

眉尾飞扬,狂肆的眼睛炯炯有神,时间也藏不住他的轻狂,军衔中尉,这人是秦朗。

“刚才我都说要礼貌些的,不然哪会给朔朔一个这么大见面礼。”

清癯内敛,长像斯文,谈吐不急不躁温和有礼,军衔少尉,这人是梁柯。

“行了,都正经点。”

少言,说话有份量,外冷内热,军衔少校,这人是莫默。

陆朔迅速记住他们,只是在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时,疑惑的皱眉。

浓眉大眼的男人挠挠头。“小朔,还记得我不?”

陆朔诚实的摇头。“我知道莫少校和他们所有人,就是不认识你。”

男人伤心撞墙壁。

“陆小姐,你真的还记得我们?”莫默惊喜的问。不是听说她连长官都不记得?

这次陆朔点头。“档案上面有写你们,抱括你们惯用的作战手法及作战武器。”

“我果然是被无视的么。”伤心的男人继续撞墙。

“那个,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去基地内网里查你档案。”对他的伤心,陆朔感到不好意思。看来她之前在部队里还混的不错,有这么多战友关心自己。

听到她这话,大家伙脸色大变,就连刚才那个男兵也不撞墙了。

“我叫国豪,没啥子好查的,小朔朔你就叫我豪哥吧。”国豪简练的自我介绍,免得她想不开去黑了内网。

“嗯,我会记住你的。”国豪?这名字听着就土豪,以后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接济一下。陆朔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很快跟他们玩到一起,并不陌生。

他们下午陪回归的陆朔熟悉基地环境,晚上小刘给做了丰盛的晚餐,算是给他们的机械师接风洗尘,好不热闹。

原本想着极力溶入他们中,溶入以前自己的世界的陆朔,发现她根本不用故意去做,自然而然就跟他们聊到一起,听他们比自己还粗鲁的话觉得十分自在。这个地方她喜欢,非常喜欢。

就在他们说得正起劲时,食堂来了个人,镇得闹哄哄一群刺头鸦雀无声,都反头看他。

“长官。”在那名高级军官走到自己这桌时,莫默他们都站起来。

陆朔也跟着站起,手心蹭着裤子。好紧张啊,一见到这人就害怕,她之前是不是做什么得罪他了?

陆龙扫了她眼,看向莫默。“陆朔士官未决定是否留在基地,说话注意些。”

这个注意些,在外人听来,就是不是本基地人,一些保密事件别透露一字半句。

可这对血刺部队来讲,长官的意思很明显,他们的机械师失踪三个月,回来就想不干了,你们得想办法把人留下。

莫默朗声应着:“是!”

陆龙点头,看了眼国豪,就坐周佳佳让出来的位置上。

国豪立即跑去给长官打饭,恭敬的送到他手上。

看到长官动筷,莫默他们该干嘛干嘛,又坐下热热闹闹的吃,跟没事人一样。

而跟陆龙坐一条凳子的陆朔,吃饭跟嚼石头一样,硌着难受,浑身不自在,压力山大。她几乎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冷气,更让她心里没底的是,她感应不到他的想法,除了明显的喜怒哀乐,其它一感应不到。这是……遇到高手了?

战战兢兢吃完晚饭,几个人提议打牌。没办法,基地不能外出,不能玩游戏,就只有玩牌了。

陆朔摇头。

“为什么?”如果说她要是没有记忆的话,应该是没玩过才对。

“累,浪费脑细胞。”陆朔疲乏的摇头,眼睛没怎么有精神的半磕着。

浪费脑细胞就不玩?那她玩什么不浪费脑细胞?当然这话他们没问,因为长官送她回房了。

“很累?”静谧的走廊里,陆龙目不斜视,腿程很慢,似体谅她故意放慢步子。

陆朔萎靡不振,像枯萎的花。“也不是累,就是脑袋装太多东西,要卡壳了。”啊,他一定听不懂吧?如果他不懂,自己就找个说法好了,跟他聊天还是不错的。

“你可以把它整理一下。”

意外的,他知道?陆朔讶异的看他,见他垂眸瞧自己,心里莫名一慌。惨了惨了,她可千万不要喜欢上他,征服不了啊!“怎、怎么整理?”

陆龙沉默了会儿,拉起她往外走。

陆朔大步跟在他后面,被他拖出大厅,塞进车里,中途一点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的直接就把她打包上车了。

当看到城市繁华璀璨的夜景,陆朔被新事物吸引,趴玻璃窗上一眨不眨往外看,忍不住惊奇。“原来世界还有这么多人类。”

陆龙:……

“回来坐好,把安全带系上。”开车的陆龙,提醒副座的女孩。

陆朔屁股回到座位,听话的把安全带系上。反抗呀笨蛋,干嘛听他的话?!

诡异的沉默,谁都没说话,街道的霓虹灯透过玻璃照进来,在两人身上投下斑驳的彩色光影,也跟着美轮美奂。

陆朔僵硬的坐着,不时偷看专注开车的陆龙,猜想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不会真要卖了自己吧?

没让她疑惑多久,陆龙将车停在帝都最大的书城下面。

“下车。”

陆朔灰遛遛下车,站在路边等他停好车。

现在时间还早,帝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行人川流不息,车水马龙。

陆龙花了点时间停车,往书城走去时,看到呆愣站那里的陆朔还维持刚下车的姿势,不管多拥挤的人流从她身边走过,她就像脚下生根般,未曾挪动脚步。于是他想,这就是他想要的,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在那里等着自己。

“进去。”陆龙走向她,带她进书城。

十年的时间,这座城已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对这完全陌生的陆朔,一下见到这么多人有些紧张,直到陆龙说进去才反应过来,紧跟在他身后。

这人多的……帝都生物太多了!

又被挤得差点掀一边的陆朔,使出浑身解数,努力跟着前面高大的身影,以防走丢了。

走上百步阶梯,进入书城真正的大门,那里人更多,熙熙攘攘的一点没有书店该有的样子。

站在大厅中的陆朔,仅转眼功夫,就失去了熟悉的身影,抬头看到明黄色的楼顶,暖白色的灯光,还有……许多生物!

从眼前唰唰闪过一张张陌生的脸,整个磁场晃荡杂乱,未知的事情让她充满不安,就像自己站在白炽灯光下,被无数陌生人窥视,而她又找不到源头。陆朔踮起脚尖张望,眉头皱到了一起,最后她没办法,闭上眼睛试图在人海中找到熟悉的波动。

不行,人太多太吵,她集中不了精力。陆朔焦急的在原地团团转,最后她看到门口的保安,想着他肯定会出来,自己去那里等就好了。这么想的陆朔,正抬步要走时,感到口袋的震动,摸口袋想到是手机立即拿出看,果然是“皇上”打来的。

“爸爸?”紧切又透着惊喜。

“六点钟方向,抬头往上看。”淡漠平静,不知是他故意如此才显得镇定,还是她对他无足轻重。不过想应该是前者。

陆朔顺着他说的位置望上去,果然看到电梯旁拿手机望着自己的陆龙。

“我马上上来。”陆朔说完冲去,千辛万苦穿过层层人海,等跑到他面前已是气喘吁吁,看到他藏锋卧锐的眼睛,突然无所遁形,似自己被他看穿,而现下自己的狼狈更是衬托他的坦然。

看她穿越人海站到自己面前,陆龙语气暖和不少,没有则怪。“这里人多,跟紧点。”

陆朔紧崩的心这才放下,看他伟岸背影,想这就是差距吧?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比较的,他比自己大这么多,要是还像自己一样,那他这些年不是白活了?奇怪?这话怎么想着有些熟悉?

二楼人一样多,在走廊上一样吵,陆朔怕再次走丢,盯住他整洁修长的大手看了会儿,又瞅瞅他算得上是和颜悦色的脸,便小心翼翼伸手,握住他的。

初碰到他干燥灼热的大手,陆朔莫名脸红,在娇羞时想着她就握了,他能拿自己怎么滴?便握的大方,还紧紧扣住。娘的,你真是我老爸就算了,不是我老爸,把你当帅哥,有什么大不了的?

被她小手用力握住,陆龙极浅的笑了,拉起她进入一个生冷门的店面里。

这个区间是卖历史原著的,来这里看书的人少,而且他们都很自觉的不出声,即使是朋友之间的交流都很小声。

压住心跳的陆朔,强装啥事没有的东张西望,好奇他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陆龙紧攥着手里的柔软,带她把整个区间逛了遍,然后又去到别个比较冷门的区间,接连看了好几间。

被他牵着走的陆朔脑袋晕呼呼,见他不看书不买书,没想明白他来这里的用意。

“现在你可以整理了。”在几排空无一人的大书架后边,陆龙停下来,让她开始动脑。

“整理?”

“嗯。”“你把刚才看到的书架清空,把你需要的东西留档归案。”这些都是她之前自己悟出来的,现在她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浪费,只希望自己的理解没有错。

陆朔皱了皱眉。“能这样?”

“你可以试试,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

有你在,就算有人打忧也没事吧?陆朔仰望比自己高一截的陆龙,放心的闭上眼睛,把刚才匆匆看过一眼的书架搬出来,对它研究了会儿,才找着怎么把它们清除的方法。

找对了开头,后面陆朔就做的得心应手,迅速把所有书架上的书都清除掉,把在科学院看的书全部放书架上,没用的东西就删掉。

看她闭上清澈流光溢彩的眼睛,柔和的灯光把她肌肤衬得白嫩如霜,睫毛下方的两排剪影似蝴蝶般不时颤抖,陆龙忍下想拥抱她的举动,静站一旁等她再次睁开眼,然后那双眼睛只看到自己一个。

专心整理的陆朔,用四十分钟弄好一切,便发现陆龙的波动似乎不一样了,便想窥视他心里的事情,于是她毫不犹豫的集中精力,屏除所有杂念专攻他,可惜……她还是没有收获。

陆朔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他。他怎么做到的?就连姬鸿博士的她都可以感应到,为什么他的不可以?

“好了?”

“好了。”陆朔点头。

“那走吧。”

跟他离开区间,陆朔反头看了眼店招,看到牌子上写着代码学三个字,自语。“我也应该起个名字。”

“维思殿堂。”陆龙没看她,拉她进电梯。

陆朔分析了下可能性。“这是我以前用的名字?”

陆龙没说话,算是默认。

陆朔不太喜欢。“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维思殿堂这名字不错。”

“爸爸喜欢?”

“算是。”

“那就用这个吧,我也觉得挺好的。”陆朔想了想,决定就用它了。维思殿堂?一种思维的天堂?还是非常符合逻辑的。这么想来,以前的自己似乎也不是太糟糕?

回到基地已经是十点,过了熄灯时间,血刺内外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蓝光照明。

陆龙把她送到门外,让她想长高就早点休息。

早点休息就能长高?陆朔想了想这个问题,然后又仰望陆龙。呃……好像、似乎……她迫切的需要长高!“嗯,那爸爸你也早点睡。”别再长高了。

“等等。”

陆朔转过身看他。“还有事?”

陆龙弯腰凑近她,离她的脸不过几公分远。“陆朔,你还有件事忘记做了。”

干净带着微凉气息喷在脸上,陆朔抖了抖,混乱的脑袋想着他牙膏应该是薄荷的。

看她呆愣的样子,陆龙微不可闻叹了声气,隔着头发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晚安,陆朔。”

直到走廊上的人消失,陆朔才愣愣回道:“晚安,陆龙。”

被人如此温柔的呵护,好像还是第一次,感觉……能让人沉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